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三際信息站
28 followers -
這個網路信息平台是由一群來自未來的台灣人耕耘。
這個網路信息平台是由一群來自未來的台灣人耕耘。

28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月付4萬8警察不找茬】

「看板人一天800元,找10個人,一天就要8000,而且是拿現的…分局每個月4萬8,這筆錢一定要給,不然警察會天天來開單找麻煩,4萬8是台北市的公定價,內湖、大安、萬華都是這個價碼…工地裡的小姐要請喝咖啡,一個星期三次,而且是星巴克,別家的還不可以,星巴克的咖啡最近又漲價了…同時要能接到三個工地,生意才挺得住….。」。

看板人的兒子在元大證券當營業員,「阿扁當總統的時候,股票有一萬多點,他每個月可以收入10萬元,現在每個月只有5萬左右,有時5萬都還不到,要怎麼養家?」

路邊熟識的看板人說他快要離開這裡了,「再待三個星期,約已經到期了…不過也不一定….有次跟淡水的建築工地簽約10個月,結果整整站了三年,因為房子賣的不好。」

他喜歡這邊的工作,因為「老闆都是給現金,一個星期結算一次,出手很乾脆…別的地方就沒有這麼好康,開支票,而且不是當場給,是要你四天後來拿,支票上的日期還壓三個月,一點點錢,前前後後可以拖四個月…。」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603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川普百日膨風】
每次看到台灣和美國總統川普被媒體放在同一個句子裡,當下就會心跳加速並進入戒備狀態;原因無他,就是擔心台灣政府和人民會再次被川普這個怪叔叔給唬哢了。從川普剛當選時的「美國沒必要被一個中國政策束縛」的驚人之語,到2月初的「會信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以及4月底「下次必先知會中國才會接台灣總統電話」的說詞,對許多人而言都是令人難以接受的180度大轉彎。然而,任何人只要是真正了解川普的歷史行徑和個性特質,都不應該對他和中國習大大之間如膠似漆的近況感到驚訝才對。

當然,從選前到入主白宮後,川普和普丁政權間「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加上FBI 對川普團隊的調查仍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美國媒體集中焦點於川普到底是不是俄羅斯的傀儡,種種議題持續發燒。更不用說競選期間川普對中國一直擺出強硬姿態,不斷強調要修正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失衡,並將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結果在川普企業和女兒伊凡卡突然在中國取得一連串獨家商標權後,所有的「姿態」全部翻盤。也難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曼,會在3月底寫了一篇報導,叫做「川普是中國的代理人」。

然而,川普果真是中國和俄羅斯的傀儡嗎?還是他利用了普丁和習近平,前者協助他當選而後者給了川普多年來的中國夢?

如美國絕大多數(甚至全球)的媒體所說的,川普的百日政績確實乏善可陳。若根據川普在投票前兩週所發表、且由他親筆簽名的「與美國選民簽訂的合同」,他承諾會在百日內完成的政見,幾乎全部槓龜。但川普在4月21日接受《美聯社》白宮記者佩斯(Julie Pace)的專訪中,被問到他是否應該對合同中的承諾負責時,他卻很經典地表示,這種百日政績與他無關。用他的話說︰「那是某人,對呀,那是之前某人提出的百日計劃的概念(”Somebody, yeah, somebody put out the concept of a hundred-day plan.” )。」(編按:川普的下一句舉重若輕地說:儘管如此,我大部分大致上都達標了。“But yeah. Well, I’m mostly there on most items.”)

絕對不為自己的言行或承諾負責任似乎是川普的處世之道,但追根究底他其實就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生意人;一切都是(自身的)利益至上,沒有中心思想可言。他甚至在競選期間多次表示:「我一輩子貪婪、貪婪、貪婪。只要有錢可拿,絕不手軟,我真的很貪婪(My whole life I’ve been greedy, greedy, greedy. I’ve grabbed all the money I could get, I’m so greedy.)」,也難怪幾十年來川普在美國一直被「譽為」是一個無恥的商人(shameless hustler);然而,還是有許多選民深信他將會「代表人民為美國而貪婪」的競選政見。

川普是否有心或能夠為美國的中產階級追求財富,還有待驗証,但百日內他在美國和全球所掀起前所未有的風風雨雨,證明他最自豪的「交易的藝術」並無法為他作出任何重大的立法改革:瑞恩(Paul Ryan)所領軍的共和黨眾議院,毫無疑問在健保改革上是失敗的,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帶頭的共和黨參議院也是失敗的;尤其是麥康奈爾在戈薩奇(Neil Gorsuch)的任命聽證上打破傳統,擅自更改遊戲規則,讓最高法院任命以簡單粗暴的多數決進行,造成美國憲政史上的一大汙點。

**假公濟私拔頭籌**

然而若從個人觀點切入,川普的百日不僅沒有失敗,甚至是空前(也可能是絕後)的勝利。川普和他的家族企業不僅沒有利益迴避,更以總統權位的影響力繼續累積財富,正如他和女兒由中國取得多項的商標權都是在他當選後發生。連他密集的週末渡假打高爾夫球,不只是美國納稅人得按慣例買單,川普還可以做到邊打小白球邊賺錢。總統渡假,有維安特情人員陪同,這和以往一樣;不同的是,陣容浩大的特情人員是在川普的私人產業 Mar-a-Lago 上執勤,租用高爾夫球車所花費的 $35,185美元,川普因此進帳三萬多。順便一提, Mar-a-Lago 度假村的會員証,就在川普當選後的今年一月起,漲了一倍,一卡要價 $20萬美金。

同樣根據CBS的報導,為了不肯入住白宮的第一夫人,維安特勤到四月之前已經支付了$64,000美元的「電梯服務費」。基本上這也是慣例費用,是為了電梯暫時離線以進行安檢,可能帶來用戶的不便,而支付給企業大樓的。但不同的是,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的住所是紐約市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廈(Trump Tower),也就是說,總統還能從自己的安檢程序中獲利,這實在是太強了。除此以外,當川普的兒子、女兒、和女婿在世界各地做生意時,他們維安不僅也照例由美國人民買單,只要他們在各地的川普產業或旅館停留,老爸的口袋還可以多一筆進帳,肥水不落外人田?

當然,上週才出爐的川普《稅改計劃大綱》,雖然據說是「為公司節稅有助於增加就業機會,並讓中產階級減稅」,若真能在國會闖關成功,川普及其家人的高所得,以及他從564家企業獲得的資本收入,都將賺到。加上新計劃要消除的「替代性最低限額稅」(alternative minimum tax),甚至讓他的繼承人最終還可以享受免稅的巨額資產,川普個人的「勝利」恐怕讓他夢裡也會笑。

川普自稱的「貪婪」當然不止於「利」,他對「名」和鎂光燈的強烈渴望,同樣造成他無事不白賊的習慣;一些大多數正常人會稱之為謊言的聲明,川普卻經常大言不慚稱之為「誇張的事實(truthful hyperbole)」。難怪據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就在這百日內,川普已作出488個虛假或誤導性的聲明,也就是每天平均有近5則的無稽之談。以美聯社近日對他的專訪為例,川普對自己的政績吹噓不僅超過「誇張事實」的層級,他三不五時表示自己在百日內做得比任何其他總統還多,即使被記者當場抓包,直言那根本不是事實,甚至提醒他兩分鐘前才說了完全相反的話,但川普依舊面不改色地胡掰下去,實在是非凡人能及。

雖然川普出身房地產界,但造就他家喻戶曉的聲譽,畢竟還要歸功於《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電視真人秀。所以他日前對路透社記者真情吐露,自己非常想念以往的生活,也驚訝於美國總統任務竟「如此繁重」。除了財富,川普的摯愛應該就是電視收視率,也難怪另一次在美聯社的專訪尾聲時,川普為了吹噓自己的「成就」,竟然大言不慚地指出,CBS《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新聞節目的收視率,是因為他的人氣而提高的,不僅有520萬人收看,創下從911恐攻世貿中心以來的最高收視率;川普這樣說︰「從世貿中心倒下以來,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利多。( “Since the World Trade Center came down. It's a tremendous advantage.” )」

一個美國總統會把16年前911恐攻拿來說嘴、吹噓自己的收視率,也許絕大多數的人會覺得不可思議。這還不算什麽,真正讓人瞠目結舌的,應該是16年前川普先生的一段電台Call in錄音;「華爾街40號(川普的建物)其實是曼哈頓市區的第二高建築,實際上,在世貿中心之前它是最高的建物,然後他們蓋了世貿中心之後,它被稱為是第二高。現在嘛,它又是最高的大廈了。」關於這段談話,有兩個事實是大家必須要知道的︰第一,這又是川普式的「誇張的事實」,因為離華爾街40號不遠處的松樹街70號,就比川普大樓高了26英尺;第二,川普先生吹噓自己擁有曼哈頓市區第一高樓的時間點,就在2001年9月11日,距離世貿中心發生恐攻、近3000人喪生的慘劇,才不過幾個小時。

* <川普百日膨風> by 鄭麗伶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81 #國際視野, #趨勢觀察
原文刊登於:
http://www.beanstalk893.com.tw/forum_detail.php?info_id=635
川普百日膨風
川普百日膨風
3kirikou.org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愛情只分懂不懂,常常與年齡無關。年紀大了不一定就懂, 23歲的張愛玲年紀不算小了,卻給38歲的胡蘭成哄得團團轉,還寫下「現世安穩,歲月靜好」八個字,她不懂胡蘭成的「我對女人,與其說是愛,毋寧說是知」。他憐香惜玉,他知道女人喜歡讚美,他疼女人。他真心真意又獻殷勤,見一個愛一個,每一個他都疼愛備至,渾然天成。

與其說胡蘭成懂愛倩,毋寧說胡蘭成懂女人喜歡什麼。

讀胡蘭成《今生今世》,他引述張愛玲在送給他的照片背面寫道:「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說張愛玲喜歡在房門外悄悄窺看他在房裡,她寫道:「他一人坐在沙發上,房裡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寧靜,外面風雨淋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民國女子》這一章寫張愛玲,且讀這兩段,管窺胡蘭成的高明:

「民間看戲,愛看與公公鬥法的桃花女。也喜歡樊梨花,樊梨花殺夫弑父,但大唐世界還是要她這樣美貌有本領的人。還有哪吒,哪吒是個小小孩童,翻江攪海闖了大禍,他父親怕連累,挾生身之恩要責罰他,哪吒一怒,刳肉還母,剔骨還父,後來是觀世音菩薩用荷葉與藕做成他的肢體,張愛玲便亦是這樣的蓮花身。」

「張愛玲是使人初看她諸般不順眼,她決不迎合你,你要迎合她更休想。你用一切定型的美惡去看她總看她不透,像佛經裡說的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她的人即是這樣的神光離合。偶有文化人來到她這裡勉強坐得一回,只覺對她不可逼視,不可久留。好的東西原來不是叫人都安,卻是要叫人稍稍不安。」

天啊!有這樣子的男人能讓張愛玲迷成這款模樣,一般女子能防嗎?

只道是:「今生今世已枉然,山河歲月空惆悵」!且聽一回林夕填詞的歌曲《獨家村》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
https://youtu.be/gUphj5YeW2Q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男人也可以被強暴】
根據FBI,在2012年之前只有女性「被男性強暴」,自2012年起,重新界定男性也會「被女性強暴」,我們不知道的遠比知道的多。2013年,CNN報導19歲的詹姆士(James Landrith)被有孕婦女強暴,詹姆士是海軍陸戰隊的,他說別以為你身體很壯就不可能被女人強暴。另一個個案是芝加哥少婦Cierra Ross (25歲)刻意讓一個男人 (33歲)搭便車,並強暴他。

以前以為男人被性侵一定是肛交,讀了有關男性被性侵的報導,最讓我震撼的是這句話:「假定男性舉陽就是有性欲,如同假定女性陰道濕潤就是有性欲一樣。」 “We might assume that if a man has an erection he must want sex. But imagine if the same were said about women.”

這句話,說出了我們對男性根深蒂固的偏見,以及我們對身體自然反應的無知,不論是陰莖勃起,或是陰道濕潤,都不代表我們想要發生性行為,很可能只是睡飽了精神很好,或是視覺觸覺或念頭的刺激所帶來的生理反應,就像流口水或膝跳反射,但我們是人,我們不只是我們的生理現象,更是我們的情感、意志、靈魂,所以,不能說我在風景區看到了賣香腸魷魚或鹽酥雞的、流了口水,就代表我想吃香腸魷魚鹽酥雞,就算我真的想吃好了,我也可以考量健康不吃啊!但為什麼我們會把性行為本身看成一個動了念就一定要做,而且開始做了就一定要做到底的強制行為呢?說好要一起游泳,但到了泳池畔,我說不游了不行嗎?誤以為男性生命受威脅或喝醉就不會被刺激勃起,就很難理解男性也是可以被強暴的。

根據美國疾病防疫局與美國司法統計局,少年監獄的女性工作人員,對青少年男孩猥褻的比例(高達89 %)更令人吃驚。

如果我們把狼師都鎖定是男性,受害人都鎖定為女性,那是偏頗的,因為小男孩也有可能會受到性的玩弄,而侵害者有可能是男性,也有可能是女性。大部分這種性侵都是熟識的人,而且是持續的,並非一次性。當身體被玩具化,會讓自己也重複進入那個被玩具化、或是玩具化他人的情境中。

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格雷生母在他4歲時毒癮自殺,由養母小兒科醫生Dr. Grace Trevelyan領養,養母友人依蓮娜瞞著她與15歲的格雷發生長期性關係,並養成性虐狂。格雷小時候脾氣火爆,他的第一個性關係「救了」他,他對依蓮娜是感謝的,也發展成事業伙伴。

愛與性需要充分討論,愛的導向是什麼?性的導向是什麼?逃避思考就不會理解,走不出框框就會阻礙理解,問題還得回到我們要怎麼教兒童和青少年身體的自主權?怎麼教兒童和青少年理解什麼是愛與性的界限?如果孩子隨時隨地都在父母的保護監控之下,他一定長不大,更可怕的是他會失去做人最可貴的天真!

* <男人也可以被強暴>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602 #兩性關係, #非關風月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蔡有全的話】

自治就是一國兩制,但在中國統治者眼中,自治就是分權,統治就得壓制,就得褫奪每個人主動參政的公權。

戒嚴失魂,解嚴變遊魂,解嚴近30年,蔡有全最喜歡說也還在說的一句話「活路只有一條,台獨」,說的就是中華台北的魂不附體!台灣人找不到自己的國家認同。

爭取獨立,台灣人少了什麼?少了建國的熱情,少了美國人追求獨立自由的熱情。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戒嚴失魂,解嚴變遊魂】
讀黃惠君的《激越與死滅》,這些年,讀了很多關於二二八的研究,但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那麼清晰地看見,那個世代的台灣人,張開雙手迎接「祖國」的熱切,不必然是因為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或孺慕,而是被殖民50年被貶抑為「次等人」、甚至「非人」之後,急切地想要成為一個語言文化政治認同不再被迫分裂、對立,可以活得內外如一的人。所以,與其說台灣人嚮往回歸「祖國」,不如說,台灣人在這個「想像的祖國」之上,投射了成為自由之人的渴望,投射了擁有平等政治權利的願景。

(圖:1947年元旦,《中華民國憲法》頒布,台灣社會欣喜於民主根本大法之完成,當時在台北地方法院任法官的吳鴻騏,受邀至電台以「人民的權利義務」為題,講解憲法。此為吳鴻麒法官親筆撰寫的演講草稿。)

只不過,在所謂的「光復」後,這個願景快速破滅,「接收」變成「劫收」,台灣人迎來的是同樣的歧視,同樣不平等的待遇,以及更暴力落後的貪汙腐敗。台灣人被以「不會說國語」為理由而無法擔任任何政府或國營企業的中高階主管,所有重要職缺都被外省人填補,但這些空降的統治階級只想趁機搜刮、中飽私囊,本來應該保家衛民的國軍,變成社會治安的威脅,本來應該執行公權力的檢調警,更行如拉結派打家劫舍的盜匪,搶劫、武力要脅,開槍傷民,無惡不作,令台灣人瞠目結舌。

不過,當時的台灣社會在法治觀念已經有一定水準,我在書中讀到當時人民所採取的行動,若放在今日的時空,都還符合民主法治國家公民的標準。

比如說發生《員林事件》時,社會各界立刻出來表態──以律師公會為首,再加上人權團體「人民自由保障委員會」,政治壓力團體「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及扮演第四權的媒體「省記者公會」,律師、媒體、反對黨以及人權團體,都站出來了,齊聲捍衛司法尊嚴。

又比如說,在用人省籍偏差的無限傾斜中,台灣人仍奮力想要有所突破,於是,在1946年五月開議的台灣省參議會,積極問政,爭取登用台灣人才的機會,同時,也揭露外省權貴近親繁殖、牽親引戚的惡風,讓人事任用的醜聞,不時登上媒體版面,台灣人民可以透過報紙,積極關注省參議員的問政內容。

不難感覺台灣人民彼時對政治的參與度,以及對建設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園的熱切之深,更甚於今日,而那是1946年的台灣呢!這中間的數十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何以台灣人內心的人權,法治,民主,尊嚴,倒退了五十年!

讀到這本書的中後段,就很清楚了,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後,從中國調來的軍人,不僅施行無差別濫殺報復,陳儀更是藉機消滅所有台灣社會的領導階層,包括那些曾加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地方仕紳,省參議員,縣市長候選人…,陳儀向蔣介石呈報的第一份被秘密裁決的「犯人」名單,主要來自三個背景:媒體領袖、反對黨成員、和法律界領袖,台灣社會從此失去了監督政府的獨立媒體,制衡行政濫權的獨立司法,人民更失去了參與政治、追求平等自由尊嚴的熱情。

張七郎父子三人,一夕之間被秘密處決,張七郎遺孀詹金枝說:「擾亂世界和平的禍首東條英機,尚在國際法庭,一而三而四而五,迄今猶未終審,以道德國自詡者是如此,但為何這個說自己擁有五千年文化,且位列四強的國家是如此…」二戰「戰敗國」的首相東條英機都還沒有死,為何在「戰勝國」統轄下行醫辦學愛鄉愛民的張七郎,卻已未經審判、死於「國軍」的槍下。因為,在中國軍人的眼中,台灣人是被奴化的戰敗國人民,尚未「歸化」「戰勝國」,需要長期管束馴化。

之後的清鄉,透過「戶長連保切結」讓台灣人民互相監控,形同古代連坐法,受害者的家屬,變成壓迫者的眼線和共犯,此舉讓人民把統治者的暴行內化為自身的罪咎:因為我怕死,我想要自保,我沒有站出來,所以,我也有罪…。於是,我們成了一個對有權有勢者特別寬容、對無權無勢者格外嚴苛的社會,存活下來的台灣人,都是飽受屈辱的人,如同沒有靈魂的活死人,也把自身的怯懦和罪咎投射在眼中所見的彼此,過著沒有勇氣沒有榮耀的卑屈生活,數十年。這個斷裂,這個傷害,比我想像的還要影響深遠。

那時候,雖然有些人看到局勢惡化,而轉向台灣地位未定、尋求民族自決的想法,但是大部分領導階層的菁英還是一再跟政府強調,我們不是要台獨,我們只是要爭取自治,爭取平等的對待。自治就是一國兩制,但在中國統治者眼中,自治就是分權,統治就得壓制,就得褫奪每個人主動參政的公權。戒嚴失魂,解嚴變遊魂,解嚴近30年,蔡有全最喜歡說也還在說的一句話「活路只有一條,台獨」,說的就是中華台北的魂不附體!台灣人找不到自己的國家認同。

1988年1月,解嚴不到半年,就發生白色恐佈政治案件——蔡有全依「預備意圖竊據國土罪」判有期徒刑11年,許曹德依「共同陰謀竊據國土罪」判有期徒刑10年。

爭取獨立,台灣人少了什麼?少了建國的熱情,少了美國人追求獨立自由的熱情。真的面對過去,要用新的認同來重新活過。真的要面對這段歷史,就要以一個現代法治國家公民的角度,重新去體驗一次,我們會看見台灣人需要建立什麼樣的國度!

* <戒嚴失魂,解嚴變遊魂>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601
#國民精神, #好國好民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Add a comment...

【拿出教書的熱忱】

高三的小昱已經通過大學申請第二關,確定有大學讀了。 感覺他整個人變得比較有活力、比較活潑!

今天他說,他覺得他很適合當外科醫生,可惜學測成績很不理想。

原來今天他們生物課解剖青蛙,他說他很會用解剖刀,下手恰到好處,沒有割破或戳破青蛙的筋膜或內臟器官! 他很得意的說,他的成果比班上那些讀三類組的同學好很多!

順著他的話,我說,今年學測結果,台大醫科錄取分數竟然是74級分,不似往年,就算考滿級分75分還不見得上得了台大醫科。

他說,他覺得要當一個醫生,社會科跟國文科不須要滿分,尤其是社會科! 這種錄取方式,可能會有遺珠之憾,他就是那個被漏掉的!

他說,另外一個結果,就是會錄取一些完全不適合當醫生的人!

沒有升學壓力了,這孩子愈來愈有自己的想法了!

稍早時我問他,你覺得國中跟高中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他想了一下說,感覺國中的老師都差不多、不會很差(他讀的是科學園區的實驗中學),但上了高中後,老師的素質相差很多,他曾碰到過三個很差很差的老師!

第一個是高一時的英文老師(也是他的導師)。 只因為老師要他們填的問卷調查裡要填上國三的導師姓名、小昱問導師為什麼、老師就對他印象很不好,處處找他碴、甚至故意把他的英文成績打很低!

第二個是高二教化學的老師,年紀很大,上課不但口齒不清、講起課來雜亂無章,對學生也很沒耐性!

第三個是現在的物理老師。 小昱因為高二時物理很差,高三很拼命,不但作業都準時交、連段考都有考及格。 但高三上學期他的物理被當掉,他很生氣! 所以現在他上物理課都趴在桌上睡覺。 老師還怪他態度不好…

我問他,如果這三個你覺得很差勁的老師突然變得很謙虛、來請問你、他們需要如何改進自己,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他想了一下說,我會對第二個老師說,拿出你教書的熱忱來! 老師一定要有教書的熱忱! 對另外二個老師,我會說,請你們設身處地站在學生的立場、替學生想想! 不要只會站在老師威嚴的立場看學生!

小女兒高中時也曾對她的英文老師(也是她的導師)非常失望。 有一次她很沉痛的跟我說,媽媽,我真的不懂~如果一個人那麼不喜歡教書,那他為什麼要來當老師? 他為什麼不去做別的工作?

小女兒高三時,原本透過「繁星計畫」,被政大一個語言系所錄取。 但那不是她的第一志願,所以她放棄了! 她的導師知道後,當著全班的面說,能進入政大就已經很不錯了,為什麼要「痟想」進台大? 日文系有什麼好唸的? 現在沒有人要念日文系了!…

雖然老師沒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老師在說她。 下課後,小女兒衝到廁所去大哭一場!等到她回到教室後,全班同學都圍上來安慰她、替她抱不平!

老師對學生這樣子的霸凌,但學生申訴無門!
Add a comment...

【仝途出身的疼惜】

傍晚坐公車,擁擠一如往日,一位工人模樣男子,略顯滄桑,站在車門處,問著「車錢要投那裡?」
司機反問「來台中多久了?」
「最近幾天….」,男子指著對面的建築工地,那裡應是他上工的地方。
「你去超商買張悠遊卡,100塊的就好,以後搭公車,你就把悠遊卡在這裡刷一下…」,司機一邊開車,一邊騰出手來,比劃刷卡機的位置讓男子清楚,「…上車要刷一下,下車也要刷一下…台中搭公車是免費的,10公里以內…這樣,車錢就可以省下來,出外,所費傷重,加加減減(儉錢)啦!」
男子微微地臉紅,說著「吃煙、保力達P、吃飯、涼的……一天所費差不多5、6百塊。」
司機問著「有吃檳榔嗎?」
男子搖搖頭。
「有吃檳榔,所費加重….出外做事,要吃好一點」,司機叮嚀著。
男子點點頭,訥澀地回「這條錢,省不下來,沒吃沒氣力。」
「毋通省,有體力,才有法度賺錢…現在時機歹,檣頭少,能賺也沒幾年,做這一途的,體力最重要。」
「你以前也是做一途的?」男子似乎感應到同行。
「是啊!我以前是抹壁的,後來去學開車….」,說著說著,司機又繞回原來的話題,「記得去買悠遊卡,100塊的就好,車錢就可以省下來….。」
道路在施工,車身有點搖晃,男子不知何時下車,站在一旁的我,泫然欲泣。
Add a comment...

【黨國教育真的很成功】

甲同事在Key in客戶的資料,轉身說「好討厭喔!外勞每次都用西元,怎麼換算?」

乙同事說「西元減1911,就是民國了。」

甲同事繼續說「真麻煩,還要記這個….。」

遠遠的丙同事接話了,「對啊!每次key in到外勞的出生年月,就覺得很煩….。」

只知「民國」,不知國際,「中華」黨國教育真的很成功。

丙同事40歲,甲乙同事20歲。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誰來監督第一把手】

中共推出火爆反腐劇《人民的名義》,劇中的正面人物以檢察官為主,據說,這是「最高檢」版的反腐維穩主旋律的序曲。接下去還會有「公安部」版的反腐劇《國家行動》,「中紀委」版的反腐劇《脊樑》。反腐劇尺度再怎麼大,都會遇到過不去的坎:誰來監督領導?

在中國現行體制下,各級黨委實行一元化領導,「東南西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根據中共黨章,黨委實行民主集中制,書記和委員都擁有「一票」,但在實際運作中,書記與委員卻成了老闆和夥記的關係。黨委書記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儼然一方諸候,不受任何挑戰。

《人民的名義》劇集中,趙立春並非「黨委書記獨大」的唯一個案。省會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雖然較清廉,卻剛愎自用,市委成了其一言堂。京州市副市長丁義珍兼任某區區委書記,竟擅自把一家工廠的地皮轉售給一家官商勾結的財團,最終因迫遷導致流血事件。

即使是作為主要正面人物的新任省委書記沙瑞金,在主持常委會議時也一言九鼎,一眾常委只能處處附和。沙書記喜歡打藍球,下面的人就把原來的網球場改建為籃球場。當眾官員知道退休副檢察長陳岩石是沙書記的養父,便紛紛向陳家送盆景、雀鳥,曲線逢迎。在這種氛圍下,誰能保證沙瑞金不會蛻變為另一個趙立春?

如何監察黨委書記?劇集作者開出的處方是加強紀委功能,進行同級監察。例如,把曾經和李達康拍檔而又剛直不阿的易學習調任京州市紀委書記。在省一級,紀委書記田富國也經常在沙瑞金左右,處處提醒他慎行。但這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易學習甫上任就和李達康吵架,而田富國更像沙瑞金的「第一等隨從」,很難想像能對沙起監督作用。

北京近年對紀委系統的職能作了調整,進行垂直管理,各級紀委在紀檢業務上直接受向上級紀委負責,當局並對各省市自治區的紀委書記人選作了大幅調整,切斷紀委與當地官場的盤根錯節關係。此舉一定程度增強了紀委部門的作用,但紀委能否監察第一把手,仍是一個很大的問號。就像國民黨軍中分作戰系統與政戰系統,前者指揮後者,後者監督前者,有可能嗎?王昇能監督蔣經國才怪!為什麼漢人的政治智慧只限縮於垂直管理?

雖然反腐劇《人民的名義》有過不去的坎,但尺度絕不是國民黨拍得出來的層級。
Photo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