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認為真正可悲之處在於,這些人不願意讓我們的學生客觀的認識到史觀的概念,我雖然高中是三類組,但是一直很感念我們的歷史老師非常有心,他高二第一周全部在講史觀的概念,從史觀如何形成、史觀間的互相衝突、如何面對不同史觀(或只如何理解並尊重其他的史觀),這才是一生受用無窮的東西。

平 心而論,台灣史觀就一定正確嗎? 過度強調台灣史觀對那些隨國民黨來台進入台灣之人不會造成疏離感和被排斥感嗎? 對那些人而言他們的史觀就是(可能是捏造的)中國五千年歷史最後流落到台灣,叫他改那些根本不是他們家族記憶的日本統治史、閩南人拓荒史、原民被侵略史根 本是要了命根子,就跟我們要接受他們那套大中國戰敗史一樣困難。

今天課綱可怕之處,在於大家都要爭那唯一的史觀,那怕有人叫那唯一的史觀是「多元史觀」。

但我還是反對微調課綱,那無關史觀,而是有關科學事實,那套大中國史觀下的台灣史有太多不合理的謬誤,做個進步人要用一元史觀也好歹用個比較考據的史觀,而不是比較民族情緒化的史觀。

Anyway, 我在大一歷史必修修的是西洋史,老師更是花兩周講史觀,他不斷跟我們強調西方史觀的演進(可以看看 Dark Ages 在不同時代的涵義),到現在多元史觀,沒有一個歷史學家強調哪個史觀就是絕對正確或錯誤,而是這一套史觀是許多族群都認為用這個史觀他們可以互相對話共榮 的,叫同學不該在裡面做價值觀批判,或是把這東西當成絕對真理。

假如這套觀念可以引入國民教育的話,或許我們的公民素養會很不一樣吧。
趙少康正在飛碟電台訪問高中課綱微調參與學者世新大學王曉波,聽到他們大放闕詞地談論著大中國史觀無誤論及日本倭寇該死的仇恨思想並大批台灣史觀,突然感覺悲哀,因為我們還有這種容不下其他人觀點並要將自身仇恨觀點強加於下一代的自大學者!Orz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