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Weiguang Zhong
117 followers
117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元旦述怀
若非东风染翠竹, 焉知岁月走十七, 老来形衰神不去, 欲往思浓情更切。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冯晓明在和我交往的时候,为何不止一次地不由自主地钻进陷阱,暴露自己?原因很清楚:因为他为人不正、来路不正,他身上的那道死穴决定了他一定会如此!而他对这些报道的封杀等卑劣手段及今天对他的揭露,就使得他今后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能够看到他身上的印记,闻到不良的气味儿,看穿他的伪装!什么事情都不会相信他!至少是走到蒙古人那里、维吾尔人那里、藏人那里!
就为此,我相信,我的最后一个对席海明,对南蒙古大会的封山报道一定会留下历史性的记忆!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对席海明及南蒙古问题报道的封杀说明什么?
一 大约二〇〇九年夏天,流亡德国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不断地给我打电话,要求我多报道有关哈达及内蒙古民众维权的消息,并且多次催促我和流亡科隆的蒙古族资深维权领袖席海明联系。他甚至责备我,西方国家化这么多钱建立这样一个电台,海外有影响的中文媒体这么少,蒙古族民众的信息这么少,不做采访报道是失职的,尤其是席海明不仅人在德国,而且离你不远。他还向我简单介绍了他了解的席海明和哈达的情况。 王万星告诉我,席海明先生自从流亡德国后从来没有拿过国家救助,也没得到过有关基金会的资助,一直靠自己辛勤工作为生,同时全身心地投入民运...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和四小程及这四小程的继承者们相比,陈吟秋先生之演绎的程派,真的是好的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书写京剧史,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丑陋的一个四小程时期,是非常重要、根本且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它不仅涉及对根本的美学趣味,对传统京剧和中国文化的理解,而且涉及时代、政治及社会文化的发展变化,或者更广义地说一百年来所谓现代化,世俗基督教化的潮流对人类的多重影响。而对此,读懂齐如山是理解解析这一切的钥匙。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维光半世广交天下豪杰,张英兄溢美之词实在是不敢当,但这一片友情侠义,点点滴滴维光不会忘记,在此致谢!

【張英按】
仲維光,德國著名哲學家、科學史家和政論家,創立批判極權主義的理論體係大師,曾兼差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納粹中共特嫌、自由亞洲電台中文部主任馮曉明,為趕著向十月一日中共國的『國慶節』献禮,竟公然把愛憎分明、疾惡如仇、下筆有神、深孚衆望的RFA廿年特約記者仲維光,被『解約』了,引起公忿。
我在两月前,先後轉貼了仲維光三篇檄文,即《仲維光 : 自由亞洲電台中文部主任馮曉明究竟在為誰工作?》,(博訊/獨立評論,2017年10月03日);《仲維光 : 馮曉明篡改偽造有關七五烏魯木齊大屠殺採訪報道鐵證》,(博訊/獨評,2017年10月03日);《張英:仲維光再爆馮曉明對有關維吾爾人的報道封殺及編輯手段》,(博訊北京時間2017年10月14日,獨評2017年10月13日,張英跟貼《CDP中央祝賀艾沙•多力坤當選世維大會主席》下款)。王一平、封從德和劉因全等多位著名網友,十月三日當天,先後表達了對仲維光的支持聲援,韃伐中共特嫌馮曉明為虎作倀的倒行逆施。想來朋友圈各位,早在網上看到,已有共識,不再贅述。
今雙十二,再轉仲文,那是續篇,順序之四。継圍繞維吾爾民族問題後,主要談有關台灣問題,仲維光 : 《馮曉明千方百計封殺有關台灣問題的採訪報道究竟為了什麽?》又是—份『備忘錄』,振聾饋啞。全文五個部分,第五部分有三個附件,轉載於下,道友分享。👌
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12/201712120457.shtml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多年来关于德国和欧洲的台湾侨团及个人活动的报道中,我更深深地感觉到,这些台湾侨团,它们起自民间,发自个人多样的爱好和追求,因此其活动的丰富多彩及多方面的影响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侨及其团体所无法相比的,而这就增加了我做这些报道的积极性及力度。各类文化社团、艺术家、作家、新书出版、画展、文化节,佛光山等宗教团体的人道关怀活动,都成了我一定要报道的消息。积累我二十年来的报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报道台湾侨团在欧洲的活动,是我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二十年来在海外中文媒体的新闻史上四方面重要成绩之一。另外三方面的成绩是:对于东德及共产党问题历史和现实的报道,对于维吾尔人、蒙人、藏人以及法轮功信仰团体活动的报道,和对于西方社会文化社会问题的报道。在这四方面,可以毫不为过地说,我一个人做的报道,多过德国之声、BBC、美国之音和法广对此报道的总和。
为此,在揭示冯晓明问题之时,我也要问,是这些团体协会的文化和政治生活,对侨居的西方和国际社会的影响微不足道,不值得报道?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结果?这样的结果和现象又说明了什么?
时下,对于所有那些拿了纳税人的钱的西方社会的公益媒体,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法广、自由亚洲电台来说,这些都是必须追问的问题!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作为从文化大革命时代——红卫兵时代过来的我,蓦然从现代气氛与海菲茨的琴音的对比中,感到它们之间的根本不同。而这个不同居然让我对红卫兵,对我这一代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不是中国,不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不是真理部的后代们嘴里习惯说的所谓“封建传统”让你清楚地看到红卫兵的来源,而是这“现代世界的气氛”可以让你理解到红卫兵是哪里来的,是如何产生的。和海菲茨的琴音相比,现代派、观念艺术一下子就能够让你清晰地感觉到红卫兵的浮夸、暴躁的审美,观念化、意识形态的夸张及无限膨胀,它的历史和文化滥觞在何方,它们真正的广泛的文化基础又究竟在哪里。
对此,在海菲茨辞世三十年后的纪念日,海菲茨的琴音,让我感到,现代的文化气氛,它的空气、气味及杂乱的音符,才是红卫兵的真正诞生的母体,红卫兵实实在在地是坐胎于现代!现代派、观念艺术的气氛让你无处不在地觉得,这是一个红卫兵的世界!为此,对所谓现代派艺术,我突然觉得,它们不过是一个扩大了的红卫兵群体的艺术,一个世界化了的文化大革命。它们在继续并且同样地用观念化,即意识形态彻底地在地球的每一种文化中继续摧毁他们的传统。或许反过来更为准确地说,红卫兵不过是现代观念潮流、观念艺术的一角,一种特殊的表现而已。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属于海菲茨的琴音——古典与现代的迷思
——写在海菲茨辞世三十年   一 十二月十号,是国际人权日,可它还是另外一个日子:三十年前,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号,这一百年中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亚沙•海菲茨辞世。 人类的历史长吗?儿时觉得两千年历史,很长、很长,好像是个无限的时间,可活过了六十多岁,突然觉得百年竟是几多时,不过是转瞬即逝。能够数出来的伟大的音乐家,留给你让你觉得好像曾经永远在宇宙的时空中存在过的旋律,如莫扎特、贝多芬的旋律,不过一、二百年的事情。可马勒、肖斯塔科维奇、格雷斯基( Henryk Mikolaj Gorecki )却更不过是几十年,甚...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