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张良(chang)
53 followers
53 followers
About
Posts

手机怎么个上twitter 和 油管啊啊???
Add a comment...

折腾fqrouter2一晚上,还是不会填个人go agent id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问一下,手机上用fqrouter2,如何添加自己的goagent id啊,我添加的全是错误啊??添加的时候要求用xxx of xxx.appspot.com,但是我的id,of 什么东东啊??跪求高手解答下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it's me!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2012年过去了,总结起来,跟往年一样:杯具的一年,纠结的一年。 
 
1、这一年,“我爸是李刚”拉开了中国人拚爹的序幕,大量的富二代官二代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所朝的方向,而是取决于你是谁的精子。
  
2、这一年,重庆的打黑运动让我们明白: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些衣着光鲜,人模狗样的公仆,他们往往在下一刻就变成了黑老大。而你是公仆还是黑社会,关键看你有没有站错队。 
 
3、这一年,国与民争利达到高潮,财政收入连创新高,人民饭碗却营养不良。GDB世界第二,百姓收入勉强苟活,房事彻底沦为多数人的浮云。而盛会,依然在一个叫隆重的地方举行。

4、这一年,在苹果砸中牛顿沉寂数百年后,以数码产品的姿态席卷全球。让我们看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大家一起出门,有人去买苹果四代,而有人却买不起四袋苹果。 
 
5、这一年,谢霆锋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柏芝的了解始终超越不了天涯上的民工,于是他放弃了。我固执的认为他一定看到了杂谈那个万人景仰的回复:男人,无论好坏,都翻不过那道绿帽砌成的坎,有的秋后算帐,有的立马摊牌。  

6、这一年,芙蓉姐姐从大S变成了小s,凤姐的绿卡让我们彻底断了成功可以复制的念想。但不管是李宇春,还是曾轶可,都是我的哥,我的哥。  

7、这一年,各地下雨全是百年不遇,武汉的海景成为新的城市名片。成都、长沙、南京纷纷在报纸上表示自己是特大号护舒宝,流量再多也不用担心,随即就被老天爷一个无情的耳光扇过去。  

8、这一年,高铁恍如一夜之间长满祖国各地,人们用高于普车数倍的价格向铁道部购买时间,而那些时间充裕的人因普车的取消也不得不买几个小时,然后在目的地玩,来消磨时间。号称世界领先的动车出轨了,人们悲怆的发现,吃的、住的、坐的竟没有一种让人蛋定。对于善良的中国人来说,打酱油比抢碘盐还来得更轻松和毫无风险。

9、这一年,雷公也成了弱势群体,悲催的替铁道部背了黑锅。当我们在盘点中国事故责任人时,发现他们分别是临时工、临时工、临时工。。。还有雷公,这时玉帝大叫道:他也是临时工。  

10、这一年,几万元的校车,装60多个学生。几十万元的公车,装一个领导干部。他们对医疗不重视,因为他们有高干病房;他们对教育不重视,因为他们的孩子留洋;他们对食品安全不重视,因为他们有特供食品;他们对堵车不重视,因为他们出行警车开道;他们对国家未来不重视,因为他们妻儿已经移民美国!他们对维稳很重视,因为他们怕失去这些!这就是我们的领导!能买光全世界的飞机,却买不起一辆校车;能把卫星送入太空,却造不起一座小桥;能给别国花数亿,却不肯多几所小学;一年能吃掉几十艘航母,却逼着孩子捐出午饭钱。

11、这一年,灰太郎对喜洋洋说:我咬你,你不要动,我们要和谐。这一年的总结我们以一个吃牛肉面的故事结束,某男子去面馆要了一碗牛肉面,可是面上来后没看到一块牛肉。就气得把老板叫来,牛肉面怎么没有牛肉?老板淡淡地说:“别拿名字当真,难道你还指望从老婆饼里吃出老婆吗?你什么时候看见人民大会堂里面坐过人民?凡是门口挂“人民”二字招牌的地方,均岗哨林立,充分体现了“人民”的崇高。这些地方一般都是人民无法随意进出的,像“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民银行”,还不办理储蓄业务。只有“人民医院”的门可以随意进出,却是人民都不愿意进去的地方!!!奶粉,米粉,面粉,粉粉有毒;京官,县官,村官,官官腐败;国道,省道,乡道,道道收费;国税,地税,杂税,税税有理;学士,硕士,博士,士士无用;影星,歌星,体星,星星脱衣;河水,江水,海水,水水污染;牛奶,羊奶,二奶,奶奶伤人。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阳光时务 | 莫之许:大陆毛派缺乏社会基础

1981年6月,中共11届6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中共建政以来的重大历史问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的功过是非和毛泽东思想基本内容与指导意义作了总结和评价。此举可以看成是毛泽东后期「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和实践的一次官方系统清理,在官方掌握着绝大多数思想舆论平台的情况下,毛的上述理论和实践的相关内容迅疾消失于公众的视野之中。与此同时,清理三种人(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也提上了议事日程,以防止文革遗留分子进行翻案。1982年9月6日,陈云在中共十二大上发言,强调了要警惕「三种人」。1982年 12月 3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清理领导班子中「三种人」问题的通知》。对此三类人进行清理。自此,毛泽东晚年理论和实践在思想上和人事上均遭到了官方系统清洗,尽管毛依旧保留了在党章 和宪法中的形式存在。

这一去毛化是局部和有限的,中共依旧保留了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在官方表述中,基本路线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其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对毛专政理论及其实践的继承,这在体制内保留了大量维护保守势力,也开启了体制内左右或者保守派与改革派之争。对于前者而言,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地位,就必须对改革开放加以警惕和限制,而对于后者来说,为了坚持改革开放,则要警惕保守势力重归文革的企图,并由此发展出一套文革——改革二分的话语模式。由于体制的系统清理,原教旨毛主义在这一阶段基本处于地下状态,其表达更多地通过依附于体制保守势力而获得出口,但需要指出的是,体制保守势力与原教旨毛主义之间也存在着理论上和身分上的天然区分,在1989年的悲剧事件之后,出于政权危机的考虑,体制保守势力的诸多主张逐渐进入到了官方主流话语之中。

复杂的泛左派光谱

1992年邓小平南巡促成了经济狂热,与此相伴的是大众文化消费的兴起,各类市场化导向的报刊书籍开始涌现,饶有兴味的是,与经济浪潮相伴随,毛泽东热也在其100周年诞辰之际悄然而至,市面上毛的有关书籍、挂历、雕像、挂像等热销一时,与正在迅速扩大的对外开放形成有趣的对比。在这一热潮中,既有未能彻底去魅的个人崇拜色彩如挂像驱邪之类,也有隐秘的串联耳语,笔者在当时就听到过一些毛泽东研究会成员的表述,推倒改革开放模式、重走文革路线确实是部分人的明确政治诉求,这标志着一种以毛泽东晚年理论和实践为出发的原教旨主义思潮开始浮出水面。与此同时,1995年陆续出现的几份万言书,则标志着体制内保守势力的系统阐述。其主要内容大致包括:为坚持中共的统治地位,需要防止资产阶级的崛起和外来和平演变,为此需要坚持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在1990年代的氛围中,带民粹意味的毛泽东热、原教旨的毛主义思潮、体制内保守势力、汪晖等新左派思潮乃至「中国可以说不」的粗鄙民族主义,都可以看作是对迅猛展开的经济浪潮和不断扩大的对外开放的一种反应,并共同组成了复杂的泛左派光谱。

迅猛发展的民营经济和逐渐扩大的对外开放,暴露出诸多弊端尤其是腐败的盛行、以及突然拉大的贫富差距和骤然公开的奢华生活享受,对于因抓大放小等各种原因而被迫下岗失业的广大国有企业员工,和更多因突如其来的财富差距和生活享受落差而感受到相对剥夺的心理落差的底层民众来说,以平等为主要诉求的左派思潮有其难以拒绝的吸引力,原教旨毛主义也因此获得了其存活的土壤,在1990年代中期,原教旨毛主义还不太显山露水,其主要主张隐藏在有着体制庇护的保守势力、以及具有学院背景的新左派等话语表达的背后,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分化,尤其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原教旨毛主义的表述也开始扩散,从世纪之交的老田等零星网友在BBS上的发声,发展到今天的乌有之乡等主题网站,且汇入了张宏良等人更加系统的表达,在现实中,也开始有实际的政治表达,如现场抗议茅于轼、街头反日保钓、反转基因广场集会等等,不夸张地说,原教旨毛主义是当代中国最为活跃的思潮之一。对此,不少知识分子表示出深切的忧虑,尤其是重庆模式以来,乌有之乡等左派人士主动示好,王立军等重庆当政者也加以结纳,一时重庆模式预示着文革重来之论甚嚣尘上,但在笔者看来,这一担心却更多是虚幻的,是过度扩大了原教旨毛主义的社会影响力和组织动员力的产物。

原教旨毛主义缺乏底层基础

在泛左派光谱中,原教旨的毛主义并没有获得主导地位。不仅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本与原教旨毛主义若相表里的体制保守势力的主张,已经获得了官方接受,并成为官方立场。几份万言书的主要内容如坚持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已经成为了当局的执政选择,并具体化为国进民退和五不搞、不走邪路等实践或表达。由此,官方对原教旨毛主义持明确的否定态度,并明确声明「不走老路」,这不仅意味着体制保守势力与原教旨毛主义的根本分歧,也意味着原教旨毛主义已经成为一种纯粹的民间主张。而在理论市场上,原教旨毛主义也并不具备真实的影响力,原来的新左派知识分子近年来大多转向拥抱为官方背书的中国模式,亲赴重庆的左派知识分子大多属于此类。

那么,原教旨毛主义是否拥有深厚的底层基础呢?答案同样是否定的。尽管毛时代的实践和长期的文宣灌输依旧残留在老一辈人的心中,并时常转化为一种下意识的表达,但仔细分析当代社会各阶层,就会发现原教旨毛主义与当代生活的巨大冲突。

首先,土地承包制度使得农民家庭成为了独立的生产单位,也使得农民成为了小有产阶级,长期的生产经营活动要求农民自己做出决策、承担风险,这种生活与原教旨毛主义的军事共产主义毫无共通之处,他们或许会表达对贪官、对贫富差距、对社会风险的不满,并来一句「毛主席在就好了」,但他们也同样一分钟也不想回到公社制度中去。

其次,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固然也不满于封闭的户籍制度、严酷的工作环境、低微的收入以及充满歧视的社会环境,但对于他们来说,挣脱类似农奴制的城乡二元对立更为优先,其次则是尽可能地发家致富,他们或许会支持一种主张更多权利和更多福利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但他们也同样一分钟也不想回到公社制度中去,对于原教旨的毛主义则多半兴趣缺缺。以笔者多年的打工生涯,见到过为邓小平忌日点香的,却从未见过对毛时代怀念的农民工。

在排除掉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之后,以及城市人口中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更亲和体制保守势力的主张)和新兴社会阶层(他们更亲和自由化、市场化和全球化)之后,原教旨毛主义的社会基础并不难描述:在既有利益格局中处于绝对弱势的城镇贫民集团,这既包括老一代城市贫民尤其是因下岗失业而贫困化的群体,也包括在这些年内的城镇化过程中被贫困化的失地新市民或近郊农民。无论是从人口比例,还是从其所占有的社会资源,以及与体制的关系而论,这一群体都是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声称这一弱势群体所拥护的原教旨毛主义具有真实的威胁,在我看来是一种严重扩大的虚构。

自由派比毛派更能引领社会思潮

在今年 915的反日保钓示威中,各地都有人群打出毛像和毛派标语,其统一性令人侧目,也有人据此推论出原教旨毛主义具有高出于其他社会思潮的社会动员力,而在我看来,这仍然是一种脱离实际的推测。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尤其是即时通讯软件的普及,QQ群和各类语聊群体成为特定意识形态群体相互联络协调的工具,出现跨地区一致的行动标识并非毛派所独有,泛自由派不仅在统一的行动标识,而且在跨地区的统一行动上,都远超毛派,而这还是在当局严密打压之下。

福州416围观三网友事件、东师古探村、祭拜林昭等等。泛自由派在发起网络舆论、实现一致行动上都有着比毛派更为深厚的底蕴和更多成功的例子。或许正是有见及此,2011年才会出现针对所谓茉莉花革命的强力打压,与此相反,郑州洛阳等地日复一日的公园聚会,不仅未曾遭受严厉的打压,也未曾展现出迅猛扩张的势头。同时,由于缺乏充分的社会资源包括文化资源,原教旨毛主义在表达上的匮乏(宁要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宁可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和行动上的恶劣(砸车、扇耳光),也使其很难获得其他群体的接受认同,而只会带来恐惧和排斥,这也大大降低了其发起并推动一场社会运动的可能。

在我看来,无论从社会基础、组织动员、资源配备还是理论表达,原教旨毛主义都更像是一个借屍还魂的怪胎,还未发育就已经陈腐,只是一个过于被夸大的虚幻威胁,这一误解既来自于脱离实际的猜测,也未看到体制保守势力与之明确的切割,当然,这一警惕也与文革——改革二分范式的固定表达有关,不少改革派人士试图通过夸大毛派的现实影响来证明改革的必要性。这一企图围绕所有的重庆模式表现得淋漓尽至。但是,这一诞生于 1980年代的表达早就失去了其现实对应物,如今的原教旨毛主义早就不再寄生在体制内部,体制保守势力的主张已经被官方正式接受,在不走老路和不走邪路共同被当局所拒绝的今天,没有文革重来的可能,也没有自由化改革的前景,只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一家独大。

图为2011年5月30日,太原儿童手持毛像庆祝儿童节。

——————
 
欢迎邮件订阅《中国数字时代》 ,输入您的邮箱地址即可收到每日电邮,无需翻墙。订阅地址:http://eepurl.com/mohN5 欢迎RSS订阅《中国数字时代》,在谷歌阅读器等输入相应RSS地址,可成功订阅。订阅地址:http://goo.gl/lSx6M

注意:为了您的安全和便利,请使用Gmail,或其他墙外电邮服务。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数字时代编辑助理:cdtchinese@chinadigitaltimes.ne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中国四大地主的真实面目 原来一切都是49 年后的欺骗
【阿波罗新闻网 2013-01-14讯】
作者:余玮

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四大地主

1949年之后出生的人,都不曾见识过生活中真正的地主的横行霸道和凶狠残暴,但几十年来,大家却都感觉地主们就像宣传所说的那样坏。之所以如此,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从小到大长期所受一面倒的政治 宣传所致。只要一提到“地主”,我们就会不由自主、不约而同地想到至今仍在我们记忆中栩栩如生的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他们是“地主阶级”的四个活教材,是我们心目中“地主”的化身。不过,从现今已经披露的有限资料来看,这四个人物,无一不是假典型。

泥塑《收租院》与刘文彩无关

四大地主中,唯一的真实人物是四川的刘文彩。1965年年初,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们用泥巴塑造了一组解放前农民向地主交租的群像,这组以刘文彩为原型名为《收租院》的泥塑大大小小共114个,一个个栩栩如生,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当年所干的种种坏事与罪恶。

1999年11月,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笑蜀先生所著的《刘文彩真相》一书,该书澄清了加在刘文彩身上的众多不实之词,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刘文彩。水牢、收租院、老虎凳、灌辣椒水……完全都是按着“阶级斗争”的需要创作出的。

据《刘文彩真相》披露,从1981年开始,陈列馆派出专人采访了70多名知情者,翻阅了大量文史档案。经过一年多的奔波,水牢人证一个也没找到,物证同样不见踪影。庄园陈列馆向主管部门送呈的《关于“水牢”的报告》称:综合我们掌握的材料,可以初步肯定“水牢”是缺乏根据的。

1988年,四川有关部门终于下达了“水牢恢复为鸦片烟库原状”的复函。于是,地下室的水抽干了,铁笼搬走了,地下室门口挂上一块“鸦片烟室”的木牌。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刘文彩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根据《刘文彩真相》一书和专题片《大地主刘文彩》提供的诸多史实,刘文彩并非当年《收租院》所塑造的面目狰狞的大恶霸地主。真实的他既搜刮民脂民膏、助长烟毒,又慷慨兴学、济困扶危。

专题片《大地主刘文彩》主要是介绍刘文彩兴办教育的事迹,看了以后,对刘文彩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令人难忘。刘文彩为了家乡的教育,修建了学校——文彩中学。文彩中学占地2000多亩,当时征地为使老百姓利益不受到损失,刘文彩采取的是用两亩地换一亩地的办法。学校建成后,广招教育人才,其教育规模当时在四川地区乃至在全国私立学校中都是最大最好的学校。

“学校建成后,刘文彩从不干预教育和教学,他只在春秋开学典礼会上简单说几句,大概意思也就是要学生们发愤学习,将来报效中华民族。再一个就是他对子女及其亲属要求极其严格,在文彩中学的教训中刘文彩明确规定,校产是学校的校产,刘文彩家子孙不得占有,刘家子孙仅有的权力就是每年对学校的财务进行一次清理,仅此而已。”

刘文彩每遇逢年过节都要对贫困人家走访和接济,乡邻之间纠纷也都要请刘文彩进行调解,因为他办事公道正派。他还投资修建街道,现在未拆除的两条街道仍不失当年之繁华。

真实的黄世仁

黄世仁是《白毛女》中的恶霸地主,他一心想霸占佃户杨白劳的女儿喜儿。除夕之夜,黄世仁强迫杨白劳卖女顶债,杨白劳被迫喝卤水自杀。此后,喜儿被抢进黄家,遭黄世仁奸污。喜儿与同村青年农民大春相爱,大春救喜儿未成,投奔八路军。喜儿逃入深山,过着非人的生活,头发全白。两年后大春随部队回乡,找到喜儿,伸冤报仇。两人结婚,过着翻身幸福的生活。

作为在《白毛女》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尽管谁都没有见识过“黄世仁”和“喜儿”,但多年来大家几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在我们的印象中,像《白毛女》这样的悲剧在“万恶的旧社会”一定多如牛毛。直到看到《世界周刊》和《中华读书报》等媒体上的有关揭秘文章,我才知道多年来我们深信不疑的《白毛女》,原来完全是创作出来的。

据《中华读书报》发表的“白毛女的故事”一文介绍,《白毛女》的题材来源于晋察冀民间一个关于“白毛仙姑”的传说。大意是讲在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抗战时,有些“根据地”的“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其原因就是村民们晚上都去给“仙姑”进贡,使得斗争会场冷冷清清。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题材,为配合“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奶奶庙里拉回来,他编了一个戏曲剧本,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的雏形。

不久,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看到了这个剧本,决定由“鲁艺”创作并演出一部大型舞台剧,就以“白毛仙姑”为题材。创作班子很快搭了起来,由“鲁艺”戏剧系主任张庚总负责,编剧仍为邵子南。邵子南在他原先的戏曲剧本的基础上,很快就写出了剧本的演出本,主题当然已经不是民间传说中的行侠仗义,而是反映阶级剥削给劳动人民造成的沉重灾难。但试排几场之后,周扬很不满意。

张庚根据周扬的意见,果断地调整了创作班子。编剧换成了从“鲁艺”文学系调来的贺敬之、丁毅。接受《白毛女》的创作任务后,贺敬之很快就以诗人的情怀和戏剧家的表述力,完成了新的剧本。

1945年4月28日,《白毛女》在延安中央党校礼堂举行了首场演出。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就这样,带着对地主阶级的满腔仇恨,一股《白毛女》旋风迅速席卷了延安,席卷了陕北,席卷了解放区,最终席卷了全国。到了“文革 ”时,几乎每年除夕,当人们排着长队去领取严格按人头配给的一点年货时,都会从无处不在的喇叭里听到《白毛女》的旋律——那是在提醒人们不要忘了“万恶的旧社会”。

“南霸天”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

《红色娘子军》里南霸天是另一个“怙恶不悛”的大地主。他利用万贯家财,组织和支援反动武装,与海南岛的游击队为敌,后被“红色娘子军连”连长吴琼花(曾在南霸天的家中当过丫鬟)击毙,落得了个可耻的下场。

据《海南视窗》报道,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县当地一个叫张鸿猷的地主。张鸿猷的亲孙子张国梅说,《红色娘子军》很多内容是虚构的。在他爷爷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当时,拍电影的人说他家房子气派,又是大地主,选在这里拍电影真实。于是,就在他们家拍了几个镜头,又让老百姓到几里外的南门岭当演员,说是从南霸天家里的地道走到南门岭的。

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曾告诉记者,他是目前唯一健在见过张鸿猷的人,不仅熟悉张鸿猷,还见过张鸿猷的母亲。

张鸿猷是个善人,他没有欺压百姓,家里也没家丁、枪支、碉堡,只有几个请来帮他四姨太带小孩的小姑娘。

这些说法也与中国 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寻找英雄》一书相通。红色娘子军的第一任指导员王时香老人在此书中这么述说:“我们连长庞琼花,就是电影里的吴琼花。她是我们邻村的人,参军前我俩就是好姐妹,平时我们到镇上赶集就能碰到。她是贫农出身,并不是南霸天家的丫鬟,也没有南霸天这个人。这是和电影里不一样的。”陵水县史志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张鸿猷没有血债,他家只是教师世家。

《半夜鸡叫》子虚乌有

再说周扒皮。都记得《半夜鸡叫》中的这个恶霸地主。他为了催促长工们早起去干活,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趴到鸡笼子里学雄鸡打鸣,引起雄鸡纷纷啼叫。鸡一叫,长工们便不得不提早起床。周扒皮凶狠贪婪地残酷剥削雇工的故事让年少的读者们无不义愤填膺,在1949年后诞生的几代人的脑海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不过,周扒皮的原型系今大连瓦房店市阎店乡一个姓邹的地主。据当地的老人说,他虽然有小地主刻薄、吝啬的通病,但没有听说过半夜鸡叫的事情。

“课文里还描写姓周的地主打开鸡笼子,划火柴去照……这些愚蠢行动惊动了鸡,它也不会开口打鸣了。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这些细节是虚假的、捏造的:学鸡叫不必趴到鸡笼子旁边,也不用打开鸡笼子去看,熟门熟路要划什么火柴?就事论事,即使你把长工们早早驱赶到地里,自己不跟着起早去监督,长工们躺在地头怠工,你有什么办法?

(本文摘自《人民文摘》2012年第9期,作者:余玮,1949年之后出生的人,都不曾见识过生活 中真正的地主的横行霸道和凶狠残暴。但几十年来,大家却都感觉地主们就像宣传所说的那样坏。之所以如此,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从小到大长期所受一面倒的政治宣传所致。)
 
阿波罗网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3/0114/278448.html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北京风光,千里朦胧,万里尘飘,望三环内外,浓雾莽莽,鸟巢上下, 阴霾滔滔!车舞长蛇,烟锁跑道,欲上六环把车飙,需晴日,将车身内外,尽心洗扫。空气如此糟糕,引无数美女戴口罩,惜一罩掩面,白化妆了!唯露双眼,难判风骚。一代天骄,央视裤衩,只见后座不见腰。尘入肺,有不要命者,还做早操。
Photo
Add a comment...

Add a comment...

共青团有一件极其傻逼的工作,就是每天刷微博,因为上面有指示说,我们团要充分运用新媒体,发出主流的声音,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有人竟一天可发数千之多.当然都是无关紧要的,你转发个任建宇转发的试试。互相恶意竞争的游戏,你是不可以说出自己的不满的,你还得站在主流的前沿,这就是透他妈的体制。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