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王伟
24 followers -
自由,民主---永远的追求!
自由,民主---永远的追求!

24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小丑的盛世

曾担任美国助理国务卿的谢淑丽,在她写的《脆弱的强权》一书中说:“中国依靠强大的资讯控管能力,让人民生活在无知的环境中,但是,只要真相被广泛传播的时候,这个国家就要面临崩溃”。

美中贸易战争,发动在即,曾担任习大王博士生论文导师的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客观分析了中美两国经济实力和贸易事实,在网路上发文说:“党媒和嘴硬的党官认为,两国开战,大不了两败俱伤,我说:绝不是这样的,一旦开战,美国只是受伤,但是,中国却是死亡”。

孙立平在文中呼吁党中央,认错协商,文章一铺出,《环球时报》首先开炮,大骂孙立平是汉奸,还没打仗,就要割地求和,孙立平回应说:“美国不少学者说,贸易战争会使美国失败,却没有人说,这是美奸,只有中国人会乱扣汉奸帽子,这是十足弱国心态,一个国家会变成理盲,使民族主义当道,主要原因就是资讯被蒙蔽”,没多久,孙立平的微信帐号,也被网管查封了。

在中国,愚民政策洗脑下,说实话是很危险的,幸好孙立平是国师,否则下场难料,可惜,有清醒的老师,不见得有清醒的学生。

还记得,习大王登基第二天,北京居然下了一场三月雪,于是《人民日报》刊登了〈瑞雪兆丰年〉庆祝文,营造一个盛世中国梦的景象,以代替燃放鞭炮。网路酸民说:接下来是否要大赦天下了,没想到,这场象征好皇帝登基的瑞雪,隔天就被踢爆,原来是空军自制的人造雪,这令我想起另一个有关“盛世出国虎”的故事:

2007年,为了营造胡温体制的中国盛世,《陕西日报》刊登了一张老虎的照片,旁白写着:“盛世出国虎,虎啸振天下”,所谓国虎,就是已经在中国绝迹的华南虎,拍到老虎照片的人叫周玉龙,拍摄地点在镇坪,当时,正在央视制作“新闻调查”节目的柴静,决定探查真相,一开始,周玉龙还煞有介事,在镜头下,侃侃而谈:把当时拍摄情况,老虎走过的足迹等等,说到活灵活现,不久,许多所谓动物专家,也到现场,加入盛世出国虎的造势活动,最后引起国际动保团体注意,决定派出科学家,到陕西彻底调查,此事终于纸包不住火!

国际专家研究:镇坪森林状况,根本没有老虎可以生活的条件,然后从地上足迹鉴定:地上遗留足迹,并非大型猫科足迹。其实,90年代,大型猫科在陕西早已绝迹,这是和农民盗猎老虎,吃虎鞭,卖虎皮有关,其次是森林滥垦,老虎栖息地,已被严重破坏,一年后,周玉龙终于坦承:老虎照片是伪造,十几名协助造假,附应盛世出国虎的党官,也在本案一起和周某被判刑。

柴静在挖掘真相过程,一直被警告,不要拆穿盛世出国虎的表演秀,会搞到上头不高兴,可见:真相很危险,柴静属于初生之犊不怕虎典型,执意进行,2015年,柴静又拍摄《穹顶之下》,揭露中国空污危害,柴静的下场是失去工作,影片被禁播,离开央视,2016年,柴静把他在中国经验,写成《看见》一书,柴静说:“一个不关心真相的民族,一定是一个没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民族,肯定是堕落的民族”。

现在,老共把追求真相的人,拒于门外,用被失踪,被旅行,被囚禁等手段,全面封锁知道真相或说出真相的人,让14亿人生活在谎言当中。

今年的中共两会,大王登基盛事,唯一缺席的是:寻找失踪孩子真相的,天安门母亲们的抗议信。

以丁子霖为代表的这群受难母亲,从1995年开始,每逢两会,就会来到大会堂,呈送抗议书,要求党国还给天安门真相,要老共给个说法,抗议信持续了22年,但是,今年突然提早开会,国保单位,已经把这些黑名单人物,早早送出皇都,称作被旅行,而且,六四两字,已经被搜寻引擎打入禁语,母亲们所期待的六四真相转型正义,恐怕要等到地老天荒。

同样的大屠杀,台湾的228事件,就比较幸运,至少没有被列入网路搜寻禁语之林,而且你还可以泼漆,也可以痛骂政府,为何找真相的动作那样慢。

北京就在这一片维稳和谐氛围下,2,980位党代表,以99.99%赞成,通过修宪,让习大王登基称帝,听说只有两张反对票,是来自习大王和王岐山,为共产主义的民主,留点颜面,至少,本人不同意本人当皇帝。

中国形式民主,属于“议政一体”,行政官员也是党代表,自己监督自己,这种制度,天下少有,2,980位党代表的产生也很奇怪,农村人口占七成,却只有三成党代表,城市人口三成,却产生七成党代表。13大以来,因为多了农民工职业,所以增加五位农民工代表,这些代表,连自己为何当上党代表,也说不清楚,所以就会出现:申纪兰们,申女士已经89岁,每一年都当上代表。她受访时说:“我是党叫我当代表,所以我从不投反对票”,外媒先前所预料的:反习阵营对于修宪,势必反扑,但完全没有发生,尤其是江派人马,居然放任大王称帝,实在太耐人寻味了。

一份法国传媒说:“习阵营早就和江派谈好交易条件”,你不阻挡我称帝,我不抄你的财产,所以,两会中的工作报告,把反贪腐工作,做了总结:19大以来,反贪工作绩效很好,抓捕贪官450人,共抄没贪官资产7.3亿人民币,众贪官们坐在台下,一听,内心都笑了,原来,才7.3个亿啊!

到底党国高官,藏在海外的养老金,有多少?恐怕外国人比中国人还清楚真相,2014年,国际记者调查组织和《纽约时报》、《彭博财经》、《英国卫报》,联手揭露中国红色权贵八大家族:江家,邓家,李家,温家,还有习家的海外藏金,绝不会低于四兆(万亿)美金,报告一出,中南海先炸了锅,纽时,英国卫报,彭博三报的驻北京记者,首先遭殃,记者证被吊销,香港《明报》总编辑刘进图,在路上被人砍伤,接着失去工作,原来,真相很危险。

当时,比较亲中的纽时专栏作家佛利曼很火大,写了一封公开信给习大王说:“如果你要蒙住我们的眼睛,为何我们要让你享受美国的开放呢”?这封信,真的逼到中国政府,最后才发给记者证。

权钱交易最怕人知,这是中国贪腐的秘密精神所在,越高层级的贪官,交易越大,被郭文贵抨击的王岐山,成为副国王,他交易了什么?恐怕更使人好奇,刘晓波说:“中国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没有一个富豪是干净的,没有一个知识份子是诚实的”,他在《大国沦亡》一书中,举了一个贪官真实故事:河北省国税局长李清,被双规下马后,法院发现:李清本来只是省长秘书,七年内连升六级,干上国税局长。被捕后坦白:任内所有政治绩效,工作报表,财税数字,全部是造假的。法庭审理时,一名作证的商人说,李清如此告诉他:“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我在官场需要金钱支援,我支持你经商,你支援我从政,我官越做越大,你钱越赚越多”,你看,多么直白啊!

钱权交易,创造了中国无官不贪,改革开放的盛世,更是贪官横行的盛世,异议作家余杰在《冰与火》一书中,写得更传神,他说华北某一县府书记,因为涉及贪污被捕,全县老小如丧考妣,大家愁眉苦脸,一位路人不解,所以就不耻下问:贵县去除一名贪官,等于为民除害,这是大喜之事啊,你们为何不乐啊?一位老人就答说:贵客有所不知,这名书记在本县当官多年,能捞就捞,估计,这些年下来,已经捞了足够,再捞也不多了,本以为好日子要来了,没想到旧党官被捕,又派来一个新书记,这下又要从头捞起,你看:我们的痛苦,恐怕没个尽头,你说,我们如何笑得出来?

刘晓波说:中国没有一个清白官,恐怕不是危言耸听,所以,每一个领导上台,一定要发誓打贪,一定要说:不打贪会亡党亡国,贪官们也都知道,这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你砍了所有贪官,救了党,国就亡了,你或许救了国,但是党就亡了,就如同太太和女儿同时落海,请问:你要先救谁?现在,党国一团河蟹,大家一起做中国梦,不要打贪伤和气,该有多好。

于是,台面下,大王召集所有红色权贵们,谈好投票不闹场条件,让大王顺利登基,终于,喜孜孜的皇帝,开着礼车,带着一群贪官大富,还有一群央视假扮的外国传媒,还会在会中翻白眼的后宫甄嬛们,真正成了焦点,不顾前有路塌的警示,奔向所谓的中国盛世,而这一幕,却令西方国家看得瞠目结舌。

这次,大王没有3.5小时的打贪报告,2,970票,完成习大王帝王之梦,而中国人只剩下一种梦:如何做个好奴才的大梦,这不就是皆大欢喜了吗?

罗马尼亚的犹太作家:诺曼·马内阿,在《论小丑》一书中说:“马戏团只剩下小丑表演叫座,小丑身边是不断鼓掌的侏儒,脸上画着五颜六色,旁边还有一群,满身肌肉的巨人,护卫着。”这样的形容,再恰当不过。

但是,习大王所演出的小丑中国梦,肯定和看台下面,观众所编织的不一样,中国作家巴金说:“我有一个梦,有一天,我可以说我想说的话,作我想做的事,写我想写的文章,不受人干扰,不受人利用,不做人奴隶,靠着自己的双手过活,在众人的幸福中,寻求自己的幸福,不掠夺他人,也不受他人掠夺。”这是巴金的中国梦,而你的呢?

台湾亲中作家龙应台,在《倾听》一书中说:有一次被中国邀请去演讲,中国方面告诉他:演讲题目就是中国梦,龙应台心里想:当黑夜来临,你的飞弹正对着我的床,我还能有什么美好的梦?

2015年,习大王兴冲冲访问俄罗斯,在国会发表演说:“国家适合推行什么制度,只有自己人民才知道,鞋子合不合脚,穿了才知道”,习大王拒绝别国对中国说三道四,现在突然向中国14亿人,丢出一双“帝制大鞋”,台下看客,居然一片沉默,但是,还是有人说了“不”,3月26日,北京大学三位院长,已经提出辞呈说:“我们不当犬儒,不穿帝制大鞋子,可以把鞋子收回去吗”?我们开始担心:不愿涂上脸谱,扮演鼓掌侏儒的,这三位院长,会被一身肌肉巨人抓走,而从人间蒸发吗?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05901
来源:民报
作者:洪博学
#中共 #修宪 #新颖视角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箪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山坡羊·道情》宋方壶(元)

图 | 浙江松阳
摄 | 叶高兴 ​​​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游山西村》陆游(宋),不论前路如何艰难,坚定信念、勇于开拓,人生总会“绝处逢生”。

图 | 钻出地表的冠岩地下河
摄 | 何绍连 ​​​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