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v chao+ET Blue+TH Schee 的討論,深受啟發。據說 G+ 適合長文,我將今早的一篇翻譯初稿貼在這裡,也歡迎共筆潤稿:http://goo.gl/JLy3Py #g0v   #codefortomorrow #wikileaks
----
人名: Lisa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副總)、Julian (維基解密創始人)、Scott (國際危機組織通訊長)、Jared (美國國務卿顧問)、Eric(谷歌執行董事長)。

這次祕密訪談時間在 2011 年 6 月,原本為《數位新時代》一書準備,但最後沒有出現在書裡。
原文: http://wikileaks.org/Transcript-Meeting-Assange-Schmidt.html

Lisa: 你要怎麼知道你們贏了?

Julian: 這種事情沒有贏不贏的。它是人們長久以來一直在努力的過程。

當然,我們在許多個別的戰役取得勝利,但人類的本質就是有說謊欺騙的人,也有誠實的人。當一群誠實的人找到彼此、相遇而組織起來,因為他們具有那種性格,不會互相欺騙,所以自然會更有效率。

這是自古以來就存在於投機者與合作者之間的鬥爭,所以我認為它不會消失。

我想我們可以取得一些重大的進展,或許取得這些進展與投身於奮鬥的過程,對人是有益的。所以這個過程,其實就是最終目的裡的一部份。事實上,對人們有價值的並不是最後達成某個狀態,而是讓人們感覺值得投入奮鬥的這個過程。

Scott: 這真的... 很發人深省。[笑] 你顯然想了很多這方面的問題。

Julian: 哈哈哈。就像毛澤東說的:「不斷革命!」

Jared: 趁這個機會,我想提出最後一個令我好奇的問題... Scott 談到以這一切為中心發展出來的次文化,這是我們想在書中探討的一個很有趣的概念,因為它會引發一個問題:究竟是這些次文化創造出需求,進而發展出科技,還是其實是科技創造出這些次文化?這是個滿有趣的因果關係。

Julian: 你也知道,這問題從這兩方面來講都對。不過,我認為是科技給了次文化出現的機會。只要有一大群可以自由表達想法及價值觀的年輕人,文化就會自然發生。

沒錯,這種文化來自與其他文化和諧共存的經驗,過程也都有跡可循。但它們同時也來自年輕人的性格,他們渴望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分享,而且渴望取消掉老一輩掌握的權力。

Lisa: [笑]

Jared: 老一輩缺乏創意的程度實在令人驚訝。

Eric: 身為老一輩的人,我同意你的說法。

我認為你的論點很高明,部分原因出在你一開始... 你所用的模型,性格模型,你一開始從人的價值觀出發,然後... 如果按照我的說法的話,這些價值觀會被社會地位模型吸收同化,讓你被迫接受整個社會結構,而獎勵制度和各種限制也會隨著你年歲漸長,讓你定型,有點像...

Julian: 對,完全正確。一旦我們能利用新的系統,提供各種方法來轉移財富,或表達價值觀,或形成某些更有效率的群體認知...

Eric: 對,對,而且你認同的這群年輕人,如果人數足夠多,就會讓複雜系統徹底改觀...

Julian: 對。看看社會是否也會出現某種狀態變化,會是很有趣的事。革命本身就是一場巨大的狀態變化,就好像所有東西原本處於一個狀態,然後突然瓦解成另一個狀態,而且這些改變發生得很快。

我很有興趣看到是否會快速進行更廣泛、普遍、全球化的文化變遷,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Eric: 對。我得到的一個啟示是,全球化讓事情快速發生,因為每件事都是彼此相連的,這點在過去並不成立。

Julian: 對,資訊、金融和財產都一樣。全球化的一大問題,是你可以當個混球,把你的錢搬到別的地方去。快速電子轉帳、快速挪動資產、快速簽約,這種財產的移動,會助長投機主義的出現。

即使受到政治力制裁,金融可以跑得比政治力還快,所以你只要讓錢在整個系統裡不斷滾動,讓它越滾越大,等大眾發出憤慨的道德訴求, 要求制止這種行為,已經太晚了,錢全都被搬走了。

所以現在發生在網路上的情形是,政治力(順帶一提,我這裡所說的政治是澳洲的用法)無關於政黨政治, 而是關於...

Scott: 喔,是澳洲的用法嗎?

Eric: 政治體(body politic)。

Julian: 對,政治體。政治力的行動可以比過去快很多,很可能跟金融一樣快。我不是指個別轉帳的行動,而是以類似轉帳交易系統背後所需要的複雜建構程序來實現。

這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來達成。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