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Prisca Chiu
14 followers
14 followers
About
Prisca'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以下引自柯志明教授臉書
/...................................
根源上,整個人類本就是一個大家庭。因此,人類的墮落就是家庭的墮落,人類的罪惡就是家庭的罪惡,人類的紛爭就是家庭的紛爭,總之,人類的問題就是家庭的問題。
今日,人因家庭罪惡破碎而不愛家庭,輕看家庭,甚至痛恨家庭,親手拆毀家庭,至使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混雜而居,成為罪惡的奴隸,害人害己。不但自己喜愛如此,也喜愛人成為如此,更以敗壞邪惡的學說思想從根拆解家庭。
現實上,人的家暴露在各種威脅禍害之中,惡政權之害,惡社會之害,惡家庭之害,惡人之害,難以安穩固存,因而人常常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四處游蕩,不得安息,悲苦異常。不幸,世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守護我們的家,甚至更為不幸,世間也沒有值得我們信賴的家人與家庭。
然而,我們渴求一個可永久安歇的居所,一個能享受愛的家,在那裡,有愛我們又為我們所愛的家人,永恆地相愛著。哪裡有這樣的家?沒有,世上沒有這樣的家。但我們本性就是渴望這樣的家。
我的信仰讓我深信並激發我等待那可令我安居的永恆之家,也給我力量與責任去守護世間正被拆毀而破碎不堪的家。在此,與各位朋友分享上個主日我的證道稿〈上帝家裡的人〉。

Post has attachment
風向新聞刊登了柯老師的回應文

Post has attachment
回應前天(24日)司法院公告的釋字第748號解釋文。

Post has attachment
「生活世界」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家咖啡館/ 柯志明教授

Post has attachment
柯志明教授復活節證道「出死入生」

Post has attachment
證道:神聖的認識
以弗所書1章15-23

Post has attachment
<無制度性保障同性結合是否違憲?>
(以下引自柯志明教授臉書)
今天司法院為審理臺北市政府(會台字第12771號)、祁家威(會台字第12674號)就民法第四編「親屬」第二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舉行憲法法庭言詞辯論。對本案,憲法法庭列出下列四個焦點問題:
1.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是否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
2.答案如為否定,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婚姻自由之規定?
3.又是否違反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
4.如立法創設非婚姻之其他制度(例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以及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之意旨?
國家對同性婚姻原則上可以有三種立場:一是制度性保障,二是禁止,三是不干涉。制度性保障就是視同性婚姻為一種值得以法律制度保障的婚姻類型;禁止則是視同性婚姻為非法婚姻類型;不干涉就是對同性婚姻保持法律中立。
這次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的主要焦點在於:同性婚姻制是否為受我國民法親屬編所保障的婚姻;若不是,民法親屬編之婚姻規定是否有違憲疑義,即違反憲法第7與22 條;若民法無違憲,那麼為同性結合創設一種非婚姻的制度(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7與22條之要旨。
我的意見是:民法親屬編婚姻章無違憲,也無違反憲法第7及22條,致於是否要為同性結合創設制度則須視該制度之內函為何而定。我已把自己的簡要意見寫成一短文,置於我的部落格,歡迎有關心此議題的朋友參閱。

Post has attachment
柯志明老師每月第四週在東海路思義教堂證道,
第一場時間是9:00,第二場是11:00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取自:柯志明教授臉書

若非永恆,世間無足掛齒,我們不過是虛無。
為什麼我們這有限、充滿缺陷又會死的人竟然能思想並掌握不受限於時空的精妙之數學及其真理?為什麼我們這有限、充滿缺陷又會死的人能知道自然世界的運作法則又能將之以數學的方式表現出來?如果人如達爾文主義者所言是自然隨機演化的產物,那麼人究竟為何能有如此神奇的心靈能力呢?這難道不一個不思議的奧秘嗎?
我完全不認為這個自然世界可以解釋人的存在。世界的終極解釋在世界之外,而不在其內。人也是如此。我深深認為,只有一位無限位格者上帝能解釋人的存在。沒有上帝,人完全是不可思議的。反過來說,人其實是上帝存在最有力的證據。這浩瀚無窮的宇宙竟有人(person),這正好顯示當有一位無限的位格者(an infinite Person)存在。
整本聖經清楚顯示,永恆是時間的座標,超越是現實的根據,無限是有限的基礎,位格是存在的源頭。唯獨上帝能解釋一切,當然也唯獨上帝能解釋人及其歷史,包括解釋基督信仰與基督徒。確實,聖經明示,上帝在創世之前就揀選了屬基督的基督徒,也就是在永恆中預定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一個人是因自己的決定而成為基督徒的,作為聖徒的基督徒不是出於人的決定,不是這世界的任何存在決定的,而是上帝在永恆之中決定的。
因此,整個世界的力量總和起來也無法摧毀一個弱小的基督徒,因為作為被上帝所預定而為其兒女的基督徒乃存在於永恆之中,為自有永有者所庇護。這是基督徒能忍受甚至改造這個世界的原由,這也是像我這軟弱、敗壞的人仍能在世站立得住的信仰真理。這信仰真理給我力量,也時常是我的安慰。
在此,與臉書朋友分享我昨天在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的主日證道稿〈聖徒〉,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參閱。

Post has attachment
(引自柯志明教授臉書)「前天讀到一篇論文,談到身處在到處衝突對立、人禍不息、價值失落混亂的當代社會,人要如何活出意義。文章批駁了普遍絕對的價值觀,否定有永恆世界,也反對人尋求非此世的超越救贖;相反地,文章認為人應當承擔自己的生命,活在當下,不渴求他世,不斷克服現實的種種不幸,然後活出生命的意義甚至幸福。
對我來說,整篇文章無非是作者自己的哲學幻想,雖然充滿現代人本主義與主體主義的英雄氣慨。當代西方哲學充滿這種自以為是的悲愴氣味,其實是一種對生命莫可奈何的自我壯膽與叫喊。
人的現實生命明顯是不幸的、悲慘的,充滿病痛、災難以及種種不幸,並被死亡牢牢統治,被虛無緊緊困住。我完全無法理解深深囚禁於這種悲慘生命的必死之人要如何自我承擔自己的生命,要如何活出幸福與意義,要如何展現他是一個生命主體。一隻蚊子就可叫人無法思考或要人的命,人要怎麼自我承擔自己的生命?
然而,為何不應尋求超越的救贖?為何不應渴望美善的永恆世界與生命?憑什麼否定有上帝,憑什麼否定有永恆世界與生命?憑什麼否定沒有生命的救主?我完全不認為哲學有什麼本事對此提出明確不可辯駁的否定性根據。其實,哲學對人的悲慘生命是無能的,它不可能是一種救贖,至多是一種練習,一種必須依附於特定信仰的思想練習。沒有信仰,哲學注定是蒼白無力的。
在此,與各位臉書朋友分享我在本月15日的主日證道稿〈血漏女人與死亡少女〉,宣講耶穌醫治一個得血漏病的女人以及叫死亡少女復活的信息,宣講愛人的上帝如何對人施行祂的救恩。我深信,這關係著每一個渴望生命美善與意義的人。有興趣者可參閱,願讀者能得幫助。」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