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Lizzie gu
46 followers|74,723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这是哪家报纸?

@白丁2008:2012年4月12日,东方报,头条~
 ·  Translate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Robin Yew originally shared:
 
活在当下扯蛋的社会里,还能有剩蛋很不容易,大家好好珍惜吧。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Robin Yew originally shared: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Which is more poison?
Robin Yew originally shared:
 
暗访浙江电子垃圾拆解集散地:芯片中淘金


感谢建站之星的投递
台州椒江港码头的“名闻遐迩”,源于那一船一船来自各地的电子垃圾,除了美、日、韩等国的“洋垃圾”外,更有上海、江苏、浙江等地数量众多的电子垃圾。路桥区峰江镇随处可见两三层楼的别墅,宝马、奔驰等名车屡见不鲜。保时捷等4S修理店与一家家弥散着金属腐臭、堆满垃圾的堆场比邻而居。



1斤英特尔的芯片可以析出3克多黄金,当工业黄金卖出去,能赚几百元。在一家不规范的蓄电池生产作坊中,工人将废旧电池拆开,随意倾倒其中的硫酸,随后将铅板扔进熔炉,大火焚烧时黑烟四处弥散……

  村里杂货铺老板老王说,这块地几年前就种不出什么粮食了,村里人也不在乎,他们几乎每家每户都在搞电子废料,白天以拆解为主,晚上多为焚烧,臭味久久不息。“前两年,电子拆卸确实让一批村民富了起来,但是这几年,这一行的后遗症也开始显现,不少人患上了这样或那样的疾病。赚了点钱的老板,都跑到其他城市,甚至国外去了。剩下在这里干活的,大部分都是外地工人。”

  这是电子时代一个肮脏的秘密。电子垃圾中包含铅、镉、水银、铬、聚氯乙烯,全都有毒,会损伤大脑,并引发癌症。在浙江台州,上海以及来自全球的电子垃圾在这里汇集,与臭名昭著的广东贵屿、清远等地相比,台州被称为“后起之秀”,这里是江浙一带最大的电子垃圾拆解基地,并被海外媒体称为电子垃圾的“切尔诺贝利”。一个庞大的生态链在弥漫的黑烟中笼罩整个天空,《IT时报》记者层层打开这条产业链的迷盒,找到其中浸淫着的罂粟般的毒果。

  IT时报 尤歆飞 摄影报道 图 CFP

  上海:不法商贩高价抢占电子废料

  老张是一个拾荒者。他总是在每天清晨赶到上海市华阳路和长宁路的各个小区,翻着垃圾箱,寻找着被人忽略的电子废品。“我专找废弃的电脑主板、硒鼓、墨盒,电器线路板、集成块,收集起来直接卖给废品回收站,有时候一块板就能卖好几十块钱。”为了抢到好货色,老张要和同行抢时间、抢地盘。别人5点多去“挖矿”,他就4点出发。除了翻垃圾箱以外,老张也会偶尔在小区摆个摊,低价收电子废料,转手做一些差价。而垃圾箱内未被发掘的,或者无用的废料,则被当成普通垃圾,由环卫车辆运到郊外实施常规的焚烧、掩埋等处理。

  比老张高端一些的,是那些修理、回收电子产品的小店。记者在虬江路电子市场看到,挂着“回收电脑、回收手机”等字样招牌的店铺遍地都是。一名店员向《IT时报》记者透露,只要是有价值的电子废品,他们都很有兴趣。一些成色较新的二手手机和二手电脑,可以润色后直接拿出来卖;已经损坏的电子配件,往往只要几元、几十元就能获得,转手卖给电子垃圾回收公司,就能赚钱。“这类回收公司在网上比比皆是。”只见这名店员在百度中搜索“电子垃圾”,顿时跳出了一系列宣传广告,如“辉盛”、“华锦”、“捷罡”等回收企业,均自称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资金实力。“他们一般都会上门收货,我们会把废料集中起来,打包出售。”而这些电子废品下一步的去向,无论是拾荒者还是小店店主都不知晓。

  “整个行业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业内人士、工业废品网(上海)回收服务总部的蒋玉峰透露,电子垃圾本应有一个健康的生态链,即企业和个人的电子废品,通过社会渠道汇总到小型回收站,随后卖给正规的电子拆解企业,通过专业环保的方式提炼出价值品,再卖给冶炼铸造企业使用。

  然而,由于正规的电子拆解企业收购价格低,通常还会收取一定的处理费,令不少处于中间环节的回收站避而远之。“上海有危险废弃物处理资质的企业虽然只有二三家,但是仍然面临‘吃不饱’的情况,许多电子废料流向了非法途径,一些个体户以高于市场价10%~20%的价格收购废料。比方说一吨废铁市场价2300元,他们以2450元回收,将市场上的废料尽数揽入怀中。”

  如此高价回收,岂不亏本?蒋玉峰摇头说,这些个体户走着一条悖于市场规律的模式,将整个生态链引向了岔路。“电子垃圾的处理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既要从电子部件中提炼出可用的金属、塑料等物,又要尽可能避免带来的巨大环境污染。一家正规的大型拆解企业,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去购买设备,一台环保的拆解设备往往要几十万、上百万。通过这些设备集中处理有害物,可以有效降低环境污染的风险。而一些个体户或是将电子产品简单改装后流入旧货市场,或是低价卖到个体手工作坊,用露天焚烧等粗劣的方法提炼贵金属,对于残留的金属废弃物,往往不加处理,随意丢弃,在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液、废渣等,对大气、土壤和水体造成了严重污染。由于他们的处理成本很低,最后可以获得远超正规拆解企业的可观利润。”

  浙江台州:长三角“最毒”的电子垃圾拆解地

  电子垃圾通过不法商贩回收后,最终去向了何方?在多次和回收企业的斡旋中,记者终于找到了线索——北方各城市的电子垃圾大都聚集到河北文安、黄骅,广东、福建的电子垃圾大都流入广东贵屿镇、龙塘镇、大沥镇,而上海电子垃圾的最终去向——浙江台州。某回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和台州当地的拆解企业有着密切合作,将得来的电子垃圾通过海运、陆运等方式,运到台州。

  “今天我们将带你去全球最有毒的地方看一看,有很多人不愿让你看到那些,那位于中国南方的小镇。在那里,你无法呼吸,无法饮水,那儿的孩子们血管里流动着铅。”2009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一部纪录片的开头,选择了这样的语言来描述中国南方的一座小镇——贵屿。

  那么目前长三角地区最大的电子垃圾聚集地——台州,又是一番怎样光景?

  椒江港码头:二十四小时装卸电子垃圾

  台州椒江港码头的“名闻遐迩”,源于那一船一船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子垃圾,除了美、日、韩等国的“洋垃圾”外,更有上海、江苏、浙江等地数量众多的电子垃圾被运到此地。12月13日下午,记者坐车从台州火车站向东北方行驶20余公里,来到了这个“天然垃圾场”。

  运货船一艘艘停泊在码头边,工人们依次卸货,各类金属板、电路板、电线、废塑料堆成一座一座小山,再分批装到卡车上运走,金属碰撞声此起彼伏,熟悉这一带的出租车司机小荣告诉《IT时报》记者,这个集散地二十四小时轮转,昼夜不歇,有时候仅卸载一船货就要花费三天三夜。每一辆卡车为了多运一些货,大都是超载行驶,车上垃圾堆得严严实实,仅用帆布稍作遮挡。在路上行驶时,一个拐弯就飞出一大片金属废料,弄得满地都是垃圾,附近一些村民以捡拾散落的垃圾为生。

  在黑黄色烟雾中“洗金”

  这些“电子垃圾”的目的地是10多公里之外的路桥区峰江镇和新桥镇。在这里,除了少数一批颇有规模的金属废料加工厂之外,更多的是遍布在乡村中隐秘的小作坊。

  沿着G104国道,从路桥区中心向南部的峰江镇行驶,天空渐渐阴霾起来,黑烟弥漫,空气里散布着塑胶燃烧后的刺激性异味。道路两边,由高墙垒砌而成的垃圾堆积场绵延不绝,废旧电器外壳、电脑旧零件散乱地堆积在一起,不时有卡车进出,卸下一批批货物。衣衫上沾满油污、毫无防护措施的拆卸工人无声地坐在垃圾堆中,分类、分拆着电子废料,而剥离出来的电线外皮则拿到一旁扔掉或烧掉。

  峰江镇安溶村是路桥区废料小作坊的一个缩影。道路的一边是农田,另一边是村民的住宅,以及一个个用砖墙掩隐的垃圾堆场和私人作坊。他们用警惕的目光留意着每一个外乡人,门口的狼犬也发出恐吓的叫声。在这些没有专业仪器和环保设备的作坊里,工人们靠赤手空拳,用自己的健康赌博明天。

  记者发现,在一个露天作坊内,一些人正在“洗金”,他们把电脑芯片放在一个盆里,倒进硫酸后放在火上烧,先把芯片上的塑料烧掉,然后一遍一遍地析出铜和铁,再加硝酸,经过几道工序后得到金粉。硫酸燃烧的黑黄色烟雾遮天蔽日,而他们在咳嗽中一遍一遍反复着这样的工序。据悉,英特尔的芯片,1斤可以析出3克多的金,当工业黄金卖出去,能赚几百元。在一家不规范的蓄电池生产作坊中,工人将废旧电池拆开,随意倾倒其中的硫酸,随后将铅板扔进熔炉,大火焚烧时黑烟四处弥散……

  保时捷4S店与腐臭金属为邻

  男人们做着熔炼的工作,妇女、老人们也不闲着,他们把废料堆到家中,一边煮饭烧菜照看孩子,一边用手敲打、拆卸废料。记者经过一户村民家时,一名当地妇女正在门口,用小刀切割着电线,将里面的铜芯剥离出来。她咧着嘴对记者呵呵地笑说,这玩意挺赚钱的,她负责拆分,她丈夫拿到外面去冶炼,这些年用赚来的钱盖起了三层的小楼房。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路桥区峰江镇随处可见两三层楼的别墅,宝马、奔驰等名车屡见不鲜。保时捷等4S修理店与一家家弥散着金属腐臭、堆满垃圾的堆场比邻而居,一边是高利润,一边是高污染,形成了讽刺的对比。

  外来打工者不知污染危害健康

  一边是高速运转的拆卸作坊,一边则是荒芜的农田。记者发现,作坊将利用率极低的固废垃圾,含大量重金属和多氯联苯等有机污染物直接倾倒在农田中,沟水染上了五颜六色的化学色彩,散发着阵阵恶臭。村里杂货铺老板老王在和记者攀谈中说,这块地几年前就种不出什么粮食了,村里人也不在乎,他们几乎每家每户都在搞电子废料,白天以拆解为主,晚上多为焚烧,臭味久久不息。“前两年,电子拆卸确实让一批村民富了起来,但是这几年,这一行的后遗症也开始显现,不少人患上了这样或那样的疾病。赚了点钱的老板,都跑到其他城市,甚至国外去了,在这里干活的,大部分都是外地工人。”

  电子垃圾主要分为线路板、金属部件、塑料、硒鼓、墨盒等几大类。其中电路板最值钱。一吨电路板中,可以分离出130公斤铜、0.45公斤黄金、20公斤锡。但是电子垃圾的污染和危害也是巨大的。电视机、电脑、手机、音响等电子产品,含铅、镉、水银、六元铬、聚氯乙烯塑料、溴化阻燃剂等大量有毒有害物质。有资料显示,电视机或电脑显示器中的阴极射线管中含有大量铅,而铅一旦进入土壤会严重污染水源,最终将危害人类、植物和微生物,还会对儿童的脑发育造成极大影响。

  而对于这项工作可能造成的危害,一些拆卸工人却茫然无知。在安溶村的路口,一名40多岁的拆卸女工推着电子废料迎面经过。她告诉记者,自己是从四川过来打工的,每天坐着拆解电线、敲打金属板,比种地轻松得多,每个月还有两千多元收入。然而当记者问起作坊对员工有没有防护措施,知不知道电子废料会影响健康、污染环境时,她却显得非常茫然。

  相关阅读

  国家条例不受重视

  “虽然国家在今年1月1日实施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但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对该行业的重视程度和认同度仍然不够。”蒋玉峰说,政府对于许多非法回收商并没有有效的打击力度,而在许多人眼中,电子垃圾就和普通垃圾一样,处理这些垃圾似乎不是什么“体面活”,正应该由这些小贩和个体户去做,他们不了解其中存在的价值,以及可能造成的污染。

  企业也是生产电子垃圾的“大户”。纵观全球,电子产品制造厂商“生产——回收”的责任非常明确。但是,为何鲜有电子产品企业在回收领域进行投入?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院陈立雯说,因为对企业来说,处理企业电子垃圾的首要因素是经济利益。“许多正规拆解企业回收废旧电子产品时,不仅不付费,还要向企业收取一定的电子垃圾处理费。为此,不少企业宁可将废旧的电子电器卖给个体户。”

  记者手记

  要健康、要就业,还是要金钱?

  一份数据显示,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电子垃圾制造国,以230万吨排在美国300万吨之后。电子垃圾中既有可能提炼真金白银,也有可能带来遗患子孙的环境污染。谁应该对电子垃圾的污染负责?负责管理公共产品的政府?生产这些垃圾的企业?电子垃圾处理企业?还是每一个使用电脑和手机的人?在人们的疑虑和推诿之中,整个产业链却畸形地落入了不法商贩、不法企业和私人作坊的手中。

  不法商贩打造了电子废品的流通渠道,不法企业和私人作坊从事着电子垃圾的拆解,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只重金钱和利益,不重生态和环保。令人费解的是,在产业的监管、治理和引导方面,政府究竟在做些什么?面对这么多民众在污染中煎熬,为什么不重拳出手,取缔违法企业和小作坊?今年3月,路桥区上陶村曾发生“血铅事件”,172人血铅含量超标,当地政府曾刮过一段时间的“整治旋风”,然而一阵风过后,一切又死灰复燃。

  某当地相关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拆解业牵涉路桥区43个村落万余人的就业,他们下不去手。可笑的是,万余人的生命和健康都可以不顾,还谈何就业?一名知情人曾向记者透露,整个无牌照经营的拆解产业链,不少是地方经济的支柱产业和纳税大户,管理者在对污染和政绩进行权衡时,往往将天平倾向了后者。

  同时,绿色环保意识不足,也是整个社会的软肋。望着台州路桥地区糟糕的空气、贫瘠的农田和烟尘四溢的道路,那些小作坊个体户们难道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以自己的身心健康、以子孙后代的明天去玩一场赌博游戏么?他们得到了短暂的利益,但失去的却是一个乡镇、一个城市的未来!

  虽然社会上呼吁环保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在美国CBS电视台的镜头前,“这些再循环从业者都是些愉快的农民,他们无法靠土地为生”,在摸得着的金钱利益和摸不着的生态环保抉择面前,人性往往总是显得如此脆弱和无知。
 ·  Translate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尤木有 originally shared:
 
我们经常被维稳工作搞得疲惫不堪

“只要国家开什么大会,我们维稳人员那几天每天都要请访民们吃饭、喝醉,这样就不上访了。因为到北京,到省城上访多少批次多少人,都要列入政绩考核。我们经常被维稳工作搞得疲惫不堪。”——在福建省委党校的“维稳课”上,某位团委干部如此讲到,“为了不让老百姓上访,10万元的事儿我们花20万都干”
 ·  Translate
1
Have them in circles
46 people
Jean-noël Lafargue's profile photo
Ashok Sethi's profile photo
Fotini Lekatsa's profile photo
vitrum zhu's profile photo
Dwayne Spradlin's profile photo
Romuald Rangama's profile photo
Laurent Jiang's profile photo
Kristjan Jõgiste's profile photo
李克复's profile photo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加措活佛-慈爱基金(@jiacuo):要用行动控制情绪,不要让情绪控制行动;要让心灵启迪智慧,不能让耳朵支配心灵。思想会变成语言,语言会变成行动,行动会变成习惯,习惯会变成性格,性格会影响人生!我们无法改变世界,但可以改变观念;我们无法改变别人的看法,但可以改变自已的想法!
 ·  Translate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早上做电梯,在我后面下的急冲冲的挤到我前面,因为担心那几分钟的迟到老板会不会和他计较;结果挤开我,走到前面,踩到了我,没想到还‘绊到’了自己,结果强盗逻辑的要求被踩的人和他道歉 - 这是什么样的85后90后?希望他不是这些85后90后的典范!请问家教在那里? 请问排队有次序的上下车,不是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嘛?基本的功德心都没有,何以为人?
 ·  Translate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PLS pass it on!
 
转发一下,给有需要的人:
大家周围有没有需要做唇腭裂手术的孩子,需要提供正面照片、病例,不限制孤儿。4月份美国的医疗队会来和交大一附院合作,免费做50个。可以联系董小姐qq 282617677有需要的直接联系转发的董小姐
 ·  Translate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Ernest Rugenstein originally shared:
 
Please share. . . .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1

Lizzie gu

Shared publicly  - 
 
PLS pass it on!
Daniel Alexander originally shared:
 
I spotted this poor lady initially on Thanksgiving Day looking for work as I was leaving the York Road Shopping Center in Baltimore (http://g.co/maps/2ymdz). I felt so helpless and guilty because she wasn’t asking for money, but for a steady job. It was beyond me. It was especially sad because this was someone who should be enjoying retirement, but can’t.

The next day, I thought to take a picture of her and her sign to post it online to have her exposed to more people. When I went to find her though, she wasn’t there.

I was in the area today, and coincidentally, there she was: Still asking for help as cars were exiting the plaza. I finally approached her and asked if I could snap a picture so I can put her ad online in the hopes that someone out there would be able to find something for her.

So, here it is.

If you know someone looking for a seamstress, will you please tell that person about Gail? If you yourself can help, please reach out to her. Gail can be contacted at 443-810-0561. If you can't help, at least share this post so that someone following you can.

Thank you.
1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46 people
Jean-noël Lafargue's profile photo
Ashok Sethi's profile photo
Fotini Lekatsa's profile photo
vitrum zhu's profile photo
Dwayne Spradlin's profile photo
Romuald Rangama's profile photo
Laurent Jiang's profile photo
Kristjan Jõgiste's profile photo
李克复's profile photo
Links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