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克里王
Worked at 大学
Attended 侵华大学
Lived in 中国
47 followers|48,968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老大哥在看着你。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2014年4月20日6点35分左右,京港澳高速湖南境内的长潭段发生一起7人死亡较大交通事故。下午3点10分左右,两位长沙县市民在事发现场“疯抢辣椒”,称不怕捡回家洗干净照常吃。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朝鲜叛逃者描述不可思议的被洗脑状态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2844
据英国《独立报》4月10日报道,一名15岁才逃离朝鲜的叛逃者描述说她从小就被教导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是个“神”,他可以知道她的想法。

现年20岁的Yeonmi Park说,通过毫不停息的宣传,她被洗脑,但她经常留意到自己周围的人正在“消失”。

五年前,她和父母成功地逃入了中国,并最终被韩国接纳为难民。

她在澳大利亚接受SBS ONE采访时说:“就像生活在地狱里。总是停电,所以一切都是黑的。没有交通,每个人都不得不靠步行。非常的肮脏,没有人能吃任何东西。”

“那种条件不是人过的生活,但你不能去想它,更别说抱怨。即使是你正在遭受痛苦,你每天还不得不去膜拜那个制度。”

“我不得不非常小心自己头脑里的想法,因为我相信金正日能读取我的心思。每隔几天就会有人消失。一位同学的母亲被公开处决了,他们强制我去参加。我别无选择,邻居里就有密探盯着。”

Park女士解释说,她的父亲曾是一位政府官员,但在他被指控与中国进行了金属贸易后被关押,全家被发配到远离平壤的地方。

当她的父亲罹患癌症后,Park女士说,他被从监狱中释放,接受治疗。这时,他们家才穿过被冰封冻的河流,进入中国。

她的父亲最终还是死了。他们家遇到了一些传教士,告诉他们如果能到韩国,可以在那里找到新的生活。Park女士和她的母亲无力支付交通费,她说,于是她们设法进入了蒙古,在那里,政府安排他们进入了韩国。

“这整个过程中,我仍然处于被洗脑的状态,我认为金正日可能就在远处读我脑海里的想法”,她说。“尽管我已经逃了出来,我也不让自己有对这个政权任何负面的想法。”

“我意识到我所想的一切都是谎言。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真正的人,我被这个政权制造成只为他们工作。如果他们命令我们死,我就会为他们死。过去的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别的什么。当然,我也并没有被当作人来对待。我对什么是自由一无所知。”

Park女士说,她花了大约三年的时间才完全克服了这种洗脑。“我的母亲花的时间比我要长。金正日死了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在韩国,她当时不时地对我说,‘他不可能死,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是神!’对于我们来说,很难理解他只是一个人,但我帮妈妈看到了真相。”

“我现在正在读大学,学习国际关系。我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不同的人了。当我在朝鲜的时候,没有人会问我,‘你觉得怎么样’,‘你将来想做什么’,‘你有什么梦想’。现在,我有了自由的意志。”

Park女士说,现在她仍然有很多亲戚在朝鲜。他们因为太害怕了以致不敢逃出来。现在,她希望能帮助那些遭受人权虐待的人。

原文North Korean defector says she believed Kim Jong-il was a god who could read her mind链接: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north-korean-defector-says-she-believed-kim-jongil-was-a-god-who-could-read-her-mind-9251983.html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2844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朝鲜叛逃者描述不可思议的被洗脑状态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2844
据英国《独立报》4月10日报道,一名15岁才逃离朝鲜的叛逃者描述说她从小就被教导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是个“神”,他可以知道她的想法。

现年20岁的Yeonmi Park说,通过毫不停息的宣传,她被洗脑,但她经常留意到自己周围的人正在“消失”。

五年前,她和父母成功地逃入了中国,并最终被韩国接纳为难民。

她在澳大利亚接受SBS ONE采访时说:“就像生活在地狱里。总是停电,所以一切都是黑的。没有交通,每个人都不得不靠步行。非常的肮脏,没有人能吃任何东西。”

“那种条件不是人过的生活,但你不能去想它,更别说抱怨。即使是你正在遭受痛苦,你每天还不得不去膜拜那个制度。”

“我不得不非常小心自己头脑里的想法,因为我相信金正日能读取我的心思。每隔几天就会有人消失。一位同学的母亲被公开处决了,他们强制我去参加。我别无选择,邻居里就有密探盯着。”

Park女士解释说,她的父亲曾是一位政府官员,但在他被指控与中国进行了金属贸易后被关押,全家被发配到远离平壤的地方。

当她的父亲罹患癌症后,Park女士说,他被从监狱中释放,接受治疗。这时,他们家才穿过被冰封冻的河流,进入中国。

她的父亲最终还是死了。他们家遇到了一些传教士,告诉他们如果能到韩国,可以在那里找到新的生活。Park女士和她的母亲无力支付交通费,她说,于是她们设法进入了蒙古,在那里,政府安排他们进入了韩国。

“这整个过程中,我仍然处于被洗脑的状态,我认为金正日可能就在远处读我脑海里的想法”,她说。“尽管我已经逃了出来,我也不让自己有对这个政权任何负面的想法。”

“我意识到我所想的一切都是谎言。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真正的人,我被这个政权制造成只为他们工作。如果他们命令我们死,我就会为他们死。过去的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别的什么。当然,我也并没有被当作人来对待。我对什么是自由一无所知。”

Park女士说,她花了大约三年的时间才完全克服了这种洗脑。“我的母亲花的时间比我要长。金正日死了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在韩国,她当时不时地对我说,‘他不可能死,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是神!’对于我们来说,很难理解他只是一个人,但我帮妈妈看到了真相。”

“我现在正在读大学,学习国际关系。我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不同的人了。当我在朝鲜的时候,没有人会问我,‘你觉得怎么样’,‘你将来想做什么’,‘你有什么梦想’。现在,我有了自由的意志。”

Park女士说,现在她仍然有很多亲戚在朝鲜。他们因为太害怕了以致不敢逃出来。现在,她希望能帮助那些遭受人权虐待的人。

原文North Korean defector says she believed Kim Jong-il was a god who could read her mind链接: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north-korean-defector-says-she-believed-kim-jongil-was-a-god-who-could-read-her-mind-9251983.html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2844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90%的人都不知道的五个顶级电影资源下载站】1.电影蜜蜂,提供电影下载链接,大部分是720P和1080P高清 2.唐老鼠 电影BT资源搜索引擎 3.电影FM:聚合全网电影超过30w的电影数据 4.ED2000,文件共享网络,用于共享音乐、电影 5、历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转】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In their circles
171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47 people
牛腾宇's profile photo
人字拖's profile photo
常杰's profile photo
陈小军's profile photo
Saleem Raza's profile photo
民主必勝's profile photo
MIA WEI's profile photo
宁伟明's profile photo
jacob gehrke's profile photo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转】
作为一名生物工作者,在实验室七年的时间里几乎天天和“转基因”打交道,对我个人而言,转基因只是个技术,无所谓好坏。就好比一把菜刀,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完全取决于使用目的。
所 以面对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闹得沸沸扬扬的挺转反转,说实话我挺难理解的。而在看了很多人参与这个话题发表的一些言论后,我就更难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 连基因和转基因是什么都说不清楚就来参战呢?这样做真的合理吗?于是我打算做一个科普,和别人辩论也得有点实在的证据,否则真的是挺丢人的。
第一、什么是基因?
生物教材的解释:基因是携带有遗传信息的DNA片段。于是肯定有人会问:什么是DNA?回答:DNA是脱氧核糖核酸。于是肯定又会有人问:什么叫脱氧核糖核酸?那这问题就没玩没了了,等回答完可能都扯到太平洋去了。
所以对于完全没有生物基础知识的人来说,你只要知道一句话:基因是所有生物都拥有的一本密码本。你的密码本和别人的密码本是不同的,而从理论上讲,只有同卵双生的双胞胎或者多胞胎才有可能拥有相同的密码本。而从生物进化角度讲,高等动物拥有的密码本比低等动物复杂。
如果你知道生物领域曾经轰轰烈烈的测序活动,那么就是在为密码本解密。其他的,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第二、基因重要不重要?
基 因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你打多少个非常都不过分的——重要。我前面说过,基因是所有生物都携带的一本密码本,这本密码本决定着你要如何生长才能适应这 个环境。对于人类而言,它决定了你的性别、长相、身体状况、是不是有终身无法治疗的疾病,甚至还决定了你后代的生活等等等等一系列内容。
当然,现在这个社会有很多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可以改变基因表现的,比如你不喜欢单眼皮,没关系,整容手术;你不喜欢眼睛颜色,没关系,戴美瞳;你不喜欢自己的性别,没关系,变性手术。
但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表面现象,而由基因决定的更多东西是你无法改变的。比如疾病。人总是喜欢说上天决定一切,说实话,真正决定一切的是基因,为什么有人 怎么吃都不胖?为什么有人从来不运动就是不生病?为什么会有根本无法治疗的疾病?这些都是基因决定的,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解读基因这个密码本,然后才能回答 这些“为什么”,继而改变我们的生活。
现在人类拥有的密 码本的每一个字都已经解读出来了,但最终目的,是要知道那些符号究竟代表什么含义?它到底携带了什么遗传信息?比如哪些基因是负责我们眼睛颜色的?哪些基 因是负责人体代谢的?哪些基因是负责免疫的?不光是人类,任何一种生物的基因都承担着它从生到死甚至它的后代要如何生活的重担。
所以没有基因,不好意思,那恐怕连生物都算不上了。
第三、什么是转基因?
前面我已经说过了,转基因本身只是一种技术名词,无所谓好坏。说简单点,就是发现A类生物有一个缺点导致生活质量不高,B类恰好没这个缺点,那么我会考虑用一种手段把B类生物负责不出现这个缺点的基因切下来转到A的体内,希望它也好好生活,这就是转基因。
再说通俗点,移植懂吗?差不多就这个道理。
此外,基因本身没有本质区别,你的基因是由五个碱基排列组合的(DNA和RNA不同),别人也是——别说人,所有动物都是如此,细菌和病毒也是一样。
所以切下人家一段基因移植给你,除了目的性状所拥有的信息资料,你本身的其他基因不会因此有什么改变,更不会“亡国灭种”。
第四、杂交和转基因有什么不同?
首先,我不是遗传学专业出身的,所以我没法把问题说得那么透彻。不过我可以这么说,杂交本身也是“转基因”的一种,只是人为性和精确性比转基因手段低了不少。
我 举一个例子,我是个商人,种豌豆卖钱。某天看到谁家菜地里长的豌豆又大又圆,但是我自己种的又小又瘪,于是我跟菜地主人商量,把他家的豌豆种子给我一些, 但是他留的种子也不多了,只能象征性给我几个,解决不了大规模种植出售的根本问题,但是我这人比较聪明,这么几个种子就够我逐渐改良我的豌豆品种了。
先 种一片我自己的劣质豌豆,再种一片别人的优质豌豆,长出花朵后进行异花授粉(我不解释概念),多日之后,我的菜地里会出现这么四种类型的豌豆:又大又圆的 优质品种,虽然大但是干瘪的新品种,虽然圆但是很小的新品种,又小又瘪的劣质品种。不管有多少种豌豆出现,我只留下我想要的优质品种,因为我知道只要再陆 续传代几次,我就能把我的豌豆品种完全改良了——这就是杂交。
但是豌豆为什么会有圆的大的小的瘪的?上帝决定的?NO!完全都是基因决定的!所以杂交其实是用人的干涉行为把优良豌豆的基因“转移”到劣质豌豆里面,用显性性状压住了隐性性状,也就是用圆盖住了瘪,用大盖住了小,所以我的豌豆才能这么被改良。
但这种改良的随意性太大了,虽然人人都说“杂交优势”,但“杂交劣势”照样也会出现,万一两种品种管理劣势性状的基因都很强势,那我的豌豆不就毁了?这根本有点靠天吃饭的感觉。
于 是我想到了转基因。我先翻优质豌豆的密码本,找到控制大和圆两种性状的基因片段,用手术刀剪下来(不用担心,密码本不会出现无法弥补的窟窿,实际只是复制 而已),再找到劣质豌豆的密码本上小和瘪两种性状的基因片段,用好的覆盖坏的,齐活了。拥有这种新密码本的新种子就是通过转基因技术合成的,种出来的豌豆 也是又大又圆,而且我不用种两片地再埋头去扒拉着看哪些才是我要的豌豆——省了人力省了成本。
你说打住,这转基因可不是好东西啊,这么出来的东西能吃吗?
对这个问题我很奇怪啊,我只是把优质豌豆的基因转给了劣质豌豆,豌豆还是那个豌豆,基因还是那个基因,怎么就会转出事呢?
你 说不对,转了基因劣质豌豆就不是原来的豌豆了,它变种了,不是天然的了,豌豆是要吃的,对人来说肯定不是好事!好吧,第一,谁告诉你天然的物种只拥有 “好”的基因?劣质豌豆之所以劣质,就是因为它“天生”不好——基因决定的,我如果一直种它,不仅产量上不去,卖相还不好,对于我这样一个商人来说,这并 不是好事;第二,我转的基因只控制豌豆的大小和是圆润还是干瘪,我没有专门挑一个针对人类的有害基因转进去——如果你认为转的基因全部都是有害的,那么我 只能说你科幻电影看多了;第三,好吧你说你就是不相信这个基因对人类无害,这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你还应该知道一点,转基因之后的作物要经过多方面的安全 性验证,直到确定对人类无害才会正式推出,那些小白鼠和大白兔不是白养的,那就是要用来为人类牺牲做实验的。
于是你说什么啊,还是不懂,杂交的东西我能接受,转基因我就是接受不了,杂交无论如何也是“自然选择”的产物,是安全的。
好 吧,我再举一个例子。你要去森林里打猎,只想要野鸭子,其他都不要,但是你只有散弹枪和若干散弹,精准性实在是太低,于是你往森林里打了一些散弹,噼里啪 啦掉下来各种鸟类:有山雀、麻雀、山鸡,当然也有你要的野鸭子,于是你欢天喜地捡起为数不多的野鸭子回家了——这是杂交,你只能从结果里选择。
然后你终于有了一枝狙击枪,还带红外线,你又去了森林,看见野鸭子就打,其他一律不要,一枪一个,然后把野鸭子全部扛回家——这是转基因。
森林还是那个森林,动物还是那些动物,你告诉我这两种办法打下来的野鸭子哪里不同?无非是一个是碰运气,一个是精确打击,就这个区别。
第五、转基因产物又是啥?
技术手段我已经不想赘述了,再说下去就该画载体构建图了,那东西也看不懂,而且我想大部分人关心的还是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
其实我在说种豌豆的时候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而且我觉得现在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看到转基因三个字就大惊小怪,却从来没有一个人问过一句话——转的是什么基因?
这个问题非常非常关键,简单的例子:你说你有朋友生病了,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绝对会是——什么病?
病有轻重好坏,你说得了癌症,那肯定比你说嘴上长了个疖子要难治疗得多,给人的感觉也完全不同。
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问一句“转的是什么基因”呢?究起原因:
其一,没人知道基因是啥,更不知道基因负责什么,也不会去关心转基因的目的是啥;
其二,因为无知,所以害怕。哎呀,转了那个基因进来,我吃了会不会改变我的基因呀?叹息一声,你每天吃的瓜果蔬菜都有自己的“基因”,如果基因真的这么容易流窜,那我是不是可以说如果你顿顿吃土豆,天天吃土豆,吃个十年八年你就变成土豆了?
其 三,被某些科幻电影害了——被蜘蛛咬一口,变成蜘蛛侠了;被打进去一针,变成绿皮肤了;吃个药丸,变成老鼠了……其实我多么希望这些电影镜头能够变成真 的,那么我们这些天天做实验年年做实验99%的转基因实验还要失败的人该多么高兴啊!先不说其他物种的基因转进你体内会不会表达目的性状,你从人变成老鼠 还要考虑一个分子重排问题——那是比转基因还要复杂我都没法一两句话说清楚的话题——所以别做那种梦了,在你的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这种场景在身边出现了。
所以我很希望,如果你听说某种转基因作物——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出现,先问一句:转的是什么基因?目的是什么?
如 果转的是抗虫基因,那么你放心大胆吃,放心大胆用,不会害死你,因为这种基因是从同种至少是同属的物种转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让植物抗虫害以增加产量,而你 是人,不是虫,代谢通路是有差别的,不是说虫吃了死你就一定死,否则天然抗虫的植物你吃了怎么没死?如果转的是生长激素等基因,你要多留个心眼——是动物 激素还是植物激素?对人类有没有影响?影响又是什么?如果转的是病毒基因,那就要十分小心了,先不说会不会在人体内表达,首先这目的就很恶毒啊。
于是明白了吗?别一看见“转基因”三个字就大惊小怪大呼小叫,那等于刚听见人家说“我父亲病了”就直接问什么时候参加葬礼——后果是会很严重的。
第六、科学家很辛苦,因为转基因实验不容易
说完这些,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嗤之以鼻:我就是不相信你,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没关系,这是你的自由,但还是那句话:转基因本身作为技术并没有对错之分,你可以反对转基因食品端上餐桌,可以不去穿转基因棉花做成的衣服,然而请千万不要一棒子打死科学家所作出的研究成果。
对 于那些什么都不懂就在网上造谣的人来说,只需要坐在空调房里动动鼠标就可以达到目的的你,一定不知道顶着38度的高烧在实验室连续涂完72个培养皿是什么 滋味;你也一定不知道在没有冷气气温直逼40摄氏度的房间里做四个小时实验最后连汗都流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你肯定也不知道一动不动在无菌操作台前坐7个小 时最后连站都站不起来是什么心情;你绝对也没听说过为了测酶活睡在实验室每隔两小时起来取一次样整整几个晚上是什么样的工作量;你更无法理解一个女生骑着 自行车连续几个月穿过半个城市风雨无阻地赶到郊外做实验需要怎样的精神。
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界。
中国的科学家要为中国的科研事业负责,我不敢说所有科学界的人物都是多么高大上,但我们这些普通的科研工作者真心希望的是能够解决我们所在这个国家的一系列科学问题——不管是载人航天的伟大工程,还是改善一片水域的污染。
我 们可以天天与各种有毒有害药品打交道,可以天天出入有放射线的房间,可以承受一次次实验的失败,女生可以把自己晒黑,男生可以放弃一切节假日蹲守,都没关 系,因为选择了这条道路,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但是我们期待着能够被理解,至少不要用无知作为子弹从我们的身后射穿我们为大家铸造的盾牌——那才是真正的悲 哀。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1989年成都镇压:一个被遗忘的天安门
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 4月15日报道,二十五年前——1989年4月15日,中国学生悼念一名改革派领导人的去世。但是,开始的哀悼演变成要求民主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示威者留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日复一日,直到他们的抗议活动在6月4日遭到中国军队的残酷镇压。到今天,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死亡。

媒体捕捉到了在北京这场大屠杀里的一些故事。但NPR长期在中国的记者Louisa Lim说,中国政府这25年来在竭尽所能要抹去人们对这场抗议的记忆。在Lim即将出版的新书《失忆的人民共和国》中,讲述了1989年如何改变了中国,及中国在其官方版本中如何改写在1989年发生的事。她的故事,包括调查了在西南城市成都一个被人们遗忘的镇压。迄今为止,成都的镇压从未被报道过。

在成都,Lim见到了现在70多岁的唐德英(音)。这名身材矮小的老妇人笨拙地穿着她粉红色的塑料平底拖鞋走进了房间。

1989年6月4日当戒严部队在北京对平民开火时,这场暴力立即被广播到全世界家庭的客厅里。然而,用了25年,在成都发生的致命事件的细节才浮出水面。正是该事件夺去了唐德英17岁儿子的生命。

25年来,唐德英活着只为一个目标:要将造成她儿子周国聪(音)死亡的人绳之以法并寻求赔偿。她的儿子在1989年的成都镇压后失踪了,后来在警方的拘押中被殴打致死,警方后来给了她一张照片,显示了他被打得变形的尸体。

她坚定地告诉Lim:“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就是这句简单的话语让Lim横跨三大洲找寻证据线索,包括目击者的描述、老照片、痛苦的日记、美国的外交电报和中国政府官方版本对事件的记录。这些不同的线索交织在一起,展示了成都这出几乎被遗忘的悲剧。

在成都的抗议活动几乎是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对应。1989年4月15日,学生们悼念因突发心脏病去世的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随着5月中旬开始绝食,很快演变成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学生们占领了成都的天府广场,在100英尺高的毛泽东雕像下露营,并自豪地宣称这是一个“小天安门”。6月4日上午,警方最初将抗议者清出天府广场的行动还相对平静。

但当听到在北京军队朝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的消息后,成都市民又一次走上街头。这一次,他们知道危险;他们携带横幅声讨“六四屠杀”及带有哀悼标语的花圈,上面写着“我们不惧怕死亡”。

不久,警方就动用了催泪瓦斯。天府广场上爆发了激战。抗议者们向警察投掷铺路的石块;警方用警棍殴打示威者。

在附近的一间医疗诊所里,地板上躺着一排排警察暴力下流血的受害者。住在成都的美国人Kim Nygaard回忆说,他们恳求她“告诉全世界!告诉全世界!”

长凳上坐着一排患者,他们的头骨破裂,裹着绷带,衬衫的衣领附近沾满了血迹。内脏的证据显示,警方的战略是针对示威者的头部。

但暴力是双向的:在成都一所大学任教的美国人Dennis Rea看到人群猛烈攻击他们认为是一名警察的男子。人群拉着他的四肢,然后把他扔到地上,开始踩辗他的身体和面部。

据当地政府的官方陈述,当天有8人被打死,其中包括两名学生,并称这场战斗令1800人受伤,其中1100人是警察,大多是轻伤。

但美国的外交官员当时告诉《纽约时报》,他们相信当天有多达100名重伤者被抬出天府广场。

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晚上,在6月5日晚进入6月6日时,一群人闯进了成都的锦江宾馆。在那里,在国外客人们的注视下,发生了成都镇压最残酷的场景。

安全部队抵达后,在宾馆的庭院内抓捕了数十名示威者。一名要求匿名的西方游客在电子邮件里描述说,她从5楼的阳台看下去,看到大约25人跪在庭院里。他们的头被推到面部朝地,双手被捆在背后。那些看守围着他们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接到命令了。这时,“那些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男子们走过去,用铁棒砸那些在地上的脑袋”。这一残酷的场景令她跑进卫生间里呕吐起来。几天后,她逃离了中国,并告诉一家《斯堪的纳维亚》的报纸说“他们杀了他们,一个接一个,此时其余的人仍在求饶”。

十几名最初在美国总领事馆住处避难的西方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宣布事态已得到控制,一些人返回宾馆时,一些人看到了一些发生的事。

那天清早,Nygaard回到宾馆,看到院子里堆着象一个个沙袋一样的东西。当她还在揣测这是用来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沙袋”动了一下,寒意爬上她的脊梁,她惊恐地意识到那些沙袋其实是面部朝地横在地上的人,他们的双手被捆在背后。

她对Lim说,“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在想,‘噢,我的天啊,他们那么做时在折断他们的胳膊。”

最终,开来了两辆卡车。对那一刻Nygaard记得清清楚楚:“他们把这些身体堆上卡车。我们就觉得,这样子没人能活下来。被压在最底下的人可能会被窒息而死。他们抓起他们就象提沙包一样,象扔垃圾一样扔上卡车的后面。”

五个单独的证人描述了同样的场景,美国的外交电报中也提到这个。目击者们估计,他们看到30到100具尸体被扔上了卡车。

当地政府并不避讳拘捕事件。《成都暴乱始末》这本中文书记述了该事件的官方版本。书中称,在锦江宾馆有“70名暴徒”被抓。

对于那些被拘捕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有的话——有多少人死亡,这无从得知。

成都的抗议立即被当局贴上“政治风波”的标签,与北京的相提并论,并污蔑抗议者是“暴徒”。立即改写历史是要地毯式地让国民对1989年事件“失忆”的第一步。

25年来,唐德英因为拒绝遗忘而一直遭到惩罚。6月6日那天,她的儿子骑自行车回家时被拘捕,从此消失在警方的拘押中。另一名被关押的人告诉她说,她儿子是被打死的。为了要求当局解释儿子的死因,她曾5次到北京上访。每一次她都被截住,送回成都。她遭到警方的拘捕、殴打、监视,并两次被关进铁笼子里。

但她的倔强终于为她在2000年获得了一张她儿子尸体的照片,这证实了那痛苦的信息——他是怎么死的。血凝结在他的鼻孔周围和嘴巴的一侧。鼻子上有一大块瘀伤,面部看上去肿胀变形。他的一只眼睛微微睁开。当她看到这张照片时就晕了过去。在死亡中,她儿子仍在看着她。

2006年,她接受了近9000美元的困难补助,成为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因为与1989事件相关政府给出的补助。当局希望她停止活动,但是她没有。她说,那些责任人仍须认罪。

25年前在成都发生的事,其重要性足以让当地政府继续投入金钱和人力来钳制唐德英。她的遭遇展示了中国政府对于自己最近的历史是多么的惧怕。

25年前,政府用枪支和警棍镇压自己的人民。现在,它在部署更复杂的工具来控制人民,通过媒体审查制度及篡改自己的历史来打造爱国主义和民族认同感。

虽然无可否认中国的国民变得越来越富有,比天安门事件后要更自由,但唐德英的经验表明这种自由是有限的。仅仅是要留住记忆都被视为威胁到社会稳定。

在成都发生了什么很重要,因为它显示了中国政府的成功:不仅仅是控制人民,而且控制着他们的记忆。在当今的中国,记忆已成为了一种政治工具。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3065
原文:After 25 Years Of Amnesia, Remembering A Forgotten Tiananmen
http://www.npr.org/2014/04/15/301433547/after-25-years-of-amnesia-remembering-a-forgotten-tiananmen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独裁中共 #墙国乱象 #64事件 #89天安门事件 #64大屠杀 #海带妙用 #匪共将军们
我说独裁专制制度下,军队不属于国家和人民而是坚决听党指挥的情况下,坦克装甲车飞机大炮不是用来对付外敌而是对付国内民众的;对付外敌,匪共只会用『海带』和『雾霾』等尖端杀器。有人肯定不信说我造谣,那就回顾这些事实和真相吧。
开着坦克装甲车机关枪大炮来镇压却无耻地说『藏汉一家亲』!用几千枚导弹对着台湾还无耻地说让利给台湾!大肆抢钱掠夺民众房屋土地还无耻地说为人民服务!其强盗逻辑都是一样的!你若还信它,你就是不折不扣的脑残愚民奴才!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网易天津市手机网友评论《克里米亚所有麦当劳餐厅关闭 乌克兰从欧洲"进气"》

1990年1月31日,麦当劳在莫斯科普希金广场第一间店开张营业,年轻人对美式快餐的热情令当局非常不安。苏共有关部门开始造舆论,说你们吃一次麦当劳,就等于为美军贡献了一颗射向苏联的子弹,所以苏联人应该抵制麦当劳。结果,各种苏联人顿时都纷纷地争先恐后地赶着去吃麦当劳了,那天气温零下15度。迎来3万人。顾客长龙将普希金广场绕了足足3圈。营业额超过15万卢布,创造了麦当劳的历史纪录,直到今天也没能打破。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克里王

Shared publicly  - 
 
 
其实,百度的确有个种子搜索,速度还蛮快,打开百度然后搜索
site:pan.baidu.com 女优名 torrent 
例如  site:pan.baidu.com 苍井空 torrent  ,还可不用下载,直接将其保存在自己的网盘,然后在百度云里直接播放。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their circles
171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47 people
牛腾宇's profile photo
人字拖's profile photo
常杰's profile photo
陈小军's profile photo
Saleem Raza's profile photo
民主必勝's profile photo
MIA WEI's profile photo
宁伟明's profile photo
jacob gehrke's profile photo
Work
Skills
破坏GFW
Employment
  • 大学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Previously
中国 - 北京 - Newyourk
Story
Tagline
我是好孩子。
Education
  • 侵华大学
    破坏GFW工程, 2010 - 2014
Links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