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82)
第二七章 势如破竹(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9335
7

河南府西部丘陵地带,一座土地庙内,梁兴等六人计议军事。董荣说:“体探得虏人自王师进兵以来,自燕京以南,号令日益难以通行。各地义军纷纷待王师渡河北伐,或已聚集扎寨,公然袭击虏人所派官吏军兵,或是暗藏兵器,等待起兵。”

李进说:“今已探明,虏军在大河以北,分布两处,一是沿河上下,与开封四太子军互相呼应。二是以燕京为巢穴。其余州县,或全无兵马。故河东王忠植义军,兴兵以来,便一举克复岚州、石州等十一个州军。他既与我们联络,亦与四川宣抚胡相公联络,两处接受官军旗榜。”

梁兴说:“目前虏军聚集东京等处,后方两河一带空虚,忠义军出战,莫须先攻袭沿河上下,堵截粮草等纲运,教四太子大军腹背受敌。”赵云说:“我们尤是熟悉河东地理,忠义军可渡河先去河东,然后再杀到河北。”

垣曲县南城下,梁兴统全军抵达。一名军士骑马上前大喊:“今有劝降书,你等须好自为之!”言毕,将书射往城头。城上金兵拾起,进呈千夫长刘来孙。刘来孙摆手道:“不须看,当即焚烧,亦不须回话!”

梁兴率军兵绞缚云梯,董荣说:“城上毫无动静,不如攻城!”牛显说:“攻城亦须出奇,众太尉可在此佯攻,我当统兵自城西攻入。”李进说:“此说甚是,我当与你同行。”梁兴说:“便依此议。”牛显、李进带二百锐士,潜行而去。

梁兴指挥军兵持盾牌、云梯逼近城墙,刘来孙在城头指挥金军放箭。金军人数不多,箭矢不密。宋军两次佯攻,两次退却。待第三次进攻,城头金军突然大乱。梁兴说:“必是牛、李二太尉突击成功,此回真正攻城!”赵云、张峪领头,率部一举登上城头。

垣曲县衙,梁兴等人坐堂,刘来孙等俘虏押上。梁兴喝道:“刘来孙,你负隅顽抗,如今被擒,尚有何说?”刘来孙用汉礼下跪:“自家冒犯虎威,乞众太尉饶得一命。”

梁兴说:“我等是岳相公麾下忠义军,今奉岳相公军令,过大河剿杀番人,占夺州县。然而官军不比虏军,乃仁义之师。岳相公再三训命,用兵须以不妄杀生灵为要旨,何况你与中原汉人本是同文同种,岂得杀你?今将你们放还,你们可广布官军好生之德,岂但是汉儿与渤海人,即便是女真人,虽曾在中原掳掠杀戮,如今洗心革面,降附大宋,官军亦须厚待。今便将你们释放归去!”

众俘听得,一齐下跪叩头:“感荷众太尉大恩!”梁兴等人上前,将俘虏们扶起,一一解缚。

孟州王屋地界,梁兴西阳军营,刘来孙来见:“感荷众太尉不杀之恩,我今引领孟州六十四名汉儿军前来投诚。其中一名百夫长,名唤张须。”梁兴说:“刘千户深明大义,甚好!”

张须入见:“我们原住辽东,被虏人强签到此,本是万不得已。自此回交兵以来,大河之南,连战连败,人心惶恐。久闻太行‘梁小哥’威名,幸得刘千户引领,只恨投拜来迟。自今愿在梁太尉麾下,共同剿杀虏人。今日到此,第一须是改换大汉衣冠。”

梁兴等人出帐,六十四人当即疏散辫发,脱去金军黑衣,改换宋军红衣。赵云问张须:“敌情如何?”张须说:“孟州驻有一个忒母,万夫长是高阿徒汗。东阳营寨只有一谋克驻军,岂敢迎敌?而王屋县城,并无驻军。”梁兴说:“既如此,先破敌寨,而后收复王屋,再向济源进军。”

8

济源县西,太行山中,一片小开阔地带,金兵五千人列阵。阵前有条小溪,前阵聚集众多弓弩手,专待岳家军。

附近山头,梁兴等六将登山侦察敌情。赵云说:“虏人既是有备,我等兵马与虏人大致相当,不得全以正兵交锋。”梁兴说:“我亦正是此意。待我与李太尉统二将在前佯攻,你们各率一将兵马,绕出敌后,必定破敌!”

梁兴、李进统兵东向,由于山路狭窄,一时展不开兵力。高阿徒罕下令:“突过小溪,抢先进攻!”金军弓弩手冲锋在前,不断向岳家军放箭。李进率部一边用盾牌挡箭,一边射箭还击。双方很快短兵接战,梁兴率第一将迅速支持,投入战斗。

金军仰仗人多,前仆后继,岳家军则士气饱满,奋勇迎敌。相持不下之际,董荣率第二将绕道敌阵右侧,首先进行夹击。接着,赵云、张峪、牛显也率三将兵力攻击敌后。金军无力支撑,乱成一团,纷纷溃败。

曲阳,梁兴与众将正吃午饭,探事人来报:“金虏高阿徒罕回济源城后,又得卫州、怀州援兵,集得一万余人,现又卷土重来。”梁兴说:“此处平地,官军人少,不利冲突。不如移军占据曲阳以西山路,把隘截杀。”董荣说:“便依此议。”

西部山下,高阿徒罕见山峦遍插宋军红旗,便率骑兵策马上前观察。红旗中,既有“岳”字旗,又有“忠义军梁”、“忠义军董”等六面旗帜。高阿徒罕下令:“登山进攻!”金军登山,却被岳家军居高临下,以弓弩及短兵还击,接连打退四次进攻。

高阿徒罕见天色已晚,下令:“今日已晚,儿郎们可占据东山扎寨,以备明日再战。”一名千夫长说:“若南虏今夜劫寨,大金军马便难交锋。”高阿徒罕说:“我亦知儿郎们不善夜战,然而无功而返,明日又当如何剿杀?目前大金军马人多势众,南虏惟是孤军深入,便有可胜之机。”

梁兴等人在山上观察敌情,见虏人开始攀登曲阳东部山峦,董荣说:“与其教虏人占据东山,不如乘胜下山剿杀。”牛显说:“虽战斗一整天,然我军将士因得轮流休息,尚有精神和气力。”梁兴说:“此说有理!且先吃干粮,然后下山。”

天色将黑之时,梁兴等六人各率一将兵力,在激烈的鼓声和喊杀声中,杀下山来。金军猝不及防,全军溃败,高阿徒罕逃向济源城。梁兴率军追到济源西门,高阿徒罕又仓皇弃城逃窜。

济源县衙,梁兴等人计议。董荣说:“体探得虏将高太尉自曲阳战败之后,一边飞报四太子乞求援兵,一边聚兵于河阳县与河内县,图谋抵拒官兵。料得四太子困于与岳相公正兵作战,必难勾抽援兵。我们不如乘胜先攻河阳,再攻河内。”

梁兴说:“四太子虽难勾抽援兵,然而虏人在河北、河东的各路兵马,必定聚集,与忠义军对抗。本军昨日一战,亦亡一百余人,伤五百余人。县北十余里,地名燕川,占得山势,便于歇泊。我们不如移军到燕川下寨,休息数日,再看虏人如何。料得虏人必不罢休,倘若前来厮杀,正可以逸待劳,或者各个击破。”

李进说:“当年我们在太行山与虏军周旋,便是虚虚实实,攻其不备。目前大河沿岸,惟忠义军六千人马,亦须采用当年方略。”赵云说:“如今大河以北,虽是义师蜂起,然而亦是千百为群,惟岳家军马首是瞻。忠义军相机在大河上下剿灭虏军,两河、燕云豪杰便无劲敌抵拒。因此大河以北,皆是岳家军的天下!”

梁兴说:“甚好!我们可一面向岳相公发捷报,一面移军燕川,隐蔽休息。”

9

济源城下,高阿徒罕率万余金兵气势汹汹抵达。列阵未毕,女奚烈阿波那也率五千余人抵达。高阿徒罕说:“你须当先进攻,我随后继援。”阿波那说:“我多骑兵,不利攻城。你多步兵,正宜先行登城。”高阿徒罕怒道:“既如此,我攻东门,你攻西门,一并宣力!”

金兵分两路攻城,城上却毫无动静。军兵到东门轻轻一推,城门竟是虚掩。高阿徒罕挥军进城,发现却是一座空城。高阿徒罕直奔县衙,阿波那已在堂中坐等。两人刚刚坐定,探事人来报:“南虏已占领阳城。”阿波那倍感惊慌:“不料岳家军如此狡诈!如今占据河东地界,我们不可不去。”

高阿徒罕说:“阿波那孛堇,此是河东地分,当由平阳府派兵剿杀。”阿波那说:“平阳府如今惟有些少兵力守城,总管府的大部兵力由我统率,难以另外勾抽。河北、河东休戚相关,高孛堇当与我共同用兵,方得有济。”高阿徒罕说:“你且统本部前行,我当率本军以为继援。”

阿波那统军进入沁水县境的山路,行进在婉蜒曲折的羊肠小道,才到一块较为平坦的谷地,突闻鼓声大作,周围山上树起一面“岳”字大旗,另外还有“忠义军梁”、“忠义军李”等旗帜。

忠义军全线出击,阿波那挥军往南突围,却见李进带兵封住谷口。阿波那挥军往北突围,却见牛显带兵封住谷口。宋军箭如雨下,二百余金骑当即落马。两军展开白刃战,岳家军以步击骑,在山道尤占上风。阿波那持手刀拼杀,岳家军几名将士拥上,将其乱刀劈死。

高阿徒罕正缓缓而行,探事人来报:“阿波那阵亡,一猛安精骑被歼,一千八百人被俘!”高阿徒罕打一个冷战,当即下令:“全军急速挪回!”金军掉转方向,连夜往济源方向撤退。

(旁白:到闰六月底,岳家军已控制东京东北的曹州、西面的郑州、西南的颖州、南面的淮宁府,形成对东京的包围。岳飞派遣的先锋军副统制吴琦,也已收复陕州,卡住金军自中原进入关陕的咽喉。与此同时,岳飞充分发动敌后的广大忠义民兵,发挥他们的特长与威力,基本切断金军北面的联系,并在东京至山东、河北的通道布满阻击力量。)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9335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