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Jenny Yoeng
271 followers|278,258 views
AboutPostsPhotos+1's

Stream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3quarksdaily 的诗意

Sunday, October 19, 2014
SUNDAY POEM
The Men Who Wear My Clothes

Sleepless I lay last night and watched the slow 
Procession of the men who wear my clothes: 
First, the grey man with bloodshot eyes and sly 
Gestures miming what he loves and loathes. 

Next came the cheery knocker-back of pints, 
The beery joker, never far from tears, 
Whose loud and public vanity acquaints 
The careful watcher with his private fears. 

And then I saw the neat mouthed gentle man 
Defer politely, listen to the lies, 
Smile at the tedious tale and gaze upon 
The little mirrors in the speaker's eyes. 

The men who wear my clothes walked past my bed 
And all of them looked tired and rather old; 
I felt a chip of ice melt in my blood. 
Naked I lay last night, and very cold.
.

by Vernon Scannell
See more at: http://www.3quarksdaily.com/3quarksdaily/2014/10/sunday-poem-2.html#sthash.ZvWAFdA8.dpuf

这首诗表达得很好,它令我想起中国很多这样的男人:

豆瓣友小颖子 说:领导说:道德洁癖是你们这些小清新的常见病症,得治!
阿 連道德感都不要了嗎 - 嘉玲
……干嘛要治? - 悠雅
位置高的人是见黑暗见的最多的人。 - Tu

如何治理这些有道德洁癖的小清新?豆瓣文:世界上所有的人里,我十分愿意跟你睡
2014-10-17 01:56:12
(抱歉找不到豆瓣的链接,想看全文,自己去搜吧)
我们不谈文章本身,看看豆瓣友的评论:
2014-10-17 08:30:03 阿哑 (・ゞ・愛したる)
有种读日本小说的感觉。平和的调调中带出人的情绪性格还有生活。喜欢呐。 

见他,我有病啊?嗯,我是真的有病。摆脱常规生活的束缚,去见生活之外的人的冲动,大概是把人从低谷拉上来最好的方法。
2014-10-17 08:44:08 方悄悄 (都是写着玩的)
有种读日本小说的感觉。平和的调调中带出人的情绪性格还有生活。喜欢呐。 见他,我有病啊? ... 阿哑
是的,这是内在的逻辑。
2014-10-17 08:58:24 伤心的奶油 (不想成为脆弱的完美主义者)
生活中谁都有难以忍受的事情,和难以面对的压力。相互抚慰或许对解决问题本身没有益处,但是可能会以外的让压力已另外一种方式,泄出自己精神和身体。
2014-10-17 09:01:16 一棵大树
那个男人的说法,真的好像是日本小说
2014-10-17 15:36:55 柠檬长大了
我摸着他的头发,想对他说些安慰的话,是那种真正安慰的话,不带有任何敷衍、充满了诚挚,那种人们一直想要说、却至今为止没有人成功说出过的最温柔的话,只要一经说出,就可以抹去所有的疲倦,愈合所有的伤口。 
2014-10-17 23:02:14 秧歌 (别插嘴)
什么时候 一夜情论坛都能认识这么纯洁的男纸了。。。。
2014-10-18 12:28:33 晨烟暮岚 (知识就像内裤,看不见但很重要。)
像一只饭团渴望生鱼片一样,渴望被温柔的包裹起来,不管是用身体,还是用语言。 王锦鲤
这个比喻真好
2014-10-18 12:35:51 baby心情 (http://xiaofeila.taobao.com/)
只想说,还好做了充足了避孕措施,不然看起来很美好的ones,也会变成一场悲剧
2014-10-18 14:42:33 黑猫的白爪子 (有些人终究还是说不出的秘密)
一股女文艺青年的高冷气息,扑面而来。+1 
好村上啊,,, 
什么时候 一夜情论坛都能认识这么纯洁的男纸了。。。。这个问题算是人生际遇吧,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 
看到结尾再来一次吧,哈哈,淡淡一笑。。。。
2014-10-18 17:08:23 阿拉一米斯 (心平常,自非凡)
80年代流行过伤痕文学,90年代校园清新风格,00后各种网络夜店文学,把一次艳遇或者出轨写出了艺术大片的画面,也是蛮拼的了~~
2014-10-19 09:48:19 Pusgia
用被诱奸的手段诱奸~
2014-10-19 10:41:34 我只爱小美
原本想要灵的交流,却是通过肉的交融来表达。

这类领导的期望大概是摒弃道德吧,要学会“用被诱奸的手段诱奸”,把不道德行为想像出艺术大片的味道,从此你成熟了,你可以担当男人泄欲需要的女人的重任。
没有道德洁癖的新疆汉子也许符合这位领导的想像?
很遗憾地又看到这种很惨烈的新疆新闻,也许多数领导真的期望“制造冲突”,以保职位。
新疆喀什农贸市场袭击致22死
北京——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国西部新疆地区一个农贸市场发生了袭击事件,据报事件已造成至少2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新闻服务。
自由亚洲电台周六报道称,在这起10月12日发生在喀什地区巴楚县的暴力事件,已致22人死、数十伤。持刀并携带炸药的四名男子袭击了警察和商贩,男子被警察开枪打死。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当地警方官员的话说,大多数袭击受害者是汉族人,袭击制造者是维族人。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I did a challenge a few years ago where I took 5 unique head-shots shots of the same model in 5 minutes.  I posted one a few days ago, but here is another one from that series.  Not all of them are Halloween related, but these two qualify for sure.  

Also, on much sadder news, I finally broke down and bought my first Mac.  Now I beg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how to use a new operating system and seeing why creatives prefer this wee-beast for things.
1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Leveraging the power of the Internet of Things is a big challenge. Meeting that challenge requires the marriage of the IoT with cloud-based big data platforms. http://hubs.ly/y0dm0q0
Thanks to smartphones, tablets, “wearables” and apps, people are connected to the Internet like never before. And if emerging technologies have their way, the very objects that surround us—our cars, our refrigerators, even our toothbrushes—will soon be connected to the web as well—24/7. Welcome to the era of the Internet of Things.   As the Internet …
View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又见转基因的忽悠(配图:美轮美奂的地沟油)

中国人吃转基因食品的问题看起来不会由中国人自主了。美国人期待中国人吃,农业部官员恨不能下令你必须吃,公知们就想忽悠你吃以便赚取吃“有机食品”的命。当然命好的中国人不会吃,也特供不上。
农业部只有引进美国的治理模式,才能有效地改造中国,而这需要一个中国政府强大的“新权威”——只有转基因食品才能救中国。

豆瓣友 推荐网页:
  
美国学者:崔永元转基因纪录片中,我的言论被错误翻译了 _知...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马丁娜•纽威尔—麦格劳林。10月17日,美国学者马丁娜•纽威尔—麦格劳林(Martina Newell - McGloughli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发现她在崔永元转基因纪录片中的一些言论被“编辑”过...
。。。。。。
今天上午 回应

更喜气的是还看到下面这条报道:
洋记者痛斥孙中山:破坏协议,企图给袁世凯穿“小鞋”
http://www.njdaily.cn/2012/0727/195348.shtml
2012-07-27 15:20
尽管莫理循不懂中文,只能依靠翻译,但他似乎对中国政治和涉及中国的国际政治具有天生的敏感。作为半道出家的记者,他并不严格恪守新闻记者的求实求真准则,而是经常将自己的揣测作为事实进行报道。吊诡之处在于,这种揣测却经常在事后被证明是事实。这令英国外交部十分尴尬,因为他们的情报总是落后于莫理循的报道,招致国会和舆论的批评,外交部官员只好自嘲说:“新闻工作者的日常主要职责就是抢先,而外交官的主要目标是准确”。莫理循因此奠定了他作为中国问题专家的牢固地位,被称为“中国的莫理循”。
正如英国历史学家罗珀所说,莫理循在政治上是个“积极的帝国主义者”,他相信英国的权力是仁慈的,是能够管理世界并使其走向现代的。为了推动英国的在华利益,他将俄国作为最危险的敌人,在1897年俄国强占旅顺、大连之后,就开始积极鼓动英国政府进行强硬的对抗。随后,他又积极推动英国“联日抗俄”,鼓吹英日联盟,利用报刊大肆鼓动仇俄情绪,并给予日本以舆论上的巨大支持。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被西方称为“莫理循的战争”,莫理循至今仍被日本人看做推动日本登上国际舞台的重要人物。
有趣的是,当日本人取得了日俄战争的胜利,莫理循却失望地发现,“所有以前俄国所犯下、遭到我们谴责的罪恶现都在我们同意下被日本人重复了,这真是个奇怪的世界”。他开始成为一个抗日分子,这令英国外交界与读者都大惑不解。莫理循解释道:“当我在报纸上看到说我倾向这个国家,或者反对那个国家时,我很气愤。我是一个英国人,我所想的和我所希望贡献的是我自己祖国的利益”。日俄战争后,莫理循将报道的重点转回中国内政。在清末新政中,大多数的西方记者和外交官对中国前途十分悲观,莫理循与他们不同,认为中国人的民族意识正在觉醒,中国的前景十分光明。而一个稳定、繁荣的中国,是有利于英国的根本利益的。他认为,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人民,而在于政府,当时的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腐败的政府,成为中国发展的最大障碍。只有引进英国的治理模式,才能有效地改造中国,而这需要一个清政府强大的“新权威”——只有袁世凯才能救中国。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现代中国作者

在中国,人们甚至连作者本身还是误会作家是体验生活出来的,我看其实是不停地写出来的,写的都是自身的思考和经历。不知道这么多浪费公币去西欧或者美国各个适意的地方考察的人民作家是否能真实地体验出西方贵族的“Feelings” ? 怎么说,还是记得要买保险。

这篇豆瓣文写得真好,只是感觉这次苏三是男的。所以令我想起窦文涛最近的自我审视:没节操,有底线。这样的人真多,在中国这样的人应该多过50年代那种自以为是的贵族派头的不老但确没作品的知青吧?毛泽东的伟大之一还包括培养了为老不尊的一代人。

“因为子曰啊,“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程子不也说过“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啊。”


怪谈之三:了不起的节操君(又名:大节小操)
2014-10-16 10:23:10
一、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呃,只剩下九片了,可这个月才过了一个星期,我该怎么办?”
   苏三无力地瘫在沙发上,身体慢慢陷进了柔软的垫子,大脑慢慢陷入了柔软的沉思。他还穿着拖鞋内裤,他还没有吃早饭,他抬头看着天花板,这是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北京,室内空气里浮动着的负能量隐约可见,令苏三感到一阵窒息。
   “负能量怎么这么多?昨晚我都干了些啥?”他有些纳闷。
   茶几上摆着残羹冷炙,放着一瓶喝光了的720ml的“松竹梅”清酒,地板上还有几个真露烧酒的空瓶和一打嘉士伯的空酒瓶。苏三摇摇略疼的头,慢慢想起了昨晚他关了灯一个人对着电视看《大话西游》喝酒,一边看一边唏嘘,和每一个戏中人对酒当歌,觥筹交错,把冰箱里的酒全喝光了。但喝酒不会产生负能量呀?他摸出手机,轻车熟路的去翻通话记录,这是宿醉后他常做的事。
   有读大学时的前女友尚小舒的通话记录,他瞬间想了起来,他们的大学毕业十周年聚会快开始了,两个人早已云淡风轻,他昨晚想着提前叙叙旧也好,免得聚会时被起哄。但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尚小舒好像很愤怒,好像还叫嚣着说以后不许再给她打电话,好像还在那头把电话都摔了。
   这就对了,负能量是这么来的。想到这里,苏三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上午他还有至少十二片节操,拿自家酒杯浇完自家块垒还骚扰前女友,一晚上就掉了三片!他想起来了,昨晚对尚小舒说,当年他提分手的深层次动机是她四级考了两次,让他觉得在舍友面前特别没面子,这句话让他掉了第一片节操;他还说,分手之后,曾对后来的女友描述尚小舒穿白毛衣特别像“小肥羊”火锅店的logo,这句话让他掉了第二片节操;他最终对尚小舒说,每天都看到她在朋友圈晒孩子,孩子真的很可爱,看这相貌,一定特别爱吃香蕉吧……
   伴随着第三片节操的掉下,苏三仿佛听到了电话那头手机被摔到墙上的沉闷声音。
   节操,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第六感。有的人,闭着眼睛都知道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节操,一片叠一片,像鱼鳞,更像鱼鳞甲。这样的人是纯粹的人,走到天涯海角都是正能量护体加三级辉煌光环。而苏三这个月只剩下了九片节操,如果全部用完,没有节操护体,负能量就会越聚越多,那将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
   
二、
   在2014这个年度,苏三每个月只有三十片节操的配额。
   这个数字,每人每年都不同,是由一个人上年掉完节操后,在年底剩下的节操数量决定的。当然,真正的决定权掌握在节操管理委员会手中。早些年,交通主要靠走,路上豺狼虎豹又多,文字、货币、度量衡都还没统一,晚上还宵禁,所以社会上人员流动还不像现在这么频繁,信息接收的渠道也有限,大多数人的大多数时间,只是和家人同事在一起,知己朋友相见,常常要翻山越岭烹羊宰牛饮酒赋诗。人与人接触的少,节操的消耗量也就小,大多数人一辈子才掉几片节操。有的人据说从未掉过节操,比如周公。当然有些圣贤也掉节操,像大禹传子不传贤,孔子见南子,据说也掉过几片节操。
   后来,人与人的交往密切了,节操越来越不够用。特别是那些名流,掉起节操来也一点都不含糊,比如李白这样的官迷,四处浪游拜谒,节操掉遍大江南北,后人俯拾皆是。董其昌那么有钱还抢人家田地,他画上的留白,仔细看都是掉的节操。有些人掉的节操尚有争议,比如李学勤写文章批他老师陈梦家,到底掉了多少节操,恐怕得盖棺才能定论。有些事儿掉一片节操也就够了,有些事儿可能一下子掉好多片,像范曾对沈从文干过的事儿,让他毕生的节操都掉光啦,从节操的角度看,早就是裸奔了。
   总之,越到现当代,节操的消耗就越大。一个人节操的数量,最初按辈子分配就够用,后来不得不按甲子,再后来按年,终于在时间跨入21世纪的时候,一个人节操的配额要按月供给了。为了帮助人们不至于连节操都没得掉,节操管理委员会建立了节操公积金,其算法是:
   
   上一年度剩余节操总量 
   ÷ × 60% = 本年度月度节操配额的个人部分
   12
   
   个人部分占月度节操总配额的一半,另一半,则由节操公积金支付。
   可算上公积金,苏三也只有三十片配额,平均一天只能掉一次节操,对于这个处女座男人而言,实在是戛戛乎难哉!他知道身边有很多人每个月的节操都用不完,而且越用不完就越多,这是典型的马太效应。“太不公平了!那些虽然厚道但却乏味、无趣的人,拥有那么多节操,几辈子都用不完,留着当遗产吗?”
   苏三说对了,就是当遗产的,这些节操丰富的人就像一副对联所描绘的那样,成为国家的中流砥柱,社会的中产阶级——忠孝传家远,诗书继世长。你说他们是伪君子也好,庸俗中产阶级也好,总之,人家就是拥有足够的节操,而苏三,只能每天掰着指头,精打细算,保证把节操掉在最必要的地方。
   
三、
   收拾完心情,清点完节操,苏三忐忑不安的去上班。还有二十多天才到月底,生怕身上硕果仅存的节操一不小心就掉了。他打算仔细回想过去的一周怎么掉了那么多节操,除了昨晚的三片,还有十八片都掉哪儿了?他得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一边琢磨,苏三一边打开微信看朋友圈,一眼看见那个名叫周礼的女同事发了一张全身无码清晰照,配的说明是“从南非玩回来就吃胖了!我要变瘦了再出门见人!”苏三呵呵一笑,想都没想,就回复了一句:“是说来生再相见的意思吗?”
   刚按了“发送”,苏三大叫一声“不好!”可惜迟了一步,他分明感到身上又掉了一片节操。
   只剩下八片了。
   苏三在马路牙子上顿足捶胸,把手机狠狠塞进口袋,心想没正事儿绝不看手机,并快步向单位走去。
   是的,上个星期,苏三掉节操的确有点多。但这也不能全怪他。上周他遵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了四次亲。这么频繁密集的相亲,先不说时间紧任务重,单是把这几位姑娘分清楚谁是谁都不容易。苏三想了想,建了个excell表格来管理姑娘们,等到把四个姑娘像跑马一样的见面请饭喝咖啡并推着单车沿着夜的月的凉的街道送回家,等到他把表格里姑娘们的姓名学历工作单位相貌个性是否萌是否蠢是否萌蠢分别填满的那天,苏三忽然发现自己一下子掉了四片节操。
   四个姑娘谁也没搞定,还掉了四片节操,苏三倍感沉郁顿挫,相亲怎么了?凭什么相亲就得掉节操了?!苏三很是愤怒:这世界上每个相亲的人,难道不都是一家人吗?一家人相见,就是团聚,是喜悦,是好汉识好汉,是原来你也在这里呀!所以,凡是有幸去相亲的人,见到相亲的对象,无论是不是喜欢,起码先要给对方一个家人般的拥抱才行,相濡以沫,不如相亲于江湖啊!
   因为不解,才有了上周日大半夜,苏三喝了酒给尚小舒打电话的那出戏。而当时,尚小舒明确的指出来,相亲当然不会掉节操,但你这种建excell表格管理相亲对象也不看看自己什么鼻子什么眼的处女座,当然就会掉节操了。
   原来如此。
   不只是这四片,还有上周一,苏三在上班路上看到有情侣吵架,吵相难看的紧,他赶紧偷拍下来发在豆瓣上,说“真是美好的清晨,一天的上班瞬间充满了力量”。于是掉了一片;
   上周二,他一同学开车上班又被堵在路上,着急的在微博上发图片抱怨,苏三先点了个赞,还得意洋洋的留言说,“手动赞,我家离单位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啊,哈哈哈哈”,然后掉了一片;
   上周三,他的一位双鱼座女同学又在朋友圈里发心灵鸡汤,苏三从去年忍到今年,实在忍无可忍,留言说“心灵双鱼汤?”应声掉了一片;
   还有上周四,他写个人工作总结,写一段,掉一片,一掉掉了六七片,特别是写到结束语:“我将继续发扬团队意识和集体荣誉感,在工作中主动压担子、坚决听指挥,积极配合领导工作,与同事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噼里啪啦掉了三四片。没办法,这种言不由衷的话让他掉了十片节操。
   再加上他每次看见别人心情不好啦、犯矫情啦,不分青红皂白一概都点赞,一到节假日最后一天就到处跟人家说“嘿!明天就要上班了别忘了调闹钟啊”,于是,十几片节操几天就掉光了。
   
四、
   苏三掉节操的历史很悠久。
   记忆里,他第一次掉节操,还是在幼大(幼大者,幼儿园大班也)。彼时同桌是个叫召南的女孩,弱不胜衣,萝莉可爱。苏三很喜欢召南,召南也很喜欢和他坐一起。班上另一个叫周易的小女孩也喜欢召南,于是想和苏三换座位。苏三不答应。过了几天,周易拿了一根大鸡腿,对苏三说,要用鸡腿换座位。
   苏三马上就答应了。
   换座位的时候,召南哭了。
   苏三看着哭泣的召南,拿着吃光的鸡腿,他幼小的心灵有一种奇异的难过,多年之后,当他再一次面对着一只硕大的鸡腿时,他才明白那种难过叫“怅然若失”。
   失去的,不仅是召南,还有五岁的他整整一年的节操。
   思及往事,在盛夏的上午,苏三不禁打了个寒噤。他木然地走向单位,在电脑前狠狠坐了一整天。
   平静的一天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仍然很平静,苏三忍住了各种散发负能量的冲动,领导同事都说苏三变得严肃了,深沉了,安静了。
   只有苏三自己知道有多痛苦。下班的时候,别人都走了,把他一个人颓然的剩在椅子上,夜空暗了下来,没开灯,星光点点洒在他办公桌上,他在意念里把玩着最后的八片节操。每天晚上都如此。他似乎能看见节操的样子了,红的像火,白的像雪,粉的像霞,有的是五角星,有的是六面体,有的是八爪鱼,他和这八片节操相处日久,感情日益深厚起来,甚至给它们分别取了名字:仁、义、礼、智、信、廉、耻,还有一片,他想了想,叫中庸。
   因为子曰啊,“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程子不也说过“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啊。
   
五、
   还剩下一周就到月底了,苏三感觉轻松了许多。这几天他严于律己,把心隔到了肚皮里,真正做到了虚情假意。但苏三觉得不能放松,上坡容易下坡难,最后这七天还是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好。
   岁月如梭,一晃六天就过去了。领导安排苏三出个差,明天一早就飞布拉迪斯拉发市。
   洲际航班漫长而无聊,窗外的风景单调而乏味,国航的食物一如既往的难吃,手机自然是关闭的,PAD又没带,旅行杂志也看完了,觉也睡的实在太多,脑细胞无比活跃闭上眼睛就是《金瓶梅》。
   苏三无奈,歪头看了眼邻座,那是个严肃敛容、容貌中正、正襟危坐、坐如钟磬的男子。“看起来是个正派人”,苏三想,于是礼貌的问,“先生您好,有报纸杂志看么?”
   邻座男子二话不说,递过来一叠《南方周末》,说,“刚改版的。”苏三心想,自己得有好几年没看过《南方周末》了,听说《南方周末》一如从前,从不做假新闻,欣然拿来一读。刚把头版和社会新闻的大稿子读完,苏三忽然感到腰间少了什么,“不好!掉了三片节操!”,苏三赶紧丢下报纸,用意念感受了一番,确实掉了三片节操,分别是“仁”“义”和“信”。
   苏三吓得一哆嗦,把报纸还给了邻座。
   “您看报纸还挺快啊”邻座笑道,“我这还有一份《环球时报》,有兴趣吗?”
   苏三也笑道,“听说是份理性客观公正的报纸啊,我却从未看过,借我看一下吧,谢谢!”
   苏三欣然打开报纸,刚刚读了头版头条的大标题,还没看明白意思,猛然感到胸口一凉,“我去!又掉了三片节操!还是胸口上的!”苏三“啪”的一声合上报纸,又用意念数了数,果然,仅仅摸了摸《环球时报》,“廉”“耻”和“智”三片节操就掉了。
   苏三实在没法撒谎对邻座说又读完了,可也不想拂了人家的好意,只得翻到广告页,盯着那些“专治男科疑难杂症”“中老年妇女健康的清新福音”“祖传老中医专治卖国贼”之类的广告,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好告诉人家已经读完报纸。邻座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倒是等苏三逐字逐句把这些广告读完后,感到前列腺一虚,无奈的发现“礼”这片节操也掉了。
   ……
   守着最后的节操“中庸”,苏三已经无悲无喜无怨无恨不阴不阳,他下了飞机,他得出差,他还要把该做的工作做好。在午夜钟声敲响之前,苏三已经没有足够的节操护体了。负能量会萦绕着他,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他走过的路都将成为被诅咒的土地。这最后一天无论遇上多少负能量,他也必须顶住,必须严防死守,不能吐槽,不能鄙视,不能说真话,不能推心置腹,甚至不敢借酒浇愁生怕酒醉鞭美人,他必须虚伪的活到24点,忘掉阿赫玛托娃的诗,忘掉三闾大夫的歌,忘掉“中庸”本来的含义。

猛犸的故事
午夜风声

苏三的故事:
怪谈:
蛇(怪谈之一)
一号线(怪谈之二)
 ·  Translate
1
Jenny Yoeng's profile photo
 
自尊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而为老不尊只能说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是很混乱的。
豆瓣友 推荐网页:
  
重庆12位奶奶为上春晚集体整容:再不疯狂就老了
接近60岁的年龄,却有着曼妙的少女身材。从拉起队伍开始跳广场舞,到带着姐妹们全国表演,重庆爱博艺术团这群花样奶奶成了舞蹈红人,各大节目争相邀请。昨天上午,12名花样奶奶来到重庆某整形美容医院,宣布自己要...
不要再宣传这种事儿了好吗傻逼们。这种新闻似乎不断地向我们灌输一种价值观,在这种价值观里,老年人想要活得有尊严,除了模仿年轻人以外没有别的出路。
10月16日 隐藏回应
你怎么推荐这么伤感的东西 - naoko
@naoko傻逼太多,抽空伤感一下,又要投入战斗 - 奔波儿灞
年轻一代以婊为荣,老人想年轻也只剩婊这一条道了 - 顶天立地满大脸
虽然不认同她们的做法,但尊重她们的选择,年轻时没机会漂亮,老了不想留遗憾也正常,女人心事旁人无法猜 - sei0506
@顶天立地满大脸目测用不了多久这群老太太就该用“老婊砸”互相称呼了。 - 奔波儿灞
改革开放后第一批鸡也老了 - madJack
接近60岁就是奶奶?老人?。。。我还以为不到60应该都归中年人 - 蛾
平均年龄60,里面肯定得有60多70的吧。 - 奔波儿灞
她们觉得这样好那就是好了吧。 - 予渊
口气真是婊,怪不得 - 顶天立地满大脸
@顶天立地满大脸满口喷粪 已拉黑 - 王经理
我讨厌现在流行的那个什么小biao砸 恶心 为什么现在人这么不自重 - 水妖
想想蔡明 - 大时代歌姬
@水妖谁说不是呢 - 奔波儿灞
怎麽可以这样,也许缺少无龄感的生活,浮华下,精神的空虚好像欲盖弥彰,世间最可怜之处莫过于此 - 予秋
楼主你说的很对 - 啊宝
不管怎么说 我觉得追求年轻也不是大错 但是大肆宣扬整容并不能起到正面意义 媒体不要再追捧此事了吧 - 枪二满
唉,她们觉得开心就好吧,毕竟那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吧, 否则,又奈何 - 予秋
主要是文化上不理解,在四川重庆 五六十岁大妈 跳个舞 脸上修修补补 在我们那里真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白水: 我妈的朋友 70了还拉皮呢 爱美之心 不该和年龄有关 不然就禁锢了。 - 王经理
总比去打麻将,信邪教的好 - 山风
@王经理全楼只有一人提到粪 - 顶天立地满大脸
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 Ritalita
无可厚非 - 虹湾九俊
世界那么大,许得社会上搞基的搞基拉拉的拉拉,几个老人家拉皮美容就叫人家老妖精老婊砸,你们真觉得合适?老人就该老老实实呆家等死? - 虹湾九俊
同意 - 不存在的蛇
搞不懂了,高龄女性想看上去年轻点犯天下之大不韪了还,那男的五六十干嘛要吃伟哥喝药酒呢,自然优雅老去多好 - Ashpasia
这里宣扬的价值观是皮肤紧实、身材曼妙。。。才不是模仿年轻人 - 安德鲁
照此逻辑 年轻人整容一定是为了模仿卵子 - 面白
说远些,保不齐那些骂人老妖怪的人天命之年更甚,到时候自己回来翻翻豆瓣自个儿说的话呗,谁说得准呢 - 虹湾九俊
她们自己开心就好啦~有什么,难道你老的时候就满脸褶子老态龙钟就高兴了? - 困死梦中
反正我就特支持我妈去折腾,什么叫模仿年轻人,自己心态年轻追求青春有什么错啊~ - 困死梦中
我觉分明就是把人家推到风口浪尖,哪有什么灌输,下面全是骂的,都看的到好吗 - 阿qiu
新闻下方评论真是亮瞎眼,谁都有权利追求美,干嘛叫人家老妖精。 - 昕喜
咦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是整形医院的广告吗?照片后面那么大的医院名字。 - freshtime
为老不尊就该死 - 壶碟会上探花郎
心疼 - 兔儿爷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In her circles
265 people
Have her in circles
271 people
art design shop's profile photo
shwan yasen's profile photo
Futuristech Info's profile photo
shamae tobias's profile photo
Maria E Cuesta's profile photo
Snezana Simic Krueger's profile photo
sanju dudhane's profile photo
ronaldo araujo's profile photo
Asif Ahmed's profile photo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文人之舔跪姿态(So Funny!)

感叹道:真是一条好狗!
还是SM网站的明星狗呢…
就别那么吃醋了,好吧,现在宣传正能量,就删除SM这段吧。
不是奉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吗?再说了SM正流行呢。

学者问: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这不是西方的文化吗?
物理学者问:什么是正能量?

余亮不愧是上海大学的低档吹鼓手^@^

余亮:周小平花千芳与我们这个时代知识人的纠结
2014-10-17 17:58:49
关键字周小平周小平花千芳周小平是谁花千芳是谁习近平出席文艺工作者座谈会周小平花千芳参加文艺工作者座谈会
几年前微博舆论风起云涌、大V公知甚嚣尘上的时候,我注意到自干五周小平。那时只感觉这人很有点草根的幽默感。他自己杜撰了一个报纸好像叫啥东方今报,喜欢和沉船派公知们针锋相对,整蛊讲段子很来劲。与他类似,还有王小石头等“小”字辈,在当时都算是少数,辟谣打脸冲锋陷阵,志愿军一样,没有后台支持,被媒体人打压,自生自灭,能在网上开辟出好大一片读者群也算不容易。他们的文章粗犷有力,谈不上精品,错漏也不少,学院派看不上眼,不过在公知当道的酱缸生态圈里也算自然,毕竟人家不是写论文。
总的来说,这些伙计比较会折腾,有人说他们像另一个阵营的袁腾飞,但我觉得不太一样,他们有点草莽气,没那么装。比如周小平和花千芳都是江湖上跌摸滚爬过,据说都没上过像样大学,一个是高中时就入伍,一个是初中没毕业就因为家贫而退学,早早出来讨生活,不知真假。
后来他们的文章受到官方重视就不一样了。对手当然狠狠诅咒,即便是同情者,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被招安。小字辈们自己倒是很兴奋,也难怪,以前打游击的地方武装见到中央红军也会喜出望外。
此番他们参加了习老大主持的文艺工作者座谈会,成为七十二分之一,等于一下子登顶井冈山,可是让舆论炸了锅。很多人不适应,眼红的,鄙夷的,嘲讽的不亦乐乎。
右边的意见最大,什么周小平得皇宠啦,什么姚文元转世啦等等,可想而知。左边的要隐忍些,其实也有不少意见。攻击无非来自两块,一块是个人品质的起底,一个是他们作品质量、够不够文艺。
先说品质。
早在几年前,网上对他们的起底工作就已经开始。对手拿学历、经历做文章,很有点政审查三代的味道。不过既然周小平曾起底李开复,那么对手还治其身也是预料之中,搞斗争嘛,谁都不会客气。本来,起底对手的活不应该小字辈们来做,过去的主事者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就只好轮到路见不平的人出手了。
逼格高的人认为他们粗鄙,文字糙,有各种知识漏洞。有些抱怨也满有趣的,比如攻击他们没上过像样的大学。这些人平日里可能一个劲攻击中国大学教育残害青年,不如都退学做韩寒,现在又觉得周小平花千芳们没上过大学是罪过。有人认为花千芳初中退学岂不是抹黑九年制义务教育制度。同样是这些人,平时又对失学儿童无限同情,也会搞搞慈善啥的蛮有爱心,所以人真是纠结的生物。
周小平们早早离开学校在社会上讨生活,甚至养过鸡种过地,确实没机会混进学院圈子,比不得各大历史系政治系的学界精丝们。但是他们才代表了大多数普通青年的人生,名校的人文青年们如果觉得这种人生low那也太脱离群众了,有点这样的人生经历才好。记得以前我在农村接待来支教的学生,满腔理想。带他们去见村庄精英,结果看见村庄精英喝酒放屁胡扯脏话,立刻受不了了,“怎么村庄精英就是这样啊?”殊不知,村庄的事情解决还是要靠他们,人家要是不客气,可以把学生哥玩得团团转。后来乡建中心的学生放低姿态和农民打交道,效果就好多了。
 
网络作家花千芳,好朴素的气息有木有?
周小平们就是知识分子中的农民,好比当年五四作家中闯进来了高玉宝赵树理。我们看到周小平在网上自诩为“网权力+文化冷战九大绝招概念提出者”,看上去有点土,像卖大力丸的。但知识青年们就别操心了,土鳖就是从土起家的。我兔爱好者称呼“土鳖”那是既爱又嘲,召唤那个曾经善于走群众路线的政党。在我看来,周小平捣鼓“文化冷战九大绝招”就像当代农民发明家们自己折腾制造火车飞机潜水艇(观察者网上都有新闻),瞎琢磨,爱动手,有烟火气,效果也不见得差。老实讲,参加文艺座谈会的作家们在民间的影响力不见得比他们大(当然更不如微博粉丝动辄千万的公知大V)。
周小平花千芳的作品确实话语朴素甚至粗糙。他们和公知搏斗毫不留情,对有些社会问题乃至自由主义的东西也缺乏深入理解。但是自诩比他们聪明深刻的知识分子就别老责怪人家了,你们的责任更大。胡闹在先的就更不要委屈,总要有点自我批评的精神。
早早闯社会打拼的他们染上些江湖上不好习惯也难免,人就是这么混沌的存在,何况对手传言他们的往事很多也是无中生有。周小平常被人诟病的一条就是在和薛蛮子大战中自己也说了不靠谱的话。不靠谱的话绝不止这些,你见过哪个混江湖的没说过不靠谱的话?但是和薛蛮子这样的大谣放在一起,有些人为什么厚此薄彼,大家也都清楚,各有各的算盘,就不多说了。
人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屠狗辈本来就意味着有各种毛病,谁没有毛病呢?梁山好汉的毛病说起来能吓死儒生,但知识分子的毛病我看更大,先学会包容吧。
周小平在知识界,就好比陈光标在富人界一样,让同行左右不自在。别看有些左右知识分子平时斗得欢,一看到周小平们被官方机构推介,一下子都不乐意了——好low啊!与权力这样合作真的好吗?官方懂不懂得发现真正的人才呀?!(谁才是真的人才呢?是你么?)。在某个层面,左右知识分子都共享着同样的“逼格”,就觉得周小平这种不行。在文艺方面就更是如此。
说说文艺。既然是文艺座谈会,花千芳是有小说出版的。主流文人圈也就常常玩些自娱自乐的纯文学、私写作,但是又看不上人家网络写手,不知道二、三线城市青年以及网络大众青年有自己的作品圈子。花千芳的作品如《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之类,以“萌萌哒”方式讲述“我兔”英雄创业史。这类作品虽然进不得文学界名利场,但在民间有有不少同类作品,比如“逆光飞行”的“我兔”漫画系列影响更早更大。所以花千芳不是一个人,知识分子看不上,但很多普通青年认账。作为有群众路线传统的共产党,能把他们请去,多少也算是复归传统。
 
“我兔”形象来自@-逆光飞行-创作的系列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
周小平显然不是当代文艺圈人士,他的东西如果一定要往文艺体裁上靠,可以算是杂文。新文化运动之后杂文一直地位不低,鲁迅是代表。周小平们非科班出身,坚持把网络杂文写成那样也不容易。但我们不要忘了延安文艺的一大成就,就是把草根人士带入作品书写的世界,让他们可以发声,即便是按照党的指导发声。
当然,官方选择这二位,根本原因是作品中的爱国气息以及对政府的态度。官方选择能够对自己说点公道话的人,其中的实用主义自不必说。但是注意,选择他们的并非仅仅是官方,还有相当的民意支持。正如人民网干部祝华新交心的时候说:知识界外有更大的民意底盘。周小平们不登大雅之堂的文字,却体现出民间对中国复兴的巨大情感认同。这是那些每到神舟上天就哭喊“农民那么穷为什么还要射火箭”却被农民嘲笑的知识人难以理解的。再说既然可以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为什么不能有粗糙的爱国者?在主流媒体张口闭口“爱国贼”的前些年,爱国主义话语不能在主流的媒体圈子里传播,就只能推到江湖,人民需要寻找表达的出口,话糙一点那不是周小平花千芳们的责任。
对他们的轻视同样存在于本该走群众路线的左翼文化人心中。就觉得他们low啊,糙啊,投机啊,是不是在用公知的方式反公知啊?就像他们问土共:你是不是在用美帝的方式反美帝啊?这样会迷失自己的知道不知道啊?他们训练有素,喜欢质疑别人知识上有没受过系统训练啊?读过巴丢福柯德勒兹齐泽克皮克迪鲍德里亚没?马列都没通读过吧?总之,特别清高,特别正确。但坦率的讲,左翼文化人的小圈子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看你们文章的人更少。别以为关注燕京学堂之类的才是关乎民族存亡天地立心的文明根本问题。他们看不上的不止周小平们,比如理工专业出身的工业党青年撰写图书谈国家富强,他们也看不惯,什么望风投机啦,什么帝国主义倾向啦。全然不明白工业党青年在江湖里闯荡、论坛上较量,已经学会对更广大人群说话。针对周小平花千芳,竟然有知识青年召唤左右共同抵制。他们还真以为这就是统一战线了,其实只是互相依偎取暖而已。他们对舆论对民心毫无办法,既不能脱下裤子又不能捋起袖子,倒是用极大的优越感来看待周小平们。相比之下右边的还强一点,好歹走了三十年大众忽悠路线嘛。
新一届领导主政,气象更新。官方舆论系统振作精神做事,有新尝试,也难免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文艺座谈会只是开始。官方在体制外网络写手身上发现正能量,不代表自己的工作就做好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除旧布新任重道远。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是说到群众中去看一下,找两个人过来发帖子就是群众路线。共产党文化传统还有“普及和提高”,在改造群众的同时改造自我。网络写手呢,参加完座谈会开心晒晒自拍也没啥,但是千万别觉得自己被加持了就找不到北,该干啥干啥,继续加强学习莫原地踏步。再说爱国强国不能代替所有面向,他们的文艺视野也只局限于某一块。相比之下,据说有人字头媒体高管一身名牌手拿iphone6plus在公开场合大谈中国没问题农民工自杀都是个人问题老板的生活压力也很大农民应该通过读书改变人生云云,这样也是蛮low的。领导人都十年一换,下面干事的也该换换人了。
最后,政治家关心文艺也没什么大不了,能谈经济谈政治不能谈文化?如果有人还在祭起“文艺自足”的旗子嚷嚷凭什么政治家来谈文艺,那是真low,和三十年来文学专业一样把装逼当牛逼了。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yu-liang/2014_10_17_277205.shtml

高手的“辣笔吹花”,不易是为庸^@^

媒体札记:周小平同志
http://www.zhangzishi.net/media-notes-comrade-zhou-xiaoping.html
前天上午,当作为家属代表的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正襟危坐纪念父亲,身为其舆论斗争过河卒子的周小平同志则在微博上因为遭遇围剿而愤然“绝笔”——坊间素有传闻,就是最高领袖青眼有加,致使这位80后一夜蹿红,成为中共宣传官员重点推介的反公知主将。
真是一朵奇葩。
对那些需要他、支持他、帮助他的人们而言,这个小伙子确是一支鲜衣怒马的奇兵,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昂扬斗志,空投在怒批西方霸权和民粹公知的第一线。先是成名作《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在三个月前成为各大门户需要在首页推荐的雄文,紧接着,他又获邀担当那场著名的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座上宾,烘托了国信办主任鲁炜“七条底线”的出炉。
当然,只要是在微博论坛上稍有阅历,就应该知道,中国互联网上的“奇葩”二字可不是新华字典里的正面释义——人们通常是用它来讽刺调侃“超出常理”、“让人哭笑不得”的对象。“从天而降”的周小平同志,就是因为文章中诸多更接近于30年前阶级斗争式语气的表达,以及俯拾皆是的错漏,成为了让被批评者“好气又好笑”的奇葩。
然而,欲成大事者,从来不拘小节。与其修补软肋,不如再度出击。曾经同席论道的薛蛮子已经“自作孽不可活”地锒铛入狱,而他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特意选在中华民国双十节当天,以一篇《十问李开复》向远避台湾的大V穷寇发动乘胜追击。
要知道,如果只是周小平在自己的微博上来上这么一段,无论如何也掀不起多大浪花——10天过去,转发数也没能超过6000次。重要的是,他上面有人。网页记录表明,在周小平通过微博博客发布之前两天,这篇标注写于9月22日的《十问李开复》,就已经出现在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党建》杂志社主办的网站上,而且,编辑还专门以加黑字体的方式在开头部分即整理出十问内容:“第一问:李开复先生,您为何支持对未成年少女进行公开性骚扰?第二问:李开复先生,google.cn作恶多年,暗藏后门程序盗取网友信息资料以及银行信用卡信息,作为当时的企业总负责人,您怎么看?第三问:李开复先生,请问您作为一个失败人士,为何大谈成功学?第四问:李开复先生,请问您为何要伪造历史,为何要把杀人犯美化成善良人?第五问:李开复先生,请问您住持的创新工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第六问:李开复先生,您眼里的优秀青年就是那些鼓吹吃烤人肉和仇恨祖国的青年吗?第七问:李开复先生,请问您和美国到底是什么关系?第八问:李开复先生,您为何专注收拢网权力,专门渗透没有商业利润的宣传意识领域?第九问:李开复先生,您为何多次传播‘央视宣称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等谣言,您为何长期为与藏独势力不清不楚的壹基金鼓吹并抓住一切机会造谣抹黑红会?您为何称‘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第十问:李开复先生,您到底有没有患癌?您去台湾是推销药物还是治病?您与台独势力和藏独势力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于是,以“党建网刊文十问李开复:您到底有没有患癌”为典型标题,这一动向被多家门户自11日午后起展示于首页,并就此成为网络意见领袖热议话题。
说起来,“十问”固然咄咄逼人,但在起笔之时倒也算做到了他自己所说的“平心而论”:“李开复先生:您好,由于您的志愿是成为中国青年的导师,那么我周小平作为中国80后青年中的一员,想来也是您希望引导的众多青年当中的一个,所以有些问题我想和您当面聊聊。我们在微博上这几年来从来没有过一次争执或者骂战,所以我向您提出的问题都不会是预设立场的。我希望这会是一次心平气和的问答,而您也应该不至于不敢正面回答。”
截至今晨,@李开复确实仍没有正面回答。自宣布罹患癌症之后,这位在微博影响力排行榜上常年居于前列的大V导师,就真的把发布内容主体限定为了纯粹的“心灵鸡汤”,不再像此前那样频繁转发对中国政治社会的批判言论。
但是,他那5000多万粉丝中,自有打抱不平者再也按捺不住,再也看不得那个“跳梁小丑”如此“仗势欺人”。先是针对周小平再一次的多处不实指控要求官方查处“谣言”,再有类似@丁来峰这样的异议者借力打力,来个“十问裸官”:“你和美国什么关系?你转移了多少资产?你知道裸官是不爱国行为吗?你哪儿为人民服务了?你真有共产主义信仰吗?为什么还有脸继续当官?为什么将妻儿送上邪路?为什么不敢公开财产?巨额资产从何而来?准备何时外逃?”
而最有成效的一招,终究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周小平懂得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李开复的小伙伴们又何尝不明白?
身份认证为“前南都评论员”的@深夜一只猫,从14日起带头起底周小平:“《党建》刊登的‘十问李开复’作者周小平,与分贝网副总裁周平长相酷似,年龄、经历及所从事行业均有重叠处,且其在自己的简历中并未提及分贝网涉黄案件期间的经历,在当年的网络新闻中,有分贝网离职人员表示,据他所知,分贝网CEO郑立、副总裁周平等人确实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
所附的证据链截图中,除了有新闻页面资料,还包括周平的几幅个人肖像照——那个当年仍未脱青涩的小伙子,托腮凝望,简直与周小平如今行走江湖时的标准形象毫无二致。
现在,就是比拼人肉搜索本领的时候了。从个人邮箱、IP地址等着手,他们比周小平更用功更努力,很快就找出了这位当年屌丝的种种前世经历。接力而来的@吉四六和@冒安林,各自发挥了记者翻检资料的功力,证明周小平就是当年的周平,并提出更加严厉的指控:“著名五毛周小平,曾组织网络淫秽裸聊,被警方抓捕入狱。百度百科,2010年前中国原创音乐基地网副总,2013年达人信息运营官,中间几年空白。恰好这期间,互联网音乐网站分贝网,因组织网络淫秽表演,CEO郑立、副总裁周平被查。”
一个名叫“baidu冷兵器吧”的账号更是翻了个底朝天,从这个当年以“水木周平”为笔名的初中毕业生自我封号“神秘的网络实力派偶像”、“中国十大博客之一”,到冒充郎咸平发表《中国99%白领要破产还买房子干嘛》,再到何主动编排与女明星的绯闻……总之,种种不堪回首,今日“爱国学者”,当年竟是可以媲美“秦火火”的网络炒作推手。
“乐死,把人十二指肠都快扒出来了”——眼见中国最优秀的一群记者领衔“扒皮”周小平,@连鹏已经喜不自胜。现在,他们已经可以放声嘲笑中共官员竟然“朝中无人”到了需要用一个疑似曾经入狱的小混混充当舆论打手的地步。@陈陈陈陈即言:“虽然不赞同这样无证据的怀疑,但是考虑到周小平同志像疯了一样在党建网上发了十问,似乎他也应该享受到同样待遇。”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个道理在互联网时代显得更加深刻。现在,就轮到@周小平同志被指着鼻子“十问”了。各式《十问周小平》纷至沓来,其中一个广获传阅的版本是:“一问周小平同志,请问你谣害他人,忏悔了吗?二问周小平同志,你服过兵役吗?三问周小平同志,请问你冒充他人发表文章,有没有受到过追究?四问周小平同志,请问你造谣扰乱社会秩序,有没有受到过处罚?六问周小平同志,你购买了多少僵尸粉?为何能够参加央视大V对话?你除了热衷于造谣传谣外,传播过什么正能量?七问周小平同志,你眼里的爱国军人就是那些骂中国百姓在禽流感中死不了几个的军人吗?八问周小平同志,你采访了李开复公司雇员吗?九问周小平同志,请问你做为一个造谣传谣大户,为何大谈辟谣?十问周小平同志,你下面有吗?”
将周小平讥为权力“太监”自然可以归为人身攻击,但那些有关“构陷李开复”的指控中,有一些的确是不争事实。所以,就连曾经在央视镜头前结结巴巴的潘石屹,都鼓起了勇气——得知周小平质疑李开复患病事实,并声称其曾引荐马英九会见韩寒及“大陆微博水军头领”薛蛮子等人,又指李开复涉嫌渗透意识形态领域等之后,这位幸免于难的大V也说了句:“小周,过了。”
潘大V称呼“小周”,这是有渊源的,他俩早就打过交道。根据一份2006年的记录,潘石屹在当时参加凤凰卫视一档访谈节目时,就曾经领教过同时受邀的“水木周平”的有异常人之处:“没想到的是水木周平一上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三年不购房运动是一场胡闹’。这与导演事先的安排完全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接着又是‘阳萎’、‘无能’、‘伟哥’等说了一大堆现实生活中不怎么经常用的名词。经常上网的人可能比较熟悉这类语言,但在场的年纪比较大的观众,明显感觉到接受不了。”
这可怎么办?党建网算是亡羊补牢,默默删去了“壹基金即向美国波士顿爆炸案受害者捐助了近一亿元人民币……壹基金还未经允许就将2000多万元爱心捐款化入壹基金研究院开支账户”的内容。再加上密集删除各式“扒皮”证据,周小平,微博小秘书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面对汹涌攻势,周小平不是没有尝试过反抗。他指控@深夜一只猫造谣,并且特意将原帖中的“被警方抓捕入狱”替换成“逮捕入狱长达三年”,以与他所辩解的“这几年我的微博每天都在更新”构成冲突——只不过,这个小动作招来了更多的嘲笑;他还宣布已经报案,“我的个人档案可在全体公知监督下检查公开,如我有犯罪记录可直接枪决,如没有则警方必须抓捕所有造谣和传谣者。试问3万公知,谁敢亮出身份证前来应战?!”——只不过,马上就有李剑芒这样的死磕派应战,亮出自己的荷兰身份证。
终于,周小平决定祭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悲情。15日,发布《愿我们的鲜血能换来您的觉醒》,以“献给那些终将被抹黑的爱国者”:“因为这些转发的大V掌握了足够多了平台话语权和足够多的粉丝量,所以再假的谣言经过他们的转发,也会变成百口莫辩的‘真相’。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过任何犯罪记录,更不是劳改犯。我仅仅2006年在北京时在某合法网站工作过2个月,以及在07年底与之合作过3个月罢了。后来这家网站的创始人与2008年关闭了解散了北京公司,并于2009年3月-2010年1月期间回到重庆和其他人合伙成立了另一非法网站从事违规经营被捕。但公知们却非要用我曾经于06年在其合法网站工作过两个月的新闻来试图证明他人犯罪与我有关。这就好像假如网易的丁磊犯了罪,公知却说搜狐的张朝阳是同案犯一样荒唐。这种抹黑造谣手段极为恶劣、方法极为无耻、言论极为荒唐。依据两高的司法解释,这些恶意造谣者已经触犯我国法律,但我们看到无论是网站平台还是转发的大V都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强调昔日同事被捕与自己在分贝网的工作无关之后,周小平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为自己打气:“这些年来我自己在写文章,发博客的时候,也多次提到我过去的笔名叫水木,我过去曾经很愤青,过去很喜欢批判国家,过去很崇洋媚外。——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从不掩饰任何过往,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掩饰的。虽说打铁还需自身硬,真金不怕火来炼。可是如果网络无法制,则发言无意义。所以本人宣布暂停一切更新,还望各位读者见谅。”
你悲情绝笔,并不代表别人会就此停手。而且,这一回,标枪是从微博论坛以外的方向射来。
是围观良久的新京报,以白纸黑字的方式,在昨天早晨打响了中国正式媒体的第一枪。《周小平的“问与被问”说明了什么》刊登在评论版上,作者喻辛获准点评:“在网上发表《十问李开复》之后,周小平自己却很快陷入众多网友的齐声‘反问’中。吸引最多和声的质问是,现在的‘周小平’是不是曾任分贝网副总裁的‘周平’?……有人说,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实此事更说明,网络辩论应遵守‘摆证据、讲逻辑’的规则,而不能滥用‘凭空质疑然后要求对方自证清白’的‘辩论花招’。当周小平用那堆东拼西凑、捕风捉影的‘材料’攻击别人时,他有想过自己会那么快成为网络攻击对象吗?但愿这一次教训让他以及更多人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方发明或使用的任何‘便捷’的武器,都有可能迅速为别人所用。”
根据此文观点,这种以抹黑、批臭为目的的“质疑”始于“韩寒代笔”事件,并且已经在网络上大行其道:“积极自证只会越陷越深,而以同样的套路对质疑者发起“反质疑”是更好的解套之道。然而,这样的你来我往,‘攻防’之下,最受伤的是舆论场本身。硝烟气十足的舆论场,会将理性平和的讨论逐渐挤出,只留下一地鸡毛和深沟险壑。因此,每个恶意质疑的始作俑者,都应对此负责,哪怕他认为自己最后成了‘受害者’。”
在那些早就憎恶周小平“狐假虎威”、“充当打手”的人们看来,新京报这篇富有脱敏意义的评论,无异于是向背后操纵者敲响了忍无可忍的警钟。据此,@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账号已经可以发布“《十问李开复》作者被曝参与色情网站运营”的文章摘要,受到激励的@南都评论亦在昨天深夜跟进,批评周小平“只有立场、不讲事实的阴谋论和被迫害幻觉,实在是辱没了此人整天标榜的‘爱国’二字”。作为曾经的时评家,丁永勋更是在微博中盛赞同行仗义执言:“我要向新京报致敬。你们这篇评论和之前的《网络围攻夏健强是一种堕落》守住了底线,也给评论人长了脸。原因大家都懂的。”
原因大家都懂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同仇敌忾的媒体、记者以及公知,宁愿辩论对手是像陈伯达、胡乔木、张春桥、姚文元、邓力群这样的中共早年“笔杆子”,也不想看到周小平“沐猴而冠”,以一幅“口含天宪”的模样满口胡言——这简直是在侮辱智商。
甚至,连左派意见领袖@染香,昨天都出人意料地将《十问李开复》贬为了“胡搅蛮缠”:“周小平写美国的文章,可以利用人们的信息不对称,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但是李开复在微博上混了好几年了,有些事情他也作出过解释,大家处在信息比较对称的位置上……周小平就是半瓶子水在晃荡。”
当然,@染香还是要为微博已经“变成一个反共者的舞台”、“有点像当年国土沦陷的东北”而叹息。唯一可以给她慰藉的是@信海光的发言:“现在网络讨论一上来就以毒攻毒,真是一种不好的风气,周小平言论本身就有很多漏洞,包括事实不清之类,以事实辩驳就好了,何必扯什么色情网站高管之类,你反对别人利用薛蛮子嫖娼,就应该同样反对拿色情网站这种噱头以毒攻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希望这次被搞到者,反思自己以前的做法。”
信海光这番话说出口,难免要被讥为“理中客”。在仿似“喜大普奔”的“扒皮”运动中,周小平同志的同志主要还是来自本方阵营。发布绝笔微博之时,他就感谢了@戴旭、@徽剑、@蔡小心以及@张颐武的声援和建议。但要说起真正不离不弃的小伙伴,还得说是@平民王小石。
虽然风头稍逊周小平,但王小石那篇《中国若动荡,下场只会比苏联更惨》也是获得部署推广的一时名作,并且,同样也是因为其间存在大量争议描述,在互联网上引发如潮反驳,甚至包括@俄罗斯之声出言抗议这般国际影响。
痛心于战友遭遇公知围剿,@平民王小石重贴自己的《三姓导师@李开复》作为前赴后继的宣言,并痛骂“围魏救赵”者:“导师不敢回应十问,公知、媒体们却吹响集结号用造谣谩骂驱逐提问者,舆论组织力可谓恐怖。新京报借题发挥批判‘恶意质疑’,耳光不幸落在造谣公知脸上。围剿参与者欢欣鼓舞,殊不知此行径更会强化国家铲除‘网络黑社会’的决心!”
最后这句狠话,倒真没错。经此一役,周小平会不会成为弃子,尚未可知,但波澜壮阔的舆论斗争事业,绝不会因为损兵折将而偃旗息鼓。新京报石破天惊的《周小平的“问与被问”说明了什么》,非但没能在今晨获得任何一家知名都市报同行跟进助阵,那些平素交好的门户网站中,也只有网易勇于在评论频道里提供了一个重点推荐位置,新浪在晚间甚至删除相关链接。
“求是刊文批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等5种错误思潮”的消息空降在首页。这回出面署名的可不是小平、小石,而是这份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富有标志意义的谐音笔名——“秋石”。
自今年5月反宪政潮流兴起以来,这应该是《求是》第一次正式刊文参与批判。虽说那些感受到打压的异议者并不会有多少耐心去分辩细节,但严格来说,此前出面的确实只是杂志下属的求是理论网。
在最新这一期中,《求是》亲自上阵,向“国际反华势力……意识形态渗透”吹响战斗号角:“‘普世价值’被某些人热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所宣扬的‘普世价值’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共同价值,而是专指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他们一方面把西方制度模式说成是‘普世价值’,一方面把中国一切不好的东西都归咎于制度和体制,鼓吹中国只有接受‘普世价值’才有前途,其用意何在,是清清楚楚的。而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普世主义,从来就是西方对外扩张、征服世界的思想源流……他们说的‘宪政’真的是指‘宪法的实施’吗?他们真的认为‘履行宪法就是宪政’吗?根本不是!与一些认同‘社会主义宪政’的提法,认为这个提法有利于强化宪法权威、推进依法治国的学者不同,有些人主张的‘宪政民主’有着确切的政治内涵和指向,就是西方那一套制度模式。他们攻击我国‘有宪法,无宪政’、‘共产党一党执政不具合法性’、‘党大于法’,等等,这哪里是要履行宪法、实施宪法,分明是要否定、反对我国的现行宪法,是要压我们进行他们所期望的‘政治改革’,根本目的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对这股思潮,不揭露行吗?”
然后,再严厉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我国宪法以国家根本法的形式,确认了近代100多年来中国人民为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进行的英勇斗争,确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人民掌握国家权力的历史变革。可是,有些人却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党史国史,把党史国史描绘成一部罪恶史、权斗史、阴谋史,否定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贬损革命前辈,诋毁党的领袖,甚至不惜编造事实,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搞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是要搞乱人们的历史认知,进而从根本上否定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否定宪法确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的发展成果。有些起劲地鼓吹‘宪政民主’的人,也在起劲地攻击载入宪法的党和人民的奋斗历史,这难道还不能让我们警醒吗?”
若是再加上早先《红旗文稿》所刊人大教授周新城“世界上没有普世价值”之论,以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李捷在人民网访谈时所言“毛泽东的‘过’不能说成是‘罪’,区分要看主观动机”等,完全可以判定,中共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整肃非但远远没有收兵,而且是在总结前期经验教训后升级配备、重装上阵。
包括云南报纸在内的中国各地媒体,今晨集体刊登由新华社提供的《“网络意见领袖”如何以谣生财——网络名人“边民”董如彬被依法批捕,敲响网络“边界”警钟》通稿。根据文中所述,董如彬是继“秦火火”、周禄宝等人之后被查处的又一位网络“大谣”:“这位在‘躲猫猫’等网络热点事件中表现活跃、头顶‘云南省十大网络牛人之一’光环的网络名人,一边高举‘为民维权’旗号,扮演‘意见领袖’,一边却暗地纠集人马,频频捏造事实、制造热点事件疯狂敛财。”
历数“网上追名网下逐利,连死人也不放过”的“大谣”之路后,新华社更将“边民”的罪状提升至“混淆公众视听,挫伤群众感情,损害国家形象”的高度:“警方介绍,董如彬为进一步提高所谓名望,想方设法迎合一些不良社会心态,在网上寻衅滋事,甚至不惜侵害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2011年10月5日,两艘中国船只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袭击,13名中国船员遇害。案件侦查、起诉和审判过程中,董如彬长时间在网上编造散布虚假信息,发表大量严重歪曲事实的言论。据不完全统计,该案发生以来,董如彬共编造传播相关不实言论443条,仅其中5条虚假信息即被转发4852次、评论4194条,点击达31.5万次,混淆是非、扰乱视听、误导公众,导致公共秩序严重混乱,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炒作湄公河‘10.5’案件,没有直接经济利益,只是认为不能不发声,因为云南主办此案,自己是云南著名网民,这些言论能引起网民更多关注,提升本人知名度。’董如彬供述。”
现在,任凭@何三畏再怎么怒斥昆明警方“不顾追诉时效,以‘虚报注册资本罪’抓边民”,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了。此外,昨晚还传出消息,网络时政讽刺漫画家@变态辣椒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而被传唤,亲友们普遍相信,是他此前转发有关“余姚水灾中有婴儿在父母遇难后被饿死”的传言,而被认定传谣。
一周前,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那篇《打击谣言背景下的网络舆论新格局》中,曾将“边民”被拘定义为“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从今年8月下旬起,互联网空间的关键词写满了:造谣传谣,寻衅滋事,揭批大V,治安处罚,刑事拘留。政府化被动为主动,号召开展网上‘舆论斗争’,敢于‘亮剑’,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这些热词转换的背后,是从互联网治理到社会管理,一些新的理念、思路和格局正在形成,将深刻地影响民众和政府之间的沟通互动和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博弈。公权突然发力,用力之猛,让不少领导干部有收复‘失地’的兴奋,同时也让习惯于‘吐槽’的网民,特别是近几年自我感觉良好、刷微博‘像皇帝批阅奏章’的‘意见领袖’措手不及。”
按照这篇首发于财新传媒旗下《中国改革》杂志、而后获各门户广泛转载的文章所评估,在经历了一波定点清理后,“时政类大V将集体退场,专业背景的中V崛起”。而祝华新本人则“希望网民帖文不要煽动仇官仇富反体制,也希望互联网治理不要加剧官民猜忌对峙,而是取信于民让人心回暖”:“对意识形态问题,多用意识形态的方法来解决。对于群众的思想认识问题,多用舌头少用拳头……比‘净网’更关键的,是传统媒体做好网络信息和情绪的把关人。面临互联网越来越大的民意压力,能否稳步放开传统媒体,让新闻专业精神成为互联网纷乱信息的过滤器、国民心态的压舱石,构建稳定、开放、包容、理性的多维公共舆论空间?善待、善管互联网之外,善用互联网,是一级政府更上层楼的功力和境界。”
和一个月前《求是》杂志所刊《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中的思路一致,祝秘书长此番也提议中共官方重新设计新浪搜狐们的道路:“有资深媒体人设想,中央新闻单位和省、自治区、直辖市直属新闻单位,能否停止向商业门户网站提供新闻信息,而自行刊登在中央和地方重点新闻网站上。商业门户网站如采用,必须链接回重点新闻网站,从而削弱商业门户网站的媒体属性。微博客等自媒体平台能否取消转发和评论计数功能,减少自媒体的娱乐性?这些措施可为网络舆论的高烧发酵降温,为商业‘水军’去势。”
有破有立,才是王道。正在蹿红的动漫视频《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就是中共宣传官员在“善用互联网”方面的新尝试——较之周小平的口无遮拦,或许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巧舌”。
南方都市报今晨以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互联网首现中国领导人卡通形象,用习近平经历阐释中国政治制度》,介绍了这则被网友认为“尺度很大”的5分多钟视频:“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和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以往的国家领导人在视频中先后以卡通头像出现,这也是中国的国家领导人首次以动漫卡通人物出现在公众面前。视频有中、英文两个版本,其主要部分是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晋升之路为例,介绍了中国领导人的选拔过程,并与英美两国的总统产生机制进行对比,称中国领导人的产生机制为‘中国功夫式的长期锻炼、选贤任能’。整个视频的画面和语调轻松,不失幽默。视频中说,习近平从中国最基层一级相当于欧美的社区干起,到县、市到福建、浙江、上海等好几个省(市)的一把手,到国家副主席,再到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至少经历了16次大的工作调整,治理过的地区人口累计超过1.5亿人,这一过程前后用了40多年时间。”
“条条大路通总统,各国各有奇妙招,只要民众满意,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这条路就算走对了,难道不是吗?”——视频中的总结陈词,比起中共喉舌媒体旨在坚定党员干部心志的宏伟叙事,可真算作春风化雨,分明是瞄准了那些不喜长篇大论、偏爱娓娓动听的年轻人,要将他们从公知的“宪政民主”教室里拉出来。
根据南都记者查证,这则视频最初在10月14日12时06分上传,只在商业网站上传播,受到网友热捧后,中央网络电视台官网等网站也开始引用,截至昨日中午,中文版视频播放量达到106万次,英文版播放1000多次,获得9500多次“顶”,被“踩”3700多次。至于那个全无痕迹可以追溯的署名“复兴路上工作室”,按照专家分析:“复兴路上坐落着科技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联部、国家地震局、原铁道部等单位,且视频中透露的各种信息来看都十分权威,有可能为官方推出……意在改变以往中国相对生硬的宣传方式,尝试以一种与国际接轨、公众更能接受的新方式来阐释中国的政治制度,并且选择‘干部选拔’这个核心话题进行国际对比,显示出相当的自信。”
吹拉弹唱的舆论斗争之外,还有另一个主旨。还是在《求是》那篇主批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的《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里,结语部分即曾道明中心思想:“越是矛盾凸显、问题多发,越需要坚强有力的政治领导,越需要有权威的政府和高效率的施政,越需要集中统一、政令畅通。”
这份心思,被@褚朝新看在了眼里,并补充两个“事情正在悄悄起变化”的注脚:“一篇是陕西省委副书记孙清云在《学习时报》发表的《为什么领导带头,领导怎样带头》,另一篇是中央第三督导组组长张柏林在《求是》发表的《做好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篇大文章》,重要观点是‘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一把手带头是关键’。”
又回到“清君侧、击寇首,两手都要硬”的最高执政思路上了。刚在民主生活会上自我批评的南京市长季建业,现在就真的出问题了。新华社昨晚援引中纪委消息,确认“南京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根据人民网更早一些发布的《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曾斥巨资大拆大建》,“这是在中纪委一连串‘打老虎’的行动中又一个落马的地方在职副省级官员……有南京本地媒体人士称,季建业涉案金额或超2000万元人民币。有内部人士指出,季建业落马与不久前江苏上市公司金螳螂老板、苏州首富朱兴良被抓有关。”
 
来源:FT中文网
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2965?full=y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Linguistics lesson.

Remember, English doesn't borrow from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follows other languages down dark alleys, knocks them over and goes through their pockets for loose grammar.
1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The Gods of the World: A group called "The 40 Foundation" put together this rather extraordinary infographic of the world's religions and how they're (historically) related to one another. It's a phylogenetic tree of the gods.

I can't say that this diagram is complete, nor that it shows every possible cross-pollination; it would be very hard to do so, given just how intricate this aspect of history is. Likewise, it's hard to define the boundaries between various sects, at times; while the Protestants are very famous for each sect having its own name and being firmly opposed to those schismatics from the Popular Front of Judea, many other religious divisions have been more subtle, two groups simply moving away from each other over time, or one group simply adopting a radically different theology without telling anyone. But the image is detailed enough that you can clearly see phenomena like the Protestant Reformation, the emergence of Islam, and quite a few other historical events very visually. And to nitpick a work this complex feels almost petty.

You can view single images at the link, or a zoomable version (with an admittedly crappy UI) at http://funki.com.ua/ru/portfolio/lab/world-religions-tree/

h/t +Alex Fink for finding this.
Below are links to bare-bones JPEG versions of the World Religions Tree segmented into images of reasonable size. The diagram's creation was sponsored by the 40 Foundation, and it was produced by Фанк і Консалтинг. The JPEG was first extracted from the original dynamic zoomable JavaScript ...
12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开始分男女了,是否必要?
 ·  Translate
 
Machine Intelligence: what the Fathers of AI have built and where are the Mothers of AI?

This is for +Ben Bogart and everyone who's interested in AI and Natural Language structures and whether the diversity of our intelligence is being represented in machine intelligence. 

I'm making the case that Mothers of AI would build AI differently, apply a different form of mathematics than Probability-first and would structure the classifications of Natural Language differently from the way the fathers of AI have done. 

Ideally, the systems would be more intelligent if fathers and mothers of AI worked together on this problem --- in much the same way that in our natural intelligence, mothers and fathers and male+female influences inform us about language, culture, values, numbers etc. 

Alas, if people think there are not enough women in tech sector......It is the worst in AI. That means the systems are being built and trained with a bias towards male intelligence and the way the male brain works. That is, the AI has 0 mothers to teach them how to think the way a woman would: emotionally, linguistically, with female moral values.

We'll need to ask ourselves whether the systems are intelligent if they have no female code and training to influence their development. Maybe that's why IBM Watson's creator called his own creation "akin to a human autistic savant."

Do we want machines to be autistic and have no emotional, moral, ethical constructs of us? +Steve Omohundro 

It didn't matter when the machines were just about speed and power (per assembly lines and cars). We're now talking about machine INTELLIGENCE.

Is our natural intelligence exclusively a male phenomena of logic, probability and numbers?

Or is our natural intelligence what Ada Lovelace called a "science of harmony". If she was here today, would she interpret this as male and female factors in coherency being a necessary condition of machine intelligence?

This matters because if women are not present, represented and visible in AI as 'intelligence" is codified into the machines, we will find ourselves regretting how we wrote women out of the intelligence equations.

That's 50%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Made with Code --- This is why girls need to get into code. So they can make sure their female code DNA is contributed to the intelligence of system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ik finn +Aasemoon +John Rodrigues +Andrew Borg +Eric Kristoff --- my life would be easier if I just built a photo-sharing app, haha.
1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看图说事(AN OLD GAME)

有印象的人不多,都是方-韩争论中拉扯出来的作家协会一些人的我的观感。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没看到其近作,但小道新闻不断,貌似“知青贵族”^@^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不停写作的人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充满保姆思想的作家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很喜欢其作品“孽债”,表达得特别真实。只是思想性太缺,既不追问“孽债”产生的社会原因,也不思考未来避免更多“孽债”的方法。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买了其访欧的作品,有思考,没有深入地思考。挺H2。
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一个傻傻的笑右手。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给过H2的作品适当的评价,但不能坚持其意见的教授。

为什么不去评论他们的作品?老实说,尽管我还在重看D.H LAWRENCE<Women in Love>,但的确看不进这些中国作家官员的作品了。
D.H LAWRENCE<Women in Love>至少还表现了从工业时代进入现代社会的思想历程,而中国这些“训养”作家思想性相对缺乏。

http://www.douban.com/note/434490995/

72名单
2014-10-17 12:54:39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王蒙(中国作协全委会民誉副主席)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阿来(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

  梁晓声(当代作家)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

  周小平(网络作家)

  花千芳(网络作家)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主席)

  玛拉沁夫(蒙古族著名老作家)

  王树增(报告文学作家)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

  戏剧界:

  李维康(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剧协副主席)

  张建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

  尚长荣(中国剧协主席、上海京剧院艺术指导)

  茅善玉(上海沪剧院院长、一级演员)

  李军(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史依弘(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陈彦(陕西剧协主席)

  叶少兰(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导演、一级演员)

  谭孝曾(北京京剧院一级演员)

  音乐界:

  李谷一(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民族声乐歌唱家)

  赵季平(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谭利华(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交响乐团团长)

  叶小纲(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

  赵塔里木(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殷秀梅(中国广播艺术团女高音歌唱家、一级演员)

  关峡(中国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

  阎肃(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剧)

  张千一(总政歌舞团团长、一级编剧)

  俞峰(中央歌剧院院长、一级指挥)

  关牧村(天津歌舞团一级演员)

  徐沛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分党组书记)

  赵大鸣(总政歌舞团创作室主任)

  舞蹈界: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汝蘅(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

  陈爱莲(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青(中国歌剧舞剧院一级演员)

  美术界:

  冯远(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

  靳尚谊(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许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画院院长)

  范曾(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杨飞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书法界:

  欧阳中石(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张海(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摄影界:

  吕厚民(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曲艺界:

  姜昆(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

  刘兰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一级演员)

  杂技界:

  边发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

  阿迪力•吾尔休(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新疆杂技团一级演员)

  吴正丹(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一级演员)

  影视界:

  田华(电影表演艺术家)

  六小龄童(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演员剧团一级演员)

  李雪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

  王朝柱(总政话剧团一级编剧)

  陈凯歌(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集团一级导演)

  冯小刚(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导演)

  陈道明(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演员)

  顾长卫(电影导演、摄影师)

  兰晓龙(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电视艺术中心二级编剧)
 ·  Translate
1
Jenny Yoeng's profile photo
 
D.H LAWRENCE<Women in Love> 一小段:
Ursula watched her with fascinationg.She knew her a little. She was the most remarkable women in the Midlands. Her father was a Derbyshire Baronet of the old school, she was a woman of the new school, full of intellectuality, and heavy, nerve-worn with consciousness. She was passionately interested in reform, her soul was given up to the public cause. But she was a man’s woman, it was the manly world that held her.

She had various intimacies of mind and soul with various men of capacity….
正是因为当时(在1916年)这样的英国女人的思想和其行为才促使100年后的英国有现在的女人的地位。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enny Yoeng

Shared publicly  - 
 
 
Still working on that 'Domestication' thing.
Join the Simple Science and Interesting Things Community and share interesting stuff!
https://plus.google.com/communities/117518490246975838002

http://img0.joyreactor.com/pics/post/gif-camel-rage-1598080.gif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er circles
265 people
Have her in circles
271 people
art design shop's profile photo
shwan yasen's profile photo
Futuristech Info's profile photo
shamae tobias's profile photo
Maria E Cuesta's profile photo
Snezana Simic Krueger's profile photo
sanju dudhane's profile photo
ronaldo araujo's profile photo
Asif Ahmed's profile photo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Female
Story
Tagline
寸心,千里目
Jenny Yoeng's +1's are the things they like, agree with, or want to recommend.
Stocks for the Week
plus.google.com

Web platform and mobile app delivering automated short-term timing signals for traders and investors

New leak shows feds can access user accounts for Google, Facebook and more
arstechnica.com

Secret slides reveal massive government spying, tech companies dispute reports.

The Leaked Drone Memo Shows That Obama Can Do Anything He Wants To Fight...
feeds.slate.com

So far, the reporting on the leaked white paper from the Justice Department about drone attacks clearly assumes that we are supposed to be o

MIT news
www.mit.edu

The dome’s ingeniously engineered oculus is reopened, letting natural light flood the rotunda of the Barker Library reading room.

Enduring Grace Is Hard To Find
andrewsullivan.thedailybeast.com

Joe Fassler interviews the author Jim Shepard about what Flannery O'Connor's brilliant short story, "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 taught him

A Ferryman is What We Need by Daniel Bosch | berfrois
www.berfrois.com

“Ferry,” the English noun and verb, is derived from the Old Norse “ferja,” to move across a body of water. “Ferry” is related to German “fah

MIT news
www.mit.edu

Harnessing the principle that allows blood to clot, MIT researchers are working on new synthetic materials to plug holes.

“Buffy vs Edward” remix unfairly removed by Lionsgate
arstechnica.com

The model "fair use video" used by the US Copyright Office is a casualty of YouTube's Content ID system.

The web responds to the death of hacker-activist Aaron Swartz
gigaom.feedsportal.com

Aaron Swartz, an early Reddit staffer and founder of the open-web activist group Demand Progress, committed suicide on Friday at the age of

Data for dummies: 6 data-analysis tools anyone can use
gigaom.feedsportal.com

Not everyone is drowning in big data or has the know-how to deal with it if they were. Here are six free web services that help mere mortals

Why Programmers Work At Night
www.businessinsider.com

The lack of brainpower helps you focus.

Reformers Aim to Get China to Live Up to Own Constitution
www.nytimes.com

The Constitution guarantees full powers for a representative legislature, the right to ownership of private property, and freedoms of speech

8 Enterprise Startups Creating A Brand-New, $4 Billion Market
www.businessinsider.com

Billion-dollar fortunes have already been made in software-defined networking, with more to come.

The Internet of Things Has Arrived — And So Have Massive Security Issues...
www.wired.com

Internet. Things. Add the “Of” and suddenly these three simple words become a magic meme -- the theme we’ve been hearing all week at CES, th

US braces for 'six strikes' online piracy program
phys.org

A new voluntary system aimed at rooting out online copyright piracy using a controversial 'six strikes' system is set to be implemented by U

MIT news
www.mit.edu

Record-setting ‘optical phased arrays’ could lead to better laser rangefinders, smaller medical-imaging devices and even holographic TVs.

A Poem For Sunday
feedproxy.google.com

"The Fish, the Man, and the Spirit" by Leigh Hunt: To a Fish You strange, astonished-looking, angle-faced, Dreary-mouthed, gaping wretches o

MIT news
www.mit.edu

MIT scholar’s new book heralds ‘creative collaboration’ with the masses as the key to anime’s worldwide popula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