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Dan Wang
20,442 followers
20,442 followers
About
Posts

根據《百年潮》2013.年第五期上劉榮付的文章《朱德的九次閱兵》,1933年8月1日為了紀念第一個建軍節,中共的紅軍舉行閱兵式,朱德作為總司令帶領全體官兵宣讀誓詞:“我們是蘇維埃柱石,誓與我們的血與肉發展民族革命戰爭,實行土地革命,推翻國民黨,保護蘇維埃,打倒帝國主義,爭取中國解放,武裝擁護蘇聯(!!!!),完成民主革命,為社會主義前途鬥爭。”
一個政權的一支軍隊,它的成立宗旨之一,居然是用自己士兵的血與肉去“武裝擁護”另一個國家的政權,這真是天下奇觀。這也證明,中共才是歷史上最大的漢奸集團,最大的賣國賊集團。
Add a comment...

看薄熙來庭審,真不能不為共產黨搖頭嘆息。薄熙來的表現,水平實在太低了,昔日的老婆,親信,他非但不力挺,一攬子承擔起來,還一個一個地破口大罵,最後連王立軍和自己老婆有染這樣的八卦都自己在法庭上爆料。這哪裡像一個當作省長和部長的人啊。
 可是他確實當過省長和部長,他也確實差一點就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成為統治中國的幾個人之一。這只能說明,中共高層,表面上莫測高深,其實來出來遛遛,也就這個水平!也不知道該為中國高興還是哀嘆,我們就是在這麼一幫子人手底下過日子!當我中國無人嗎?!當然不是!
 記得“六四”大審判,被稱為“黑手”的王軍濤在法庭上昂然說,今天我站在這裡,就是要把一切責任都擔當起來的。擲地有聲,連律師都哭了。
 中國不是沒人!中國只是被共產黨這批人竊據了。
Add a comment...

看到一堆人在那裡批評公民抗命運動,"不應當手段激烈"啦,"不要妨礙交通","要理性"等等。
 這其實是最大的理性的盲點:他們總是習慣指責別人不該如何,他們卻很少願意去問問別人為何如此。
 原因很簡單:一味批評很容易,平庸的人就做得到;而了解為什麼不容易,平庸的人不願意努力去了解。
 這,就是平庸的邪惡之處。
Add a comment...

中國的陳環境(他誰啊?)在今天的紐約時報刊登廣告,宣傳釣魚島屬於中國。
 政治主張我沒有評論,只是他居然在廣告上刊登了兩張自己的照片,一張是出生100天的嬰兒照,一張是小學畢業照(不知道為什麼)!!
 這是在說釣魚島呢,還是在求領養啊?!
Add a comment...

天下圍城,紀念“六四”, 催生憲政民主新中國

1989年愛國民主運動參與者關於紀念“八九”“六四”25周年的文告
1989年,懷抱著建立憲政民主中國的理想,我們發動和組織了一場愛國民主運動。我們希望敦促執政黨全面改革舊體制,不僅讓每個同胞都公平地分享發展的機會和果實,而且每個公民都有尊嚴、自由、人權和安全!那時,我們的理想得到全國人民的熱烈響應,人民不僅踴躍捐錢捐物、積極參與行動,而且以熱血和生命保衛我們的安全!這表明:1989年民主運動的理想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理想!然而,1989年“六四”,中共黨魁鄧小平以裝備著坦克機槍的精銳現代軍隊鎮壓了這場全民愛國民主運動,扼殺了中國人民共同擁有的建立正義與安全家園的偉大理想!

在那個血腥之夜之後,曾有人以為,鄧小平鎮壓是為了維持穩定,保證中國更好地發展。也有人認為,如果當年運動的參與者能夠更通情達理些,鄧小平就不會鎮壓。將近25年來的中共維穩統治的現實證明,“六四”鎮壓是為建立腐敗鋪平道路;現在,“六四”屠夫的子女通過暴力統治劫掠和壓迫大眾,成為極少數暴富權貴,壟斷著發展的果實和機會以及所有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權力。而廣大民眾則在暴政下承擔發展帶來的代價和苦果,公民沒有尊嚴、人權和合法權益,甚至連食品、人身、環境與產權的安全都沒有保障。

25年後的今天,我們比1989年時更加清醒地認識到:中國應當建立憲政民主;建立憲政民主必須結束共產黨的腐敗專制的統治方式 。中國的問題,就是重建政治秩序的問題,而重建政治秩序,就應當從解決“六四”開始。

明年就是“六四”慘案25周年,很多國人都在討論明年的紀念活動。為此,我們這些當年的參與者,本著拋磚引玉的精神,向全世界的華人和關心中國發展進步的國際人士提出我們建議的第一號行動計劃,我們名之為“天下圍城”行動。

我們呼籲全世界的華人和國際人士,各人權團體,在2014年6月4日那一天,能夠根據各地的具體情況,有組織地或者自發地到各地中共駐外機構(尤其是使領館)門前,用全球接力的方式,達到天下圍城的規模,以對中共造成最大程度的國際壓力和心理震撼,以對海內外推動中國憲政民主的力量達到凝聚和動員的作用,以催生憲政民主的新中國。

我們將在2013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5周年之際公布我們的進一步的行動方案!我們將在2014年“六四”25周年之初的元旦,公告我們的綱領、組織和具體項目計劃!

同時我們也預告,我們這些當年的參與者,已經就明年的“六四”紀念活動積極地展開籌備工作,我們現在提出的是第一個行動計劃。隨後,我們將陸續公布第二個,第三個,乃至更多的行動計劃。這些計劃,目前正在緊鑼密鼓的討論和籌備之中。同時我們也再次呼籲,紀念“六四”,絕不僅僅是我們這些當年的參與者的事情,更是全體國人,乃至全世界的事情。我們在此也鄭重地向所有願意看到中國走向民主的人征集意見,就明年的紀念活動,我們渴望外界給我們提出各種各樣的建議,並進而參與進來。

今天,我們不僅是為追還“六四”屠殺所扼殺的正義,存續1989年中國人所懷抱的偉大憲政民主理想,而且是為那些1989年以前和以後中共腐敗暴政受害者伸張正義。既然專制者不給人民安全、尊嚴和權利,我們就決不讓專制者安寧地過好日子!既然中國公民還不能在自己的國土行使人類公認的權利抗議專制者,那我們就在地球上還能行動的地方堅定有力地行動。

我們號召中國公民行動起來,以1989年的理想、熱忱、勇氣和正義感,向專制制度沖擊,創造新的歷史!

我們希望當年一起奮鬥和受難的89 同仁與我們再次合作,以各種方式參與、配合和支持我們對暴政的打擊,再建輝煌!

我們呼籲學者、藝術家、律師、記者、作家以你們的良知和專業技能與我們合作,在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與我們一起為民主而戰!
我們期待89以來乃至中共建政以來腐敗暴政的受害者與我們一起,討還公道,將祖國建設成所有公民安全和公正的家園!

我們勸告腐敗暴政的決策者和執行者,不要繼續與人民作對,“六四”的屠夫們已經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追隨暴政不僅會道德上遺臭萬年、而且將來會被追究政治和法律責任!

我們懇請國際社會各界像1989年那樣支持我們的新努力!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清楚地表明:建立一個憲政民主的中國,是人類成為世界和平與自由民主事業,在21世紀存續發展的必要基石!

讓我們行動起來,以天下圍城的方式,紀念“六四”25周年,催生憲政民主新中國!

發起人:

海外八九學生:王丹,張伯笠,王超華,項小吉,李進進,李恒清,王天成,劉俊國,潘強,金巖

海外八九參與者: 王軍濤,胡平,萬潤南,鄭義,陳奎德,呂京花,陳破空,劉念春,王進忠,解龍

海外香港社團代表:楊錦霞,關卓中,謝中之,關樹越,周盛康
Add a comment...

據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記載,林彪其實早就看穿了毛澤東的獨裁本質,曾經私下說:“什麼路線,就是毛線。“
林彪同學真是冷笑話的高手啊。
Add a comment...

永遠不要指望政府約束警察暴力,因為警察暴力就是政府賴以維持統治的基本手段。
 重點還是要怎樣約束政府。
Add a comment...

曾經在1920年代擔任過清華大學歷史系主任的蔣廷黻先生,1944年在《大公報》上寫了一篇文章,檢討自由主義道德價值,其中有一句名言:
 
“一個有政治自由的國家固然不能說就是天堂,一個無政治自由的國家確是地獄了。”
Add a comment...

其實很多人,判斷一件事情未來不會發生,他的唯一根據,就是這件事情現在不會發生。
 這是多麼謬誤的思維邏輯啊!
 
(我說的就是那些認為中國未來不會有人民革命和民主的人)
Add a comment...

大學校長的典範
 王丹
 
新聞報導,中國的北京大學---也是我的母校---近日更換了新的校長,原來那位校長因為諸多諂媚當局和酷愛自我表現的言行而飽受輿論批評,因此,新校長的上任,難免會使得我們這些老校友,對於母校的發展多一些關心。
 
北京大學,在中國現代史上曾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之所以能如此,公認是北大的老校長蔡元培先生的功勞。而蔡先生,也被認為是大學校長的典範,並因此而被後人追念。1918年,吳梅教授為北大建校20週年校慶,做了一首校歌,歌詞中如此稱頌蔡元培先生:“棫樸樂英才,試語同儕,追思遜清時創立此堂齋,景山麗日開,舊家主第門桯改。春明起講台,春風盡異才,滄海動風雷,弦誦無妨礙,到如今費多少桃李栽。喜此時幸遇先生蔡,從頭細揣算,匆匆歲月,已是廿年來。”一句“喜此時幸遇先生蔡”,反映了當時的北大師生對蔡先生的感念。
 
回顧蔡元培的教育理念,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這樣的日後成為北大精神的原則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就是他對學生的殷切期待。1917年3月29日蔡元培到當時還在北平的清華大學演講,對清華學生提出三點希望:一曰發展個性,二曰信仰自由,三曰服役社會。這裡的第二條“信仰自由”,當不是一般所謂寫入憲法的“宗教自由”之謂,蔡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學生能夠把自由當作一種信仰,而去積極追尋。
 
近日翻看蔡元培先生的一些事蹟,可以看到他對學生的愛護到了幾乎不盡情理,但是細想之,卻令人動容的地步。1931年12月15日,國民黨中常會開會的時候,北平各校學生示威團200多人衝入會場。蔡先生試圖安撫學生,但是竟然被情緒激動的部分學生毆打,甚至綁架走。國民黨出動警衛部隊追出去,才把蔡先生救回來。蔡先生右臂紅腫,頭部受傷。但是,事後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他卻表示:“此事實乃我輩從事教育者未能努力所致,對此惟有自責。”胸襟可見一斑。不惟如此,此後蔡先生進一步擔心國民黨政府以此次學潮為藉口鎮壓學生,所以從此以後絕口不再提起被學生毆打一事,認為學生出軌,但畢竟處於愛國熱情,仍宜撫慰,不應責備。蔡先生對學生的熱愛,對於學生愛國之情的維護,拳拳之心,其心可鑑。
 
蔡先生曾經引古人之例勉勵學生:“往昔昏濁之世,必有一部分清流,與敝俗奮鬥,如東漢之黨人,南宋之道學,明季之東林。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他希望北大的學生能夠仿效推動社會進步的東漢,南宋以及明朝的士大夫,越是在社會問題叢生的年代,越要站出來“與敝俗奮鬥”。正是在他的鼓勵下,北大學生後來發起和推動了“五四”運動,對全社會造成了極大的衝擊,也是中國開始進入現代化的建設進程的推動力。這就是北大之所以為北大之處。
 
今日的中國,正是“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時代,而今日的北大,不知還記得老校長蔡元培否?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