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A Freeman
Attended University of London
6,410 followers|3,499,458 views
AboutPostsCollections

Stream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肆虐在你國人頭上的,是什麼紅色怪獸?
Gigantic smog... #china 👎
https://earth.nullschool.net/zh-cn/#current/chem/surface/level/overlay=cosc/orthographic=-246.85,30.47,1417
 ·  Translate
41
15
幻世- 城's profile photo趙子銘(趙紫明 チャオツミん)'s profile photoA Freema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狼牙棒伺候的,難道會是外國人?
'Chinese weapons, are not used against foreigners'
 ·  Translate
14
4
Xi Chen's profile photo
Xi Chen
+
1
2
1
 
抓贼用不到这个,这个就是对老百姓用的,这就是法西斯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不反省愚昧文化,永遠是專制溫床
Quotes about the ugly Chinese...
 ·  Translate
 

畫者一剑:丑陋的中国人~~究竟丑在哪里!?

2017-01-18 10:22

1、热衷内斗

 

中国人最拿手的是内斗。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内斗,中国人永远不团结,似乎中国人身上缺少团结的细胞。

 

各位在美国更容易体会到这一点:凡是整中国人最厉害的人,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凡是出卖中国人的,也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凡是陷害中国人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

——《丑陋的中国人》

 

2、取媚权势

 

呜呼,由于对权势入骨的崇拜,中国同胞是把权势放在第一位,而把伦理放到第二位的。

——《化淫棍为圣明》

 

3、笑贫不笑娼

 

在酱缸文化中,只有富贵功名才是“正路”,凡是不能猎取富贵功名的行为,全是“不肯正干”,全是“不走正路”。

——《不讲是非,只讲“正路”》

 

4、死不认错

 

中国人不习惯认错,反而有一万个理由,掩盖自己的错误。

有一句俗话:“闭门思过。”思谁的过?思对方的过!

——《丑陋的中国人》

 

5、没有是非

 

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社会是非观念。

中国人讲的“义”,是用来要求别人而设的,人人都觉得自己是例外,可以不必遵守。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义”是双重标准。

——《你这样回答吗?》

 

6、好面子

 

中国人讲“礼”,却只是虚礼———面子。而“理”则受到压抑,不能伸张。

——《你这样回答吗?》

 

7、没有心胸

 

中国的面积这么大,文化这么久远,泱泱大国,中国人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心胸?应该是泱泱大国的心胸。

 

可是我们泱泱大国民的心胸只能在书上看到,只能在电视上看到。

 

你们看过哪一个中国人有泱泱大国民的胸襟?只要瞪他一眼,马上动刀子。你和他意见不同试一试?

 

洋人可以打一架之后回来握握手,中国人打一架可是一百年的仇恨,三代都报不完的仇恨!为什么我们缺少海洋般的包容性?

——《丑陋的中国人》

 

8、混子

 

不认真,不敬业,悠悠忽忽,吊儿郎当地“混”,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特征。他在人性上形成的畸形心理,令人泪流满面。盖不认真不敬业的结果,必然产生强大的文字魔术欺诈。

——《尿入骨髓》

 

9、不敢说真话

 

中华民族最大的危机在于做坏事的人多,而肯说直话的人太少。

——《做官与麻人》

 

10、不为别人着想

 

我们盼望的是,每个中国人都应有设身处地为别人想一想的教养。珍惜友情,爱护自己所爱的人。……呜呼,别把自己的面子,建立在困扰别人的行为上。


作者:柏杨(1920—2008),台湾著名作家、思想家,代表作《丑陋的中国人》。书中柏杨以“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强烈批判中国人的“脏、乱、吵”“窝里斗”“不能团结”“死不认错”等劣根性,留下了许多振聋发聩的警句,尤其是那句“中国人就像酱缸里的蛆,喜欢在浑浊恶臭的环境里相互搅来斗去”,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  Translate
2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7
2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強行濕腳 黃俄土刑?🤔
Torture Chinese style... 
 ·  Translate
6
2
变身超人's profile photostone king's profile photoA Freeman's profile photoCheryl Hung's profile photo
21 comments
 
+A Freeman​,真係冇聽過,第一次聽!

睇蒞好多人都係~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點穴 黃俄黨文化,主子兒孫 小心了!👍
 ·  Translate
 
为南都点赞
 ·  Translate
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8
8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不做總統以後 😂😂😂
 ·  Translate
6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黃俄黨國文化精粹:媚上欺下
Chinese culture in a nutshell...
 ·  Translate
21
8
安樂大王's profile photo
 
狐假虎威之前必需先討得虎的樂意施捨。
民主政治的虎是人民才對!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Discussion  - 
 
Great! Britain stands up for yourself 👍
The pound sees its best day's gain in more than eight years after inflation figures and the key Brexit speech.
3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你國可悲現實!
 ·  Translate
 
(轉載自網路)陈丹青:在这个国家,如果你说中国不好,他们就会说你就是洋奴;如果你说美国很好,它们就说你就是美狗;如果你说不想做中国人了,他们就会说你就是十恶不赦的汉奸!
但是,若你什么都不说,悄悄把国籍变成美国,你就是成功人士;若你入了美国国籍还说你自己很爱国,那么你将可能成为人民代表;若你把老婆孩子送到美国,自己却在国内教别人如何爱国,那么你可能成为一个大领导!
这个国家,一切都很反常,昧着良心说假话的人,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寻找真理追求真相的人,却苦不堪言!甚至还有失去自由的危险。
因为站在你身后的,不是一些追求自由人权的人,而是一群没有思想,没有信仰,没有良知,没有追求,没有底线,贪婪无知冷漠的低级动物。
最可恨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压的生活,你本想拉他一把,让他站起来做人,他不但不會感激你,還會辱骂你,认为你是神經病。這就是中国的現實。
 ·  Translate
2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31
7
一隻小鳥's profile photo
 
强烈共鸣!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對黃俄黨國,理解透切吖 👍
 ·  Translate
 
中国隐瞒的屠杀-《杀人风》作者谭合成访谈

图:《杀人风》作者谭合成2016年11月重访1967年秋许多人被谋杀的寡妇桥。

本文译自《纽约书评》1月13日刊登的Ian Johnson撰写的文章,题目为“中国隐瞒的屠杀:谭合成访谈”。以下为译文:

谭合成看上去似乎不大可能是一位揭露中共最惊人罪行之一的人。这位67岁亲切的老人一生大部分时间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远离权位。他不是异议人士。事实上,他的职业生涯是为中国官方的国家媒体工作,并且试图相信共产主义。

但在本周发行的一本500页的英文书中,他详细描述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中最黑暗、最不为人知的其中一个故事:在文革期间,中共地方官员明确下令屠杀了9000位中国公民。这本书的主题具体到一个县,但文件显示类似的屠杀在农村普遍存在,导致高达150万人死亡。

事实上,正是中国政府自己向谭介绍了这些罪行。1986年,在为国家媒体报道工厂的生活时,一家具有改革思想的杂志给了他一项非同寻常的任务:到湖南省道县去写政府对文革期间在那里发生的杀戮的调查。当时的中国处于改革和日益开放的时期,作为一名官方记者,他能够阅览到成千上万页的文件。那时的想法是谭合成会写出一篇党努力处理历史问题及惩治肇事者的正面文章。

但是到1986年底,中国的政治气候已经发生了转变,谭的文章从来没有发表过。但是,谭放不下他所发现的那起屠杀爆炸性的信息,二十五年之后,他在香港出版了他的调查发现。现在,他的书将以英文刊出,书名叫《杀人风:中国一个县在文革中陷入疯狂》(The Killing Wind:A Chinese County's Descent into Madness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2016年秋天,当我与谭合成一起去道县——他书中所写的发生屠杀的地方,我们做了以下的交谈:

Ian Johnson:让我们从这本书的一些细节开始。为什么你被允许在1980年代做你的调查?

谭合成:那时是(改革派共产党领导人)胡耀邦主管的时候。他派了1300名官员到道县去调查文革中发生的事。我当时是为《开拓》工作,《开拓》是中国那个时候最具有勇气的杂志。所以我得写它,并广泛地去做采访。

但后来事情没有按计划发展。

当第一轮采访结束时,政治气氛已经转向。党内的势力反对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所以我的文章不能发表。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收得越来越紧。

但是你为什么没有放弃?

这很简单。坦率地说,在过去,我并不真正了解共产党和它的农民革命。我的思想就象被塞住了。但是突然间,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的思想变得清晰了。

是什么触发了这样的理解?

我一直在问一个问题:在那个地方被杀死的9000人当中,有任何一个人计划进行反革命活动吗,或者说了什么违法的话吗?最终的答案是:没有。

没有一个?

没有一个。没有一个人在思想上或行为上是反革命的。没有一个人说了什么反对革命的话。他们发现了很多“反革命”的案件,他们把他们全杀了,但那些案件全是假的。当我明白这一点,我的心碎了。我开始意识到这个党有着暴力的历史。在1928年,它已经组织了农民暴动,杀死了大量的人。(在中共1949年掌权后不久的)土地改革是难以置信的暴力。屠杀一场接一场。突然,思想就变清晰了。对于所发生的事,完全没有理由。这只是恐怖。

所以我觉得这种情况真的需要我。我必须把它写出来。所有那些给我信息的人(幸存者、家属和具有改革思想的政府官员),我曾向他们保证我不会拿这个来谋取个人利益,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让这样的屠杀不再发生。

在你的书中,你描述了这种杀人如何从城镇辐射到农村。你把它描述为“瘟疫”。

我的意思是它就象老式的瘟疫,携带者把它从一个地方带到下一个地方。那时,交通、信息都不发达。这种屠杀的传播依赖于个人的走动和传递信息。当有人带来了命令,杀人就开始了。

那些杀人者都很年轻。你写道,大多在二十多岁。他们是被毛主义的宣传洗脑了吗?

是的。那些年轻人一直在谈论地主阶级的剥削。但是谈来谈去,所谈的剥削都是同样的四个地主干的:黄世仁、周扒皮、刘文彩、南霸天。(这四名地主的罪行不断被中共以电影、海报和教科书的方式在全国各地宣传。)事实证明他们的罪行全是假的。但这是(那些年轻人)他们所知道的,他们以为在中国任何拥有土地的人都是可怕的地主,都该死。事实上,拥有土地的人大多只是这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尤其是在湖南,大地主很罕见。但他们都被划为地主。宣布他们是低人一等的,当命令下来时,人们发现很容易去杀了他们。

但这是半个世纪前。情况已经变了。

不,它扎根在这片土地上。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屠杀的时候,我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这一点,我是这么说的:我说根据我的研究,共产党人胜利不是因为(他们内战中的对手)国民党人落后;是因为共产党人更加落后。他们的残酷和落后使他们成功。国民党依旧还有一些开明的想法,所以他们失败了。

当前的情况怎么样?这些想法现在可以发表吗?

甚至比以前还严厉。过去你还可以打一下擦边球。现在他们不许你打。现在他们划分的界限甚至更严。

为什么?

一些领导人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只是中学水平。再加上中国的专制制度,现有的政策是朝着反对而不是走向更大的开放。

道县地方领导人的反应是什么?

他们最大的愿望是避免麻烦。该县不是由以前同样的人在管。几十年过去了。当时掌权的人现在都八十多岁了。新的当权者不想有麻烦或是动荡。即使是在2000年代,去那里做研究也是有风险的,因为那些拥有权力的人是那些人的孩子。即使他们已经退休了。

您认为人们仍然受到这些杀戮记忆的创伤吗?

目睹的人大多都死了,但是伤疤还没有愈合。因为那些被杀的人和遭受痛苦的人是社会最弱势的成员,最边缘化的人。他们无法申冤。

但一些杀人者受到了审判,(政府)给了赔偿。

根据该委员会,有15050人直接参与了杀戮,包括该县一半的党的干部和党员。但只有54人因为他们的罪行而被判刑,另有948名党员受到纪律处分。此外,每一个被杀的人,家属只收到150元(人民币)。这相当于今天的大约5000元或6000元(约1000美元)。

他们不能抗争吗或抗议吗?

如果双方力量相当,你才能有冲突。如果一方压倒性的强大,那么就没有冲突。这些贫穷的农民很可怜。如果你给他们300块(约50美元)或500块,或给他们在什么地方找一份临时的工作,他们就不说话了。人穷志短。

当前的领导层似乎试图回到1950年代,那时的官员被认为是廉洁的,党有着广泛的支持。

的确。他们认为那个时代是好的。但那个时代导致了文化大革命。它不是一个好的时期。只是因为毛还没有暴露他的计划。我不是说文革会完全重演。不会是一样的方式,但所有的社会主义制度结果都象那样。就像从你死去的兄弟那里继承了一个妻子,或是父亲把知识传给儿子。领导人任命他们的继任者。这就是一个小圈子。这样的土壤是如此之深。

那令到改变起来很困难。

这样来看:清朝衰退到完全的混乱,但仍然混乱了五十年。现在,看看当前政府掌握的资产。你想改变它?这是可笑的。

你的书最后一章是非常醒目的一行字。你写道:“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用这句话?

我有三个意图。一个正如佛陀所说,人们应该放下他们杀人的刀。只有这样,才能消罪。另外,我希望中国共产党真的能改革,放下它杀人的刀。第三点,这不是指手中的刀,而是心中的刀。(明代著名哲学家)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这适用于所有人。不单指共产党,而且指我们所有人:我们必须放下我们心中的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向一条民主之路。因此,未来如果我们有了麻烦,我们不必通过屠杀、谋杀或着是动拳头冲突来解决。

为什么中共还没有放下它的刀呢?

它放不下。这个特权阶层享受的好处太大了。如果放下屠刀,就必须放下特权。因为这整个政府的权力是基于枪杆子里出来的。现在共产党真的再也骗不了谁了,因为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已经破产了。在过去,他们依赖于欺骗和暴力。现在,它完全依赖于暴力。想想所有的抓捕和拘禁。这是它统治的唯一方式。放下屠刀,忏悔吧!

原文China's Hidden Massacres:An Interview with Tan Hecheng链接:
http://www.nybooks.com/daily/2017/01/13/china-hidden-massacres-tan-hecheng/

http://www.botanwang.com/node/76846
博谈网记者 #赵亮 编译
#文革 #屠杀 #谭合成 #精选
 ·  Translate
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6
5
刘无荻's profile photo
 
根本不是共匪最残忍的暴行。该作者还说50年代如何好,就是50年代按比例杀人极为残暴。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 Freeman

Shared publicly  - 
 
宗教的真正面目!
👍
 ·  Translate
 
穆罕默德:別擔心,我強姦我九歲老婆時沒戴套。
天主教主教:感謝主,戴套是不道德的!

(註:根據回教布哈里聖訓7:62:64,穆罕默德在娶六歲的阿伊莎為妻,九歲時完婚;天主教教庭認為做愛戴套是不道德。)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5
Yanlai Shao's profile photoHonpye Liou's profile photolilyan xiong's profile photoA Freeman's profile photo
5 comments
 
+lilyan xiong 右邊耶教那個是男孩。

因為天主教神父,有如和尚不許有性生活,早有無數醜聞,不少神父性侵唱詩班男孩,而教會卻不斷掩飾。😩
https://lh3.googleusercontent.com/zIRAQBvCJTGK5WaSoZ5DFUhm1UmjPa0nRW_jZAT_NVdhsodK041s8y78s_BF30iI-xG55F6nYw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A's Collections
Story
Tagline
Liberal atheist freethinker
Introduction
反獨裁,抗愚昧!

要做祖國人的,請回歸祖國!

大家需要的,是思想上的自由隨心所欲,而非行動上的自由為所欲為


BE WARNED, RELIGIONS COULD KILL...
Religions are mental addictions that could cost your life, if you are not careful.
溫磬提示:宗教(包括紅教)洗腦,有如精神毒品,可危害你一生!


自由信息大家看,結論各人自己做!

[美国官员看中国美国驻中国办事处处长在中国呆了二十来年后退休回到美国。 他说,其实中国的问题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的关系。中国人的确是一盘散沙,唯一能抱成团的,具有成熟结构化的团体,就是这个圈子。因为条例、条令并不能让人组成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只有在心灵水平上达成默契,才是团体组织化的关键。而这500个家庭,才是中国人当中唯一具有这一特征的圈子。组织化、结构化让人所具有的能量,不知是多少数量级的倍数,远远超过单纯靠人数增加所具有的能量。你有心观察,凡是重要权利机构的掌门人,都是这个圈子的人,或者被这个圈子的人所包围,比如,组织部,财政金融,证券银行,能源电力,信息舆论媒体,警察情报内卫系统等。甚至有些现任高官,都不一定属于这个集团。中国若改变现状,只有这几千号人走了下坡路,其他人,总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只有他们是不劳而获的特权者,其他人都是靠自己劳动吃饭。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是这个小集团的人质,是他们编造了如果中国施行民主人权,中国就要乱的谎言,是他们在幕后推动着中国政局的生生死死,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维持现状,既不左,也不右,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现在这样恰到好处,直到永远。有了这个理解,中国一切的问题,当权者一切的表面文章,你解读起来一定易如反掌,切中要害。他们最大的忧虑就是台湾问题。台湾问题的本质,就是民主化和信息流通自由化,谁都可以乱说话,这是置他们于死地的法宝。他们统治的基础就是社会愚民化。洋人大谈民主,中国老百姓听不懂,而且洋人多少是带有私心的。台湾人乱说话,大陆人句句听得明白,这才是心腹大患。先鼓动农民抢地主,再集体化抢农民;以暗分股抢国企,垄断央企抢民企;高房价抢中产,高税收抢平民;造假上市抢股民,超发货币抢储户;城镇化抢土地,私有化抢国库……抢劫成果一部分转移国外,一部分收买国际支持,一部分用于维稳,一部分醉生梦死。]

如果你不屬於那五百不勞而獲紅教主權貴家族,那你也是被奴役掠奪十多億屁民之一.那就不要再做愚民,不再贊美獨裁黨維護獨裁專制了吧.


起來!獨裁不滚不罷休!大家要有”擺脫獨裁專制“的共識,重拾追求自由民主的信念!

起來!不願做愚民的人們.....要自由公平全民普選,不要獨裁極權一黨專制!

中国人难道真的向鲁迅《铁屋子》说的一样,不要唤醒他们,而让他们高兴的死: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能唤醒沉睡的人,但是我却唤醒不了装睡的人。

不站起来抗争,就等着在沉默中消亡吧!

哪里有壓迫,哪里有反抗;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家。


好贊賞此位大陸网友之言:
世界如此美好 我却如此狂躁

我们,有权愤怒,有权知道,有权说话,有权追求更好...


自由追求者:理性探讨可交流互勉
智障愤青们:个人攻击就请移玉步
五毛走狗派:你妈喊你回家吃药呢!


PS,嚮往民主自由的,又無法接受他人向“大一桶“說不?那你没有資格参与討論民主自由!
Bragging rights
自由粤國人,莫等來生,今生不做腫國人!
Basic Information
Other names
自由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