Profile

Cover photo
Fei Zhao
Works at Longcheer
Lives in 中国上海市松江区
32 followers|19,286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Reviews

Stream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污染都在华北,山东直接占了六席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小区风景
 ·  Translate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上海市松江区, 梅家浜路1507号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东海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9.27上海地鐵報告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4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2 people
张少峰's profile photo
Johnny Song's profile photo
alex li's profile photo
Xiaohui Chen's profile photo
Jianqing Peng's profile photo
bill chen's profile photo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苦逼加班组
 ·  Translate
1
1
Jerry Y'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超级好用的插件,社交控必备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让手机铃声也爆炸起来吧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严阵以待,不让百姓来发表自己的言论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天凉好个秋!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朱鎔基到底在骂谁?


——朱镕基的批文选


吴 达


来源:吴达博客2011-09-14




打开四卷本《朱镕基讲话实录》,翻阅这些时隔多年的文稿,人们仍能清晰地感受这位耄耋老人力透纸背的怒意。当时担任国务院总理的他,曾不忿官场陋规,直斥走私之非,大骂以竹筋替代钢筋的防洪工程为“王八蛋工程”。再回首,我们才惊讶地发现,这个脾气倔强、性格率直的湖南“伢子”从未离开,而我们今天想骂的,朱镕基当年都已骂过。


批京沪高速铁路:我是泼冷水的


我们不能总搞锦上添花,对京沪高速铁路我是泼冷水的,先雪中送炭嘛。我是上海来的,难道不希望看到上海通高速铁路?当然希望早日修高速铁路。得有钱呀,京沪高速铁路得花多少钱?说是600亿元,我看1000亿元也下不来!论证要实事求是。我不是反对修高速铁路,更不是反对修京沪高速铁路,时间未到,先做工作。“九五”期间能不能开工?我看很困难,既没有钱,也没有研究透。(1995年11月,《铁路建设要雪中送炭》,第二卷第218页)


批大量卖地:要影响社会稳定

1994年6月3日,建设部部长侯捷向朱镕基同志报送《关于请求解决城市拆迁安置住房建设专项贷款资金的紧急报告》,反映各地旧城改造规模大幅度增长,拆迁过渡周转用房严重不足,希望中国人民银行安排5亿元的专项贷款,用于沈阳、哈尔滨、上海等10个问题比较突出城市的拆迁安置住房建设。这是朱镕基在该报告上的批语—-

椿霖同志(即何椿霖,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并告侯捷同志:

城市拆迁应该有计划、有步骤,量力而行。现在有些城市不顾后果,大量卖地,大量拆迁,置拆迁居民于不顾,这样搞下去要影响社会稳定。应由有关部门联合发个通知,提请地方注意。卖地收入首先要用于安置拆迁户,要国家来背这个包袱是背不起的。请酌。(1994年6月,《卖地收入首先要用于安置拆迁户》,第一卷第509页)


批权力过分集中:不能个人说了算


最近,我问一位省长,你们省的政府工作、经济工作是不是省委也开会讨论?他说,我们省委大约一个月开一次会。那怎么够呢?这是不行的。我在上海市当市长、江泽民同志当市委书记时,我们碰到重大问题、经济问题,都要向市委常委报告,市委至少一周开一次常委会,讨论经济工作。市政府准备采取的重大政策措施、准备进行的重大项目,都要拿到市委常委会上去讨论,常委集体讨论拍板,市政府去执行。这才是集体领导,市委常委都要了解上海要干什么、怎么干法。大家都有一份责任,才能够互相配合,齐心协力去干。现在一些省的集体领导不健全,党政职责不清,成员各干各的,经常发表不同精神的讲话,使底下非常为难。我认为,一个省的经济工作、思想政治工作、文化工作及治安工作都要经过省委的集体讨论,不能个人说了算,决定了以后分头去执行嘛,这样才能避免省长与省委书记不团结的现象。(1995年6月,《关于党的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第二卷第154页)


批盲目建设:一万多块钱一平米的房子,盖给谁住啊?


去年(2001年)经济形势大好,但实际上隐藏着很多问题,今年就可能要逐渐暴露出来。现在我们在许多方面,特别是在城市建设方面,存在一种浮夸、铺张浪费、不顾实际情况之风。“安居工程”没有解决,很多房子老百姓还是买不起。一万多块钱一平方米,盖了给谁住呀?这种很危险的倾向现在发展得越来越厉害。全国182个城市都要建国际化都市,怎么得了!忘了中国还有几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些地方连“低保”都保不了,发工资都保不了,就保建所谓的国际化都市。

真的搞不成就搞假的,15年的规划要15个月完成,楼盖不起来就临街盖一面墙,自欺欺人!这种作风非常恶劣,就是为了升官、升级。老百姓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们的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觉得现在搞的加强城乡规划监督管理的文件,不单纯是要求加强城乡规划的管理,还要狠刹这股歪风。(2002年1月,《制止城市规模盲目扩大的势头》,第四卷第309页)


批出租汽车公司:那帮人简直就是“把头”


举个例子说,北京出租车司机每天要向公司交150元钱的车份儿。照这样下来,公司两三年就可以把买车子的钱收回来了,但司机还要继续交下去。出租汽车公司还老是给他们摊派,叫他们装这个装那个,卖给他的东西又贵得要命。而且,所有这些交给出租汽车公司的钱只打一张“白条子”,这意味着出租汽车公司根本不交税。说得难听一点,出租汽车公司那帮人简直就是“把头”,是上海解放前戴墨镜、穿香云纱的那种人。偷税、漏税,这里面有多少钱呀!(2000年1月,《关于当前的财政政策》,第三卷第417页)


批银行管理:骗钱太容易了


国务院为什么要召开这样一次电话会议,并把这个会议一直开到国家银行的县支行呢?这是因为现在金融诈骗已经成为我们银行系统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大家都记得,去年发生过农业银行衡水支行开出100亿美元信用证的大案。江泽民同志作了批示,他指出,这个案子告诉我们,金融系统的秩序混乱、纪律废弛,已经到了何等惊人的程度。但现在看起来,我们银行系统并没有真正吸取教训,这种金融诈骗案件还在发生,有几个特点:一是范围越来越广。从农业银行这件事情开始,紧接着中国银行被骗换1.5亿美元汇到国外去了,又来了一个建设银行哈尔滨第二支行开出大额外汇存单,还出了一个工商银行上饶支行的案子,等等。二是情节荒唐。到银行骗钱太容易了,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一样,传出去要成为国际笑柄。衡水支行的案子是100亿美元信用证。最近又发现一个诈骗分子谎称能引进500亿美元,并且已经存入工商银行。稍有常识的人,怎么会相信这种事情?三是性质恶劣,恶劣到可以假造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印章、信件。四是损失严重,为了追回衡水支行100亿美元的信用证,不知费了多少心血,钱也花得不少。这200张信用证虽然都控制住了,但还没有完全追回。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一方面是我们有些同志急于利用外资,又缺乏金融常识,上当受骗;另一方面,银行系统也存在不少问题。(1994年5月,《严防金融诈骗》,第一卷第489页)


批飞机晚点:如果连这个都抓不上去,这个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应该认识到,民航的一切作为,代表着国家的形象、民族的精神。你们是一个先驱、先行、先锋,外国人首先是从我们的民航、民航人员看这个国家的素质和精神状态的。你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要用这种感情来改善你们的服务态度,一个国家的民航服务水平很低,飞机老不正点,如果连这个都抓不上去,这个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比德国人、日本人的严格要求差得远。我们应该有民族的自尊心,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一点应该从民航的工作人员中体现出来,应该从民航的身上体现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们应该提到这个高度来检查我们的工作,改进我们的工作。(1991年10月,《“正点”是民航服务质量的中心》,第一卷第58—59页)


批机构臃肿:一个脓疮都熟透了,必须把它割掉


现行机制我们实行了几十年,大家都知道弊病在什么地方,共同语言还是比较多的。

所以,我并不认为政府机构的精简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家的意见差不多了,而且很多同志都认为机构臃肿问题,现在已经像一个脓疮都熟透了,必须把它割掉,这方面大家还是有共识的,也都有改革的意愿。(1997年12月,《在一九九七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总结讲话》,第二卷第504页)


批乱用社保基金: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来冒这个险


现在一年也就收入养老保险费1100亿元,92亿元跑掉了,怎么跑掉的呀?就是想增值,去搞投资,搞房地产、炒股票、上项目,干什么的都有,最后血本无归,钱都收不回来了,还增什么值呀!我看了这个报告以后,是很痛心的。我记得这几年,至少是从1994年以来,年年跟同志们讲,这个钱只能买国债,不能去搞投资。投资有风险,你可能赚一大笔,也可能全部赔光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来冒这个险!不是国务院没有提醒,早就提醒了,可是有人就是不听,也不报告,等审计出来以后才知道。

这个事情怎么处理?我们建议还是要把有关文件很好地学习一下。要认真调查,因为这只是个大概数字,究竟哪个地区有多少、流失在什么地方,先把事情搞清楚,你们回去自己查一查,实际上绝对不止流失92亿元。这里,我不客气地讲,大部分是劳动管理部门自己批的,财政部门也批了1.7亿元。你们要总结经验教训,我也希望那些有关的地方领导要总结教训,你没有权批,这种干预是完全错误的。(1997年7月,《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几个问题》,第二卷第436页)


批领导人参加剪彩:出席类似的活动干什么?


还要作一个规定:国务院领导同志不参加接见、照相、颁奖、剪彩、首发首映式等事务性活动。我们要停止剪彩活动,我们国务院领导同志出席类似的活动干什么?国外也没有在职政要参加类似的活动。除国务院同意安排的以外,一般都不要搞,也不为各部门的各种工作会议发贺信、贺电,不题词、提名,在信封上签名例外。(1998年3月,《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第三卷第10页)


批公款吃喝:这是帮助自己加速死亡呀!


我们都宣过誓,要为解放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而奋斗,要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除了这个目的以外,我们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呢? 山珍海味,一天无非是吃三顿嘛;高档宾馆,晚上无非也就是一张床嘛。你现在究竟图的什么东西呢?刚才有同志讲,是嘴巴害的,一天到晚吃吃喝喝。同志们,那样吃吃喝喝,血管是要硬化的。最近,我看到台湾报纸上登的王永庆(中国台湾地区台塑集团创办人)的养生之道。他说,养生之道就是简单,越复杂越活不长。他吃饭时,不吃山珍海味,以小菜为主,有时候吃一个鱼头,吃几片藕、一碗稀饭。一天到晚,这里赴宴,那里赴宴,究竟有什么好处?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呀,帮助自己加速死亡呀!(2000年2月,《海关要重振雄风》,第三卷第459页)


批豆腐渣工程:这是对人民犯罪


采取财政发债的方式,增加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是我国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重大政策措施,而成败的关键在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质量和效益。因此,搞“豆腐渣工程”就是对人民犯罪。(1998年12月,《搞“豆腐渣工程”就是对人民犯罪》,第三卷第171页)

如果千里长江大堤,质量大抵如此,则中国危矣,而我等均该骂名千古。曾记去年(1998年)今日,解放军牺牲生命保卫洪湖大堤,而今一撮蛀虫公然克扣国库公帑,置百万人民生命于不顾,政府诸公视而无睹,国法何在,公理难容。(1999年7月,《搞“豆腐渣工程”公理难容》,第三卷第282页)


批造假账:中国不做假账,我死可瞑目


我当了总理以后,这几个国家会计学院建成了。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第一个建成;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我也去看了,建成了;广州不够积极,改建在厦门。厦门非常积极,把海岸上最漂亮的一块绿化的地方,500亩,拿来建会计学院。我在今年(2001年)视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题了个校训:“不做假账”,就四个字。三所国家会计学院是我倡议设立的,经过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你们要是给我造假账,我会伤心死的啊!我们辛辛苦苦办的国家会计学院,把你们培养出来了,你要都造假账,中国还有希望吗?当然还要有法制,刚才讲的,要罚他个倾家荡产、名誉扫地,看他还敢不敢造假账。在这些方面,我们要做艰苦的工作,建立信用文化,实行讲信用的法治。不然的话,银行、证劵、保险将来都会一塌糊涂,国有企业也都会一塌糊涂。根本问题没解决好,经济好、财政好都是暂时的。今年10月份我到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视察时,他们也让我题词,学院领导向我建议题:“凡我校友,不做假账!”难道不是我校友的就可以做假账吗?因此,我就改成:“诚信为本,操守为重,坚持准则,不做假账。”这样就更全面一点。如果我这一任政府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中国不做假账,那我就死可瞑目了。如果将来从国家会计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还做假账的话,我就死不瞑目了。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怎么实现工业化、怎么实现现代化?(2001年12月,《加强舆论监督》,第四卷第291页)


批食品问题:对违法犯罪分子就得抓起来依法判刑!


质量问题始终是我们经济工作的生命线。现在假冒伪劣商品泛滥,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许多商品不能让人放心,有的在大米中掺工业油,在酱油里掺甲醛、“毛发水”;有的在白糖里掺吊白块(含致癌物质);还有“黑心棉”、“黑心菜”、“注水肉”。“黑心棉”这个名字起得很准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面一个套子很漂亮,里面用的是废棉花。最近,发现一些地方的血液制品有病毒,有的甚至将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卖到医院输给病人,真实害人!我两次将有关材料批给卫生部,要求对这些案例严肃查处,处理结果要公布,在报纸上曝光。

有些假冒伪劣商品已出口到国外。前不久,韩国从进口鸡肉中查出禽流感病毒,就禁止从我国进口禽肉。我对来访的韩国总理李汉东讲,你们不与我们商量,就停止进口,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他回去后就撤销了禁令。质检部门应该把这样的产品卡在国内,不让它出关。要查清是哪些企业出口的,坚决把这些企业关掉。没有这种精神,怎么能够在世界上站住脚?欧盟国家发生“疯牛病”、禽流感后,就全部屠宰消灭,也不怕曝光。我们国内如果真有口蹄疫、禽流感,就应该公布,不要让这些东西出去害人。只有把问题暴露出来,人人喊打,才会有效果。最近,中国银行把自己的不良贷款比例如实公布了,得到国际上的一致好评,将中国银行评为中国最好的银行、亚洲最好的银行,就是因为它说实话。我们应该有这个勇气,如果连这点精神也没有,那么国家还有什么前途?

我特别强调一点,对关系人民生命健康的食品,质检总局一定要管好。要有计划地、全面地、狠狠地打击那些危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假冒伪劣食品,这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一定要毫不留情。

光靠罚款没有用,光撤职也不行,有的人被撤了职还会异地升官。对违法犯罪分子就得抓起来依法判刑!(2001年7月,《加强质量监督检验工作》,第四卷第200-201页、第203页)


批走私:走私分子的炮艇再出来,就把它们打沉


有的人认为,“走私可以致富”、“走私可以搞活经济”、“打私不能打死”、“打私影响改革开放”。这些纯粹是奇谈怪论,荒谬绝伦!走私就是犯罪,走私只会使极少数人暴富起来,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必然会受到损害。走私只会破坏改革开放,只会搞乱经济,而绝不是搞活经济。所谓“打私不能打死”,本身就是庇护、纵容走私,为走私张目。一些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口头上讲打击走私,实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纵容、支持走私,为谋求局部、小团体和个人利益,不惜损害国家利益。(1998年7月,《严厉打击走私犯罪活动》,第三卷第76-77页)

走私带来的危害性不仅仅表现在经济上,而且影响到我们整个党、政、军的廉政建设。如果让这种歪风泛滥起来的话,我们就有丧失政权的可能,共产党就可能变质,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一些共产党员已经变质了,当然是少数,或者是极少数,但是他们都身居高位,影响很大啊!

同志们,江主席已经下了命令,这也是江主席在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召开前几天几夜的考虑。他给我打电话讲,军队不许经商办企业,切断这个经济来源,就吃“皇粮”嘛。“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啊,军队怎么能自己去捞钱呢?其实,这些钱也根本没有到军队口袋里,而是被那些混账王八蛋中饱私囊了。

确实有一些地方的领导腐败了、变质了。大家都应该知道,广州省湛江市,整个党政机关都牵涉进去了,从市委书记开始,到常务副市长、副市长、市打私办主任、公安边防局政委和局长,当然还加上海关关长,这个海关关长受贿1000万元以上。他们把我们一个政权、把我们共产党的一个根据地都给丢光了,你说这个危害性多大!山东省乳山市那个市委书记应该判死刑。广东省海丰县杀了一个县委书记,叫王仲,他管海丰管了10年啊,所以现在有的人得杀呀!不杀还行?

这次我到汕头海关视察,了解到搞走私的“大飞”装5个发动机,时速可达50节,我们的船追不上。有的走私船还有装甲,我看到缴获的那几艘走私船上都有枪眼,但打不穿。我说,你用穿甲弹呀,再不行就调驱逐舰去开炮嘛!把它们打沉啦,有啥了不起,咱们几百万解放军还干不了这个事情啊!我们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




在这些痛斥的背后,是多少人的不负责任?这些怒骂,又有多少人应“对号入座”?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ei Zhao

Shared publicly  - 
 
今天是9-18日,敬请大家牢记:1,中国抗战始于80年前的今天,1931年9月18日,因此中国抗战14年,而非8年,不要忘却前6年惨绝的抗战历史。2,中国抗战正面和国外战场战场的绝对主力是当时的国民政府军队,牺牲了数以百计的将领和数以百万计的官兵,不要抹杀他们的忠勇。尊重历史就是尊重每一条生命。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4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2 people
张少峰's profile photo
Johnny Song's profile photo
alex li's profile photo
Xiaohui Chen's profile photo
Jianqing Peng's profile photo
bill chen's profile photo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中国上海市松江区
Links
Contributor to
Work
Employment
  • Longcheer
    pres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Apps with Google+ Sign-in
1 review
Map
Map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