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朝行初字第82号
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村258号内1号。
法定代表人路青。
委托代理人严锡忠,上海左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炯明,上海市公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裕民路12号院C3座。
法定代表人郭筑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北京市天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尤鹏南,男,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干部。
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不服被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行政处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2年5月10日受理后,于2012年5月14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6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路青,委托代理人严锡忠、胡炯明,被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尤鹏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以下简称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于2011年11月1日对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发课公司)作出二稽税稽罚[2011] 56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发课公司存在违法事实,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及《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花税违章处罚有关问题的通知》(国税发[2004] 15号)第一条的规定,对发课公司未缴纳印花税的行为处以3倍罚款,13 106. 01元。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发课公司未将全部经营收入作为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企业所得税计税依据申报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企业所得税,在账簿上少列收入并进行虚假纳税申报造成少缴纳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企业所得税,已构成偷税。对发课公司的偷税行为处以1.5倍罚款6 733 716. 36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财政部令[1993〕第6号)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第二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国税发[[1993] 157号)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对发课公司未按规定开具发票的行为处以10 000元罚款、未按规定取得发票的行为处以10 000元罚款。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及依据。
证据一:税务稽查执法文书1册,具体包括:1、北京市地方税务局《重大税务违法案件督办单》(京地税稽督[2011]第7号),证明案件来源系上级交办,符合《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第十六条第(二)项“上级税务机关交办的税收违法案件”的规定;2、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稽查任务通知书》及企业领购开具发票情况,证明被告符合《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履行稽查程序、检查了解发课公司有关情况,发课公司取得三项目收入未开具发票;3、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检查通知书》(二稽税稽检通一[2011] 35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依法履行检查程序,向发课公司送达《税务检查通知书》;4、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检查通知书》(二稽税稽检通二[2011]44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对发课公司委托的代理记账公司调查发课公司涉税情况;5、市地税局第二稽局《询问通知书》(二稽税稽询【2011] 8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对发课公司法定代表人路青进行询问;6、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询问(调查)笔录》及被询问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对发课公司人员张劲松进行询问;7、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稽查案件中间报告》,证明被告根据《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第二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延长检查期限;8、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涉税事实认定意见书》(二稽税稽事认[2011] 82号)及负责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向发课公司送达《涉税事实认定意见书》,告知其违法事实,给予其陈述申辩权利,法定代表人路青指定的负责人艾未未签署了“同意审核意见”的意见;9、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二稽税稽限改[2011]32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要求发课公司对发票违法行为限期整改;10、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提供纳税资料通知书》(二稽税稽提通[2011] 20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要求发课公司限期提供纳税资料交被告核查;11、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稽查案件审理委员会会议纪要》,证明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及《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的有关规定对案件进行了审理;12、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事项通知书》(二稽税通[2011] 6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依法向发课公司送达了法律文书;13、听证材料,证明被告给予发课公司陈述申辩的权利,举行了听证;14、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二稽税稽罚[2011]56号)及税务文书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依法送达税务处罚决定书。
证据二:纳税登记及申报资料1册,具体包括:1、北京市地方税务综合服务管理信息系统登记详细信息;2、北京市朝阳区地方税务局关于查阅税务档案的函的回复;3、2002至2003年、2006至2009年“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证据二证明发课公司2002至2003年、2006至2009年自行申报的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及缴纳企业所得税的情况,其未就“博雅园”、“三影堂”、“上院”项目取得的应税收入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已造成不缴应纳税款的结果。
证据三:税务机关出具的鉴定结论1册,具体包括:1、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票证管理中心证明;2、北京市国家税务局鉴定发票证明;3、北京市国家税务局鉴定发票书;4、发课公司2006至2010年度取得发票统计表。证据三证明原告取得的发票中存在假发票和开具方与领购方不一致的发票,属于未按规定取得发票的违法行为,对其未按规定取得的发票不得作为税前扣除的凭证,据此应调整企业所得税的应纳税所得额。
证据四:企业相关证照资料1册,具体包括:1、原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公司年检报告书、刘正刚和胡明芬身份证复印件;2、原告税务登记证。证据四证明发课公司是依法登记并存续的法律主体;刘正刚是原告出资人,胡明芬是原告出纳。
证据五:企业会计账簿、记账凭证3册,具体包括:1、2001年至2010年的总账、明细账;2、2005年至2010年,发课公司的记账凭证(收入)及进账单;3、2005年至2010年,发课公司的税收缴款书;4、2006年至2009年,发课公司已入账的成本费用的记账凭证及取得的不符合规定的发票。证据五证明:原告2006年至2010年期间账簿记载收入少缴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教育费附加17 953. 45元;原告未将“博雅园”、“三影堂”、“上院”三项目取得的应税收入计入账簿;原告未就“博雅园”、“三影堂”、“上院”三项目的应税收入申报纳税,构成“不列、少列收入”的偷税行为。
证据六:企业支付凭证1册,证明被告对原告未在账簿中记载、与其取得隐匿应税收入相关的成本费用予以确认。发课公司将“上院”、“三影堂”项目的部分成本费用在相应年度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已经进行了税前扣除。
证据七:企业有关合同、协议书、委托书1册,证明原告的九份合同(7份建设工程勘察设计合同、2份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未按规定贴花,未缴纳印花税4368. 67元。
证据八:企业其它证据资料1册,具体包括:1、路青出具的说明、委托书、代理委托书、授权委托书、身份证复印件及相关人员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发课公司法定代表人路青证明艾未未和刘正刚负责公司主要活动并指定艾未未和刘正刚处理公司“一切事宜”,其二人行为代表公司意志;2、博雅园住户装修管理承诺书,证明发课公司承接了“博雅园”项目的工程,并提供了劳务,该文书的乙方(装修公司)是发课公司,加盖了印章;3、关于上院A1102石材浴缸的说明,证明发课公司承揽了“上院”项目工程。证据八证明:原告承揽了“博雅园”、“三影堂”、“上院”三项目,并进行了设计与施工,有偿提供了应税劳务;原告法定代表人指定艾未未为公司负责人处理公司一切事宜,其对被告送达的《涉税事实认定意见书》签署了“同意审核意见”的意见,认可被告的查处结果。
证据九:第三方出具的证据资料1册,具体包括:1、业务约定书,证明发课公司委托北京互信财务会计服务有限公司代理记账,委托业务为“审核原始凭证、填制记账凭证、登记会计账簿、填报纳税申报表”。因此该记账公司为发课公司设置的账簿、填制的记账凭证、登记会计账簿真实反映发课公司经营和取得收入的客观事实;2、“博雅园”项目相关材料:室内装修施工许可证、泰德华公司证明、原告签订的博雅园装修管理协议书、泰德华公司帐页、付款凭证、支出凭单、支票存根、用款申请单、原告报价单、收据、刘正刚出具的收条等,证明发课公司承揽了“博雅园”项目,且实际提供了劳务,进行了施工,并依约取得应税收入;3、“三影堂”项目相关材料:原告签订的草场地155号设计、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北京市建筑安装工程预算书、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建筑及园区验收附件、三影堂艺术中心建设工程工程结算书、工程洽商记录、原告出具的“三影堂”155号工地付款汇总、向胡明芬账户汇款的存款回执、卢志荣的存折复印件及存取款记录等,证明发课公司承揽了“三影堂”项目,且实际提供了劳务,进行了设计施工,并依约取得应税收入;4、“上院”项目相关材料:原告给贾伟女士的函、香港航空公司和明基公司的函及上院A座902及1102装修情况说明、装修工程费明细表、香港航空公司和明基公司的商业登记证、上院室内装修设计委托协议、上院装修工程概算、上院设计及施工工作协调会议论要、确认函、关于“有关进场装修事宜的回复”文件的回复、上院项目工程设备报价单、原告开具的设计费收据、汇丰银行汇出汇款通知书及客户通知书、中国银行存取款回单及存款凭条、境内汇款申请书、工程预算清单及家具设计清单等,证明发课公司承揽了“上院”项目,且实际提供了劳务,进行了施工,并依约取得应税收入;5、浙江蓝调之美休闲度假有限公司项目资料及询问笔录;6、原告在建设银行的存款明细账、对账单,证明发课公司取得三项目的收入未存入其向税务机关备案的银行账户;7、中国银行查询报文、刘正刚、胡明芬的银行零售历史交易查询表,证明发课公司取得的三项目收入存入其员工刘正刚、胡明芬的银行账户;8、对卢志荣、任月明、胡明芬、刘正刚进行询问制作的询问笔录。证据九证明:原告委托记账公司代理记账,设置了账簿并存有相关凭证;原告在2002年至2008年期间接受他人委托,承揽了“博雅园”、“三影堂”、“上院”三项目的设计与施工,有偿提供应税劳务,并取得应税收入,发生了纳税义务;上述收入未转入原告向税务机关备案的银行账户,而直接打入胡明芬、刘正刚的账户。
被告另提交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为:《税收征收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印花税暂行条例》(以下简称《印花税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维护建设税暂行条例》、《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维护建设税暂行条例>的细则》、《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花税违章处罚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关于明确企业所得税若干政策业务问题的通知》、《税务稽查工作规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
原告发课公司诉称,被告作出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是错误的。具体理由为:一、主要证据不足。被告认定的主要事实证据不足。被告认定原告少缴印花税、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企业所得税缺少事实依据。被告采集的证据因程序违法而不具有证据效力。被告据以作出税务处罚决定的全部证据材料均无原件;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被告适用《税收征收管理法》错误;被告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错误;被告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不具有合法性;三、违反法定程序。公安提前介入,公安税务联合行动,程序严重违法。被告在税务检查前,未依法履行告知义务。税务处罚听证程序违法。被告未依法出具税务检查证和《税务检查通知书》。被告调取原告会计资料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被告调取原告会计资料未在法定期限内归还。被告未依法定程序进行检查和审理;四、被告超越职权;五、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请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告发课公司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延期证据交换申请书、调取证据申请书等材料,就上述申请,本院已依法答复原告。
被告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辩称,该局作出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法律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及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故请求法院依法维持其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交换证据和庭审质证,原告认为被告从公安机关调取证据,证据来源不合法,且被告提交的证据不符合证据形成的法定要件。没有证据表明被告认定的相关项目与原告的收入构成直接关联性,被告直接通过会计账簿所记载的数据推导原告应缴纳的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而未核查相应的事实。被告忽略原告的真实成本费用,导致数据严重失实。被告认为其提交的九组证据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以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税务机关从司法机关取得证据是合法的,且被告经过审查判断认为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才予以采用。被告依据原告签订合同、劳务发生、项目结算、款项支付等事实对原告的应税行为进行认定,证据充分。被告在确认原告应纳税所得额时,已按照规定确认了与原告取得应税收入相关的成本费用并准予扣除。本院对以上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对其证明力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6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向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下发《重大税务违法案件督办单》,将被市公安局发现的发课公司涉税案件线索交由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查处。同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下发《税务稽查任务通知书》。2011年4月8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向发课公司出具《税务检查通知书》并向其法定代表人路青出具《询问通知书》。2011年4月11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向北京互信财务会计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税务检查通知书》。2011年4月12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对发课公司法定代表人路青进行调查并制作询问笔录。2011年5月20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制作《税务稽查案件中间报告》,延长调查取证时间。2011年6月22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出具《涉税事实认定意见书》,在纳税人意见栏中签有“同意审核意见”字样。2011年6月27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向发课公司出具《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其对未按规定开具、取得发票的行为进行整改。2011年6月27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向发课公司送达《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告知其违法事实、法律依据、拟作出的处罚及有关权利。2011年6月29日,发课公司向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提出税务行政处罚听证申请。2011年7月14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举行听证会,听取了发课公司的申辩和陈述。2011年7月20日,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向发课公司出具《提供纳税资料通知书》,要求该公司于2011年7月29日之前提供与缴纳或者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有关的文件、证明材料和有关资料。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另向北京市朝阳区地方税务局、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票证管理中心、北京市国家税务局调取材料,北京市朝阳区地方税务局出具了发课公司在北京市地方税务综合服务管理信息系统登记的详细信息及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票证管理中心、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分别出具了鉴定发票证明及鉴定发票书。
经对从公安机关调取的账簿、凭证及有关纳税资料及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自行收集的证据材料进行认定后,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于2011年11月1日作出本案被诉《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发课公司存在如下违法行为:发课公司有7份建设工程勘察设计合同、2份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未贴花。根据《印花税暂行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一)项及第七条的规定,属于未履行缴纳印花税的行为。发课公司未将全部经营收入作为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企业所得税计税依据申报缴纳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及企业所得税,账簿上少列收入并进行虚假纳税申报,造成少缴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企业所得税。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认定发课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偷税。原告取得的发票中存在假发票及开具单位与领购单位不一致的发票。在取得部分设计费及工程款时未给支付方开具发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财政部令[1993 ]第6号)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国税发[1993 ] 157号)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属于未按规定开具及取得发票的行为。
针对上述违法行为,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作出上述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于2011年11月1日将上述行政处罚决定送达发课公司,发课公司不服上述决定,向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2年3月29日作出维持原处罚决定的复议决定。发课公司仍不服,遂起诉至我院。
本院认为,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具有对税收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法定职责。
本案中,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收到《重大税务违法案件督办单》后,依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的相关规定,进行了税务检查、调查,审核了从公安机关调取的账簿、凭证、有关纳税资料及其自行收集的证据材料,在确定被采纳的证据能够互相印证并形成完整证据链条的基础上,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认定发课公司系纳税义务主体,其纳税义务已经发生。发课公司存在未履行缴纳印花税的行为、偷税行为以及未按规定开具及取得发票等违法行为。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在履行了告知程序及听证程序后,在法定的幅度和范围内作出本案被诉的行政处罚决定。本院认为,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未违反税收征收管理及行政处罚方面的相应规定。
关于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主要事实证据不足问题,本案被告系依据原告签订合同、劳务发生、项目结算、款项支付等事实对原告的应税行为作出认定,依据原告的会计账簿、相关的记账凭证及其他有关资料,对原告的应税收入作出认定,不存在主要事实证据不足的问题。被告已按规定确认与原告取得应税收入相关的成本费用并予以扣除,且向原告下达《提供纳税资料通知书》,要求其补充提供有关纳税资料,但原告未向被告提交材料。此外,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的规定,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税务检查时,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和其他当事人与纳税或者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有关的情况,有关单位和个人有义务向税务机关如实提供有关资料及证明材料。《税务稽查工作规程》规定,案源信息包括其他部门和单位转来的涉税违法信息。本案被告从公安机关调取了经核对无误的账簿、凭证及有关纳税资料的复印件,并自行收集证据材料,并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采集的证据因程序违法而不具有证据效力没有法律依据。
关于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法规错误问题,本案被告依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的规定,认定原告不符合《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五条所规定的适用核定征收方式的条件,被告依据原告设置的账簿,及存有的成本、费用资料,对原告进行查账征收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对其应当采用核定征收方式,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另关于被告作出被诉《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所依据的《国故对于原告认为该规范性文件不具有合法性的诉讼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此外,被告依据2001年5月1日起实施的《税收征收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财政部令[1993]第6号)对原告的偷税行为和发票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亦在法定的幅度和范围内,不存在显失公正的情形。
关于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及《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的规定,被告作为依法设立的税务机关,具有查处涉税案件的法定职责,且具有对纳税人依法进行检查的权限。本案被告对原告实施税务检查,符合上述法定职责权限的规定。被告在调查过程中,出具了《税务检查通知书》、《询问通知书》等法律文书,依法履行了告知义务,并制作了《税务稽查案件中间报告》、《涉税事实认定意见书》等文书,在进行行政处罚前履行了告知程序及听证程序。另原告所称的关于被告调取会计资料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内退还等问题没有事实依据。
综上,原告要求撤销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本院应予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武楠
代理审判员秦齐祺
人民陪审员冯亚力
二O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书记员唐伟伟
北京市朝阳人民法院(公章)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误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15 Photos - View album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