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要有光要有诚 #存档

+方仲永 文字整理


敬爱的温总理,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对我实施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证明一下这都是事实,有些发生的比网上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点要求:第一点,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展开彻底调查实真相,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其它十人到我家里入室抢打加伤害,而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了不让就医,谁做出的这样的决定,要展开彻底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惨无人道了,有损我们党的形象,他们闯入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摁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像县公安的很多人都认识,像贺勇,像张升东,像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现丽,李现强,高星健(所有人名均为音译)等这些人员要做出严肃处理,还有一个姓薛的我不知道名字,我以当事人的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的人作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抢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我们双户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就是不用管法律怎么规定的,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里去对我家实施抢劫,对我家里人实施殴打,像李现立是在我们那长期领着20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对我爱人多次实施殴打,曾经追到半道把我爱人从车上拖下来实施殴打,而且对我母亲也是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像李现强,在去年的18号下午把我爱人打倒在地,他是我们乡镇的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或所长,当时把我爱人的左臂严重打伤,在我们村口打贝尔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升和,就是网民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的2月份还像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的!我听说还有很多网民被很多女看守打,当时我还不知道雇女看守,后来我一了解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妇女主任,也有是这些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部分都是妇女主任们构成,还有像高星健,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都是公安系统,虽然他们不穿任何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竟然扬言说我们现在不是公安,我问他们是什么,他们说我们现在是党教我们来为党办事的,这我就不详细说了,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一个不法干部办事的,从各方面信息显示,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个组里8个人以外,最少的时候也每个组过来20多个人,他们一个3个组,七八十人,那么在今年在善良的网友不断的猜测关注下,最多的时候他们达几百人,对我们实施整体的封锁,大体的结构就是以我家为中心,然后我家里有一个组,我家外面一个组,家外面一个组就是分散在我家周围,四个角上,路上,再往外就是以我家为中心,所有的路口都有人,从我家向四面八方不断的分散开来,一直到村口,最严重的时候一直到邻村,在邻村的桥上,也坐着七八个人,然后这些不法干部,利用手中权利,命令邻村的干部在那陪着,然后还有过来的一批人开着车不断的巡逻,在巡逻的范围可达我村以外5公里甚至还要多,那这样的层层的看守,在我村里最少有七八层,而且把我们村周围所有进村的路口都编上号,据我所知我这编成28号路,到时候他们上班的时候,谁谁到28号路,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啊,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光县公安、刑警,以及县、双后镇党镇干部就有90-100人左右,他们数次对我实施非法的迫害,要求展开彻底的调查。

我虽然自由了,但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我的爱人、我的孩子还在他们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他们实施这种迫害,可能因为我的离开,他们会对他们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的肆无忌弹,我爱人左眼的髋骨曾经被他们打的骨折了,到现在还能摸得出来,腰部被他们蒙着棉被被他们拳打脚踢,到现在为止很明显的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明显还能摸到上面有疙瘩,而且惨无人道的不让就医。做为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一个乡镇的党员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 头撞在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在向他们指挥说“仗着你们年轻,你们行……”,这些人还恬不知耻的说“对啊, 年轻行这是真事啊,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何等的无耻,何等的惨无人道,何等的天理不容啊!!!对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都三个人跟着,每天都要进行搜查,对所有的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在学校里看着也不让出门,一回家就关在家里不让出大门!还有就是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7月29号断电一直到12月14号才给恢复,从去年2月份不让我进出买菜,让我们生活极度困难,所以我对此非常感谢网友不断的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他们的安全情况,以了解他们中国政府本着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去保证我们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如果我的家人出任何的问题,我都会持续的追讨下去!!!

那么第三点,大家可能会有一些疑问,为什么这些事情持续了数年始终没能解决呢,地方上,不管是决策者还是执行者,他们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是怕自己罪行暴露所以不想解决,而作为执行者,这里面有大量的腐败,我记得(去年)八月份,他们在对我进行文革式的批斗的时候,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08年的数字了,现在两个三千多万都不止了,你知道吧?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在网络上说吧!”他们当时曾经说过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过来人说“我们才拿多少点钱,大头都让人家给剥尽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的一个很好的机会,据我所知,乡里剥掉的钱都到组长的手里,每雇一个人一天是100块钱,那么这些组长再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的告诉他,说是一天100块钱的工资,但我一天只给你90,那10块是我的,那么在当地每天劳动一天也只有五六十块钱,做这样的事情又不需要付出很大的劳动,又很安全,又一天三顿管着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90块钱也愿意干,可是这一个组20多个人对组长来讲一天就是200多块的收入,那这个腐败是何等的厉害!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没听清楚),他们的组长就在家里把土地拿出来(应该是光诚家的土地)全部种上菜,然后种点食用菜的时候,他们自己买自己卖、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一点儿没有办法。

据我所知,维稳经费,他们有一次告诉我,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里拨几百万,而且他们说“我们能拿多少点,大头都让人家拿了,我们顶多就喝点汤”。可见这里面的腐败是何等的严峻,这种金钱、权利是何等的被乱用,因此对这种腐败行为要求温总理调查处理,我们老百姓纳税的钱不能就这样白白的让地方的不法干部拿去害人,去害我们党的形象,他在做这些所有的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时候,都是打着党的旗号在做的,都说党让你做的!

温总理,这一切不法的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就应该给民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咱们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那么,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您继续这样不理不睬,你想民众会怎么想?
1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