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江枫宇
28 followers -
藉由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
藉由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

28 followers
About
枫宇'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还有两天,穿上黑衫,做个有态度的人。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我深信24年前我们师兄师姐们所做的事情是正义的。
【千日精选】 “六四”回眸50图

2013-06-01 23:20 来源: 看中国

【看中国记者江南、林雅丽编译】据《大西洋》(The Atlantic) 6月4日(周一)报导,二十三年前的今天,中国的解放军暴力清除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示威者,结束了长达六周呼吁民主和广泛政改的抗议运动。该抗议活动始于1989年4月,起初政府的反应包括一些让步,但5月20日,当局宣布戒严令,并调动了军队。6月3日晚至6月4日清晨,军队冲进天安门广场,镇压示威者,并朝很多人开枪。确切的死亡人数可能永远都是谜,但估计是几百到数千人。

今天,中国网络审查员封杀了网上“六四”、“23”、“蜡烛”、“永不遗忘”这些敏感词,来广泛压制人们对“六四”血腥镇压23周年的讨论。下面是用图像和文字讲述“六四”的故事,请广为分享。(点击图片看高清晰度大图)

1989年6月5日,一名中国男子在北京长安街独自一人在挡一队向东开的坦克车。挡坦克的人已经成为64事件中呼吁反对暴力流血的标志性形象。(美联社)

一名学生打出“自由”的横幅。1989年4月22日,涌入广场的约20万学生一起呼喊这一口号。学生们在游行悼念前中共领导人自由派改革者胡耀邦。(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5月4日,成千上万的大学生们向天安门广场进发,示威要求政府改革 (美联社)

1989年5月18日,北京大学的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开始无限期绝食之后,举行了大规模抗议北京当局的示威。(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5月17日,一名抗议的北大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医护人员急救,这是他们绝食抗议第四天。(美联社)

1989年5月17日,一辆卡车穿过广场上聚集的成千上万的人群,几乎被人群淹没 (美联社)

1989年5月19日,一群北京青年坐在车上,喊着口号,向天安门广场进发,支持抗议的大学生。(美联社)

1989年5月18日,一队抗议人群抵达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大学生,现场人群欢呼他们的到来 (美联社)

1989年5月19日,北京警察扛着横幅,游行穿过天安门广场,支持绝食大学生。学生们绝食进入第六天。(美联社)

1989年5月20日,当时的总理李鹏宣布了戒严令,示威者们拦住了一辆装满士兵向天安门广场进发的军车,示威者们伸出手指,做胜利的“V”字标志。(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5月2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以西8公里处,一名母亲把儿子递给军车上的士兵。(AP Photo/Sadayuki Mikami)

1989年5月22日,一辆军用直升机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撒传单,传单要求学生示威者尽快离开天安门广场。(Reuters/Shunsuke Akatsuka)

1989年5月23日,工人们在摘下天安门城楼上被油漆污损的毛泽东画像。 (Reuters/Ed Nachtrieb)

1989年5月28日,北大学生在听一名绝食发言人讲述着天安门广场接力绝食的详细计划。(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5月30日,一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雕塑一尊10米高的“自由女神”像。(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1989年5月30日,一名便衣警察在北京公安局前对抗议学生说,他们的行为违法了戒严令。(AP Photo/Mark Avery)

1989年5月30日,北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给“自由女神”手里安装火炬。(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6月2日,巨大的人群围观学生示威者在《北京日报》的办公室前焚烧《北京日报》,该报发表了反对学运的文章。(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5月31日,天安门广场上,一名老年市民在与绝食学生讲述她对民主的看法。(AP Photo/Jeff Widener)

一名学生在朝军队士兵喊话,让他们回家,当时解放军部队已经涌入了北京市区中心。(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1989年6月3日,北京人民大会堂附近,一名女子夹在解放军士兵与市民之间。(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6月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附近,民主示威者挽起人墙,挡住愤怒的民众,阻止他们追赶一组撤退的士兵。此前,士兵对示威学生和市民发射了催泪弹,激起众怒。(AP Photo/Mark Avary)

1989年6月3日,北京市中心,精疲力竭被示威者推搡出来的士兵。(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1989年6月3日,人们用公交车做路障,阻挡解放军部队朝天安门广场挺进。(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6月4日,解放军士兵在天安门广场上越过栏杆,他们与市民和示威学生发生了剧烈冲击。据报道,解放军接到命令,必须在凌晨6点前清场,格杀勿论。

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附近,学生点燃了一辆解放军的坦克。(Tommy Cheng/AFP/Getty Images)

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死难的市民遗体。(AP Photo)

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学生与军队发生冲突,学生们用板车运送一名受伤的女生。(Manuel Ceneta/AFP/Getty Images)

1989年6月4日,一名士兵开着坦克车朝一队队学生冲过去,很多人受伤。图为该名士兵被学生们打死,学生们还放火焚烧了他的坦克。(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被俘虏的坦克兵遭到人群殴打,一些学生们出手相助(Reuters)

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长安街附近,平民们站在军车上。军队和抗议人群之间的暴力升级,数百人死亡(美联社)

1989年6月4日,一名受伤的外国记者被人拉走。(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6月4日,三轮车夫奋力地蹬车,将伤员送往附近的医院。中午,在天安门广场外,军队向愤怒的人群开枪射击数百次。(美联社)

1989年6月,北京街头,一人带着手铐被军人抓走。警察和军人在搜捕参与民主抗议的人们。(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6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3名男子在逃命,背景的左侧一名男子,独自一人在挡一队逼近的坦克。这人就是著名的挡坦克的人。(美联社)

1989年6月5日,挡坦克的人静静地站在一队逼近的坦克面前。(路透社)

1989年6月5日早晨,人群在给满载着外国游客的公车让路,让他们目睹被军队开枪打死的无辜死难者的尸体(美联社)

1989年6月5日,一辆卡车载满士兵行驶在北京长安街上。(美联社)

1989年6月5日,坦克在北京的重要交通路口驻扎,一名军人手持手枪威胁围观者,围观者被吓跑。(法新社/Getty Images)

北京天安门广场西侧,一名北京居民展示军队的自动步枪发射的穿透他家窗户的子弹弹壳。(法新社/Getty Images)

1989年6月5日,北京长安街上,人们举着一张照片,描述中天安门暴力镇压中的死难者(AP Photo/Jeff Widener)

1989年6月5日,北京市区东部,桥上的坦克。(AP Photo/Liu Heung Shing)

1989年6月4日,北京市民在查看二十多辆被示威者焚烧的坦克,以阻止解放军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AP Photo/Liu Heung Shing)

1989年6月13日,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AP Photo/Sadayuki Mikami)

2012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北面,紫禁城前的武警队伍。(Reuters/Jason Lee)

2012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灯柱上的监视摄像头清晰可见。(Reuters/David Gray)

2012年6月4日“六四”23周年纪念日,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在查看一名男子相机里拍摄的照片。(Ed Jones/AFP/GettyImages)

2012年5月28日,天安门母亲之一的张先玲拿着儿子王楠的遗照。王楠在1989年的“六四”镇压中被杀害。(AP Photo/Ng Han Guan)

2012年6月4日,香港维多利亚公园,18万人参加了每年一度的“六四”烛光悼念晚会。(Reuters/Tyrone Siu)

2012年6月4日,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纪念“六四”23周年的烛光悼念晚会的市民。(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3-06-01
50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新书单…:-)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我们叠被子的技术宇宙领先!
【网络民议】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

5月22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文章《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文章提到“中国梦以信仰为魂、自觉为根”,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艰巨的国内改革任务、党所面临的严峻考验,我们仍要对中国梦充满自信,那是因为我们笃信“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这篇文章被各大门户网转载时,将标题修改为《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文章在受到大量转发的同时,也遭到网友犀利吐槽,许多网友都表示这种文风颇有向朝鲜看齐的架势。

还有网友指出,近期官方媒体频频发表类似文章,诸如《环球时报:让一部分有影响力的人先自信起来》、《人民日报:“党性”二字一旦说出来 必石破天惊》、《红旗:宪政关键元素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环球时报:“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等,均有涉及否定普世价值(七不讲所提到),强调三个自信的内容,可能是官方开动宣传机器,进行“中国梦”宣传的体现。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马九器:外星人快来学习!

汶金让:众里寻它千百度,真理原来在这里!

西门不暗:既然是宇宙的真理,为何还要强调中国特色?

MR--壮壮:观此神文,不禁菊花一紧,虎躯一震,三观尽毁!

律师映西:一直以为,只有邪教才说的出这样的话啊……

徐一龙:普世价值不准提,宇宙真理可以讲。

avb001:宇宙的真理这种话都说出口了,这牛逼算是吹到底了,往后肿么办?再要吹只能说上帝他老人家是党员了吧……

伞兵4:一篇逻辑混乱,自相矛盾,狗屁不通的文章。把证明已经失败,并遭世人唾弃的理论上升到宇宙真理的同高度,这种把戏连幼儿园小朋友都骗不了。

明月轻风二世:共党已经捉襟见肘,宇宙真理都说出来了,这和之前战无不胜的毛思想是一个路数,下三流!

五月花欣社:原来他们信仰的是宇宙真理教,佩服佩服,麻原札幌,是前辈哦!

韩景龙:两天后,解放军报发出声明,由于编辑失误,原文标题应该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提升小宇宙的真理!!!”

葡萄柚暢: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通通都被吓尿了!

公民意识觉醒者:看来要和三胖一决雌雄了。

松本纯一郎:人家朝鲜的主体思想早就是宇宙的真理,怎么整?

8部半:一股浓浓的传销气味迎面扑来。

乔_爸:邪教的典型特点是号称掌握宇宙真理!

闪电斗天:1.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2.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看来,我们已经成功开发了宇宙。

成羲成语:去你媽的主義,沒見西方天天喊著堅持資本主義?越沒什么越喊什么,沒夢才喊要夢,沒自信才喊要自信,走夜路心里沒鬼你就不用吹口哨,好的東西不用喊,自然規律自會優勝劣汰,喊口號頂卵用? (

临沂一市民:人家作的诗都与日月同辉,信仰的主义还能不是宇宙永恒的真理?

作家草军书:我第一眼看到这个标题,真以为是谁恶作剧PS的,没想到确实是真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们这个族群已经无耻到极限,情操气节荡然无存。四千年国家史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之荒唐。我评论不出其他话,还是到厕所去呕吐三个钟头吧无论你转如不转,这条博文都不会存在多久,小秘一发现就会舔舔地删除掉。

松火楼的秋天:教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天地为之变色,宇宙为之无光,唾沫横飞化作银河星系,扯下的俩蛋一扔变成金星太阳。谁能寿与天齐,唯有我朝宇宙教主和隔壁金家三胖。

朱智勇-:《解放军报》: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评:朝鲜主体思想放光芒!肯定是朝鲜兄弟勤劳代笔!伟大的国,你一定要解放台湾啊,让宇宙真理照耀宝岛!伟大的国,你应该不忘马克思的祖训,解放全世界,尤其是欧美被蒙蔽的人民!伟大的中朝兄弟,宇宙真理千万别独享,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怎么好意思呢?

意田:摩西顺服上帝的呼召,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在荒野中流浪40年,最终到达"流着奶和蜜"的上帝应许之地。然后,有个大胡子凭借着“无产阶级万岁”和之后“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把人们带到了满是"二奶和小蜜"的地方。

我是跟你谈正事:宇宙的真理是“天道弥常”不是“共产主义”。

fightcensorship:把坚持党的领导写进宪法就自以为取得了合法性,再由党的教授来论证这个原则,如果再延伸解释的话,所有进入中国境内的人,无论是外国人还是中国都必须认可这个原则,所以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党叫干啥就干啥便成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合法性的论点就这么成立了。

慕毅飞:宇宙的真理?还要发到外星球去?摸摸额头,41度了吧!

明月轻风二世:宪政你躲不过去,人类就是躲不过宪政才宪政的。谁都想大权独揽富有天下,结果五千年尸横遍野、白骨相撑。嬴氏无后,朱明活烹,诚无聊也。宪政是所有人一体解放,干戈华为玉帛,权争宁为游戏,这是人类自用火之后又一次伟大的进化。你有胸毛,不算孔武,万民授权,是真英雄。坐拥金山,你终究是看店的。

——————

欢迎邮件订阅中国数字时代 ,任发送一封邮件至 sub@chinadigitaltimes.net即可成功订阅,接收每日电邮,无需翻墙(为避免电邮进入垃圾邮箱,请把 cdtchinese@chinadigitaltimes.net添加为您的联系人)。欢迎RSS订阅中国数字时代,在谷歌阅读器等输入相应RSS地址,可成功订阅。订阅地址:http://goo.gl/lSx6M

注意:为了您的安全和便利,请使用Gmail等墙外电邮服务。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数字时代编辑助理:cdtchinese@chinadigitaltimes.net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3-05-22
5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感觉还行,就是不知道这算是哪种风格的音乐。

Post has attachment
这个版本倒是没什么敏感成分…但是确实值得一看 ……

Post has attachment
我的推特封面,好高端……o(∩_∩)o 
Photo

众所周知,不吃早餐的危害很大,所以…我还是没早餐吃!好饿!胃痛…现在谁奉献给我一团糯米饭的话,我当牛做马都要感谢Ta!!

China之所以无法有效实施改革,我个人认为是CCP的人太多,在我们身边每15个人中就有一个CCP份子,且这部分人享有极大的特权和福利待遇。他们当然不愿意放弃自己现在这一系列优厚的福利和特权,所以官方也只能这样默许下去。足够多的腐败,才能得到足够多的支持,我觉得就是这样。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