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张拓木(Tom Zhang)
Works at An Internet Company
Attended Beijing University
Lives in California
8,269 followers|2,053,944 views
AboutPostsPhotosYouTubeReviews

Stream

4
江湖清's profile photo
 
通篇都是无助提升文章质量的废话。一,赚钱,谁都想赚,二,有TG这种SB送钱,不拿,天地不容。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Christopher Balding's new piece on China economy. (Balding is an associate professor at 北京大学商学院(深圳校区))

Excerpt:

- China has been a serial data methodology reviser over the past decade and all revisions have made significant upward revisions to GDP.

- Having been writing about Chinese economic data for years, I am not sure which surprises me more: the obvious and blatant manipulation of data or that people still give it any credence.

(hat tip to Hal Varian)
http://www.baldingsworld.com/2015/02/04/revisiting-chinese-consumption/
1
Add a comment...
 
When N. Korea hacks Sony,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scream. When China hacks millions of people's emails, ...
Only a few weeks after Google's Gmail service was blocked in China, a new report from online censorship monitoring organization GreatFire.org released this..
3
2
蔡灿's profile photoAsia Lau'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周濂: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

【转按: 此文整理自周濂12月4日张维迎《理念的力量》新书发布会上与张维迎, 任志强, 俞敏洪的对谈。未经本人确认。据周濂,整理版近期会发布】

作为一个哲学工作者,我非常喜欢《理念的力量》这本书,可以说是感同身受。为什么?因为每当有人语带嘲讽的说你们学哲学有什么用呢?我就经常会说,我们学哲学的虽然看似无用,其实是有大用,所谓无用之大用。那么张维迎老师给我提供另外一个说法,就是理念的力量。

说到理念的力量,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当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的消息传到巴黎的凡尔赛宫,路易十六惊慌无措的问,什么?造反了吗?当时的波尔多公爵回答他说,不,陛下,是革命。造反与革命一词之差,不仅是一个语词的革命,而且是一个观念和理念的革命。

还是这个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当他身陷囹圄的时候,据说在夜半人静之时,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两个人消灭了法国,一个是卢梭,一个是伏尔泰,都是哲学家,所以改变观念就是改变世界。

那么大家都知道,马克思死后,葬在伦敦北郊的海哥特公墓,在他的墓碑上有两句话,第一句话耳熟能详,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第二句话大家同样耳熟能详,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最后这句话我不是特别的认同,为什么?因为马克思本人正是通过解释世界来改变世界,如果不是因为他发明了剥削,剩余价值这些概念,那么全世界的无产者怎么可能会联合起来去推翻这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当然我们也知道,理念虽然有摧枯拉朽的力量,同时理念也有可能是存在恶的或者善的区分,正因为理念具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我们就不应该让某一种特定的理念去占据讲台、电台、电视、报纸或者网络,而是充分借助思想的自由市场,让每一种理念和观念在公平、公开和自由的环境下面进行竞争,就像张(维迎)教授所说的,如果我们能够真正执行宪法第35条,至少可以消除50%的语言腐败,就有希望消除80%的官员腐败。

游行、示威的自由。说到语言的腐败,我特别认同张老师在这本书第17章语言腐败及其危害中的观点,什么是语言腐败?用张老师的话说,指人们处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的目的,随意改变词汇的含义,甚至赋予他们与原来的意思完全不同的含义,忽悠民众、操纵人心,这就是语言的腐败。语言的腐败至少有三种严重的后果:

首先严重破坏了语言的交流功能,导致人类智力的退化。

其次,导致道德的腐败。张老师引用托马斯·潘恩的话,我非常认同:当一个人已经腐化到侮辱了他思想的纯洁,从而宣扬他自己所不相信的东西,他已经做好了犯任何其他罪行的准备。

第三是导致社会走向的高度不确定和不可预测性。

如何避免语言的污染?作为一个哲学工作者,我首先想到的是保持智者的审慎,避免误用或者滥用超级概念或者宏大概念。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1939年秋天,当时二战激战正酣,维特根斯坦和他的学生马尔康姆在伦敦的泰晤士河畔散步,两个人闲聊的时候说起一则八卦消息,当时有消息说,德国政府正在谴责英国政府煽动一起谋杀案,谋杀的对象是希特勒。维特根斯坦评论说,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我也不会惊讶。马尔康姆反驳他说,这种行为跟英国人的民族性格是不相符的。这种争论本来是无伤大雅的,但是维特根斯坦却非常生气,他们本来是好基友,但是从此之后,维特根斯坦跟马尔康姆割袍断交了。过了五年,当马尔康姆到太平洋的舰队上服役,这时候他收到维特根斯坦的来信,终于描述了自己为什么会生气。维特根斯坦是这么回应他们的讨论的,他说关于民族性格的议论,这种简单幼稚使我吃惊,我因而想到,研究哲学如果给你带来的只不过是使你能够似是而非的谈论一些深奥的逻辑之类的问题,如果不能改善你关于日常生活中重要问题的思考,如果她不能使你在使用危险的语句时比任何一个记者都更为谨慎,那么它有什么用呢?

我对维特根斯坦这句话印象极其深刻。我觉得这个时代因为知识的普及和资讯的发达,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毫无门槛地接触到各种各样抽象的、玄奥的哲学理论和莫测高深的超级概念,就是那些危险的语句,但是正像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如果人们非但没有产生谦卑的习惯,学会鞭辟入里,小心谨慎,反而因此赢得了知识上的骄矜,随心所欲的滥用这些危险的语句,那将不只是对哲学的践踏,而会戕害公共讨论的品格和日常生活的尝试感。

除了要警惕超级概念的滥用,还要警惕政治语言、军事语言的滥用,以及网络语言的滥用。我觉得我们的生活世界正在充斥着各种各样暴力语言,有的来自于政治语言的污染,打个比方,严打、斗垮、斗、打假、扫盲,扫黄打非办公室、拳头产品、主打等等;还有军事语言的滥用和污染,比如进军海外、抢滩、胜利完成、抗震救灾、遗体告别仪式、统战工作、发展是硬道理、一手抓经济一手抓政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有的来自于网络语言的污染,在座同学应该非常了解,比如屌丝、给力、白富美、高富帅、正能量、元芳你怎么看、你懂的、逆袭、基友,我们也经常用,坑爹、拼爹、尼玛、跪了、打酱油、碉堡、表叔、房妹、绿茶婊,也是醉了。暴力的语言、粗糙的语言必然会导致暴力的思维、粗糙的思维,奥威尔说,思维的浅陋让我们的语言变得粗俗而有失精准,而语言的随意凌乱,又使我们更容易产生浅薄的思想。在我看来,这种僵化、暴力、粗糙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是对思考的仇恨,是对思想者本身的恐惧。如果说清晰、准确、有逻辑的思维是走向观念革命的第一步,观念的革新首先就表现在语言和表达上。还是奥威尔的原话,抵制不良英语并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也不只是职业作家所应该关心的事情。那么同样在我看来,不良中文也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因为语言是存在的家,我们是通过语言来定型我们的思想,通过语言来塑造我们的情感。

那么最后我想花一点时间谈一下情感问题。我当然和张老师都非常笃信理念的力量,但是另一方面我不认为理念是万能的。大卫·休谟说过一句话,他说理性是激情的奴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发现有一些沮丧的事实,哪怕你费尽口舌,试图通过理性的论证去说服或者改变一个人,但你会发现,即便你把他说得哑口无言,你仍然无法真正的说服他或者改变他。有一个人叫乔纳森·海特,他在一本书《正义之心》中指出,我们大脑存在类似于照相机的曝光反应,会把你熟悉的词汇和事物自动标为好的、坏的、喜欢、厌恶的,这种曝光反应的速度非常非常迅捷,过程只有200毫秒左右,这是什么概念?一秒有1000毫秒。换言之,当你看到俞敏洪的时候,你立刻产生了好感,然后你才会通过理性去想我为什么喜欢他。在这个意义上说,理性是情感的一个慢动作,是情感的马后炮,是情感的奴隶。

海特说,我们的社会和政治判断尤其处于这种直觉,情感的曝光反应,对于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记得我7岁那年的一个夏天,突然工厂的喇嘛暂停了红色歌曲的播报,用沉重、悲痛的声音开始开始播发悼文。我当时坐在门口跟小伙伴在玩儿,我妈把我一把抓进屋里,跟我说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不准在公共场合大声说笑。为什么?因为我们慈祥的宋庆龄奶奶去世了。我当时不明就里,但是很快接受了我妈的解释。多年以后才认识到,严格说来,我妈给出的这个解释并不是一个道德上的理由,也是直觉上的锻造和情感的规训,慈祥的宋庆龄奶奶去世了,嬉笑玩闹当然是错误的行为,这是一种无需任何推理的直觉判断,就像我们看见鲜花会愉悦,听到癌症这个词我们会心急。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在各种各样情感曝光反应中接受了一套黑白分明,爱憎分明的情感交融,最后建立起了一一对应的情感反应,比如宋庆龄是慈祥的,毛泽东是伟大的,周恩来是敬爱的,旧社会是万恶的,国民党是腐败的,说到台湾,我们就想起收复,说到民主我们就肯定会接上乱象二字。至于美国,说到美国不仅是美帝国主义,而且加上邪恶的。语言和情感就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被加工,被消毒、驯化,哪怕多年以后,我们知道农民起义不一定是可歌可泣的,民主除了乱象也有美德和制式,旧社会不一定是万恶的,可能还有温情脉脉的一面,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情感反应仍旧挥之不去,如果有人想挑战我们根深蒂固的情感反应,就像从根本上否定我们自己,这是自我认同的一种东西。

所以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不仅说应该重视理念的力量,还应该关注情感的力量,关注情感的教育。而且情感教育可能是改变一个人的根本路径,《正义之心》这本书说存在六种道德基础的直觉,分别两两对应12个概念,第一组概念是关爱以及伤害,第二,自由以及压迫,第三,公平和欺骗,第四,忠诚和反对,第五,权威和颠覆,第六,神圣和堕落。海特认为,在美国当中,自由主义更在意的道德基础是前三组,反映在社会公共政策上面就是关心弱势群体,反对强权压迫,强调对穷人同情。对比可知,专制主义关心的道德基础应该是后三个基础,忠诚和反对,权威和颠覆,神圣和堕落。

我不知道多少人看过《意志的胜利》这个纪录片,这是1934年德国著名的女导演莱尼·里芬斯塔尔受纳粹邀请拍摄的片子,我看《意志的胜利》总会想起奥威尔另外一句话,他说正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之一,甚至比俯冲、轰炸机更令人感到恐怖。这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力的宣言,它的丑陋是其存在的一部分,我很丑,但是你不敢嘲笑我。奥威尔的这个观察我觉得非常入木三分,但是光有恐吓还不够,墨索里尼说过,所谓法西斯主义,首先是一种美。由此可见,权力要想赢得敬畏除了霸道、混不吝,还要懂一点美学原理。我猜想在观看冲锋队员,党卫军队员正步走的时候,一定会有人被整齐划一、无懈可击的力量感到震撼,同时也被所谓的庄严的、肃穆美感所征服。我认为,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是右是左,他对权力的态度是喜还是恶,他的生活是有序还是无序,除了事关理性、理念、观念,更大程度上是情感教育和审美趣味的问题。

英国的一个著名的哲学家怀特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在任何理解之前要先有表达,而在任何表达之前,先要有对重要性的感受。什么是重要性的感受?重要性到底在何处?这个看似非常深刻的哲学问题,我认为它其实有一个非常非常浅俗的答案,重要性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经验之中,当然,这里所说的日常生活经验,首先要求是健康的生活经验,真实的生活经验,是免于恐惧的生活经验。用奥威尔的话说,就是生活在真实中,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说话,真实的思考,真实的写作,做正派的人,成就正派的社会,就像我们的古人那样,堂堂正正,自尊、正派,慎言笃行。

不久前,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正直的生活是有代价的,而且很沉重,太沉重了。我当时非常同意他的说法。但另一方面我想说,其实不正直的生活同样是有代价的,同样很沉重,而且甚至更沉重。专制之恶,不仅在于政客贪赃枉法、肆意妄为,更在于人民“多恐惧忌避之心、伪诈卑贱之行。”有人曾经这样总结我们当下中国社会的道德景观:

第一,为了一点点利益害人而无底线。
第二,有权的没权的都不看长线,只看今天,仿佛没有明天。
第三,太多人只关心结果,而无论是非。
第四,很多人幻想甚至崇拜不劳而获。
第五,遇事要么冷漠逃避,要么阴阳怪气。
第六,民族主义比色相更好卖。

如果这是我们所生活世界的本来面目的话,那么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我经常向我的学生推荐一本书,那是著名的古典学家伊迪丝·汉密尔顿写的,书名叫《希腊精神》,里面有一段话我非常喜欢,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下。他说,文明是一个被用滥了词,它代表的是一种高远的东西,远非电灯、电话之类的东西所能包括。文明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我们无法准确衡量的,它是对心智的热衷,是对美的喜爱,是荣誉,是温文尔雅,是礼貌周到,是微妙的感情。如果那些我们无法准确衡量其影响的事物变成了头等重要的东西,那便是文明的最高境界,如果人没有因此而变得优柔寡断,人类的生活就达到了一个人们很少能够达到的、更没有人能够超越的高度。

我最近读到沈从文的儿子怀念他父亲的一个访谈,说到沈从文,提到水浒当中武松出差前细致安排武大郎的生活,沈从文说,水浒这些地方写得好,家常、有人情。他又聊到古典名著当中很多刚烈鲁莽的人物,但是只有几个能给普通读者带来深刻的影响。为什么?除了故事曲折动人,更成功的地方在于这些粗人被作者写得非常的妩媚,非常的动人。用简单的语言谈论复杂的文艺,用日常的语言描绘微妙的情感,对任何美丽的,纤细的事物充满这种敏感和敬意,这就是文明最高的阶段,这是我所向往的生活。

前不久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大姐暂时失去了联系,朋友圈里面一直在风传她的各种文章。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她说,谁爱得最多,谁就注定了是弱者。我想接着这句话往下说,我们不怕爱得更多,我们也不怕成为弱者,我们怕的是为了避免不成为弱者,而失去爱的能力。那篇文章的题目叫做《弱者的胜利》。谢谢大家。
 ·  Translate
4
2
Zhao George's profile photoshi hang'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周濂: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

【转按: 此文整理自周濂12月4日张维迎《理念的力量》新书发布会上与张维迎, 任志强, 俞敏洪的对谈。未经本人确认。据周濂,整理版近期会发布】

作为一个哲学工作者,我非常喜欢《理念的力量》这本书,可以说是感同身受。为什么?因为每当有人语带嘲讽的说你们学哲学有什么用呢?我就经常会说,我们学哲学的虽然看似无用,其实是有大用,所谓无用之大用。那么张维迎老师给我提供另外一个说法,就是理念的力量。

说到理念的力量,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当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的消息传到巴黎的凡尔赛宫,路易十六惊慌无措的问,什么?造反了吗?当时的波尔多公爵回答他说,不,陛下,是革命。造反与革命一词之差,不仅是一个语词的革命,而且是一个观念和理念的革命。

还是这个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当他身陷囹圄的时候,据说在夜半人静之时,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两个人消灭了法国,一个是卢梭,一个是伏尔泰,都是哲学家,所以改变观念就是改变世界。

那么大家都知道,马克思死后,葬在伦敦北郊的海哥特公墓,在他的墓碑上有两句话,第一句话耳熟能详,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第二句话大家同样耳熟能详,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最后这句话我不是特别的认同,为什么?因为马克思本人正是通过解释世界来改变世界,如果不是因为他发明了剥削,剩余价值这些概念,那么全世界的无产者怎么可能会联合起来去推翻这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当然我们也知道,理念虽然有摧枯拉朽的力量,同时理念也有可能是存在恶的或者善的区分,正因为理念具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我们就不应该让某一种特定的理念去占据讲台、电台、电视、报纸或者网络,而是充分借助思想的自由市场,让每一种理念和观念在公平、公开和自由的环境下面进行竞争,就像张(维迎)教授所说的,如果我们能够真正执行宪法第35条,至少可以消除50%的语言腐败,就有希望消除80%的官员腐败。

游行、示威的自由。说到语言的腐败,我特别认同张老师在这本书第17章语言腐败及其危害中的观点,什么是语言腐败?用张老师的话说,指人们处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的目的,随意改变词汇的含义,甚至赋予他们与原来的意思完全不同的含义,忽悠民众、操纵人心,这就是语言的腐败。语言的腐败至少有三种严重的后果:

首先严重破坏了语言的交流功能,导致人类智力的退化。

其次,导致道德的腐败。张老师引用托马斯·潘恩的话,我非常认同:当一个人已经腐化到侮辱了他思想的纯洁,从而宣扬他自己所不相信的东西,他已经做好了犯任何其他罪行的准备。

第三是导致社会走向的高度不确定和不可预测性。

如何避免语言的污染?作为一个哲学工作者,我首先想到的是保持智者的审慎,避免误用或者滥用超级概念或者宏大概念。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1939年秋天,当时二战激战正酣,维特根斯坦和他的学生马尔康姆在伦敦的泰晤士河畔散步,两个人闲聊的时候说起一则八卦消息,当时有消息说,德国政府正在谴责英国政府煽动一起谋杀案,谋杀的对象是希特勒。维特根斯坦评论说,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我也不会惊讶。马尔康姆反驳他说,这种行为跟英国人的民族性格是不相符的。这种争论本来是无伤大雅的,但是维特根斯坦却非常生气,他们本来是好基友,但是从此之后,维特根斯坦跟马尔康姆割袍断交了。过了五年,当马尔康姆到太平洋的舰队上服役,这时候他收到维特根斯坦的来信,终于描述了自己为什么会生气。维特根斯坦是这么回应他们的讨论的,他说关于民族性格的议论,这种简单幼稚使我吃惊,我因而想到,研究哲学如果给你带来的只不过是使你能够似是而非的谈论一些深奥的逻辑之类的问题,如果不能改善你关于日常生活中重要问题的思考,如果她不能使你在使用危险的语句时比任何一个记者都更为谨慎,那么它有什么用呢?

我对维特根斯坦这句话印象极其深刻。我觉得这个时代因为知识的普及和资讯的发达,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毫无门槛地接触到各种各样抽象的、玄奥的哲学理论和莫测高深的超级概念,就是那些危险的语句,但是正像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如果人们非但没有产生谦卑的习惯,学会鞭辟入里,小心谨慎,反而因此赢得了知识上的骄矜,随心所欲的滥用这些危险的语句,那将不只是对哲学的践踏,而会戕害公共讨论的品格和日常生活的尝试感。

除了要警惕超级概念的滥用,还要警惕政治语言、军事语言的滥用,以及网络语言的滥用。我觉得我们的生活世界正在充斥着各种各样暴力语言,有的来自于政治语言的污染,打个比方,严打、斗垮、斗、打假、扫盲,扫黄打非办公室、拳头产品、主打等等;还有军事语言的滥用和污染,比如进军海外、抢滩、胜利完成、抗震救灾、遗体告别仪式、统战工作、发展是硬道理、一手抓经济一手抓政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有的来自于网络语言的污染,在座同学应该非常了解,比如屌丝、给力、白富美、高富帅、正能量、元芳你怎么看、你懂的、逆袭、基友,我们也经常用,坑爹、拼爹、尼玛、跪了、打酱油、碉堡、表叔、房妹、绿茶婊,也是醉了。暴力的语言、粗糙的语言必然会导致暴力的思维、粗糙的思维,奥威尔说,思维的浅陋让我们的语言变得粗俗而有失精准,而语言的随意凌乱,又使我们更容易产生浅薄的思想。在我看来,这种僵化、暴力、粗糙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是对思考的仇恨,是对思想者本身的恐惧。如果说清晰、准确、有逻辑的思维是走向观念革命的第一步,观念的革新首先就表现在语言和表达上。还是奥威尔的原话,抵制不良英语并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也不只是职业作家所应该关心的事情。那么同样在我看来,不良中文也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因为语言是存在的家,我们是通过语言来定型我们的思想,通过语言来塑造我们的情感。

那么最后我想花一点时间谈一下情感问题。我当然和张老师都非常笃信理念的力量,但是另一方面我不认为理念是万能的。大卫·休谟说过一句话,他说理性是激情的奴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发现有一些沮丧的事实,哪怕你费尽口舌,试图通过理性的论证去说服或者改变一个人,但你会发现,即便你把他说得哑口无言,你仍然无法真正的说服他或者改变他。有一个人叫乔纳森·海特,他在一本书《正义之心》中指出,我们大脑存在类似于照相机的曝光反应,会把你熟悉的词汇和事物自动标为好的、坏的、喜欢、厌恶的,这种曝光反应的速度非常非常迅捷,过程只有200毫秒左右,这是什么概念?一秒有1000毫秒。换言之,当你看到俞敏洪的时候,你立刻产生了好感,然后你才会通过理性去想我为什么喜欢他。在这个意义上说,理性是情感的一个慢动作,是情感的马后炮,是情感的奴隶。

海特说,我们的社会和政治判断尤其处于这种直觉,情感的曝光反应,对于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记得我7岁那年的一个夏天,突然工厂的喇嘛暂停了红色歌曲的播报,用沉重、悲痛的声音开始开始播发悼文。我当时坐在门口跟小伙伴在玩儿,我妈把我一把抓进屋里,跟我说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不准在公共场合大声说笑。为什么?因为我们慈祥的宋庆龄奶奶去世了。我当时不明就里,但是很快接受了我妈的解释。多年以后才认识到,严格说来,我妈给出的这个解释并不是一个道德上的理由,也是直觉上的锻造和情感的规训,慈祥的宋庆龄奶奶去世了,嬉笑玩闹当然是错误的行为,这是一种无需任何推理的直觉判断,就像我们看见鲜花会愉悦,听到癌症这个词我们会心急。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在各种各样情感曝光反应中接受了一套黑白分明,爱憎分明的情感交融,最后建立起了一一对应的情感反应,比如宋庆龄是慈祥的,毛泽东是伟大的,周恩来是敬爱的,旧社会是万恶的,国民党是腐败的,说到台湾,我们就想起收复,说到民主我们就肯定会接上乱象二字。至于美国,说到美国不仅是美帝国主义,而且加上邪恶的。语言和情感就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被加工,被消毒、驯化,哪怕多年以后,我们知道农民起义不一定是可歌可泣的,民主除了乱象也有美德和制式,旧社会不一定是万恶的,可能还有温情脉脉的一面,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情感反应仍旧挥之不去,如果有人想挑战我们根深蒂固的情感反应,就像从根本上否定我们自己,这是自我认同的一种东西。

所以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不仅说应该重视理念的力量,还应该关注情感的力量,关注情感的教育。而且情感教育可能是改变一个人的根本路径,《正义之心》这本书说存在六种道德基础的直觉,分别两两对应12个概念,第一组概念是关爱以及伤害,第二,自由以及压迫,第三,公平和欺骗,第四,忠诚和反对,第五,权威和颠覆,第六,神圣和堕落。海特认为,在美国当中,自由主义更在意的道德基础是前三组,反映在社会公共政策上面就是关心弱势群体,反对强权压迫,强调对穷人同情。对比可知,专制主义关心的道德基础应该是后三个基础,忠诚和反对,权威和颠覆,神圣和堕落。

我不知道多少人看过《意志的胜利》这个纪录片,这是1934年德国著名的女导演莱尼·里芬斯塔尔受纳粹邀请拍摄的片子,我看《意志的胜利》总会想起奥威尔另外一句话,他说正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之一,甚至比俯冲、轰炸机更令人感到恐怖。这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力的宣言,它的丑陋是其存在的一部分,我很丑,但是你不敢嘲笑我。奥威尔的这个观察我觉得非常入木三分,但是光有恐吓还不够,墨索里尼说过,所谓法西斯主义,首先是一种美。由此可见,权力要想赢得敬畏除了霸道、混不吝,还要懂一点美学原理。我猜想在观看冲锋队员,党卫军队员正步走的时候,一定会有人被整齐划一、无懈可击的力量感到震撼,同时也被所谓的庄严的、肃穆美感所征服。我认为,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是右是左,他对权力的态度是喜还是恶,他的生活是有序还是无序,除了事关理性、理念、观念,更大程度上是情感教育和审美趣味的问题。

英国的一个著名的哲学家怀特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在任何理解之前要先有表达,而在任何表达之前,先要有对重要性的感受。什么是重要性的感受?重要性到底在何处?这个看似非常深刻的哲学问题,我认为它其实有一个非常非常浅俗的答案,重要性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经验之中,当然,这里所说的日常生活经验,首先要求是健康的生活经验,真实的生活经验,是免于恐惧的生活经验。用奥威尔的话说,就是生活在真实中,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说话,真实的思考,真实的写作,做正派的人,成就正派的社会,就像我们的古人那样,堂堂正正,自尊、正派,慎言笃行。

不久前,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正直的生活是有代价的,而且很沉重,太沉重了。我当时非常同意他的说法。但另一方面我想说,其实不正直的生活同样是有代价的,同样很沉重,而且甚至更沉重。专制之恶,不仅在于政客贪赃枉法、肆意妄为,更在于人民“多恐惧忌避之心、伪诈卑贱之行。”有人曾经这样总结我们当下中国社会的道德景观:

第一,为了一点点利益害人而无底线。
第二,有权的没权的都不看长线,只看今天,仿佛没有明天。
第三,太多人只关心结果,而无论是非。
第四,很多人幻想甚至崇拜不劳而获。
第五,遇事要么冷漠逃避,要么阴阳怪气。
第六,民族主义比色相更好卖。

如果这是我们所生活世界的本来面目的话,那么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我经常向我的学生推荐一本书,那是著名的古典学家伊迪丝·汉密尔顿写的,书名叫《希腊精神》,里面有一段话我非常喜欢,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下。他说,文明是一个被用滥了词,它代表的是一种高远的东西,远非电灯、电话之类的东西所能包括。文明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我们无法准确衡量的,它是对心智的热衷,是对美的喜爱,是荣誉,是温文尔雅,是礼貌周到,是微妙的感情。如果那些我们无法准确衡量其影响的事物变成了头等重要的东西,那便是文明的最高境界,如果人没有因此而变得优柔寡断,人类的生活就达到了一个人们很少能够达到的、更没有人能够超越的高度。

我最近读到沈从文的儿子怀念他父亲的一个访谈,说到沈从文,提到水浒当中武松出差前细致安排武大郎的生活,沈从文说,水浒这些地方写得好,家常、有人情。他又聊到古典名著当中很多刚烈鲁莽的人物,但是只有几个能给普通读者带来深刻的影响。为什么?除了故事曲折动人,更成功的地方在于这些粗人被作者写得非常的妩媚,非常的动人。用简单的语言谈论复杂的文艺,用日常的语言描绘微妙的情感,对任何美丽的,纤细的事物充满这种敏感和敬意,这就是文明最高的阶段,这是我所向往的生活。

前不久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大姐暂时失去了联系,朋友圈里面一直在风传她的各种文章。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她说,谁爱得最多,谁就注定了是弱者。我想接着这句话往下说,我们不怕爱得更多,我们也不怕成为弱者,我们怕的是为了避免不成为弱者,而失去爱的能力。那篇文章的题目叫做《弱者的胜利》。谢谢大家。
 ·  Translate
11
12
武松打虎's profile photoLogan Cheng's profile photoKai Hu's profile photoshi hang's profile photo
 
我发布了一篇关于张维迎《理念的力量》的内容摘录。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转】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就像从未存在过


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


       没有人再关注什么谷歌不谷歌。对他们来说,百度也蛮好用的,反正他们几乎没用过谷歌。没有谷歌又怎样?大家还是开心的刷微博,看微信,听歌,看娱乐节目。对于从来就不知道谷歌的人来说,少了谷歌又有什么影响?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其实这个网站和校内一样,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们的生活,可以轻易的跟一万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访,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会开到校内上的主页。你用汉语回复,下面给你聊起来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台湾人。你用英语回复,说不定有比你英语用的更蹩脚的寂寞的北欧人来跟你搭讪。你感觉地球真的变成了地球村,你还没拉门走出去,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声音就消失了。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Twitter的。其实这个网站和微博一样,也不过是些信息流,刷上一整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处。但至少,你可以以最快速度获取你想知道的任何新事,你会真正了解什么事情在全世界是流行的,而不是经过各种截图、翻译、转发,甚至曲解、断章取义、黑白颠倒的东西。你知道的是真相,赤裸裸的,也许有点太短的真相。但至少中间不会有无数人的加工与再加工,偏激、片面,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管后来者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它就没有了。首先是它的本体没有了,然后它的模仿者也没有了,模仿者的模仿者也没有了。只剩一个模仿者的模仿者的模仿者,现在你每天能在上面看到无数广告。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YouTube的。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个网站就是个大型优酷,当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没有YouTube,我们中国人会很快让优酷超过YouTube。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视频还是那么卡,内容还是那么垃圾,原创还是那么容易被盗窃,视频丰富度还是那么的可怜。在YouTube上,你能看到全世界最棒的手艺人,最逗乐的笑话,最天马行空的创意,最激荡人心的音乐,最美好的完美瞬间,可在优酷上,你想看一分钟视频,请先看半分钟广告。


       哦,对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觉它和QQ空间也差不多。可我在上面关注了六百多个摄影师,它们都是顶好顶好的影像记录者,每天看他们的作品,我感觉到很幸福,那种即使没有到那里去,也身临其境的幸福。我还在上面认识了一个日本的爱自拍的帅小伙,一个爱喝酒的韩国大叔,一个十年前到过中国今天会在每张我发的紫禁城照片下点赞的美国大爷,一个美丽无比的俄罗斯妹子,我和他们基本上都难以交流,语言是很大的障碍,但几个简单的单词,心意也就到了,这种感觉,有时候比多年老友相聚还兴奋。因为这是人类不同族群自由交流互相沟通的过程,这种过程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可现在,它没有了,它之所以没有就因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你在搜索特定的词汇时,会搜出来特定的照片。虽然这么搜的人并不多,虽然看到的人也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觉得天黑了,天亮了,天要塌了,天要变了。可它就是没了,Instagram,就这么没了。谷歌也是这么没的,Twitter也是这么没的,Facebook也是这么没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合,说了什么话,下了什么决定。就要有超过十亿人像陷于哥谭市的孤岛里一样,看着一座又一座桥梁被炸掉,又被炸掉,又被炸掉,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我时常觉得悲哀,真的好悲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也许是一个群体,在不断抢走我身边的东西,而我却无能为力。我抱怨一声,他听不到,任何人都听不到。我怒吼一句,身边的大多数人却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我。我哀嚎一声,这声音被阻碍在黑黑的幕墙以里。我发出尖锐的嘶吼,这声音传不了多远,就和我那被抢走的东西一样,消失了,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对于本来就没存在过的东西,有谁又会觉得在意呢?那些本来拥有又被掠夺的人的哀愁,后来的人又怎么懂呢?我曾经是拥有一切的,我曾经是拥有世界的,我站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饮下的是自由的琼浆玉液。就在长的无法计数的时间里,我自由生命的一部分又一部分就这么被杀死了,突然就杀死了。可我还始终觉得,它们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就像它们是慢慢的死去的一样。


       可它们终归是死了,而且随着它们的死,愈来愈多的事情慢慢的发生了,很慢很慢,几乎不被人察觉,可还是发生了。


       没有谷歌,我可以用百度呀。可某些结果被越挪越后,越挪越后,最后就不见了。就像本来就不该搜出这个结果一样。


       没有Facebook,我可以用校内呀。可你想发只有在Facebook上能发的文章,很快在校内上就失踪了。接着,校内变成了人人,话题变成了人人都关心的话题。大家都在抢着看星座、明星、八卦、娱乐。没有人会关心什么消失了,反正它们本来也没多少存在感。


       没有YouTube,我可以用优酷呀。可你却经常只能在优酷上看到抄袭别人的作品,而且还不署名,而且还洋洋得意,而且还自我陶醉,就好像那个idea本来属于他自己一样。你看了还要惊呼,他是如此的有创意!好一个抄袭的创意,可你却不知道,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网站叫YouTube。


       没有Twitter,我还可以用微博呀。可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你搜的越勤快,越能看到越明显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时间长了,你想,反正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不如不看了。


       慢慢的,一扇又一扇的门关上了。今天你打开世界上最大的博客网站,发现它没了。明天你一看,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分享网站没了,一开始是刷新的很慢很慢,后来它就没了。过两天再一看,平常每天都会读两篇文章的媒体网站没了,那里的文章缤纷多彩,最后都变成了该页无法显示几个字。再过几个月,大学的网站不让上了,摄影师的网站不让上了,就连百度日本这种自家网站,也没了。


       接着,漫画看不了了,接着,动画看不成了。接着,美剧英剧失踪了。下载美剧英剧的网站又又又又又失踪了。尊重正版,保护权益,行吧,然后字幕网站也没了。


       游戏没了,你习惯性登陆的游戏网站,发现下载栏正在整治中。论坛关了,天天都在看的论坛,突然接到相关部门的电话,因为“报备问题”不让办了。个人网站,私人博客,对不起,说没就没有,你在上面存了多少多年辛勤耕耘的东西都没用。


       你关注的人,有一天你登陆微博,发现他怎么好久都没说话了,然后你搜索了一下,发现他的账号不存在了,而且你搜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未予显示。


       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我们生活的五光十色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色。


       天黑了,那么睡觉吧,但愿长醉不复醒,卧槽泥马勒戈壁。


       最后,我们变成了一群做梦的人,这个梦的名字,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梦。
 ·  Translate
7
4
许经华's profile photokurt Manson's profile photowxd sun's profile photofrank yan'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此评论不予显示。写此评论的作者已被防火长城..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68 Years Ago ...

68年前的今天,中华民国制宪国民大会正式召开。这是中华民族民主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

由于GCD夺权之后的宣传,给很多人造成一种误解,误认为抗战结束后国共之外的其它人士以“民主同盟”为主,且多倾向于GCD。其实这是很不准确的。

中华民国时期,青年党是第三大党。制宪国民大会的党派席次分配中,国民党230席,GCD200席,青年党与民主同盟各100席(注,另有1350席为选举产生,770席为各省直选,437席为职业团体选举,)。也就是说,青年党的规模和“民主同盟”一样大。

后来“民主同盟”分裂,120席次(国民党与GCD各让出10席给民盟,故其有120席)中的三分之一为民社党。民社党参与了制宪国民大会。

至制宪国民大会召开,虽有GCD与民盟抵制,但党派代表中非国共的260位代表(除民盟120席与青年党100席还有社会贤达40席),有183位到会参加。区域选举的770位代表中有735位参加,职业团体选举的437位代表中有406位参加。

这些具体的数据,我认为与现在广为流传的“GCD得人心”这种想法是矛盾的。

数据与图片来源: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8%B6%E6%86%B2%E5%9C%8B%E6%B0%91%E5%A4%A7%E6%9C%83
 ·  Translate
7
3
Cynical Sun's profile photowenshui pan's profile photo沈自由's profile photo周作新's profile photo
5 comments
 
共产党挂靠着国民党才发展起来,其中又有苏爹的支持才成了气候。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In their circles
2,268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8,269 people
joe chan's profile photo
Li Li's profile photo
Chris Loft's profile photo
咸晓阳's profile photo
James Strong's profile photo
Jeff shu's profile photo
ge zou's profile photo
Quan Wei's profile photo
James Han's profile photo
 
【转按:若干天之前就看到了此文标题,今天才仔细阅读。刘瑜此文虽是对苏联历史的书评,却完完全全的在讲中国:-)】
 ·  Translate
 
刘瑜:比冷漠更可怕的,是亲友间的相互背叛



关于什么是好的政治、什么是坏的政治,一百个人可能就有一百个看法,不同阵营之间甚至常常为此争得你死我活。然而,对于什么是好的人性、什么是坏的人性,却一定程度上存在“普世价值”—一般来说,人们都珍视诚实、友爱、善良、勇敢与忠诚等等品质,同时鄙弃谎言、冷漠、残忍、怯懦与背叛等等。或许,从这些人性的“公理 ”出发,反推什么是好的政治与坏的政治,是一种更容易达至共识的方式。简单而言,如果一个制度诱发人性中那些美好的品质,那么它就是一个好的制度,反之则否。

在《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中,英国历史学家费吉斯描述了一个情形:在教师沙姆苏瓦力一九三六被捕之后(一九三八年被枪毙),哪怕其亲生母亲,对其遗孀与孙辈都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漠。“由于村苏维埃主席的举报,古尔契拉和六个孩子被赶出自己的家园。全部家当放在一辆马车上,他们走了二十公里,来到了沙姆苏瓦力的母亲及其长子住的叶克舍尔村。他们有一栋两层楼的大房子,尚有空置房间,但拒绝收容他们。沙姆苏瓦力的母亲告诉古尔契拉,她的房子已经住满,不能让她搬进去,甚至不愿向长途跋涉的孩子们提供食物……受到婆家的拒绝后,古尔契拉只好租得一个村边房间。古尔契拉和孩子们在村里一共住了十五年,很少看到拒绝往来的沙姆苏瓦力一家。她回忆道:‘最痛苦的是看到他们走过我们的街道——肯定没有人监听——仍然不跟我们说话,甚至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比冷漠更可怕的,是亲友之间的相互背叛。“在普遍恐惧的气氛中,大家都想赶在被他人举报之前,先行下手。歇斯底里的公民现身于内务人民委员会和党的办公室,罗列可能是‘人民公敌 ’的亲戚与朋友,写下有关同事与熟人的详细信息,列出自己与他们的每一次见面。一位老太太写信给自己的党组织,举报自己的姐姐在克里姆林宫担任临时清洁工时,曾打扫后来被捕的某人的办公室……伊万 •米安切恩为了促进自己的前途,从一九三七年二月到十一月,在阿塞拜疆举报了不少于十四名党和苏维埃领导人……”

这种背叛有时候甚至演变成残忍的迫害。尼古拉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农民,他曾经在库兹明—村中的一个少年乞丐—困苦时接纳他到其皮革场工作。然而,农业集体化运动中,库兹明却恩将仇报。“一天晚上,尼古拉与来自邻村的兄弟伊万•戈洛温一起吃饭,坐在厨房窗口的桌旁。聚在屋外黑暗中的库兹明及其追随者显然喝醉了,高喊‘富农 ’‘出来 ’,然后朝窗户开枪。伊万被击中头部,当场死于血泊之中。数星期后,库兹明又来到尼古拉家,一边猛烈拍门,一边喊道:‘一帮富农,开门,停止你们反苏维埃政权的阴谋!’并朝天开枪……几天后,他写信给镇政治警察,控诉尼古拉是富农剥削者。库兹明很清楚,这足以令他的前雇主被捕。”结果可以预料,尼古拉被判刑三年。后来,他的两个兄弟也被流放,母亲逃到其他城镇,长子被捕并被送往古拉格,另外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以避免被捕,妻子和三个幼子想加入集体农庄却不被批准,最后全部被流放到西伯利亚。

原谅我大段引用《耳语者》中的故事。然而,这些故事是理解斯大林时代苏联的一把钥匙。大多时候,我们脱离个体的命运来讨论政治,而抽象的概念与冰冷的数字往往会模糊政治的道德意涵—正如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所言,“谋杀一个人是谋杀,谋杀一百万个人则是统计”,因此,贴近个体的命运,是恢复政治之道义温度的必要方式。这个受害者不仅仅是“一个富农 ”,他有一个名字,他的名字叫尼古拉 •戈洛温。那个受难者也不仅仅是 “一个教师的妻子 ”,她有一个名字,她叫古尔契拉 •沙姆苏瓦力。给苦难者雕像,使其能够无声而永恒地注视那些飘浮在空中的宏大理想,或许正是费吉斯写作《耳语者》的初衷。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二八到一九五三年(也就是斯大林在位期间),约有两千五百万人受到苏维埃政权的迫害—也就是每八个人左右就有一个受到迫害,考虑到当时家庭的规模,这意味着几乎没有家庭能够完全免受迫害;仅在一九三七和一九三八年,至少有六十八万人因为“危害国家罪 ”被枪决。这两年,古拉格劳改营的人数从一百一十九万增至一百八十八万(不包括至少十四万死于劳改营的人和数字不详的死于流放途中的人)。同期,一九三四年苏共十七大选出的一百三十九名中央委员中,一百零二人遭枪决;此外,还有 56%的十七大代表入狱。对红军的摧残更为彻底:七百六十七名高级军官中(旅长以上),四百一十二名被枪决。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些冷冰冰的数字后面,有多少黑暗中的泪水、痛苦、挣扎、恐惧与绝望。

即使一个人能够免受直接迫害,这庞大的被镇压队伍也足以令整个社会充满恐惧。当一句话、一封信、一次会面足以毁灭一个人的一生,并不奇怪猜忌成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底色—人们不再敢于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与情感,“耳语”成了私人生活中最常见的交流方式,甚至,“耳语”都常常是一种奢侈,“闭嘴”成了唯一的求生策略。天空中飘浮着“大同世界 ”的标语,大地上发生的却是友爱的凋零与美德的朽坏。招贴画上那个欣欣向荣的国家,对应着一个沉默而颤抖的社会。《一九八四》不在一九八四,在一九三七。



不难看出,这些故事里充满人性的丑陋—亲人的冷漠、同事的背叛、旧交的迫害……除非我们相信那个时代的苏联人—不是之前也不是之后的苏联人,不是另外这个或者那个国家的国民—恰好具有道德基因上的缺陷,就不得不思考制度环境在这种人性败坏中所起的作用。

这与一个永恒而无解的问题相关:“人性本善还是本恶?”事实上,这个问题本身也许就是一个陷阱,因为它假定了人类存在着一个固态的、统一的本质,而事实可能是,人性更像是一种液态的事物,其形状由容纳它的容器所决定,而这个容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人所置身的制度与文化。

那么,何以斯大林时代的人性呈现出如此普遍的恶,使一个奶奶不再疼爱自己的儿孙,一个妹妹踊跃地告发自己的姐姐,以及一个行乞少年恩将仇报使其雇主家破人亡?“极权政治”是一个显然的答案,然而停留于这个笼统的回答又不够。更重要的问题是,极权政治通过何种机制败坏人性,而这种人性又成为极权政治本身继续运转的润滑剂?

极权政治制造恐惧,似乎是最直观的答案。如前所述,当时恐惧弥漫于整个社会,以至于人们生活在一种窃窃私语乃至道路以目的氛围中。然而,恐惧只能解释被动的服从,无法解释积极的参与;只能解释受害者的沉默,无法解释他们的虔诚—事实上,当时无数苏联人不仅仅生活在恐惧中,他们中很多当时—甚至事后 —都表达了对党和领袖的无比热爱。而如果没有相当一部分人的积极参与以及热忱信念,这个政治体系很难在如此之长的时间内维持得如此天衣无缝。

灌输理想激发革命信念,是另一种直观的答案。毕竟,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恶”,在当时很多苏联人眼里并不是“恶”,而是为了更大的“善”所做出的必要牺牲。用书中人物经常说起的一句话来表达就是:“不打破鸡蛋壳,就不可能煎成鸡蛋。”然而,如果对革命的信念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可以令人抛却自己的儿孙、姐妹和朋友,那么又难以解释为什么如此强烈的信念在斯大林去世之后会几乎突然懈怠,变成赫鲁晓夫时代和勃列日涅夫时代的犬儒主义乃至机会主义。毕竟,如果信仰曾经强烈到令人无视饥荒看到繁荣、越过绝望看到希望、穿过黑暗触摸到光亮,那么它怎么会如此脆弱,甚至经受不了一届领导人的更替?

或许,有一种机制,可以连接恐惧与热爱,使得一个人越恐惧的同时也越虔诚?

《耳语者》中有一个片段令人印象深刻。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将军亚基尔在大清洗中被捕并被枪决,然而,临刑前他不是对迫害他的体制产生怨恨,而是高呼:“共产党万岁!斯大林万岁!”类似的情节—尽管未必总是表现得如此极端—在书中屡见不鲜。无论周围的世界如何悲惨,无数人仍然坚持自己的革命信仰—当迫害发生在他人身上时,那是“人民公敌 ”罪有应得;当迫害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那只是一个 “错误 ”、一场 “误会 ”,“锯木头时难免木屑四溅”。共青团员依达 •斯拉温娜的父亲被捕,她对此的看法具有相当代表性:“我不相信父亲是人民公敌,当然认为他是无辜的。同时我又相信,人民公敌确实存在。我确信,正是人民公敌的破坏,才使父亲那样的好人蒙冤入狱。在我看来,这些敌人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我在报刊上读到相关的报道,跟所有人一样,也对他们恨之入骨。我与共青团员一起去游行示威,抗议人民公敌,高呼:处死人民公敌!”

这样的情节读多了,读者会忍不住困惑:难道他们从来不曾想过,如果自己或亲友是冤枉的,或许,也不是没有可能,别人也是冤枉的?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出现过,还是一出现就立刻会被掐灭?一个有基本逻辑推演能力的人,怎么会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还是人们不允许自己这样推演,因为这样推演必然最终指向对制度的批判?似乎在这里,我们隐隐能触摸到恐惧导致虔诚的一个心理机制,那就是:恐惧导致选择性信息汲取与加工,而选择性失明导致虔诚。



或许社会心理学家费斯廷格的“认知冲突理论 ”能够帮助我们理解恐惧如何转化为信念。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理论。概括而言,这个理论认为追求一致性是人的生物性本能(正如人们渴了想喝水,饿了想吃东西)。当人的行为与思想出现不一致时,人们会感到“认知冲突 ”,这种冲突会制造压力,使人或者调整自己的行为、或者调整自己的观念来达至认知一致性。比如,一个明知抽烟有害的吸烟者会或者尝试戒烟(或减少吸烟量),或者告诉自己“抽烟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戒烟会使人发胖和抑郁”、“戒烟带来的精神损害其实超过了抽烟带来的身体伤害”等等。如果改变行为太难,那么改变观念就成为获得“认知和谐 ”的唯一途径 —对很多人来说,戒烟太难了,不如改变对抽烟的看法吧。

这个貌似简单的理论对现实世界的无数行为具有强大的解释力:从“酸葡萄”心理到 “阿 Q精神 ”,从不同党派民众的媒体阅读习惯到宗教信徒的社交网络建构,都可以看到人们如何通过观念或者行为的改变来实现“认知和谐 ”。从一九五七年费斯廷格系统阐述这个理论之后的几十年里,心理学家进行了至少两千多个心理学实验,在不同的情境下反复验证了这一理论。虽然其中有不少调整与补充,但这一理论的核心逻辑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就极权政治中人们的心理机制而言,这一理论的恰切之处在于:极权政治通过制造恐惧来塑造人的行为,而行为的改变带来普通人的激烈认知冲突,为缓解这种冲突,人们改变其观念—也就是强化信仰。这一“行为改变导致观念改变”的逻辑,在认知冲突理论中,被称为“诱导服从范式 ”(inducedcompliance paradigm)。

极权政治中的恐惧在不同层面上发生。最直接的,是对生命安全层面上的恐惧—说错一句话、交错一个朋友,可能就意味着枪决或者古拉格群岛;其次,是个人发展层面上的恐惧—服从,意味着进好学校、找到好工作、住好房子、得到好职位的机会大大增加,反抗则意味着你不再有“前途 ”可言;再次,是对在社会关系上被孤立的恐惧 —别人戴红领巾你没有,别人入共青团你不能,别人享有天伦之乐而你却连亲祖母都视你如瘟疫。正是这不同层面上的恐惧塑造了人的行为。保全生命的本能、寻求个人发展的愿望以及寻找社会归属的渴望使绝大多数普通人不得不选择服从—最坏的情况下,这种服从可以表现为对同类的积极迫害;最好的情况,也体现为保持沉默。政治越恐怖,它所能诱导的服从就越绝对。

但这种服从不是极权统治逻辑的终点,而恰恰是其起点。行为上的服从与思想上的疑虑,会导致无限的焦虑。书中很多故事的主人公都经历过极端焦虑的阶段:一方面,他们兢兢业业学习工作,试图成为“共产主义新人 ”;另一方面,发生在亲友甚至自己身上的不公又令其对整个制度产生深深的怀疑。茱莉亚•皮亚特尼茨卡娅,一个高干的妻子在自己的丈夫被捕之后的反应典型地体现了这种“认知冲突 ”。一方面,想到布哈林这样的 “人民公敌 ”时,她表现出对制度无比的虔诚:“今天,他们会从地球上消失,但还不足以减轻我的仇恨。我愿给他们一种更为可怕的死法:在反革命分子博物馆里,为他们建立一个特殊的笼子,让大家来参观,把他们当作动物一样围观。”另一方面,对于丈夫竟然也是“他们 ”中的一员,她又感到深深的疑虑:“他到底是谁?如果他是一名职业革命家,如他自称的,也是我十七年来所相信的,那么他就是很不幸的人:他的周围都是特务与敌人,破坏他和很多其他人的工作,他却没看出来……我多么想知道!皮亚特尼茨基,你会有罪吗?你不赞同党的总路线吗?你是否反对过领导人,哪怕其中一位?”

如费斯廷格所言,人们缓解认知冲突的努力程度取决于认知冲突的规模,而认知冲突的规模取决于事情的重要性。可以想象,在涉及人命关天的事情上,像茱莉亚这样的人感到的认知冲突有多么强烈,由此产生的缓解认知冲突的冲动又有多么强烈。为了缓解这种强烈的认知冲突,理论上人们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服从),或者改变自己的世界观(怀疑)。问题在于,行为上人们几乎没有选择。如前所述,极权政治所制造的恐怖是全方位的—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发展前途以及社会关系都维系于“服从 ”这一行为模式。

当改变行为以缓解认知冲突这一路径被堵死之后,人们便开始“改造世界观”——“那些托洛茨基分子太坏了”、“这个富农是个十恶不赦的盘剥者”、“斯大林真是苏联的拯救者”、“资本主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们积极改造观念,使思想合乎自己的行为,从而使认知达至和谐状态。换言之,人们的思维被自己的行为困住,只有将行为合理化,每个人才能获得内心平静。即使是相对善良的人,也需要去合理化自己的沉默与怯懦,而那些更丑恶的人,则需要去合理化自己的背叛与残忍。如果说这个合理化过程存在“欺骗”的成分,也首先是一种心理自欺机制—而如果它已经完成了自欺,它就不再构成对他人的欺骗。

但这种真诚的信仰又不同于一个人在自由环境中的信仰选择,它的“真诚性 ”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塑造行为的制度因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恐怖气氛一旦松弛(斯大林的去世),人们的信仰立刻开始懈怠—恐怖气氛一旦松弛,塑造行为的奖惩机制不再那么极端,人们的行为也不再那么极端(残酷的“划清界限 ”、“恩将仇报 ”、“嗜血告发 ”大规模减少),从而每个人 “改造世界观 ”的心理驱动力也会明显下降。而自由选择前提下的信仰,一般不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方向一致的、急转直下的改变。

如何合理化那些行为?一个祖母如何合理化自己对儿孙的冷漠?一个工友如何合理化自己对同事的告发?一个雇员如何合理化自己的恩将仇报?意识形态提供了现成的合理化工具—恶不再是恶,如果你赋予它“意义 ”。冷漠、怯懦、虚伪和残忍不再仅仅是冷漠、怯懦、虚伪和残忍,而是更高意义上的正义、勇气、热忱与牺牲。背叛亲友是为了成全“阶级之爱 ”,阿谀奉承是因为领袖集团是 “正义化身 ”,施暴是 “复仇 ”,欺凌是 “专政 ”。意识形态不但提供了一个缓解认知冲突的工具,而且提升着每一个服从者的自我形象,极大程度上减少了“作恶 ”的心理成本。



因此,通过“认知冲突理论 ”,我们隐隐能够看到 “耳语者 ”这座冰山之下的整个政治逻辑。政治恐怖导致人们行为的改变,行为改变引发认知冲突,继而引发“世界观改造 ”,世界观被改造之后普通人作恶变得更容易,普通人作恶强化政治恐怖—至此,终点回到起点,制度之恶与人性之恶之间完成了一次循环,而这种恶循环的漩涡式流动就构成了《耳语者》描述的世界。

总而言之,极权政治之所以成为极权政治,不仅仅因为它能够系统制造恐惧,而且因为它能够将恐惧转化为热爱,将消极顺从转化为积极参与。不过应该指出,这种转化并非一个刻意选择的结果。上述心理过程,对于当事者来说,可能完全没有自觉的意识。一个人缓解认知冲突的努力,更像是一个人摔倒的过程中本能地用手扶住身边的事物,并非理性人刻意计算的结果。

同时必须指出的是,这个逻辑链条的前提,是国家对资源的全方位垄断,因为假若人们有哪怕一点选择空间,有在“体制外 ”找到工作、住房、个人发展更不用说保存生命的空间,其行为就不必如此极端地改变,因此也不必诉诸如此极端的“信念改造 ”。恐惧与热爱之间的逻辑链接也将迅速朽坏。换言之,全方位的人身依附关系是恐惧转化为热爱的基本条件。

今天来看,《耳语者》中的世界似乎离我们十分遥远,其中所呈现出来的人性也令人惊骇而陌生。然而,除非我们认为当时的苏联人是另外一个物种,否则我们就需警惕,书中的“恶”到底是埋藏在历史的深处,还是潜伏在我们心灵的角落。我们未必比书中的人物更好,而只是比他们更幸运,生活在一个不那么残酷的时代。换言之,液态的人性遇到了更好的容器。当恐惧的阴影足够黑暗,完全将我们吞没,或许我们也会成为那个无视儿孙的奶奶,那群告发同事的工友或者那个迫害恩人的乞丐,而更可怖的是,我们内心所感受到的恐惧,会在阳光下呈现为熠熠发光的热爱。

来源:《读书》


 ·  Translate
2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8
3
Pan Anna's profile photozerjan su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Always enjoyed the New Yorker! :-)
hat tip to +Andrew Yu 
Unable to get an academic position, Zhang kept the books for a Subway franchise. Credit Photograph by Peter Bohler
6
1
Xiaobo Fa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转按:我想你要走了】
新世代觀點:謝謝張懸 焦安溥,你好 ─ 寫在「潮水箴言」之後

李亞陵 2015年01月19日

張懸放下了「張懸」這個名字,回到焦安溥。(圖片提供:牡蠣音樂)

「謝謝。」兩年前,張懸問我哪裡可以抽一支菸,我回答完後,她就這樣淺淺地微笑、淺淺地彎腰感謝了我。當時她留著短髮, 頭髮挑染成五顏六色,造型是新潮前衛的,言行卻帶著一股家教良好的閨秀氣息。她很有禮貌,但略顯疏離,訪問過程中,她以京片子口音悠悠慢慢地講話,偶爾停頓思索,所用的詞彙經常像詩句一樣玄妙。在我看來,張懸本身就是一首詩,從2001開始,焦安溥用14年的時間創作了張懸這個詩篇,而在2015年1月17日,於<潮水箴言>高雄演唱會畫下了圓滿的結尾。
 
第一次見到張懸,是兩年前任職報社時的某次採訪工作,訪問她關於一本翻譯小說的心得,當時,對張懸的最深印象僅是那首《寶貝》,還有她之於社運的盡心投注。那時原以為名氣如她會有點架子,可其實親自面對面後,發現她經常將「謝謝」掛在嘴上。不過與她對話,是真的感覺挺「玄」,她的人生哲理,是浩瀚豁達的,甚至帶了點出世佛學的味道,不免會給一股飄忽的距離感;記得那篇稿子我寫得異常用力,深怕無法準確傳達她腦海中的思想。當時訪談中,她提到「人多麼渺小」,這其實隱含她對人生的悲觀,但事實上,那也是一種感恩。
 
而的確,張懸曾在媒體上坦白:「我是積極的悲觀主義者。」她認為自己走上音樂這條路,是一種不得不的選擇,她說,這僅是自己求生的唯一本能,這番既自卑卻自信的話,實則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我相信張懸之所以迷人,並非是她擅於創作詞曲、自彈自唱,又或者擁有舒服的清淡嗓音,而是她那對人生或社會的見解,總能夠透過不同形式的發表創作,撞擊著世界上許多與她相似的靈魂。她擁有的,與其說是廣大的粉絲,不如說是共鳴者。我們總能在張懸身上,找到一小部份想被人看見、了解的自我。

許多人在張懸的歌裡找到生命、找到愛、找到自我與出口。
 
如女戰士般自我果敢 安靜而倔強

有人喜歡拿陳綺貞和張懸相比,也許,是因她們身上都散發著被世俗定義的女文青調調,但在個人特質上,張懸卻比陳綺貞要來得更加強烈。若要說的話,陳綺貞是療癒人心、溫暖入世的,而張懸卻像個女戰士一般追求自我、果敢出世。不過與其談陳綺貞,張懸宣告未來將追求聲音實驗的這番舉動,反而讓人聯想到范曉萱。
 
張懸與范曉萱一樣,都曾背負著眾人期待而生,一個出身名門,一個則來自音樂世家,她們在白皙、精緻的乖巧皮相底下,都有著安靜而倔強的靈魂,也許正因為眾人期待她們循規蹈矩,反而造就兩個人獨立叛逆的姿態。2000年,范曉萱以《我要我們在一起》榮獲金曲獎後,旋即轉往獨立音樂之路,而2015年,張懸唱著《我想你要走了》潸然淚下,與自己的名號訣別。奇妙的是,這兩首歌不約而同都提到別離與不捨,但隱含其中的告別宣示,卻都是毅然決然、篤定認真的。
 

放下了「張懸」這個名字,回到焦安溥,去做她真正想做的聲音實驗。 
 
故事都說完了 我們生活裡見

在<潮水箴言>封關演唱會中,張懸化身歌手、導演、美術設計、影像攝錄與製作人,她傳遞思想情感的途徑,從音樂拓展到了更多層面,從這一刻起,張懸已不再是音樂人了,反而更像是藝術家、實驗家與自我實踐者;而對於一個藝術家而言,孤獨是創作的養分,也許張懸的封關,是因她必須藉由轉身離去,才能夠繼續成長。
 
1月17日,演場會檯面底下情感洶湧,雖然氣氛略帶感傷,但是要知道,「別離並不等於失去」——去年9月,張懸發表與前男友李建常的分手宣言時,就曾經如是表達過;對於張懸來說,那不過就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如今想走的路不同罷了。
 
而張懸的封關,是在繼感情之後,再一次地坦蕩蕩的自我宣示。她放下了張懸這個名字,以另一個身分繼續創作。今後的焦安溥的確是令人期待的,你會期盼她將如何迅速成長,以另一種面貌展現在眾人眼前,而無論,這會使她變得更令人著迷又或者不再讓人喜歡,但我想一份感謝是必須的,謝謝張懸曾在許多白天夜裡,用音樂與思想浸潤過許多人的生命。
 
謝謝,張懸。焦安溥,你好。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14d67ec1-9f7c-11e4-9ecd-ef2804cba5a1/
 ·  Translate
「謝謝。」兩年前,張懸問我哪裡可以抽一支菸,我回答完後,她就這樣淺淺地微笑、淺淺地彎腰感謝了我。當時她留著短髮, 頭髮挑染成五顏六色,造型是新潮前衛的,言行卻帶著一股家教良好的閨秀氣息。她很有禮貌,但...
2
1
Jeroen Steinmetz's profile photoJiangxin Soul's profile photo
 
Nice done
Add a comment...
 
东方村落共同体

【转按:此演讲为暂匿名学者近日所做。对中国社会历史有兴趣的朋友不得不读的好文】

[00:09:41]关于中国的问题,如果我们回到马克思本人的意见来看,马克思本人很少讨论中国的事情,但是他讨论过印度,或者我们说用他讨论印度的思路来推断的话,照马克思本人的意见像东方这种村落共同体,或者宗族共同体,是一个集体主义的没有私有财产权的组织,在宗族共和国或者村落共同体,财产权是不固定的,根据你的亲缘关系血亲关系,经常会重新划分财产,而且重要的财产是公共财产,用于村落或者是宗族的公共事务,比如说教育事务,比如说就是支付岳飞、范仲淹这种自己没有钱,但是很有希望考上科举的有才干的贫寒子弟。这贫寒子弟是我们本族的人,如果用我们本族的公共资产资助他上了学,有了出息,到朝廷做了官,那对我们本乡本族是有好处的。只要我们相州(岳飞老家是相州人)在朝廷里面有个人做官,那么在朝廷里面讨论政策的时候,如果有损害我们相州利益的政策,他肯定就要出来说话的,这对我们的好处非常之大,等他告老还乡以后也要回到我们相州,如果他在别的地方做官,比如说刮了地皮带了很多钱回来,这些钱他老的时候肯定要带回我们相州来分给我们家乡的父老。所以这等于是一个互利的循环互动。


[00:11:01]如果按照马克思的角度来看,这种东方式的没有私有财产的村落共同体是谈不上阶级斗争的,因为它根本不成其为阶级。它本身也是产生不出自发演进以及革命的力量的。革命必须通过向外界输入,也就是通过殖民主义的方式,对应英国德国或者其他西方势力的复兴来完成这个革命的使命。革命使命完成,传统社会解体以后,新的资本主义归宿(?)产生以后,然后才能有资本主义性质的阶级斗争。所以按照马克思本人的意见,中国社会既没有阶级也没有阶级斗争。这一点应该是很容易看清楚的。至于为什么非说中国有阶级斗争,那实际上是出于另外的原因,是出于汲取的需要。


[00:11:44]我们要注意中国古代村落(宗族)共同体和国家政治哲学形成一个表里相符(为)的机制。它主要的作用就是,严重限制了朝廷的组织力量和资源汲取力量。因此中国晚期帝国比如说明清帝国还有北洋时期国民党时期从农村汲取资源的能力都是极其有限的。照比较公认的说法,中国实际上长期实行的是三十税一到四十税一的税制,比日本还要低得多,那么这种低税率的结果就是,中国虽然是地大人多,但是从农村征的税非常之少,虽然人口如此之多,但是要建立一支庞大的军队却非常困难,它在鸦片战争的时候,清政府在各地实际上都只有几千军队,还没有英国人来犯的军队多,相对于中国的人口来说,这种情况是非常奇怪的。


[00:12:34]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清政府、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的失败恰好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从乡村汲取大量的资金搞现代化的国防建设,也没有能力汲取资金搞工业建设而失败了的。而晚清乃至民国财政制度有个特点,它依靠海关、依靠盐税和外国贷款来支持它的财政。从农村汲取到的钱连维持地方政府的钱都不够。可以说国民党执政这么多年,从农村没有得到一点钱,一半以上的开销是由上海和天津两地海关支付的。这样一个头重脚轻的政权是它根基不牢的一个重要原因。


[00:13:17]而某组织之所以能打败国民党,我们可以把民心什么的都抛在一边,因为那是宣传的事情。根本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列宁组织是严密组织,它能够把它的组织伸向基层,它在秦始皇以后第一次实现了全面动员和汲取的机制。某组织能够锻炼出数百万的军队,能够从农村汲取出远远超过国民党和清朝的资源,这些靠的是什么呢?当然是要靠革命斗争,要靠粉碎宗族共同体和原有的权威结构。因为这种权威结构和儒家学说一结合起来,就可以让你捞不到钱。


[00:13:52]所以张居正和雍正皇帝的整理土地的政策都失败了,归根结底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皇帝在县以下缺少组织资源,没有人,县里面的公务员太少,强制力量太少,它要清查土地增加税收,立刻就会遭到下面的统一所有的宗族的强烈反抗,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了事。不了了之的结果就是,政府必须轻徭薄赋,一方面是根据儒家的政治伦理,是应该轻徭薄赋,如果不这么干的话大家都会骂你。另一方面在事实上你的组织力量根本不允许你征到更多的税。


[00:14:28]这在(华夏)传统社会是可以(维持国防)的,因为(华夏)传统社会是一个天下国家,朝廷就是天下的君主,周围除了极少数扰乱的蛮族以外,它没有敌人,它没有国防开支,没有军事压力,因此最大的财政压力不存在,它只需要搞到地方政府的维持费就可以了,维持费因为地方政府的人数不多,一个县长之下几十个正式公务员,顶多几百个衙役和非正式的(朝廷)不用支付薪水的公务员。这个维持费用是不大的,可能维持,轻徭薄赋对它正合适。但是近代以来这种财政体制受到了偌大的压力,而政府从广大的农村又无法加税,这样就等于从清政府到国民政府都陷入了无法解脱的死结。


[00:15:12]实际上某组织做的事情就是打碎宗族组织,以便实现全面汲取。大家要明白这个打碎宗族组织中国所谓土地革命实现,大家要明白这种土地革命不会得到农民欢迎的,从农民的角度来看,宗族的领袖或者乡绅并不是剥削者,国家才是剥削者,宗族领袖从你们这捞到的钱用来建了祠堂、用这笔钱来搞公共教育,培养出像岳飞、范仲淹这样的人为宗族造福。他拿的钱再多也是肉烂在锅里面。乡绅或者是宗族领袖从本乡本土挣到钱,肯定要用在本乡本土上面,不会让外乡人占到便宜的。这个如果算是剥削的话,那也是一种奉献于本乡范围的剥削。


[00:15:53]而国家拿走你的钱,那它就拿到帝都去永远不会回来了,或者是拿到外面去打仗,永远不会回来。所以从贫下中农的角度来讲,毫无疑问的,要么地主不是剥削者,要么地主也只是一个较小的剥削者。国家才是剥削者和掠夺者,甚至是最大最可怕的剥削者和掠夺者。只要有地主乡绅的宗族组织者存在,乡下的钱就要留在乡下办公共事业,在乡下修桥补路,或者是办学校什么的。有了一个强势政府,这些钱就要拿到中央去搞北洋舰队、或者是搞抗美援朝、或者是拿去援助西哈努克亲王……区别就在这一点上。


[00:16:33]为什么某组织的组织比国民党强很多,能够打败国民党,除了国际方面的影响之外,有个重大原因就是,只有某组织能够控制县以下的汲取机器,控制基本靠的就是土改,或者是土地革命。土地革命是什么?它主要不是为了贫下中农平分土地,因为中国古代,就像秦晖老师说过的那样,中国跟英国不一样,英国真的是大地主很多的地方,而中国的土地都是高度细碎化的,实际上地主也没有多少地,绝大部分是小自耕农。平分土地对小自耕农来说基本没什么好处。它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它就是打碎宗族的公共结构,把宗族所享有的占有的公共土地收归国家所有,消灭宗族留下来的权威。


[00:17:16]权威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比如说我派一个县委书记或者是乡镇干部下去,那么农民为什么会听我的?农民会说,我们乡的人,我们刘家的人一向只听刘家的老族长说话。而另外有个汪举人、王秀才在我们乡里面是有威望的人,你派一个王县委书记,我们从来不认识他,你也不是秀才举人,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所以这个王县委书记要想把他的命令贯彻到乡下去,他只有两种办法,要么就是像国民党或者清政府那样,我算了,我不管事,我只管县衙门的事,你们乡的事情你们爱咋办咋办,还是像等于是办公室的,这样就等于捞不到钱了。这样的办公室我要我的权威能够贯彻,我一定要找个借口粉碎你宗族的那个权威的理由。我要把刘老族长,要把王秀才、李举人、张进士这些人统统打倒,而且还要批臭。要向乡亲们证明,你们那一套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只有把你们的权威打掉以后,我这个新的干部队伍才能进到乡里面去,然后才能从里面捞到钱。钱这个东西是最使人(?)的。


[00:18:18]当然可以比较一下像黄道炫写的书(《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看苏区的情况。赣南苏区这套赣南体系的建立,它搞到的组织,红军和赤卫队比起国民党的正规军队还要多。江西全省在清朝末年只有几千的新军,国民党时期全国的处于体系的正规军也不过十几万,但是江西的红军居然有三十万,赤卫队上百万。农村只剩下妇女和老人,这种事情在宗族制度下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根本过不了族长或者乡村领袖这一关。只有在把这些人打倒以后,政权的力量赤裸裸的直接逼到每一家每一户每一个人头上,这样你才能做到把全部的男丁都送上战场,让妇女来耕地,把所有的剩余资产都动员走。


[00:19:04]当然这对农村是非常残酷的。张闻天上台以前,赣南的苏区有三百万人左右,他当权只有五年,等红军长征的时候赣南只剩下两百万人左右,三分之一的人都消失了,比起1960年大饥荒的事情有过之而无不及。照张闻天的说法群众不断逃到山里面去做盗贼,他要求干部们做好后方工作,但是无能为力,这也是不可能的,只要你加强集体这样的事情是必然要发生的。土地革命实际上是赣南这种模式在更大规模上的展开,你只要看一下税收就能看出来,其实清朝末期是轻徭薄赋的,民国时期特别是抗战时期,稍稍加了一些公家的负担,但是相对于抗美援朝以后那是非常少的。


[00:19:47]而真正农村的负担极大加深是土地革命以后的事情,为什么呢?就因为乡村原有的宗族结构和保护力量被摧毁了。国家现在可以直接对每个人每家每户进行汲取了,汲取的结果就是动员能力极大提高了,像抗美援朝这种动员几百万人全国半数的军团都用于战役了国民党是做不到的。某组织之所以能做到就是因为他能直接控制。当然对农村来说这肯定是负担加重而不是减轻。我们只要查一下财政制度就能够看出某组织真的是公家的税(?)比国民党重得多。而且从抗美援朝以后52年以后基本上一步一步的上涨,最后到1960年人民公社的时候达到最高潮。


[00:20:28]人民公社其实本质上也就是个超殖民剥削的机制,它是赤裸裸的掠夺。中国不像是西方国家那样,它不可能通过殖民地贸易积累第一桶金,所以中国要从无到有的搞工业化,只有掠夺农民。这一点是苏联人发明的,所谓苏联托派学者的理解是什么样子的?苏联人是要把本国的农民当黑奴一样对待,像是西方殖民者从黑奴那里积累第一桶金那样,从本国农民那里弄到自己的第一桶金,用这笔钱作为实现重工业的启动资金——中国模仿这种模式。


[00:21:02]这种模式中间,农村必须被牺牲,无论是对外的反帝,还是对内的工业化建设,都必须控制汲取农村的财富。汲取农村的第一步就是要瓦解宗族组织。因为有宗族组织中间从中作梗的话,那你就汲取不动。要打倒宗族组织那你必须找一个罪名,我不能说是我直接了当的说我就是要把你的财和人力给夺走,那我不是变成强盗了么?为了证明我不是强盗,我必须证明其实你是错的,你才是剥削者。其实在宗族那种层面如果算剥削的话,那是自古以来、宋元明清以来一直是这样干的,他们不过是按照老规矩办事,他们自己来说不觉得这是剥削,反倒觉得我是在替本乡本土搞建设。关于这一点是宗族瓦解的根本原因。


[00:21:45]现在改革开放以后主要是由于国际环境的缘故,对外开支暂时不用扩大了,所以暂时可以不用扩大对农村的汲取,这样的情况下农村的自治就又有复活的迹象。但是这一点将来能不能维持下去,主要不是取决于农村自身的缘故,比如说你宗族和地方政府做什么是相对比较次要的,关键在于国际形势演变和国家政策是否是需要新一轮的大规模汲取,是不是财政上又不能过关,必须增加汲取。如果这种情况出现的话,那么我相信新生组织或者复活宗族都是(不能持久的),新一轮的汲取和严重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这种外因作用于内因的驱动力量实际上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基本特征,也是全世界后发国家一个共同的特征。基本上我们没有办法指望通过中国内部社会产生的独立因素能够不受干扰的长大,只要中国本身在这个国际体系中处于被动的地位这种基本特征是没法改变的。


[00:22:41]我说完了。
 ·  Translate
14
34
lion sky's profile photoyah lim's profile photoLaoda Liu's profile photo吴共清'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很有道理,今天新闻陪老人家看:征收燃油税,1毛2一升,就是对所有人收税,还解释人大未立法,政府出的条例--党妈要钱花而已。看来要是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此理,基层的党代表日子就不好过了:一方面屁民闹着要待遇要真普选力争获取上升通道,另一方面没出路的人针对性的做一些恶事形成不稳定点源,还有越来越多渐渐翻墙的屁民独立思考采取行动对立。文革还是暴政严打想来不远了。但是暴力和恐惧洗脑就那么有效么?思之。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转】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就像从未存在过


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


       没有人再关注什么谷歌不谷歌。对他们来说,百度也蛮好用的,反正他们几乎没用过谷歌。没有谷歌又怎样?大家还是开心的刷微博,看微信,听歌,看娱乐节目。对于从来就不知道谷歌的人来说,少了谷歌又有什么影响?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其实这个网站和校内一样,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们的生活,可以轻易的跟一万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访,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会开到校内上的主页。你用汉语回复,下面给你聊起来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台湾人。你用英语回复,说不定有比你英语用的更蹩脚的寂寞的北欧人来跟你搭讪。你感觉地球真的变成了地球村,你还没拉门走出去,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声音就消失了。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Twitter的。其实这个网站和微博一样,也不过是些信息流,刷上一整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处。但至少,你可以以最快速度获取你想知道的任何新事,你会真正了解什么事情在全世界是流行的,而不是经过各种截图、翻译、转发,甚至曲解、断章取义、黑白颠倒的东西。你知道的是真相,赤裸裸的,也许有点太短的真相。但至少中间不会有无数人的加工与再加工,偏激、片面,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管后来者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它就没有了。首先是它的本体没有了,然后它的模仿者也没有了,模仿者的模仿者也没有了。只剩一个模仿者的模仿者的模仿者,现在你每天能在上面看到无数广告。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YouTube的。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个网站就是个大型优酷,当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没有YouTube,我们中国人会很快让优酷超过YouTube。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视频还是那么卡,内容还是那么垃圾,原创还是那么容易被盗窃,视频丰富度还是那么的可怜。在YouTube上,你能看到全世界最棒的手艺人,最逗乐的笑话,最天马行空的创意,最激荡人心的音乐,最美好的完美瞬间,可在优酷上,你想看一分钟视频,请先看半分钟广告。


       哦,对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觉它和QQ空间也差不多。可我在上面关注了六百多个摄影师,它们都是顶好顶好的影像记录者,每天看他们的作品,我感觉到很幸福,那种即使没有到那里去,也身临其境的幸福。我还在上面认识了一个日本的爱自拍的帅小伙,一个爱喝酒的韩国大叔,一个十年前到过中国今天会在每张我发的紫禁城照片下点赞的美国大爷,一个美丽无比的俄罗斯妹子,我和他们基本上都难以交流,语言是很大的障碍,但几个简单的单词,心意也就到了,这种感觉,有时候比多年老友相聚还兴奋。因为这是人类不同族群自由交流互相沟通的过程,这种过程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可现在,它没有了,它之所以没有就因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你在搜索特定的词汇时,会搜出来特定的照片。虽然这么搜的人并不多,虽然看到的人也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觉得天黑了,天亮了,天要塌了,天要变了。可它就是没了,Instagram,就这么没了。谷歌也是这么没的,Twitter也是这么没的,Facebook也是这么没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合,说了什么话,下了什么决定。就要有超过十亿人像陷于哥谭市的孤岛里一样,看着一座又一座桥梁被炸掉,又被炸掉,又被炸掉,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我时常觉得悲哀,真的好悲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也许是一个群体,在不断抢走我身边的东西,而我却无能为力。我抱怨一声,他听不到,任何人都听不到。我怒吼一句,身边的大多数人却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我。我哀嚎一声,这声音被阻碍在黑黑的幕墙以里。我发出尖锐的嘶吼,这声音传不了多远,就和我那被抢走的东西一样,消失了,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对于本来就没存在过的东西,有谁又会觉得在意呢?那些本来拥有又被掠夺的人的哀愁,后来的人又怎么懂呢?我曾经是拥有一切的,我曾经是拥有世界的,我站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饮下的是自由的琼浆玉液。就在长的无法计数的时间里,我自由生命的一部分又一部分就这么被杀死了,突然就杀死了。可我还始终觉得,它们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就像它们是慢慢的死去的一样。


       可它们终归是死了,而且随着它们的死,愈来愈多的事情慢慢的发生了,很慢很慢,几乎不被人察觉,可还是发生了。


       没有谷歌,我可以用百度呀。可某些结果被越挪越后,越挪越后,最后就不见了。就像本来就不该搜出这个结果一样。


       没有Facebook,我可以用校内呀。可你想发只有在Facebook上能发的文章,很快在校内上就失踪了。接着,校内变成了人人,话题变成了人人都关心的话题。大家都在抢着看星座、明星、八卦、娱乐。没有人会关心什么消失了,反正它们本来也没多少存在感。


       没有YouTube,我可以用优酷呀。可你却经常只能在优酷上看到抄袭别人的作品,而且还不署名,而且还洋洋得意,而且还自我陶醉,就好像那个idea本来属于他自己一样。你看了还要惊呼,他是如此的有创意!好一个抄袭的创意,可你却不知道,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网站叫YouTube。


       没有Twitter,我还可以用微博呀。可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你搜的越勤快,越能看到越明显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时间长了,你想,反正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不如不看了。


       慢慢的,一扇又一扇的门关上了。今天你打开世界上最大的博客网站,发现它没了。明天你一看,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分享网站没了,一开始是刷新的很慢很慢,后来它就没了。过两天再一看,平常每天都会读两篇文章的媒体网站没了,那里的文章缤纷多彩,最后都变成了该页无法显示几个字。再过几个月,大学的网站不让上了,摄影师的网站不让上了,就连百度日本这种自家网站,也没了。


       接着,漫画看不了了,接着,动画看不成了。接着,美剧英剧失踪了。下载美剧英剧的网站又又又又又失踪了。尊重正版,保护权益,行吧,然后字幕网站也没了。


       游戏没了,你习惯性登陆的游戏网站,发现下载栏正在整治中。论坛关了,天天都在看的论坛,突然接到相关部门的电话,因为“报备问题”不让办了。个人网站,私人博客,对不起,说没就没有,你在上面存了多少多年辛勤耕耘的东西都没用。


       你关注的人,有一天你登陆微博,发现他怎么好久都没说话了,然后你搜索了一下,发现他的账号不存在了,而且你搜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未予显示。


       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我们生活的五光十色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色。


       天黑了,那么睡觉吧,但愿长醉不复醒,卧槽泥马勒戈壁。


       最后,我们变成了一群做梦的人,这个梦的名字,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梦。
 ·  Translate
35
30
wxd sun's profile photozerjan sun's profile photofrank yan's profile photot yang's profile photo
5 comments
 
这边1999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their circles
2,268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8,269 people
joe chan's profile photo
Li Li's profile photo
Chris Loft's profile photo
咸晓阳's profile photo
James Strong's profile photo
Jeff shu's profile photo
ge zou's profile photo
Quan Wei's profile photo
James Han's profile photo
Work
Occupation
Number Cruncher
Employment
  • An Internet Company
    Number Cruncher, present
  • Xerox Parc
    internship
  • Sun Labs
    internship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California
Previously
Hubei, China - Hubei, China - Beijing, China - Stanford/Mountain View/Sunnyvale, California
Story
Tagline
Proud CITIZEN of China 中国新公民
Introduction
  • I believe in the concept that "one is not himself".
  • I believe if everyone believes in this concept, humanity will simplify itself.
  • send friends.cgc@gmail.com if you want to participate in the Free CGC bumper sticker campaign: http://goo.gl/t74fr
Bragging rights
Proudly contributed to the effort to bring down GFW; Proudly participated in the Free Chen Guang Cheng bumper sticker campaign; Proud creator of the Wikipedia page for 新公民运动 (New Citizen Movement in China)
Education
  • Beijing University
  • Stanford University
Target Pharmacy 555 Showers Dr, Mountain View, CA 94040 Quality: Excellent Appeal: Very good Service: Poor to fair Somehow I stumbled upon the above review of mine just now. I have no idea how it happened. I don't remember at all I gave such a review. I've never used Pharmacy in this Target, if I remember correctly. Rather odd.
Public - 2 years ago
reviewed 2 years ago
Very good experience servicing my Prius there. The service rep Joshua Delgado really made the experience enjoyable. Usually I hesitate to go to dealership for oil changes because they often try to sell all the expensive "packages" to the customers. But at Magnussen, they charge no more than Jiffy Lube with more service items. Their coupon of $5 off with each donated canned food (up to $20) is a great one to recommend too (it expires on 11/15). They also have wifi if you opt to wait there to get the job done. Very comfortable customer lounge.
• • •
Public - 3 years ago
reviewed 3 years ago
3 reviews
Map
Map
Map
typical chinese buffet; low price for lunch; not too impressed.
Public - 4 years ago
reviewed 4 year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