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Weiguo Zhang
84 followers
84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反对白左的,未必是右。我们反对的,是把道德观强加于人的做法,而不是彻底否定"利他"和"奉献"的高尚精神。这点非常重要,经过数十年物质化的冲击,传统道德观几近消灭,新的道德观未建立,大多数人脑子里充斥了"存在即合理"、"屁股指挥脑袋"的极度功利主义道德观。
  反对左的,未必是右。有一些"伪右"文章中说,因为希特勒极度反左,所以判断希特勒是极右,这是典型的逻辑混乱,原因是基本概念不清。很简单,反对"地心说"的,未必是"日心说",也可能是"月心说"。反对沙特王权的,未必比沙特王权更文明,也可能是更加野蛮的宗教激进分子。
  鼓吹个体价值的,未必是右。我们反对的,是将群体利益凌驾于个体利益之上的观念,并非彻底否定群体利益的合理性。
  更进一步说,左右之分,应当出现在政治实践中,是基于同一发展方向,人们对政策的不同看法。而在思想层面来看,并不存在左右的区分,而是深度思维能力的差异,打个不完全恰当的比方,相对论与牛顿律,并非对等关系,而是延伸发展的关系。思想只有深浅之分,决策才分左右。
  搞清楚了这些基本概念,就不难理解美国政治的现状。很明显,在近百年的左转后,当代美国政治已经远远脱离了建国传统,并非左右政策的合理对抗,而是基本的社会发展道路之争,更是人类智慧与愚蠢、文明与野蛮的对决。
Terry: 白左大师
Terry: 白左大师
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在过去五年,在美国人的眼光里,中国政府发出的信号是这样的:

首先,共产党统领一切。

因此,党委,而不是公司董事会,作为加强外部监督的手段,在国有和民营企业中的作用都加强了。

其次,民营企业除了市场或商业考虑,还要支持政府的战略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国企改革强调混合所有制,通过把民间和国有资本合在一起来支持和加强国有企业。

第三,很多领域"不需要"外资企业,同时外企需要帮助推进中国在技术,知识,商业流程等方面的自主化。

这一点在当前美中关系紧张局势中非常关键。

问题并不只是外国技术的对华转让和吸收。

而是中国通过自主创新对外国技术的加工使得他们变成了中国的技术。很多跨国公司的CEO都和我抱怨过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这对他们公司的核心研发和创新人员非常不公平。

中国试图通过"一带一路"等计划把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各种标准推广到其他地区可能成为对抗升级的原因。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特朗普想推动限制非法移民和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的梦想破灭了,但对除此之外的特朗普其他对内对外政策没有丝毫影响;由于国会中大批特朗普铁杆支持者加入,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都已经被淘汰出局,加强了国会中支持特朗普政府的力量;中期选举的红蓝政治版图变化,反映了特朗普当选以来民意支持率节节上升的现实,为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打下了坚实基础。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魏京生:常识说起来大家都懂,但抛开个人利益为国家和社会着想,就不那么容易了。中共策略的成功,就在于他们威逼或者诱使那些处于重要位置上的个人,为自己考虑放弃他们的社会责任。

在西方文明中,特别是在美国主导的近代西方文化中,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中那种知耻近乎勇的责任感。反倒是出卖国家利益成功者,经常受到吹捧和崇拜。这成为西方民主文明可能衰败的重要原因。而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王岐山,他们很好地抓住了这个弱点,一举击败了从基辛格到奥巴马的西方领袖。

现在美国开始从左派基督教文化中,回归到美国先民们的现实主义文化。美国正在和中共邪教政权殊死搏斗,正处于胜负难料的关键时刻。回归常识,不被自己的愚蠢所迷惑,是关键的关键。

被压迫的中国民众,也应该做出自己的努力,因为公平的法律对中国人民,比对美国人民更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的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支持川普总统的原因。

中国人民从这场贸易战中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那就是中共失败后,会回归到常识。放弃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改进法律体系和政治体制,开始真正的改革开放,也就是和平演变,避免崩溃带来的天下大乱。

从法制和政治改革中,所有人都会增加安全感和权利保障。这包括老百姓,也包括官僚和富裕阶层在内。你以为像吴小晖那样有钱就幸福吗?你以为像孟宏伟那样为虎作伥就是幸福吗?没有自由和安全,甚至谈不上什么叫幸福。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美国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领域一事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在中国入世贸17年之后,在很多领域,中国还是没有对外资开放。

合资和股权比例的限制依然存在。

除此以外,在贸易和外商投资领域还有技术标准,政府补贴,办理许可证和管制等非关税壁垒。

在中国入世近20年还是这样,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政府主张世界贸易组织需要与时俱进。我同意这个观点。

也正因如此,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主张美中两国经济"脱钩",尤其是在科技相关的贸易和投资方面,而这些都会破坏现有的供应链。

这些主张不会很快消失。

基于这些主张,本届及未来美国政府将会采取一系列相关行动。

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对中国问题上看法一致。

两党虽然在其他所有问题上看法都不一致,但对中国的负面看法高度一致。

对华贸易损害了部分美国工人的利益,他们已经通过选票表达了不满。

因此,尽管很多人都把对华关系转向归于特朗普政府,我不认同这个看法。

当前的趋势很可能会在美国政策制定界长期持续下去。

一个正在形成的共识是,中国不但对美国是个战略挑战,同时中国的崛起已经损害美国利益。

在这种环境下,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支持美中关系是有帮助的。

现实并不如此,这反映了美中关系中的另一个失败。

由于中国入世后对外资开放速度不尽如人意,美国商界从过去对华关系支持者的角色变为对美国之前对华政策的怀疑甚至反对者。虽然美国商界并不想要贸易战,但他们想要美国政府对华手段更有对抗性。

是什么导致了那些对中国最了解,在中国工作,做生意,赚钱并长期支持两国富有成效的关系的群体现在反而支持更多对抗呢?

答案就是中国过去近二十年在公平竞争和对外开放方面进展缓慢。

这给美国商界带来了挫败感,并导致商界内部对华态度分裂。

商界的这种变化无疑进一步增强了美国政界和专家们对华看法负面化。

总之,虽然很多美国企业继续在中国盈利,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认为外企永远不可能在中国获得公平对待。

很多企业不得不接受浮士德式的交易,用接受对他们长期在华发展的种种限制,以换取今天的利益。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满意这种种限制。

同时,这些企业其实是非常明白中国政策环境给他们带来的风险,而且已经在努力发展中国以外的市场。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中国很多人关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最重要的原因是,世界历史正在进入一个重要的变局节点上,而中美关系的演变态势是其中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环节之一。
美国政坛在选举后呈现何种形态,对中美关系、对中国发展、对中国普通人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美国川普政府上任正值世界历史和中美关系历史的一个十分关键的转捩点上,他所推行的对外政策特别是针对中国的政策,不是超越了而恰恰是反映了历史变化的这一趋势。
包括毛衣对抗在内,中美在诸多领域的问题和矛盾开始从既往的水面之下浮上来,变得突出和显著,而且随着各种问题和矛盾的不断演化,正在彼此影响、相互激发,变成一股声势浩大的力量,直接触及过去数十年总体稳定有效的两国关系,可能面临一个危险的前景。
中国的稳定和发展、中国未来在印度-太平洋乃至整个世界上处于何种位置,都有赖于中美关系如何演进。
身处其中的很多中国人的利益,其实也是与此息息相关的。这正是很多人对美国这次中期选举抱以很大热心的主要原因。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马建:香港前總督彭定康撰文評我的新书《中國梦》。因為原文是英文,太长,大家用翻譯軟件看吧。明天我的新书发布会見你們,祝下筆如神: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onpoint/china-s-repressed-memory-by-chris-patten-2018-10?barrier=accesspaylog

China’s Repressed Memory
Oct 19, 2018 Chris Patten

Over the past 40 years, China has managed to achieve levels of growth and development that would have been unimaginable during earlier decades of communist rule. But as the exiled Chinese novelist Ma Jian reminds us, that progress has been built on a foundation of repression and the corpses of his fellow citizens.

Ma Jian, Beijing Coma, Translated by Flora Drew, MacMillan, 2009.
Ma Jian, The Dark Road, Translated by Flora Drew, Penguin Random House, 2014.
Ma Jian, China Dream, Translated by Flora Drew, Penguin UK, 2018.

LONDON – Search for the name Ma Jian on the Internet and you will most likely land on Wikipedia, where there are listings for two men with the same name and one thing in common: neither would turn up if the same Internet search were conducted in mainland China.

The first Ma Jian is a Chinese-born writer whose novels are sure to make him a strong candidate for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someday, assuming that he is not already under consideration. Now an artist in exile, his work is banned in his home country, where he would be denied entry if he ever tried to visit.

The second Ma Jian represents many of the things that Ma the novelist denounces in his brilliant imaginative works. Formerly Vice Minister of State Security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China Law Society, this Ma was investigated for corruption and expelled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in 2016. With mistresses and illegitimate children, as well as a side gig (allegedly) selling forged travel documents, he personifies the abuse of official power in China. If he still held his previous position, he would be among the first to denounce his namesake’s literary efforts to revive China’s collective memory and restore its sense of public morality and civic responsibility.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