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从小就听我爸妈三姑六姨七姑八婶们说,你看哪家的表哥成绩多好,或者哪家的表妹成绩多好,全校多少多少名,将来肯定是名牌大学的料。然后,他们考上名牌了,然后,他们成为党员了,然后给我感觉就是一肚子的恶心!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想挤进这个体制内,总是想入党。仿佛党员是一个漂亮的光环,戴上他就能高人一等。
9
2
Opartya Hopkins's profile photo傅茂忠's profile photo李亚科's profile photo牛大春's profile photo
111 comments
Translate
 
高考指挥棒+官本位思想
Translate
 
试图从体制内获取一些保障无可厚非的,前提是不要做坏事。
Translate
李非
+
2
3
2
 
党员都太虚伪了,有些是被逼的,有些是主动的。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其实是这样,学习成绩好才有的入,入了之后呢还要交党费,写思想汇报,最好的其实是里面有不少妹纸
Translate
Jun Gu
+
1
2
1
 
+方仲永 应该问“入党就应该有保障,不入党就应该没保障吗?”
Translate
 
既然当了婊子就别老想着立贞洁牌坊了,啥好事儿都给你们了,你当你们是太阳啊
Translate
le Qing
 
我是预备,现在还没感受到什么……按照1984来说,我只是外围党员,现在入党没有任何感觉,就是要抄写的文章特别多,平时的思想汇报都是抄的>< 总的感觉是,什么都没有影响除了手疼。感觉不到保障在哪里,也不觉得是什么光环,如果能够过入党改变些东西,我愿意吧。
Translate
 
学习好了就能入党,入党就能好找工作,好当领导,好捞钱,好欺压别人
Translate
le Qing
 
+施振伟 额,恩,既然当婊子了,就当个好婊子吧。
Translate
 
有多少是从家长那或者其他渠道听到觉得党员怎么样,怎么样,糊里糊涂的就入了的,有些是主动的。。。。
Translate
 
+le Qing 如果入党没有光环,那你入党是为了什么呢?抱歉,在这问题上我比较意气用事
Translate
 
入党,你就为共产党的人数又增加了一名人数,你其实已经成为共产党坚固堡垒中的一颗螺丝钉了
Translate
Seth Qu
 
学生时代入档还真是件“光荣”的事,至少意味两点:成绩好,跟老师关系好。

现在回想起来,得亏当初没写那个令人作呕的思想汇报,汇报毛!
Translate
le Qing
 
+方仲永 你也知道,没党皮,你怎么替人说话。现在没有结社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如果不用其他方法打通路就更没办法了。既然老毛能够披着共产党的皮搞帝国,披着党员的皮干好事会错吗?
Translate
周舟
 
现在想想,当年好危险,差点给人忽悠了
Translate
 
+方仲永 现在党已经没有任何政治意义,因为大家都曾经是党和它的下属组织,有些可能在里面,有些可能已经不是,但一定有过。大家一定加入过少先队,对吧?少先队里明确说了,为共产主义而奋斗,是共产党的后备军。
Translate
 
为了图利呗,一般老百姓恨共产党是因为嫉妒,嫉妒他们比自己有权有势。要是让他们上了那个位置比现在的官员还要来得腐败可恨。
Translate
 
真心恶心见着那些公务猿。。。
Translate
le Qing
+
2
3
2
 
+方仲永 入党,难道我就是坏人了吗?我在写申请入党的时候,也在看1984,也在看美丽新世界,我知道我追求的是什么,入党不恶心,入党忘记自己要干什么才恶心。
Translate
 
当然不是说体制内好,只要不做坏事,追求一些保障本无可厚非。必须正视的事实一是体制外不仅毫无保障,二是体制外的人为了获取利益,比体制内的人更恶心。比方说你看殴打陈光诚母亲和妻子的暴徒,哪一个是体制内的人呢?那些死不要脸无耻的五毛,他们进入体制了吗?

当年方励之教授建议学生加入共产党,进入体制内,目的是使得体制的良知得以填充和扩展,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国内当下的各种败坏从来都是体制内和体制外共同作恶的结果。所以不要对进入体制内的人和事一棍子打死。体制内很多人不是什么好鸟,体制外的人民更加不是什么好鸟。

我说的是总体上而言,并不是指特例。
Translate
le Qing
 
+Andrew Shi 入党的不一定图利,我的长辈也是党员,特傻特天真的那种,过去就是太耿直在文革期间被斗倒过,而且现在退休,连基本工资都被厂上玩弄着。亏他过去还是领导。
Translate
Translate
 
这也算是共党统治(原谅我用这个词)的一个方式吧,而且很成功。
Translate
le Qing
 
+方仲永 既然有这个希望,就不要一棍子打死。如果过去的历史是黑暗的,从我这代开始进步。如果不行,请拿我开刀。
Translate
 
+EVEN Lynch 全民都是共产党了,那么没人反对我了。反对我就是反对你们自己。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Seth Qu
+
6
7
6
 
看到过一句话,不想被体制同化,就不要加入体制。

既想洁身自好,又想身处体制,享受体制带来的好处,是不可能的。
Translate
 
試試Iphone版稽甲''''''
 
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是因洗脑工程的效果。进入体制能后享受并且掌握垄断的庞大资源。
Translate
 
+方仲永 永远是人决定体制,而不是体制决定人。进入体制的人好了,体制就好了;体制外的人五毛加无耻,体制外也会更加邪恶。
Translate
le Qing
+
3
4
3
 
+WangCai Dong 哪个国家的国民素质高呢。那是伪命题,只要制度上能让人思考,国民自然进步。就是我辈无能,不能改变。
Translate
Translate
Seth Qu
+
3
4
3
 
“进入体制的人好了,体制就好了”

很新颖的观点 。。。

人永远是动物性的,不通过制度来约束,任何所谓的自我约束都是靠不住的。
Translate
 
你还记得北京车展 地铁里发免费雨衣雨伞,结果出门就有人卖的吗?+le Qing
Translate
 
聰明,善良,黨性。任何人都最多具備其中兩項。
Translate
 
诸位党员,如果能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还给感染其它体制内的人,当然好事了。
Translate
 
是因為有經濟利益在裡面。入了襠,進入體制內,就可以提干,有機會搞錢。
Translate
 
+le Qing 嗯,希望那你进入体制后,体制多一份善。希望你不要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恶。
Translate
Translate
le Qing
+
1
2
1
 
+WangCai Dong 不能因为现实中有二逼存在,大家就一起二逼啊。从自己做起,不当二逼。您是一个对现实很认真的人,这非常好,我相信你会给我们接下来传承的一代做榜样。
Translate
李非
+
1
2
1
 
汗,“求保障”……这样的入党目的,可以看得出中共真的没前途了。难怪老党员都劝我:没啥事就不要趟这滩浊水了。
Translate
 
問一問積極爭取入襠的,今天有哪個是衝著所謂信仰尤其是『為人民服務』的理念去的?
Translate
 
+Minzhu Zheng 可以原谅那些不“为人民服务”的党员,但不可饶恕那些作恶与人民的党员。
Translate
le Qing
 
+Minzhu Zheng 说真的,当初交入党申请书,我还真就是抱着这个想法。
Translate
 
+le Qing 从众心理。不知道你有没有到过有排队的场所。
Translate
 
我想知道,为入党作辩护的几位G友,有哪几位不是党员?
Translate
le Qing
 
+方仲永 回博主,感情上随便你去生气。谁他妈不生气呢,干屁事的人渣如此之多,但是这个王八蛋把党和政权捆在一起的啊,多几条路,能去改革有什么不好,顺便,我只是预备,不算党员。
Translate
 
+紫藍彎刀 握爪,当年我可是费尽了心血,则抵挡住了老爹的入党威胁……
Translate
le Qing
 
说实话,如果自由的话,我加入其他小党派都不会参加这个党,因为这些信条过于黑帮,不属于一个党应该有的。
Translate
 
其实吧,入党的也真不一定就是为了仕途。当年我们那会,成绩好点的前几名都被发展成党员,学生其实真没太大选择权。老师让你入你能不入吗。不过我太不先进,没让我入
Translate
 
+方仲永 +le Qing 如果你权高位重,自然就会体现。但是大家都是普通人,除了每个月交点钱,给领导吃吃大餐,其他的有什么嘛?现在谁会在马路边大喊我是党员,我以入党为骄傲?党这个东西已经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了。加入党,说明你思想觉悟“高”,起码现在说是这样。
Translate
 
+le Qing這位朋友天真了。以你的經歷來說如果你加入進去了只會被同化,淪為有一個助紂為虐者,不會輪到你影響和左右它們。一滴清水被注入進黑墨池裡,能讓黑墨池變清亮嗎?不會。體制決定了的!
到時候就會像樓上有人辯解說的,做那些不光彩的事,我是被迫不得已的。
Translate
Translate
 
+le Qing我理解,因為我當年入襠也是為了個人利益而去的。不過醒悟得早,及時退出了。
Translate
 
+Lanka Lee 追求美好生活的捷径而已,只是这条路却剥夺了更多人的美好生活 ,说的真好
Translate
 
入党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就是没看清楚状况或者说,白痴
Translate
le Qing
 
+WangCai Dong 我觉得自从看了1984以后,大家都在创红绿灯的时候,我是唯一一个等着的人,特自豪。看着培训班的老师给大家培训,搞洗脑教育,只有我和其他几个人毫无疯狂之感,特自豪。今天大家一个劲的说入党都是王八蛋的时候,我就知道不是这样,特自豪。
Translate
le Qing
 
+Minzhu Zheng 亲,我并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所以我的路一直走的是,好,前进,错误,完全放弃。我恶心了,我就是干不下去,所以我在学校的部门时,看着恶心的情况,果断退出。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我这人成不了共产党的
Translate
 
别指望共党发福利,说哪天想开了,不行,我们分点钱给穷人吧,我们这样是不是太黑了?别人也要过日子啊。。。。
我是绝不相信改革什么的会成功的,要想改变只有革命,不要觉得这个年代革命是个很暴力甚至有点落伍的方式。不然只能继续过现在这样的日子


ps:信影帝你就逼了
Translate
Translate
le Qing
 
+木透 就是,我们这些外围党员是用来填炮眼的,哪有我们的好处啊,哈哈。何况剩下所谓的好处,不齿。哈哈。
Translate
Translate
Seth Qu
 
+le Qing 每人都在作弊,你不作弊也没啥好值得自豪的,只是应该做的而已;但如果你也跟着大家作弊,那也没什么,从现实来看,不作弊你确实是亏了,都是凡夫俗子而已。

任何事情,掂量着自己的良心办,觉得OK没问题,那就去做吧;至于怎么评价,那是别人的事。
Translate
le Qing
+
3
4
3
 
+Seth Qu 哈哈啊,不行啊,不自豪都不行,因为大家素质都在下降,为钱而论,当人家拿着胡萝卜到你面前晃晃,说,跪下吧,大家都得跪,谁不活命呢?现在你不跪下,没饭吃,说是理所应当,但是你竟然自己做了,妈呀,做梦都被自己感动的爬起来。没办法,咱素质也高不了哪里去。
Translate
 
+Seth Qu "每人都在作弊,你不作弊也没啥好值得自豪的" 。不作弊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自豪的。不作弊可以至少可以获得一个可以面对的自我。显然你却不是这样。混淆荣誉感与平淡,直至丧失羞耻感,可见你已完成这一蜕变。默默作恶的中国平民,会有这一个样形成的过程。
Translate
 
+木透襠的體制就是一個標準的金字塔,而且是那種塔基很大但塔尖很小的那種,只要你沒有爬到塔的中上層,那就依舊是和苦逼的群眾一樣。入襠,你就有機會進入塔的中上層;但不入襠,就把你完全排除在利益之外了。不是襠員,你就永遠沒機會升官發財。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木透別誤會,不是對你說教。我只是借助你的話題就事論事,沒有針對你的意思。
Translate
 
+Seth Qu 我看懂了,请自重。反对五毛没有什么不好,但你的确在思想上已经是个五毛了。套用预备党员一词,你算预备五毛吧。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呃,这都能骂起来,我擦
Translate
le Qing
 
好想@木透><。自己健康,国家健康。
 
+木透 别说权利金字塔,自然界的食物链本身就是金字塔形的。问题在于形成的方式是否合法,是否公允。不过我相信把你压在一堆粪下面,你仍会以“金字塔形”自辩。
Translate
Seth Qu
+
1
2
1
 
根本不动脑筋,遇到观点不对口的张口就是“五毛”,就在LZ的这个推文里,你稍微往前滚动下,看我发的东西再说。
Translate
Translate
 
+方仲永 五毛的本质是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作恶,以“无荣誉感”为由否定不作恶。经鉴定,Seth Qu 确属未被招募的准五毛。思想上已与五毛无异。
Translate
徐末
+
1
2
1
 
加入这个体制,改变它!
Translate
方鹏
 
这很正常啊,我们班现在就是,有的人为了入党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钱,我觉得吧,如果你没有本事出国的话,或者拿绿卡的话,在国内如果想生活好点,你不去入党怎么办,以后职位晋升党员都是优先的,这么好的利益谁不想要?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以后我如果不能移民外国,在国内的话,我学的是地质专业,以后都是到国有单位工作的,一般都是勘察工作的,有个党员身份对以后对以后肯定有好处,当然了,我这么想是因为,我想自己多挣点钱,自己现在多学点知识,学好英语,把我家孩子英语教好,其他学科尽量教,我不能出国,以后让我孩子好好学习出国,让他离开这个国家
Translate
Seth Qu
 
小伙子,我说“不作弊没什么可知的自豪的”,就被你定义成为了“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作恶,以“无荣誉感”为由否定不作恶。”

那你是否曾几何时考试没有作弊,然后大大声地告诉别人我今天没作弊?别人会怎么回答你?
Translate
 
+Seth Qu 我考试从未做过弊这是事实。我仅仅可以坦然面对自己,但并不感到光荣,所以我不必要高调的大声喧哗此事。
Translate
Translate
Seth Qu
 
对呀,既然你自己知道考试不作弊只是最低的要求,那我哪里说错了?

如果不仅你不作弊,而且在考场上指出别人某某在作弊,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值得自豪一下的, —— 但这事很难做到对吧?

我一开始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你不会没看懂吧?
Translate
 
+Seth Qu 你的五毛点在于拿“无荣誉感说事”,须知,五毛的卑鄙以及高于主子的残忍,恰恰在于追求属于体制内的错觉荣誉感;没有荣誉感的事情,五毛是不做的,五毛自我感觉永远是不亚于邱少云般的光荣。你的五毛点在于基于少数服从多数的作恶。还有,在于强化前提,比如,我仅仅是不作弊,但你却在此基础上强化出“考场上指出某某某在作弊”的假设。你意识不到这些,这在意料之中,五毛培育体制大多会淡化这些逻辑环节的教育。因为一个合格的五毛,必须是逻辑混乱的。申纪兰,倪萍等资深五毛如此,我看你也不亚于她们。
Translate
 
+方仲永 入党不一定有保障,不入党更加没有保障。对于个人,是不是党员,不是我关心的参数。
Translate
xi yue
 
站在高远点的地方就是如果换一个党,一样会如此专政吧,中国人这么多,必须如此。外国再好,也经历过这个时期。人家上大学你觉得比我们上中学轻松,但是我相信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而鼓励入党只是国家统治的手段而已吧,谁让中国人没有一个统一的想念,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从小我来说,我是没什么大志向,入党随意,但是人总是为了生计而活,如果能得到更好的工作,我会入党。国家、社会、民族总是在慢慢变化与发展的,急功近利只会是豆腐渣工程。
Translate
 
应该如何看待共党员?

你愿意娶一个共党员么?

你愿意嫁一个共党员么?
Translate
 
身在大陆,你身边的大部分党员都是普通人,如你的父母,
党对他们而言,并没有意味太多东西。只是一种当时的潮流。
就如同70年代全国的绿军衣一般。
Translate
 
没有多想,随大流。
也不能怪他们。。
Translate
 
夸张了点嘛?~虽然我觉悟不高没有入党。不过对这个体制的不满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呐。我觉得身边很多同学入党也就是一个利益的权衡,觉得这样可能以后某些时候可以顺畅一点或者怎样的,谈不上思想人品上的多大黑化吧,= = 。
就像你去申请个职位一样。不能说一个公司运营有问题里面的职工就都是败类,很多人也只是普通职工而已。而入党这事,就跟大部分人想进世界500强一样,这“公司”现在在这儿是老大,背靠大树好乘凉,跟着老大有肉吃。一个道理。我要进500强当个高管我也自我膨胀。。。
Translate
 
还好不是优秀学生,在俺们学校俺都没资格入党。。。
Translate
 
家里让考公务员,哥就跑路了。
Translate
Zx Su
 
的确挺恶心,上一代人似乎并不想让自己的子女自食其力
Translate
 
因为父辈愤青的人生经验事实证明你无法改变体制大环境,但你却能改变自己,即便是当上婊子,但特权却能让你从此较为有尊严的活着。
Translate
Translate
Seth Qu
 
+Opartya Hopkins

不想跟你做无聊的争吵,非常无聊

你能区别对这世事的无奈和你所谓的五毛之特征“无荣誉”感的区别吗?

你根本无法看懂别人的的文字,你甚至不愿意安静一下、多做点的观察,就一厢情愿的在那里对他人下结论。

你就像个孩子,刚了解这个世界上有坏人,然后就满世界地去“伸张正义” —— 你自以为一身正气;在你眼里,只要是有一点不符合你的“审美”标准的都是你要打击的对象。
说真的,你的做法跟你反对的那种制度有什么区别?
Translate
Translate
 
反正我是不会入共产党,要入也是入其他党。
Translate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