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陈启明
219 followers -
消失的的时间
消失的的时间

219 followers
About
Communities and Collections
View all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人身不自由,其言论不会自由
【天涯】台湾人在大陆认罪并不让人感到惊讶,美国大学生在朝鲜拿了一个宣传海报都认罪了。认罪意味着存在宽大处理的机会,包括减轻刑期、缓刑等;不认罪面对的是重罪、体罚酷刑,任何人都明白后果是什么。在一个不民主、不透明的制度下,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老片子,侯真是可爱
Add a comment...

斯伟江:老太太摆气球射击摊被判刑,法律陷阱何其多?


新闻说,天津一老太太摆气球射击摊,被公安查到,发现射击气球的气枪,经鉴定,均符合枪支,被定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刑三年半。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现在中国法律上所谓的枪支,已经不是老百姓所认为的枪支了,坦白说,小孩的玩具枪,很多拿去鉴定,也会被认定为“枪支”的。我以前看到公安修改枪支认定标准,赶紧把孩子的射击玩具枪,去扔了,还必须砸坏了,以免祸害别人。

我国公安的枪支认定标准,是几个专家闭门,按照领导的需求制定出来的,制定出来,其实就是法律,因为我国立法机关,已经把枪支的认定标准,授权给公安机关了。我国人大里面多数是兼职的,每年开会举举手,拍拍手,真正参与立法的,少之又少,因此,多数法律是部门立法,甚至最重要的《刑事诉讼法》,也多数是公检法几家自己定的。不但枪支标准,精神病标准也是,司法部一些临床经验都不足的专家,制定了全国司法精神病鉴定标准。有一次开庭,我问一个精神病鉴定专家,你有几年精神病临床经验,专家开始不肯说,后来说了,一年。其他的年岁,全部在鉴定机构。这个人就参与了全国司法精神病鉴定标准的制定。你说,多么荒唐。比处长治国更危险的是,几个专家,按领导旨意,闭门造车,遭遇到的老百姓,谁遇到谁倒霉。

不止枪支。还有所谓的假药。一种德国的药,美国的药,真药,只要没有经过我国药监部门批准进口,谁带进来,卖掉,就是销售假药罪。北京、福建等多人被抓。销售假药罪,还没有金额标准,如果是非法经营罪,还有5万元的标准。销售假药罪,只要几瓶,就可能被判刑。因为,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把卖几瓶可以抓人的标准,授权给了公安机关。司法解释说,少量可以不算犯罪,什么算少量,公安机关说了算。

我网上查到福建连江一女子,卖了13盒英国退烧糖浆,(真药),获利200多元,被检察机关起诉。立法机关在刑法上是规定是假药,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进口的药,肯定是真药,不算假药,但,我国的最高法、最高检司法解释,就把进口药,未经药监批准,认定为法律上的假药。这算什么事?国产药很多的疗效不如进口药,很多进口药在国内没有替代品,老百姓买点药,只要不是伪劣药品,凭什么定假药。问题是,你上哪里说理去。要不是北京的一个警察来咨询我,他太太因此被抓,我一个律师,都不知道,这真药在中国算假药。难怪,很多家庭妇女落到这法律的陷阱里,把带进来多余的洋药卖了,无辜被抓。有的,或许是想赚点小钱,补贴家用。而不知道,法律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很多全职太太,孩子都还小,孩子在家里,妈妈在看守所里。孩子哭,妈妈悲,谁之过?

法律,必须让人知道了,才能入罪。真药变假药,谁能管恶法?孔子说,民,不教而诛谓之虐。

说到底,立法权,反映民意是脱节的。现在两高的司法解释,坦白说,也掌握在一些不了解世情的小年青手里,立出来的解释,脱离现实。有些是政治任务,类似司法部管死律师的规定,类似,两高关于微博500转入刑的司法解释。类似公安这种强制的标准下调,显然也是政治任务,但,这样的立法,显然,过了。为什么,贪腐案件的标准上调,从10万判10年,调到300万判十年呢?(有合理性),但枪支、药品的标准为啥要下调呢?

答案在风中,谁都知道,谁都无法解决。

非法立法问题,执法中也是。今日,广州市一个快结婚的年青人来问我,他出于虚荣,在网上花10元钱,定制了一个有名大学的文凭,(没去行骗,没任何后果),被以伪造企事业单位印证罪立案要起诉,我开始以为他被骗了,后来发现是真的。我打电话问检察官,不是伪造者、销售者才入刑,买的人最多行政处罚吗?检察官很耐心,回答说,他是”定制文凭“。定制就是共同伪造公章。我去餐厅点个菜让放点辣椒,就算共同做菜。我查了很多案例,似乎都找不到类似案例,私人定制,共同犯罪。

从常识都可以知道,这样的事情,和老太太摆气球摊一样,你去起诉他,一定是哪个层面出了问题。但,司法机关人员,处于维护“法律”,往往会把常识放在一边,既然法律这么定了,我们必须得判。于是,少年买卖玩具枪,被判无期,老太太气球摊,被判三年半,家庭妇女,卖了13盒洋咳嗽药,被提起公诉。

传统中国,立法权都和百姓无关,是仁慈的皇帝以及官僚系统相关,皇帝仁慈,立法简约,刘邦废秦朝的法律时说,”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巿.吾与诸侯约,先入关者王之,吾当王关中.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馀悉除去秦法“。显然不可能回到这么简约,但立法,要有道理,要不违背基本人情和常识。

法网之密,这几年显然已经过了,这几年修改的法律,司法解释,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百姓的想象,也超出了一般法律人的想象,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做的,已经是犯罪行为。倒过来,很多明明是犯罪行为的,却得不到追究。在强拆领域,明明有毁坏公私财产罪,但强拆房屋者多,公安警察明明在旁,却往往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法律是严峻了,警察是威严的,但一旦警察涉案,所有人自己遇到的警察不公,会堆到一个人头上,舆情澎湃,难以消解。殊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追本溯源,法当公平良善。

前几天,接到一个好心人从嘉兴打来的电话,说遇到一个老人,从云南大理步行到上海来找我,已经走到嘉兴,他,家有不平事,貌似家被强拆了,我让他坐动车,他说坐车晕,愿意走。我只能在上海等他,二天过去,显然,没走到。我知道,就算找到我,我也无能为力,辜负他几千里路的风霜雨雪。真的。除了和这哀哭的人同哀哭!
Add a comment...

嘲笑朴槿惠?

中国吃瓜群众莫名亢奋,纷纷表达了喜闻乐见和幸灾乐祸的情绪。喜的国外丑闻不断,足见其腐朽堕落。乐的是剧情够精彩好看,八卦又狗血。可我实在不知道,面对朴槿惠事件的进展,我们有什么好骄傲自豪的。相反的是,从整个事件揭示出来的社会发展特点来看,我们更应该感到羞愧。

第一、整个事件中,媒体的作用是巨大的,一件接一件秘密的披露,都由韩国媒体自己进行调查发布,这里面没有什么纽约时报、BBC、华尔街日报等西方主流大报的身影。可以说,韩国媒体已经承担起了社会守望者的角色,而我们的媒体呢?报纸上网站上,除了八卦狗血,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多值得阅读的内容。

第二、韩国检察机关真给力,反应非常迅速,媒体披露的当天,就采取了行动,而且丝毫不顾及总统的面子。青瓦台首席经济秘书安钟范、总统私人秘书丁浩成、文化体育观光部次官金钟、朴槿惠演讲稿前写手赵寅根以及青瓦台新媒体政策室前任官员金汉洙……这些遭突击搜查的均为朴槿惠的亲信。这说明,韩国检察机构真正实现了司法独立,不管对方地位有多高,权势有多大,都可以把她拉下马。

第三、韩国民众行动力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是韩国政治制度最有力的保障,同时也是民主制度最强大的纠偏力量。以当年的光州事件为代表的学生运动此起彼伏,推动军政府还政于民,他们最珍视自己奋斗的成果,不允许有人玷污。引起了民众的愤怒,朴槿惠这次在劫难逃。即使是能保住总统宝座,也将成为跛脚总统,并将在下台之后,受到检方的进一步调查。

第四、朴槿惠的反应是自省的,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在重视私人关系的儒家文明,重用身边人,这种事情算的了什么?被民众发现后,朴槿惠一没动用权力打压,二没有装聋作哑,而是勇敢面对,主动道歉。这不是朴槿惠个人素质有多高,而是制度对总统权力的制约。

面对国外的丑闻,我们总是喜闻乐见幸灾乐祸,以为国外就这么糟这么烂,却很少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在刚刚闭幕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6000多字的公报里,总共提到十次‌‌“高级干部‌‌”,频率相当之高。人民日报客户端说,这是提醒他们要‌‌“以身作则‌‌”、‌‌“模范遵守党章党规‌‌”,官当得越大,越要守规矩!越强调什么就越缺什么,这说明高级干部们要好好注意政治素质!

说朴槿惠被邪教掌控,我们的王林大师不也一样给多个高官看过风水开过光?铁道部长刘志军也是其客户,那块靠山石还是王林出的主意。说以权谋私让孩子进大学,我们这里领导们的假博士学历,多得一塌糊涂,教育腐败现象更是层出不穷,开后门塞个人根本算不上什么。南海仲裁一宣布,无数群众要去围堵肯德基。杜特尔特一来,又纷纷送上赞歌。

群众没有理性思考能力,习惯于看别人的戏,吃自己的瓜,这种甚少反思的素质,有什么资格去嘲笑别人。同为东亚儒家文明社会,面对韩国的政治、社会、民众的进步,我们应该感到羞愧才是。
Add a comment...

胡少江:“核心”的意义
2016年10月31日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历时四天,昨天在北京闭幕。根据中共的宣传口径,”从严治党”是会议的主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两个与”治党”主题有关的文件,也通过了《关于召开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但是在全会发布的公告中,尤其是在官方媒体随后所做的大量解读中,上述三个文件显然都只不过是陪衬,此次会议真正的政治成果是宣布习近平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

“第x代领导核心”这个词是邓小平发明的。一九八九年武力镇压示威民众和进行党内领导层政治清洗之后,邓小平在一次的谈话中,正式提出了”核心”的提法。他称毛泽东为中共党的第一代核心,自己为第二代核心,而刚刚取代赵紫阳担任总书记职务的江泽民为第三代领导核心。邓小平提出”核心论”主要有两个政治意图,一是为自己三度废黜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政变行为辩护,表明其合法性;二是要压制以李鹏等人为代表的党内极端保守势力对江泽民的挑战。

在胡锦涛接替江泽民担任党的总书记之后,不再沿用”以xx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提法,改为”以xx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个新提法一直持续到这次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前。当初,用”以xx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取代”以xx为核心的党中央”有几个因素,其中当然包括:一是江泽民栈恋权力,不愿意让出”核心”桂冠;二是胡锦涛也没有去抢夺那顶桂冠的政治胆量。而没有了”核心”桂冠,胡锦涛时代彻底沦为”击鼓传花”似的被动治理时代,至今为党内外所诟病。

在时隔十四年之后,”核心”这一特殊政治标签终于在中共的政治词汇中强势回归,这意味著中国政治生态的重大变化。在带上”核心”的桂冠之前,毛泽东和邓小平都经历了血腥的战争洗礼和残酷的政治倾轧;江泽民的”核心”桂冠则是邓小平为了自己的政治算计而为他册封的。与这些以往的”核心”不同,习近平在短短的四年的时间里,自己亲手为自己戴上了”核心”桂冠,这既体现了习近平在政治斗争中的强势地位,也很可能预示他将采取更大的政治举动。

事实上,在习近平成为核心之前,中国高层政治生活已经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政治局常委”九龙治水”的所谓集体领导体制不复存在,总书记习近平已经一言九鼎。本来总书记的职位本身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常委会的召集人身份,而领导核心则不仅意味著政治层面的更大的权力,也意味著精神和思想层面的权威,这意味著习近平正在坚定地要将自己塑造成为中国执政党思想的引领者、规则的制定者、最后的裁判者。

习近平进军”核心”神坛的进程实质上是一场权力战争,这场战争的时间不长,但是并非没有风险。在这一场战斗中成为阶下囚的那些政治局常委、委员和军队大佬,都是染红”核心”桂冠上红色宝石的祭品。他们曾经的显赫地位和盘根错节的政治背景,也说明了习近平权力之战的艰难。 从这个意义上看,与被人抱上圣坛的江泽民和不敢坐上圣坛的胡锦涛相比,习近平的政治胆量明显强过他们,这应该与他的太子党背景和在老一辈政治玩家中的长期侵淫不无关联。

政治领袖成为领导集团的”核心”本是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在政治思想控制严格的中国执政党和中国社会,”核心”的含义与民主政党和民主社会中领袖的含义有著很大的不同:他不仅是政治领袖,也要充当精神教主,他要用自己的思想去占领数十亿民众的脑袋。历史无数次证明,这不仅是一个不可能的使命,而且任何类似的努力都会导致社会向中世纪的思想禁锢状态倒退。不幸的是,中国似乎正在朝著这个方向大踏步地倒退。正是这一点,使得我在新的”核心”诞生之际为中国感到悲哀。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
Photo
Add a comment...

天桥也可以垮啊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当下中国抵制蠢货和脑残货更重要:从1949年到1978年,中国一边倒地抵制了整个文明世界长达30年之久,抵制了日货、美货、欧货,不仅没有使日本、美国、欧洲崩溃,反而给中国人民和中国社会带来了无尽的苦难。所以当下中国,抵制蠢货和脑残货更重要。
Photo
Add a comment...

打什么打,领导人家属都在美国当人质
Add a comment...

乱七八糟的数据——2015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简评

文:月下鹰翔

作为国内投资界数得着的数据狂之一,每个季度的经济数据集中公布的时候,都是我的集中吐槽日。尤其是今年以来,看着统计局各种胡编乱造,简单的发几篇围脖已经不足以平息我汹涌澎湃的吐槽能量了,必须要写下这篇短文,集中性的嘲讽一下。

首先我们来看GDP数据。今年前三季度的GDP值为48.78万亿,统计局宣称相对于去年同期的增长率是6.9%(按可比价格计算)。好吧,看看去年的值是多少,45.74亿。老实说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传说中的“可比价格调整系数”是多少,所以我们直接计算这两个绝对值之间的增长率吧。48.78/45.74-1=6.6%。好吧,以绝对值计算的GDP增长率,只有6.6%,低于按可比价格计算的6.9%。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统计局眼中,价格调整系数低于1,今年的物价比去年便宜,今年的钱比去年的值钱。老实说,作为一个购物达人,我真不觉得今年的物价跌了多少。按照你统计局的说法,今年的物价涨幅确实不高,9月份的CPI(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6%,不过好歹这也是上涨嘛。哪怕就按你这个1.6%来算,6.6%的GDP绝对值增幅除以1.016,这么算起来,也就是6.5%的增长率。这可怎么都算不出6.9%来。好吧,这里面的逻辑实在是莫名其妙。除非统计局把价格调整系数公式完完整整的公布出来,不然我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弄明白这个增长率到底是咋回事了。

对于这件离谱的事,我只能是这么猜测:消费端的价格确实在保持上涨,但是生产端的价格(即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一直在下降,9月份的PPI同比下降了5.9%。从2012年2月开始,PPI指数就没转正过,长年维持负值。这意味着进入最终消费领域之前的工业产品一直在降价,已经连续降了3年零7个月。在计算价格系数时,我们的统计局并不只是考虑最终消费品的价格,而是综合考虑了中间环节的价格。

但是,这个事是非常离谱的。为什么工业产品在中间环节连续降了3年多的价,但这种价格下降体现不到最终消费领域?理论上,你中间产品都降价了,都连续降了这么长时间了,这意味着制造业的平均成本普遍下降了,这一定会体现到最终消费领域,拉低消费价格。但结果居然刚好相反!在中间环节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是因为这个国家酷烈税负吗?制造企业的税负太重所以无法降价?那么,我们来看看税收数据。

工业企业的月度数据到这一刻只公布到了8月份,没关系,就看看这里面的“主营业务利润”和“营业业务税金及附加”这两项。今年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主营利润累计为3.77万亿,税金累计为1.16万亿。税金/利润,就是税负水平,算出来是30.8%。2014年底的利润为6.47万亿,税金为1.69万亿,由此计算出来的2014年工业企业的税负水平为26.1%。按这个计算方法,2013年则是24.8%。看到没有,从2013年底到现在,只不过1年零9个月时间,工业企业的税负水平足足提升了5个百分点!提升幅度高达20%,也就是五分之一!

我们明明知道制造业不景气,我们明明知道制造业是这个国家的根基,我们明明知道制造业衰亡的结果将是一场酷烈无比的经济危机,但是我们仍然在纵容这个政府给制造业加税!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给垂死挣扎之中的制造业,加了五分之一的税!而这,就是为什么工业制成品的价格在下跌,但消费端的价格却维持上涨的真正原因!你的数据再怎么乱七八糟,你也无从掩饰真相。在浩瀚的数据海洋中,老蛮我作出数据狂,总能寻找到最关键的数据链,并推导出唯一的真相。

既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加税这个事情的存在,那我们当然很有必要来认真的看一下财政收入数据。今年1-9月份,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44万亿,对比去年同期的10.64万亿,收入绝对增幅为7.5%,较6.6%的GDP绝对增长率要高出约1个百分点。可见政府的财税部门确实工作勤奋有效率,真正实现了财政收入跨越式发展。有意思的是,我们还真不知道政府到底是靠哪一笔税金收入实现这种跨越式发展。如下表所示,将政府公布的全部单项收入相加,仅仅只有9.5万亿,与11.44万亿的总收入相比,足足有两万亿的巨额收入不知道从何而来,鉴于主要的税种都已经全部列了出来,印花税之类的都是小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唯一的收入大头土地出让金收入又属于“政府基金性收入”,不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内,所以我们只能猜测,这两万亿大概是横征暴敛的预征税款,征收过程不知道逼死了多少家企业,搞得连我党都不好意思入账,只能模模糊糊的处理算数。

0064b1LWgw1ex6k3tfitpj30cj0e2dgv

要知道在制造业大规模死亡的今天,每天都有无数家企业轰然倒地破产的今天,我党还能实现税收上的跨越式增长,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简单的举一组数据:2011年8月规模以上制造企业中亏损企业家数为4.1万家,到2012年8月就突然上升为5.3万家,这已经算是触目惊心的亏损蔓延。也就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开始步入下行轨道。2013年亏损家数维持在5.4万家,2014年8月为5.2万家,看起来那两年的日子都还能勉强熬得过去。但是到了今年,熬不下去了,亏损家数暴增到5.9万家。在这种背景之下,减税原本是治国必须的选项,但这个国家不但不减税,反而还要加税。这真是匪夷所思到了极致。

而荒谬,或许才是中国梦的真谛吧。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