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Shaun w
10 followers
10 followers
About
Shaun'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How to build a cross compliatio enviroment for arm based SBC
It always painful to compile programs for arm-based single board computer such as odroid. This tutorial is aimed to build up a cross compiling system for arm-based programs.

My computer has x64 OpenSuse Tumbleweed installed and the target is to install an ...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
Bottle + UWSGI +
Nginx  Preface: Before
starting to read this article, you should know basically this article is a
"fork" of Michael Lustfield's article  Bottle + UWSGI + Nginx Quickstart .  All credits go to Michael.  The reason I want to modify this artic...

Post has attachment
odroid入门
安装odroid系统ubuntu 14.04在sd卡上,首先还是要确定sd卡的erase block size等参数来确定分区参数。这里使用的是sony的sr32uya/tqmn。 weiyuan@linux-lnhx:~/Downloads/flashbench-linaro> sudo ./flashbench -a /dev/sdb  --blocksize=1024 align 8589934592    pre 613µs    on 795µs    post 636µs    diff 170µ...

Post has attachment
beaglebone black简单入门(三)
在这一章中将详细介绍sd卡的分区,格式化和挂载。为什么要这么深入的研究,因为sd卡和emmc所用的flash颗粒是有wear leveling的,现有的操作系统对于如何格式化和访问flash并无很成熟的方案,所以默认的格式化方案对于flash的访问速度和lift time来说并不是最优方案。好的配置可以提高sd卡的读写性能及延长使用寿命。因此仔细的规划sd的格式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flash的一些背景知识: http://en.wikipedia.org/wiki/Flash_memory http://co...

Post has attachment
beaglebone black简单入门(二)
从(一)中的简单配置,beaglebone black已经可以开始工作了。以下的设置假设操作系统是debian其安装在emmc中,有sd卡作为普通存储介质,emmc只作为系统盘。有可用的网络。 简单的术语: 在系统中emmc将被识别为/dev/mmcblk1,sd卡将被识别为/dev/mmcblk0,如果有移动硬盘接入,可能会识别为/dev/sdaX。 sd卡的格式化和挂载是一个很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将在(3)中详细介绍。 假设你已经使用root用户通过ssh登陆了系统。 进行系统设置的第一步是创建用户和修改...

Post has attachment
good read

矛盾,你是做戚继光还是李成梁

转自编程随想

★李成梁 和 戚继光 的两种下场


  这俩位都是明朝后期的名将。而且这俩人的年龄相近(李成梁比戚继光早2年出生),职务也类似,可以很好地用来对比。

  先来说说戚继光(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抗倭事迹,可惜很多人不知道他修长城的事迹,也不知道他对巩固明朝北线防御的重要意义。抗倭大捷之后,在张居正的赏识下,朝廷在隆庆二年(1568年)指派戚继光“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之前的明长城比较矮小破旧,戚继光到任后把长城重修一番,光御敌台就造了3000多个(现今的长城大都于此时新建或重修)。不光修长城,还把当地的驻军训练地很有战斗力(号称“车、骑、步”三兵种协同作战)。
  戚继光的军事风格是【斩草除根式】。不论是在南方对付倭寇还是在北方对付蒙古部落,都是如此。所以他镇守河北的十几年间,基本没有战事。从表面上看,这是对明朝最有利的方式。但戚继光的个人悲剧也在于此。因为没有战事,皇帝和群臣(除了张居正)都没有意识到他的重要性。等到张居正一死,戚继光就被罢官革职。晚年贫病交迫,死于万历十五年(享年60)。

  再来说说李成梁(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客观地讲,此人也算是军事人才。他比戚继光精明的地方在于:更有官场头脑,深刻地理解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所以他不采用“斩草除根式”,而是采用【养贼邀功式】。李成梁长年镇守辽东(共30年),面对的是女真部落。他惯用的策略就是:扶植弱的部落去打强的部落。等到“强弱易位”,他再反过来。
  因为他从来不彻底消灭某个威胁,所以李成梁镇守辽东期间,经常有仗可以打,而且容易打赢(30年累计10次大捷,平均3年一次)。每次打胜仗,朝廷都对他都加官进爵,皇帝都要拜祭太庙(《明史》记载: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叠。边帅武功之盛,两百年来所未有)。
  和戚继光相反,李成梁不但活到90岁,而且官越做越大(官至太傅、太子少保等职),威望越来越高,财富越来越多。关于他家的奢华,《辽左闻见录》记载:附郭十余里,编户鳞次,树色障天,不见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数十缀于系袜带,而贯以珠宝,一带之费,至三四十金,数十步外,即香气袭人,穷奢极丽。
  李成梁这种玩法,对他个人很有利,但是给明朝留下了祸患。努尔哈赤所属的“建州女真”部落就是在他的扶植下逐步坐大,后来皇太极(努尔哈赤的儿子)把明朝和李自成都给灭了。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总算想着翻过来了,庆祝回归,分享经典奇幻精品《地海传说》,本人制作6寸pdf版本~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Eyjafjallajökull volcano in Iceland via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