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天鹅绒
737 followers -
引导公民抗争,提供后勤保障;传播抗争理念,实现共同理想!
引导公民抗争,提供后勤保障;传播抗争理念,实现共同理想!

737 followers
About
鹅绒's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Tor Browser 4.0发布
Tor项目宣布发布 Tor Browser 4.0 ,最近几年第一个中国用户不用网桥就能使用的版本。 Tor Browser 4.0是基于 Firefox 31-ESR ,由于最近披露的POODLE攻击,浏览器关闭了SSLv3支持。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屏蔽Tor匿名网络的国家,过去几年中国用户只能通过获取网桥地址连上Tor网络,对中国用户而言,Tor Browser 4.0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增加三个版本的流量混淆插件Meek,开发者表示,meek-amazon和meek-azure将能在中国正常工作,不再需要网桥...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时         间:2014年5月25日19:00
地         点:尤伦斯餐厅
记录方式:视频
对  话  者:玛丽安娜•布劳沃Marianne Brouwer “戴汉志:5000个名字”策展人
                       田霏宇Philip Tinari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艾未未  
玛丽安娜•布劳沃:未未,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艾未未:你认为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吃饭吗?你作为策展人把我的名字删除了。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没有把你的名字删除掉。
艾未未:如果你没有把我的名字删除,那你打算公开宣布或是做点什么?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不知道。我是客席策展人。
艾未未:噢,你只是客席策展人。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是客席策展人。
艾未未:那谁是策展人?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是客席策展人。
艾未未:坐在你旁边的这一位(指田霏宇),对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不是。
艾未未:那谁是?
玛丽安娜•布劳沃:这是关乎制度上的义务。我是做这个展览的客席策展人。到了最后关头,很多我不希望发生的事请都发生了,这是应为……这不关乎……啊……啊……就是很多小的事情都出错了,例如相片、说明。很多故事和相片都还没打印出来所以都不在里面。艺术文件仓库 和“柏林世界”都落空了。我不知道谁是……有人……
艾未未: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份新闻稿是谁写的。到底是谁?
玛丽安娜•布劳沃:新闻稿是龙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写的。
艾未未: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写的?
玛丽安娜•布劳沃:对。
艾未未:那就是田霏宇。对吗?是田霏宇写的,对吧?你们两个中没有一个人写的,真令人惊异!这么一个展览,但是没有人知道新闻稿是谁写的。
玛丽安娜•布劳沃:新闻稿……发布新闻稿……希望你不介意我坐下来。
艾未未:请坐。
玛丽安娜•布劳沃:是因为我脊骨有问题。
艾未未:对,你的腰板真的有些问题。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也坐下来,跟我一起吃顿饭吧。
艾未未:不,我腰没问题,站着就行。
玛丽安娜•布劳沃:那也行。但是,我们可不可以……换个方式……谈一下这件事情?我知道你对戴汉志有多重要,也知道戴汉志对你有多重要。
艾未未:现在提这个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玛丽安娜•布劳沃:不是,一点都不晚,只是……
艾未未:说什么都太晚了。
玛丽安娜•布劳沃:不是。
艾未未:在你们发的展览新闻通稿中提及戴汉志“与人合作创立了艺术文件仓库”。你知道吗?艺术文件仓库你压根就不用提,你提它干嘛呢。
玛丽安娜•布劳沃:可是我们文中有提到的。
艾未未:你要我给你看那篇文章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有提到……
艾未未:我来给你看。。。
玛丽安娜•布劳沃:文中写的是艾未未和戴汉志一起合作创立了艺术文件仓库。
艾未未:我给你念中文版本,你的那个是英文版本。请你找一下我的名字,你能在上面找到我的名字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这是这个展览的新闻稿吗?
艾未未:这当然是新闻稿。你找出我的名字。找出我的名字在哪?这是发布给大家的那一份。他们发过来,然后跟我说:“未未,你有看过这个吗。”连展览开幕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看过以后说了一句。新闻稿怎么可能纪念我朋友的同时把事实歪曲了。我在展览碰见荷兰文化大使,他说:“未未,你也来了!你也认识戴汉志吗?”我回答:“是的,我认识他,他接受手术之前还把他的假牙交给了我”。他们全很惊讶,我也搞不明白了。
你没有找到我的名字,对吧?但你是希望在文中找到我的名字。我说的对吗?你是希望看到我的名字。你看这些艺术家、他们的名字都在里面。你看到了他们提到了戴汉志和CAAW,有点儿过了吧,啊?你觉得我对此太较真了?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是想……
艾未未:慢慢享受你的晚餐,再见。
玛丽安娜•布劳沃:听着,我知道……听着,艾未未……听着,艾先生,我想说……我能说一句吗?请容许我说一句吗?
艾未未:好的。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的小提琴。
艾未未:什么?
玛丽安娜•布劳沃:1994年戴汉志策划展出了你的小提琴和张恩利的画,1994年的那一幅。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在这个展览中把这两件作品放在一起。对于你撤出作品我深感遗憾。我真的很伤感,你在我们重建的戴汉志的屋子里提到“性安全”这件作品,我真的很喜欢那件作品,真的很棒……
艾未未:你欣赏我的作品,但不喜欢我的名字。对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听着,如果我们可以保留……
田霏宇:这不是她的错。这不是她的错。是龙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错。
艾未未:我没有说过是谁的错。这都是事实。我应该看事实,对吧?
玛丽安娜•布劳沃:还有那个钢琴……
艾未未:这即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玛丽安娜•布劳沃:不,不,不……
艾未未:那就是我的错?
玛丽安娜•布劳沃:不是任何人的错。
田霏宇:是中国的错……。。
艾未未:中国是由个体组成的,没有一个东西叫中国。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一点。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令我伤感的是……这真的让我很想哭……这是多珍贵的……
艾未未:我了解戴汉志的为人,他会为我做的一切高兴。我了解他你知道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知道。
艾未未:我不在乎这样做谁高兴谁不高兴。我将拍一部片子,采访所有的人。欢迎他们把真实的想法告诉我。他们可以说:“你大爷的艾未未,凭什么我们要把你的名字放上去。”这无所谓,尊重事实。
玛丽安娜•布劳沃:好的。
艾未未:如果你有想法,我也可以采访你。你愿意被采访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已经跟你做过两个采访。我和田霏宇之前过来找过你。
艾未未:所以说你不愿意接受采访?
玛丽安娜•布劳沃:之前……我当然……
艾未未:你给我做过两个采访,我想你应该会把我的名字放上去。
玛丽安娜•布劳沃:其实你很清楚为什么你的名字不在上面。
艾未未:为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明白的。
艾未未:为什么?
玛丽安娜•布劳沃:是因为这个政府……
艾未未:那又为啥?
玛丽安娜•布劳沃:唯有这样,你的作品才可以在展览中展出。
艾未未:就是说,如果我想展出我的作品,就不能有我的名字出现。。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的作品边上我们能看到你的名字。
艾未未:这不合逻辑。
玛丽安娜•布劳沃:在展览中到处都能看到你的名字。
艾未未:我的名字只在我心中,不在任何别的地方,你明白吗?没关系,我会为此纠缠不休的。
玛丽安娜•布劳沃:那是你的……
艾未未: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必须为维护展示的完整性而尽力。既然我牵涉其中,我则希望这个展示合乎情理。如果我不在其中,我不会搭理!
玛丽安娜•布劳沃:我们有邀请过你……
艾未未:我跟你说,我是意外的撞着了这个展览。如此意外!
玛丽安娜•布劳沃:你知道吗,这真的是,这不是事实,你也知道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
艾未未:我也无话可说了。
玛丽安娜•布劳沃:对于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伤感,因为我认为那些作品都很好,他们属于这个展览。我只能说这么多。
艾未未:你们继续吧。这都是小事情,不算什么,有太多事情发生,如此而已不算什么。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自由明信片,释放王炳章
105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自由明信片,释放王炳章
105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夏俊峰辨护律师滕彪律师在纽伦堡发的个人声明!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未来魔盒”模式
基本已经把各种需要的功能找到了,还请软件大牛们看看有没有更方便的方法……
大致的结构是这样的:
第一步:制作一个自解压的文件,用长密码加密;
第二部:将该文件与某网址绑定到一起,使得文件运行时能够自动打开网址;
第三部:网页有两项内容,最初是一个提示“解压时间未到”的页面,到达约定的日期后,自动刷新,显示出解压密码;

基本上不需要开发新型的软件,就可以做一个“未来魔盒”。如果把更新网页放在墙外,就可以加密传播一些包含敏感文件内容。但网页因为只有解压密码和一些说明信息,所以不会被墙。
现在的问题是:一个靠谱的软件把自解压文件与url结合到一起生成exe魔盒,还有就是有哪些境外不敏感的网站,要提供定期刷新功能的那种。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