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黃頌竹
211 followers -
I'm somewhat confused.
I'm somewhat confused.

211 followers
About
黃頌竹'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小王子在一個玻璃罩子裡養了一株美麗的玫瑰花,他也相當珍愛自己的玫瑰花。直到有一天,他在一個玫瑰花園裡見到了一整園的玫瑰,他才發現自己的玫瑰原來只是眾多玫瑰中的一株,並不像他原本以為的獨一無二。後來,沮喪的小王子遇見了狐狸,狐狸告訴他,對小王子而言,狐狸也只是眾多狐狸中的一隻而已,對狐狸而言,小王子也只是眾多人當中的一個而已,雙方對彼此而言都並非獨一無二。但是,如果小王子願意馴伏那隻狐狸,則小王子對狐狸而言,就是獨一無二的小王子,狐狸對小王子而言,也會是獨一無二的狐狸。

Post has attachment
愛的理由
▲ 本文較短之版本發表於文藻外語大學哲學社刊《小哲誌》創刊號中。 傍晚,科科與安安兩人手牽著手,在河堤上散步,金色的陽光灑在河面上,波光粼粼。兩人原本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無關緊要的生活趣事,在經過了一段比較長的靜默時間後,科科彷彿躊躇了很久,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用堅定地語氣向安安問道:「你愛我嗎?」 安安緩緩停下腳步,牽著科科的手順勢將科科轉過來面對著自己,並誠懇地看著科科的眼睛說:「我愛你。」 科科稍微臉紅了一下,淡淡地繼續問道:「那你為什麼愛我?」 安安不假思索地回答:「愛不需要理由!」 如果你是科科...

Post has attachment
在同性婚姻另立專法是否涉及歧視的爭議當中,出現了一種法律見解,認為專法是否涉及歧視只是一個政治或道德的問題,與法律本身無關。陳揚昇和林執中在〈關於婚姻平權運動與修法的一些雜談〉這篇文章裡便採取這種立場。洪偉和我對該文的說法並不滿意,便作此文指出該文在論述上可能犯下的錯誤,並為同婚專法為什麼會是歧視性的法律提供一個具體的說明。

Post has attachment
修改民法不會改變「婚姻」的定義
在世界各地有關同性婚姻法制化運動的反對聲音中,常見的一種說法是認為一但將同性婚姻法制化,便將改變「婚姻」這一語詞或概念的意義。 例如在今年六月底美國最高法院針對 Obergefell v. Hodges (2015)一案,判決各州政府根據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均須在法律上承認同性婚姻時,對該案之判決採不同意見之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在其意見書中便強調:「 婚姻作為基本權利,不包括強制州政府改變其婚姻定義之權利……,我們的憲法沒有接受任一特定之婚姻理論。各州人民可自由決定將婚姻定義擴張至包括同性伴侶,或...

Post has attachment
有些人認為,如果只是為了按步就班循序漸進,則暫時先向守舊勢力妥協而另立專法來保障同性婚姻,並不必然是涉及歧視。本文便要釐清這個說法的正確性。

Post has attachment
何謂普世價值?
台灣守護家庭聯盟 報導了一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反多元家庭、捍衛傳統家庭價值的 新聞 ,由於原報導有諸多疑點,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多為批評和指正錯誤),使護家盟將文章大肆修改了一番以澄清各界的質疑。該文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決議的政治詮釋固然值得討論,卻不是本文的重點。本文要指正的是護家盟在該文中犯下的基礎錯誤,而且這個錯誤似乎從一開始就是護家盟的根本主張之一。 同性婚姻的權利是不是普世價值? 根據該文編輯(或自稱「小編」的作者)於文末簡評中的第一點主張:「『人權』必須具備『普世性』。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決議結果...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Quote:
在獄中的身心俱創和脫離社會後,能夠在身體、心理、社會關係上復原,做好回歸社會、重拾工作的準備,這不就是『更生』嗎?想想,需要多少支持,這樣的更生才能實現呢?

真正受創後復原的人,才能成為更生人。首次入獄的我,不算吃苦,配不起更生人三個字。而大多數服完刑期面臨身心痛苦和社會關係斷裂難以回歸原本生活的出獄者,則是更生人三個字對不起他們。
Quote end.
這次真的更生了。

上次坐牢出來後,我開始在有些場合被稱呼為『更生人』,甚至有講座介紹直接如此描述我。我沒有必要特地否認,但是實在感到心虛,感覺自己還稱不上有什麼更生人的經歷和體會,不太敢自稱。

這次坐牢,吃了苦頭,帶病出獄。經過整月休養,在身邊諸多親友幫助下,紮紮實實『更生』了一回,總算從低谷中逐漸恢復。因此,昨天下午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和淡江同進社在淡江校園裡的擺攤去舉手持看板合照時,我在『我是___,我在淡江挺同志』的看板上,寫下『更生人』三個字。

這一個月來,家人的照顧當然是不在話下的溫暖,還有許多各式外援。有淡海鄉親送來養喉嚨的金棗皮油;有環團前輩郵寄植物萃取物製成的精華飲品給我調養體質;有朋友請託花精治療師幫我調配配方;有正職是專業諮商師的好友免費要陪我聊聊;更有不分親疏的各地朋友或帶點心或傳問候或推薦各式療養建議來給我。

在工作上,由於我身兼好幾個團體或社群的幹部,照理本該出獄後過完春節就該銷假上工,但是我的持續請假不但獲得各伙伴們的體諒,他們還用不同方式傳達放心休養和期待歸隊的訊息跟我,前者讓我沒有壓力,後者給我加油打氣。

在獄中的身心俱創和脫離社會後,能夠在身體、心理、社會關係上復原,做好回歸社會、重拾工作的準備,這不就是『更生』嗎?想想,需要多少支持,這樣的更生才能實現呢?

我的刑期短,受創當然不能跟好幾年刑期的受刑人相提並論,而且我的親友網絡綿密,處處受到幫助,我的工作網絡裡對坐過牢的人並不歧視,願意等待我休養,也歡迎我復職。這一切,只是我個人的處境,因此,自然要擔心:那些處境遠遠比我更不利的受刑人,出獄後,如何更生?

真正受創後復原的人,才能成為更生人。首次入獄的我,不算吃苦,配不起更生人三個字。而大多數服完刑期面臨身心痛苦和社會關係斷裂難以回歸原本生活的出獄者,則是更生人三個字對不起他們。

我好了,我是更生人。

還有多少人尚待更生?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哲學人在性別歧視上的道德責任
謝伯讓在 泛科學 上發表了一篇文章〈 間接排擠女性?哲學人難辭其咎! 〉,這篇文章是接續該作者年初發表於同平台上的〈 哲學排擠女性? 〉一文及其引來的回響,如楊梓燁的〈 回應〈哲學排擠女性?〉,問題根源出在哪裡 〉。楊梓燁認為〈哲學排擠女性?〉課與道德責任之對象,也就是那些主張(分析)哲學依賴邏輯能力的哲學人,以及課與之道德責任的內容,也就是放棄「哲學依賴邏輯思維天賦」這個主張,皆有問題。而〈間接排擠女性?〉一文則是謝伯謝對楊梓燁的回應。我認為〈間接排擠女性?〉一文的回應只在某個很限縮的詮釋底下是成功的,本文...

Post has attachment
評〈波多野的善意與成人產業公共化的衝突〉一文
UDN 鳴人堂 於昨天由 二谷 發表了 〈波多野的善意與成人產業公共化的衝突〉 一文,評論近日來爭議不斷的波多野結衣將登上悠遊卡的事件。該文開宗明義地宣稱這「 實在是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問題,答案很簡單就是不行啊~ 不然咧? 」 雖然作者說得很有自信,彷彿這真的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我卻不以為然。本文將指出該文論述之缺失與不足,據以說明這個問題非但沒有該文作者以為的那麼簡單,而且該文也沒有為其結論提供良好的說明。 波多野結衣是成人商品? 該文給的第一個論證,指出「波多野結衣」這個藝名本身蘊涵的形象,是一個成人商品的形...

Post has attachment
Hi, I'm using ASUS Zenfone 5 (500CG) with Android 5.0. I followed the instruction on your website to tr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foldersync to access the external microsd card on my device. However, after I enter the "External Storage Permission" page, I can only see my internal storage. But in the file manager of foldersync, I can see my external storage fine. What should I do to be able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foldersync to access external storage?
Photo
Photo
6/9/15
2 Photos - View album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