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yi he
Attended 山东大学
Lived in 北京
17 followers|1,336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yi he

Shared publicly  - 
 
有拿奖潜质啊
周婷 originally shared:
 
演技派~~
1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213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7 people
clare wu's profile photo
Jerry Stone's profile photo

yi he

Shared publicly  - 
 
为了利益,或者是生存,我们自以为对它们有一切操控权,但真的不知哪天,我们也会被这样关进笼子里挑咖啡豆
Goochin L originally shared:
 
对“灵猫咖啡”说不
文/牧徐徐

印尼的巴厘岛咖啡是目前世界上最名贵的一种咖啡,味道浓郁香醇。通常它又被称为“灵猫咖啡”,这是因为这种咖啡的原料——咖啡豆全都是被巴厘岛上的一种小型猫科动物灵猫(又称野生麝香猫)吞食下去后,经过体内发酵再排泄出来的产物。

灵猫有一种天生的自然本能,它能从满枝的咖啡豆中挑选出那些果核最完整、成熟度最恰当的咖啡豆来,而这些咖啡豆恰恰是制作巴厘岛咖啡的不二之选,但这些咖啡豆人们通过肉眼却是根本无法分辨的。

事实上,灵猫消化掉的只是咖啡豆的表皮,真正的豆肉因为相当坚固,因此并未被灵猫消化掉。接下来,豆肉会在灵猫的胃肠里发酵,并被其体内一种特殊的“灵猫香”浸染。通过几天的发酵反应,咖啡豆会被灵猫的胃液软化,然后排泄出来。

排泄物被人们洗净、晒干,然后研磨成咖啡粉,冲泡出来的咖啡香气逼人,一饮难忘。

因为这种排泄物非常稀少,每年整个巴厘岛的自然产量也只有500多斤,因而价格也贵得惊人,一杯正宗的巴厘岛咖啡能卖到140美元。

因为看到其中的巨大商业利益,2007年,印尼有一家叫“香巴克”的咖啡生产企业打起了灵猫的主意,他们开始运用人工干预,试图将灵猫咖啡的产量大幅度提高。其具体做法是,他们首先将非法捕捉来的150多只灵猫全部集中到一个秘密地下工厂里,然后将它们分别关在一个个独立的小铁笼里,几天都不给任何食物。等灵猫们饿极了,才将挂满了咖啡豆的树枝伸进笼子里,于是他们便看到了自己最想看到的一幕——一个个饿极了的灵猫开始本能地挑选出那些最优质的咖啡豆,急不可耐地吃进肚子里。几天后,“香巴克”便能轻松地收集灵猫的排泄物了。通过这种方式,“香巴克”很快就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不停地饿灵猫,然后再不停地让它们吃下咖啡豆,再不停地拉出排泄物,灵猫由于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捕食其他杂食,加上坚硬的咖啡豆肉要消耗灵猫体内的很多胃液和灵猫香,很快,被关进笼子的灵猫便因营养不良和肠胃恶化,一个个变得皮包骨头,最长的也只能活3年,而且无法繁衍下一代。但是,“香巴克”根本不管这些,他们一边把死去的灵猫拉到几里外的一个垃圾填埋场秘密埋掉,一边继续捕捉新的灵猫。

阿道夫·杜戈是这个垃圾填埋场的一名老清洁工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许多只被抛弃的死灵猫,继而打听到整个事件的真相。

这让杜戈很震惊,他觉得这些可怜的小动物不应该如此悲惨地死去。他开始给当地政府持续写匿名信,报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但是均未收到任何答复。最后,他干脆亲自跑到政府办公大楼里去反映情况,可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他便遭到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的毒打。后来他才知道,这件事情政府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因为“香巴克”每年能上缴不菲的税收,而且还带动了周边其他相关产业,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杜戈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半月,他先前工作的单位也开除了他。但这位快60岁的老人却没有因此作罢,病好后,他买了一台相机,趁着天黑摸进了“香巴克”,在工厂里潜伏了两天两夜,终于拍到灵猫被残忍虐待的镜头。

2009年9月的一天,灵猫受虐照片出现在印尼颇具影响力的一份报纸上,顿时全国一片哗然。迫于舆论的压力,印尼政府派出专门的监管机构,查封了“香巴克”,300多只疲惫不堪的灵猫被重新放归到大自然中。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阿道夫·杜戈说:“我并不像之前外界传言的那样,是一个保护动物的狂热分子。我只是一个邋遢的清洁工,但是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就不能不为此做些什么,否则会寝食难安啊!”

via:http://jiaren.org/2011/07/30/lingmao-kafei/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213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7 people
clare wu's profile photo
Jerry Stone's profile photo
Education
  • 山东大学
    物流工程, 2006 - 2010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Looking for
Networking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Previously
北京 - 济南 - 海口 -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