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韩寒的博客的确是多人共同经营,绝无疑义

@沈浩波 : 这两天,一直在上海。是,《独唱团》不会再有。我曾试图斟字酌句的为此事找到最合法的解释,不带任何情绪和指向。但最终, 韩寒依然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虽然他把博客的账号密码都给了我 ,表示任我删改,但我只能选择尊重他所写下的每一个字。非常抱歉。也许只是因为我在商业上的无能,导致这样的结果。2010-12-28 09:07

@为书一生:沈浩波有密码,路军波会没有吗?
@madmadmadmad:沈总也有韩寒博客帐号?韩寒博客有多少人有帐号?
@madmadmadmad:向沈浩波老师说声抱歉,真不是专门挖旧帖,无意中看到,发现又一个不算证据的证据
Translate
1
1
pan xhorn's profile photolianyang cong's profile photo卓自锋's profile photoian luo's profile photo
48 comments
 
反韩人士们果然一贯坚持自己选择证据的方式,凡是对自己不利的,一概忽视之。看看这个帖子多明显!这些人只看到” 韩寒依然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虽然他把博客的账号密码都给了我“,却故意忽视”任我删改,但我只能选择尊重他所写下的每一个字“,果然是东方不败肘子的弟子,得其真传啊!
Translate
 
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20000000元)

哈哈,现在看韩2就是个大笑话,哦对了,人家说那是开玩笑哒。
Translate
 
+法律人 呵呵,我何时成为方舟子先生的弟子?未行拜师之礼可不敢乱称名人为师哦。

我根据这则消息得到的结论是,”韩寒的博客的确是多人共同经营“,不知道你对这个结论有没有异见?至于我将什么字加粗一下只是醒目的作用,我可没说这位沈浩波改过韩寒的博客哦。
Translate
 
现在有证据吗?如果有证据,我代理你向韩寒索要两千万。如果没有证据,就免谈了!
Translate
 
+法律人 哥们啊,韩寒已经说明悬赏是开玩笑的了,你难道没看到这个消息?要不我找到原始视频给你看下?还找他要钱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Translate
 
+卓自锋 那不行!只要有人找出证据,并且能够被我认同,我绝对为他代理这个案件。
Translate
 
+卓自锋
我根据这则消息得到的结论是,”韩寒的博客的确是多人共同经营“,不知道你对这个结论有没有异见?至于我将什么字加粗一下只是醒目的作用,我可没说这位沈浩波改过韩寒的博客哦。

有证据证明韩寒把博客账号和密码给了沈浩波,但没有证据证明他把账号密码给了别人。从”他把账号密码给了沈浩波“这个事实中,无法退出”他把账号给了其他人“的结论。
如果沈浩波确实替韩寒修改过博文,那么可以证明这个博客是韩寒和沈浩波共同经营的。
正如你所说的,你也不认为沈浩波改过韩寒的博文。所以,”沈浩波和韩寒共同经营韩寒博客“的这个观点就是不成立的。

进而,韩寒的博客是多人共同经营的,这个观点也是不成立的。
Translate
 
根据沈浩波的话得出韩寒的博客是“多人经营”,这个有点草率。
Translate
 
+卓自锋 哥们啊,韩寒已经说明悬赏是开玩笑的了,你难道没看到这个消息?要不我找到原始视频给你看下?还找他要钱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不过这的确需要从法律上来解构一下:
1、韩寒的2000万悬赏相当于是要约;
2、在要约撤销之前,如果有人找到证据,那么就相当于对前一要约的承诺。
3、如果在有人找到证据之前,韩寒撤消了要约,那么之后找出的证据就不能作为索要两千万的根据了。

so,现在即使找到证据,也没法从韩寒那拿到两千万。

不过我觉得韩寒这点做得确实不对,所以,如果有人有证据的话,我还是会代理起诉,纯粹就是为了恶心恶心他!
Translate
 
+法律人 你所说的是没道理的哦,韩寒的悬赏一没经过第三方认证,二没有留下含签名的悬赏公告或者其他有法律作用的文件作为物证,既然已经说明是开玩笑的,当然就完全处于撤销状态了,而且其悬赏完全只是言论自由的范畴,不受法律制约,你说代理别人向索款纯粹只是空头支票。

如果你真有心做出这个承诺,不妨写一个公告并签上大名,附带说明此事的视频,以及如果索款失败自己所负 的责任,完成了这几步,基本上可以认定你的说法是有效的。
Translate
 
+潘兴华
两人经营也属于多人经营嘛,难道两人不是多人?两党制不属于多党制?两党制是特殊的多党制嘛。两人经营也是特殊的多人经营嘛。就像圆也是椭圆一样。
Translate
 
+卓自锋 两人经营也属于多人经营嘛,难道两人不是多人?两党制不属于多党制?两党制是特殊的多党制嘛。两人经营也是特殊的多人经营嘛。就像圆也是椭圆一样。

哥们你刚说过了,两人经营是不成立的啊!
Translate
 
+法律人 我何时说过两人经营是不成立的啊?

何谓经营??即使这个人没有修改韩寒的博客中的一个标点,拥有其账号密码就属于经营的范畴,最起码可能随时上去看看,看看隐私的资料,看看私信等等等等。
Translate
 
下午5:14 +2

卓自锋 - +法律人 呵呵,我何时成为方舟子先生的弟子?未行拜师之礼可不敢乱称名人为师哦。

我根据这则消息得到的结论是,”韩寒的博客的确是多人共同经营“,不知道你对这个结论有没有异见?至于我将什么字加粗一下只是醒目的作用,我可没说这位沈浩波改过韩寒的博客哦。

这是阁下的原话哦!如果我误解了,请解释每个词的含义哦!
如果我在韩寒帖子下面留言都算共同经营,那我可就没法说了哦!
Translate
 
+法律人 我目前为止还是不能肯定这位沈浩波是否改过韩寒的博客啊,但既然其拥有韩寒的账户密码,就完全属于了共同经营的范畴。

+ian luo这位朋友说:”韩寒早说过很多人都有他博客密码帮忙发布“。

更是毫无疑问的多人共同经营啊。
Translate
 
+法律人 你没有韩寒的账户密码,属于客人的身份去留言,这怎么算是经营的范畴呢??

一个小店,两夫妻共同经营,你去吃个包子,总不能说你也是经营人之一吧,但是即使店家的男主人经常不做事就是在哪里闲聊着,这也是属于经营的范畴啊。人家有账户密码这叫主人,身份不一样啊。
Translate
 
这不是“两!=多”的问题,而是“经营”的问题。我认为即便证明有其他知道韩寒的帐号密码也不能证明韩寒的文章是代写的,要证明韩寒有代笔,这个证据不充分。
Translate
 
+卓自锋 也就是说,按照阁下的定义,共同经营包括但不限于如下内容:
1、代为修改
2、掌握账号密码后的自由查询阅读
3、代为发布
……

我理解了哦!不过这能证明代笔么?好像不能啊!代为发布和自由查询阅读不算代笔的证据吧!
Translate
 
+潘兴华 我何时说过这个证据证明了韩寒存在代笔啊?你最起码要承认这是两人共同经营吧!
Translate
 
+法律人 我何时说过这个证据证明了韩寒存在代笔啊?
Translate
 
+卓自锋 不承认就好哦!那就是说这个证据在证明韩寒代笔问题上没有任何价值哦!谢谢了啊!我得到我想要的结论了!
Translate
 
额,好吧,即便是“共同经营”我也不能认同。我觉得“经营”有一种契约关系在里面,而简单的拥有帐号密码不构成这种关系。由此“联想”出来的结论,会让我们陷入“阴谋论”的怪圈。ps:现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就是针对前面“方韩之争”的,自然就会扯上“代笔”。如果你不认同,那就是我联想多了。
Translate
 
+法律人 我一向很严谨的,一份证据说一份话。

尽管韩寒的博客的确属于共同经营,但不能证明其博文一定存在代笔,但足以让还在怀疑他是否有代笔的人提高几个百分点的质疑度了。

不过啊,话说到现在还坚信韩寒绝无代笔可非常不智慧哦。最起码应该换种方式说,比如不在乎文章是谁写的,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韩寒存在代笔,是否代笔不重要等等、
Translate
 
+卓自锋 我一直的观点就是:方舟子以及其他质疑韩寒的人,所给出的证据,不能证明韩寒代笔。我不知道韩寒是否绝对的无人代笔,但在没有证据证明他有人代笔的情况下,我推定他无人代笔。
Translate
 
+法律人 这就是自由心证的问题嘛,就是有人跳出来说给韩寒代笔过,韩寒自己承认的确是有人代笔过,我们仍然可以有权利认为其不存在代笔,因为他们所说的都可能是假的。

即使美国的审判,估计几个法官要达成一致的认定极难,很多情况是几个法官认定某个人有罪,几个法官认定其无罪。最后通过简单多数的表决进行判定。
Translate
 
代笔的问题根本不涉及法律的争议,而只是道德与诚信的审判。

很多人说反正他们要上法庭对质,看看官司怎么判就是了。殊不知法官只会认定方舟子的言论是否越界,而根本不会触及韩寒是否代笔。当然如果有很多证据指向韩寒代笔的话自然会影响对方舟子是否涉嫌诽谤的认定。
Translate
ian luo
+
1
2
1
 
那个谁 +卓自锋 不要把我说的拿来当你的证据哈,我的意思很明显的说是韩寒有叫别人帮忙的习惯而且人家没人问自己说的。别拉拢我哈,我跟你不是一伙的。
Translate
 
+ian luo
我当然知道你是坚定挺韩的了,何时拉拢你了?呵呵

引用你的话需要经过你的许可吗?这种事情倒是第一次听说哦,任何公开在网上的资料都可以随便引用(当然如果涉及色情、暴力等等除外),但需要注明出处。我都已经注明出处了,还存在什么问题呢
Translate
 
+ian luo 如果你所说的这句话属实””韩寒早说过很多人都有他博客密码帮忙发布““

那么说明韩寒的博客是多人共同经营这个结论更是铁板加钉了。
Translate
 
卓自锋 - +法律人 这就是自由心证的问题嘛,就是有人跳出来说给韩寒代笔过,韩寒自己承认的确是有人代笔过,我们仍然可以有权利认为其不存在代笔,因为他们所说的都可能是假的。

即使美国的审判,估计几个法官要达成一致的认定极难,很多情况是几个法官认定某个人有罪,几个法官认定其无罪。最后通过简单多数的表决进行判定。


不好意思,在我看来,真不是自由心证的问题,而是是否讲道理的问题。
Translate
 
卓自锋 - 代笔的问题根本不涉及法律的争议,而只是道德与诚信的审判。

这个我同意!所以,方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是否抄袭,不是法律问题,而是道德和诚信问题。即使她的硕士论文符合当时的标准,也不能否认她确实抄袭了。
Translate
 
+法律人 兄台倒是说说该怎么样讲道理,以及我是否有不讲道理的地方不妨说出来听听。
Translate
ian luo
+
1
2
1
 
+卓自锋 这个真不能证明,更不是铁板钉钉的。是不是有人有你的银行密码,那里面的钱也是他存的??你是这个意思吧.
Translate
 
+卓自锋 哥们多想了啊!我没说你不讲道理啊!我只是说,证据的认定自有规则可循,遵循这个规则就是讲道理,不遵循就是不讲道理!
你是讲道理的啊!你不是承认”韩寒的博客由多人共同经营不代表韩寒找人代笔了么?
这就是讲道理啊!
比某些脑残的方粉死不认账,那可是太讲道理了!
Translate
Translate
 
+ian luo
请参考我前面对”共同经营”的解释。我可没说这个事情指向了韩寒一定存在代笔。
Translate
 
+卓自锋 是这个样子滴!按照阁下的说法:是否抄袭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道德和诚信的问题!
所以,法律上认定抄袭的标准不适用于方刘菊花童鞋的硕士论文。
如果从道德和诚信的角度来说,哪怕有一处引用没有注明出处,都构成抄袭。
所以,从那一百多个学者的公开信来看,方刘菊花的硕士论文中确实存在引用而不注明出处的情况,所以,在道德和诚信的角度上,方刘菊花已经构成抄袭了。
或许有人说,那一百多个学者也是捕风捉影,所以他们在公开信中所举出的证据不能作数。那么就看看方刘菊花的自辩书是怎么写的。
方刘菊花认为,她的硕士论文是符合当时的论文引用标准的。在她毕业之后才出台的百分之四十标准线,因此这个标准不能适用于她的论文。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法不溯及既往,因此方刘菊花的观点在法律上是成立的。但方刘菊花的这个自辩书就等于承认了两个事实:1、她的硕士论文确实存在引用而不加出处的情况;2、这种情况的比例已经超过百分之四十。
因此,从道德和诚信的角度来看,方刘菊花自己已经承认她抄袭了。
Translate
 
+法律人 我何时说过“是否抄袭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这理所当然是法律问题了。
Translate
 
下午6:18

卓自锋 - 代笔的问题根本不涉及法律的争议,而只是道德与诚信的审判。

别跟我说,在韩寒身上就是道德和诚信问题,到了方刘菊花的身上,就成了法律问题。这可是双重标准啊!@
Translate
 
+法律人 代笔的问题当然不是法律问题,抄袭的问题就完全涉及法律问题了。一个字不同都不能胡乱套用哦。哥们你的ID是“法律人”,更应该谨慎推论啊。
Translate
 
+卓自锋 那我请问一下,阁下你区分的标准是什么啊!
Translate
 
+法律人 你再次胡乱推测我说的话了。

代笔问题纯粹是道德和诚信问题,抄袭完全涉及法律问题。这两句我都说过,可我没说抄袭问题不涉及道德和诚信啊。


只是我的判断是,方舟子妻子的硕士论文完全不属于抄袭。
Translate
 
+卓自锋 可不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代笔问题就是道德和诚信问题,而抄袭问题就是法律问题啊!区分的标准是什么呢?我愿意完全按照你的标准来定义任何概念,但前提是我必须知道这些定义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Translate
 
+法律人
好吧。我就详细解释了,相信你也不是胡乱找茬的。

抄袭,显然是将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完全损害了被抄人的权益,所以抄袭属于法律问题。

代笔,纯粹是前台的披着羊皮的作家与后台的真正的写作者之间的事情,他们如果有利益纠纷那么就涉及法律问题,这个法律问题也不触及代笔是否合法。代笔显然是合法的,一国总统只要对一份文件签个字即可,里面的内容都是别人弄好的,但是签字人需要对文件内部的内容负责。

但是一个作家如果是被代笔的,甚至完全是个草包的话,那么就完全是欺骗读者,这里面就涉及了道德和诚信的问题了。

不知道我的解释你是否满意。
Translate
 
+卓自锋 基本满意,但仍有些疑问:
抄袭的作品也是作品,它侵犯的除了被抄袭人的权益之外,它还侵犯了学位授予单位的权益。因为这相当于她用欺诈的方式获得了学位。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学位是以国家的名义授予的,而国家权力的行使显然是事关全民的事情。因此,我可以这么说,方刘菊花以欺骗国家的方式获得了学位,间接的也就是通过欺骗全体中国人民的方式获得了学位。
如果说韩寒代笔成立的话,那么韩寒是欺骗了公众,但我相信这其中不是每个人都是被欺骗的当事人。这个公众肯定也不能和全体中国公民划等号。但方刘菊花的欺骗就不一样了,她欺骗的是所有中国公民。在这一点上,您认为哪个人的道德问题更严重呢?
您是否还认为,欺骗部分公民是道德问题,而欺骗全体公民就是法律问题呢?是否您认为后者比前者要执行更低的标准呢?
Translate
 
+法律人
请参考我的这个链接:
https://plus.google.com/107348897437933517832/posts/SyUeJVY7qHK

刘菊花仅仅是复制粘贴的过多了,并没占据别人的劳动成果,因为注明了出处也就完全说明了自己的论文几乎都是引用别人的,引用别人的论文是为被引用人增光嘛,说明被引用的人说的话有人看有人信服嘛,这怎么算是抄袭呢?

要说明刘菊花的论文是抄袭的,用复制比过高是绝对站不住脚的,因为她提交论文的时候评审人已经知道她的论文含有大量的引用,也就代表评审人认可了她的引用。除非刘菊花论文中存在极为重要大的观点未做引用,且字里行间默认为为是自己的劳动成果,这种情况才可能涉及抄袭。
Translate
Translate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