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lih lii
五色卿云
五色卿云
About
lih lii's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小内存福音,Kcptun + Shadowsocks加速方案
kcptun是kcp-go实现的一个端口转发工具,可以用于任意tcp网络程序的传输承载(尤其用于udp游戏通信测试),用于优化丢包环境下的网络流畅度。 来源: https://blog.kuoruan.com/102.html 本博客曾经发布了通过 Finalspeed 加速 Shadowsocks 的教程,大家普遍反映能达到一个非常不错的速度。Finalspeed 虽好,就是内存占用稍高,不适合服务器内存本来就小的用户;而且现在 Finalspeed 停止维护,就需要寻找一个能替代 Finalspeed 的...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秦晖老师也是我最尊敬的学者,很荣幸曾有机会和您在德国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起做了一些重要的访问。也很高兴和您在同一微信群听您聊天。好吧,这是要说但是了——但是,我赞同北大飞的这篇批评。前几天看到秦晖老师的文章,我也有此感慨:很多中国学者讨论欧洲问题,都是基于扭曲错误或不严谨的信息,没想到秦晖老师也中弹了。

群里的好几位老师也谈到欧洲问题,都把“欧洲政治正确过度”,“欧洲文明正在衰落”,甚至“欧洲正在自我毁灭”, 一句话“欧洲糟得很”(好吧,秦晖老师没说糟得很,只是“可虑”),当作不需要论证的前提。这是不对的。欧洲当然有它的危机,但是这个危机不是中文信息常常传递的那样,是对穆斯林不够狠造成的。

生活在德国,无论是亲身感受的周围的“火热的生活”,还是各种统计数据、民意调查,都显示和“糟得很”相反的结论。比如经济指数、财政收入、安全感、幸福感指数,都是近年来最好。一些问题,也是“好得很”之后的危机,比如热钱太多,储蓄太多,投资机会太少。当然,德国的情况不代表整个欧洲。德国经济其实是占了欧洲债务危机的便宜。但是,至少不能把它剔除出去,更不能把默克尔说成是“欧洲的罪人”。一些学者的严肃文章和演讲里,提到欧洲经济就是希腊债务,那也是不对的。希腊证明福利养懒人?北欧的那几个国家呢?又该改说人家限制穆斯林入境了?

那些中文信息制造和传播者也知道自己的意见不是主流,他们正是站在少数真理掌握者的立场批评欧洲主流。他们可能说,这些统计数据和民意调查都受左派操控,迎合政治正确。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你又是如何知道自己代表沉默的大多数的?川普和勒庞的选票?可是马克龙的选票代表什么呢?默克尔的竞争者不是左派吗?选举能说明很多问题,但不能简化和选择性地拿来证明自己的偏见。

这些文章中谈得最像事实的部分(好在秦晖老师没有这样谈),就是计算基督教人口和穆斯林人口的增减。算来算去,才多小的比例就让人如此忧惧,得多大的仇恨才可能说得出口啊?以人口发展来论文明,放在全球范围来看,最应该忧虑的难道不是中国人吗?一些极端势力固然邪恶,但是还没有谁可以做到跑到人权发源国家要求人家闭口不谈人权吧?自己的公民被极端分子杀了,不谴责杀人却要调查“非法传教”;“反贪一号”气宇轩昂抓“裸官”,自己可能一直都裸着……还有多少“文明”可以比这更荒唐?此处省略三千字,因为谈这些可能让大家觉得不安,可是这种不安不正说明问题吗?

我在个人交往中接触的穆斯林,无论其积极融入还是谨言慎行,都远胜很多从不掩饰种族歧视的华人。当然,接触有限,不足为据。

我也非常赞同北大飞的这一观点:很多人产生极端思想,是因为长期感觉受到歧视,社会生活边缘化。我自己知道一个华裔男孩,因为受白人欺负,心中极其愤懑,有一天他要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我真不会意外。当然,成为极端分子需要很多别的条件,相信他还不具备。

包括不少中文信息在内的偏见和谣言,正是在制造仇恨,为恐怖分子摇旗呐喊。这也是“白左”们一再担心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如果那些人真正痛恨极端分子,而不是仅仅满足自己的极端仇恨思想,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这个事实。

还有一点,政治正确的确是这里的舆论主流,但是在日常生活中远远没到过度、滥用的程度,恰恰相反,远远不足(也因此的确存在那些被转发的“民意”)。那些痛恨政治正确的中国人,也常常是抱怨受歧视最多的人。自相矛盾吗?他们的逻辑是:种族歧视是天然的,是难以避免的(比如自己的遭遇),政治正确是虚伪的(比如自己的遭遇),所以我们就是要歧视穆斯林!顺便说一下,这些人往往也严重歧视不如他们发达的“同胞”。

不得不危言耸听地提醒:看到所有关于欧洲的中文信息,都要先打一个问号。毫不夸张地说,绝大多数中文信息都受某政府直接控制或者间接影响。这也正是“这一族群”更值得令人忧虑的地方,这也是“政治正确”教育对于“这一族群”的必要性——当然,这也正是他们痛恨“政治正确”的原因。我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众所周知,它不是一个种族问题。

先匆匆说几句,希望没有冒犯诸位师友。鉴于这实质上是以讨论欧洲危机为名的中国问题,也许我会再研究一下写点短文参加讨论。

补充:正如之前在这里说过,欧洲一些“白左”甚至“毛左”对中国的无知和幻想,以及可能存在的对其他极端势力的类似态度,我当然也很不赞同,同意它是一个大问题。包括刘瑜提到的问题,都值得讨论。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紧急关注
李洪勇(微信LEE)被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派出所于1月7日晚23:00控制,现已有二十二个小时了。
李是一位急公好义的自由民主人士、一位年轻的企业家。
据信,本次是因为转发一张“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漫画。

最后一次通电话是昨天傍晚20:44分,当时他从江西赶往广州“接受调查”。今天一天,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无法联系。

派出所电话: 020-86912733
020-86845365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打倒鄧賊,呵呵,毛蛆想造反吧?

在已查获的贪腐官吏中,中共党校毕业的犯罪率是100%。人肉王士友,我们就是不相信他没有犯罪。
王士友,
中共利津县,党校总支书记,副校长。
男,1950年8月生,利津县虎滩乡,小陈庄人,
1969年参加工作,198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7年6月,东营市委党校、胜利油田党校大专毕业。
历任:虎滩中学教师、利津一中团委书记、县人事局干事、县委党校副校长,

1. 当虎滩中学教师的时候有没有调戏过女学生
2. 利津一中团委书记的时候有没有贪腐腐化是事情
3. 县人事局干事的时候,人事局是个肥缺,那种地方能保证没有腐败?
大家人肉爆料,就不相信这个毛粪没有贪污腐败腐化的事情,把这个毛粪批倒批臭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沙滩童尸照片也许是二十一世纪政治史上最成功的宣传图片之一,就像那张南越和尚自焚和军警枪毙越共照片对反战和迫使美国仓皇撤军在二十世纪越战中起的作用一样。奇怪的是,面对藏人不断自焚,人权先进的自由世界似乎无动于衷,至少没有采取必要且可能的行动,比如某种形式和程度的经济制裁和贸易禁运。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贺卫方认为习近平的目标是共产主义,事实上已经逐渐北韩化。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