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Jike Song
Lives in Fucking West Korea
460 followers|439,086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公元1462年,土耳其人攻打Lesbos岛,为了让基督徒守军投降, 土耳其人承诺不斩首他们。 于是守军投降了,然后土耳其人遵守了承诺,没有把他们斩首 ── instead,腰斩了。
 ·  Translate
 
開門啊老鄉,我們不是壞人。我們有組織有紀律,不拿人民的一針一線的,你開門啊老鄉,再不開門我們開槍了。
呵呵,老鄉啊,你總算是開門了啊。兄弟們,除了針線,其他全搬走!喲,老鄉,你還有個女兒啊......
 ·  Translate
2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我在读这本书的电子版,觉得好极了。 我手里有数十种英文的、中文的关于古典神话的著作,从介绍性的到辞典性的都有。 这一本是让我觉得最好的: comprehensive + informative。

它针对列出来的条目,列举了古典时代的sources,亦即神话条目艺术作品中的出现。

多好的书啊, 可是amazon只有2书评,还都是差评…… 难倒欧美的读者的口味,和我就是如此不同……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买书买成深井冰了。

最近几年,阅读范围并无太大的拓展,且多买新书(旧书买不起了) ── 于是变的无书可买,因为稍微有点价值的,基本上都已经卖过了。

于是,我开始买复本。

京东上次删了我两个订单,因为它自动识别我买了一些重复的书,所以认为我是书贩。

其实我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这玩意儿好,好就收,就这么简单。 《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老头儿, 临死的时候让女儿把黄金摆出来,就那么瞅着, 「这样好叫我心理暖和」。

反正也没危害谁。
 ·  Translate
3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哈,葡萄牙和西班牙就是这么分家的吧?
 ·  Translate
 
大陆和台湾说法不一样的词汇
地名:
意大利——义大利
柬埔寨——高棉
老挝——寮国
朝鲜——北韩(大陆民间还有这样说)

马尔代夫——马尔蒂夫

新西兰——纽西兰

悉尼——雪梨

戛纳——坎城

佛罗伦萨-翡冷翠(美宝小撇步:‌‌“翡冷翠‌‌”是徐志摩首译出来的名字,个人觉得比‌‌“佛罗伦萨‌‌”更好听诶)

食物:

橙子——柳丁(美宝小撇步:陶喆把专辑名称取为《黑色柳丁》背后有很特别的意义,他说:‌‌“一般柳丁是黄色的,我的黑色柳丁,听起来就知道多新鲜好玩!而且柳丁是台湾省盛产的水果,潜意识说到柳丁就会想到台湾,继而想到华人,而给柳丁灌上黑色,就是象征一种革命,而且希望大家要勇敢去面对现在台湾的黑暗世界。‌‌”)

菠萝——凤梨

猕猴桃——奇异果

番石榴——芭乐

章鱼——花枝

吞拿鱼/金枪鱼——鲔鱼

三文鱼——鲑鱼

御田(这是什么东西?)——黑轮

酸奶——优格/优酪乳

凉粉——仙草(话说,如果叫做‌‌“仙草‌‌”的话,就会比‌‌“凉粉‌‌”卖得要贵,其实是一个东西!)

巨无霸——大麦克

赛百味——潜艇堡

方便面——速食面

蒸蒸糕——状元

糕花生——土豆(难以理解)

河粉——粿条

粉丝——冬粉

西兰花——花椰菜

冰棒——冰棍

薯片——洋芋片

空心菜——通菜(广东也是这个说法)

巧克力——朱古力(粤语也是这个说法)

圣代——新地现场做的蛋卷

冰激淋——叭噗

交通:

地铁+轻轨——捷运

公交车——公车

摩托车——机车(骂人的话之一)

自行车(单车)-脚踏车

奔驰——宾士

救护车-喔咿喔咿

学术:

幼儿园/幼稚园小学——国(民)小(学)

初中——国(民)中(学)

本科——大学部

研究生——研究所

高考——联考班

主任——班导

班长——班代

挂科——被当掉

多选题——复选题

向量图——矢量图

最小公倍——最低公倍

两条不平行的直线——歪斜线

递推——递回(递回)

概率——机率几率

正态分布——常态分配

宏观经济学——总量经济学

微观经济学——个体经济学

变量——变数

经济增长——经济成长

纵列数据——平衡纵横数据

实物资本——实质资本

实际货币余额——实质货币余额

全要素生产率——总要素生产率

受众——客群

组织文化——企业文化

市场细分——市场区隔

渠道——通路/管道

大爆炸——大霹雳

泥石流——土石流

等离子体——电浆

研究框架——研究架构

知识产权——智慧产权

合同,合约——契约

情报机构——情治单位

司法部——法务部

上诉——抗诉(审理过程中对法院的决定、裁定提出)

异议——抗告(对法院生效判决的审判监督程序)

再审——三审

专案组——特侦组

电脑和3C相关:

复印——影印

打印——列印

打印机——印表机

网络——网路

软件——软体

程序——程式

属性——内容

视频——视讯

博客——部落格

沙发——头香

打游戏——打电动

数码——数位

单反(相机)——单眼(相机)

鼠标——滑鼠

邮箱——信箱

收藏夹——我的最爱

注销——登出

安装向导——安装精灵

门户网站——入口网站

重装(系统)——重灌

刷新——重新整理

死机——荡机

宽带—宽频

硬盘——硬碟

U盘——随身碟

笔记本电脑——笔电

我在QQ上叫你,喊你,台湾叫密你

网上邻居——网路上的芳邻

播放器——播放软体

查看——检视

上传——上载

C盘D盘——C糟、D糟

发短信——传简讯(MSN等)

发(信息)——丢(讯息)

(论坛用语)顶——推(网路用语)

楼主——原PO

画图——小画家(这个早有耳闻,蛮可爱的叫法。)

计算器——小算盘

纸牌——接龙(一个说物,一个说玩法。)

空当接龙——新接龙(空当接龙是纸牌的续作。)

蜘蛛纸牌——连环新接龙(拜托不要再增加形容词了……)

红心大战——伤心小栈(囧)

扫雷——踩地雷

很妙的对称式:

道地——地道

熊猫——猫熊

宵夜——夜宵

冰棒——棒冰

文艺——艺文

称谓/人物:

师兄/姐/弟/妹——学长/姐/弟/妹

好友——麻吉

爷爷/外公——阿公

奶奶/外婆——阿么

老大妈,大妈,大娘——欧巴桑,阿妈

黑社会——兄弟

日本女孩——樱花妹

大陆妹——生菜

穷人——待富者

同志——先生/小姐

服务员——先生/小姐

美女——正妹

铁臂阿童木——原子小金刚

敢达(大陆官方)——高达(香港)——钢弹(台湾)

日常用语:

早上好——早安

下午好——午安

晚上好,晚安——晚安(一个词有两个含义)

让一让——借过

没事儿——没关系

想干什么——想怎样

不错——不哩水(一般形容人)

帮你忙——帮忙你

咯——啰

大陆:回应‌‌“谢谢‌‌”的是‌‌“不用/不客气‌‌”;台湾:回应‌‌“不会‌‌”

杂七杂八:

普通话——国语

语境——脉络

语意——意涵

语法——文法

网吧——网咖

出租车——计程车

士兵—阿兵哥

解放军——革命军

公安——警察

员警——民警

原子弹——核子弹

导弹——飞弹

年夜饭——尾牙

传统——古早

本地——在地

信息——资讯

移动电话——行动电话

卫生巾——卫生棉

一次性用品——免洗用品

创可贴——OK绑

热门——夯考察—考量

薪水—薪资

地震—地动

风筝—风吹

原物料——原材料

档案发送——传送

保安——保全

圆珠笔——原子笔

基本建成——大致完工

营建——建设

吉尼斯世界纪录——金氏世界纪录

评委——评审

包括(念‌‌“阔‌‌”)——包括(念‌‌“瓜‌‌”)

恐怖袭击——恐怖攻击

外遇——劈腿(已经传过来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诶~)

泡妞——把妹

上电视——出通告

自助餐——吃到饱(台湾的‌‌“自助餐‌‌”是自己选择菜式,然后称重计价的餐饮方式)

呛声(香)——抗议

‌‌“幕后黑手‌‌”——‌‌“藏镜人‌‌”

圣诞——耶诞(两种都有)

盒饭——便当

透明皂——水晶肥皂

大陆解放——大陆沦陷(这个好妙,哈哈)

解放战争——国共内战

发展中国家——开发中国家

食物有弹性有咬劲——食物很Q(来自闽南语)

群众——民众

开眼角——开眼头

矿泉水瓶——宝特瓶

纸盒装(饮料)——铝箔包

消防官兵——打火弟兄

摆地摊——"敛"摊(我不知道是哪个敛)

塑料袋——塑胶袋

风筒——吹风机

学校或社区内的小卖部——福利社

老幼病残孕专座——博爱座

阻止——封锁

硅胶——硅胶

激光(陆)——镭射(港)——雷射(台)

味精——味素

花样游泳——水上芭蕾

营业厅——门市/据点

抓狂——俩共(闽南语)

素质——貭素

推迟——延后

超声波——超音波

激光——脉冲光

口才——口条(口条)

人字拖——夹脚拖

多管闲事——鸡婆

人流手术——夹娃娃

待业——失业

借鉴——借镜

纠结——烦乱

水平——水准

白痴——白目(意思好像不完全一样哦)

聊天——哈拉

冰箱——冰柜

‌‌“冰的‌‌”饮料——‌‌“冻的‌‌”饮料

土鸡——跑地鸡

生活小贴士小tips小窍门——小撇步

纪律委员——风纪股长

文艺委员——康乐股长

鬼——好兄弟(是敬畏的意思吗?)

中邪——卡到阴

飙车——尬车

诈骗——诈欺

划清界限——切割

步行街——徒步区

好吃——不错吃(‌‌“不错‌‌”系列)

好看——不错看

凶巴巴——恰北北

风格——Tone

不是一类型的——不是一卦的

瞎掰——唬烂

没种——俗仔

贪污——A钱

土——台(自嘲)

公元——西元

露馅——破功

空竹——扯玲

优厚——优渥(这个词大陆也有,但是感觉口语中用不多呢,在台剧中经常听到说优渥的奖学金什么的~)

假期结束了——收假

秋裤,棉毛裤——卫生裤

美瞳——放大片

过山车——云霄飞车

时间紧张——时间紧迫

抓紧时间——加快脚步;善用时间

堂食——内用(严格来说是从缺,因为‌‌“堂食‌‌”可存在的语境比‌‌“内用‌‌”广得多)

恶俗(形容词)——低俗

片花——片段;预告

屏幕——荧幕

词同义不同:

窝心:在大陆指窝火吧,台湾指是贴心

感冒:大陆说对你不感冒,意思是对你不感兴趣;台湾:我对你很感冒——意指不认同,是贬

台湾不常用词:

大陆台湾

貌似——好像

跑题——离题

关注——关心

理解——了解

估计——猜想

大陆不常用词:

台湾大陆

诉求——需求

迷思——迷惑,疑问

卡位——篮球术语,引用到日常生活中指抢占先机的意思

出包——出错,出糗

从缺类:

(1)普通话没有对应词汇

歪哥——(闽南语词)意思是做坏事;ging(ㄍ一ㄥ)——坚持.固执等等意思;

龟毛——基本上就指性格‌‌“不爽快‌‌”(严谨一点的解释是‌‌“当一个人非常的无聊,非常的有趣,非常的认真而产生一些异于常人的行为,导致周围的人都相当抓狂的行为即称之为龟毛‌‌”);

鸡婆——多管闲事;

奥客——指态度恶劣的客人;

田轿仔——有钱有地的人;

好康——实惠的东西,相当于粤语的‌‌“着数‌‌”装校为(装疯卖傻);

‌‌“水‌‌”——指漂亮,很棒等等意思;

梗——‌‌‘梗‌’的意思就是相声称做的‌‌‘段子‌’、‌‌‘话题‌’、‌‌‘笑点‌’

凸槌——搞砸了的意思

乔——相当于‌‌“瞧‌‌”吗?但是好像也有整理的意思,还有在‌‌“乔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

奥步——非法的手段、阴招

走路工——劳酬(虽指报酬,但多用在选举时的不当酬劳)

西瓜效应——见风使舵

(2)国语没有对应词汇

立马——立刻马上

轻一点——小声一点

靠谱——是可靠,值得相信的意思

电影片名翻译:

蜘蛛侠——蜘蛛人

迷阵血影——查林十字街84号

角斗士——神鬼战士

加勒比海盗——神鬼奇航

盗墓迷城——神鬼传奇

最差搭档——神鬼搭档

飞行者——神鬼玩家

格林兄弟——神鬼兄弟

无间道——神鬼无间

谍影重重——神鬼认证;(神鬼你个头啊!)

惩罚者——神鬼制裁

小岛惊魂——神鬼第六感

杀手里昂/这个杀手不太冷——终极追辑令

12猴子——未来总动员

最终幻想——太空战士

虎胆龙威——终极警探

海岸巡逻队——惊涛大冒险

出租司机——终极杀阵

完美盗贼——终极土匪

我们曾是战士——军天壮志

战火下的勇气——生豪情

独立日——天煞-地球反击战

勇敢人的游戏——逃出魔幻纪

星际战警——两个黑衣人

憨豆先生——豆豆先生

品牌:

飘柔——飞柔

海飞丝——海伦仙度斯

强生——娇生

索尼——新力

爱立信——易立信

格力高——固力果(glico)

阿迪达斯——爱迪达

人名翻译:

梵高——梵谷

毕加索——毕卡索

雷诺阿——雷诺瓦

莎朗斯通——莎朗史东

布什——布希

奥巴马——欧巴马

希拉里——希拉蕊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4/%E5%A4%A7%E9%99%86%E5%92%8C%E5%8F%B0%E6%B9%BE%E8%AF%B4%E6%B3%95%E4%B8%8D%E4%B8%80%E6%A0%B7%E7%9A%84%E8%AF%8D%E6%B1%87.html
#大陆  
#台湾  
 ·  Translate
1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yanbin fu's profile photo
 
有些对岸的词假如不看对照表,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placeholder:想起一句印象模糊的詩……中的兩個字:上黨。用典就是戰國時上黨歸趙的事,印象裡是清末的人寫的,但書上翻不到。待查。
 ·  Translate
1
Jike Song's profile photo
 
丘逢甲《寄怀维卿师桂林》:「计竭拒秦全上党,力图戴晋等前凉。」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我在3月9日用163的邮箱给gmail邮箱发了一封邮件,终于,在4月7日收到了。
 ·  Translate
1
Jie Zhang's profile photoBin Meng's profile photoJike Song's profile photoDexuan Cui's profile photo
6 comments
 
俺们这边VPN毫无压力,通达全球,连虚拟机里面也是直接访问美帝网站,连代理都不需要设置。 :-)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终于下决心用git来管理自己的txt电子书库 - .git目录的size为338M。浪费如许空间,不再为同步犯愁。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ve him in circles
460 people
Bo Tao's profile photo
Bryan Wu's profile photo
Rex Zhen's profile photo
yifan xu's profile photo
达亮's profile photo
Lin Xiao's profile photo
Große Fuge's profile photo
大秦's profile photo
Steven Liu's profile photo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今天的手機閱讀,已經近乎完美。我要讚美科技的進步。
 ·  Translate
3
Li Jie's profile photoJike Song'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Li Jie 汉语大字典,也有人扫描了。 我经常在手机上查。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Leaving IBM May 4. Joining blockstream.com May 11.

In 1997 I went to Usenix's "UseLinux" track; I heard from and met David Miller, Ted Ts'o, Linus Torvalds and others. Then I knew I wanted to work with these hackers, so I polished up some of my unfinished kernel hacks and never looked back.

Blockstream's bitcoin work is the first project in 20 years that's similarly inspired me; I spoke on their sidechains work at linux.conf.au this year. I'm going to learn a lot from working with them, however long it lasts!
2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唐诗纪事校笺》掇误

傅璇琮

    南宋前期计有功编撰的《唐诗纪事》,应是唐诗研究极有文献价值的丰硕之作。其《自序》述其编撰情况,称“寻访三百年间文集、杂记、传记、遗史、碑志、石刻,下至一联一句,传诵口耳,悉搜采缮录”。全书共辑收诗人一千一百五十家,除选录其名篇外,并详辑生平事迹、诗歌评论资料,保存了大量唐代文学史料。《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九五称是集“或录名篇,或记本事,兼详其世系爵里,凡一千一百五十家。唐人诗集不传于世者,多赖是书以存”。正因如此,对后世影响很大,自宋至清,也有多种校刊本。
    195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前身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曾出版一部点校本,后于1986年再次修订,重新出版,应是此书首次现代化的整理本。1989年巴蜀书社出版王仲镛先生《唐诗纪事校笺》,对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整理点校本既有肯定,又甚有指摘,认为该书“并不曾认真找出有关唐诗总集、别集或笔记、小说来进行参校”,其记事部分,问题更不少,“其不检原书、标点错误和随意校改之处,亦多”。于是他就广辑史料,着重于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在纪事方面,尽可能找到计氏搜采资料的来源出处,笺证史实”;二是对所载诗篇,尽可能根据有关唐人总集、别集,特别举唐人选唐诗之代表作《河岳英灵集》、《中兴间气集》、《极玄集》等,“加以雠校,讹者正之,缺者补之”。王仲镛先生做了不少工作,其书出版后广被采用,很引起研究者注意。2007年11月,又由中华书局重印。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连续从事于《唐人选唐诗新编》、《唐五代文学编年史》、《唐翰林学士传论》等项目,在编撰过程中不断参阅《唐诗纪事校笺》,确受有教益。但在研读中也发现不少问题,随时有所记录,我觉得这部《校笺》中存在的问题也有如王仲镛先生对上海古籍出版社点校本指摘之处。我两年前在一高校文学院召开的学术会议上,曾向会议主持者提出,《唐诗纪事》这部极富文献价值之书,搜辑材料既如此丰硕,我们现在确有必要再次作全面的笺证工作;这可作为集体项目,个人之力恐承担不了。该校文学院专家于此正在考虑之中。我现在就已积累的笔录札记,撰为一文,供学界参考。限于篇幅,不能一一细列。(又,文中多次提及《唐诗纪事》者概称《纪事》,提及《唐诗纪事校笺》者概称《校笺》。)
    一
    书中有好几处明显的排校错误,如卷六一裴廷裕条,《校笺》在校中有云:“《新唐书》卷五八《宗艺文志》:裴廷裕《东观奏记》三卷。”按《新唐书》之《艺文志》共四卷,即分经、史、子、集,卷五八为《艺文志》之二,即史部,而从未记有“宗艺文志”者,其“宗”字显为衍文,未校出。又如卷三○司空曙条,《纪事》原文载有《经废宝庆寺》诗,《校笺》对此诗题有校,谓《文苑英华》卷二三六题作《废庆宝寺》。经核,《文苑英华》载司空曙此诗,为卷二三五,非卷二三六。排印之误更明显者,卷二三王諲《元夕观灯》诗(五律),其第六句“场移舞更新”有校,校记数码标为(三),而第八句“说向不来人”又有校,却标为(二),数码次序明显误倒。以上三例,中华书局重印时均未复核改正。
    《纪事》所载未误,而《校笺》在笺证中却有明显错误。如卷一九苏源明条,《纪事》记苏源明于天宝十二载守东平郡,与当地官员、文士有宴饮作诗。《校笺》谓《全唐诗》卷二五五于此载有二诗,“题作苏源明《小洞庭洄源亭宴四郡太守诗》及袁广《秋夜小洞庭离宴诗》”。按苏源明确于天宝十二载在东平郡太守任,第二年秋则应召入朝,见《全唐诗》卷二五五苏源明《秋夜小洞庭离宴诗并序》。苏源明为肃宗时翰林学士,有文名,杜甫、韩愈皆有诗文赞颂之(参傅璇琮著《唐翰林学士传论·肃宗朝》,辽海出版社2005年版)。《全唐诗》卷二五五所载此二诗,实皆为苏源明所作。《秋夜小洞庭离宴诗》,苏源明有序,谓“源明从东平太守征国子司业,须昌外尉袁广载酒于洄源亭,明日遂行,及夜留宴”,乃作此诗。即苏源明于天宝十三载秋离任赴朝,须昌县外尉袁广设宴送之,苏乃作此诗。而《校笺》将《全唐诗》卷二五五所载此诗为袁广作,即未认真核阅。《全唐诗》及今人补编均未载有袁广诗者。
    另一例,《纪事》卷六七顾云条,记顾云“咸通中登第,为高骈淮南从事,师铎之乱,退居霅川”。此处所记大致合实。清徐松《登科记考》卷二三僖宗咸通十五年(874),据《永乐大典》引《池州府志》记顾云“咸通十五年进士第”。按咸通十五年于十一月改元乾符,则顾云登第年,确切地当为咸通末,非咸通中。《校笺》未引及,而云:“按《旧唐书》卷一八三《高骈传》:‘广明三年三月,蔡贼过淮口,骈令毕师铎出军御之……’”现经核,《旧唐书》之《高骈传》,为卷一八二,非卷一八三。且《旧传》载“蔡贼过淮口,骈令毕师铎出军御之”,明记为僖宗光启三年(887)三月,为光启,非广明(《资治通鉴》卷二五七所记亦为光启三年)。且广明仅一年(880),广明二年七月改元为中和,则何能云广明三年?此实为《校笺》显误。
    《校笺》一书在“前言”中曾提出《纪事》存在着一些问题,如弄错史实,差失原意,“或以一人而分为二人,或以两事而合为一事”,认为“若不加以澄清,必将疑误学者”,故尽量予以纠正。但现在书中在纠误中尚有不少遗漏,或误中有误,以上所举为原书未误而《校笺》出现新误,现在再举数例,指出在纠误中仍有疏失。
    如《纪事》卷六七韦冰条,载韦冰《三乡》诗一首(七绝),后云:“冰,唐末为鄠令。”即作此《三乡》诗之韦冰,为唐末鄠县令。《校笺》则引《新唐书》卷七四上《宰相世系表》所载“冰,鄠令”,以证实《纪事》所记,未再引其他史事。按《纪事》此卷所记和作《三乡》诗有王枧等十人,此乃据唐末范摅《云溪友议》卷中《三乡略》,记有无名氏为《三乡》和作诗所作序,时为武宗会昌二年。按会昌二年为公元842年,确为晚唐,但不能说唐末(唐王朝亡于907年)。《纪事》记为唐末,当并不确切。问题更在于曾任鄠令之韦冰并非作此《三乡》诗者。《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记曾任鄠令之韦冰,实为盛唐时人,非晚唐,更非唐末。《旧唐书》卷一○五有《韦坚传》,记韦坚于玄宗开元、天宝时历任地方要职,多掌财赋;天宝初为宰相李林甫所忌,连遭贬谪,天宝五载七月又长流岭南临封郡,又云“(韦)坚弟将作少监兰、鄠县令冰、兵部员外郎芝、坚男河南府户曹谅并远贬”;同年十月,朝中又下令“逐而杀之,诸弟及男谅并死”。《新唐书》卷一三四《韦坚传》亦载韦坚流贬时,其弟冰为鄠令,亦贬谪。据此,则任鄠县令之韦冰为韦坚之弟,天宝前期即受累贬谪而死。《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载鄠令韦冰,前有韦兰,后有韦芝,当为兄弟,与《旧传》合。由此可证,和作《三乡》诗者韦冰为晚唐武宗时人,而《纪事》称其为唐末鄠令,误以盛唐玄宗时为鄠令之韦冰乃作此诗者,《校笺》又引《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证实之,则误上加误。
    又《纪事》卷二七有房白条,录其《得还字》诗一首(五绝),后云“天宝十三年阳浚侍郎下登第”。《校笺》则仅引《李咄墓志》记阳浚于天宝十三载为礼部侍郎,谓与《纪事》所记合,其他未有笺证,也未考房白事。按《全唐诗》卷二。九载房白《送萧颖士赴东府得还字》,即此诗,小传谓“天宝中登进士第”,当即本《纪事》。徐松《登科记考》卷九当亦据《纪事》,于天宝十三载登进士第者有房白。按唐时文献,未载有房白者。清劳格、赵钺《唐尚书省郎官石柱题名考》,于度支郎中、户部员外郎、祠部员外郎皆有房由,无房白,《唐郎官考》又记戴叔伦有《襄州遇房评事由》诗(王安石《唐百家诗选》卷七),郎士元《送新偃房由赴朝因寄钱大郎中李十七舍人》诗(《文苑英华》卷二七二)。钱大为钱起,李十七为李纾。可见房由于盛中唐际与当时著名文士多有交往。又周绍良主编《唐代墓志汇编》载有房由所撰之《大唐故永王府录事参军卢府君(自省)墓志铭》(千唐志斋志八九八),自署“前国子进士房由撰”,天宝十三载闰十一月十一日立。即房由于天宝十三载初进士登第,尚未能入仕,故自署“前国子进士”。当代学者陈尚君、孟二冬之唐登科记考亦有订补,皆据此认为天宝十三载于阳浚下登第者为房由(参孟二冬《登科记考补正》卷九,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年版)。又《全唐文》卷三九五有刘太真《送萧颖士赴东府序》,记萧颖士任职于洛京时,后辈文士乃作诗送之;《全唐诗》卷二。九载贾邕《送萧颖士赴东府得路字》,同卷所作送行诗者有十二人。由此可见,房由于天宝十三载进士登第后,即与著名诗人如戴叔伦、郎士元、萧颖士等有文字交往。《纪事》所记之房白实为房由之讹,很可能计有功撰写时并非有误,后刊刻时乃形近而讹。《校笺》未充分注意有关文献史料,仍沿其误。
    又《纪事》卷五九崔元范条,载其诗一首(七绝),未记其诗题,仅云“元范,以监察御史为浙东幕府”,即崔元范原在朝中为监察御史,后又以监察御史任职于浙东幕府。《校笺》于此未有笺文,亦即同意《纪事》所记之“以监察御史为浙东幕府”。按《纪事》此卷在崔元范前记有李讷,谓李讷于大中时为浙东观察使,时崔元范在其幕府,“自府幕赴阙庭”,李讷乃饯送之,并作诗,幕府中亦有人和作,崔元范即亦作此和诗。《全唐诗》卷五六三即载有李讷《命妓盛小丛歌饯崔侍御赴阙》,并有杨知至、卢溵等同题之作。又据《会稽掇英集》,李讷确于宣宗大中六年八月至九年九月为浙东观察使。杜牧有《李讷除浙东观察使兼御史中丞制》(《全唐文》卷七四八),杜牧时在朝中任中书舍人,故撰有此制。按李讷饯行及崔元范诗,源于唐范摅《云溪友议》卷上《饯歌序》,中称“时察院崔侍御自府幕而拜,即赴阙庭”,李讷乃饯送之。即崔元范原为浙东幕僚,后朝中任其为监察侍御史,故李讷等作诗送之。如此,则非“以监察御史为浙东幕府”,《纪事》误。侍御史为从六品下(《旧唐书》卷四二《职官志》一),方镇幕僚不能兼有此较高官品;如杜甫后期在蜀中幕府为左拾遗,左拾遗仅从八品上。
    另,《校笺》虽记有《纪事》之误,但未有充分论证者。如《纪事》卷五八霍总条,载其《郡楼望九华》诗一首,后谓“武元衡尝送总诗”,末又云“总,咸通时为池州刺史”。《校笺》云:“按武元衡被盗杀于元和十年(815),去咸通(860—874)约五十年,此言霍总咸通时为池州刺史,当有误。”霍总确非咸通时人,但《校笺》仅云“当有误”,对霍总其人未有论证。按令狐楚《御览诗》收有霍总诗六首(《全唐诗》卷五九七即据载),令狐楚编此书在宪宗元和九年至十二年间(814—817),参见傅璇琮编撰《唐人选唐诗新编》(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由此可确证霍总为中唐时人,故武元衡可有诗送之。又《全唐文》卷七八三有穆员《蝗旱诗序》,谓“甲子岁大旱”,霍总“赋旱蝗诗一章七十有二句”,甚赞赏之,故特为作序。霍总此诗后未存,但穆员谓“甲子岁大旱”,此甲子为德宗兴元元年(784)。又《旧唐书》卷一五五《穆宁传》,记穆宁仕于大历、贞元间,有四子,中有穆员,杜亚为东都留守时,曾辟其为从事。杜亚乃于德宗贞元五年至十二年(789—796)为东都留守(参郁贤皓《唐刺史考全编》卷四八,安徽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由上所述,确可考定霍总为德宗、宪宗时人,并可纠正《纪事》所谓“咸通时为池州刺史”之误。
    有时《纪事》所载之诗及所记之事,虽未有误,但间有脱略,而《校笺》皆未注出处,不符合笺证体例。如卷六○崔澹条,《纪事》先录其《赠美人》一诗(七绝),后记云:“大中末,崔铉自平章事镇淮海,杨收为支使,收状云:‘前时里巷,初迎避马之威;今日藩垣,便仰向牛之代。’澹之词也。”《校笺》于此皆未有笺证。经查,《赠美人》一诗,见唐末孙棨《北里志》之《王团儿》条,有记长安北里歌妓之生活环境。至于崔铉、杨收及崔澹事,所谓“杨收为支使,收状云”,文意不清。按此见宋乐史所著《广卓异记》,记崔铉于宣宗大中末为淮南节度使,杨收时在其幕府,为支使;后杨收入朝,累仕侍御史、吏部员外郎,入为翰林学士,经两年,擢迁为宰相,时“铉未移,铉贺收状云:‘前时里巷,初迎避马之威;今日藩垣,便仰向牛之代。’此崔澹之辞”。如此,则《纪事》所谓“杨收为支使,收状云”,文字当有脱略;“收状云”应为“铉贺收状云”,即崔澹此时在崔铉幕府,为其作辞以赞贺杨收拜相。按杨收于懿宗咸通二年(861)四月以吏部员外郎入为翰林学士,四年五月迁为宰相(参傅璇琮《唐翰林学士传论·懿宗朝》,辽海出版社2007年版)。《广卓异记》所记,确可有助于对崔铉向杨收称贺的情况,并可补《纪事》所记之脱略。不过咸通三年冬令狐绹已任为淮南节度使,崔铉移镇襄州(参郁贤皓《唐刺史考全编》巷一二三)。《广卓异记》谓杨收擢迁为相时,崔铉仍“未移”,亦误。《校笺》于此皆未引及有关史料并加证释,确不合体例。
    二
    《校笺》于校勘《纪事》所载之诗,颇注意于引及今存的几种唐人选唐诗著作,其“前言”中谓“加以雠校,讹者正之,缺者补之”,“要务求其是”,“力求其善”,确化了不少功夫。但遗憾的是,在校勘时不注意同一书的不同版本,引用唐人选唐诗,只举其一种版本,即以此进行所谓补正,不免出现不少问题。
    首先是意想不到的疏失,如《纪事》卷二二李嶷条,载有《少年行》三诗,其二“薄暮随天仗”句,《校笺》有校,谓:“暮,《河岳英灵集》、《国秀集》俱作夜。”按盛唐时殷瑶所编之《河岳英灵集》,有宋刊本、明清刊本多种(详后),但此句“薄暮”之“暮”皆作“霧”,无异字,并未有作“夜”者,《校笺》所谓作“夜”,毫无根据。又同为天宝时芮挺章编选之《国秀集》,共三卷,其卷中载李嶷诗二首:《读前汉外戚传》、《游侠》,《游侠》即《纪事》之《少年行》(《文苑英华》卷一九四同)。但《国秀集》所载此诗,仅“玉剑膝旁横”一首,即《纪事》之《少年行》第三首,《校笺》提出《国秀集》所载文字有异者为《少年行》第二首,而此第二首则为《国秀集》所未收。《校笺》如此出校,所引《河岳英灵集》、《国秀集》二书,皆无根据,甚为疏忽。
    今就唐人选唐诗代表性著作《河岳英灵集》、《箧中集》、《中兴间气集》、《极玄集》,择要列举如下。
    《纪事》卷二四载王昌龄《长信秋词》,《校笺》谓此诗题,《河岳英灵集》作“长信宫”,即无“秋”字。按《河岳英灵集》为殷瑶于玄宗天宝后期所编,其自叙谓收诗二百三十四首,“分为上下卷”,即两卷。国家图书馆藏有此书两种宋刊本,皆为两卷,当最接近原书。而后通行的几种明刊本皆为三卷。著名藏书家、校刻家傅增湘在其《藏园群书题记》中曾特为指出,《河岳英灵集》之宋本与明本相校,字句差异极多,“盖自明代翻刻以后,沿讹袭误,已匪一日矣”。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58年编印的《唐人选唐诗(十种)》,即据毛氏汲古阁明刻本(详参傅璇琮《唐人选唐诗新编》)。《校笺》所谓《河岳英灵集》作“长信宫”,经核,宋刊本仍作“长信秋”,与《纪事》原文同。明崇祯元年毛晋汲古阁刻《唐人选唐诗》八种,其中《河岳英灵集》有何焯(义门)批校,何校于此诗题亦作“长信秋”,即亦据宋本者。
    类似者,如《纪事》同卷载殷瑶评王昌龄诗,举其诗数句,其中“昏为蛟龙怒,清见云雨入”,《校笺》则谓《河岳英灵集》,“怒”作“窟”,“清”作“时”。经核,宋刊本未有此异文,与《纪事》原文同。又如卷一五,《纪事》载王湾《晚夏马嵬卿池亭即事寄京中二三知己》,《校笺》则谓《河岳英灵集》题作《晚夏马嵬卿叔池亭即事寄京都一二知己》,与此异。实则宋刊本亦与《纪事》原文同。《校笺》所据《河岳英灵集》,即据上海古籍出版社选辑之明汲古阁刻本,未知国家图书馆尚藏有宋本。其他类似情况者多有,限于篇幅,不一一列举,以下如《箧中集》等亦如此。
    中唐时元结所编的《箧中集》,也有好几种版本,较早为清徐乃昌覆刻之影宋抄本(《徐氏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之《唐人选唐诗(十种)》,其中《箧中集》即据此排印。另有几种明刻本,亦各有特色,国家图书馆善本部所藏者,有冯舒、黄丕烈校并跋的明刻本,缪荃孙校并跋的明刻本,郑振铎藏明刻本《唐人选唐诗》六种,汲古阁刻本(有何焯校)。徐氏校印之影宋抄本,虽时代较早,但徐氏校文缺漏疏失甚多,傅璇琮之《唐人选唐诗新编》即据有好几例(见《箧中集》前记)。如《纪事》卷二二沈千运条,载有元结《箧中集序》,云所选诸人“皆以仁让而至丧亡”,《校笺》乃谓“仁让”原作“仁谦”,今据《箧中集》改。按徐乃昌《徐氏丛书》本确作“仁让”,但何焯所校之汲古阁旧抄本作“仁谦”。傅增湘《藏园群书题记》卷一九记《箧中集》,谓何焯跋中称曾于康熙年间从汲古阁得见一旧抄本,虽为明抄,其所据为南宋本。可见《箧中集》即有好几种版本,不能仅据其中之一即改文。
    又《纪事》卷二三载张彪《北游还酬孟云卿》,此诗题,《校笺》谓“还”原作“远”,据《箧中集》改。按冯舒校评本、郑振铎藏明刻本皆作“远”,王安石《唐百家诗选》所录亦作“远”,则应作为异文校,不能仅引一种版本即据改。另,《校笺》也有漏校者,如《纪事》卷二六载王季友《寄韦子春》诗,首二句“出山秋云曙,山水已再春”,“山水”一词,《箧中集》作“山木”,《河岳英灵集》作“山色”,“山木”与“山色”均较切合诗意,而《校笺》则未校及。
    又《纪事》卷二一载李嘉祐《涧州阳别驾送张侍御收兵归扬州》诗,《校笺》谓((中兴间气集》,“阳”作“王”。按中唐时高仲武所编之《中兴间气集》,现存最早者为国家图书馆所藏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其他为明万历刻本,明嘉靖刻本,汲古阁刻《唐人选唐诗》本(详参傅璇琮《唐人选唐诗新编》之《中兴间气集》前记)。上海古籍出版社之《唐人选唐诗(十种)》,其《中兴间气集》即用明嘉靖刊本(即《四部丛刊初编》本)。汲古阁影宋抄本于李嘉祐此诗题,仍作“阳别驾”,未作“王别驾”。《校笺》当即引用上海古籍出版社本,未注意有影宋抄本。影宋抄本不仅时代早,且所载高仲武对所选诗人之评语,明刻本多有缺漏;所载之诗,影宋抄本是而嘉靖本、万历本误者亦有好几处,《校笺》也多未涉及。如《中兴间气集》卷下李秀兰,高仲武评语颇长,中有记述李秀兰与诗人刘长卿相讥谑一段,云:“尝与诸贤集乌程县开元寺,知河间刘长卿有阴重之疾,乃诮之曰:‘山气日夕佳。’长卿对曰:‘众鸟欣有托。’举座大笑,论者两美之。”按此一段,影宋抄本有,唯嘉靖本、汲古阁本无。《纪事》卷七八李秀兰条引有高仲武评语,但亦无此一段,《校笺》则仅引《太平广记》卷二七三补之。可见其未曾见引影宋抄本,仅据《太平广记》转引。
    又《纪事》卷二五张继条,记张继事,有举其《送郄绍充河南租庸判官》诗,《校笺》谓:“诗题《中兴间气集》作《送判官往陈留》。何焯校本‘送’下有‘邹’字,误。”实则《中兴间气集》影宋抄本于“送”下即有“邹”字,实不误,《纪事》以“邹”作“郄”,却误。与张继同时之诗人刘长卿有《毗陵送邹绍先赴河南充判官》诗(《刘随州集》卷五),《全唐诗》卷二四二所载张继此诗,亦作“邹绍先”。按《元和姓纂》卷四邹姓,记有:“开元中有象先、绍先、彦先。”《纪事》之卷二二即有邹象先条。绍先当为象先之弟(详参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张继考》,中华书局1980年版;又《唐才子传校笺》卷三周义敢笺之《张继传》,中华书局1987年版)。由此可证《纪事》所载张继诗,诗题之“郄”字误,并于“郄绍”下缺“先”字,《校笺》皆未校及,有疏忽。
    《纪事》卷四三于良史条,有引高仲武评,中云“良史工于清雅”,《校笺》谓《中兴间气集》作“良史诗清雅”,乃据改。按影宋抄本此句作“侍御诗体清雅”,未直称其名,称其官衔。按元辛文房《唐才子传》卷三于良史传,记其“至德中仕为侍御史”,当有所据,与影宋抄本之《中兴间气集》合。《校笺》所引,仅提及“良史”名,则未见及影宋抄本及《唐才子传》,又为疏失。
    又,《纪事》卷二六苏涣条,载其《变律诗》,首四句为:“日月东西行,照在大荒北。其中有烛龙,灵怪人莫测。”《校笺》有校,谓《中兴间气集》载此诗,首句同,其下三句为:“寒暑冬夏易。阴阳无停机,造化渺莫测。”按此三句为明刻本《中兴间气集》,影宋抄本则大致与《纪事》所载同,唯“照在”作“不照”,“烛龙”作“毒龙”。《校笺》所引《中兴间气集》,误校、失校不少,确需普查,逐一核正。
    《校笺》中引及《极玄集》,又有漠视现代研究成果事。按中晚唐际姚合所编之《极玄集》,一般为明以后的通行二卷本,所收二十一人诗,各人名下多有小传。《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曾谓:“总集之兼具小传,实自此始,亦足以资考证也。”于所收作者名下撰有小传,《极玄集》如此作,被认为是总集体例的一大开创。过去论及中唐及大历诗人,也多引以为据。但《极玄集》今存最早者为上海图书馆所藏的影宋抄本(一卷本),此影宋抄本于所收诗人名下皆无事迹记载,今存南宋以前文献,也未有引录或提及《极玄集》小传者。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曾于此影宋抄本有所考,谓此小传非姚合所撰,而是明人在将该书析为二卷时,又采掇通行所见的材料,剪辑而成(参陈尚君《唐才子传校笺补笺》之《姚合传》,中华书局1995年版),非姚合原著(又见傅璇琮《唐人选唐诗新编》之《极玄集》前记)。这已成为唐代文学研究通识。但《校笺》却往往引《极玄集》通行本所载作为诗人事迹补正。如《纪事》卷二六刘长卿条,《校笺》谓《极玄集》载长卿“开元二十一年进士”。实则影宋抄本未有此记述。又据当代有关刘长卿事迹研究,刘长卿于玄宗天宝六载前尚未进士登第,其及第当在天宝后期(参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刘长卿事迹考述》,陈尚君《唐才子传校笺补笺》,孟二冬《登科记考补正》卷二七)。则所谓刘长卿于开元二十一年进士,不合事实。
    《校笺》在文字校勘时,也仅引明刻本,如《纪事》卷二○祖咏《兰峰赠张九皋》诗,“孤山出幔城”、“长怀魏阙情”句,《校笺》谓“幔城”原作“草城”,“魏阙”原作“魏国”,据《极玄集》等改。按此乃据明汲古阁本(即上海古籍出版社之排校本),上海图书馆所藏影宋抄本则皆作“草”、“国”,即应作异文校,不能径改,应保存原貌。另《校笺》又有失校者,如《纪事》卷二○载祖咏《夕次圃田店》诗,末句“中夜渡泾水”。按此诗较早即见于《极玄集》,此句之“泾水”,明汲古阁本《极玄集》及清《全唐诗》(卷一三一)同,而影宋抄本、《文苑英华》(卷二九二)及郑振铎藏明刻本《唐人选唐诗》六种,均作“京水”,何焯(义门)有校,云:“京,京索间也。泾字缪甚。”可见《校笺》于此失校。
原载:文学遗产20096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ke So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460 people
Bo Tao's profile photo
Bryan Wu's profile photo
Rex Zhen's profile photo
yifan xu's profile photo
达亮's profile photo
Lin Xiao's profile photo
Große Fuge's profile photo
大秦's profile photo
Steven Liu's profile photo
Links
Contributor to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Fucking West Korea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