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86)
第二九章 血人血马(1、2、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9496
第二九章 血人血马

1

卧房,岳飞对张宪说:“你们往返行军辛苦,今夜且排办众将士入城休憩,明日计议军事。”张宪说:“如今大局将定,也请岳五哥稳睡一宿。”岳飞笑道:“既是张四哥回军,我自当高卧。”

张宪退出,岳飞上床,刚刚合上眼睛,王横在室外叫道:“岳相公,杨太尉、高太尉等六人求见。”岳飞急忙穿戴整齐,出门迎接。杨再兴等六人施礼道:“参见岳相公。”岳飞上前牵住杨再兴左手:“众太尉入室说话。”

众人入室坐下,岳飞问:“众太尉夜间前来,不知为得何事?”杨再兴转望高林,高林说:“我等蒙岳相公不计亲仇,转加恩遇,在军中已是九年。我们是义兄弟,然而分散于诸军诸将,未得共同上阵厮杀。此回切望岳相公恩准,教我们同上头阵,为国立功。”

岳飞转望杨再兴说:“杨太尉英勇,全军罕有匹敌,然而战阵之上,也不得恃匹夫之勇,须以韩太尉阵亡为教训。我知得你们欲取四太子首级,立大功,受上赏,为国除害。但如今既已主张五将兵马,分属四军,也不宜临时自成一军。”

王兰说:“实不相瞒,我们也曾与义兄弟、前军第二正将李太尉共同计议。李太尉以为,不当与岳相公建此议。然而我们并无独自成军之意,惟求厮杀上阵之际,岳相公格外开恩,教我们一处上阵,同生死,共患难。”

岳飞叹道:“我亦知得,你们当时有十兄弟。赵、岳二太尉为国壮烈捐躯,而墓木已拱,大仇未报。中军第一正将张太尉,又在王太尉属下。我当相度事势,倘若合宜,便成全你们。惟愿你们得以深入敌阵,取四太子首级。然而为将之道,不患无勇,而患无谋,相机行事,进退合宜,非是贪生怕死,而是智勇兼备。”

岳飞转望高林,高林用眼神表示会意,随即率先起身,同五人一齐施礼:“感荷岳相公成全,我等暂且告退。”

十三日,郾城县衙,岳飞对众人说:“此回作战的兵力配置,大家已多方商讨,现请朱参谋定议。”朱芾说:“根据八日郾城交战的经验,决定将骑兵集中,作为第一梯队,由徐太尉、寇太尉指挥。各军步兵作为第二梯队,由张太尉、郭太尉指挥。岳相公与赵太尉统背嵬军与胜捷军的步兵,作为第三梯队。郾城守卫,则由王太尉率游奕军第四将步兵负责。”

岳飞说:“虏军虽有十二万之众,然而八日郾城之战,其精锐的女真马兵损折甚多,所剩约三万余人,士气已坠。王师此回自颍昌、郾城南北合军,约有六万人,足以大破虏众。倘若此战成功,擒杀得四太子,日后复东京,取两河,定燕云,便成破竹之势。众将士务须力战,以求全胜!”众人高呼:“哀兵必胜!义兵必胜!”

探事人来报:“今有虏骑约三百,自临颍而来,离城约二十里。”岳飞问:“虏骑可有后援?”探事人说:“不见有后队。”岳飞说:“此是硬探,明日便行决战,今日不须理会。”稍顷,探事人又报:“虏骑已到城北五里店列阵。”岳飞眼望朱芾,朱芾说:“你且退下再探。”

杨再兴、王兰、高林、姚侑、罗彦、李德等六人出列,杨再兴说:“虏骑既在五里店列阵,王师岂可示怯?我等愿率马军三百,扫灭虏骑!”朱芾说:“明日便将大举,今日尚得休兵,况且杨太尉日前大战受伤,需得休养一时。”杨再兴说:“些少轻松,不足挂齿!”高林说:“明日大举,亦不妨今日小举。我等闲居无事,不胜技痒,正可前往厮杀,也得快国恨家仇于万一!”

岳飞说:“既是你们求战心切,可选背嵬军第一将精骑三百前往。然而天阴欲雨,明日又将大战,务须及时收兵,断不得追击。”六人齐道:“感荷岳相公!”

六人兴高采烈出去,张宪说:“杨太尉等此去,必胜无疑。然而下官惟恐杨太尉勇于厮杀,不知及时回军。”岳飞说:“我命他们不得追击,既有高太尉在,自当约束众将,遵禀号令。”

天色晦暗,慢慢下起零星小雨,不久就变为中雨、大雨,以至暴雨如注。岳飞渐感不安:“杨太尉等未见回归,待我统军前去接应。”

张宪拦阻道:“岳相公身为主将,须得统筹全局,提挈全军。待下官统兵前往。”朱芾、张节夫也道:“岳相公不得前往。”岳飞说:“既如此,张太尉与寇太尉统全军马兵前往,并不住回报。”

2

杨再兴等六将率三百骑一路奔驰,很快到达五里店。金骑立即回马奔逃,杨再兴等人驰骑追赶。姚侑冲锋在前,不料一支流矢飞来,贯穿铁甲,正中前胸。

杨再兴等五人见义兄弟落马,纷纷下马看护,然而姚侑已经阵亡。五人抱住尸身,泪流满面,悲愤填膺。三百骑兵团拢,齐道:“我等当追杀仇敌,为姚太尉报仇!”高林说:“岳相公有令,不得追击。”杨再兴将眼泪一抹,翻身上马:“不为义兄弟报仇,我等有何面目返归!”王兰、李德等人也道:“不报此仇,誓不罢休!”高林只得下令:“全队进击!”

三百余骑追到小商桥边,小雨始下,金骑正依次过桥,一百骑尚留桥南。杨再兴驰马在前,刺中一敌前胸,而后大喝一声,将尸体挑出一丈多远,溅落颍水之中。众将士继上,金军过桥狂逃。杨再兴抢占桥梁,回头立马,将剩余金骑堵截。众将士风卷残云,很快将桥南金骑杀尽。

高林大喊:“桥北恐有伏兵,莫如就此退兵。”杨再兴纵马过桥:“正恐他没有伏兵,难报深仇大恨!”李德、王兰等人继进,三百骑紧随其后。高林略一犹豫,也挺枪驰击。

桥北一座小土坡上,兀术对孛术鲁撒八下令:“既是诱敌成功,你速带二千骑将他们包围,务必全歼!”孛术鲁撒八说:“遵命!”随即带兵从两侧包抄,将三百人重重包围。杨再兴高喊:“如今正是复仇时机,须是有进无退!”众将士齐呼:“遵命!”

雨越下越大,双方在泥泞中激战。杨再兴枪挑剑砍,枪、剑过处,无不迸溅一道血光。杨再兴大叫:“四太子在否?速来就死!”王兰连杀十八人,又遇孛术鲁撒八挺枪冲来。王兰大喊一声,抢先击刺,一枪将他挑落下马,再翻手一枪,结果其性命。三百骑纵横驰骋,无不人人争先,以一当十,很快杀敌千余,杀散二千骑。

兀术大惊,急对突合速下令:“速带五千精骑围裹!”突合速道:“遵命!”随即打马冲下土坡。

大雨愈急,金骑源源不断拥上,渐将三百骑分割数十块。王兰又杀多人,却被一枪刺中前胸。他强忍剧痛,举枪反刺敌人,双方同归于尽。高林被六人围攻,六把刀从不同方向劈到。高林一声暴喝,连连刺落三人,不料右肩中刀,一条臂膀齐生生断落,长枪也嚯然脱手。一把刀又趁机砍来,高林左手抽出长剑,并不躲闪,只一剑刺入敌人胸膛,和他双双落马。李德身中七箭,浑身带血,犹自奋力掷出长剑,击中一骑前胸,再贯穿后背而出。

杨再兴连杀四十余人,身边只剩罗彦与十五名骑兵。十五匹战马相继倒地,他们便踩踏泥浆,以步敌骑,又杀四十余人。杨再兴连连大喝:“杀,杀!”众人分散追杀,金骑大量落马。罗彦直奔突合速,突合速拨马便逃。罗彦纵步跃起,却被一支流矢射中。刚刚落地,便有三把长枪刺来。罗彦身中两枪,却再次跃起,扑落一名敌骑,死死扼住他的咽喉。

杨再兴等六人步履踉跄,却鼓余勇追杀。金兵再不敢搏战,只能依仗马力远远避开。杨再兴大叫:“谁来送死!”金骑各各一颤,两人把持不住,一头坠落马下。杨再兴抢步跟上,疾疾连刺两枪,枪枪贯透胸背。

突合速高喊:“不须近搏,只用弓矢攒射!”金兵乱箭齐发,六人各中数百支箭,却仍往敌骑冲锋,而后一个个仆倒。杨再兴大笑:“岳校尉!当年我误杀你,今日代你杀敌,得以马革裹尸,不亦快哉!”而后双眼圆睁,仰后沉沉倒下。

兀术远远观战,浑身颤抖,面目痴呆。突合速驰近报告:“歼虏三百零六人,大金将士阵亡三千十八人,包括一名万夫长、百余名千夫长与百夫长,轻伤、重伤者无数。”兀术毫无反应,突合速又道:“战事已经结束!”兀术仍无反应,突合速忍不住推他一把:“兀术怎生的?”兀术终于缓过神来,长吁一声:“我自随阿爹破辽,已经二十七年,从未见得如此恶战!岳爷爷煞是悍勇!”

四周举起火把,兀术召集众将:“如今雨歇,天明之后,岳爷爷必定统兵前来。依目前情势,我当亲统大兵转攻颍昌,或可取胜。”稍顿,又对颜盏邪也说:“邪也孛堇,你可并统本部与撒八两忒母,在此守城。”颜盏邪也浑身一抖,却只得说:“遵命!”

3

郾城,东门、北门、西门同时打开,张宪、寇成统一万二千骑冒雨出城,向北奔驰,李璋冲在最前。暴雨倾泻,天色提前昏黑,地面积水由寸盈尺,岳家军骑兵艰难行进。

雨夜变得漆黑,伸手不辨五指。李璋统前部来到暴涨的颍水附近,难以继续前进。张宪、寇成前来,寇成说:“到此地步,官军既不得进,又不得退,委实两难。”张宪坚定言道:“且传令全军,便在此地屯驻,以待天明。众将士尽行下马,以歇马力。我等岂可不知杨太尉等三百精骑的下落,便行回军!”言毕,和寇成首先下马,站到冰冷的泥水里。

众骑纷纷下马,皆于烈风暴雨之中挺立,延捱艰难时刻。秋风愈吹愈劲,众人浑身湿透,饥寒交迫,各自剧烈颤抖。三更过后,暴雨渐小;四更过后,小雨渐止,然而秋风更烈。

五更,天光熹微,稍露晴色。李璋急不可耐,利用微亮的天色,第一个提枪上马,涉过没膝的积水,踏上横跨颍水的小商桥,发现桥上两具金军尸体。

众将士相继过桥,陆续发现积水中的无数人尸和马尸。曙光逐渐明亮,颍水逐渐退落,此前激战的惨相,也逐渐映入众将士的眼帘。从小商桥附近的沟洼泥潭,到颍水之中及颍水北岸,无处不见横七竖八、血肉模糊的尸体,其中包括三千余具人尸和一千七百多具马尸。

众将士开始收拾己方将士的遗骨,李璋在泥水中找到一杆虎头紫缨浑铁枪,接着发现杨再兴的尸首。死者怒目圆睁,全身箭矢犹如刺猬。李璋跪在泥水中大哭,张宪、寇成等人陆续赶到,纷纷跪在尸身旁边。

张宪仰天大恸:“我不能阻止杨太尉以轻骑出战,便是大罪,万诛何赎!”

郾城县衙,岳飞与众人坐待消息。骑兵来报:“尚无杨太尉等人音讯!”稍顷又报:“尚无杨太尉等人音讯!”稍顷又报:“尚无杨太尉等人音讯!”

二更过后,徐庆再也无法忍耐:“岳相公,下官愿统步兵出城,襄助张太尉。”岳飞说:“事已至此,我岂得不与你同行?”随即下令:“将第二、第三梯队步兵合并,由下官与徐太尉、郭太尉、赵太尉统率,带足干粮和马料,北上接应。”朱芾、张节夫说:“我等亦求随行。”岳飞说:“便依此议。”

郾城东、北、西三门同时打开,一万六千步兵同时出城,冒雨北上。大军来到五里店,一名军士前来报告:“发现姚太尉中箭的战尸。”岳飞说:“且头前带路!”

岳飞见得姚侑尸身,立即下马,一边检视,一边泣道:“此必是姚太尉不幸中箭后,杨太尉等狂怒难抑,北向追击。我悔不该教他们出战,此便是罪不可恕!”随即下令:“继续前进!”

小商桥一带,步兵与骑兵会合。骑兵得到干粮与马料供应,纷纷进食与喂马。岳飞与众人在泥地计议,张宪双眼血红,似要喷出团团火焰:“待马军吃过干粮,战马吃过马料,便向临颍进兵,扫灭虏军!”

岳飞强抑悲愤,紧咬下唇,良久才说:“马军众将一夜饥寒,不得休息,不宜立即进兵,教虏人以逸待劳。何况颍昌的王太尉大军,也非即刻便至临颍。”徐庆说:“遍地泥洼,众将士也不得坐地歇泊,不如前进。”寇成说:“众将士恨不能插翅飞往临颍,为杨太尉等报仇,岂顾得疲劳!”

岳飞沉静言道:“我与众太尉皆是悲痛欲绝,然而用兵之事,如孙子所言,切忌‘忿速’。昨夜暴雨,虏人军情不明,莫须教探事人打探。军前以硬探踏白,大军可缓缓行进。”李璋说:“下官愿率百骑为硬探。”岳飞摇头说:“你如今急怒攻心,须随大军缓行。”接着对蒋世雄说:“蒋太尉久在兵间,敢战而持重,可率二百骑为硬探。倘遇金虏大军,随即折回。”蒋世雄说:“下官遵命!”

岳飞又说:“张太尉、寇太尉统骑兵在前,下官与徐太尉统步兵在后。第一将步兵收拾杨太尉等三百六名烈士的战骨,暂且安放于高坡干燥处,而后尾随大军。”众将齐道:“遵命!”

岳飞统步兵徐行,探事人来报:“蒋太尉遇金骑,活捉一名五十夫长,正在审讯。”岳飞说:“再探。”稍顷,李廷珪来报:“张太尉获知敌情,托我转告:他统军前去,倘虏人守城不出,便舍城北向,直驰颍昌,会合王太尉军,与四太子会战;攻城之事,则委付步兵。”岳飞下令:“步兵中速前进!”

探事人又报:“张太尉军于临颍城下,击破金军八千人,随即占领临颍县城。四太子大军已转攻颖昌。”岳飞对李廷珪说:“既然四太子前往颍昌,战机间不容发。立即转告张太尉,教骑兵火速北上颍昌。”李廷珪说:“遵命!”岳飞下令:“步兵全速前进,直指颍昌!”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9496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