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浦志强: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

受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发课公司”或“发课”)委托,我们为该公司涉税事务(下称“发课税案”或“税案”)提供法律服务。经对“案发”背景、关联的事实的初步了解,经向艾未未、文涛、刘正刚、胡明芬、张劲松等“被失踪者”了解情况,现根据发课公司要求,提出分析意见如下:

一、警方对艾未未等5人的关押,有“超越职权”违法办案之嫌。

2011年4月3日上午,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前被警方带走,直到6月22日艾未未被“取保候审”返回家中,家属没有收到任何官方告知手续,无法知悉他的涉嫌罪名,被采取何种强制措施及被羁押何处。

4月3日中午12点,北京市公安局对艾未未住宅搜查了近12个小时,搜查扣押了电脑、移动硬盘、光盘、书籍等127项物品,扣押清单落款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但未搜查发课公司财务室。10名艾未未工作室人员被警方带至南皋派出所询问至凌晨。

4月3日14时,艾未未的助手文涛被4名着便装的男子强行拉上一辆黑色的别克车带走,随后失去联系,家属到案发地南皋派出所报绑架案。6月24日晚,文涛被北京公安人员送回家中,要求其不得对外谈论被关押情况,不得与艾未未进行任何联系。在文涛失踪期间,家属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文涛本人至今也不知因何罪名被秘密关押长达83天。

4月6日晚23点30分左右,北京地税局与市公安局到发课公司委托记账的北京互信财务会计服务有限公司,查抄了发课公司2000年至2011年2月的原始凭证、记帐凭证、缴税凭证、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等会计资料。一个小时后,0点47分,新华社发布英文报道:“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依法对其进行调查。”

4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将正在兰州探亲的发课公司会计胡明芬带回北京,此后胡与家属失去联系,直至6月13日被“取保候审”,家属未收到任何官方手续。胡明芬被“取保”的条件是离开北京,不得与发课公司任何人联系,不得谈论案件情况。

4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记者会上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依法调查”。

4月8日下午3点,北京地税局及北京市公安部门到发课公司财务室,查抄了2005年至2010年的所有财务会计资料、合同和公章等物品,期间首次向发课公司出具《税务检查通知书》和《询问通知书》,要求公司法人代表路青4月12日前往北京地税局接受询问。

4月9日下午19时,发课公司股东兼财务经理刘正刚(男,49岁)在海淀区所住小区内被4名着便装的男子强行拖走,下落不明。其妻子随后到海淀区大钟寺派出所报绑架案。此后直至6月11日被“取保候审”,家属不知道其下落,也未收到任何官方的手续。刘正刚“取保”的条件是离开北京,不得与发课公司任何人联系,不得谈论案件相关情况。

4月10日凌晨1时,艾未未的司机张劲松(男,43岁)与朋友分开后失去联系。家属到朝阳区南皋派出所报失踪案。直至6月23日被“取保候审”期间,家属不知其下落,也未收到任何官方手续。

4月12日上午9点半,在多次查抄公司,4名员工相继被“失踪“后,北京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对发课公司法定代表人路青进行了第一次询问。

5月15日,路青被带到朝阳区公安局与被从秘密关押地带来的艾未未见面,艾未未被要求不得透露关押审讯内容,路青被告知艾仅仅“涉嫌经济犯罪”。

6月22日晚,艾未未被“取保候审”。当晚新华网发短讯称“公安机关对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依法进行侦查,已查明其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缴纳巨额税款、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犯罪行为。鉴于艾未未认罪态度好、患有慢性疾病等原因,且其多次主动表示愿意积极补缴税款,现依法对艾未未取保候审”。

艾未未指出,在他被秘密关押的八十一天内,审查重点内容是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艾未未被“取保”后,警方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艾未未至今仍不清楚他究竟以何种罪名被“取保候审”。

6月27日,北京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在《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中称发课公司有逃税行为,需补交税款罚金1221万元,该机关明确表示:“处罚对象是发课公司,不是艾未未。”

公司营业执照及税务登记表显示,北京发课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29日,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金10万元,其中路青出资8万元,刘正刚出资2万元,公司法人代表为路青,财务负责人、办税人员为刘正刚,从业人员4名。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组织展览;企业形象策划;图文设计制作;影视策划;摄影服务;工艺美术品设计;家居设计;家居装饰及设计。发课公司从2000年成立以来至今,一直委托北京互信财务会计服务有限公司代理记账、办理纳税申报。

艾未未仅仅是发课公司的一名设计师,不是负责财务的经理、会计、出纳,不是《刑法》中所称直接负责的“主要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涉税案件中也并不存在所谓的“实际控制人”概念。《税收管理法》并不追究除纳税人(本案为发课公司)以外任何个人的责任,外交部、新华社宣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发课公司偷逃巨额税款”显然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执法部门联合外交部、新华社发布针对当事人的捏造诬陷性信息。

法律规定,公安机关不具有办理税务行政案件的法定职权,只有当发课拒绝执行税务行政处罚结果,税务机关将税案移送公安机关后,公安机关才可立案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因此,公安机关抢在税务机关对“发课税案”查处之前,以“逃税”为由秘密关押艾未未等5名人员,分别在4月6日和8日出面搜查发课的财务档案并签字“扣押”,于法无据,属于超越职权,违法办案。

二、北京市税务机关处理“发课税案”程序多有违法,事实认定不清,该行政行为合法性缺失,依法应被撤销。

6月29日,发课公司提交书面申请要求听证。发课曾多次提醒税务机关应尽早“完整返还”财务档案,以保障发课充分行使抗辩权,税务机关口头答复“账簿都在公安手里”。针对听证将“不公开进行”,发课两次向地税局提出书面异议。地税局口头答复:因涉及到第三方的“商业秘密”,听证不公开举行。

7月14日,第二稽查局秘密“听证”,除发课法定代表人和委托代理人外,其他人都未能进场旁听,听证会上地税未能出示任何第三方要求保密的申请。显然本次不公开听证是违法的。听证中,税务机关未出示被公安扣押的档案原件,导致发课代理人无法就复印件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发表意见。

发课表示,将不接受税务机关基于错误程序和无确凿证据做出的决定,更无法对财务凭证在此期间可能的灭失和被篡改承担责任。7月19日,税务机关通知发课前往朝阳区十八里店派出所查看账簿原件,因公安机关并非法定“办税”机关,派出所不是存储财务档案的合适场所,我们已建议发课公司拒绝这一“阅卷”的安排,同时再次要求税务机关完整返还账簿资料,择日召开一个公开和合法的听证会。

11月1日,第二稽查局竟作出《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发课十五日内缴纳总额为1522万余元的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其中税款加滞纳金845万余元,罚款677万元。

我们认为,上述“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程序严重违法,显示该机关是在为公安机关“艾未未案”善后。为维护发课公司的合法权益,建议依法定程序申请行政复议,待行政复议结束后,再决定是否提起行政诉讼。

三、发课依法维权路径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88条的规定,发课提起行政复议的前提,是先补缴税款和滞纳金845万余元或提供相应的担保。鉴于发课不认可“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的合法性,我们不建议发课“补缴税款”,而是采取纳税担保的方式,取得复议和诉讼资格,避免引起外界误解和曲解。

为了帮助发课“买路”维权,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女士和弟弟艾丹,决定拿出艾青故居作为抵押物,以换取发课的行政复议权。11月2日起,我们着手与税务机关洽谈抵押手续,但产权交易中心告知,抵押权人不能是税务机关等行政机关,只能是个人或金融机构,这意味着政府部门间政策衔接上的疏漏,导致发课抵押艾青故居完成纳税担保事实上无法操作。

11月9日,税务机关送达《税务事项告通知书》【二稽税通(2011)7号】,要求发课按国税总局《纳税担保试行办法》有关规定,“选取保证、抵押、质押三种方式中的任意一种。”

社会各界支持援助艾未未的税案困境,从11月4日至13日,短短10天之内,近3万人汇入超过869万元借款,彰显公众对艾未未本人和对他“担保”发课公司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的支持,发课赢得申辩和寻找公正解决问题的机会。发课公司决定选择以存单质押作为纳税担保。尽管法律有明确规定,但地税局告知,银行规定地税局作为行政机关不能作为合法的质押权人,存单质押手续无法办理。

由于税务局规定的最后期限临近,11月16日,发课公司被迫同意采取地税局提供的将资金转入税务代保管资金账户这一现金质押方式进行纳税担保,完成了相关手续,依法取得了在此后六十天内提起行政复议的权利。

发课公司将择日提起行政复议。我们将珍惜这代价高昂的维权机会,在复议和可能的诉讼中竭尽全力,并及时、详尽地向公众公布行政复议的进程。


发课税案代理律师 浦志强

2011年11月18日
205
126
Elvis Fu's profile photoShuangshuang Li's profile photo张思锋's profile photoDu Jun's profile photo
99 comments
 
分析每一个细节,找出本案的焦点,那就是围绕有限二字作文章,才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至于谁记账,无理关人等等在那上面发力不大容易。
Translate
 
期待屎报喉舌的搞论~~艾神加油
Translate
chu chu
+
2
3
2
 
浦总出面了 牛掰了
Translate
 
它总是可以用肮脏的手段来搞臭你,但实际上它自己才是最臭的东西。
Translate
高鑫
 
税,不可怕;黄,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人心
Translate
Translate
 
让更多的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Translate
 
罪名三个字:莫须有!
Translate
Lao Wu
+
8
9
8
 
共匪已经连内裤都不要了
Translate
 
共裆什么时候出个文件解释一下艾老失踪问题。
Translate
 
妈的,中国政府是强盗
Translate
 
跟一个不要法治的政府,用法律的方式维权,实在难为艾未未和律师了。
Translate
 
当局如果把维稳的精力放一半到治理贪腐上面,现在的社会会稳定2倍以上。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需要你这样的人,否则有些人和政党会无法无天
Translate
Translate
 
持续关注。婶加油~
Translate
 
持续关注, 加油!
Translate
杨耀
 
持续关注 婶加油!
Translate
 
中共是骗子加强盗,总有-天要审判他们!艾未未加油!
Translate
Translate
 
这个党这个政府从来没要过脸,根本没有脸。
Translate
Livy Li
 
加油。顶住!
Translate
 
初步浏览了下就:发课税案代理律师 浦志强:(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总觉得某些条款内容不大严谨,故没有深究没往下看,就:一、警方对艾未未等5人的关押,有“超越职权”违法办案之嫌。应改为一、警方对艾未未等5人的非法关押,有无视法律在证据严重不足(物证 人证... )“强行逮捕”违法办案。"之嫌"应去掉为要。其有关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内容有待商酌...

艾未未行为艺术体现的蝴蝶效应混沌现象是他走向民主 民权 自由的现代非暴力试金石 其用"从来硬弩弦先断 每见钢刀口易伤"方式化解流血 不像"抬望眼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自伤来的和谐 现在有无数国内外的人民从中可受到启迪?如何走向一个常态的国情?
昨天听报寺导说北京警方调查艾未未网上行为艺术裸体照片他与18名男网友的裸体合影 一张是他与4名女网友的裸体合影 不会是艾末未本人上传到网上的吧 疑是部分照片丟失被不知名人士拾到了好玩上传出去的吧 我听位美院的教授说作为人体艺术裸体合影 都是自愿尚不存在淫乱 中国有成百数千个美术院校均有该艺术系和室 儿童画 彩泥 油画 水粉 素描 中国画...在网络上交流有成千上万 艺术作者的上传不涉传播应是交流 无知警方回答:"既然你说得这么简单,为什么不跟你的母亲照这样的照片." 要是我回答的话很简单曰:"只要你母亲同意 我艾未未很乐意"最重要的是自愿同意 但是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 在拍照数小时后没有同照人举报完全可以免责 根本谈不上黄色照片的罪名 再者艾末未犯重婚罪事宜更可笑 这都是艾家的私事 不可理喻?今后你在看它们到说上面派来的人时 你可在大门口放些死老鼠和大便 大声说上头要你们吃"死老鼠和大便"来了 看来这场官司要打到联合国!!进行国际组织全面调查!!!
Translate
 
这是近现代史上最肮脏的一幕
千古奇冤
中华一艾
刻木为吏
莫须有罪
Translate
 
千古奇冤
中华一艾
刻木为吏
莫须有罪
Translate
 
坚决不当牵着鼻子走的人.....加油 老艾
Translate
Translate
 
关注!支持艾先生。
Translate
 
支持艾先生,堅信正義不會遠離我們
Translate
Lu H
+
1
2
1
 
没钱,有钱我真的想移民啊,没希望了已经这个国家
Translate
Translate
 
我只能说支持你
 
持续关注!!浦律加油,艾神加油,这是一只庞大的野兽,不那么好对付。。。
Translate
Translate
Mr V
 
加油
Translate
 
作为艾的债主之一,我坚信正义将站在人民这一边。
Translate
Translate
 
@H Song 刚去投票了,整一个流氓政府。
Translate
林森
 
怨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
Translate
 
很想转发国内博客,但.......我承认我有点怂,我有家有老婆有孩子。
Translate
Peter Y
 
我也这么想,感觉自己太窝囊了。
Translate
BOB LIU
+
2
3
2
 
他们是有执照的绑匪。
Translate
 
我对这个国家已经失去希望,曾几何时我还愿意去欺骗我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年两年三年,一天天的日子,一年年地过去,我看到的只有越来越丑恶的面貌。全民拜金主义,全民冷漠,人民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苦,官员的日子比尔·盖茨还过得安逸。这个中国再也不会出现第二鲁迅,即使有也可能被精神病被和谐了。自中国数千年的奴性教育,农民抗不过政府在政府面前下跪了。中国,在你的教育里面我已经看不到未来了。如果给我一把枪,我必定用枪指向中共官员,可是我没有。我没有武器,没有装备,这个只手遮天的政党已不允许人民有武器了,不允许人民有声音。他想把所有人当成傀儡,像机械人一样工作劳动,把制造的价值纳为所有。官员他们过着的生活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生活,而我们就是共产主义中被压迫剥削的机器。这政匪对内充当着山大王的角色,对外都活得像个哈巴狗。我已经痛恨这个政府,这个政党。尽管我多么热爱这个国家。可是我必须逃离。
Translate
Translate
COOL J
 
普法教科书~
Translate
 
发课发课这个政府!!
Translate
Translate
 
把日期改一下就可以推给“军统”
Translate
 
我擦,污有粪坑也参与进来了。。
Translate
 
我们经历历史,我们就是历史。
Translate
阳帆
 
老妈蹄花里有浦律师吧~
Translate
 
骨子里,其实不管你跟他讲道理,讲政治,讲法律,还是耍流氓,他们永远都跟你耍流氓,只不过他们是真流氓。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這共產黨好像已經開始漸漸失去民心了~
Translate
 
老艾,把所有债主和草泥马都集合起来,过去把中南海拆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是你的债主,要动手的话算我一份!
永远支持你,老艾!
加油!
Translate
ml gb
 
我来了。
 
就他妈对付老百姓来劲,对外贼他妈阳萎!
Translate
 
Allowing yourself to be oppressed by waiting for them to take you again is not helping yourself and thus not helping your cause. Fleeing China isn't a question of nobility, but defiance to oppression.
 
妈的,一帮土匪 流氓 地痞 黑帮组成的政府居然在中华大地上肆虐了60多年,这是人类的耻辱!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黄暐
 
要告他们,要让国际社会知道他们的罪行
Translate
 
政府瞎鸡巴扯淡,为了害人不择手段。
Translate
 
1.中国大陆面积900余万平方公里,人口13亿多,没有一个媒体可以跟进监督政府行政或国家司法公正并披露本“案”细节,地球村的人民笑话了;
2.一个公民被公安以所谓涉嫌国家安全非法拘禁81天(理由即使是逃税那也是法人逃税,法人代表也并非其本人,且本案属经济案件并不是凶杀型刑事案件一定要羁押),过了3天这个神奇国家的外交部就回答记者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一个公安的网站上不需要在若干小时内及时披露羁押或者拘禁者的名单及详细信息(如羁押原因,侦查情况等等),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中国政府的制度建设,细则,流程没有一个真正的民选代表去像香港立法会那样去抗辩,去真正做到立法(香港在英国100多年管理期间完善了相当法治,民主和法制理念几乎进骨入髓)
3.我们期待有生之年看到艾未未创办的电视台通过我们国家的卫星直播在中国的国土上,我们为这个理想而作出有限的和艰难的努力!
Translate
 
接的钱太少,没有收据,呜呜
Translate
Translate
 
艾婶加油,电脑又被无耻的人弄的上不了推了。在这里问候您。
Translate
 
偶这下明白了,啥叫莫须有!
Translate
 
老艾怎么不发言了呢?
Translate
Translate
Dong Ke
 
好难得,不翻墙看艾未未。
Translate
Translate
Translate
 
很高兴成为债主。借据是最值得纪念的。
Translate
Jun Liu
 
不懂你要表达什么
 
我记得很清楚,这堆瓜子是以前的一个作品吧~老唉好创意
Translate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