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李紹榕
472 followers -
木容公子
木容公子

472 followers
About
紹榕's interests
View all
紹榕'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簡單就是力量
應宣澤之邀,以及出於好奇心,真金白銀相挺他所開的簡報課;這已經是第二次的好奇心作祟了,上次發作時去上了他的筆記課。 很慶幸兩次的學習經驗都很令人驚艷! 簡單講,宣澤的課充分體現了「專注」的職人精神,以及化繁為簡的深厚功力。不需要市面上眾多的簡報炫技,他的課著重在如何於繁忙工作中迅速完成交付任務,如何華麗的上台及轉身。藉著傾聽他的 SOP ,一邊驗證我自身淬鍊出的技巧,同時獲取更多不曾仔細思考的小技巧。 沒錯! 簡單就是力量 。 轉瞬間, 2016 年已經過了 2/3 。能力愈強,責任也愈大;我身兼著多重身份,...

Post has attachment
健保核刪(二)
每一季都有健保核刪需要申覆。這一季當然也不例外。 本季的特色:專挑健保特殊材料給付辦法沒有明講不能用、也沒有明講何時才能用的項目來核刪;滿足審查委員砍人的快感、氣死要寫申覆的人。 舉例來說:合併瓣膜修補或瓣膜置換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傳統作法是在體外循環、心跳停止情形下做完所有步驟再重新讓心臟跳起來;我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則結合不停跳手法,先做完繞道手術後再停下心臟、進行瓣膜手術,好處是減少心臟停止時間、減少心肌傷害。兩者最大的差別,當然還有多了一些耗材,包括一個 44000 點值的昂貴項目。於是有心的人,砍起這個...

Post has attachment
健保核刪(一)
最近收到保險組申報前的詢問公文。 冠心病,有心導管,做兩條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病人花費縂共 50 多萬,超過 DRG 給付上限點值 48 萬。保險組想確定有無 cc 可加。 我笑了笑,簽名了事。 這病患,洗腎五年,先前多次置放支架,最近還因胃出血暫停血小板抑制劑、結果支架栓塞、急性心肌梗塞後挽回一命;此次因不穩定型心絞痛來就醫。 在高風險情形下,我們選擇用融合式治療,取右手橈動脈接左內乳動脈做微創繞道手術、加上左主幹及右冠狀動脈開口支架置放,病人術後恢復良好,住院縂共 14 天出院。 是的,大家沒看錯:當今的 ...

Post has attachment
人性
半夜一點半,朦朧中接起電話。 「李醫師,不好意思,這裡是急診。 95 歲老婦人, sudden collapse ,前陣子剛開完雙腳手術。電腦斷層看起來兩側肺動脈都有大塊血栓 ⋯⋯ 」 「所以還在 CPR 嗎?」我問。 「沒有,血氧含量很差;會過心內,只是理論上要照會心臟外科。」 我嘆了口氣。 這樣的病況,是該開胸、體外循環做血栓清除,甚至裝上葉克膜 ⋯⋯ 然後呢?在 ICU 躺些時日再肺炎死掉~因為這是 95 歲、不能行走的女性病患。 就像我常開示家屬的:人生可以是生病死掉,不一定要生病然後還被人開刀治療死...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是誰在遠方哭泣?
版權所屬: hulv850627 / 123RF 版權商用圖片 一位從前在新泰醫院的腎友,輾轉得知我在萬芳醫院,所以來找我開刀。她是一位雙眼失明、臃腫、洗腎十多年的病人 先前因為洗腎瘺管阻塞,在新泰醫院幫她做了幾次手術;在熟練的麻醉科與開刀房支持下,再難的手術對醫病雙方而言都不再是太痛苦的經驗。 今年,在經歷過多次血栓清除手術後,她的人工血管終於壽終正寢,被放上右頸的暫時洗腎導管並預約要做下一個新的瘺管。 「所以,今天來就診是因為?」我問。 「想麻煩你做新的瘺管,因為你開的好又不會痛;其他地方都是局部麻醉」她...

Post has attachment
母後七日── 一樣不一樣
版權所屬: umbertoleporini / 123RF 版權商用圖片 母親走了。 雖然準備了一年半,當她真的離世,還是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母親總是關心我有沒有吃水果、有沒有忘了喝水、太累了要吃維他命、太忙就不要唸博士班算了 …… 沒生病前,她幫我帶小孩、教大女兒數學,愛看美食節目。每天回家,她總是跑著過來幫我開門。生病之後她回中部老家住,每個禮拜上來放射治療或化學治療。去年 4 月因腸阻塞做了結腸造口之後,她變得依賴父親,原本不愛出門的她,更是躲在家裡不想見人。 母親不在台北的日子,我們開始試著習慣: D...

Post has attachment
450天的道別
版權所屬: sudok1 / 123RF 版權商用圖片 人從呱呱墜地開始,就每分每秒向著死亡前進,速度不曾稍減。 母親從被診斷出胰臟癌,「死亡」的陰影便一直壟罩在我心頭。隨著電腦斷層、 PET-CT 的一一昭示,同學、學長、副院長的委婉拒絕,我的心也 Down 到了谷底。 曾經,靠著強力的化療、食療、網友 ( 謝謝尹伊文 ) 的宗教加持,我自以為已經減緩了它。我跟腫瘤科、萬芳的醫護同仁克服了胰臟癌 4~6 個月的存活平均值、我們甚至逼近了兩年的上限,但同時,也換來家人跟母親本身的不諒解。 如果最後的存活狀態是...

Post has attachment
死亡不是一個時點,而是一個過程
             「這麼痛苦 , 直接死掉好了 ! 」       身為醫療人員 , 很常聽到這樣的話。心血管疾病患者用這話來躲避手術 , 然後在最危急的情況下才由家人請求醫治;慢性病的病人 , 用這話來麻痺自己 ,繼續 醉生夢死 、 傷害身體 , 最後再慢慢咀嚼死亡的苦楚。 所以 , 三善(善終 、 善別 、 善生)及四道人生(道謝 、 道歉 、 道愛 、 道別)的理念 , 終究只存在於少數醫護人員的理念之中 , 未曾落實於社會普羅大眾。 趙可式博士說 : 「 思考死亡其實就是思考生命,唯有藉由觀照...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