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刘无荻
2,512 followers -
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

2,512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is pinned.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ublic
伯雄先生曾经有一句名言,他说选到只剩下阿里山,也要选下去。但我们却不能接受国民党垮到只剩下阿里山啊!所以,2008一定要赢!为了要赢,当然还必须要有配套了。
所以,洪秀柱主张:第一,唤起党魂。中国国民党的时代任务是要以立足台湾、胸怀大陆、放眼世界这样的一个精神、勇气和信心,让全中国人都能在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之下生活。
这是我们的理想,这是我们的抱负。
我们不要像民进党一样地想逃,逃离中国文化;也不要想躲,躲开地缘政治。逃跟躲是没有用的。只有勇敢地面向挑战,才能够解决问题。
只有面向阳光,阴影才会在你的背后。
洪秀柱竞选国民党主席的政见表述,民国96年,西元2007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nL5MlxXjsk
字幕 https://amara.org/en/videos/Pb7gZtD5j3xk/zh-cn/1024681/
洪秀柱:中国国民党的时代任务,是要以立足台湾,胸怀大陆,放眼世界这样一个精神、勇气和信心,让全中国人都能在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之下生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nL5MlxXjsk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黃俄黨國 囚禁13億人大監獄 遠離人類文明
#china the largest jail on earth...
Photo
Photo
11/09/2017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请点此链接:https://www.humanrightstulip.nl/candidates-and-voting/wang-quanzhang … … … … #请投票支持王全璋律师 9月6日截止
1、填写:邮箱、验证码
2、点击vote,投票
3、检查邮箱
4、邮箱点击confirm vote,投票 完成。
记住一定要进邮箱 确认,否则投票 就没成功。
Photo
Photo
2017/9/2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2016年4月8日,历史将铭刻的日子。南方街头谢文飞、王默被广州当局重判四年半,张圣雨四年,梁勤辉一年半。同一天,在武汉圣观法师四年,黄静怡两年。
这消息深深冲击每一个人的心。而我在悲凉心底埋藏了一年多之久的思忆,被这股愈发强劲浑浊的寒流冲开。
清泪在酸涩的眼里转来旋去,弟兄们的瘦弱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耳边是您们的嘻笑声、平和中带着严厉的演讲声,还有“大姐、大姐”一句连一句的亲切叫声……
张圣雨,受苦难最多的兄弟,十几次被拘留,总是因为喊“打到~~~”被酷刑,您的思想、您的见解与您的年龄是如此的不相称。
在2013年12月8日秦永敏老师的婚礼结束后,陆续回到北京。当时因为生活的艰苦我在天坛医院家属等候区落宿,北风狂吹的晚上,您和张红军一起去找我,您们看到那么多访民在地上铺些纸板,盖的很单薄,卷蛐在每块小小的夹缝中,您们的表情是那样难过竟然久久无语,话题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看得出您对这个社会现状的焦虑。我写了一篇小文让您修改,由于当时自己刚刚醒悟,您提出了很多观点,让我感叹。
2014年3月两会,马胜芬和二位同道来到北京,因为举“访民代表要求参加两会”牌被抓。您就从遥远的南方赶过来,打印了寻人启事,举着写有“寻找马胜芬”的大牌子,在北京的街道去张贴。
再见到您就是在郑州三看了,八、一清场抓了六人,您和谢文飞等人做为第二梯队到了郑州,马胜芬是带着病来三看的。记得您从手机相册里找出马胜芬妹妹的相片,很是陶醉地给我说:“她对付警察可有胆量了,看她笑的多甜蜜。”是的,马胜芬一脸阳光非常靓丽,可是命运艰难。
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您那很有特性的名片,概括了平等、自由、民主、宪政的理想,建议我也做一张名片,可我做的这一张远不如您的意识超前。
您还创新并传授了一种唤醒更多人的方法:搜附近的人去和他们聊今天的各种现象。……所有这一切,看到您一颗为民族之崛起、百姓之忧患的诚挚之心,震撼我柔弱不前的灵魂。
2014年10月,因为声援香港占中被捕,很长时间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于是马胜芬也举着“寻找张圣雨”的牌子走在了广州的大街上。看到您们的患难与共,我又是高兴又是心酸。
我总是劝您:不要和他们硬碰硬,少受些罪。您只是笑笑不回答我。
我无奈地牵挂、担忧着遥远的您们。写到此,不知道,我的泪为谁奔流。

谢文飞,机灵的兄弟,您的电话号码还在我的手机里存着,妄想着一天听到您的呼唤。
我们相识在2014年炎热的郑州三看,您的敏捷让我终生难忘,八一清场后,律师们到三看准备会见,不知道您是怎样随律师进到看守所内,以最快的速度、最准确的角度抓拍现场照片,又以最快的速度发布出去,您完全具备了一个战地记者的素质。
在郑州三看您教会了我发朋友圈。您还陪律师到焦作看望被抓的同道,因您的机灵,而是最合适的人选。
谢文飞,我的兄弟,让我怎能放下您。
王默,菜刀王默,一个多么响亮而有特点的名字。您从微博上走下来,以飞蛾扑火的气势投入到无数次的公民抗争中。
我们虽说认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过多交流,今天我真的好遗憾、好懊恼自己。您知道吗,今天买菜刀已经实名,贺龙当年的两把菜刀年复一年地刊印在了小学课本上,相信您的大名更是深刻清史。
您知道吗?您与令尊的谈话感动了多少人!慈爱的父亲劝您时,您回答:我不能让我的子孙像我这样活着。您的名言:推墙的路上,牺牲不可避免;没有自由的付出,就没有自由的未来。
您法庭铿锵有力的自辩书,可以说是轰炸专制的重重一炮,但愿震醒更多人的良知。您实践着自己的豪言壮语:如果把自己当做公民那么颠覆任何政权便是您的权力;如果您把自己当成奴隶,那么推翻奴隶主便是您唯一的出路。您的兄弟谢文飞发出感人的肺腑之言——也是我们共同的声音:支持王默的朋友,请攥紧拳头,把手中的菜刀举起来。
菜刀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浩然正气的精神,如阳光普照,犹如细雨润物无声。
铮铮铁骨的菜刀,让我清凉的血泪化为磨砺您的淬火。
只闻其名的作家兄弟梁勤辉,因网上几篇文章就能获刑,让我预测到我的结局。这是一个怎样的政权,怕风吹到,怕雨淋塌,怕几句笼中的高鸣……,如此、如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思想是自由的灵魂,自由是一切权力之母。
长嘶一生透冰清,天下牢笼慢步行。兄弟,追随者我来也!
南方街头个个都是我真心敬爱、难以割舍的好汉,您们走在了改变中国的最前沿,您们的血泪感召着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
同一天的四月八日,武汉中院对圣观法师判处四年、黄静怡女士判处两年的判决。中国大地再无微弱的光亮,处于最最阴暗之中。让多少人在黑暗中起步,又让多少人在阴霾中前行。……

您们走进监狱不是损失了您们自己的自由,是中国整个民主运动的损失,是中国公民社会的极大损失。(几次停笔悲无声,几次心噤血喷涌。)
——牛领钗与2016年4月14日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读书笔记# 德国是正步走的发祥地,19世纪早期普鲁士军队为了炫耀军国主义的赫赫武功,发展出这一“迄今为止人类所发明的最矫揉造作却最富表现力的肢体运动形式之一”。1920年代,希特勒在纳粹党人的冲锋队中沿用了正步走,最终成为党卫军和纳粹德国国防军的步法。正因为存在这样一层历史因缘,二战胜利后,联邦德国把正步作为法西斯主义的象征而彻底废除。崇尚个体自由的英美等国则从未采用过正步走。
  
看《意志的胜利》,总让我想起乔治.奥威尔的这段话:“正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之一,甚至比俯冲轰炸机还更令人感到恐怖。这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力宣言,相当明确而刻意地存在于其中的,是靴子直冲着脸而来的景象。它的丑陋,是其存在的一部分,因为它正在宣称的就是:‘是的,我很丑,但你不敢嘲笑我。’”
  
“我很丑,但你不敢嘲笑我!”奥威尔的这个观察可谓入木三分,可是光有恐吓仍然不够,墨索里尼说:“所谓法西斯主义,首先是一种美。”由此可见,权力要想赢得敬畏,除了颟顸霸道混不吝之外,还需要懂得那么一点点的美学原理。我猜想在观看纳粹冲锋队员的正步行进时,一定有人会被整齐划一、无懈可击的力量感所震慑,同时也会被其中所蕴含的庄严肃穆的美感所魅惑。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隋牧青律师:母爱汹涌——黄琦案通报】今天(2017.9.5)上午十时许,我和黄琦妈妈及两位天网义工一道从成都驱车赶至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阅卷。工作人员查询后告知:黄琦案已于8.月30日退返警方补充侦查,退侦期间无法阅卷。
我郑重告知案管工作人员:之前李静林律师曾前来阅卷,案管中心以承办检察官出差为由拒绝律师阅卷,有玩忽职守或故意渎职之嫌,盖因案卷归案管中心而非承办检察官管理,承办检察官出差不应成为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
案管中心工作人员以案管中心并未扫描案卷为由搪塞,承诺案件再送检时会电话通知辩护律师。

既然案件已退侦,按照法律规定,本案属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范畴,辩护律师会见黄琦须经警方批准。故离开检察院后我们即刻前往绵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退侦期间允许会见,并与办案国保交换了案件相关意见,国保承诺向上司汇报后定夺。
关于案件的处理,虽然双方观点、观念差异巨大,但都认同人道价值,或许这有助于黄琦案件的解决。
鉴于黄琦是一位罹患绝症并其他多种病症之人,我请求办案单位帮忙协调黄琦抱病仍须站立四小时值班等监所内权益、待遇问题,国保承诺会帮助协调。

绵阳午餐时,我和其他两位陪同者都吃得津津有味,黄妈妈却食难下咽,粒米未进,落寞、失望、难过之情尽显。眼见老人家我忍不住内心祈祷:但愿一案两命的人道惨剧不会上演。
黄妈妈比我父母还年长,已是84岁的耄耋之年,担忧、惦念儿子心切,不顾体衰多病和朋友们的苦苦劝阻,多次陪同我长途奔波到绵阳,只为能站到距离儿子最近的土地上!
黄妈妈是一位医疗专家,曾因黄琦案遭株连被非法拘禁十九天,被惊吓很久。为营救黄琦,学习上网,联系各方朋友、律师,接受媒体采访,不断手书呼吁书,致函
各级政府、政法部门,为营救黄琦,事无巨细地操劳。之前保养尚好的头发,而今已华发尽染。

可怜天下父母心!黄妈妈救儿之举,令人动容,再次印证母爱感天动地的无私、伟大!但很遗憾,再感人的母爱,似乎也无法感动特色中国的当权者,这是否也是一种人性的悲哀呢?隋牧青律师,2017.9.5下午于成都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