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藥罐子
44 followers -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44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蘋果日報】Smart Drugs不會令孩子變Smart 濫服聰明藥易焦慮上癮
 
話說藥罐子真的好好好榮幸能夠獲蘋果日報邀請接受專訪,今次主要上副刊跟親子版的讀者分享三種坊間經常會拿來做道具應付考試的「聰明藥」。
  
不過藥罐子強調這些所謂的「聰明藥」的官方用途並不是用來考試的,而是主要用來治療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 Hyperactive Disorder, ADHD)或者渴睡症(Narcolepsy)!
  
至於使用不當往往可能會產生很多副作用,例如成癮性,後果可能得不償失。
  
最後請容許藥罐子用「祿命透支,禍患無窮」這八個字總結這些「聰明藥」,簡單說,便是「有借有還」,俗稱「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這些借回來的成績往往可能需要用健康來償還的。
  
所以請勿亂用。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抗生素事件

不久前,在下午大約三點的時候,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女士穿著一身行政服前來藥房,然後從掛在右肩的手袋裡拿出三包藥出來,悉數攤在玻璃櫃枱上並指著這些藥問藥罐子這是什麼藥。
  
哦,其中一種是Omeprazole。

插播一下:
  
在藥理上,Omeprazole是一種質子泵抑制劑(Proton Pump Inhibitor, PPI),顧名思義,主要在直接抑制胃壁細胞(Parietal Cells)裡的質子泵(Proton Pump),從而抑制氫離子(Hydrogen Ions)的釋放,抑制胃酸分泌,減少胃酸。
  
所以Omeprazole是一種胃藥。
  
不過這不是本文的重點,所以暫時跳過一下。
  
真正的重點落在隨後的兩種藥上……
  
據說這個女士最近在一間私家醫院進行食道胃十二指腸內視鏡檢查(Oesophago-gastro-duodenoscopy, OGD),俗稱「胃鏡」,結果證實對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H. pylori)呈陽性反應。隨後醫生便開了這三種藥KO幽門螺旋桿菌。
  
實際上,治療幽門螺旋桿菌感染一般離不開三合一療法(Triple Therapy)。所謂「三合一療法」,顧名思義,便是指同時服用三種藥,兵分三路,三面夾擊,聯手剿滅幽門螺旋桿菌。
  
對,Omeprazole便是其中一員,主要負責幫其餘兩種藥鋪路,一來製造一個有利的地形,提高其餘兩種藥的藥性,二來減少胃壁繼續受到胃酸的刺激,從而紓緩消化性潰瘍的症狀,控制病情,延緩情況進一步惡化。
  
那麼,另外這兩包藥到底又是什麼?
  
哦,這兩包藥分別是Amoxicillin、Clarithromycin。
  
至於這兩種藥其實是……
  
「嗄?抗生素?!」
  
店面頓時傳來一陣嘩然。
  
接著藥罐子便答道:
  
「對,這兩種藥是抗生素,用來殺菌,有什麼問題?」
  
然後這位女士便繼續詫異道:
  
「現在不是呼籲大家不要亂用抗生素嗎?」
  
唔……對,現在社會總是用自己方法不斷提醒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不是嗎?
  
因為濫用抗生素往往可能會帶來「抗藥性(Drug Resistance)」的隱憂。
  
所謂「抗藥性」,主要是衝著抗生素而來的,簡單說,是指一種菌種獲得抵抗一種抗生素的能力,從而削弱抗生素的藥效,甚至導致抗生素失效,往往可能需要增加這種抗生素的劑量或者轉用其他抗生素KO這種菌種。
  
這就是說,今次可能有效;下次未必有效。
  
至於抗藥性的其中一個成因主要在沒有完成指定的療程,從而未必能夠給予抗生素足夠的時間消滅所有病原體。這些殘兵敗將便可能會透過基因突變(俗稱「變種」)進化成為頑強的菌種,建立防衛系統,進行反制措施,抗衡抗生素的藥效。
  
在相當程度上,這是一種「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過程。
  
不過其實只要按照醫生的指示服藥並完成療程,便能夠減低出現抗藥性的風險,問題一般還是不大。
  
實際上,單挑未必能夠成功殲滅幽門螺旋桿菌,往往需要聯合治療(Combination Therapy),同時使用兩種或以上的抗生素,集結諸侯,組成聯軍,聯手合擊幽門螺旋桿菌,目的在產生協同效應(Synergic Effect),盡量增加勝算,在相當程度上,同時還能夠減少出現抗藥性的機會。
  
所以真正的重點不在抗生素,而在「濫」用抗生素。簡單說,抗生素還是有一定的藥用價值的,只要用得其法,既安全,又有效。
  
對,社會只是呼籲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並不是不用抗生素。
  
問題是,根據經驗,現在的問題恐怕已經不是濫用抗生素,而是……
  
「哦,放心,其實只要按照指示完成整個療程,實在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然後這位女士便彷彿「中伏」一樣百般無奈道:
  
「嗄……」
  
至於具體的原因,她沒有說。
  
不過藥罐子看一看這兩包藥裡面的藥顯然不是藥物標籤上的數量,這就是說,這位女士恐怕已經服過這兩種抗生素,奈何這位女士看來好像不太想服抗生素,偏偏服了又不能不繼續服下去,固然可能會覺得自己「中伏」,更加可能會覺得「伏」了又不能不繼續「伏」下去,難免會有一種無奈感。
  
當然,這是第六感,而且還是男人的第六感,自然說不準。
  
不過如果問藥罐子的話,現在人們不是濫用抗生素,而是不敢用抗生素,從一個極端開始慢慢走向另一個極端,逐漸覺得抗生素是「伏」。
  
當然抗生素是藥不是伏。
  
所以與其呼籲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倒不如建議大家善用抗生素,簡單說,便是「該用則用」。

用,還是要用,只是要用得其所而已!
  
總之,按照醫生的指示完成整個療程,自然便能夠減少出現抗藥性的機會。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藥事知多D】傳說中的聰明藥(二):Modafinil
 
【內容涉及不當用藥,敬請用藥者留意。】
  
如果「只要爬進奇妙口袋裡,你的希望必得到(陳慧琳《多啦A夢》)」的話,你們說多好?
  
舉例說,人們總是可能會想問叮噹借隨意門來上班、上學,既省時間,又省車費,不是嗎?
  
除此之外,莘莘學子還可能會想問叮噹借記憶麵包來應付考試。
  
奈何現實偏偏就是沒有「記憶麵包」這件法寶。

話雖如此,不過大家或許可能會聽過一些「聰明藥」能夠改善專注力,幫助應付考試。
  
那麼,這些「聰明藥」到底是什麼?
  
唔……其中一種所謂的「聰明藥」的真正身分主要是Modafinil。
  
在藥理上,Modafinil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興奮劑。
  
雖然暫時還是不太清楚具體的作用原理,不過一般相信Modafinil能夠增加大腦食慾素(Orexin)的水平[1],從而讓大腦保持清醒,主要適用於改善渴睡症(Narcolepsy)、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bstructive Sleep Apnoea)、輪班工作所帶來的日間睡意。
  
在用法上,不用問,既然是用來提神,當然是日間服用,一般建議早上服。
  
至於如果是輪班工作的話,一般建議工作前1小時前服。
  
所以請不要「錯重點」:
  
對,Modafinil的官方用途本來便不是用來考試的!
  
或許是因為Modafinil能夠趕走睡意,自然便能夠提起精神溫習,所以便不知不覺成為一種「讀書神器」,甚至逐漸標榜成為一種「聰明藥」。
  
不過Modafinil還是可能會出現一些副作用的,後果往往可能得不償失。
  
其中常見的副作用主要是頭痛、噁心、神經緊張、腹瀉。
  
除此之外,Modafinil還可能會升高血壓、心率[2],服藥期間一般建議定期量血壓,做好風險管理措施。
  
還有,Modafinil還是可能會產生成癮性。[2]
   
最後,還是這句話:
  
祿命透支,禍患無窮。

簡單說,便是「有借有還」,俗稱「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所以還請用藥者自行衡量箇中利害得失。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Bromhexine事件

不久前,在中午的時候,一個年約十多歲的女生穿著一身中學生校服前來藥房配藥。

甫進藥房後不久,這個女生便徐徐從裙袋裡抽出一包藥出來,攤開藥物標籤朝上,平放在玻璃櫃枱上,讓這包藥正面對著藥罐子,然後問藥罐子藥房有沒有這種藥。

藥罐子看一看這個藥物標籤,這是從一間私家診所裡領回來的藥袋,上面寫著一種藥的牌子名,雖然不是專利藥名,不過藥罐子一看便知道這是Bromhexine。

插播一下:

在藥理上,Bromhexine是一種化痰劑(Mucolytics),主要在刺激氣管分泌黏液,稀釋濃痰,減低痰液的黏度,促進痰液的吐出。

據說這個女生最近不幸染上傷風,便在這間私家診所裡求醫,服藥後大致已經痊癒,現在尚餘少許頑痰未清,可是手上這種化痰藥已經服到一粒不剩,所以便前來藥房打算配回這種化痰藥清一清這些頑痰。

看到這裡,各位看倌可能會質疑道:

「噯!藥罐子!我不是小看年輕人,只是真的很難相信一個沒有醫藥背景的普通中學生竟能從醫生開的傷風藥裡分辨出這包藥是化痰藥出來……」

哦,其實這個藥袋還寫著自己是一包「化痰藥」。

這就是說,只要看得懂「化痰藥」三個字,就算是中學生,一樣肯定不會拿錯。

接著大家便可能會繼續質疑道:

「咦?藥罐子,既沒有專利藥名,又沒有成分名,你為什麼一看便知道這就是Bromhexine呢?」

對,就算沒有植入式廣告,因為專利藥名是這種藥的第一個牌子名,亦是在專利期內唯一一個牌子名。你唸、我唸、大家唸,唸得多,就算人們真的知道成分名,最後大多還是只會直接響專利藥的朵。

至於如果是其他牌子名的話,藥房便會較難辨認這種藥到底是何門何派,因為市面上實在太多牌子名!不論是否藥劑師,一個人總不可能記得住所有藥名吧?

除非……

藥房本來便已經有這個牌子,看得多,配得多,就算你不想記,這個牌子名還是會自動自覺鑽進你的腦袋裡。

對,藥房本來便有這個牌子,配藥自然不成問題。

所以這不是本文的重點……

真正的重點是……

這個女生接過這包藥後,便立刻露出一個極度驚訝的神情,彷彿看到史前生物一樣,
竟然衝口而出說……

「嗄?為什麼會一模一樣?」

哦,這個女生原來一直以為醫生開的藥跟藥房配的藥是不同的,所以壓根兒不相信一種藥同時會在兩個地方出現!

唔……其實只要製造商首肯、分銷商配合,不論是什麼零售商,醫院也好、診所也好、藥房也好,大家同樣能夠採購「同藥同樣同包裝」的藥,實在不需要感到詫異。

唉……有時候,配藥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沒有這個牌子,轉用其他牌子,外觀稍有不同,人家便會以為兩者的藥用成分不同,從而心存芥蒂,懷疑自己是否服用同一種藥。

好吧!現在有這個牌子,外觀完全一模一樣,人家又會覺得不可能,從而提出不信任動議,同樣懷疑自己是否服用同一種藥。

不過說真的,藥罐子暫時只是第一次遇到後者的情況而已……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用藥知多D】專利藥 = 非專利藥?

藥罐子曾經說過一種專利藥過了專利期後,其他藥廠便可以開始製造含有相同成分的非專利藥。

誠然,各家自有各家的製法,所以藥物的外觀或許不同,例如大小、形狀、顏色,唯獨藥用成分一定相同。

既然藥用成分相同,兩者的藥效應該分毫不差,對吧?

問題是,實情真的是這樣嗎?

簡單說,兩者的藥效到底是否真的連半點分別都沒有呢?

當然,我們首先排除「偷工減料」這個可能。

這就是說,不論是專利藥還是非專利藥,總之藥廠所寫的藥量一定會跟裡面所含的藥量一模一樣,不多不少。

看到這裡,看倌可能會疑惑道:

「咦?藥罐子,既然成分、藥量相同,那藥效不就是相同嗎?」

實際上,藥效還取決於很多因素。

其中一個便是藥用輔料(Excipient)。

所謂「藥用輔料」,是指除了活性成分(Active Ingredient)之外的其他材料。

對,除了藥用成分之外,一粒藥裡面還有其他東西。

藥用輔料的主要功能在賦予藥品的劑型、載體(例如澱粉、溶劑),決定藥品的外觀(例如賦色劑、賦味劑、芬香劑),提高藥品的穩定性(例如穩定劑),延長藥品的保質期(例如防腐劑),還可以控制藥物的溶解速度(例如緩釋片(Sustained Release)、控釋片(Controlled Release)的包衣),目的在提高藥物的安全(Safety)、療效(Efficacy)、質量(Quality),讓藥物能夠發揮理想的藥效,同時保障用藥安全。

這就是說,就算是相同成分、藥量,不同的藥用輔料還是可能會影響藥物的溶解時間、釋放速度,間接可能會影響藥物在體內的吸收,便可能會影響藥物在體內的濃度高低、時間快慢,從而可能會影響藥效、時效。

舉例說,如果亞士匹靈(Aspirin)添加一些鹼鹽的話,例如碳酸氫鈉(Sodium Bicarbonate, NaHCO3),便能夠促進亞士匹靈進行離子化(Ionization),從而促進亞士匹靈在消化道內的吸收,加快藥效。[1]

所以相較「無添加」的亞士匹靈而言,這種亞士匹靈的吸收會較快、時效會較短,自然便可能會影響藥效、時效。

還有生體可用率(Bioavailability)。

簡單說,如果搭配不同藥用輔料的話,同一種藥的生體可用率還是可能會構成明顯的差異,從而可能會影響藥效。

所以藥廠往往需要檢測專利藥、非專利藥的生體可用率,然後評估兩者的差距到底有沒有臨床意義(Clinical Significance),從而釐定兩者的功效到底能不能劃上等號。

當然,沒有人會否認最理想的大團圓結局應該是兩者的生體可用率百分百相同。

問題是,不同的藥廠自有不同的配方。如果硬巴巴要求兩者的生體可用率完全一模一樣的話,這根本是雞蛋裡挑骨頭,何苦吹毛求疵呢?

所以在統計學上,只要兩者的差距不太大,兩種藥一般便可以劃上等號,稱為「生體相等性(Bioequivalence)」。

所謂「生體相等性」,簡單說,是指兩者的生體可用率沒有臨床上的明顯差異。

這就是說,誤差倒是可以的,不過不能太離譜,還是必須落在一個可以允許的範圍內,簡單說,便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雖然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各國自有各國的標準,不過常用的參數一般主要離不開以下三個:

一、最高血藥濃度(Cmax)

一般而言,藥物逐漸進入體循環,血藥濃度便會愈來愈高,直至藥物的吸收速度跟藥物的代謝、排泄速度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態,這時候,便會達到最高血藥濃度。

理論上,藥物的濃度跟藥效構成正比:濃度愈高,藥效愈大。

不過單是最高血藥濃度,未必能夠如實比較兩種藥的生體相等性。

因為同是最高血藥濃度,有人快達標,有人慢達標,所以還是不能準確比較兩種藥的生體相等性。

對,還有「時間」這個因素。

這方面,「時間」便是……

二、達到最大血藥濃度的時間(Tmax)

這個參數主要反映藥物進入體循環的速度,時間愈短,吸收愈快,藥效自然會愈快。

不過單是達到最大血藥濃度的時間,同樣未必能夠如實比較兩種藥的生體相等性。

因為這個參數只能反映快慢,不能反映多少。

同時,這個參數並不太適用於一些劑型,例如緩釋片、控釋片。

因為這些劑型的設計原意本來便是不希望有「達到最大血藥濃度的時間」,而是希望血藥濃度能夠像一條橫線般平坦。

這時候,這個參數便沒有多大的參考價值。

三、血藥濃度—時間曲線下面積(Area Under Curve, AUC)

一般認為相較前兩者而言,這個參數的參考價值較大。

不難理解,在相當程度上,這個面積跟生體可用率構成正比:面積愈大,生體可用率愈大。

同時,單是這條曲線,既能表示最高血藥濃度,又能表示達到最大血藥濃度的時間,在相當程度上,較能如實反映藥物進入體循環的實際情況,所以透過比較兩種藥的相關血藥濃度—時間曲線圖,一般較能評估兩者是否具有生體相等性。
專利藥 = 非專利藥?
專利藥 = 非專利藥?
pegashadraymak.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大銀】雙拼藥不是叉雞飯
 
今期繼續有藥罐子在大銀的Facebook上分享用藥知識。

今次藥罐子主要跟這邊的讀者分享一個藥房小故事,用來解答一個常見的用藥疑難:

在用藥上,複方如同「雙拼飯」一樣,固然要衡量配襯的問題,俗稱「對親家」。

不過跟「雙拼飯」不同,將複方分開一半只會分出半份複方,並不能分出兩份單拼飯。
【大銀】雙拼藥不是叉雞飯
【大銀】雙拼藥不是叉雞飯
pegashadraymak.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香港金閱獎】2018.最佳醫療健康書

好好好多謝大家頒這個獎給《藥房事件簿》!

對,全靠大家幫手投票、落力拉人投票,這本書有幸榮獲第五屆香港金閱獎「最佳醫療健康書」!!!

其實藥罐子最初真的不敢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

事緣離截止投票日尚餘不夠一星期,當時《藥房事件簿》僅僅只是打入八強,要在短短幾天內湊夠票追落後入五強「叫糊」絕非易事。

除非奇蹟出現……

對,這絕對是一個奇蹟。

一個大家一齊創造的奇蹟。

藥罐子敢說沒有你們幫手投票、拉票便絕對不可能有這個獎,所以你們個個都有份頒這個獎!

除此之外,藥罐子還要感激金主星夜出版、伯樂兼編輯清君、設計師麻甩Mari用心製作這本書,還有同路人例如輔仁媒體、本土文集、大銀等等(因為實在太多,請恕小弟未能一一盡錄)一齊分享藥物知識,間接促成這本書。

對,小弟只不過負責寫字,他們才是這本書的真正幕後功臣!所以這個獎是他們的,小弟僅僅只是代表他們上台領獎而已。

總之,「無你們無我,無他們一樣無我。」

最後,〈藥房事件簿〉這系列已經再度連載,希望能夠繼續用故事形式更加「貼地」分享用藥知識,還請大家多多捧場……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藥事知多D】假設性問題:Venom會不會患上……?

說到Venom,曾經看過《蜘蛛俠》的看倌,應該不會感到陌生。

Venom 不僅擁有蜘蛛俠的異能,而且能夠避過蜘蛛俠的蜘蛛感應(Spider Sense),所以一直是蜘蛛俠其中一個最棘手的頭號強敵。

不過Venom原來還是有弱點的。

這便是聲音。
  
對,只要音量夠大夠吵耳,Venom便會捧頭掩耳,好像頭痛欲裂般痛苦萬分,然後Symbiote更會開始跟宿主「分體」,逐漸脫離宿主的身體。
  
這便是Venom最大的弱點。
  
不過說歸說,當時Venom其實會不會是偏頭痛(Migraine)發作呢?
  
為什麼?
  
哦,因為畏聲(Phonophobia)往往是偏頭痛的其中一個症狀。
  
好,在繼續討論前,藥罐子首先不妨在這裡跟各位看倌一同簡單認識一下偏頭痛吧!

顧名思義,偏頭痛其實是一種頭痛,不過跟頭痛不同,偏頭痛大多呈單邊性,所以稱為「偏頭痛」,同時還可能會出現噁心、嘔吐、畏光(Photophobia)的症狀,一般往往可以持續4至72小時,足以影響患者的日常作息。

當然還有畏聲。

至於其中一類常用的偏頭痛藥,主要是Triptans,例如Sumatriptan、Zolmitriptan。

在藥理上,Triptans既是一種5HT1B受體致效劑(5HT1B Receptor Agonists),又是一種5HT1D受體致效劑(5HT1D Receptor Agonists),主要透過收縮大腦動脈(Cerebral Arteries),同時抗衡顱部的血管舒張,從而紓緩偏頭痛的症狀。

相較Sumatriptan而言,Zolmitriptan的親脂性較大,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的穿透性較高,生體可用率(Bioavailability)一般較大。

話雖如此,不過兩者的藥效一般沒有明顯的差異。[1][2][3]

Sumatriptan、Zolmitriphan一般主要建議用來KO 18至65歲人士的偏頭痛,不過未必適用於預防偏頭痛,同時一般不建議用於孕婦、授乳人士使用。

至於如果患上一些心血管病症的話,例如冠心病(Ischemic Heart Disease)、心肌梗塞(Myocardial Infarction, MI),同樣不建議使用。因為這可能會增加冠狀動脈痙攣(Coronary Vasospasm)的風險,從而可能會誘發心絞痛(Angina)。[4]

在用法上,一般建議在偏頭痛發作後盡快服用。如果偏頭痛在2小時後復發的話,一般建議可以再次服用。

一般而言,在24小時內不宜服用超過兩次建議劑量。

在副作用上,主要是刺痛感、灼熱感,還可能會出現眩暈、噁心、嘔吐的副作用。
在使用上,服藥後一般建議在24小時內避免服用其他Triptans或者Ergot Alkaloids這類偏頭痛藥,例如Ergotamine、Dihydroergotamine。因為這類偏頭痛藥同樣可能會收縮血管,從而可能會誘發血管痙攣(Vasospasm)。[4]

同時一般建議避免跟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同服,因為這可能會誘發血清素症候群(Serotonin Syndrome)。

所以如果實情真的是這樣的話,Venom隨時便可能需要隨身攜帶這些偏頭痛藥傍身,以備不時之需。

咦?慢著……藥罐子豈不是幫Venom克服這個弱點?糟糕了!糟糕了!這樣子,蜘蛛俠會不會有危險?

不過根據《日內瓦宣言(Declaration of Geneva)》,「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年齡、疾病、殘疾、信仰、國族、性別、國籍、政見、種族、地位或性向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所以說到用藥治病,並沒有好人、壞人,只有病人。

雖說藥罐子並不是醫學界的一員,不過這句話還是行得通的。

再說,說到偏頭痛,畏聲只是症狀,不是成因,簡單說,畏聲是「果」不是「因」。

所以這極其量只是一種臆測而已,還是不能百分百肯定Venom是否真的患上偏頭痛。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中秋節劇場】2018.歸離

中秋節快樂!
  
今個中秋,因為藥罐子無法隔著熒幕請大家吃月餅、玩燈籠,所以藥罐子今次便嘗試寫四首詩湊成一個愛情故獻給大家過中秋喇!

至於這是一個什麼愛情故?
  
好!馬上開故!

歸即是離,離即是歸……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對新人新婚的大喜日子上。
  
這天……

月下秉燭照紅妝,
誰催新郎赴沙場?
憐我燭光未冷透,
何忍冷落紅羅裳?

新婚當晚,新娘嬌羞道:
  
「相公,今晚洞房花燭夜,人家好想要……」
  
「啪!啪!啪!」
  
別想歪,這是拍門聲。
  
正當新郎吹熄花燭並開始寬衣解帶之際,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陣拍門聲,嚇得新郎立刻抱著剛脫下來的喜服,一邊摸黑整理衣服,一邊跌跌撞撞趕過去開門。
  
噯!新郎哥,你又不是做什麼壞事?幹嘛這麼慌?
  
沒想到,對方連等都懶得等,便衝門而入並對著這對衣衫不整的新人,面不紅耳不赤冷冷道:
  
「國家需要你。前線需要你。朝廷急徵男丁打仗,命城內所有十五歲以上男丁今晚悉數出城趕赴前線增援。」
  
這一刻,新娘心想:
  
「嗄?人家今天結婚,還沒有開始洞房,你卻要催我相公上戰場?」
  
結果當晚新郎便匆匆走了。

留我苦等君還鄉,
問君何時伴身旁?
寒來暑往冬又至,
思如朝露結為霜。

一年了……冬天又來了……相公,你幾時捨得回來呀?人家好想念你呀……!

遐邇一體已歸王,
卻教陰陽各一方!
縱使卿我不相見,
盼君枕邊夢迴腸。
註:首句源自「遐邇一體,率賓歸王。(《千字文》)」
  遐是「遠」;邇是「近」,意指「遠近一統,歸順君王。」

天下統一了!天下太平了!仗打完了!

結果我得到什麼呢?
  
我相公死了,我相公死了。我相公死了!
  
這些年來,我等著你回來,我想著你回來,等你回來讓我開懷,你為什麼不回來?
  
最後我還是等不到你回來。
  
如今我倆生死相隔,以後唯有寄望能在夢中相見……
  
相公,記得報夢給我……

萬山碑林新墳張,
何忍棄我獨淒涼!
渺渺餘生何以繼?
此生恨我此生長!

很多山上突然一下子多了很多墓碑。
  
墓前。
  
「相公,我聽聞朱大媽的兒子、牛嫂的丈夫、楊小妹的哥哥還有很多人全都跟你一樣戰死沙場……唉……你就走得爽喇!至少有他們陪你走這條黃泉路,那我呢?你為何這麼狠心丟下我孤零零一個人呢?人生流流長,你叫我以後怎麼辦?」

歸即是離,離即是歸。

每逢戰爭,總有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還會拆散一對對戀人。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軾《水調歌頭》)」絕非必然,請珍惜眼前人。
  
當然大前提是你要有個……
  
無論如何,祝大家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
【中秋節劇場】2018.歸離
【中秋節劇場】2018.歸離
pegashadraymak.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大銀】消炎 = ?

今期繼續有藥罐子在大銀的Facebook上分享用藥知識。
  
唔……不知道大家覺得「消炎藥」到底是什麼藥呢?

說到「消炎藥」,人們往往可能會理解成為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類固醇、抗生素這三種藥。
【大銀】消炎 = ?
【大銀】消炎 = ?
pegashadraymak.blogspot.com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