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momo zhang
10 followers|48,902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小朋友很可爱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好文
 ·  Translate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作者张千帆是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
原载:华尔街日报

在各国纪念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之际,中国也举行了规模庞大的阅兵式。中国深受日本侵华战争之苦,自然有必要纪念胜利。但是纪念不应停留在欢庆胜利、谴责侵略的层次上,更应当反思这场法西斯战争发生的原因。

如果只是简单认为自己是战胜国和受害者,军国主义、法西斯是日本、德国的事儿,仿佛这些国家就是特别残忍好斗,这些民族存在发动战争的“文化基因”,那不仅是肤浅的,而且是危险的。事实上,当年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日本正是以一战的战胜国姿态出现的。日本之所以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不是因为日本人特别“坏”或天然具有某种侵略性,而是它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受到彻底颠覆。如果国家制度出了根本问题,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法西斯。

今天虽然已离战争七十年之久,战争的阴影却并未远去,中日关系仍不时处于紧张状态。庆祝战争的结束,更要探讨当年何以开战,并从制度上防止战争重演,才算不忘前车之鉴。影响基本国策的因素当然很多,但真正决定一个国家是否走上战争道路,关键因素还是在于这个国家的制度。因为我们首先要问,这个国家到底是谁想打仗?又为什么能把这场仗打起来?

这个制度分析框架很简单,但是它能从本质上解释一个国家会或不会发生什么事。今年早些时候,国内翻译出版了日本学者前坂俊之的《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可以说是揭示日本侵华制度原因的一部力作。这本篇幅不长的小书用一个个故事,很直观地反映了战争和新闻的关系,生动展现了一个国家要走向法西斯主义,首先就是要废掉民主、管控新闻,因为这两者是国家法西斯化的最大障碍。当年日本走向战争,新闻管控下的媒体失职难辞其咎。

战争是国家行为,决定战争与和平的关键在于国内政治制度。真正的民主国家之间之所以不会打仗,归根结底是因为国家的重大决定最终要对多数选民负责,而人民一般不想主动打仗,因为平民百姓承受着战争的代价,而得不到战争的好处。即便当代战争的高科技武器已经大大减少了人员伤亡,即便宪政国家的战时新闻报道也会受到一定限制,但至少一个民主国家对另一个民主国家发动战争是难以想象的。发动战争的政客,在诸多的现实考量因素之外也要面对巨大的道义压力和国内民众的大规模抗议。

今年早些时候,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最后失败了,但是无论结果是什么,英格兰和苏格兰都会心平气和地接受,谁也不会为此闹到动刀动枪的地步。如果哪位领导因为苏格兰独立而对它发动战争,那么人们一定认为这人得了精神病,这么离谱的政客第二天就要下台。

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民一般不会对领土主权过分在意,因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这些问题跟自己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不是那么直接,无论统一独立都还一样要过日子;而为了领土打仗却和自己关系很大,因为自己或子女是要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的。有意思的是,恰恰是自由国家的领土比较容易扩张,至少没有什么分裂的威胁,因为国家不靠仅仅武力维持主权,也要依靠优越的制度。如果这套制度能够给老百姓提供幸福美好的生活,国内没有各种特权、歧视、冲突、危机,相信大家都愿意同在一个国号下过日子。只要让人民来决定战争与和平,这个世界本来是可以没有战争的。

然而,专制国家天生有更强的打仗动因,因为专制国家的决策由统治者说了算,而统治者自己并不直接承担战争的代价。仗打赢了,自己扩充疆土和财宝;即便打输了,一般也是割地赔款了事,只要不做亡国之君就不会危及自己家族的生活。既然战争对统治者利多弊少,专制国家之间很可能打仗,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也不好说。对于专制者来说,是否打仗从来不是一个道义问题,而只是一个实力问题。如果国家贫弱或受制于国内危机,明智的统治者会选择韬光养晦;一旦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崛起”,则很快就会忘乎所以。

专制者不仅自己想打仗,而且会利用掌控的宣传机器对人民洗脑,把他们也忽悠起来认同领土主权的重要性,心甘情愿替自己做炮灰。侵华战争前夕,日本一直流行“满蒙权益论”,说“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好像不占领东三省,日本就活不下去。现在看来,这些说法当然是纯粹瞎扯。战后日本也没有满蒙,资源跟原来一样贫瘠,不也发展得很好吗?诸如此类的“理论”只是专制者炮制出来蒙骗人民、发动战争的借口,但在当时却糊弄了一大批人。今天围绕钓鱼岛等问题,这类言论似曾相识,不能不引起警惕。

1920年代,日本明治宪政秩序已经遭到军国主义势力破坏,原本相对独立的新闻媒体也遭到政府干涉和管控。《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总结了日本战时控制新闻的两种手段。一种是政治手段,一种是经济手段。政治手段就是政府对媒体的直接管控。和中国相比,日本有相当漫长的新闻史,既有一定程度的新闻自由,也有一定程度的民主政治,但是两者都不完善。譬如早在二三十年代,日本的媒体就曾和反对党联合起来,通过报道政府的丑闻,监督首相的行为,甚至成功逼迫内阁辞职。但是这种机制不够稳定,尤其是当时对新闻还存在着某些恶法。民主体制遭到破坏以后,军部就可以通过这些恶法来管控媒体、扭曲新闻。

经济手段则是军部通过右翼黑社会发动抵制运动,拒绝购买批评军国主义政策的报纸。《朝日新闻》是日本比较具有批判性的报纸,但右翼团体联合政府对发表反战言论的报纸发动“不买运动”,导致报纸的发行量急剧下滑。报纸市场化本来是日本媒体的优势,但是也使之在经济压力面前显得非常脆弱,经济制裁甚至比政治手段还管用。两者双管齐下,日本的全国性大媒体最终完全屈服了,甚至从战争的反对者变成了军国主义的宣扬鼓动者。媒体失守,舆论失衡,日本国民就成了聋子瞎子,很容易被军国主义宣传玩弄于股掌之上。

侵华战争时期,日本绝大多数国民相信政府发动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九一八”事变明明是日本间谍挑起,日本媒体一开始报道却说是中国人挑衅,日本予以反击是“正义之举”。南京大屠杀这么残酷的暴行,当时日本国内却根本不知道,到了东京审判的时候才知道。当时攻破了中国的首都,日本国内一片欢呼,都以为是皇军的伟大胜利。

这就是日本政府操纵宣传机器给民众洗脑,掩盖战争真相造成的后果。假如当时能及时报道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把反映侵略者暴行的照片发表到报纸上,日本国内就会产生一定的反战压力。美国之所以停止越南战争,和国内反战压力有很大关系。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之后不仅没有收手,而且在偷袭珍珠港之后全面扩大到太平洋战争,都是在新闻严格管控的情况下发生的。

讽刺的是,管控来管控去,日本政府把自己国民的眼睛耳朵堵得严严实实,对于战争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真正的国家军事机密却被英美悉数破译,毫无“秘密”可言。珍珠港袭击的发动者、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就是因为航程信息被破译,而被美国空军击毙的。新闻控制可以使军国主义政府发动战争,却挽救不了战败的命运。

当然,即便在军国主义登峰造极之时,日本政府的新闻管控也并非完全铁板一块,新闻界也绝非死水一滩,尤其某些地方小媒体仍然坚持对战争进行毫不留情的批评。即便放到今天,这些言论也是非常有远见的,体现了当时日本少数记者、编辑和知识分子对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深刻认识。他们的担当和勇气是今天的中国媒体人所不具备的,而日本政府对他们的批评似乎还有所忌惮,并不敢把他们直接打入大狱。

日本学术界也有相当的学术自由和勇气,一些著名学者和公知敢于批评军部的政策。东京大学宪法学教授美浓部达吉曾屡次批评军部政策,包括满洲事变,虽然受到很大压力,但是政府也不能撤他的教职。还有一位京都大学左翼法学教授,因宣扬马克思主义理论而被日本教育部勒令停职,而京都大学法学部的16位教授、副教授和讲师等39人竟提出集体辞呈,抗议这一决定。最后,京都大学的校长本人也辞职了。在人格独立上,今天中国知识分子还远不如当年的日本。

《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向我们生动展示,日本侵华战争是如何在政府管控新闻的情况下发动并持续进行的。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的七十周年之际,我们要反思这场战争的制度原因和我们自己的制度现状。

法西斯好比一种病毒,一度侵袭过日本和德国,而它的变种也相继侵袭了俄国和中国。如今,德日都已经成为宪政民主国家,从根本上摆脱了这种病毒。虽然安倍政府似乎也试图加大对新闻的管控,但是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毕竟不可同日而语;日本的新闻自由早已确立,不可能再走回头路,国家大政方针也不会发生近百年前那么离谱的事情。反过来,新闻自由的缺失已经让我们自己付出了沉重代价。“大饥荒”、“文革”这样的悲剧之所以发生,首先就是因为没有基本的言论和新闻自由。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一个国家可以发生任何事情,包括战争。不要以为战争结束七十年,法西斯就离我们远去了。只要新闻自由和民主制度没有确立,任何人都不能打这个保票。

其实,要永久保障中日和平、彻底修复两国关系是不难的,前提是两国人民要在没有政府干扰的前提下,通过自由的交流去相互了解、增进感情,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真实的日本,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真实的中国。只要国家不刻意塑造或限制新闻、不参与炮制各种“抗日神剧”,让人民之间在没有人为隔阂与误导的环境下自由交流,那么误解和仇恨终将消除。极左或极右的法西斯势力在两国仍将存在,但是他们不可能主导自由民主政体的大局。

(本文作者张千帆是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  Translate
65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Google+中文圈
上上网,吹吹水,翻翻墙
View community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微视野〗20151124
处理好与人的关系,就三句话: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

1. 在人生的中年时期,“爱”的内容有一大部分是要陪伴你爱的人度过人生的灾难。——布莱恩·莫顿

2.@Zeove:据说人老了以后,遗憾或者后悔的,不是年轻时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做的那些事。

3. 处理好与人的关系,就三句话: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

4. 【千年古银杏树一夕爆红】陕西西安罗汉洞村观音禅寺内的这棵银杏,据传为李世民亲手栽种,已有1400多年历史,树叶落下一地黄金,美丽异常。网络爆红后当即吸引了大批游客前去围观,队伍绵延数十米长。

5.@林萍在日本:【日本农村】在日本住了9年,我始终认为:农村才是真正的日本,农村人才是真正的日本人。在日本,农村的生活质量要好于城市,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农村人有独立房子与一大片土地,收入高于国家公务员空姐。而且风景环境卫生空气都比城市好,生活节奏缓慢悠闲。

6. 冬季来临,英国康沃尔(Cornwall)农场的尼古拉和她的母亲为他们的圈养鸡纷纷穿上了手织套头衫过冬,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编织了将近150件这样的套头衫。冷峻的表情,独特的斑斓外套,堪称今年冬天最引人注目的时尚鸡。

7. 【苹果新专利:iPhone将不再怕摔!】当iPhone在下跌的过程中,系统会触发iPhone内的减震器(或缓冲器),从而弹出机身4角内置的弹簧减震器,来吸收坠地的冲击力,这就是名为“电子设备防护外壳”的专利。

8. 位于俄罗斯的Kuandinsky桥,横跨维季姆河,全长570米,只有2米宽,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桥了。这座桥的金属部分已经被腐蚀了,且它上面仅仅覆盖着一层破旧的铁路枕木。到了冬季,桥面还会布满积雪和冰块,由于这里地处西伯利亚地区,因此这座桥上的积雪和冰块积年不化。尽管如此,还是吸引了众多的挑战者。

9. 宋·赵师侠《忆江南》:天共水,水远与天连。天净水平寒月漾,水光月色两相兼。月映水中天。人与景,人景古难全。景若佳时心自快,心远乐处景应妍。休与俗人言。

10. 生命时报:【手心向上,放松肩膀】工作时,是不是经常感到肩膀酸疼僵硬?台湾养生太极老师杨织宇教大家一个放松肩膀与身心的小动作。坐着时手心向上,肩膀自然就会放松下来。例如工作时一手敲打键盘,一手则手心向上放在腿上,就会发现打字一侧的肩膀紧绷着耸起来,而手心向上的那侧肩膀会松弛地垂下来。
#微视野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6575
 ·  Translate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如果你高喊:“钓鱼岛属于中国”、“美国阴谋肢解中国”,这是爱国;如果你高喊:“长白山、白龙尾岛、海参崴、贝加尔湖、外兴安岭属于中国”、“反对勒紧裤腰带援助外国”,那你就是卖国。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momo zhang

Shared publicly  - 
 
 
有一种陷阱,名叫稳定
朋友D回不了北京了。那年毕业分配,军校的他一切准备就绪,领导跟他说,你先去基层任职一年,然后回北京。D点头说,只要能回北京,基层无论多远,我都去。

我曾经跟D讨论过所谓的稳定,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了。

他说,体制内稳定,解决户口,每个月都有死工资,不用担心吃穿,还有空闲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我说,那种稳定,总觉得怪怪的。

D说,你看,你的每天必须充实奋斗,而我不一样,我可以躺着睡大觉,一个月还有5K的收入,再看看你,如果一天不奋斗,就没有了收入。

我说,可是,人生不就是奋斗的嘛。

他说,但是我的更稳定,我有了稳定生活,也可以继续奋斗啊。

我说,可是人既然拿了每个月一样的工资,所有人干活和不干活都得到的回报一样,谁还会继续干活呢?

他说,可是很多人都在追求稳定的生活啊。

我说,很多人做不代表它是对的,我不觉得你稳定,因为你的生活是靠着一个政策或靠着领导的一句话,可变性太大。而我的工作,凭借自己的努力,市场会给我一个相对公平的分数,而只要我每天奋斗,生活是在我自己手上;可你不一样,你的生活在领导、体制手上。

他说,什么意思。

我说,比如你要回北京,要找人,要求人,要给钱。而我,只要有一技之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总能找到工作,饿不死。

他说,但是去北京的结果是一样,我过的更容易一些。

我没说话,风吹的很猛烈,吹到我们的内心:一颗红彤彤,一颗懒洋洋。那个冬天,D离开了北京,去基层任职。

一年后,命令下来了,D回不了北京了。因为回京名额被人顶了。

我曾经问过自己,到底什么才是稳定,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户口,还是一套三居室房子。可是,直到今天,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每个月五千块钱上班喝茶看报纸就是稳定,很难理解一个人要有一套房子之后才能去爱一个人,很难理解必须要有北京户口才能在北京开始生活。

想到曾经央视的一个朋友,S。那年,我和她在旅行的时候聊天,她告诉我,央视好啊,工作稳定。

我说,怎么见得呢?

她说,一个月七千,五险一金。你虽然赚的不少,但不是那么稳定啊。

我说,我一个月少说5K,多的时候几万。总的来说比你多。

她说,我们发米和油。

我说,我可以买,其实没多少钱。

她瞪着我说,但是每天朝九晚五。

我说,我每天睡到自然醒,晚上上课,白天写剧本,深夜看书。

她说,我有年假,可以旅游。

我说,我想去哪里去哪里,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她愤愤不平,那一路,我们没有再讨论这个话题。下车前,她跟我说,李尚龙,你很不成熟。

我没说话。

几年后,S被台里外派到巴西。同时,她的男朋友在外交部被外派到南非。两人开始异地。

临走前,S告诉我她不愿意这样,两个人刚开始讨论结婚的话题。可是领导说回来升职会很快。

那时我正在谈恋爱,女朋友去了美国,也在异地。

我说,我明天去美国,找她去。

她喝了一口酒,说,还是你稳定。

几年后,她从巴西回来,我们都分手了。她说,你看我们结果是一样的。

我说,我们分是因为最终无法平等交流;而你分,是因为你们被迫异地了。那天我们回到了最初离别的酒吧,她告诉我,她要辞职,她笑着告诉我我,她从巴西回到央视,已经物是人非,没有岗位给她提供了。留下的,只剩下巴西那段经历。

我说,如果你不走,他们不会赶你走的对吧。

她说,不会,毕竟工作性质很稳定。

我说,那多好。那为什么不留下来。

她说,有什么意义呢。

她眼睛看着窗外,灯光照到她的脸,泪光被照的晶莹透亮,就像她在纪念自己无法控制的青春。

她回头跟我说,你比我成熟太多。

那天我忽然明白,这世界既然每天都在变,所谓稳定,本身或许就是不存在的。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本身,所以唯有每天努力奔波,才不会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父母那个年代所谓的组织解决一切,政府承包所有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随着经济快速发展,遭已经完全改变了。

可是,在我们身边还有多少人,为了户口丢掉生活;为了稳定丢掉青春;为了平淡丢掉梦想。

前几天,我再次见到了D,他又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的师兄,三十岁,稳定了半辈子,娶了老婆,正准备生孩子,忽然那个月,犯了一个错误被开除了。

他离开稳定的岗位时,居然发现毕业八年,他除了喝茶看报纸写不痛不痒的文件拍马屁什么也不会,他拿着自己的简历,跟刚毕业的大学生竞争岗位,可是除了年龄,他丧失了所有的竞争力。连大学四年学会的计算机,也随着平静的日子,丢掉了。

一年后,老婆跟他离婚。一天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跟D说:如果你要走,就早点走,就赶紧走;如果不走,也别在最能拼搏的年纪选择了稳定,更别觉得这世界有什么稳定的工作,你现在的享福都是假象,都会在以后有一天还给你,生活是自己的,奋斗也不是为了别人,拼搏也是每天必做的事情,只有每天进步才是最稳定的生活。

是啊,只有每天进步才是最稳定的生活、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为了所谓的稳定放弃浪迹天涯;为了稳定丢掉生命无限的可能。既然世界上最大的不变是改变,那么就在这多姿多彩的生活里努力绽放吧。

行走的路人,没人喜欢平稳的泥土,无论泥土多芳香,再忙碌的人也会多看一眼风中的百花。即使他们不像泥土那么稳稳的在那,但他们的努力绽放,毕竟给这世界带来了难忘的片段。这个,是不是你我想要的呢?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9/%E6%9C%89%E4%B8%80%E7%A7%8D%E9%99%B7%E9%98%B1%EF%BC%8C%E5%90%8D%E5%8F%AB%E7%A8%B3%E5%AE%9A.html
来源: 
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
作者: 
李尚龙


#励志
#职场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