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三際信息站
22 followers -
這個網路信息平台是由一群來自未來的台灣人耕耘。
這個網路信息平台是由一群來自未來的台灣人耕耘。

22 followers
About
三際信息站'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逍遙法外的台灣暴警】
(圖:將上了手銬的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拖進公園暗角拳打腳踢的七名警察,2月14日日全部被判「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

報載,涉嫌於2014年10月15日凌晨將一位「雨傘(佔中)運動」民眾拖進公園陰暗角落拳打腳踢的七名港警,今年14日遭香港法院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送辦。這無異是對國家暴力的當頭棒喝!

是的,一個民主國家、一個文明社會,怎能容許國家暴力的存在?除非默認警察只是穿上制服的流氓,否則,警察假借公權力行使脫序的暴力行為,其罪行實在比坊間流氓同樣的暴力行為更讓人髮指!

在香港,涉嫌惡意施暴的警察,在事隔兩年四個月後,終於吃上官司。在台灣呢?太陽花如火如荼展開的2014年3月24日,行政院廣場前有血流滿面的老師、有倒地抽搐的醫師,透過鏡頭,揮舞著盾牌、警棍,朝手無寸鐵的學生、民眾頭、臉、背猛砸、狠敲的鎮暴警察,一個個照得一清二楚,快2年11個月了,這些暴警的姓名、單位、職稱,警方當局一個也查不出嗎?有頭、有臉、有警察過濾名單以供比對,還查不出張三、李四,憑啥能耐抓歹徒?警政首長太打混了吧?有任何檢調單位出面偵辦嗎?鎮暴警察不想被簡稱為暴警,不想跟暴警直接畫上等號,為什麼不把害群之馬揪出來?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吾人忍不住要問:台灣是個民主國家、是個文明社會嗎?

* 閱讀全文<逍遙法外的台灣暴警> by 張國財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61 #公民意識, #濫權瀆職
原文刊登於: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78690

Post has attachment
【台灣最丟臉的觀光景點】
專欄作家詹寧斯(Ralph Jennings) 在《富比士》雜誌撰文《看看台灣最可笑的觀光景點Meet the funniest tourist attraction in Taiwan》,訕笑桃園縣政府維護的所謂「慈湖紀念雕塑公園」,在這裡,兩百多個蔣介石的光頭銅像,或站立或半身,放置在道路兩旁和草地上,讓蔣光頭面對自己的兩百多個分身喃喃自語,或看他對自己招手微笑,這樣的觀光有什麼價值?只有北韓式的獨裁國家才會出現這般景象,如今竟然變成台灣知名的觀光景點,豈不讓人覺得丟臉丟到國外了!

台灣號稱已經轉型為民主國家,但是像中正紀念堂和慈湖這樣的地方,還保存著過去威權時代獨裁者的銅像、遺體、文物等,讓人紀念景仰,就知道轉型正義還沒有真正啟動,威權的影響力還深植人心,而且過去威權時期的舊公務系統和行政官僚還在藉口「信賴保護原則」鋪天蓋地掌控著行政事務。民進黨號稱全面執政,實際上仍是財金幫、司法幫、黃復興幫、教育幫、交通幫的影武者充斥,面對這樣的情境,不會覺得難過不堪嗎?

把蔣光頭的「偉人」銅像群聚在慈湖,是想要讓對獨裁者還有迷思的人來這裡景仰,但這樣的點子其實再蠢不過了。這樣做不但沒有一點點的美感,而且適得其反。因為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反而襯托出從1980年代台灣走向民主後,蔣光頭的尊榮不再,也由於他在白色恐怖和戒嚴時期的重大惡行,各地校園都有反對聲浪,因此這些雕像就陸續從各地校園被清理出來,丟到這個號稱與南京中山陵媲美的「龍穴」,這還不足夠引人發噱嗎?

在慈湖這個偏僻的山區,以前是老蔣休閒和準備中共打過來避難躲藏的地方,說好聽是1961年蔣中正秘密計畫反攻中國大陸的戰時指揮部,據說有一條長達20公尺用鋼板混凝土製成的防空洞,足以承受原子彈的轟炸。現在是他的墓地,蝙蝠也住其間。

觀光客除了這些沒有價值的雕像之外,也只能觀賞憲兵交接的儀式,這樣的旅遊有什麼意思。

根據桃園觀光局的統計,參觀人數從2011年的372萬人次減少到2016年的228萬人次。以前中國遊客因為好奇,成團到慈湖觀賞,但這樣的好奇心也隨日漸消逝。現在根據學者如淡江大學教授黃介正的說法,這裡已經不是正式的景點,反而是大多數旅遊都把它結合其他景點來吸引遊客。

至於除了中國人以外的外國人,看到這樣的觀光旅遊景點,除了會在內心訕笑之外,大概也會對台灣的民主形象産生一種負面的感受吧!

* <台灣最丟臉的觀光景點>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550 #普世價值, #轉型正義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Post has attachment
【辛妮歐康諾的歌】
拉比Amichai Lau-Lavie那天提到他年輕時,辛妮歐康諾(Sinead O'Connor)的專輯「大地之母」,是讓他覺醒的一個重要聲音,整張專輯,彷彿一個革命文本,充滿政治意識,一首接著一首,探討愛爾蘭歷史,探討父權社會的厭女情結,探討基督教天主教在愛爾蘭社會造成的壓迫…,他發現,類似的問題,在猶太教、在以色列社會中也存在,於是,他開始有了比較具象的「世界一家」的感受,他開始思考這個世界需要什麼,而不再只是猶太人、或他自己需要什麼。辛妮歐康諾的歌,帶來了很多先知般的信息,關於慈悲心、打破框框的宗教思考、女神…,更使他意識到,既然歷史無可避免地充滿了謊言,我們就應該深入去挖掘,去分辨真相跟謊言,透過對過去的重新詮釋,來形塑我們嚮往的未來。

其實,辛妮歐康諾的這張專輯,也陪伴我度過了青春歲月,只是,青少年的我在聽這些歌的時候,根本不懂內容在說什麼,只是覺得她聲音好好聽,編曲很讚,光頭好酷,我完全無知於她歌詞裡富含的政治意涵,當然也就更沒有意識到,我當時熬夜苦讀死記硬背的教科書,滿滿的都是謊言,都是中國御用史家建構的神話。

例如這首歌《饑荒(Famine)》,辛妮歐康諾重新詮釋了這段悲慘的大饑荒歷史,一方面在召喚著民族的記憶與精神,同時也向世人宣佈愛爾蘭人的覺醒。

160年前,愛爾蘭經歷了一次政治暴力和非人道的「大饑荒」(Great Irish Famine,1845—1852),長期以來,人們以為引發大饑荒的原因是當時愛爾蘭人的主要糧食作物馬鈴薯受到病菌影響而大幅減產。其實,當時愛爾蘭大多數農民都是英國土地貴族的佃農,英國宗主國施加對殖民地的掠奪政策,才是大饑荒得以肆虐並導致100多萬人喪命、100多萬人大遷徙的根本原因。

仔細讀了《饑荒》的歌詞以後,覺得英國與愛爾蘭的關係竟與中台兩國相似,歌詞中有些段落,好像也可以用來形容台灣,網路上沒有找到中文翻譯,隨手翻一下。
https://youtu.be/JyLnbjtBLX4

好的,我想談一談愛爾蘭
尤其,我想談談「飢荒」
以及,沒有「飢荒」的這件事
「飢荒」不曾發生
妳知道,愛爾蘭人只被允許吃馬鈴薯
其他的食物
肉,魚,蔬菜
都在武裝警力下被運出這個國家
運往英格蘭,當愛爾蘭人餓著肚子
然後,於此同時
他們給我們錢,要我們別教我們的孩子愛爾蘭語
所以,我們失去了我們的歷史
我想,至今,這件事仍然在傷害著我

妳知道,我們就像一個被暴力對待的孩子
因為驚恐,而必須把一切從腦袋中驅除
仍然感覺到所有痛苦的感受
但與記憶失去聯繫

這造成了大規模的自我摧毀
酗酒 藥物 上癮
所有絕望地逃跑的嘗試
並在最糟糕的情況中
變成實際上的謀殺

如果要有任何的療癒
就需要記得
然後哀悼
然後才有可能原諒
必須知道和理解

一條美國軍方的規定
說你不能殺死一個國家超過百分之十的人口
因為那會造成永久性的「心理損傷」
那不是永久性的,但是他們不知道

不論如何,在所謂的「飢荒」期間
我們失去了超過百分之十的人口
有的死在國土,有的死在往外移民的船上
但最後終於擊垮我們的不是飢餓
而是它被用來控制我們教育的方式
學校教著「黑色的47」(注:指飢荒最嚴重的1847年)
不斷教著「那可怕的『飢荒』」
但是他們不說的是真相
根本沒有『飢荒』

所以讓我們來檢視一下,好嗎?
在歐洲經濟共同體中虐童率最高的
我們說這是一個基督教國家
但我們與歷史失聯
知道嗎我們曾經敬拜的神是一個母親
我們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看看我們酒吧裡的老男人
看看我們藥物成癮的年輕人
我們曾經敬拜的神是一個母親
現在,看看我們對彼此做了什麼
我們讓自己變成了兇手
本來是全宇宙最像孩子般信任的民族
這就是我們出錯的地方
我們的歷史書,我們的為父為母者,向我們撒謊

我看到的愛爾蘭人
是一個如孩童般的民族
被打了巴掌

如果要有任何的療癒
就需要記得
然後哀悼
然後才有可能原諒
必須知道和理解

* <辛妮歐康諾的歌>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548 #國民精神, #好國好民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Post has attachment
【財金幫的中國勢力】
《自由時報》2016-12-05披露,公股銀行在中國的存放比高達290%,令人瞠目結舌。什麼是存放比?就是銀行放貸的借款跟收到的存款之間的比率。像國內銀行的存放比平均是77%,亦即銀行收到的存款有100元,而放貸出去的錢有77元。然而公股銀行在中國的存放比卻超過300%,放貸出去的金額竟然遠高於收到的存款量。這表示這些銀行在中國多放出去的錢,其實是依靠台灣本行的資金,等於搬台灣資金,助長敵國企業。

8家公股銀行,在中國的存放比幾乎每家都超過兩倍以上,可見這是配合政府的政策所為。過去馬政府親中賣台,讓公股銀行西進中國,又在當地亂放款,才會有這樣的惡果。這些銀行在放貸前,經常未對放款對象詳查,放款後又未定期追蹤,甚至還無擔保品,導致屢屢踩雷,遭人倒帳,去年6月在中國的呆帳和虧損甚至還創新高。

這些公股銀行的董事長,過去配合馬政府的錯誤政策亂放貸,照理說政黨輪替後應該將其全部換掉。然而英全政府上任後,八大公股行庫董事長不只有一半未遭撤換,如彰銀董事長張明道、一銀董事長蔡慶年、合庫董事長廖燦昌、台企銀董事長朱潤逢,依舊是前朝任命的董事長,而其他四家銀行的董事長,其中兩位董事長還是前朝官員,如前國庫署長凌忠嫄、前財政部政次吳當傑。等於8間公股行庫,有六間董事長都是前朝人馬,所以即便政黨已經輪替,依舊不時屢傳公股銀行在中國曝險嚴重或是獲利虧損的新聞,絲毫未見改善。甚至連財政部官員,除了政務次長蘇建榮以外,其他也都是前朝官員升任,等於整個財政部幾乎沒有政黨輪替,仍在執行前朝遺留下來的政策。

如財經圈最近都在關注的彰銀改選,財政部不只表示將延續前朝政策,繼續跟台新爭奪經營權,甚至媒體還揭露財政部已私下聯絡券商和通路商,要求明年改選徵求委託書時能支持公股。儘管林全表示已要求財政部維持行政中立,改由公股銀行徵求委託書,然而公股銀行的背後仍受財政部指使,對券商而言只是檯面上徵求委託書的人換人而已,財政部還是可以用過去的方式,私下用各種手段逼迫券商支持公股。尤其華南銀行董事長吳當傑,正是過去主導搶奪彰銀經營權的官員之一,先前媒體報導私下聯絡券商的人也是他,等於明年彰銀董事改選的結果,將與前朝相同。

財政是國家重要命脈,足以影響國家未來的發展。然而新政府上任後,卻未改弦易轍,讓金融幫這些國民黨的殘餘勢力依舊盤踞政府部門,掌控國家機器,執行前朝政策。過去馬政府時期的財政部長張盛和,由於倒行逆施,搞得怨聲載道,因此超越馬英九,成為十大惡人之首。前轍不遠,後車可鑑,難道新政府還要重蹈馬政府的覆轍嗎?

* <財金幫的中國勢力> by 翁振瑋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59 #國家主權, #財政金融
原文刊登於: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025cd3a-b4a4-45c4-907b-5488260389f6

【我真的是變了一個人】

春節期間,走一趟花蓮,感觸良深,記得第一天,從西岸合歡山越過中央山脈到花蓮,正逢合歡山下雪,這一段路面結冰,道路管制,只有加裝鐵鍊的輪胎才能通行,路邊當然有業者趁機做生意,車輛輪胎加裝鐵鍊要價$2500,我本想回頭北上,通過雪山隧道,前往花蓮,太太覺得旅行時間太長,下車與業者講價,結果$2200成交。

當車輛慢速越過高山雪景,才驚覺,眼前美景值回票價,原來美麗也需要價錢。過了路面結冰地段,下車解開了鐵鍊,見到對面來車也為了裝鐵鍊發愁,我想用半價賣掉鐵鍊,買者與我們都受惠。但推銷鐵鍊業者看到我們的舉動卻不高興,太太見狀掉頭就走,對我說,我們不要擋人財路。我告訴我老婆,做生意本來就是公平競爭,業者不高興,這是他的事。

太太說:賣給人家,還要幫人家裝,我們又不是很會裝,萬一裝不好,讓人家安全出了問題,這也不好(雖然裝置對我來說很簡單,但在冰天雪地之下,還是選擇省力吧)

後來,太太將鐵鍊賣回給業者,討價還價之下,$900回賣給業者,我們花了$1300,欣賞一場高山雪景,也算便宜了。

太太說:人家鐵鍊業者一年才賺一次,賺的都是辛苦錢,我們花一點錢欣賞雪景,也是值得票價。

嗯!太太的心,越來越寬廣了。

這幾天玩的開心,天天與大自然相處,但內心想的都是連基本物質生活都極度欠缺的台灣底層人民的苦,有一天,白天騎單車,晚上去泡溫泉,熱水澆在冷冷的皮膚上,全身爆發說不出的舒服感,我雖然沒吸過毒,但我很肯定,當下的舒服,絕對勝過吸毒的快樂,但不知如何,舒服的當下,竟然生出一股罪惡感,我解讀了這份感受:那麼多眾生還在受苦,我卻獨樂樂,未竟全力的幫助眾生離苦得樂,想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內心當下感到慚愧,唉!就連讓自己享受一下,都會生出這樣的心念,我真的是變了一個人。

想到我們軍人退休時,平均才45歲,平均可以領到每月約5萬元的退休收入;教師平均在54歲退休,每月平均領到6萬8千多元。一般勞工卻平均要到61歲才能退休,每月平均的退休金也不過1萬6千多元。新的世代相對上越繳越多,卻領得比較少;老的世代繳得少,卻領得多。這種厚此薄彼的退休制度只會加深世代的衝突。

Post has attachment
【正視來自內部的「出賣台灣」】
也許有人會說,真正不可思議是有這麼多美國人可以無視川普的粗魯、野蠻、和偏執,還是將這位素行不良的川普送進了白宮。這下子這個不能控制情緒的小孩連核武的啟動密碼都有了!

然而,世人也不該忘記,希拉蕊確實是在全民投票數目上贏了川普將近三百萬票,而這也是為何川普至今還是一個「輸不起」的贏家。選舉結果出爐後,川普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強調如果不是對手民主黨「耍詐讓幾百萬人非法投票」,他不會只贏得選舉人票,也能大贏全民投票的部份。事實上,就像他多年來對「尺碼」的偏執,川普在進駐白宮5天後表示,他打算以總統的行政命令來啟動調查「選民詐欺」的問題,而且會「看情況」根據結果,來「加強投票的程序」。

好一個「看情況」再說。正如川普在去年12月11日接受媒體專訪時,針對他和台灣蔡英文總統的電話交談的提問,他認為美國沒有理由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 沒有理由,「除非」,美國從中國得到某種回報。這就是川普政府的中心思想,一切都是商業,一切都是交易,而且最終底線還是川普的「尺碼」和「自我中心」。

「台灣會不會被川普出賣?」這個游錫堃前院長近日對川普的資深顧問,也是傳統基金會創辦人佛納(Edwin Feulner)所提出的問題,或許是道出許多台灣人民的憂慮,但如此昭告世人的公開作法,坦白說是有失台灣的國格。我們也許不是大國,但台灣有的是辛苦得來的民主制度和人權文化;我們或許在國際上處境辛苦,但台灣的經濟體一直在全球市場上舉足輕重。也許,台灣人民和游前院長該問的是,民進黨政府可不可以別再讓「中華民國」出賣台灣了?可不可以先「依法行政」處置那些到中共前出賣台灣的高官退將?

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 )曾經說過:「即使是隻狗,也知道被踢和被絆倒之間的區別。(Even a dog distinguishes between being stumbled over and being kicked.)」除非,我們的社會和法治對於這些來自內部的「出賣台灣」,能夠正視和依法處理,「台灣會不會被誰出賣」永遠會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問題。

* 閱讀全文<正視來自內部的「出賣台灣」> by 鄭麗伶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58 #公民意識, #信息倫理
原文刊登於:
http://www.beanstalk893.com.tw/forum_detail.php?info_id=575

Post has attachment
【新台幣不新也不台】
美國「自由之家」評比台灣去年得91分,為「最自由」的國家;而中國則只有十五分,是「最不自由」的國家。這個比數讓人又驚又喜,但也不免令人心酸難過。

確實,台灣的整體自由度已到可以任意「出賣」國家的地步,能不愧是「最不正常」之中的「最自由」?因為在台灣,明明台灣供養你吃住,你偏要把台灣往中國嘴裡送才干休。這是台灣最自由的痛。

而中國的「最不自由」,根據「自由之家」的年度報告,是來自於中國共產黨推動「黨的至高無上」與一致的意識形態,破壞法治改革,削弱公民自由與政治權利所致。其實,台灣長期以來何嘗不也是在中國國民黨的黨國體制壓迫之下苟延殘喘。

有立委提議改掉向國父宣誓就職的沉痾,取消孫中山、蔣中正人頭像,重新設計新台幣;另有大學研議移除校內的蔣中正銅像,以一併移除黨校遺毒。除此之外,難道黨旗通國旗,黨歌通國歌,黨憲通國憲,黨軍通國軍等等中國國民黨以「『黨的至高無上』與一致的意識形態,破壞法治改革,削弱公民自由與政治權利」的最不自由體制,就不須一一改革解除?

台灣「最自由」的前提,若不是不公不義的黨國體制憲法可以不列入評比,要不然就是大家都得了瞎眼症候群。美國「自由之家」失察,但我們可不能自欺欺人。

* <新台幣不新也不台> by 林文彬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57 #國家主權, #自由平等, #憲政民主
原文刊登於: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75448

Post has attachment
【像余醫師那樣】
在YouTube看到余尚儒這位年輕醫師受天主教聖母醫院邀請,帶著全家搬到台東,投身「無醫村」的台東泰源做在宅醫療的服務的報導。 (獨立特派員 第478集 相遇無醫村
https://youtu.be/SvL3ZxRJE-4

余醫師和他妻子很謙虛的說,他們精神並沒那麼崇高,真的只是很單純的喜歡這裡。余醫師說,原住民比較單純,對醫師很尊重。余太太沒有認為偏鄉教育資源缺乏,反而認為孩子能與大自然為伍,能吃到新鮮的食物,能與原住民孩子活活潑潑的玩在一起,其實生活是很豐富的。

之前參加一些賴的群組,發現大家若是要看燈紅酒綠、大排場,就喜歡連到中國的資訊。但是如果是真正有人性、有尊嚴的連結,好像還是要像余醫師那樣,到日本、歐美去取經。

(圖:余尚儒跟賴曉虹合照於賴曉虹醫師診所門口)

余尚儒醫師,跟賴曉虹醫師,很熟,常聽賴曉虹談起他,賴曉虹會想要跟社區結合在宅醫療,受余醫師的影響很大,有一次余醫師特地去育睿診所參觀並拍照傳上臉書說:這是北臺灣最美麗的在宅醫療診所!!

而余醫師又是怎麼被點燃熱情呢?

余尚儒受訪問時說到日本一位農村醫學之父若月俊一,在1945年接受東大醫學部師長建議,到長野的佐久病院「出張(台語叫做出差)」診療,因發現當地很多人沒錢看病,一旦來看病都來不及了,於是就到家裡看病,也是現在在宅醫療的雛形,他們發現當地很多文盲無法衛教,於是成立劇團部,用演戲的方式來宣導。

若月俊一觸到沒錢看病的苦,有病求醫不得的苦,於是開在宅醫療的先例,這股熱情點燃跟他同樣有這樣信念的人,余尚儒就是其中之一!

余醫師說他對在宅醫療有興趣,是藉由看到病人的家,比較能找到病因。這一股熱情也點燃了賴曉虹,她受到余尚儒的影響,在育睿診所裡,也開始跟社區做連結,開始照顧病人,她再怎麼累,想到余尚儒的辛苦,為理想落實而奔走一切都值得!!

現在才三十幾歲的余尚儒,全家在去年秋天搬到台東縣泰源的無醫村,跟醫院一起合作推動居家醫療跟社區照顧合作。他看見一個完全沒有醫療支援的一個村落,有病不看醫,導致病情惡化的嚴重,決定為臺灣這一塊土地實踐他在日本所學的在宅照顧!

他說:我在任何地方工作,都在尋找我跟當地的關係在哪裡。他分享著有一回去阿里山做巡迴醫療的時候,病人進來的態度及說話方式,甚至醫療團隊要離開時,竟然還有病人在路邊鞠躬,讓他差點感動落淚,他說他很喜歡看原住民!他現在泰源村,學習著原住民的語言,跟當地連結,融入他們的生活!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起點,一個亮了,另一個也亮了,當每個人的心都點燃了,臺灣就會被看見!

* <像余醫師那樣>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547 #人籟萬千, #醫病關係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Post has attachment
【誤闖烏來「伊殿園」】
這一切都讓人一頭霧水,如果我們「非法闖入」,為什麼一開始他們沒有告知呢?如果他們沒有營業,那櫃台的那位年輕人坐在那裡幹嘛呢?而且另一個男生還問: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感覺,他們並不是沒有營業,而是在接待特定的客戶群(後來在臉書打卡地標上看到有人回應「老闆說現在暫停營業 因為在水源保護區裡面被政府盯上 只接待親友團」,所謂的「親友」,應該就是黨國貴賓或陸客吧!),一開始,可能他們還不確定我們是否屬於他們的客戶群,所以,很客氣,後來確定不是了,就兇起來了。

這整件事感覺很怪,直覺應是私人侵占土地,「佔地為王」!加上有突兀的兵馬俑,會不會這所謂的保留地也變成「中資」了,台灣人只是「中資」的人頭?古圳步道,應該是公共的資源,怎麼會有步道入口用鑰匙鎖住的理由呢?車子往回開以後,果然發現,的確還有好幾張A4大小的警告,都寫著「原住民私人土地,請勿擅自闖入…」。但因為標誌不明顯,不注意看真的很容易忽略,我們也只顧著看手機導航,所以對實體存在的告示,視而不見。

一直到後午飯過後,我們沿著溪流另一側的步道往上,然後找到小徑,下切到溪流旁,再順著溪流而上,冒險涉水到另一邊,就這樣,誤打誤撞地找到了古圳步道,才知道,步道正式的入口,其實是在另一個地方,我們剛剛吃飯旁邊的馬家堡餐廳那裡。

走完步道,再跟當地人打聽,才知道,那個我們誤闖的地方,叫做「伊殿園溫泉美地」,是當地惡名昭彰、霸佔水源國有地擅自開發的大違建,地主是娶了原住民太太的漢人李村城,後台很硬,2015年8月初因為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才被媒體爆出來而歇業。

根據報導,「蘇迪勒颱風重創新北市烏來區,位於南勢溪支流、藏身烏來福山的「伊殿園溫泉美地」溫泉會館,占地17萬坪,每晚住宿價格萬元起跳,被民眾檢舉無照營業並開挖兩座魚塭養殖鱘龍魚。新北市政府五度去函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要求處理,但至今沒有下文。」「李村城曾是證券業名人,且與國民黨大老吳伯雄是小學同學,政、商通吃,主打的鱘龍魚大餐,就從私設魚塭現撈,要價不菲。」

福山部落居民表示,伊殿園是李村城的私人接待所,「辦趴時,政商名流都開普通車進出掩人耳目。」

另一則新聞,獨/烏來「伊殿園」老闆後台硬 吳伯雄、泰雅公主都…,寫道:「前總統蔣經國三兒子蔣孝勇與吳伯雄創立的俱樂部基金會,李村城也在裡面擔任董事,平時他也是水管局高官的牌搭子。財力雄厚,政商關係從小建立,難怪歸中央管的「特定水保區」,李村城可以佔用多年,從2005年開始,新北市就發文給水利署,雙方就這樣公文來回10年,魚塭還沒拆。」難怪林慶台牧師說,這裡一直都是無政府的狀態。上網搜尋,部落客去伊甸園入住的網誌中,還可以看到那裏過去奢華的樣子。原來,我們看到的那超大的籠子,之前就是露天的泡湯池啊。

這樣把前後所發生的串起來,就不難解釋今天早上的遭遇了,原來,我們真的是誤闖了「伊殿園」啊!

* 閱讀全文<誤闖烏來「伊殿園」>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erialNo=3546 #普世價值, #土地正義
三際信息站​ http://www.3kirikou.org

Post has attachment
【前蘇聯的悲慘歲月】
俄國農奴存在,是漫長歷史造成的,從基輔羅斯大公國時代,因為戰爭中失敗的戰士,被視為勝利者的戰利品,四處標價販賣的傳統,延續了幾百年,這些農奴有猶太人,斯拉夫人(SLAVE奴隸之意),這些人就是當時歐洲貴族莊園中,主要的生產力,一旦失去農奴,將造成生產力空缺,當亞歷山大向俄國貴族提出改革呼籲時說;「如果今天不改革,明天我們等到的,就是由下向上的革命」,但是,多數貴族仍然反對亞歷山大的主張,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的場面多麼對立,而且這還是一個君主政權的國家,帝王的權力,仍然受到貴族制約,更何況是民主社會台灣,既得利益者雜音四起,如同狼嚎,別有用心的潛台第五縱隊,趁機起鬨,無知和謠言所形成的改革阻力,可以想像,今天,年金改革經過半年來雙方拉鋸下,新政府民調會直直落,原因很簡單,因為改革者無法討好任何一方。

1861年3月3日,亞歷山大在貴族反對下,進行了半套改革,以帝王權力宣布了《農奴解放令》,給予農奴自由人的身分,但是,農田仍然在地主和貴族名下,農奴身分是自由的,但是,沒有能力擁有自己的田地,這一紙命令,形同具文,農奴命運並沒有翻身,於是,有一群良心的中產知識份子看不下去了,他們主動走到鄉下,拜訪農民,游說農民起來革命,但是,反應冷淡,一位猶太知識份子所羅門。里翁在日記中,記下他在農村的遭遇,當他向農民宣導;應該站起來革命的言論時,農民告訴他說;「我們生下來就是奴隸,死的時候也會是那樣子」。

有些保守農民,甚至把這些要協助他們的大學生送到警方,整個情勢改變了,知識份子認為;依賴被迫害的農民起來革命,是不可能任務,必須由專業的團體,帶領這一場社會革命,1881年,亞歷山大在聖彼得堡冬宮路上,遭遇暗殺,暗殺者是反對君主專政的「人民意志黨」,俄羅斯社會情況越來越糟,但是,給予沙皇君主政權致命一擊的,卻是1904年日俄戰爭,俄羅斯被日本打敗,戰後俄羅斯經濟崩潰,1917年,列寧的《2月革命》爆發,新的蘇維埃政權建立,這裡的「蘇維埃」,在俄文裡的意思就是會議,亞歷山大的半套改革,救不了俄國,最後把帝王霸業也丟掉了,現在,如果你到莫斯科旅遊,可以在金黃色屋頂的天主救世大教堂前面,看到亞歷山大的雕像,基座上寫著;「1861年,這個偉大人物解放農奴,但是1881年,死於恐怖暗殺」。

共產革命後,新國旗上面有農民的鐮刀標誌,但是農民日子並未改善,迎面而來的是兩場大戰,二戰後世界陷入冷戰,農民剛剛可以休養生息,但是,美俄的軍備競賽,最後仍然把蘇聯經濟拖垮,1991年8月,蘇聯政權崩潰,莫斯科陷入通膨,市場上無一物可買。

1991年11月初,剛結束莫斯科調查採訪後,我在初雪後的莫斯科車站,搭上開往聖彼得堡的列車,背包裏藏著昨晚在黑市用美金買來的食物和礦泉水,這一趟24小時的旅途,在午夜的鳴笛聲中開始。

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但是,冷冽靜默的車廂中,沒有人進食,連我也不好意思,把食物取出來食用,心頭有一個疑問;他們不餓嗎?我一直注意有一對從中途站上車的老夫妻,男人的手非常粗糙,看穿著可以想像是從事農工,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男人掀開車桌,從行旅中取出一顆水煮蛋,然後很用心把一塊毯子鋪在桌上,在昏黃的燈光下,點起了蠟燭,他用刀子把蛋分成兩半,再從口袋裡取出一個放置傳統底片的罐子,從裡面撒出鹽巴,平均在雞蛋上,一半給了太太,一半給自己,我清楚看到他佈滿皺紋的臉龐,男人吃了半顆蛋,最後才慎重的吹熄蠟燭,把桌巾收起來,多麼莊嚴的晚餐啊,我的眼眶已經充滿淚水。

我在飢餓寒冷中,來到聖彼得堡,背包中食物依舊完好。

文字已經無法形容;一個國家經濟崩盤的悲哀,受害者又豈止是農民而已,那些口口聲聲說著;[台灣年金將會破產,是假議題的人,是多麼無知啊]。

認知台灣是國際孤兒的地位,認知過去黨國一體時代的恩給制度,其實是一種對特定職業者變相的選舉綁票,這些錯誤制度,長期以來,已經吞食國家正當財務,形成巨大黑洞,一旦財政崩潰,下場不亞於前蘇聯,甚至比希臘更糟。

希臘還有島嶼可供拍賣,台灣還有可以出售的土地嗎?今天,最底層的多數勞工,正在扮演沉默的腳色,注視著新政府的施政改革能力,我們也期待在歲末寒冬,台灣人以智慧和慈悲共渡難關,因為改革旅程才剛開始。

* 閱讀全文<前蘇聯的悲慘歲月> by 洪博學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erialNo=1656 #國際視野, #趨勢觀察
原文刊登於:
http://www.peoplenews.tw/news/638d1e04-1a64-4c9a-bfb3-3a1eed0f0ca3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