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67)
第二二章 长驱伊洛(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8794
7

(旁白:岳飞接到前沿急报,当机立断,调集二万精锐挥师渡江。到十一月十五日,即岳飞从九江回师鄂州的第八天,雄师已驰骋在襄汉古道之上。如此飞速的回援令敌人始料不及,当他们看到前线出现岳家军旗帜的时候,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

唐州府衙,岳飞与众人计议。寇成说:“贾太尉率三百人死守武关,后得董太尉及时增援,击溃刘夔军;王太尉击溃刘复军,已突入敌战区。”岳飞说:“寇太尉此回以孤军力战强敌,其功非细。然而功不掩过,你不当杀俘五百人,坏了主上好生之德。”寇成说:“下官岂不知他们皆是赵氏遗民?然而此回伪齐军所到之处,大肆屠杀无辜忠义百姓,此恨难平。”

岳飞说:“此皆是成秉科等乱臣贼子伤天害理,而与军兵无涉。杀得他们,仍伤大宋皇恩。”又说:“此亦是我不能及时勾抽军马,救援百姓之罪。”言毕,忍不住双泪直落。寇成下跪叩头:“下官服罪!”岳飞说:“寇太尉与后军将士坚守新复州县,历尽苦战,极是辛劳,可回鄂州安泊。前沿军务便请王太尉统破敌军前去主张。”王万说:“下官遵命!”

张宪说:“依目前军势,虽教虏、伪败退回去,然而大举征讨,亦须深思熟虑,似以来年为宜。”岳飞环视众将与幕僚,见别无异议,便说:“王太尉屯军遂平县,等候大军进止。倘若蔡州可下,便破得蔡州,然后班师。我与郭太尉统背嵬军四千,牛太尉与董太尉各统本军四千,前去会合王太尉,共同进止。”众人齐道:“遵命!”

岳飞又说:“前沿应付军粮不易,难以久驻大兵。张太尉且统本军与背嵬军、左军、踏白军屯驻邓州,缓急得以策应。崔太尉的胜捷军留一将把截信阳军,一将防守随州,其余可到郢州歇泊。张太尉可叫李太尉率选锋军回归鄂州,留姚太尉的游奕军防拓襄阳府与唐、邓二州。”张宪问:“如若夺得蔡州,须教何人防守?”岳飞说:“可待收复时另议。”

汝阳城下,岳飞亲率百骑侦察蔡州城防。冬阳灿烂,冰雪覆盖,城濠流淌浅黑色的濠水。城上女墙树立一面面黑旗,却不见一个人影。岳飞对郭青、马羽说:“你们可勾抽一千官军,佯攻城池,且看城上动静。”二人齐道:“遵命。”

郭青、马羽率军佯攻西门,岳飞随军观察。但见城上一面大黑旗挥舞,一批伪齐军立时登城防守。岳飞下令:“停止进攻!”宋军退回,城头敌军也退下城去,再无动静。岳飞对众人说:“由此可知,伪齐军把截严密。若要强攻,势必旷日持久。可令将士安泊,不须佯攻。”王贵说:“观敌人之意,要教王师屯兵蔡州城下,伺机反攻。”董先说:“我军惟有十日军粮,如今惟以退军为上策。”牛皋说:“下官熟识蔡州地势,愿率本军强攻。”

岳飞说:“我们明年须大举用兵,如今又军粮鲜薄,蔡州便不是恋战之地。大军可径回唐州,也教遂平县的驻军撤回唐州。料得李成等贼将或来追击,便可于退军之际,乘机歼敌。牛太尉等踊跃求战,必有用武之地。”王贵说:“须得飞报张太尉,紧切应付军粮。”岳飞说:“此说甚是。”

8

蔡州州衙,李成对众将说:“此回主上赏我等十将每人豪宅一套、宫女十名,嘱我等集中五万人马,待岳家军攻城失利之后发动反攻,一举歼敌;如有可能,便乘胜直下鄂州。不料岳飞那厮狡黠,及时撤兵,打乱我等部署。”李序说:“归师勿遏,穷寇勿追。无仗可打,亦是好事。”孔彦舟说:“主上教我等立功,如今一个首级未得,怎生归东京复旨?”

李成说:“我们不如统兵尾追岳飞军,见机行事。”徐文说:“众太尉且统兵在后尾追,我与孔太尉率本部将士在前拦击,成前后夹攻之势。”李成暗语:“这厮不知岳飞厉害,素不服我号令,如今亦只得教他们自取其咎。”因而笑道:“下官恭祝二太尉出兵成功,我自当与众太尉在后助成兵机。”贾潭说:“既如此,我亦愿与徐、孔二太尉同行。”

李成统大兵徐行,却遇孔彦舟、徐文与贾潭溃逃回来。孔彦舟说:“我等于唐州白塔一带,从南、西、北三个方向发起攻击,孰知王贵骑兵了得,先一举击溃贾太尉军,再乘胜横扫我与徐太尉两军。”徐文、贾潭二人满面愧色,默不作声。

李成说:“胜负乃兵家常事,三太尉若愿再战,已有转败为胜的兵机。”孔彦舟问:“如何转败为胜?”李成说:“岳飞已退入唐州地界,又在白塔一战获胜,必不料大齐进兵唐州。我们尚有四万余众,乘机进兵,必可大获全胜。”孔彦舟说:“既如此,我愿充任前锋。”众将齐道:“我等亦愿同往。”

孔彦舟与徐文率部来到一条小河边,却见董先单身匹马,独据一座小桥之上,腰悬宝剑,手持一面小旗,显得威风凛凛;董先背后,是偌大一片树林,林中插得一些红旗,其中一面绣有“踏白军董”四字。

徐文对孔彦舟说:“此人必是董先。”孔彦舟说:“甚好,可以如此如此。”伪齐百名军士各举一条麻绳突出,齐声大喊:“岳飞在蔡州城下不战而遁,大齐军马此回大举南征,得一名亡赵遗孽,便用此绳穿他手心,每十人成一串,而后南下鄂州,东取杭州!立马桥上的,可是董先?你休得逃走,我等先来擒你!”董先大笑:“我便是岳相公麾下董先,我必不走,只恐你们先走!”

徐文下令:“射死董先,便有重赏!”一百名弓箭手突出阵前,准备朝董先攒射。董先将小旗一挥,林中突出踏白军将士,他们先发制人,抢先射倒一批敌人。伪齐军慌忙后退,董先从容回马下桥,走入林中。

小桥上空无一人,孔彦舟与徐文面面相觑,不敢过桥。李成等人从后面赶来,伪齐十将均疑惑不定,进退两难。李成抬头,突见群山之中似乎推出一座银山,涌出一股银流。接着,鼓声和喊杀声自远而近。李成说:“此是兵器与甲胄闪光所致,想必岳飞已率大军前来!”

李成正想拔马逃遁,董先已指挥踏白军从隔河树林突出。他们踩踏小河上的坚冰,直扑伪齐军。与此同时,岳飞、郭青也率四千背嵬军投入战斗。伪齐军来不及展开兵力,纷纷溃逃。

败军逃到唐州、蔡州交界地带的牛蹄,人困马乏。李成只得下令:“暂且休息,进食干粮。”众人正瑟缩进食,四面山冈突现军旗,王贵、牛皋等伏兵齐出,董先、郭青、张宪等军也从后面杀到。宋军大喊:“投拜者不杀!”伪齐军兵纷纷扔下兵刃,坐等地上。

李序鞭马而逃,不料在一条路口,突遇“精忠岳飞”的大纛。李序大喊:“岳飞,我便是大齐感义军节度使李序,你敢与我挑战否?”言犹未了,岳云拍马舞枪直前,左手持枪格开李序的屈刀,右手一枪刺中李序右肩。岳云举枪一甩,李序被挑下马。军兵一拥而上,将他活捉。

战斗很快结束,牛皋对岳飞说:“此次包围战,俘敌八千余人,缴获战马两千余匹。”岳飞带一批幕僚来到敌俘之中,岳飞说:“你们皆是中原百姓,国家赤子,不幸被刘豫驱掳到此。刘豫自做虏人的子皇帝与臣皇帝以来,不断屠害忠义百姓。后军统制寇太尉不胜愤恨,方是杀俘五百人。我不忍见自家的父老兄弟被斩首,已上奏劾责。你们且安心,自今以往,再无杀俘之事。今各发五百文钱,你们归去,可广宣朝廷恩德。待王师前进恢复,便各率豪杰,响应官军。驱除番人,与你们重享太平安乐,此是岳飞大愿。”

众俘纷纷下跪:“岳相公便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此后决不与王师为敌!”

9

唐州往南,岳飞统军沿官道行进。大雪虽过,萧条的原野还保留一些残雪余冰。岳飞在马上长叹:“如邓、唐、随州,王师收复,已是三年。然而此回行军所见,颓垣败屋尚且不少,可知战后民生凋敝,复苏极是不易。”孙革说:“凡事败坏甚易,复兴则难。下官读史书,每见战祸连绵,赤地千里,百姓痛不欲生,亦未尝不掩卷长叹。惟愿战败虏人,直取燕云之后,神州大地便永不见刀兵。”

黄纵说:“若要取中原,非奇兵不可。”岳飞问:“黄机密所言奇兵,是甚意思?”黄纵说:“岳相公的军马,凡十二军,皆可知可见,便是正兵。奇兵则在两河。”岳飞说:“依黄机密所言,忠义军在两河者,便是奇兵。我们此回出师,梁太尉、董太尉等在大河以北,虽是袭扰虏人,却不曾与大兵犄角。如今相州故土的父老子弟,已全是团聚成军。自襄阳以北到两河,关渡舟车、宿食邸店,皆已与王师联结,可以往来无碍,宿食有所。至于彩皂诸铺,亦是自家人。一朝众人起义,便可缝制旗帜。”张节夫说:“今年用兵,惟是小试锋芒。明年北伐,须是奇兵与正兵协同得宜,直取东京,破灭刘豫。”

岳飞仰望长空:“我自从军与虏人交锋,已十一年。忆得靖康元年,亦是十二月冬日,我与王、张、徐太尉等在北京教场,宗元帅仅以一万孤军救援东京,横挑强敌,慷慨誓师。他言道:‘我今日当与诸君同仇敌忾,赴汤蹈火,有进无退!’我等便高呼:‘哀兵必胜!’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虽是屡挫强敌,稍快国仇家恨于万一,而至今中原未复,哀兵未胜。我家有手帕包裹二撮泥土,一则来自黄河北岸,一则来自东京。惟愿到绍兴九年,依我妻所言,将此土封于燕山之上。”

孙革说:“此岂是岳相公一人之心?亦当是十万将士之志。”于鹏说:“宗留守与张招抚在天之灵,自当护佑官军一战破敌!”于鹏在马背引吭高歌,唱起《满江红》。岳家将士渐起应和,俱唱本军长歌。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8794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