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李茂生
4,040 followers -
沒有個性就是最有個性的地方
沒有個性就是最有個性的地方

4,040 followers
About
茂生'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下的攙偽、假冒—一個比較法上的省思 匆促間寫出來的文章,與最高法院的刑庭會議的結論迥異。這篇文章充分表達出我國立法的草率與司法的怠慢。刊登於法令月刊67卷10期。民國105年10月。不過,於此公開的內文,只是未經修飾過的原稿而已。 下載:臺大NTUSPACE

Post has attachment
**
徐自強案一書推薦序 「1.368坪的等待─徐志強的無罪之路」一書的推薦序。幾個小時就寫完了。不過,真的是五味雜陳。當初寫司改會評鑑報告時,說真的內心中是以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來寫報告的。要不是這幾位義務辯護律師不屈不撓的努力,徐自強案應該就會被封存吧。 很高興能夠有機會寫推薦序,同時也感到萬般無奈。 下載連結(臺大Space):

發現社會底層下的遊民─遊民的形成、被害經驗與治理之論述
許華孚、陳治慶

─────────

遊民現象的結構與解構後的建構

臺大法律學研究所教授 李茂生

  遊民的議題在我國的諸多社會學或法學研究中,一直都沒有受到重視。然而,遊民是一直都存在的一群,不是作為一種階級或身分,而是作為一種特殊的生活形態而存在,理應受到人們的關注與研究。也只有在深入理解後,我們才能對採取這類生活形態的人們,做一個價值判斷,並採取正確的對應。
  那麼,到底什麼是遊民?雖然一語以遊民概括稱之,但是在其內包含了前科者、肢體殘障者、精神障礙者、失業者等等傳統的身分,他們共通的特徵就是同樣都是homeless。換言之,就正常人而言,他們就是居無定所,失去家庭庇護的非正常人,是一種採取漂泊生活態度的人。換言之,他們是存在於不存在的空間的生命。
  透過符號溝通理論與標籤理論的解析,我們可以明確查知正常的社會將遊民的特質定調在懶散、骯髒、危險等層面,而且也發現不論我們所採取的對應是排斥、拘禁、隔離還是福利施捨,最後我們的所作所為都趨向於蔑視遊民的人格,讓其愈加產生自卑感,進而增強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區隔。
  換個觀點而言,我們是透過諸種手段凝視、標示遊民的存在,藉著負面形象的塑造與遊民的些微反抗,再度地肯認了我們現在所承認的價值。這是明顯的權力運作,發話權與解釋權全都掌握在正常人手上。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等誠然是資本主義下勞工的最佳德行,但是要求這些勞工特質的結構,正也是製造出遊民的癥結。所以,當我們經常遺忘這個結構性因素時,也不是個特別值得驚異的事情了。
  更進一步,不論是警察的消極驅離、積極訊息蒐集,還是慈善團體所為收容、社工的後勤援助等 ,姑不論其無奈、善意或憐憫的心境,整個處理事務的流程,客觀上即已呈現出逐步將遊民逼到另一種境界的現實。這種批判容或過於抽象,或許我們可以藉著所居空間的區隔,更加具體地來展現這個現實。
  首先當遊民只是剛開始遊蕩時,其尚可生活在社會的某個角落,雖然人際關係與工作等,已經不太穩定,但是尚與「正常」社會保持一定的聯繫。其後,遊民的特質愈來愈濃厚,其開始依附在宮廟、慈善團體或官方所提供的臨時收容空間,於進出之間,逐漸失去自我尊嚴。最後,其只能長期待在公共空間,企圖在不能維持隱私的空間中,創造出虛擬的隱私空間,並沈溺於其中。然而,公共空間中的隱私空間僅是一種想像,而維持住這個想像的可能只是一個瓦楞紙箱或一席棉被而已。所以縱然利用時間差而於夜間進行虛擬,遊民仍舊會被驅離,或因為正常社會不斷設置的障礙而流離顛沛。換句話說,最終階段的遊民,其所居空間是個不存在的空間,其存在於不存在的空間中。在這個階段,遊民所擁有的只剩名字與身體等殘餘價值,而這會讓他們處於極度容易被害的處境。
  讓我們回憶一下阿岡本對於僅存肉體生命的神聖之人的描述。古代羅馬人對於危害尊親、挖掘境界石碑或對客人不敬的人,單純地將之排除於法律保障之外,任何人殺害這些人的時候,都不會被追究殺人罪責,同時這些人也是與神相同都是一種純粹生命的存在,所以不得尋祭奠的儀式而將之當成奉獻給神的祭品。社會中最終階段的遊民正就是現代社會中的神聖之人,我們在深層心理中極度羡慕其脫離規範而自由生存的生活形式,但是同時也不斷毫不容情地驅離他們,眼不見為淨,當然也不會給與太多的關注或援助。
  雖然正常的社會中還是會有人,想替這些聲帶被割除的邊緣人發聲,但是這只是代言而已,代言人仍是正常社會中的一員,其發聲以及該發聲的意義仍舊受限於正常社會的語言結構。正如奧許維茲的殘餘者一樣,證人就是證人,永遠不能成為本人。如今我們必須做的不是代言,而是找尋機會讓神聖之人發聲,然後讓他們有機會解釋自己的聲音的意義。發語權與解釋權都操控在他人手上的生命,終究無法獲得真正的自尊,其生命的治理將永遠不會是其自身倫理反省的成果。
  本書是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的許華孚與陳治慶兩位先生的共著,提供了關於遊民現象的研究取逕與無數的、多面向的深度資料。相信這本書會是研究遊民現象或其他社會邊緣的里程碑,於此樂於替這本書做序。

我說我不會參加2016的總統大選,這樣聽懂了嗎?
背後的聲音:「2016喔,懂了嗎?」

處理完性騷擾的調查,心情正不好的時候,在回家路上接到「律師」來電說,有人向蘋果投訴,而蘋果也打電話給SD鋼彈的台灣營運商了,因為有人投訴不公平。隨後,總經理打電話來,商量處理事宜,最後雙方同意將獲贈的鋼彈回收。
事件雖然平息,但是我還是有話要說。
1 手遊不是公共領域,私人間的饋贈(台幣百餘元吧),無關公平。況且縱然我利用獲得的鋼彈,拿到不錯的排名(不太可能),這也不會影響到其他玩遊戲者的權益。
2 總經理與我有共同的回憶,鋼彈與銀英,他理解我對鋼彈的執著,當然也理解我不可能沈迷於遊戲,因為有太多的事情要做,鋼彈純粹就是個象徵而已。他助我輕鬆圓夢一事,是他的好意,無關的他人,實在是沒有必要去追究營運商的作為。上次好人信也不是透過我饋贈了一些人圖組嗎?我也獲得一組,只不過,我沒用line,所以沒使用而已。
3 蘋果真的是沒事幹嗎?媒體是這樣用的嗎?如果是的話,快來抄這篇。

抱怨了一下正在玩的手遊,不料接獲該遊戲營運商總經理的來信。並且贈送了我一些東西,讓我繼續玩下去。
這種飛來的橫財,拿得可真心虛。

手遊的SD鋼彈,打完每個戰役會有抽獎勵的機制,不過都抽不到鋼彈,只會抽到少許的金幣而已。縱然可以抽到鋼彈,也都是低階的,高階的都抽不到。所以如果要得到好的鋼彈,那麼只好上網買。
我腦殘嗎?才不會去花這些錢的。

用了六年的imac,終於壽終正寢了。操得那麼凶,還可以撐六年,真的是勞苦功高。新買的imac,一時沒有留意,買到非SSD的,但是家裡網路慢,用傳統硬碟也就夠了。麻煩的是,在舊電腦出事前,我亂玩時空機,把檔案給搞壞了。結果現在一個空機根本就沒辦法拿來工作。如今,只好先用air以及MBP來頂著用了。 真是手賤。

晚間看了某電視台討論山老鼠的政論節目,姑不論談論的內容如何(其實官民都知道問題很嚴重,但又無力改革),我被三名高分貝搶話的女士、百分百的台客、溫文宣導政令的官員,以及插不上話的男士名嘴等的表現逗笑了。整個節目就像在菜市場一樣,唧唧呱呱吵個不停。從屏東倒底有沒有檜木、警方有無縱放、林務局官員是否失職,到魏家的油杉、搞活的山老鼠與搞死的山老鼠等等,諸多議題無序地空中交織,然後就結束了。剩下來的就只有腦袋瓜嗡嗡作響的我。 我是一方面修理air裡面的軟體,一方面吃水果,順便玩玩最近非常有名的刀塔傳奇,這樣才勉強聽完整個節目的。真不知道,為何會有人可以每天看節目,還樂此不疲。 不過,後來想想,某失言名人說的真好:「唉,老百姓的水準就是這樣,不然你要怎樣」。往後不要再說某人失言了。從一個洞說到水準說,都是肺腑之言啊。菁英不這樣,怎樣才算是菁英。

多數對弱勢的少數或一人為之時,或許可以稱為霸凌,但是多數蟻眾面對一頭巨獸(如某不受監督的基金會)時,只能說螞蟻希望「蟻多咬死象(讓象不舒服)」,而不會說螞蟻在霸凌巨象。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