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FILIPPO LEE
Attended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Lives in Beijing
26 followers|4,388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喜歡這個結論。
 ·  Translate
 
推荐一文:《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原因》 这是反共老铁骨伍凡写的,我和他许多政见上严重分歧,但此文观点我颇为认同,转来供大家参考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原因》 
3月18號晚上,台灣的學生佔領了中華民國的立法院,這是一件引起全世界關注的大事,有10幾家國際媒體在報導這件事情。今天我就來談這個問題,分析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的原因。
 
18號晚上半夜不到凌晨,有200個學生進了台灣的立法院,一直到現在已經 3、4天了,事情現在越來越大。到了3月20號,台灣的學生提出了三項要求,第一項要求立法院王金平否決國民黨強行通過服貿協議的正當性,就是30秒鐘通過一個決議案。第二、總統馬英九應該退回服貿協議。第三、盡速通過兩岸協議鑑定條例,並且這三項訴求要由馬英九親自出面協商,倘若馬英九沒有回應,將要宣布更大一波的抗爭活動。
 
20號,中華民國的總統府發言人就宣布了,學生進入立法院抗爭所引發的爭議,總統馬英九依照憲法第44 條規定,將於21號上午召集副總統、立法院長、行政院長來協商,怎麼樣恢復立法院的正常運作,和維持會議場地秩序的解決方案,可是王金平不出席。
 
馬英九堅持「堅守法治更是我們立國的根本」
 
馬英九堅持要民主法治,跟全台的民眾一樣,總統非常關注青年學生進入立法院的抗議活動。對各界服貿協議的討論,也對發展形勢相當的憂心。馬英九肯定學生的活動,但是也強調台灣是個民主國家。台灣經歷過立法院的全面改選,七次修訂憲法,五次總統直選,在全球範圍是一個華人社會的民主典範。所以馬英九堅持要「堅守法治更是我們立國的根本」,所以這兩個就沒有交集,學生講學生的,馬英九不回答,馬英九講馬英九的話 。
 
我們現在來看,問題出在哪裡?這個服貿協議是個甚麼東西?
 
為推動台海兩岸經貿正常化,在 2010年6月29號,兩岸的兩會,哪兩會呢?大陸的海協會、台灣的海基會簽署了歷史性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用英文講叫做ECFA,是差不多將近四年前簽訂的。
 
根據ECFA的第四條裡面有一個服務貿易規定,台灣和大陸同意在服務貿易早期收穫的基礎上,在ECFA生效以後 6個月內要對這個貿易服務協議進行磋商。為了進一步制度化規範,和保障兩岸雙方服務提供者的權益,擴大業者交流合作和市場規範,並減少限制性措施。兩岸的兩會在2013年6月21日簽署完成了服貿協議,也就是說服務貿易協議在去年6月21號已經簽定了。
  
簽訂之後到了台灣,台灣的民間也好、立法院裏面的泛綠也好,他們就不同意。認為2010年通過的ECFA下面的第4項貿易服務協議,應該在國會裡邊逐條逐條審查批准,不是說你通過了就算了。所以引起了不同的看法,這就是服貿協議引起爭論、引起學生占領台灣立法院的一個原因,這是個表面的原因。
 
台灣朝野對服貿協議不同的看法
 
那麼台灣朝野政黨、企業家和媒體有支持的,也有反對這個服貿協議的。那支持者怎麼講呢?
 
支持者講,台灣有政界和民間商業人士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持正面看法,他們主張《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台灣實質是有利的,因為中國大陸開放給台灣的產業項目高過於世貿組織,就是WTO協定的開放程度,意思是說大陸對台灣開放的程度超過了WTO的標準。允許中國大陸的企業和企業主來台灣,有助於增加台灣的就業機會,改善台灣勞工的勞動條件、處境以及待遇,增加台灣服務業的良性競爭;而允許台灣企業登陸部署屬中國大陸的服務產業,也打開自由貿易的機會之窗。
 
那麼針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台塑下面有一個南亞光電董事長王文潮,他講,台灣要問自己夠不夠大,能夠像大陸那樣鎖國嗎?他擔心服貿協議不過,台灣會被孤立。另外一個電子行業的宏碁董事長施振榮,他說台灣很小,不能把能量限制在國內,服貿協議是必要的。這是贊成的觀點。
 
我們看看反對的觀點。台灣的政壇和民間的質疑有以下幾項:第一,兩岸市場規模差距極大,並且政治體制有別,這項協議可能嚴重的衝擊,甚至引入帶有政治企圖的中國大陸企業攻占台灣服務業(特別是資本額較小的美容美髮業、倉庫儲存業、汽車租賃與汽車維修、印刷出版、餐飲、洗衣、旅遊等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產業)。他們對這批中小企業非常擔心。但是馬英九政府從協議溝通、談判到簽署,始終沒有適當的公開資訊,納入台灣民間以及產業界的討論意見,而是採取「先簽訂後公布」的形式。這是第一。
 
第二,這個協議可能造成中國大陸管理人員藉著這個協議合法到台灣工作和居留,時間可以超過世貿組織的待遇(無限期延長)。合法來台居留的中國大陸管理人員不需要負擔公民義務就可以享受各項公共服務和基礎建設,特別是不經過6個月等待期就可以參加保險、全民健保:專業人士及其眷屬可在來台長期居留期間,可以享受第六類健保每個月500塊的健保補助。此外,他們為移居台灣所做的投資,於台灣積累經濟資本、提升服務業技術方面貢獻不大,卻可能為台灣帶來巨大的社會成本以及政治、主權方面的衝擊。
 
可是馬英九怎麼表示呢?他說這個協議對台灣非常重要,不加入,台灣就要被排擠在區域經濟整合之外,阻礙台灣和其他國家的合作。他這話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台海兩岸之間,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不能完整的簽署通過,貿易服務協定不能通過,那麼台灣要參加區域經濟整合和由美國主持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就參加進不去了,包括跟其他國家簽訂的協議也會遭到阻攔,那麼台灣的經濟要向世界各國發展就遭到了困難。這是他的理由。
 
那麼現在學生占領立法院已經3天到4天了。有的人就提出來,可不可以再回到立法院通過兩岸服貿協議的實質審查?曾經有提出過要逐條逐條審查,但是逐條逐條審查是跟世界貿易組織和其他國家簽訂條約的模式是不同的,和其他國家簽訂沒有這樣作,特別提出了要跟大陸簽訂的要每條都檢查,所以這就遭到了困難。
 
所以就有人提出來來是不是實質審查。什麼叫「實質審查」呢?我到現在我還不明白。那麼到了3月21日,根據台灣的中央社報導,國民黨的執行長林鴻池他表示國民黨沒有想過要撕毀朝野協商,也就是說泛藍和泛綠要協商來解決這個服貿協議,最終在立法院通過,他說我們沒有要撕毀。已經通過了立法院的內政委員會,但是未來怎麼樣落實實質審查,程序是怎麼樣進行,國民黨現在也沒拿出主意。他說拿出來大家討論看看,所以他要開什麼國民黨全國黨團會議來協商,國民黨自己協商來討論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那麼民進黨呢?他提出來全民包圍立法院,立法院不能夠通過服貿協議的話,就一天占領立法院,這是民進黨的主張,所以就槓在這裡了。那麼現在進一步發展,我得到了消息,因為馬英九在21日中午沒有回答學生的三個要求,所以現在學生們決定要在全島、全中華民國、本島發動民眾去包圍國民黨的各個黨部,從中央黨部、縣黨部、市黨部要包圍,把矛盾全部集中到了國民黨身上。目前狀況是這個狀況。
 
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的深層次原因
 
那麼下面我就要分析一下,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
 
上面我所講的都是表面現象,有贊成的有反對的,那它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真正原因是200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和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召開了會議,在北京西山舉行,通過了對台灣的經濟、政治和軍事的戰略、策略決議。那麼決議的內涵很長,但是它的中心思想是這樣的,對台灣經濟採取收買,對台灣政治是統戰,對台灣最終是軍事占領。從2008年一直到現在6年了,那麼現在正在走第一步和第二步。
 
可以說現在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是台灣和中共或者中國大陸經濟矛盾的表現,學生們反對服貿協議,就是拒絕中共的經濟收買。
 
在台灣有相當一部份民眾認為,從在大陸時期國民黨政權歷次和共產黨談判,可以說從來沒有占到過便宜,要不然蔣介石也不會輸掉整個大陸,狼狽的去到了台灣。如果馬英九比蔣介石更英明的話,今天也就不會讓人們這樣不信任他了。
 
經濟談判完了,再就來政治談判,台灣正一步一步陷入了當中而不自覺,中華民國早晚會在馬英九的手上搞掉了,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民主成果,賣給專制獨裁的共產政權。好,這是相當一部份人這麼看。
 
還有一部份人這樣想,台灣要尋找不要過度沾黏依附大陸的替代方案,以免他們以經圍政、用經濟來包圍政治一統。這類思維是現在台灣集體焦慮的症候群,現在非常焦慮在這個時候產生了。但是呢,基於地緣、種族、文化、語言和各種既成的現實,台灣現在已經很難擺脫了大中華經濟圈,已經幾乎是沒有第二條路可走。這是個深層次的原因,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原因是香港的例子。香港回歸大陸已經17年了,2003年6月29日,香港和大陸簽訂了經貿條約,它的中文的全名稱作「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英文簡稱CEPA。可是這十幾年過去了,03年到現在11年過去了,那麼造成了什麼個局面呢?香港的房價高漲,大批的大陸資金到了香港,大批的高官子女移居香港,把房地產炒高,貧富差距加大,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民心浮動。所以香港最近一直要占中環、占領中環,這個類似一些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非常類似。
 
所以台灣的民眾害怕中共收買和控制台灣的經濟,走上台灣香港版。
 
如果台灣跟日本簽訂服貿協議,台灣學生會不會去占領立法院?
 
那麼我們要問如果這次簽訂的服貿協議不是跟中國大陸簽訂,不是跟中共簽訂,而是跟日本簽訂,那台灣學生會不會去占領立法院?我想不會了。可見這是你找對象的問題了,你簽訂的對象是你害怕的、你不喜歡的,但是你又不得不跟他簽,這矛盾就在這裡了。
 
所以這個問題癥結可能不全是台灣政府馬英九的問題了,如果你換一個,馬英九你去跟日本簽,我看所有問題,現在台北正發生的事情馬上就沒有了,是不是可以這樣講?
 
台灣主動向大陸開放已經三十幾年了,現在要關閉嗎?
 
但是話又講回來了,以台灣現在的現狀,台灣是在蔣經國臨死之前主動向大陸開放的,到現在已經三十幾年了,開放這麼多,而台灣的資本、台灣的技術、廠商都到大陸去了。現在台灣的經濟下滑,這下滑的原因,有本島原因,有國際原因。那麼現在的問題就在這裡,台灣如果不開放,經濟不能活絡、不能生存。但是你開放了,現在根據目前的世界的貿易的情況,向其他國家開放相當困難,而唯一能夠開放更大的一個市場,並且中共有意讓你台灣賺錢的一些市場就是大陸,而老百姓就害怕變成第二個香港。
 
所以這個問題就來了,你不開放就要死,開放了又怕被吃掉,目前處於這樣一個狀態。
 
臺灣不開放就要死,開放了又怕被中共吃掉,怎麼辦?
 
所以你要馬英九把它退回去,把ECFA關掉,把服貿協議也關掉,那等於把門關掉了,經濟、貿易往來不要了,那麼台灣受得了嗎?據我所知道,大陸有意的要收買台灣,每年至少有意的在貿易上,有意的、故意的在貿易上給台灣賺美金500億,讓你維持你的生活,你這條線我緊緊把它拉住,你非得跟我走不可。
 
所以基於這樣的狀況,在經濟上、軍事上不對稱也不平衡的狀態底下,台灣如何跟中國大陸交往,而不被完全吃掉呢?還能夠獨立的生存下來呢?這是個非常艱難的目標,非常艱難。
 
陳水扁走的路,我不跟你大陸往來,我要南進,成功嗎?沒有成功。好,馬英九上來了,改善兩岸關係,第一任他做的老百姓覺得還好,第二任就再選他,那麼他還朝著這個目標走。但是遇到問題了,台灣的經濟困難,老百姓反應非常強烈,認為這條路不能再走了。就好像學生提出來三項,要馬英九親自出來解釋,要停止服貿協定,那就等於是要停止ECFA,停止4年前簽訂的條約。
 
台湾要走一条既能跟中國大陸打交道賺錢,又不能被吃掉的道路
 
我想馬英九這條路要走的話,完全退回去,行的通嗎?門就關起來了。所以要朝這個目標走,什麼目標?既能跟中國大陸打交道賺錢,又不能被吃掉。
 
那麼我就想起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蘇聯西北角有個很小的國家芬蘭,蘇聯想一口吃掉芬蘭、把芬蘭併吞進來,所以大概在1939年,那裡發生蘇聯和芬蘭的戰爭。它是陸地連著的、不是海洋,蘇聯以為有強大的武力,我一口氣把你吃掉,但是沒料到芬蘭人非常頑強,打了幾年下來把蘇聯軍隊打死了很多 ,蘇聯軍隊進不去,最後蘇聯跟芬蘭就簽訂一個條約,就「蘇芬和約」。它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道路,怎麼特殊?蘇聯跟芬蘭經濟合作,但在政治上不激烈的對抗,維持了幾十年的和平共處,這也就是有名的「芬蘭化」,這是在歐洲非常獨特、非常有名的一個範例。
 
所以為什麼在烏克蘭發生這個事情,烏克蘭最近不是搞了起義嗎?把烏克蘭的上一屆政府推翻了,把亞努科維奇拋掉了,所以基辛格也提出來,能不能夠在烏克蘭實現「芬蘭化」?把它做成中立的。
 
我為什麼提這個例子?台灣有沒有可能走這條路?我想台灣相當困難,因為歐美離它太遠了,芬蘭也好,烏克蘭也好,有歐洲、歐盟靠得非常近,大力的支持他們,支持芬蘭,可能可以這樣走下來。
 
台湾民众应该明白,解除对台湾威脅的根本方法是中国大陆民主化
 
那麼從這一點可以延伸出來,關鍵的問題在於中共,而不是在台灣本身,台灣你需要大陸這個市場,可是你又怕它吃掉,所以唯一的辦法,並且是最好的辦法,不能夠威脅台灣的根本方法,就是讓中國大陸民主化、自由化,這就徹底解除了中共對台灣的威脅了,這就是我們要走的路。
 
台灣老百姓有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一點,能不能夠幫助推進中國大陸民主化、自由化,而根本的解除他們自己的危險呢?這是個最根本、徹底的道路。如果這一條走不通的話,那最終中共是要併吞你台灣的,不管用經濟、政治、軍事。
 
好,我們再回到台灣目前的現狀,怎麼樣解決眼前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的狀況?怎麼樣把它解決了?
 
在我看來啊,學生長期占領立法院是不正常的,也沒辦法解決服貿協議的問題嘛!有一個思路你要搞清楚,目前的台灣經濟狀況不好,如果完全拒絕服貿協議,也就是完全廢除了ECFA,這對台灣有利嗎?
 
經過ECFA之後,參加TPP對臺灣有利
 
那麼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如果在立法院通過實質審查,全部通過,泛藍、泛綠雙方討論實質審查,讓全台灣的老百姓,特別是涉及到中小下層經濟中小企業這些居民們的瞭解什麼是實質審查通過以後的服貿協議,大家都贊成了,或者多數人贊成了,那這樣台灣就有機會參加以美國為首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和參加區域經濟整合。
 
那麼你參加了TPP之後有什麼好處呢?台灣在國際貿易上就有很多的活路了,因為這個協議裡邊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國家,你可以通過這個協議把一個門打開,不要光靠大陸一個門,要走更多的門,這是我的想法。你有了更多的門,那大陸的門就可以關小一點,你離它離的稍遠一點,經濟上適當拉開距離,也就安全了嘛,大家心裡就安心了,是不是?所以還是應該回到立法院去通過實質審查。
 
在我看來,台灣是個民主國家,不需要通過非民主國家的手段來逼迫馬英九採取學生們要求的東西,一切都是按法制、按法律、按通過立法院程序來做,我想這就更有效一點。所以台灣學生應該選擇一個撤出立法院的機會,全部撤出立法院,把服貿協議這個燙山芋還給立法委員們,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應該做好,做不好應該指責他們,你學生不要去代替立法院,也代替不了,法律上沒有這個程序的。
 
最終我也講一句話,對台灣的民主制度應該要有信心,台灣政府已經表明了不會
 
對立法院內的學生動武,這昨天公布了,今天又公布了,我不會動武,一切是由立法院你自己去解決,這些表明馬英九對台灣的民主制度是有信心的。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北京,中共立刻就是動武,抓人、殺人。在台灣不會發生,它有一個民主制度保證。
 
所以還是要通過民主制度去解決經濟問題,解決人們恐慌中共會併吞台灣、收買台灣、統戰台灣的問題,要加強自己內部的團結,這才是根本之道,而不是一派打一派,在邊上看笑話的是中共,它哈哈笑,你們又削弱了,我又可以趁虛而入。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best answer! lol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异闻观止】人民网 | 大多公务员都很清贫 工资应随物价涨

大多数无“灰色收入”,公务员工资确需跟随物价涨

“从今年开始公务员工资将逐步进入上涨周期”,针对收入分配改革问题,财政部研究员张鹏日前表示,“收入分配改革则是当前最根本性的改革”(8月19日《京华时报》)。

公务员工资将上涨,这成了坊间热议的话题,一来公务员供养因其特殊的经费来源渠道,受到群众监督本就无可厚非,加之时而传出的官员贪污受贿问题,更让公务员们成为了“灰色收入”的代言人。种种因素导致了公务员涨工资的一片反对声。

然而,从这样的热议和反对声背后,我们却发现,长期以来,对公务员们的误读正在伤害着这个服务大众的群体,而且这个群体的素质、生活水平也关乎社会的良性运转。

就公众而言,我们更应该理性地认识到,对绝大部分的公务员来讲,他们都是社会普通劳动群体,很多人经过十多年寒窗苦读,过五关斩六将,成为了职场的一员。然而,在物价节节攀升的当下,农民工们一天可以挣两三百,而公务员们却只能每月领取2000多元的工资,这样的收入何以养家糊口?当然,当公务员绝非是为了发财,而是为了服务国家、服务人民、推动社会的良性运转,但是在当下的物价压力下,如果一份辛苦得来的工作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需求,如果每天加班加点的劳动与收获不成正比,那势必是一种新的社会不公。

诚然,在公众眼里,的确存在一些公务人员公私不分,利用公家的款物大吃大喝,过着奢靡的生活,然而,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公务员并没有“灰色收入”。众多的基层工作人员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下,过着清贫的日子,和其他市民一样在为衣、食、住、行而忙碌。各个工种都在因为物价的上涨而存在涨幅,为什么单让广大普通的公务员们维持一成不变的工资水平。

只有将公务员的工资进行公开透明化管理,享受正常的增长幅度,才能让公众对公务员这一职业的认识回归本身,社会也才会正确对待公务员工资的调整。(田小典)

——————
发邮件至 sub@chinadigitaltimes.net即可邮件订阅我们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una piazza_:)
 
can you guess where in Italy this is? #italy #italiancity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我就不说什么了……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哈哈哈哈!
 
蛤蛤蛤蛤蛤蛤蛤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ve him in circles
26 people
Jianli Yang's profile photo
Henry YIN's profile photo
Goo Jen Giang's profile photo
Rodney Joshua McDonald's profile photo
Alexandru Iuga's profile photo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Burger King baby" reunites with her birth mother after nearly three decades: http://usat.ly/1gpJany

(Photo by Michael Deprill via AP)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长江网 | 陈毅之子陈小鲁就文革期间批斗校领导道歉

陈毅之子陈小鲁在博客上发表声明,就文革期间组织批斗校领导和同学道歉,称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行为不应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

在此之前,8月18日该博客发布文章《发生在北京八中不堪回首的一幕》。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1966年8月18日,首都百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文化大革命”的大会,毛泽东首次接见来京进行大串联的全国各地的红卫兵。

——————
发邮件至 sub@chinadigitaltimes.net即可邮件订阅我们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2
2
クランチクランチドロップ's profile photoJenny Diaz's profile photoJustin Williams's profile photo
 
Lol how?
Add a comment...

FILIPPO LEE

Shared publicly  - 
 
觉得他挺帅的呢。。
 
前中央情報局僱員斯諾登,在香港揭發華府秘密收集電話紀錄是英雄,抑或是賣國!美國政府上周被揭監控民眾通信紀錄,引起全球譁然。事件背後的告密者、29歲的斯諾登昨主動揭露身份,並透露自己正藏身香港。作為前中情局(CIA)職員,他深明洩密的嚴重後果,坦言「不期待可以再看到家園」,希望到冰島尋求政治庇護。冰島移民局則表示,仍未接到相關申請。
繼指控美政府監控Facebook、Google及Yahoo等九大公司伺服器後,告密者斯諾登再主動聯絡英國《衞報》記者,要求披露自己身份。他說:「我毋須隱藏身份,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對的。」
曾任CIA技術助理,辭職後在負責美國國防業務的外判商任職,斯諾登不時接觸大量機密文件。他透露,當自己在國家安全局(NSA)的夏威夷辦公室,備份完最後一份欲公開的資料後,便稱病放假,並於5月20日出發到香港,向傳媒揭露NSA的惡行。
信任香港有言論自由
他表示,選擇來港是因為感到香港有很強言論自由傳統,是少數可以違抗美國政府命令的地方。不過,斯諾登亦深知道CIA的能力,「附近便有一個CIA情報站,就是美國駐港領事館。只要他們想要找到你,就一定能夠。」
因此,斯諾登多日來一直躲藏於酒店房間內,出門次數不超過三次。為怕被竊聽,他在酒店的房門前放置枕頭「吸音」,在電腦輸入密碼時又以連着衣服的帽子蓋着電腦。他坦言,面前等着他的「不會有好事」,他亦不期待可以再看到家園。
斯諾登的消極及絕望,是因為他在瑞士日內瓦工作時,充分了解到CIA做事的手段。他指:「CIA為了聘請到一名銀行家,他們施計讓他因醉酒駕駛被捕,再透過卧底接觸及幫助他,最後當然如願以償,成功聘請到他。」斯諾登認為,CIA會用盡一切人力物力,甚至出動黑社會去對付他。
面對如此沉重的代價,斯諾登為何仍要冒險洩密?他表示:「因為我不能背着良心讓美國政府破壞全世界人類的隱私、網路自由與基本人權。」已做好最壞打算的斯諾登,目前最擔心身在夏威夷的家人安全。他表示,之後希望到冰島尋求政治庇護。
另外,尖沙咀The Mira酒店向CNN證實,一名與斯諾登同名的人士曾入住該酒店,但已於昨早退房。
國安局猶他州數據庫儲量驚人
美國白宮默認秘密收集民眾私人資料,而有關數據又匿藏在哪裏?據美國傳媒報道,耗資19億美元興建的國安局數據中心,有可能是收集點。國安局將人造衞星及人員收集得來的情報,傳送到數據中心分析,再傳至國安局總部和國防部。而估計中心儲存多達5 Zettabytes儲存量,即是儲存多達3,100億部16GB智能手機的資料。
位於美國猶他州鹽湖城以南的國安局數據中心,於今年落成。它是美國同類設施中最大及最昂貴,面積約九萬平方米,有四個儲存庫及兩組發電機,年消耗65兆瓦電力,每年電費約4,000萬美元。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26 people
Jianli Yang's profile photo
Henry YIN's profile photo
Goo Jen Giang's profile photo
Rodney Joshua McDonald's profile photo
Alexandru Iuga's profile photo
Education
  •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2006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Work
Employment
  • editor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