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笑蜀
2,669 followers
2,669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我对刘水《我对笑蜀纽时“民权英雄郭飞雄”一文作假之澄清》一文刻意作假之澄清


我给纽约时报中文网写的《民权英雄郭飞雄》(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41130/cc30xiao/)一文发表后,引来刘水《我对笑蜀纽时“民权英雄郭飞雄”一文作假之澄清》。有好事者如获至宝,到处转发。其实刘文之荒诞一眼可见。@小乔就批评刘水“大惊小怪”,“显然自树一虚构靶子‘深揭狠批’”。并附原文质问刘水:


以下转贴笑蜀《纽时》原文,请有中文阅读能力的对照原文看清楚:笑蜀哪里说郭是南周事件“组织者”了?又哪句提到郭“指挥辩论者到人行道”了?这位脑子不好中文也差劲的刘水先生,显然自树一虚构的靶子然后“深揭狠批”之。一方面假惺惺地声称“对事不对人”,一方面攻击笑蜀“立场摇摆,搞不清他是替官方说话,还是替民间伸张正义”“善于玩这种把戏,小聪明,大有自命民权发言人架势”——这是叫“对事不对人”??


其实不是我作假,而根本就是刘水自己作假,把别人没说过的话强加于人。这显然基于恶意,来者不善。所以,小乔对刘水标榜的所谓“对事不对人”的分析,我完全同意。

此处不论。我这里必须声明的是,我纽时文章中涉南周事件部分,内容皆出自飞雄自述。飞雄肯定不是南周事件中街头聚集的组织者,但其南周事件中政治集会实验的领军地位不容置疑。飞雄自述对其为何领军的战略意图,以及如何领军的具体举措,皆陈述极详。

对为何领军的战略意图,飞雄的陈述是:

[我可以明确的说我参与声援南周事件的全部活动,除了“捍卫包括南周人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的言论自由”这一重要目标外,还有第二层级同样深邃的政治意图:通过南方报业大门外的街头聚集政治化,造成政治集会的既成事实,把纸上的公民政治权利落实为地面上的现实权利进而以此促进履行公民政治权利常态化,为未来的政治开放打造舆论基础和行动惯例。

这两大目的,即是我个人声援南周街头抗争活动的平台进行的政治实验的核心考量。1月4日至9日,我所有的运作和行动都以此二者为出发点。

捕捉重大历史机遇,在个案抗争平台上进行政治实验,集结民力,推进政治自由化、民主化进程,这并非我的个人嗜好,而是我们维权运动主要的政治操作方略之一。]

至于如何领军的具体举措,飞雄陈述更多。在谈到南周事件中的街头聚集完全自发非任何个人所能鼓动或煽惑,不可能贪天之功为己有之后,他明确说:“我的贡献是在另一个层面。”

什么层面呢?即在将自发的街头聚集升级到政治集会实验的层面。即如前所述,是把街头聚集政治化,造成政治集会的既成事实。对此他有如下两段回顾:

[早在2012年终什邡、宁波环保维权群体事件发生时,我便高度关注、思索着如果那次事态发生在广州时,我们是否有能力将民众自发的抗争力,个案性、地域性的诉求,引导到更勇敢更主动的表达全民的诉求,争取普遍的自由民主权利,有序履行公民政治权利的政治实验方向。这种政治实验将排除骚乱、激愤和各方面破坏,以公民社会的自我节制、自我约束锻造出和平、理性、可控、建设性的街头政治范例。由此,层叠累进,为中国社会趟出一条非敌对性的有序政治开放和公民社会决定性成长道路,通向自由民主宪政全面铺设。

所以,在1月4日晚南周媒体人的签名抗议初现于新浪微博后数小时,我便对形势作了一番预测,继而开启了我头脑中的“政治实验”旋钮。]

[1月5日、1月6日晚当袁小华、袁奉初(袁兵)二人分别主动表明他们要到现场举牌,而后向我请教标牌上可写些什么时,我明确地建议:最好能写上“新闻自由”和“宪政民主”这些内容。我提此建议的目的,以及做出其他行动的目的,都是为了促进宣传这些庞大的政治理念,进而将公民自发的街头抗议升级到自觉的政治集会状态。对于这一升级的成功、抗议的政治化我做出了有力贡献,愿为此承担直接的法律责任。但我要郑重地指出:无论我本人所大力促成的政治集会,还是公民自发形成的街头抗议,都是在堂堂正正地履行宪法第35条这一良法条款所认可的集会游行示威等政治权利,完全合法,并不违背刑法的291条。]

飞雄并对其政治集会实验有如下总结:

[在包括我在内的广州公民社会成员们或分散或集约的努力下,南方报业大门外公民街头聚集,其群体活动导向,由同情、声援南周人的个案诉求扩展上升为全面的政治诉求。现场展示的“新闻自由”“宪政民主”为主打的政治标牌,自由民主行动者所做的真实的政治演讲、政治宣传,成为人群聚集活动中心。斯二者,使南周事件的街头声援演变成为真正的、主题鲜明的政治集会,它被舆论公认为1989年第一次,那种直接行动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传统,在新的平台、新的时间节点上得以接续延伸。]

综上所述,飞雄的意思是:第一、南周事件中的街头聚集纯粹自发,非他组织。但是第二、南周事件之前他已有思想准备,有战略预见。南周事件爆发后他即主动介入,主动引导潮流,造成了政治集会的既成事实,把一次寻常的街头聚集、街头抗议升级到了政治集会实验的层面。他为此不惜担当承受。第三,他倡导堂堂正正履行公民政治权利的努力,正当合法。

刘水说他读过飞雄自述,那么他其实很清楚,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对飞雄借南周事件推动政治集会实验的描述皆有所本,并不存在“编造夸大”和“虚构”。他指控的所谓“编造夸大”和“虚构”,都是他的无中生有。如此不择手段极尽抹黑之能事,纯为挑起内斗,确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附刘水原文。如@小乔 所云,可与本人原文对照。

笑蜀发在纽约时报的文章《民权英雄郭飞雄》,有关南周事件部分,完全胡编乱造,严重背离事实。

我7日全天在现场,11日又二去现场(可参考我撰写并首发美国博讯网《民意的集结: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一文)。郭非组织者,比我晚到现场;更无指挥辩论者到人行道。7日当天上午,我是从新浪微博看到很多陌生网友转发的声援南周信息,然后赶到现场。现场聚集大约200人,都是自发参与,秩序井然;警察指挥辩论者走到人行道,并无干涉,辩论继续。

笑蜀有关此南周事件文字,显然是援用郭飞雄辩护词,并编造夸大,用词有较多雷同;郭在辩护词中并未自称组织者,事实上也无组织者。笑蜀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应和官方给郭栽赃“扰乱公共秩序罪”,试图借题发挥,给郭戴上民权领袖高帽,但会适得其反,这是把郭飞雄往死里整——一一审尚未宣判,还有二审。笑蜀是在给官方喂料,是在祸害朋友,官方正好可依据影响巨大的纽时刊登的此文所虚构的事实,重判郭飞雄。

郭飞雄与笑蜀私交不错。一次,在一位艺术家朋友家里聚会时,郭曾提起,笑蜀有段时间住在他家。我参与那次聚会,但笑蜀不在场。再后来一次,郭发来邮件,说笑蜀在他家有个讲座,邀我参加,我当即拒绝。我从没见过笑蜀,但读过他一些文章,包括早期在南周的评论文章,觉得其人学养明显不足,知识结构陈旧,逻辑漏洞较多,更喜欢生造概念与名词;其为文煽情与夸大有余,理性与逻辑不足。尤其是立场摇摆,搞不清他是替官方说话,还是替民间伸张正义。

笑蜀善于玩这种把戏,小聪明,大有自命民权发言人架势。许志永被捕后,他曾写文章把许捧到天上,此次又故伎重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笑蜀如果认同民间运动,同时还想帮助朋友,那么,诚实与担当的做法,应只管讲出事实和法理评析,公众自会形成判断。的确没必要胡编乱造,这最终反倒会害了朋友,并且会给本就艰难、普通公众了解不多的民权事业,打上华而不实的虚夸印记。

几年前,我就公开批评笑蜀,原因如上。对事不对人。有兴趣的朋友,可查阅我的旧文或推特。

随后,我会发布南周亲历一文,供大家判别;现场图片昨天发在微信,可直观判析。

另外,我的微信圈还有一位媒体朋友,7日当天也在现场。许多朋友都认识他。待我征得他本人同意,我会在亲历一文写出他的名字。via 刘水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香港政治「大陸化」的實質,就是權貴集團對香港的佔領,權貴集團對香港的內殖民。這才是全部真相,也才是香港政治危機的總根源。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c71bf897-58ed-11e4-bba6-ef2804cba5a1/?uuid=c71bf897-58ed-11e4-bba6-ef2804cba5a1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4-09-29
22 Photos - View albu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