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Jike Song
Lives in Fucking West Korea
458 followers|489,748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想要一本! 中译本毫无悬念,错误百出;原文的电子版也不行,非扫描的epub,一样是错误百出。

大概外文书里,这是最典型的能证明扫描的必要性的书了 :)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bitkeeper开源了,我却很难过。
The grand irony is that Larry was one of the earliest advocates of open sourcing the operating system at Sun[1] -- and believed that by the time Sun finally collectively figured it out and made it happen (in 2005), it was a decade or more too late.[2] So on the one hand, you can view the story ...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麦卡锡终于被翻案了。

在我没有接触这一切的时候,从中国近代史上,接触到John Service其人其事,就觉得极度反常。果然在共产主义国家长大,就是敏锐一些。

麦卡锡是一个有缺点的人,但接下来的美国历史,终将承认,他是一个不完美的……英雄。

书太贵,先看盗版了。
 ·  Translate
3
Jike Song'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不能直接点击 -- 从google而来的url会被baidu屏蔽。 需要复制URL。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我是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有钱人啊,妈蛋!

PS,书中的约稿之书,就是后来古典文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前身)1957年出版的《黄庭坚诗选》,潘伯鹰选注的。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作为一个曾经的重度KDE用户,我至今还是经常把quick敲成kuick,console敲成konsole……虽然已经不用KDE有4年多了。
 ·  Translate
1
Li Jie's profile photoJike Song'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Li Jie xfc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日耳曼哪还有男人啊
 ·  Translate
 
何清涟:德国的危机:“政治正确”下的媒体失灵

图片:难民在火车站广场上专往人群里放火箭爆竹的视频截图
2015年12月31日,德国科隆中央火车站发生了1000余名阿拉伯裔男子分组包围性侵并抢劫90余名德国女性的恶性事件,斯图加特、汉堡也发生了类似事件约10来起。这些事件在社交媒体上传得沸沸扬扬,但德国那么多媒体,却因“政治正确”选择了沉默,直到2016年1月4日,《法兰克福汇报》以《科隆性侵,女市长召集危机紧急会议》(Sexuelle bergriffe in Kln Oberbürgermeisterin beruft Krisentreffen ein)为题报道,德国媒体才纷纷跟进,期间媒体失声了三天整。

如此恶性事件的发生,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德国政府的失误迟早会被批判。但我在本文中,只想谈谈德国媒体在政治正确的蒙蔽之下,如何丧失了媒体作为社会风险瞭望者的功能。

难民强奸德国女性,并非始自新年前夕

德国这个民族,从二战之后背上了沉重的道德包袱,非常害怕外界对其种族主义的指责,人人都担心因触碰这个话题而被贴上新纳粹的标签。这就是默克尔至今仍然主张接收难民无上限的社会背景。

随着百万难民的涌入,许多德国人认为难民数量已经超过了德国社会的承受能力,但却没有适当的管道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只好聚集在Facebook上表达担忧与不满。但默克尔政府的做法是:将质疑政府难民政策的统统打入“黑暗德国”,其言论一律被看作是“新纳粹的种族歧视言论”,于是出现了德国版的网络监控。2015年9月14日,德国法务部长马斯(Heiko Maas)召见了Facebook代表团,要求建立一个由Facebook、民间社会组织和NGO组成的工作小组,迅速删除“仇恨帖子”,除了删帖之外,还要加强用反证来对付仇外言论。9月下旬,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间隙,默克尔当面提醒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Facebook涉难民种族言论增多,扎克伯格承诺严控。

也因此,难民成了德国的法外宠儿。据说,难民在超市偷东西50欧元以下,由政府代偿。店主就算是将警察叫来,也会无罪释放。但德国人及其他国家的移民,只要偷一丁点东西就会遭受处分。零星的难民强奸案也发生多起,由于主流媒体拒不报道这些“不和谐”消息,只关注难民的痛苦,批评德国照顾得不太周到,这些“不和谐消息”就只能在德国人当中口耳相传。

科隆12·31大规模难民性侵事件,推根溯源,都是欧洲左派政治长期以来坚持所谓“政治正确”惹的祸,具体来说,则是德国政府不当政策诱发出来的后果。德国媒体在这段时期内,对有关难民的负面新闻采取的无视、默杀报道方针,即使不是助纣为虐,也是推波助澜。这一状况,现在总算有媒体愿意思考了,有篇报道题目为:《科隆性侵之后:媒体失灵怎样威胁社会和谐》

萨拉辛:被德国政界与媒体射杀的“带坏消息来的人”

我一直对欧洲社会严重左倾的“政治正确”心存看法,德国经济学家蒂洛·萨拉辛(Thilo Sarrazin)的遭遇让我有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德国的移民潮始于二战之后,近20多年逐渐进入高峰,引起了一些有识之士的担忧。2010年8月,经济学家、德意志联邦银行董事蒂洛·萨拉辛出版了《德国的自我毁灭》(Deutschland schafft sich ab)。作者通过对一些统计数据的分析,在书中表达了这样一种担忧:由于大量移民涌入,德国正在走向毁灭。大量来自中东的移民生育率较高,其人数将可能超过德国本土居民。作者指出以下事实:穆斯林移民对融入德国社会不感兴趣,他们不愿依法缴税、不愿为社会作出贡献。生活在柏林的大量阿拉伯裔和土耳其裔移民,从事的行业主要是卖菜和卖水果。由于这个群体数量不断增大,导致德国整体识字率和数学能力大幅下降,德国正逐渐变成一个“笨蛋国家”。萨拉辛特别提到在德国的穆斯林群体,他说:“穆斯林移民无法像欧洲的其他移民群体一样融入当地社会,其原因显然不是基于他们的种族,而是深刻根植于他们的伊斯兰文化。”

萨拉辛的这些言论,让他遭受了灭顶之灾。德国各界不在意他讲的是不是事实,而在意他这本书的“政治不正确”。指责他的人马当中,主力是德国政界和媒体,德国总理默克尔则是领军人物。

这本书于2010年8月30日在柏林发行。但政界与媒体的围剿却已事先布阵。8月29日,默克尔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萨拉辛的言论“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言论无异于“蔑视整个社会”,其言论具有歧视性,阻碍了德国在移民问题上的讨论,她希望联邦银行就此事进行讨论;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表示,“助长种族主义甚至是反犹主义的言辞在我们的政治表述中没有位置”。

德意志联邦银行董事局发表声明,严厉谴责了萨拉辛的言论,指责其言论违背了该行规定,“损害了德意志联邦银行的声誉”。8月31日,德意志联邦银行董事会应社会要求,就取消萨拉辛的董事资格一事举行听证会,听取萨拉辛对自己种种涉嫌种族歧视的言论进行解释,并将讨论如何处理萨拉辛。此后,董事会其他成员达成一致意见,请求总统伍尔夫解除萨拉辛的董事一职。这是这家银行历史上第一次向总统发出类似的请求。萨拉辛在巨大的压力下辞职。他的辞职并未降低民众的愤怒,不断有民众将其称为“种族主义者”,要求其“闭嘴”。

萨拉辛不但成为本国政界与人民的“公敌”,还受到欧洲其他国家媒体的激烈批评。英国《金融时报》于9月10日发表托尼·巴伯的评论《欧洲政客不该拿移民做文章》,义正辞严地将萨拉辛批判了一番,还打兔子带搂草,修理了荷兰、意大利好几位“种族主义者”。

只有极少数学者支持萨拉辛。德国土耳其裔社会学家内克拉·凯莱克就是萨拉辛的坚决支持者之一。凯莱克说:“萨拉辛是在呼吁我们穆斯林移民反思自己在德国发挥的作用,用种族主义来指责他是很荒谬的,因为伊斯兰并非种族,而是一种文化和宗教。”

言论自由是民主社会保持活力的前提

美国当然也有“政治正确”这一习惯,但能将“言论自由”和“追求真理”之间的界限划分清楚,认为言论自由只有一个目的,即保证每个人能够说出他自己的声音,保证这个世界永远有不同的声音。而绝不是保证人们只发出一种声音,哪怕公认为这是“真理的声音”。因此,今年在总统候选人竞选时,才会出现川普这位以言论“政治不正确”为显著特点的竞选者。虽然白宫表示不欢迎川普成为总统候选人,但不能强行要求共和党取消川普的竞选资格。

美国新闻界的标杆人物约瑟夫·普利策曾有过一段名言:“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由于这一传统,美国坚持一条,不射杀带来坏消息的人,主张媒体人充当“扒粪者”。

萨拉辛事件表明,德国媒体缺乏担任“不测风云瞭望者”的意愿。2015年,默克尔的不设置难民接收数量上限的政策与部分媒体及德国人的“欢迎文化”,为德国迎来了109万难民,引发了大量社会问题,比如700多起攻击难民营事件、巨大的社会福利压力、迅速下降的社会安全,以及12·31科隆、斯图加特汉堡性侵事件。面对如此困局,不知德国人是否开始后悔,当年不应该用这种扼杀言论自由的方式对待政治不正确的言论?

我真诚地希望,德国媒体今后不要做“灯下黑”,在12·31事件之后痛定思痛,结束过去那种因坚持政治正确只报导光明面的报春鸟角色,对政治不正确的言论给予一点点宽容,不要射杀萨拉辛“这类带坏消息来的人”。在政治正确蔚为风气之时,赞美只是随波逐流,批评则需要更大的勇气与道德良知。

(本文德文资料由德国网友野罂粟@WilderMohn女士提供并核查,在此鸣谢)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9514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何清涟
#德国 #政治正确 #媒体 #难民 #新颖视角
 ·  Translate
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Jike Song's profile photoYanjun Luo's profile photoXi Yang'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Have him in circles
458 people
yekui da's profile photo
Shulin Zhou's profile photo
李绍开's profile photo
Kun Ling's profile photo
Dean Wu's profile photo
Jason Bourne's profile photo
Yabo Du's profile photo
Helena Martins Oliveira's profile photo
Hui Liu's profile photo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互联网真美好 :-)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这可是Nineveh,亚述的首都啊!
Isis has destroyed a 2,000-year-old ancient structure near the Iraqi city of Mosul. The Mashqi Gate, also known as the Gate of God, was one of a number of grand gates which guarded the ancient Assyrian city of Nineveh. Referenced in the Bible, Nineveh dates to the 7th century BC and was once the largest city in the world. The act is the latest incident in a campaign of cultural vandalism Isis has undertaken in territory it controls.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dnf就是一砣shit啊! curl明明好使,就是dnf不工作,浪费我如许时间。。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中国式「反抗暴政」──不平人杀不平人。杀人的,固然是不平人;所杀的,居然还是不平人。
 ·  Translate
 
宁夏银川今晨有巴士离奇焚毁,当地公安厅指挥部随后通报,称已锁定一个名叫马永平的疑犯。有网民随即上载两封署名同为马永平的书信,其中一张是遗书,信上指三年来利用各种方法讨薪失败,银川市贺兰县政府冷漠对待讨薪事件,遂以“五百年的地狱的煎熬,来做代价”,望以引起政府及社会关注拖欠农民工工资。惟目前遗书的真伪尚难确认。…
 ·  Translate
宁夏银川今晨有巴士离奇焚毁,当地公安厅指挥部随后通报,称已锁定一个名叫马永平的疑犯。有网民随即上载两封署名同为…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花10分钟翻了翻娃的《彼得·潘》,真后悔没早点看,只因为它是儿童读物。

只一点就值得无上的推崇。彼得潘说,当一个婴儿第一次笑时,就有一个小仙子(fairy)出生了;当这个孩子长大了,当她说,我不相信世上有小仙子时,那个属她的小仙子,就死掉了。

娃长大了,不再那么喜欢我讲的那些远古时代的神话传说了,不再喜欢那些山林水泽的神话故事了……很快就将完成「祛魅」和「启蒙」了,于是,也就很快没有童趣了。 这真是个伤心的过程。
 ·  Translate
2
Gao Chao's profile photoJike Song's profile photo
5 comments
 
这个是公开的:)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在听说kiwix这个项目之后,我就更盼望手机可以有更大的存储了。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458 people
yekui da's profile photo
Shulin Zhou's profile photo
李绍开's profile photo
Kun Ling's profile photo
Dean Wu's profile photo
Jason Bourne's profile photo
Yabo Du's profile photo
Helena Martins Oliveira's profile photo
Hui Liu's profile photo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Fucking West Korea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