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昨天发的一篇关于《走向共和》里孙文演讲的PO居然上了热门,看来G+上有很多人都非常喜欢这部剧,《走向共和》也是豆瓣上人气最高的一部,整整五千多条评价,我本人已经反复看了三遍,正在看第四遍中。《走向共和》制作精良、剧情紧凑、从洋务运动到辛亥革命,时间跨度非常大,借古讽今,寓意深刻,特别是剧中台词适合反复咀嚼,非常过瘾啊!这部剧是中国拍的最有深度、最好的一部电视剧,没有之一!强烈推荐!

想来这部剧被禁播也差不多快10年了!

给大家一个 68集无删减海外收藏版 下载地址,这是网上流传的各版本中最清晰最完整的版本了。
http://www.simplecd.org/id/2147510918

辛灏年先生关于中共爲什麽禁播《走向共和》的访谈
【透視中國】中共爲什麽禁播《走向共和》

当年的网上消息,这部电视剧一共五十九集,中央电视台每天在黄金时段(晚上八时至十时一播送一集,后来增加为二集。但是到了五月中旬,忽然传出江泽民的「军机处」 (如今常驻上海)对《走向共和》非常不满,认为电视剧造成民众思想混乱,对慈禧太上皇形象的塑造更有借古喻今之嫌,要求中央电视台删改之后提前结束全剧的播出。从五月十日起中央电视台即加快播映,每集从四十五分钟缩短为四十分钟,最后一集孙中山发表有关三民主义的戏全部删除,只剩二十分钟,辅以宣传中共如何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字幕。大陆网站评论说:《走向共和》最后一集草草收场,加上一大段旁白,显得与剧情脱节严重,成为对电视剧《走向共和》的最大讽刺,也成中央台年度最大笑话。



附上《走向共和》的经典台词

李鸿章:太后之事无小事。

袁世凯:你是个婊子没错,但比那些假模假式的君子强多了。

慈禧:要是我的生日过寒碜了,不仅我的面子没地方搁,朝廷的面子也没地方搁,同治中兴以来的气象都跑哪去了?这样一来,不单洋人瞧不起,连老百姓也瞧不起。洋人瞧不起你,他就敢欺负你,老百姓瞧不起你,他就不服你,这样就会出事,祖宗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于是她高瞻远瞩,花费了3000万两银子给自己过生日)

阎敬铭:话好说,事不好做。

李鸿章:创建水师学堂本是醇亲王和朝廷远虑,但有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办着办这就走样了。

张之洞:四书五经,开篇便是中庸,因为高明莫过中庸,那是做人做事的根基呀……儒家的精神是入世,要有理想,有抱负,要进取不解,但儒家之经典中庸,却融入了道家的精神,这又是何以然啊?是因为办事难啊,你光是一个劲的冒进,撞了南墙不回头,这死了也于事无补。所以还要有点出世的道家精神,所谓,以出世的精神干入世的事情。志存高远,却又不拘泥于眼前的小事杂事乱事,这才能以坦荡的胸怀干成大事,这才是中庸。

李鸿章:他办事,我放心。

辜鸿铭:莫里逊认为,盛宣怀的成功,是一种新体制的成功。

李鸿章: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让若有了生杀之权,就嗜杀无忌,有了行政之权就作威作福,有了度支之权就为己敛财。甚至有一点小小的权力,比如说县衙的差役,收税的小吏,官员的随从,如果把权力都用的无所不用其极,那真的是国将不国啊……一个当权者有了权力,第一要紧的什么?不是运用权力,不是滥用权力,而是要遏制自己的权力欲啊。

康有为:你说的不对,这不是修身的问题,也不是伦常的问题,不是个人品质的问题,也不是好人坏人的问题,一句话,这不是道德问题,这是制度问题。那么,这个制度之下的科举之制,我康某人又为何心向往之呢?我讨厌科举,讨厌透了,那些章句小楷,岂能考出我胸中锦绣,宇宙关怀。一次又一次的落地,一次又一次的耻辱,但我还是要去考,考进这个制度中去,因为,要改造一个制度,你必须先在一个制度内部。……一部五千年的历史,史学家们就写了两个字,那是幻想,他们认为,只要讲究这两个字,我煌煌华夏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大错特错,我告诉你们,把这两个字扔掉埋葬他,他是误国的垃圾,换上两个字,制度,不错,就是和两个字。制度,如今举国腐败,朝政僵化,指望几个做官的,讲究操守就能救国,这是天大的笑话。

日本外相:我们要高举民族主义的旗帜,把国民对政府的不满转移到对清国的仇恨上去。

日本首相:清国向来各行其是,他们的国民对于国事更是混沌无知,李鸿章刚一伸胳膊,马上就会有七八只胳膊把他摁住。

李莲英: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让咱们庆王爷得出一个理,什么都是虚的,只有银子是实的

李鸿章:可这天下,是你爱新觉罗的天下呀

庆王爷:这是干涉他国内政,我大清政府绝不允许。

季直:船慢一点怕什么,(据上文李鸿章交代,日本船快中国船50%。)我与倭寇之战,彼曲我直,理直者气壮,气壮者斗志昂扬,以我斗志昂扬的正义之师,战于失道寡助的无耻之徒,怎能不稳操胜券呢?

李鸿章:季直说的毫不慷慨激昂啊,我说了半天这快一点慢一点意味着什么你没听懂啊?

季直:我的确不懂,武器自是战争要素,但绝非胜败之决定要素,决定胜负的,乃是人心。

李鸿章:纸上谈兵,我来告诉你,我发主力定远号的航速是14.5节,而日本的吉野号是22.5节他想打你的时候马上可以追上你,而你想打他的时候,他早就一溜烟跑掉了。而射速呢?我方是五分钟开一炮,而敌方是一分钟开五炮,季直,请你告诉我,在开战的一瞬间,这人心何足恃?

季直:据我所知,咱北洋船舰巨炮,倭寇皆无啊。他就是开物炮,也抵不上咱一炮,海上作战,我就是受他五炮又如何?只要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咱一炮就能摧毁它。

李鸿章:说的好,说的好,我方的……十英寸巨炮确实倭寇所无,可我问你,这炮弹呢?

(原来翁同和因为李鸿章私仇,而不给李鸿章拨款。)

张之洞:与日本之战,可战胜而不可战败,或一时败之,战术败之,然坚持弥久,终必胜之,所谓战略胜之者也。(论持久战?)

国父:天下的事情不是怕不能实行,而是怕没有实行的人。……欧美强大……因为人家做到了,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

日本首相:两个力量相等,外交是力量,两国力量悬殊,力量就是外交

国父:清朝失败……在于他的制度。……你们有枪有刀,你们有强权,但我还是要革命。

翁同和:整垮了李鸿章,皇帝才能挺直腰板办事,才能挽救国家。(很像某些爱国者,一个国家好不好,要看其统治者的权力有多大。)

梁启超:爱国主义是恶棍的最后避难所(此句为引用),换言之,假爱国主义之旗号,恶棍们就可肆素无忌惮了。

孙文:你们海外的同胞捐钱,我们国内的通报捐命

问:民权是干什么用的?

孙文:首先是选举,选举议会议员,选举政府官员,让他们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去立法,司法,行政

问:选举怎么选

孙文:首先是普选,号召人民都来投票,你比如说选举参议员议员,每个人都去选他心中中意的人,让他们在国会代表你说话。这就是代议制。

问:他要是变了呢?比如我们选了他,他却被官方收买了,不替我们说话。那该怎么办?

孙文:这就叫做腐败,如果他的腐败被发现了,就要立刻弹劾他下台,倘若他逃脱了,你在下次选举时就要揭发他的丑行,号召人民不要选他。

慈禧:其实就是一句话:不管你怎么变法,用什么人,都要记着,这江山是咱们大清的江山。

光绪:昨天太后对朕说,只要不违背祖宗大法,我大清变法之事,朕可自为之。我大清的朝政,不变不行了。……

康有为:我大清始终在变法,但这其实都不是在变法,而是在变事。法者,事之纲也,事者,法之目也。臣相信,数十年来,王公大臣都谈过变法,但所言者,实在都是变事,所做者,更是末节,而非根本,皇上圣谕,国是不可为,臣以为,并非事情不可为,乃体制不可为也。……少变而不全变,变一而不变二,所变者亦成未变。

谭嗣同:坐着不干事,占着位子又有何用?

张之洞:国人求仁,西人求勇。求人物本,以正人心。求勇务通,以开风气。图救时者言新学,虑害道者守旧学,旧者因噎而废食,新者歧多而亡羊。旧者不知通,新者不知变。

慈禧:变法自然要变新,但没有旧,又何谈新?

谭嗣同: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唤后人。……死有何难,活着,继承我们的事业那才是真难

谭嗣同的绝命诗:望门投止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功罪后人论。(补充一下:这部电视剧还指出我们常说的谭嗣同那几句诗是梁启超伪造的。)

慈禧:这一个国家最难得的,总是稳定,不管多好的事情,动静一闹大了,就不再是好事了。(有大臣替义和团说好话,指出他们扶清灭洋,慈禧如是说。)

慈禧:那些(指义和团表演的刀枪不入之类)鬼把戏都是假的……若外交上谈崩了,他们至少也可以消耗洋人的炮灰。

慈禧:我大清入关以来,国泰民安,咱们关起门来,过了200多年的好日子。——此段甚为精彩,回顾了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的侵略,直到美国的利益均沾,说的十分精彩,最后的结论更精彩——这都没什么,咱都可以谈,只要咱们还能和平共处着,可怎么着了,他们得寸进尺,竟然管起大清的家事来了……洋鬼子蹬鼻子上脸,竟然欺负到我头上了……我的脸面,就是大清的脸面。我是为江山社稷和洋人打仗……打败了,不要怪我,说我断送了大清江山。皇上,拟旨吧。——皇帝不说,慈禧就干脆代表皇帝向八国开战。

八国联军军官:你看看吧,我不了解这些中国人,从他们把这些士兵送上战场开始,就没有给他们生还的机会。

慈禧:祖宗的家法里边却没有平民封赏的说法,可人家保的是祖宗的江山,这祖宗的家法也该改一改了。

八国联军统帅:清国的北京拥有全世界最后的城墙,数十万军队在守卫着他,而我军只有两万士兵,因此我花费了两年去制定攻陷这一壁垒的计划,但我发现我错了,我只用了一个夜晚,具体地说是5小时7分钟。……各国尤其是俄国和日本,想把中国瓜分掉,像切蛋糕一样,我看这并不难。

侍女:是不是太后又有旨意了

李鸿章:是,我又要去当汉奸,去卖国了。

李鸿章:我大清人民,连活着都不拍,还怕死吗?

德国将军:中国人的体力和智慧都不亚于白种人……我们西方人对于中国人民不能视为已成为衰弱的或者已经失去德性的人,他们依然充满生气和勤俭巧慧,而且守法易治,实际上中国人生理很健全,不健全的是他们的领袖,官吏,是那些领袖和官吏的腐败无能且不自知。

慈禧:要是连我也杀了,他们(八国联军)朝谁要银子去。

慈禧:洋务的事你们可以办,但心还得向着咱们大清

袁世凯:太后就是大清,大清就是太后。

龙套:太后爱面子,当下最需要的是新气象。

孙文:我搞的革命,和过去的改朝换代完全不同。……我要改变封建专制制度,而非改变一个王朝。

杨度:谈何容易,你那个共和国的蓝图哪来的?美国,可人家只有100年历史,还是个移民国家,文化是新的,从头搞共和没问题。咱们国家成吗?皇权统治几千年,中国习惯有个皇上,要想建立宪政国家,也得在皇权上打基础。

孙文:这是谁说的?这是不懂的世界之文明,不懂得世界之真进步。……

杨度:……你我政见不同,却也不妨各行其是。

慈禧:今天到这吧,你们汉人先回去,我们一家人说说话。……好了,都是一家人了,可以随便点了。

龙套2:立宪已是民意所向,大清若不顺从民意,民意必掉头而去。

龙套3:当今之计,是宣誓立宪之决心,近则消灭海外革命浪潮,远则可以巩固我大清根基。使君主之制万年不易。

慈禧对八旗子弟说:这江山社稷是我的,也是你们的,早晚都是你们的。这祖宗的江山,绝对不能丢了。

孙文:清朝即使立宪,也是延续其家天下,不能让其苟延残喘。

美国总统:虽然我们是个移民国家,但久而久之,每个人也形成了自己的利益和权力,而共和宪法的真谛是分权和制约——这要求有彻底的三权分立,虽然吵得很凶,但最终在宪法写进了对权力的无条件监督,总统任期不得超过4年2任都内容……

清朝的考察团:共和立宪与君主立宪有何区别?

美国总统:本质上没有区别……共和国就好比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国会是董事长,人民都是董事,总统是总经理,办错了事,说错了话,董事长,人民可以鞭打他,有时打的很疼……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这个国家挨骂最多的人是谁吗?是我,美国总统。

考察团:总统有容忍的美德

总统:宪法不容我没有这种美德啊。骂与挨骂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人民过上好日子。

引用了林肯的名言ByThePeople,OfThePeople,ForThePeople民治,民享,民有

考察团要求抓孙文

总统:先生提出了一个我权限之外的要求,美国不能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考察:他是我大清的敌人

总统:我说的是原则问题,没有交涉余地。

孙文:我党的三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就是民有主义,天下者天人之天下,非一二人所可独占;民权主义就是民治主义,天下者人人皆有治之之责,亦应负治之之责;民生主义就是民享注意,天下既为人人所共有,那么天下之利权亦当为人人所共享。……清廷的专制是什么呢?……家族主义……治民主义……清廷所谓的民,……是一个永远被奴役的民。

日本首相(引用梁启超的书):李鸿章大才,然何其不幸,为政于中国之地,其乃绝对专制之地,故而有才化为奴才,且举国之人才,一遇专制而化为奴才。

杨度:国家若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实行宪政,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袁世凯:这就是政治,可以犯罪,但绝不能犯错。(我认为这句话非常经典。)

杨度:只有一个人高兴,国家才能高兴,这是什么事啊。(指慈禧只能让宪政发生在他死后。)

袁世凯:这就是我们的国家。



考察团回国奏请的立宪六大事:1.先下诏书,将预备立宪年限公示天下,2.国民于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破除满汉等一切界限,国务决于公论,议会建立之前先立议政机关,中央地方并举,作为议会基础3.博彩中外所长,无论学术教育法律制度,凡是好的,一律拿来为我所用。4.明确宫廷体制,皇室政府分开,皇室经费与国家经费也要分开。5.试行地方自治。6.梳理国家财政,增强政府信用,共开财政出入,试行会稽稽核,接受国民监督。

龙套4: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

袁世凯:千难万难,太后一言兴邦……如官制不格,宪政不举,则我大清江山危险了。

慈禧:有些事情,咱们这一代做不成,下一代会接着做。

袁世凯:太后旨意,(立宪)要走一步看一步

慈禧:这真话也要看怎么说,有些个话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讲,有些个话只能自己关起门来说,闹得满世界都知道,让洋人笑话咱们,大清是一帮贪赃枉法,让海外的那些革命当有了谋反的口实,这有什么好?就是家里养条狗,咬谁不咬谁,让他咬几口,也得听主人的,不听主人的乱咬,让街坊四林都不安,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留吗?

某大臣:咱们和袁世凯,庆王斗,打的什么牌?是整肃吏治……老佛爷不看中这个,他也不在乎你贪污腐败,可是你跟他离心离德啊,那你就死定了。你看人家,玩着,闹着,又搞女人,又搂钱财,可是政治上永远正确,屁股坐的永远是正确的地方。

徐锡林:凡搞假立宪,必遭真革命。……大清没救了,只有推翻他,我煌煌华夏才有真的宪政

摄政王:诸位议员……咨政院是干什么用的呢?本王看来,不管理多少章程,归根到底就一条:给国家帮忙,不要添乱,……不要动不动就请愿,闹得京城不安静,洋人说咱大清立宪的心不诚,这就是添乱。

袁世凯复出的五个条件:.1.立即立宪,召开国会。2.皇上下罪己诏,因为亲贵当权,一家专政等,官员勒索民财,无办成利民之事,举国官员无人守法。3.赦免在武昌造反的革命党。4.解除党禁,言论自由。5.重组内阁。

慈禧:要是咱大清都亡了,你们(王爷们)上哪发财去。

孙文临时大总统誓词: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

杨度:只有一个诚字可以聚拢人才,只有一个公字可以号召天下。

太后:那是民国的江山,不是大清的江山。

菊人:自从民国统一以后,不只南京,全国的而舆论都自由了。

孙文:专制制度下走过来的官僚都是玩弄政治的高手。……国无法,有君也不安宁。

孙文:(指改总统制为内阁制)我们不是不相信袁世凯一个人,而是民主制度建立的前提就是不相信任何个人。……约法没有讲总统的权力,也没有讲内阁的权力,而是讲民众的权力,例如平等权,自由权等等,我们为什么这样制定这部约法呢?约法约法,就是因为,约法约法就是国民制约当权者权力之法。

民国的报纸:黎元洪有私无公,袁世凯有天无法,民国急需法制建设。

孙文:你们在共和国实行民主宪政的问题上观点是不太一致的,但只要实行共和,再民权这一基本问题上应该是没有分歧的,我们要在制度上解决约法上说的民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袁世凯:如何让大家守法?

孙文:上行下效,从我做起。

孙文:训政,十年为限。

孙文:当大总统不比当皇帝,当皇帝可以为所欲为。

杨度:今后竞选正式国会,八万个选民里选出一个议员,这个议员就代表这八万个选民在国会里行使权力,这就叫做代议制。代表人民,代表选民参政议政

孙文:萧乡长,你有孩子吗?
萧乡长:有啊,有儿子有孙子有好几个呢。
孙文:你要不要他们上学?
萧乡长:要啊。
孙文:好,如果有人告诉你,你的孩子不识字,所以不要上学。你怎么说?
萧乡长:胡说八道,正因为不识字才上学。
孙文:对呀,所以有人说老百姓的素质低,不可实行民权,这就跟孩子不识字不去上学堂一样的荒唐可笑。

袁世凯:民主啊,民主,是个好东西,可能当饭吃吗?……人们总是纯而又纯的民主政治,可这种政治哪有啊?就是真的来了,那也非乱不可。

罗文:民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海法院传召了国务总理)

袁世凯:正式国会,遵照四万万人民的愿望由国民直接选举产生,全体议员,乃国民之直接委任。

黄兴:……这是集权,这是专制主义,如果我们这样做了。那我们和袁世凯还有什么区别?……这样一个让全党效忠一个人的党,把党员分成三六九等的党,党员和群众竟然享有不同权利的党,我想问一下孙先生,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党?是古罗马的贵族院吗?这还是不是那个以平等自由博爱为革命旗帜的共和革命党呢?
龙套:黄兴,这是党的会议,你怎么可以攻击党的领袖?
龙套:今天你还有脸攻击我们伟大的革命导师?

梁启超:君主立宪是限制君主的权力,共和立宪就是限制行政的权力。

袁世凯:那谁来限制国会的权力?

梁启超:人民

袁世凯:我只见过一个一个的人,从来没见过人民。

梁启超:人民就是选民,选民选出代表自身利益的议员,每个议员都代表着不同选民的利益,这本身就是限制。

袁世凯:背叛一个人和背叛自己的政治道德是两回事,咱们搞的是政治,跟老百姓的道德那是两码事,那些个俗人的道德观念,何足论哉。在政治圈子里,就没有个人道德,团体的利益高于一切,对咱们来说,就是国家利益。

田沫:小时候我爹跟我说过,猪原本生活在山林里边,他很自由,后来贪图享受了,任凭别人把他们关在猪圈里,他以为他会很幸福,可结果却是任人宰割!

菊人:杨度他们几个大学问家……到处鼓吹只有君主立宪才能救中国。

袁世凯:军队,还是惟命是从比较好。

某国公使:中国什么都能造假,连报纸也不例外。

田沫:我们当记者的,有句话,见官大半级

袁世凯:你看,我为他们管着这个国家,给他们饭吃,给他们衣穿,给他们钱花,他们怎么这么恨我?

孙文:人只要有了自由,阳光就永远普照。

康有为:民国腐败,百姓无不怀念我大清,正是天下归心之时。


孙文对康有为及其弟子讲演:*

  大清国人人有病,愚昧之病。被奴役着却以为自由着,从来不知道平等为何物,不知自爱且不懂爱人,一句话,奴才不知道自己是奴才。 四书荼毒生灵,五经钝化人心;三纲生产奴才,五常捆绑性情。这是文化之病。 普天下之大众,食不能裹腹,衣不能暖身,而王爷大官骄奢淫逸,盘剥不止。这是经济之病。 所有这些病症都是一个总病根,那就是政治之病:华夏四千年的封建专制。解决办法:走向共和。思想之药三味:自由、平等、博爱。制度之药三味: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共和思想源远流长;早在古希腊便有了初步实验。但那过于原始,不成体系;后来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首倡三权分立,而民主宪政却在英格兰首开先河,其从专制到宪政的和平演变让世界大开眼界。那么制度一变,国势大增,雄霸世界,至今依然。但英国是虚君宪政而已。其后又有日(本)之实君宪政。霹雳一声,无君之宪政,也是我孙文所期望的共和,在法兰西诞生了。卢梭巍巍高哉,把平等思想遍布民心;百科全书派狄德罗、伏尔泰等诸位贤哲,摧毁了愚昧的神学,把博爱思想遍布民心。时机到了,罗伯斯皮尔振臂一呼,法国人民奋起反抗专制,攻占了黑暗堡垒巴士底狱,君主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专制制度倾倒,自由踏着鲜血前进啦,红白蓝三色的共和之旗,在法兰西上空高高飘扬。不过诸君要知道,无君之共和,才是最纯洁的宪政,也是我煌煌华夏,最终要确立的国体。
  康有为:我是问你,我大清实行君主立宪如何?
  孙文:不可,国民均为奴才,只留下皇帝,那要实现民主宪政绝不可能。
  康有为:然则有君主而闹共和,势必暴力四起,血流成河,宜乎?
  孙文:若是大清皇帝识大体、知潮流,和平逊位,赞成共和,那是最好的。倘若固守专制,那就只有推翻他,我们创造一个共和国。  
    
孙文对李鸿章说:
  
  天下的事情,不怕不能够实行,就怕没有能够实行的人,泱泱中华一直未能自强,晚生以为首先是带领国家走向自强的人太少。当然,国人不懂得什么叫自强,不过,那领路的人,恐怕也领错了路。中堂大人您佐治以来,无利不兴,无弊不革,筹建海军,修建铁路,虽千难万难,但还是干成了很多大事,这是中堂您的伟岸之处;但这只是半个中堂而已,还有半个中堂,却酣然而睡,至今未醒。晚生所以跟中堂说这些,是因为这些话,举国之内,唯有中堂能够理解。欧美富强之本不全在船坚炮利,人家强大,是人家做到了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唯图船坚炮利是舍本而求末;船坚炮利,这是中堂一生所追求的,但中堂还想再前进一步就很难了,难在大清制度,它太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它极不透明,更不光明正大,它象一块黑布遮挡着天空,国人很难吸到一点儿新鲜的空气,很难享受灿烂的阳光,就连中堂大人您,也很难更有作为。来拜见中堂之前,晚生曾经拜见了康有为先生,康有为先生以在野之身,至今仍汲汲于维新朝政之事,但晚生以为,康先生想做的事,中堂大人已经做到了,但康先生不想做和不敢做的事情,中堂你也很难做到。
  李鸿章:什么事,这么难哪?
  孙文:革命,象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共和革命。中堂难道就没有心心向往之意?
    
  (康梁在檀香山蛊惑侨胞的说他们是:保皇为名,革命为实。说保皇与革命原来同流,名份有别,宗旨则一。)
  孙中山驳斥说:天下事,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夫革命与保皇,理不相容,势不两立,而康有为以一人而持二说,首鼠两端。其革命属实,则保皇之必伪。其保皇之属实,革命之说必伪矣。彼辈保皇为真保皇,所言革命为假革命。革命保皇决分两途,如黑白之不能混淆,如东西之不能易位,革命者志在倒满而兴汉,保皇者志在扶满而成清,事理相反,背道而驰,互相冲突,互相水火,非一日矣。
  

孙文对梁启超讲:
平心而论,我们(指与康有为)的分歧难道是为了争谁第一谁第二吗?不是,也不是为了要不要立宪,而是要不要保皇,请恕我直言,要革命就不要保皇,要保皇就不要谈革命。藉革命之名以行保皇之实,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把中国四万万人永远做皇帝小儿的奴才。清朝的政体之腐败,已是无可救药,就象破壶漏舟,无论靠谁来修补,都无济于事,必须彻底推翻,重新建设之。今日之局面,非革命,国家无以救存之;非革命,国家无以获生存。可康先生死死抱住皇上,口口声声说,皇上对他好,他就要对得起皇上,这是为什么?这是糊涂吗?我要问你:我们要救的是什么?是皇上呢?还是中国?有一句话,你肯定是知道的,古人云:不以私而忘公,不以人而忘国。可康先生仅仅受了皇帝小儿一人的恩,他就死心塌地忠于他,死也不肯转移。卓如,请允许我说句不中听的话,风尘女子比你老师强多了,风月场上这种忠肝义胆的故事多的是,并非你老师一人独步天下。卓如,以你的才华和学识,应该说早就洞穿康有为的私欲和野心……
    
  孙文:我翻译的三民主义和我党的三民主义有联系也有区别。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跟他们讲三民主义,美国人听不明白,后来,我就引用了林肯的三民主义。我党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就是民有主义,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二人所可独占;民权主义就是民治主义,天下者人人皆有治之之责,亦应负治之之责;民生主义就是民享主义,天下既为人人所共有,那天下之利权,亦自当人人所共享。
    
  我党的主张千条万绪,三民主义是我党主义之党纲。(按:指中国同盟会,即后来的中国国民党)
  那清廷的专制是个什么东西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不是民族主义,这是家族主义,一家一姓主义,故曰:专制。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不是民治主义,这是治民主义。国民从物质到精神,都永远是奴隶,这种治民的主义也曰:专制。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谁在享受呢?达官贵族,谁在受苦受难呢,国民哪,这种奴役国民的主义,它更是专制。
  一句话,我党的三民主义之民,乃国民当家作主之民,而清廷所谓的民,不,包括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是一个永远被奴役的民。我党的任务,便是以至公至正之三民主义去战胜封建社会至歪至私的专制主义,去创建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共和国。
 
  孙文:……专制和法制是大是大非问题,法制它是个新事物,国民还不熟悉,人民还很陌生。如今专制方死,法制方生,就在这方生方死之间,一不留神,旧制度它就很容易复辟,希望你(田沫)写一篇警惕“新瓶装旧酒”的文章。
     
  孙文:共和革命和以前的革命大不相同。太平天国也是(要)打倒清廷,但政治制度没有多大改变。我们的共和革命却要改革政府组织制度,改善国计民生,一切从头做起。简单的一句话:前代的革命是英雄革命,现在的革命是人民革命,革命的宗旨是为了全民的平等自由。
   
  民国建设,是民权,民生二者并驾齐驱的,只有一部《临时约法》是不够的,只要是共和,在民权这一基本点上,应该说是没有分歧的。我们要在制度上解决约法上说的:民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共和革命分三期而行:军政期、训政期、宪政期。现在辛亥革命成功了,军政期结束了,我们现在进行的是训政期,我们共和国所言的训政,和帝制时代乃至专政时代的训政是截然不一样的。须知共和国的皇帝是国民;以五千年被压迫的奴隶,一旦站立起来让他们做皇帝,那是定然做不好的。比如说,未来的内阁总理也罢,未来的大总统也罢,他们都是代表国民来行政的,他们就能一下子做好这个代表吗?我看不一定。所以也必须训政。
   
  中国封建了几千年,民国肇始。国民一下子要站立起来做主人,能行吗?执行者一下子就能自觉自愿地做国民的行政代表吗?所以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好靠督导的手段,去督促国民,来学会做好主人,同时也是教育培养那些国民的代表,自觉自愿地接受国民的监督。这就是我们所谓的训政期。
  同盟会共和革命誓言其中有一条:“耕者有其田”,和“平均地权”是一个意思:国家把地主的土地买过来,再分给农民。
    
  用制度保证。行政官员一定要清正廉洁,活人要勤政爱民,还需要给死人招魂吗?民众和政权之间,一定要由包青天这样的清官来维持吗?
    
  民国民国民众当家作主之国
    
  按照宪法,民众委托政府来行使权力,那么各级政府应该为民众办事,为民众服务。我很担心害怕一旦掌了权就会违背这个宗旨,藐视宪法,甚至倒过来奴役民众。
    
  人人守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说起容易做起难,但是再难也得要坚持做;立了宪法,还要立行政法、刑法、财产法等,这立法是不能停的。但到头来,要是没人遵守的话,这个法就没有用了。
    
  上行下效,才能让大家都守法。你要让老百姓遵守法,当权者首先要遵守法,如果说他要违背了法,那就要受到惩治,那就要曝光。如果大总统违反了某些法,也要立刻惩治,那这样,老百姓还会不遵守法吗?要让这上行下效成为一个良好的规矩,其实也是四个字:从我做起。
    
   我曾经说过,十年以内为中华民国的训政期……这时期的训政,也就是请人民好好地练习,行使参政议政权,尤其是(行使)选举权的好机会。同时,政府行政官员也就会在实践中更深刻地领会什么是民主政治?什么是代议制度?文以为,共和之路还很长,还很艰难……
    
  孙:在现代的共和国家里,共就是说国家权力是公有的,国家的治理,是我们所有国民共同的事业。和就是合群力而治国,就是民主啊。如今,咱们就是共和国了。可这人民的民主权利,怎么能剥夺呢?那还叫什么共和国呢?这是你们的选票,这是你们的民主权利,去填写你们自己最中意的人,能代表你们的利益,然后在国会上去替你们说话,你们想填谁就填谁,不要听别人的,更不要让别人来代替你们。这就是竞选哪。国会议员的候选人哪,他会发表演说的,你们大家呢,都去听他的演说,谁对你们的心思哪,你们就选谁。
    
   孙文:萧乡长,你刚才说,老百姓还不知道什么叫民主权利,你有这个想法、观点我不怪你,城里头啊,还有那些研究院,专门研究民权的专员呀,他们都这么说。可这是不对的。如果有人告诉你,因为你的孩子不识字,就不需要上学堂,你怎么说?
   乡长:胡说八道,正因为不识字,才要上学嘛。
   孙文:对呀,所以有人说,老百姓的素质低,不可实行民权,这就跟孩子不识字就不用上学堂一样荒唐可笑……你们呢,要特别珍视自己的民主权利,大家呢,多听一些别的候选人的演讲,包括别的党的候选人的演讲,从中选出最对自己心思的那个候选人……
    
   孙文:英国的宪政和皇帝可以并存,日本也行,唯独咱们中国不能有皇帝,(因为)没有皇帝他都敢搞专制主义,有了皇帝,当然,他还可能当一阵宪政皇帝,久而久之啊,他一定会是一个朕即天下的封建皇帝,这就是咱们的国家啊,有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皇帝,就(这)两个字,可它是封建主义的招魂幡。
    
   孙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凡一切腐朽的制度,其灭亡也都是自掘坟墓。
1
1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