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阿鯨
67 followers
67 followers
About
鯨'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絕情谷底
感覺所有 刺青和傷疤 已經安靜下來 能見度更差了 一一按他們讚 然後逐漸回收 紅塵滾滾 血汗淋漓 細碎的折磨 高聳入雲的房價 我們都受困 絕情谷底 (倘若突然 生鮮區流淚 謝謝你明太子) 你應該是有事 跟我一樣 鐵石心腸 藏於最卑微無望的胸口 往日情懷總是 帶有一種娘味…… 卻是為了認證 合格的 金剛們的低泣 我應該是有病 跟你一樣 各方起底 不為人知的航線 深夜海上巧遇 若有似無的大翅鯨 那是我們的靈魂 在替彼此噴水 (倘若突然 管制區流淚 謝謝你三太子) 每天醒來 彷彿凶案現場—— 惡夢中 累積千年灰塵 ...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密雲感覺
是那種盯著服務生 直到他誤以為我 有什麼需要 遂趕緊望向別處—— 然後又轉回來 偷看的午後 儘管並未接觸 已然有了感覺 想和一個城市發生關係 就要企圖逛進它 眼神的小巷弄 沒人知道的時刻 某種大力金剛 曾經 穿過胸膛 攥緊了心臟…… 遺夢般 靈異,潮濕的氣味 我的整座空城 遂如暴雨 按摩過一般鬆軟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有記憶以來 就想睡覺 那些夢 一顆顆 都像化石了 泥沙俱下的時候 不覺得 意志 真的很令人懷念嗎 然而宣稱喜歡你的人 閃過鉛錘似的鼾聲 是可能中途離開的 誰不是有幾條繩子 纏在頸間 瓦斯 如海上濃霧 顯影月光的藥性: 愛到不成人形 或終於化成人形 被利刃撫慰著 稀釋著 泥沙俱下的時候 所有指爪 都消蝕 血肉 皆模糊…… 卻不覺得 自己就是瀑布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一生
起飛後 機長說話了 他的聲音年輕且憨厚 卻猶如神諭 宣布著 你我未來的命運   我們確實歷練了一些夢境 醒來身旁 消失的旅行者 其實只是乍然 移到遠方 更好的座位   漫長的航行,憑窗悄悄 稱王的午後 深情凝視自己的臉 宛如菩薩的雲朵 卻不飄臨   苦行者為什麼苦,厲鬼為什麼厲? 曾經毛髮很暖皮膚很好 胸膛很厚……獨斷天真的盲目確信 彷彿大鵬鳥那樣盤旋地 接近 一個偉大帝國的心臟 發生於晝夜交易的朦朧時段 一生懸命那盞小燈 突然幻滅 (繞道手術與極地之旅全然相同) 不得不學會,溫馨地 欣賞恐怖片——   啊啊...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好像一直等誰來收割   襯衫不紮,皮帶不扣 為硬撐的內褲 感到難過   生活在絕崖之上 逐漸變禿,肥大 下垂,失禁……   總是擔心哪裡有洞 鎮日在風裡 一種淫蕩的感覺   醺醺的,不一定醉 蹦蹦的,不一定跳   腳底卡著砂礫 忍了一千次 才哭出聲   壓抑我的 不是那些暗礁   天空的胸膛似乎 還用雲掩飾得好好的   以為有什麼,更 澎湃要來 其實一切都結束了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那些山頭就要落雪
(天涼了,再不久 那些山頭就要落雪 到時便是 冬日的詩了)   約莫是某個豔陽天吧 泳裝明明 甜美微涼 卻有突然發生的沉船   接著喝口咖啡,再談談 這些年來暴雨中 不得已的支撐 意外成為戰士   沒禮貌的繼承者說 更喜歡你年輕時的模樣 你且掩映你自己的 不跟他們爭辯了   無論是怎樣 窘迫的靈感 最後都得學會 直面星空   執戈雄偉的間隙 儘管讓他們 誤會你的平原 錯過你的縱谷——   來自遠洋的波浪前 本無需炫富 更不用告解   微善到巨惡都如流 何必阻擋 彼此源源不絕的暗湧 最底下總有一些真愛吧   沒...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深秋的漿糊
深秋的神思 漿糊的意態 拉肚子也成樂趣 曾經蜜餞過的窗 花枝過的夢 諸神也只是短暫 時代的風沙 吹成的一坨形狀 當詩不再是詩 他就變成了 那斜雨的一截 隔夜茶 敗壞,酸臭 滿眼盡是秋風的剃刀 再帥再美的誰 難免有鼻毛 不小心 竄出的此刻…… 小人也可能 帶來核彈般的感動 因為不斷悲催 而有了靈魂 忽然覺得自己是被祝福的 爆炸也幾乎 在同一瞬間 遠方盔甲般的同類 鬆餅似的氣味 問你敢不敢 塗抹果醬 親吻他 冰檸檬水那樣稀微 折射的末日 已經來過了 也沒有任何人發現。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意外的花
寒日的一種 不慍不火 熟睡小鳥之徹底 穿過了雪中風衣 抵達另一胸襟 懷想著 打赤膊那一晚 每個人都有 不為人知的寶藏 螢火蟲似的 閃爍透光 入夜後 就被自己的良心 發現: 意外的花 開了 竟帶來傷悲 (不是你 想要的那朵) 這花卻依然 如此血豔 什麼都不知情 痴痴為你盛放 像是世界上 最美麗的一朵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B計畫
他忙碌但他不知道 夢能夠擁有什麼領土 他希望自己的詩可以 屬於美的國度 (儘管接近目的地 景色越荒蕪)   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 每一夢都是最後一場 雷雨中 生活平實而具體的火苗 一簇簇跳動 他每寫兩句 就被迫刪掉一段 他的帳號又被盜了 他很忙碌但他沒有B 計畫   他很忙碌因為 這世間如此繁盛 (別過度摘採) 刮完鬍子後 對著鏡子發呆 每天早晨都到那裡祭拜 顛沛流離去了很遠的地方…… 知道最後 也不是 一定要留下形狀   他啊何嘗不想即時打出 一種果汁 偷換流年 清涼無憾 日日堆杯換盞 那個願意跟他一起 枯坐...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海嘯患者
1 人間 深似 一天的地獄 潮浪 未知的 海嘯患者 與幻想的 病痛 在沙灘上 嬉戲 2 一望無垠的暗示中 千碼之外的夢魘 是一塊強壯的方糖 (純淨,特甜 非常容易犯罪) 從高處墮落 島嶼盡處,斷代的杯底 炙鬱且苦 努力融入漩渦 化作洪流 3 前方厭倦的懸崖 險渡每一夜的慾望 橫流 四方疾苦 是否有所回應 當煙火開始上升 所有星星安靜下來—— 浪得虛名者 也實在是 浩浩蕩蕩了些 4 海龍王的浪 也有千百種叫聲吧 暗礁傷痕累累 荷爾蒙滿到喉結 意外逼出了原形: 冬日清晨的大海 他孤獨 蒸騰的澡堂 5 身體髮膚拼湊...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