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Yuki Nagato
12 followers|89,652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装载)被“辩证法”毒害的中国人 @ 腾讯网 新闻评论

《日人民报》前几天发了一篇社论《摈弃狭隘的极端主义》,把批评腐败的网民定性为“极端分子”。
社论的结尾还特地强调了,要用 “辩证的思维” 看待问题。
紧接着,腾讯新闻频道就推出了这个专题。这不是摆明了要跟《日人民报》唱对台戏嘛 :)

================华丽的分割线================

每年高考结束后,高考作文题都会成为人们解读、议论的焦点。然而人们普遍忽视了高考作文题的最大特点——“辩证”扎堆。今年虽然有所收敛,但“科技的利与弊”、“想着拥有还是想着没有”等辩证题目仍然不少。…

不但高考作文题简直爱死了辩证,在日常生活中,国人也把“你要辩证的看问题”挂在嘴边。当代思想家顾准曾总结说:“中国人是天生的辩证法家”。

可是顾准又说“辩证法把中国人坑害苦了”。这是咋回事?

【一个无敌句式——你要辩证的看问题】

无论你说啥观点,“辩证的看问题”都能将你轻易击败

有个笑话这样说:

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可怕的是,教授正在讲辩证法。/“请你自己对这个屁作一下判断,”教授说,“它好还是不好?”/我只得说:“不好。”/“错了,”教授说,“任何事物都由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这个笑话看起来很有趣。然而这真的是个笑话吗?君不见:

当我们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时,总有个故作老成的人充满智力优越感的说:你要辩证的看问题,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有民主的缺陷……

当我们说强拆是个坏东西时,那个“智者”又跑出来说:你要辩证的看问题,强拆有强拆的作用,不强拆怎么发展……

当我们批评官员的腐败风气时,“智者”又开口了:你要辩证的看问题,官员也很不容易……

当我们……

哦,对了,“你要辩证的看问题”还有个一样无敌的姊妹句式——“你太偏激了”。…

更厉害的是“辩证的看问题”发展到高级阶段后,你连发表观点的必要都没了

在“方舟子打假唐骏”时,一位叫“李国良”的网友说:“方说非黑即白,看来其完全不懂辩证法。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黑中有白,白中有黑,方却一口咬定他就是白,唐就是黑,连对立统一规律都不懂。”

你看看,遇到更大的“智慧”,你发现其实说什么观点都是多余的,反正“黑中有白,白中有黑”,进一步“善中有恶,恶中有善”,最后“是中有非,非中有是”,所以“是非”并不分明,甚至有人直接说本就无所谓“是非”,你还废什么话。…

【“辩证法”让我们由不安变得心安】

当我们为假丑恶不安时,一“辩证”就释然了

生活中每天都发生着各种假丑恶,有些假丑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或者我们就参与其中。如果我们批评或抵触假丑恶,可能会对自己不利;而不批评不抵触,自己内心又不安。

这时候,“辩证法”就派上用场了。只要我们改变思维方式,去“全面的”看待假丑恶,那么你会发现假中有真、丑中有美、恶中有善。唐骏是造假,可人家毕竟激励了很多年轻人;贪污让人痛恨,可贪污也是经济的润滑剂;强拆是惨烈,但没有大拆大建哪来让我们骄傲的市容市貌……

就这么一“辩证”,我们发现不但原来认为的假丑恶没那么糟糕了,甚至面目可爱起来,简直能成为真善美了。张艺谋不就在《英雄》中通过“辩证”的思维把暴君捧为英雄了吗?所以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心安理得的。 …

所以“辩证法”是犬儒的最爱

所谓儒,就是知识分子;所谓犬儒,就是像狗一样的奴才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本该是道义的坚守者,无奈上面要指鹿为马,知识分子该怎么办?坚持“鹿不是马”,要掉脑袋;而难得糊涂,才能明哲保身。

“辩证法”正是一门“糊涂”学问。被誉为“中国古代辩证法”的老庄哲学,有不少这类说法:“物无非彼,物无非是。”“彼出于是,是亦因彼。”“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恶乎然?然于然。恶乎不然?不然于不然。……无物不然,无物不可。……恢诡谲怪,道通为一。”(见《庄子·内篇·齐物论》)

在庄子看来,马亦鹿也,鹿亦马也,所谓“万物一齐”也。于是知识分子们释然了:你指鹿为马,我难得糊涂,“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 …

【中国人信奉的“辩证法”实乃诡辩术与捣糨糊术】

辩证法作为一个哲学概念本无害

尽管辩证法作为一个哲学概念,有丰富的内涵,但公认的辩证法的核心就是对立统一论。

教科书上说,对立统一是指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包含着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既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

事实上,这里的“一切事物”指的是“一切连续性的概念”,比如高度、数量、面积、价值。拿高度来说,包含高和矮两个方面,高矮对立,但没有高就无所谓矮,没有矮就无所谓高,而且随着标准的变化,原来高的以后可能变成矮的,反之亦然,这就叫两个方面的统一性。

如果辩证法仅仅是指上述这样的哲学概念,那么无错,更无害。

但被中国人灵活应用后的“辩证法”成了诡辩术

然而中国人理解的“辩证法”,却是抓住“一切”、“两个方面”、“统一性”等字眼大做文章。

比如“唐骏造假了”,这本来是个事实判断,根本不是个“连续性的概念”,不适用辩证法,更不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再比如“唐骏造假的价值如何”,这是个价值判断,对一件事做价值判断必然可以判断出好和坏两个方面,但“唐骏造假的价值如何”同样不是个“连续性的概念”,也不适用于辩证法。唐骏造假的正面价值——激励了年轻人,和负面价值——损害诚信,二者根本是两回事,不存在什么“统一性”。

但是,中国人的“辩证法”却认为,既然“一切事物”都有“两个方面”,那么“唐骏造假了”肯定也有两个方面,然而这两个方面是什么?你总不能说唐骏既造假也没有造假吧?于是“聪明”的中国人继续挖掘,发现做价值判断总是能找到“两个方面”,于是就以价值判断的多样性来混淆事实判断的单一性,在我们指出唐骏造假这个事实时,在旁边一个劲说“唐骏造假的积极意义”。

好吧,既然你要做价值判断,那我们就来谈谈唐骏造假的负面作用。这时候,“聪明”的中国人又拿出了“统一性”法宝,把两个逻辑上不相干的事情“统一”到一个逻辑下,以“唐骏激励了年轻人”来否定“唐骏损害了诚信”,如此“鸡同鸭讲”(实际上这种“鸡同鸭讲”普遍的出现在中国的各种辩论比赛中,这种比赛的题目设置往往就是要求选手们“鸡同鸭讲”)。

好吧,既然你要讲“统一”,那么我们从整体来看,“唐骏损害了诚信”之恶还是超过了“唐骏激励了年轻人”之善吧?所以唐骏造假的整体价值仍是恶的。 这时候“聪明”的中国人又绕了回去——“你不要太偏激了,毕竟人家唐骏激励了年轻人,你自己又有什么贡献……”。

所以中国人的“辩证法”就是种以价值判断混淆事实判断、让逻辑上不相干的价值左右互搏、以局部的价值否定整体的价值的诡辩术。…

更“高级”的“辩证法”干脆认为不存在是非、善恶,一团糨糊就是最大的“智慧”

更“聪明”的中国人都懒得诡辩了,他们认为既然“两个方面”有“统一性”,可以“相互转化”,那么“两个方面”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亦是我、我亦是你”吗?“两个方面”根本就分不清嘛。明白了“分不清”这个“本质”,才是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的最高级“智慧”。“聪明难,糊涂更难”啊。…

【结语】

以后再有人故作老成、装出一副“智者”模样说“你要辩证的看问题”,你就拿这个专题砸他的脸。

转载出处:
http://view.news.qq.com/zt2012/bzf/bak.htm

================华丽的分割线================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每周转载:关于辩证法(3篇)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6/weekly-share-8.html

谈谈逻辑谬误——以五毛言论为反面教材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3/logical-fallacies.html

思维的误区:忽视沉默的大多数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07/silent-proof.html

书评:《学会提问——批判性思维指南》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10/book-review-asking-right-questions.html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闲话“免于匮乏的自由 ” 文/俗士 对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生了病、不识字的人,说要给他们政治 权利,而且不让政府 来干涉他们,等于在嘲弄他们的落魄;因为他们必须先获得医疗上的帮助,必须先接受教育 ,然后才能够了解他们所能享有的自由,再进一步去运用这种自由。事实上,对于无力运用自由的人,自由又算是什么呢?——以赛亚 • 伯林《两种自由概念》 关于“免于匮乏”的话题早就想说了,但由于有一些顾忌始终没有成文,前几天我在《“自由”的借口和“乌托邦”的威胁》一文中说过要另外讨论“免于匮乏”的问题,所以就趁势讨论一下,也许有些时候确实不能有太多的顾忌——该说的就要说。 我们知道, 1941 年,当时的美国 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出了著名的“四大自由”: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后来这“四大自由”得到了联合国的认可,并将其写入《世界人权 宣言》,表达为:“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 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作者:章文 | 评论(20) | 标签:人民, 最大 有一次坐出租车,照例与师傅聊天,谈到他们的辛苦以及公司的压榨,言辞间自然有针对政府的批评。不想这位老兄说了一句“你就是那种吃共产党的饭,骂共产党娘的人吧!” 虽然他是带着笑说出来的,但着实令我意外并有些气恼。我于是诘问他,“养活你自己和家人的难道不是靠你自己的辛苦工作,而是政府平白给你的援助?”不等他回答,我又说,“你吃的是别人给你的饭么?你不工作试试,看谁给你饭吃?” 师傅不言语了。于我而言,并未因驳倒他感到快意,相反多多少少有些沮丧。北京出租行业臭名昭著,公司员工被严重盘剥,且无任何博弈手段。这些年来,一些性格刚烈点的师傅领头组织罢工还被判刑。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上面那位师傅居然不满意我这个外人站在他的立场上,对政府相关部门发些微词,这实在令人费解。 不过,和这位师傅拥有类似认识的人还真不少。我写博7年,遭遇好多起因我批评政府而批评我的网友。如果我恰好在文章中比较了中外政府的优劣,尤其是说了美国政府的好话,那么遭遇的批评就更加猛...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中国有软实力吗? (为《差距》一书作序) 章立凡 一片反日砸车声中,开卷读这部书稿,仿佛夏日饮冰。作者王冲先生因工作关系周游世界各国,将所见所闻娓娓道来:美国的民主、日本的国民素质、德国的效率、俄国的务实、瑞典的福利、以色列的智慧……,解析丝丝入扣,品之口有余甘。愿略借他几张页面,与读者谈谈我读此书引发的思绪。 新闻记者:也是历史的记录者 读此书稿,常有种“被撞了一下”的感觉,很多问题与作者想到一块了。他的工作是新闻,我的专业是历史,两个貌似相去甚远的行当,有此灵犀不谓无由。 今天的新闻,明天就开始变旧,最终将变成历史学者的研究对象。从结绳记事到甲骨碶刻,记者与史家原是同一工种,后来才逐渐有了分工。记者是新闻记录者和观察者,史家是旧闻编纂者和研究者。二者的工作对象虽不在同一时空,工作性质却十分相近。 人们熟悉的一些著名记者,退休后转型为历史学者。例如老报人陶菊隐、徐铸成、萧乾诸先生,从长期记者生涯的深厚积累中提取精华,留下了不少文史著述。当今最成功的范例,是老记者杨继绳先生,其著作填补了...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披着“宇宙真理”外衣的丛林法则 胡赛萌/文 “面对当今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艰巨复杂的国内改革发展任务、党所面临的严峻考验和危险,极大地增强同心共筑中国梦的自信,首要的是始终同心坚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仰,笃信‘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这段令人作呕恶心的话出自《解放军报》5月22日刊登的名为《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一文。作为由总政治部出版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机关报,《解放军报》一直备受外界关注,此篇奇文见报后,诸多网络门户网站进行了转载。网易在转载该文之时,将文章标题改为了《解放军报: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 这种断章取义、寻章摘句式的标题党行为是网络媒体的一贯做法,简单直白,却能有效地抓住网民的猎奇心理。此次,网易编辑的这种做法同样见效。进过网易编辑的妙手,该篇奇文顿时火遍整个中文互联网,众多网友纷纷加入调侃“宇宙真理”的大军之中。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宇宙的真理#这一话题还牢牢占据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榜。 《解放军报》中的这句备受调侃和嘲讽的“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中共革命第二大阶段的后期,就是众所周知的国共内战。在中国大陆所有的现代史教科书里面,都明明白白白地写着,是蒋介石和“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内战,是中共“要和平、反内战”,是中共为了解放全中国人民才“被迫”打的内战,又因为中共们是要“解放全人类”的,所以它又将这一场内战称之为“人民解放战争”。 由于这一连串自相矛盾的的弥天大谎,是中共用建国初期的大规模屠杀,其后不曾间断的残酷政治镇压,和它在新闻、出版、舆论乃至思想上的“铁血专制”,强行“浇铸”出来的;再加上毛泽东和中共在绝不准许任何人讲真话的前提之下,只允许他们自己“年年讲、月月讲和天天讲”;因而这个弥天大谎也就由于“戈培尔效应”,而变成了史实,更变成“真理”了。 然而,这却是对历史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栽赃”。 那么,历史的事实是什么呢?历史的事实就是,一个在本国人民长达八年的艰苦抗战之中,非但不抗战,而且为了“发展”而无所不为的党及其军队,其根本的 目的,就是要在外战结束之后,用它利用长期民族战所积累下的“本钱”,打江山和抢天下。否则,他便...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今天也许没几个人知道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但他在“十九世纪三部曲”里,引用过一句意大利农妇的话: “快逃,祖国来了! ”却成为流传至今的名言。 其实,此前的人类先贤们对“祖国”就有过深刻的思考。裴多菲先生的不朽诗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已通俗易懂地告诉人们,“自由”而非“祖国”,才是我们生命中不可让渡的权利 。 今天也许没几个人知道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但他在“十九世纪三部曲”里,引用过一句意大利农妇的话:“快逃,祖国来了!”却成为流传至今的名言。 其实,此前的人类先贤们对“祖国”就有过深刻的思考。裴多菲先生的不朽诗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已通俗易懂地告诉人们,“自由”而非“祖国”,才是我们生命中不可让渡的权利。 从殃视里我们也知道,战争很多时候都是以颠覆主权为目的,但战争罪却只追究“反人类”、“反人道”、“反社会”,而不追究“反主权”。 为什么这样呢?这要从国家开始说起。从十八世纪起,近代意义上的“...
1
Add a comment...

Yuki Nagato

Shared publicly  - 
 
曾几何时,“小艳丽短信”通过方舟子的博客传遍了网上。故事是这样的;小艳丽作为肖传国治愈病人的范例曾经在中国的电视节目中宣传过。原来只能爬行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走路。原来大小便完全失控,只能穿开裆裤,现在大小便基本得到了控制。 可方舟子在2010-10-13 09:04:42发表了一篇《肖氏手术”形像代言人“小艳丽”的忏悔短信》的博文,此博文在网上迅速传开。博文全文如下: 『[按:肖传国等人在郑州神源医院为“小艳丽”免费做“肖氏手术”,以此在媒体上大肆吹嘘手术如何成功,““爬行女孩”小艳丽走着回家过年”云云。“小艳丽”的父母不愿她出来起诉郑州神源医院,她发了这条短信。] 大家好,我是小艳丽。我想告诉大家,肖氏手术根本就是骗人的,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可言,所谓的成功根本就是在捏造。我做完手术三年多了,可是我没有看到一丝的效果,有一点也是在手术前就有了。我本来左脚是可以行走的,可是经过他们的肖氏反射弧手术后我的左脚却不能走了,没有一点力量,现在不用支具根本就站不起来。他们所谓的89...
1
Add a comment...
Story
Introduction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