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37)
第十二章 绝地雷霆(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691
7

靖安镇,陈淬急匆匆赶来:“金军重兵已自采石渡江,我劝杜充发动六军迎击,他却只派刘经等三军迎战,且坚决不准鹏举右军出动。”岳飞说:“兵家事机,尤不可失之交臂,待末将即时统兵前去,为刘经等三军的后援。如若事后杜充怪罪,末将甘当军法。”陈淬执定岳飞双手:“岂得教你独当军法?倘若杜充怪罪,我自承当!”

岳飞立即对张宪说:“今有韩副将率三百人守寨,缓急之际,须防不测。张统制可率二百人马回寨,护送全军老小,即刻前去茅山,以避兵祸。”张宪说:“遵命!”岳飞又说:“请转告妈妈,不须以儿子为念!”张宪说:“会得。”王贵也向张宪嘱托:“右军将临一场胜负未卜的恶战,请张四哥善事全家老小。”张宪说:“会得。”

右军以骑兵二将在前、步兵四将在后,向马家渡疾进。队伍抵达建康府城西南六十里的江宁镇,即遇溃败的刘经、傅庆和扈成三军。岳飞问:“刘统制、傅统制、扈统制,你们有甚计议?”傅庆说:“我久知岳统制智勇,愿服从岳统制的号令。”扈成说:“我亦愿伏侍岳统制。”刘经说:“我亦愿服从号令。”

岳飞对全体将士言道:“我等皆是昔日宗留守的麾下,战友同泽,久经战阵,曾杀得虏人国相及三太子等辈望风而逃。如今虏人已是渡江,我军如若四散逃窜,却是逃无可逃,日后必成虏人驱口。我知得你们俱是丈夫汉,不愿辫发左衽,须与我共同冲锋陷阵!陈都统必定亲统大军,为我等继援!”众人高呼:“愿随岳统制,与虏人死战!”

岳飞说:“虏人渡船甚少,渡江之后,便是置身死地,势必力战。又因数万军兵麇集,王师兵少,急切难以战败。我思忖再三,今夜当以精骑直捣虏人后背,擒贼先擒王,若能斩杀或俘虏得四太子,虏人便是群龙无首,势必溃败。然而,如若不能擒杀四太子,便须在天明前收兵,不可恋战。待陈都统大军前来,再议破敌之策。”众人齐道:“遵命!”

前半夜,傅庆、王贵指挥四将步兵,开始向马家渡的金军进击。熟睡的金军纷纷惊醒,大呼小叫,各自为战。岳飞、徐庆率领骑兵来到金军侧后,也向巡逻的金军发起进攻。很快,宋军骑兵突破金军阻击,杀到渡口。兀术亲率合扎猛安迎战,两军骑士一批又一批落马。徐庆、孙显的战马先后中箭倒地,又都夺取敌马再战。兀术的合扎亲兵大半阵亡,兀术只得在残兵护卫下,乘船逃往江北。

次日清晨,渡口江岸,兀术召集八名万夫长训话:“此回南虏非寻常可比,杜充所统,原是宗爷爷的军马,端的敢战。昨夜鏖兵,不知杀得自家多少儿郎!然而终夜厮杀,我的帅旗未曾倒地,便是吉兆。我的帅旗不退,你们便不得擅自退却。若要临阵畏避,都与洼勃辣骇!既是全军济渡,便须战胜南虏,活擒康王。你们且在此休息一日,然后向建康府进兵。”

江宁镇,陈淬召集众将计议。岳飞说:“昨夜鏖战,我军步、骑各损折一半。今既有陈都统一万五千人、王观察一万三千人为援,而四太子重兵麇集,不可不战。”陈淬问:“岳统制有何破敌良策?”岳飞说:“王师上阵,可多用强弓硬弩,遏制虏骑奔冲,夜间则分兵斫营。待敌人兵疲意沮,可招上流刘太尉、下游韩节使的大军,会聚马家渡,共同破敌。”

陈淬说:“依当前事势,杜相公虽有节制之名,切恐刘太尉与韩节使难以依从,破敌尚须依仗本军。今日须杀得虏人一阵。”随即下令:“我率本部临江岸展开,王统制的御前前军作侧翼掩护。刘、傅、扈三军临时划归岳统制指挥。”众将齐道:“遵命!”

众人散去,岳飞对陈淬说:“王观察不是敢战之人,虏骑又常以拐子马左右围掩,切恐败事。”陈淬说:“我亦知他怯战,故不敢将御前前军用作正兵。”岳飞说:“依末将之议,莫如将御前前军切割,分布于诸军。”陈淬说:“王观察的官位尚高于我,我虽是都统制,亦不得离散他的部伍,教他做空名统制。”

岳飞说:“既是如此,陈都统尤须告诫王观察,教他临阵用命。目前末将所统马兵已不足千骑,如若陈都统将各军马兵分拨于我,我当乘机伺便,突入敌阵。如能俘获四太子,亦是一说。”陈淬说:“此议甚好!”

宋军向马家渡推进,在大江左边,面向西南列阵。王燮一军部署在后侧,岳飞右军部署在左翼,王贵、傅庆、刘经和扈成统领步兵列队阵前,岳飞、徐庆统领骑兵列队阵后。金军面向东北列阵完毕,先以阿里喜步兵发起冲锋。宋军用强弓硬弩,一次次击退敌军的正面攻击。接战几个回合,金军改以铁骑发起冲锋,三番五次,仍被宋军击退。

岳飞仔细观察敌阵,对陈淬说:“虏人以步兵列阵江岸,此是薄弱之处,我若以马军突破敌阵,出阵后反击,直取核心,虏人立大纛处,必是四太子所在。”陈淬说:“你可立即出兵,我自当策应。”

岳飞、徐庆率二千五百骑,沿江岸径击韩常、王伯龙两部。岳飞骑逐电骠,持沥泉枪,和徐庆率先冲锋陷阵。二千五百骑紧跟其后,很快击溃金军。接着,骑兵又向敌阵内树立大纛的方位进击,所向披靡。

陈淬对王燮说:“金军一部已绕向左翼阵后,你须率军抵挡。”王燮刚去,探事人来报:“王观察已带领亲兵数百骑逃窜,御前前军全线溃逃,金军已经绕到阵后。”陈淬大叫:“杜充误国在前,王燮卖阵在后。悔不用鹏举之言,以致今日之祸!”即率二百骑亲兵死战,战马中箭死亡,又下马步战。金骑源源拥来,陈淬被乱刀劈死。

岳飞、徐庆正率骑兵冲杀,忽听王横来报:“戚方射杀统制刘衍,王观察卖阵,陈都统阵亡,我军大部溃退。”岳飞即令徐庆:“王太尉等步兵必存,我们须立马与他合兵,整军而退!”徐庆答道:“遵命!”骑兵往来冲杀,找到且战且退的王贵、傅庆、刘经、扈成等部,次第往钟山军营方向撤退。

8

书房,杜充哭丧一张脸,眼球布满血丝,只在房中彻夜踱步。吏胥来报:“陈都统战败阵亡。”杜充气急败坏下令:“速备舟船,自下水门出城!”

秦淮河边,杜充率亲兵和吏胥匆匆赶到。然而入江口挤满逃难的船只,水门才开,市民舟船争相出门,杜充的豪华官船反被拦截在离下水门颇远的河面。杜充心急火旺,吩咐吏胥传话:“杜相公欲出城迎战虏人,你等速与让路!”民船上的百姓大喊:“我等亦是出城迎敌。杜相公尊贵,不可轻上行阵,自当在小民之后出城!”

杜充在官船里听见,气不打一处,却说不出话来。忽又听百姓大喊:“杜相公平日暴戾,枉斩了多少无辜?如今紧急,又欲弃城逃遁!”“杜充,你身居高官,便当与府城共存亡。你若在阵前身亡,尚能赎回枉斩无辜的罪过,为朝廷尽节!”杜充面皮紫涨,只得下令:“挪回宣抚使司!”

宣抚司衙,杜充两眼昏花,坐卧难宁。吏胥来报:“启禀杜相公,韩节使的大军已焚毁镇江府城,退往江阴军。岳统制已整军退回钟山军营。”杜充大喜:“可与岳飞下札子,命他提举一行事务,统兵入城,我当与他同去真州,徐谋兴复大计。”

钟山军营,岳飞召集众将计议。岳飞手指一名吏胥说:“此是杜充刚刚派到的亲吏。”又举起一份书札说:“此是吏胥刚刚送到的札子,且请众太尉传看。”

王横将书札传与众将,岳飞说:“杜充刚愎苛酷,滥杀无辜,致使将士离心离德,畏敌怯战,擅弃京师,误败国事。我不能为马统制等报仇,诛除杜充,以谢天下,已是问心有愧,岂得再屈居于罪臣之下!然而,目前杜充尚是右相兼宣抚使,众将若愿追随杜充,我亦不敢强留。”言毕,目视傅庆、刘经、扈成三人。傅庆从交椅上一跃而起:“我愿追随岳统制,不愿追随杜充那厮!”刘经、扈成也说:“我等愿随岳统制。”吏胥见状,默然告退。

岳飞说:“今后何去何从,我们就此计议。”王贵说:“马家渡战败后,建康城势不可守。如若我们入城死守,又不免受杜充节制。不如移屯茅山,凭藉山势,与敌周旋。”刘经说:“此议甚好!”众将别无异议,岳飞说:“既是如此,明日便往茅山。”

茅山山区,大茅峰寨,张宪、韩清迎得岳飞大军到来。军人与家属会面,立即爆发出一片生离死别的哭声。岳飞对死难者的家属说:“众将士为国捐躯,虽死犹荣。他们的老小,便是我的老小,我自当用心看觑,决不食言。他们所得犒赏,我当加倍颁发。”转而吩咐王贵、张宪:“你们便当场分发银绢,全力抚恤家属。”

李娃挺着大肚子过来:“奴亦愿参与分发及抚恤。”岳飞说:“如此甚好。”一位老婆婆上前,挽住李娃的手说:“如今世道,官便是贼,贼便是官。做官的,又有何人不刻剥军兵?难得岳统制与李十姐如此善待将士,老身的儿子虽是战死,亦是甘心!”又牵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说:“此是老身的孙儿,如今便交付岳统制,当追随大军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众人见状,纷纷把战死者未成年的子弟托付岳飞:“我等儿孙,俱愿交付岳统制!”一群少年被推到前面,总计三百余人。李娃对岳飞说:“何不创建一个童儿队,教他们随军习武?”岳云上前说:“阿爹,孩儿亦当入队。”岳飞对张宪说:“甚好。此事便由你理会。然而祥祥入队,便是战士,尤须严加管教,不可骄纵,须叫他服习劳苦,先于众童儿。”

不料巩三妹也说:“阿爹,孩儿亦当效学新兴郡夫人,入队习武,日后驱驰战场,杀敌立功。”岳飞颇感为难,只得说:“三妹,此事阿爹依不得。”巩三妹伤心大哭:“阿爹,你难道不允女儿为亲父报仇?”岳飞难过之至,却不知如何劝说。

李娃赶紧把巩三妹搂在怀里:“三妹最是识道理,如今祥祥入童儿队,家中婆婆年老多病,发发年幼,你妈妈又有身孕,你须在家替代祥祥,侍奉婆婆,陪伴妈妈,关照发发。”张宪也说:“我知得三妹孝顺晓事,须理会你阿爹与妈妈的道理。”

张宪又招呼岳云说:“还不拜谢三妹?”岳云当即上前作揖:“有劳三妹代我尽孝,深自感荷。”巩三妹不再言语,只对岳云点一点头。

9

崇禧观内,岳飞与王贵、张宪、徐庆计议。岳飞说:“目前杜充已降虏人,建康已经陷落,官家及朝廷众臣不知去向。我所虑者,一是粮食不足,二是军心不稳。”王贵说:“傅庆服从改组军队,扈成、刘经却坚持不肯拆散本部人马,而且一部屯兵小茅峰,一部屯兵中茅峰,显示出若即若离的姿态。”张宪说:“其余七千人中,亦是人心浮动,谣言四起,还有人私下逃离。流亡为匪的戚方,竟秘密派人前来,招败兵为盗。甚至有人秘密商议,言道大宋将亡,不如投拜金人。”岳飞对王横说:“且招傅、刘、扈三位统制及众太尉前来,共同计议。”

王横出去不久,众人到来。岳飞说:“今日与大家共计前程,王统制可先报告军情。”王贵说:“当前效用与军兵私自逃奔,已有一百三十六人,切恐忠勇将士亦将仿效逃窜。军中粮储,仅供五日,今已由徐统制亲自统兵前去句容县城,搬挈仓粮。徐统制已命人回报,言道城中粮食虽尽数运抵茅山,亦只供得本军十日食用。”王万说:“茅山不可久住,不如将老小留于寨中,我们下山与虏人厮杀,另谋粮饷。”傅庆说:“然若不能首先稳定军心,切恐亦难与虏人厮杀。军中人言籍籍,言道朝廷存亡难卜,又如何为社稷宣力?”

岳飞问:“刘统制与扈统制之意如何?”刘经说:“当依王正将所议。”扈成说:“我愿听从岳统制号令。”岳飞下令:“徐统制明日便将句容县城的粮食搬挈入寨。张统制与姚正将、韩副将统兵八百守寨,训练童儿队,保护老小。其余人马整饬军纪,然后下山,前往广德军。”众将齐道:“遵命!”

翌日,大茅峰下一片空地,岳飞手拿一条红头巾说:“国家自宣和、靖康以来,祸乱已有五年,如今番人已杀至大江以南。我们蒙受大宋厚恩,危难之际,惟有忠义报国,立得功名,死且不朽。倘若剃头辫发,投拜虏人,或是头戴红巾,身作盗匪,作恶民间,便是偷生苟活,身死名灭,天理难容。建康是江东形胜之地,倘若虏人盗据,大宋又何以立国?故今日之事,惟有与虏人死战,义无反顾!”

王贵取过岳飞的红头巾,一边撕成碎片,一边说:“凡是不愿为盗匪者,可将私藏的红头巾当众丢弃!”官兵四百多人,纷纷取出红头巾抛出。岳飞说:“徐统制当搬挈粮食入寨,安顿老小。大军明日便下茅山,前往广德军,与虏人死战。我料得其他意欲投拜金虏之人,亦能洗心革面,勇往直前!”

几十名军兵上前,跪在岳飞面前:“我们不曾私藏红头巾,却曾有过投拜偷生的私念。如今誓愿追随岳统制,有死无二!”岳飞将他们一一扶起:“改过不吝,便是大丈夫!”

次日,徐庆率军搬运粮食到山寨,还将两名武将带到岳飞面前。其中一人说:“马家渡之战后,我等五千溃军聚集句容县,因群龙无主,故经集体商议,决定推岳统制为主将,投拜大金。今闻知徐统制带兵运粮,便相与前来。”徐庆说:“我已将他们全队带到茅山,请岳五哥定夺。”岳飞对两位来客说:“我当与你们下山,共商大计。”

岳飞带傅庆、王贵、张宪等人全副武装,带领二千人马下山。五千逃军见到岳飞,纷纷跪拜。岳飞下马说:“你们既愿推我为主,须将兵籍付我。”几十名部将、队将齐答:“遵命!”当即交出各部名册。

岳飞说:“今有我与傅、王、张三位统制在此,你们之中,可有好汉,愿与我们比试武艺?”话音刚落,傅庆即跃马抡枪,上前大喊:“何人与我较量?”四人上前,很快被傅庆打落马下。接着,王贵持鞭、张宪持锏,又打倒八人。最后,岳飞舞动天威神锏,跨逐电骠上前:“何人与我比试?”众人齐喊:“我们原是敬服岳统制神威,所以诚心前来,何须比试!”

岳飞厉声道:“你们虽是诚心服我,我却惟有率你们与番人死战,而不能率你们去投拜番人!你们若要投拜,须先杀我!”众人沉寂无声,岳飞继问:“你们亦是血性男儿,岂得甘心剃头左衽,自毁父母所授身躯?”众人更无言以对。

岳飞又说:“中原道统,堂堂正正,从来都在教化、感染四夷。中原儿郎,倘不卫护自己的道统、习俗与家国,岂不亵污神灵,欺灭祖宗,自毁根基?今以你们五千之众,为朝廷建奇功,为中原复故土,为己身捍尊严,为子孙谋福祉,岂不适得其所,痛快淋漓,无愧于天地之间?”众人纷纷下跪:“誓愿追随岳统制,与番人死战!”

(旁白:在强敌大兵压境、朝廷飘洋出海、上司俯首投敌、内部人心浮动的艰难时刻,岳飞以其非凡的意志、勇气与智慧,为南宋保全一支最重要的生力军。这不只是他独自成军的开始,更是抗金史上的一次重大转折。)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691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