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tjlm ma
Works at 自宅
Attends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ived in tianjin
21,999 followers|42,492,464 views
AboutPostsCollectionsPhotosYouTube

Stream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6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上午,北大学生在三角地进行是否复课的讨论。12时20分,北大筹委会将是否复课的问卷发到每个学生宿舍,进行民意投票,每个宿舍投一张票。在1268张有效票中,赞成继续罢课的占64.2%,反对罢课的占24%,弃权票占11.8%。

根据北大学生投票表决情况,下午2时,北高联在北师大开会,做出决定:1、先由北大和北师大联合罢课,再号召全市罢课。2、活动以校园为主,办讲坛,出报纸,搞印刷,在校园内搞游行示威活动。并准备找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支持一些印刷设备。

上午,赵紫阳与胡启立、芮杏文就当前的新闻工作进行谈话。胡启立说,“这次学潮中,学生们非常强烈的一点就是要求新闻界对他们的游行等活动如实报导。学生们对新闻报导的不满一开始主要是认为4月19、20日晚学生在新华门前静坐的报导过于片面。接下来就是对四.二六社论强烈不满,认为对学运的定性是完全错的。接着就是《世界经济导报》被整顿一事传得纷纷扬扬。新闻界在这次学潮中承受的压力很大。学生们提出新闻要讲真话的强烈呼吁在新闻记者中引起很大反响。
胡启立说:一些记者对报社领导扣压有关学潮的报导很有意见,连新华社、《人民日报》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4月27日我们开了一个会,把几大家新闻单位的负责人都召集来了。会上,他们强烈要求对这次学潮报导的分寸,中央要有一个明确意见。所以我在会上说了一条原则,就是在报导学潮这个问题上,报社主编有权决定可以报导什么,或不报导什么。不一定事事都要请示。

赵紫阳:“我看这几天的新闻,放开了一点,对游行作了报导。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映嘛。新闻公开程度增加一点,风险不大。”胡启立、芮杏文于当天下午向北京主要新闻单位主要负责人作了传达。

下午3时,项小吉等四名学生代表将北京23所高校学生署名的《北京高校对话团请愿书》送达中办、国办信访局,要求将请愿书递送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5月8日得到答复。中办、国办信访局局长郑幼枚、全国人大信访局局长陈文煒出面接待。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杨尚昆来对我说,赵紫阳要改变动乱的定性,认为定性高了。尚昆不同意他的观点。赵又退而求其次,提出要淡化关于 “动乱”的提法。尚昆担心我和赵紫阳在会上发生正面冲突,认为这不利于团结。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我对尚昆说,实际上赵紫阳早已淡化了对动乱的定性,但我绝不能同意在淡化的口号下改变对动乱的定性。赵紫阳提出要去见小平,并要求尚昆同去。尚昆推辞了,他对赵紫阳说,小平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动乱定性不可能改变。

青海民族学院学生会宣布,自今天起全体罢课,要求青海省主要领导出来与学生对话。

《纽约时报》、美联社、法新社今日不约而同都就中国传媒界的“大突破”作了专题报道,咸认中国新闻界似乎已突破了“瓶颈”,“新闻要讲真话”或即将在中国实现,同时也显示了中国在控制舆论方面的政策可能有所改变。

《纽约时报》说:中国官方报纸在对学生民主示威运动故意漠视了两周之后,周五在北京学生大规模示威游行的报导上,显示出一种新鲜的开放姿态。

(2011/05/06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49
5
黄天鹏's profile photoBros Pov's profile photoxl吴's profile photo
5 comments
xl吴
 
未敢忘记!赣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64是很多人每年都會關注的紀念日,“tankman”也是全世界人民熟知的形象,並且早已經成為向極權挑戰的不朽象征,激勵著全世界一代又一代為自由抗爭的人。
我們不應該只是沉湎于27年前的那場抗爭,“tankman”孤身阻擋鋼鐵巨獸的畫面不應該只是過去的記憶。
在下一次64爆發時,共產黨將不再有任何被姑息的理由,面對徹底覺悟的人群,大勢已去的軍隊將調轉炮口,人民應該贏得這場遲到的勝利!這就是這張漫畫海報構思的初衷。
歡迎來信索取海報級印刷用的高精度文件
remonwangxt@gmail.com
 ·  Translate
2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0
2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称,因参与六四抗议被监禁近28载的苗德顺将10月获释。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9
2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3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上午,由中国记者协会出面,邀请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汪家鏐、中共北京市委秘书长袁立本举行中外记者会,针对昨天学生递交的对话请愿书进行反击。

袁木在中外记者会上对学生对话要求的的答复,引起北京高校学生的强烈不满。记者会结束后,北高联学生代表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询问对请愿书的答复。信访局局长郑幼枚回答:“请愿书中所提问题,国务院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已回答,不再答复。请同学们回去尽快复课。”学生代表深感失望。

下午,北高联在北师大物理楼开会,有47所高校的学生代表与会。在表决明天是否游行的问题时,有41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会后,北京各高校学生进行紧急部署,并纷纷张贴题为《五四行动》的传单。
《五四行动》传单内容:一、8点从各校出发,游行到天安门广场,沿途散发传单,不演讲,少喊“打倒”。二、下午4点,市高联在广场发表《五四宣言》,然后各校自由组织活动(集体活动结束)。《五四行动》传单提出7个宣传重点:支持改革,反对倒退;民主、科学、自由、人权、法治;要求对话,对话要讲诚意;维护宪法的言论新闻自由,声援《世界经济导报》;集会、结社自由,高自联合法地位;反对官倒,打倒腐败;全国高校联合起来。

下午,北京一百多名新闻工作者在鲁迅博物馆开座谈会。外国及港台记者闻讯纷纷赴会采访。因人数太多,座谈会移到室外草坪举行,《亚太经济时报》人员主持座谈会,先由《世界经济导报》驻京办事处负责人张伟国介绍《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经过。

与会的新闻工作者一致同意声援《世界经济导报》,但对5月4日举行游行一事意见并不统一,一些人持反对意见,认为新闻工作者要有别于学生,不能举行游行。会上争论不休,迟迟做不出决定,一些人干脆提前退席。座谈会结束得很晚。最后,拟定采取两项行动:一是在首都新闻界发起请愿书签名,要求与主管新闻舆论的中央领导对话。二是在5月4日与学生一起游行至天安门广场,新闻记者或编辑可以用请愿、集体围观、集体采访的名义加入游行队伍。

《经济学周报》郑棣等人将一份事先拟好的请愿书,拿出来让与会新闻工作者商讨。最后拟定的请愿书,要求中共中央撤销上海市委对《世界经济导报》的处理决定,要求政府领导人与新闻界对话,有90多人即席签名。

北京市公安局发出通告,为保障五月四日官方主办的各项纪念五四活动顺利进行,对天安门地区实施交通管制措施。五月四日晨七时至晚六时,广场禁止行人通行。上午八时至下午三时,人民大会堂西侧路、广场西侧路,除持有官方纪念五四大会车证的车辆外,禁止其它车辆和行人通行。

上午,赵紫阳出席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大会并发表讲话,杨尚昆、李鹏、万里、邓颖超、乔石、胡启立、姚依林等出席大会。赵紫阳的这个讲话由鲍彤起草,事先经过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成员的审核。在审核过程中,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李锡铭等都提出讲话中应增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句话。李鹏还将自己修改的稿子交给杨尚昆,希望杨尚昆向赵紫阳再强调一下。大会开始前,杨尚昆找赵紫阳谈话,提议加上这句话,赵婉拒。

外地一些高校出现呼吁五四罢课、上街游行、声援北京学生的风潮。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大的一些学生传出消息:5月4日上午9时30分上街游行,到市人大门口集中。

武汉的武汉大学、武汉工学院、中南财经大学、华中师大、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武汉工业大学、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武汉水运工程学院、湖北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钢铁学院、武汉粮食学院等13所院校出现五四上街游行的大字报或传单。

天津的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商学院、河北工学院、天津纺织学院、天津轻工学院、天津财经学院、天津师大的部分学生在南开大学集会,商量五月四日一起上街游行。

贵阳、成都、重庆、昆明、长沙、哈尔滨、沈阳、长春、兰州、大连、南京、杭州、苏州等地的高校相继出现了呼吁学生五四上街游行的大字报和传单。

五四前夕,各地中共党委、政府、各高等学校为制止学生的五四的游行,下了很大功夫,做了大量的劝阻工作。

一些海外华人知识分子特邀方励之领衔,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出《敦促中国大陆民主政治宣言》,其中提到:对中国这样一个专制传统根深蒂固、特权势力盘根错节的病态社会,只在经济上做些修正,而不在政治体制上进行民主改革,是无法解除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桎梏的。

(2011/05/03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45
7
朱少波's profile photo于志国(yuzhewo)'s profile photoruizhou liu's profile photosenyong zhu (尚黑)'s profile photo
36 comments
 
+ruizhou liu 那些学生的诉求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杀杀杀。脑子都残掉了,还能上网倒也是奇迹!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1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上午9时至10时20分,北高联在北大图书馆前的篮球场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王丹等人主持会议,六十多名中外记者与会,二千多名学生旁听。北大筹委会在记者会上倡议成立全国学联筹委会,并举行全国高校大罢课。

记者会上宣读了北高联的对话要求声明,主要内容:1、正确评价胡耀邦功过;2、重新公正客观评价报导这次学生运动,查处北京市欺上瞒下制造动乱借口的行为;3、惩处四.二0打人事件的直接责任者;4、反贪污、反腐败,惩处官倒,解决康华(邓小平长子邓朴方旗下公司)问题;5、尽快出台《新闻法》,允许民间办报,支持香港报人徐四民先生回大陆办私人报纸的要求;6、提高教育经费,改善教师待遇。公布全国政协三个调查组关于北京市教育经费的调查结果;7、检讨政府重大政策性失误,由全国政协出面,组成专家论证小组,分析去年通货膨胀的原因等。

记者会上宣读了北岛、苏晓康、郑义、韩少华、戴晴、宋伟、孔捷生、陈建功、史铁生、赵瑜、刘卫华等数十名学者、作家致中共中央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信中说,近日来北京学生的行动是正义的,我们予以支持。
记者会上宣读了500多名留美中国学生和学者的支持信。信中说,中国大陆学生的民主爱国运动不仅不会破坏安定团结,反而会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强烈要求中国当局正确评价学生运动。

北京各高校学生正在重选本校学生自治会。北京科技大学今天产生了新的筹委会,北京外语学院明天将产生新的筹委会。北大、清华、北京农业大学昨天选举产生了新的筹委会。各校重选的原因包括巩固和加强学运领导班子,使之更有民主性,让更有能力、更优秀的学生进入学生运动领导层,等等。

一些新闻界人士也在积极活动,至少有三份全国性报纸的员工在办公室张贴大字报。《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科技日报》、《文艺报》等报社几百名记者打电话给《世界经济导报》表示慰问。

今天北京各大报纸都以认清形势,共同维护安定团结大局为主题,发表了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社论、评论。

下午,赵紫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与会者有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有权列席常委会议的元老杨尚昆、薄一波,以及李铁映、李锡铭和陈希同分别以国家教委和北京市党政负责人的身份列席会议。

政治局常委会议强调:一、各级干部要提高对这场斗争的艰巨性复杂性长期性的认识。二、认真组织党团员联系实际学习《人民日报》社论和政府官员同学生的对话,做好思想教育工作。三、坚决抵制非法串联活动。学生到工厂、农村、中学、商店串联,要坚决予以反对。

晚上,复旦大学逾三百名学生在3108教室选举学生自治会,会议由管理学院科学系86级学生张才(姚勇战)主持,散发了“上海高校学生联合会公告”等四份传单。张才宣布:五月二日下午一时集合上街游行,同济大学、华东师大、上海交大等校将一起行动。

晚7时,上海的同济大学逾五百名学生在129教室开会,由1986年学潮骨干、化学系84级学生曹建华主持并宣布,五月二日上午全校罢课,下午一时半在校门口集合,等待复旦大学学生游行队伍到来后,一起行动。

根据上述情况,中共上海市委要求各高校采取一切措施,抓紧工作,稳定局势。对于煽动学生上街的大小字报,要坚决揭掉。明确宣布罢课是非法的,绝不允许阻止学生上课,只要有学生来上课就要坚持授课。要立即做游行组织者的工作,尽力把游行队伍拦在校内。

陕西省西安一些高校出现呼吁罢课的大字报和标语。11时,西北工业大学有人在高层建筑上挂出署名“88级研究生”、写着“罢课”大字的巨幅标语。西北大学有人从高楼散发百多份“西安高等院校联合罢课宣言、纲领”,署名“西安学生团结联合会”。

重庆一些高校出现呼吁罢课、游行的大字报和传单,鼓动学生“5月4日上午8时在新广场集合,到解放碑举行游行,并罢课一天,以声援北京学生的行动”。有的大字报提出了游行、罢课的具体方案。

(2011/05/01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46
6
Xing Jeffrey's profile photosuping chen's profile photoF Xie's profile photowilliamkf Lee's profile photo
18 comments
 
+F Xie 狗養的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29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当天,北京高校比全国其他地区的高校显得相对平静,大部分学校的学生仍在罢课,一些学生运动组织者更多地转向研究下一步对策,更多的学生在养精蓄锐期待着“五四”的到来。

北京市教育部对全市40所高校的调查统计显示,舞蹈、体育等10所文体院校学生继续上课;广播、旅游等6所院校80%学生上课;北航等7所院校上课人数有所增加;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等20多所院校大多数学生仍在罢课;政法大学基本没有学生上课。

北京各校的大字报内容多以关于对话问题为主。北大贴出无署名、题为《对话基础的7条建议》大字报,提出:1、必须公开承认学生自治会为合法组织;2、必须澄清四.二0新华门事实真相;3、必须公开全面报导四.二二天安门广场学生请愿活动;4、必须彻底否定四.二六社论;5、必须公开全面地报导四.二七学生游行示威活动的全过程及目的;6、对话必须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对话的时间、地点和双方代表以及人数由双方共同协商决定;7、对话必须公开进行,允许中外记者采访报导。
14时30分,受国务院和李鹏委托,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和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秘书长袁立本、北京市副市长陆宇澄在共青团中央会议室与北京16所高校的45名学生进行官方所谓的对话。

出席与袁木“对话”的学生多由官方控制的全国学联、北京市学联联系通知,北高联主席吾尔开希闻讯赶到会场被禁止与会,并被明确告知,北高联是非法组织。袁木等官员高坐在台上,台下的每位学生只允许发言一次,并且必须以提问题的形式进行,不能自由发挥。

袁木“对话”会刚开始,一些学生就对代表权问题提出质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名学生席间退场抗议。政法大学研究生项小吉在“对话”会上发言:对话应该是在国务院与首都全体高校的学生代表之间进行,而今天所到的学生不具有代表权,从所到学校看,只有16所,从所到的同学看,并没有经过普选产生。今天只是一个接触会议,而不是广大学生所要求的对话。

下午,北高联常委王丹、主席吾尔开希等在香格里拉饭店召开中外记者会,王丹、吾尔开希宣布对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不予承认。王丹说:“很遗憾,这不是对话,倒更像是一次记者会,由学生来充当记者提问题。”

晚上,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录像后,大学生普遍不满,全国有上海、天津、武汉、兰州、长春、沈阳、杭州、长沙、重庆、成都、西安等23个大中城市的学生上街或在校内进行游行,抗议袁木等人的在“对话”会上的讲话。

袁木原系新华社记者,以能说会道著称。文革时因善于察言观色而受宠于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1983年袁木差点因文革污点而打成“三种人”,在组织生活会上痛陈自己失足,流下“悔恨”眼泪。最后还是李先念为他说话(袁木参加了《李先念文选》的编辑),才过了关。袁木一直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领工资,因不受重用,总是感慨自己官运不济。1988年李鹏就任国务院总理,袁木瞧准这一机会,说动了李鹏,由他充当国务院新闻发言人,但连国务院的许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发言人。1988年下半年,袁木又从李鹏那里争得了“国务院研究室”这块牌子。

1989年的学潮爆发,袁木作为一个政治投机分子又一次敏锐地发现了投机的机会。于是,在李鹏的支持下,袁木义无反顾地充当起李鹏的代言人,以国务院发言人的身份“代表政府”与学生对话去了。

21时至21时30分,北大筹委会在校内召开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宣布筹委会已与全美学生联合会建立联系,筹委会已开始办报,暂定名《新闻导报》,准备聘请知名人士担任主编;继续争取筹委会的合法性。

阎明复在统战部举行的五一联欢会上介绍了中央政策,并透露多名知识分子曾及时地向中央反映了处理这次学潮的意见,包括不要激化矛盾的建议。中央十分重视,并已采纳。他并特别指出,一些知识分子对中央的联名建议,对中央的决策甚有参考作用。

联欢会后,阎明复、李铁映邀请若干名中青年学者座谈,由晚7时至深夜12时,聆听了他们对当前局势和如何处理学潮的意见。大家的意见是,只要诚意对话和着实解决现存的各项问题,即可把危机变成一次机会。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上午,我和乔石、启立同志商量,即将来到的五四青年节可能出现更大游行,中央应采取什么对策。为此北京市委提出,由党和政府出面组织群众大游行,把主动权拿到手。胡启立提出在天安门召开大规模群众大会,动员广大人民反对动乱。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称:何东昌来我办公室转达彭真的意见:一、中央制止动乱方针是正确的;二、要承认27日大游行学生占了上风,原因是提出反腐败、反官倒口号,得到不少市民甚至机关干部的支持;三、目前党和政府要集中力量揭露坏人,让广大群众认清动乱的真面目。

24时许,湖北省的武汉工业大学、华中师大、武汉工学院等校四千多学生上街游行。途经武汉大学时进入校园,呼吁武大学生参与,后在武大校园的枫园、桂园集会,有人鼓动学生到工厂、农村去串联,发动农民搞土地革命,发动工人取消企事业单位的党委。

12时30分,吉林省的吉林大学逾两千名学生不听学校干部、教师劝阻,上街游行,口号与北京学生4月27日游行口号基本相同,游行队伍在吉林省委门前停留了40分钟,要求对话。经学校领导、教师劝导,傍晚学生返校。

晚,甘肃省的兰州大学、兰州医学院等校三千余名学生听了袁木与北京学生“对话”的广播后,非常不满袁木的发言,呼喊着“反对独裁”、“要民主、要自由”的口号上街游行。深夜,学生自行返回学校。

黑龙江省的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哈尔滨商学院出现北京寄来的宣传品。其中一传单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到了我们用良知、理性与血肉去谱写新历史的时刻!倡议成立全国团结学联筹委会,使这次运动有组织、有秩序、有理有节地持续下去。

湖南省长沙市一些高校发现有北京学生来串联。一名北京大学学生在湖南医科大学介绍北京学运情况,校保卫处当即制止。这名学生说,与他同车到达长沙的北京学生有37人,分住在湖南大学、中南工业大学、湖南师大等校。

19时,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东北工学院两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横幅、口号是:开放党禁报禁;恢复《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职务;严惩官倒,清除腐败;科学救国、民主强国;健全法制,废除专制;正确估价学生民主运动等等。经学校干部、教师做工作,22时学生返校。

(2011/04/29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  Translate
40
4
HIN KEUNG YUM's profile photoXin Lee's profile photo
7 comments
Xin Lee
 
一上G+到处都是这事,都看烦了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专访“六四”黄雀行动总指挥“六哥”陈达钲

李肃:陈先生,您好,欢迎到美国之音来。今天就是想请您介绍一下当年“六四”以后的“黄雀行动”。据说那次行动抢救了几百名大陆的民运人士。在您的记忆当中,经过您的行动,抢救过多少人?

“六哥”陈达钲:经过我这个团队,一共救了133个人。133个人。

李肃:这个行动是怎么开始的?是谁先找的你?

“六哥”陈达钲:这个行动开始的时候呢,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六四”开枪以后呢,大家都不理解。大陆要通缉那些人,所以叫我去救他们。当时我其实对“六四”也不理解。所以呢,我就接受了。后来呢就在香港开了一个会,参加的人有岑建勋,还有香港的邓光荣,现在已经死掉了,演员邓光荣。大家做了决定,由支联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出面,邀请我,我进行这个行动。他们提供了一部分的经费。也有把一些资料给我,我去营救。开始都这么进行的。

李肃:那么他们应该是给了你一个名单了?

“六哥”陈达钲:有,一开始没那么多。先有几个几个,加起来才那么多。在这里面当中也不都是很有名气的。大部分都是名气不大的。真正有名气的人呢,我现在想起来,陈一咨、严家其、苏晓康、王润生、远志明,还有祖慰、徐刚、王超华,这里面总共加起来133个人。

李肃:你们营救他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六哥”陈达钲:应该是1989年6月的下旬开始。1989年的6月下旬,“六四”不是出了问题了嘛,六月下旬左右就开始。

李肃:那您拿到了名单,他们会告诉您这些人在什么地方吗?

“六哥”陈达钲:他们拿到名单,把暗语告诉我。有的人一张照片一人一半,我的手上一半,对方一半。有的时候一张钞票一半,他们对方一半。再加上我有个代号,我叫做李成功,对方就知道我这个代号,我问他我是谁,他知道我才把他带出来。讲不出我们,就是假的了。

李肃:那您是直接进到大陆里面去了?

“六哥”陈达钲:我呢,真的很少,主要是我手下的朋友。我的弟弟去的最多,陈达钳,还有李沛成,李隆庆,这几个比较做得多。真正帮我的,还是船家,这个运输工具的。而且“六四”前,本来他们在沿海,做走私生意的。所以他们方方面面的关系都特别好。我们营救的工作基本上不是冲的,是通的。通关也可以说打个招呼才出来。

李肃:大陆方面走私是一回事,偷运人应该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他们也干吗?

“六哥”陈达钲:因为他们有一定的代价。这个你情我愿,先小人后君子讲清楚在做,对不对?

李肃:您是指是向他们行贿吗?

“六哥”陈达钲:也不是行贿,也不算行贿,给他们应有的代价。

李肃:对于大陆官方那些比方说边防的警察、巡逻,怎么样通关?

“六哥”陈达钲:那些我都不管,是船家同他们沟通。基本上我不参与这些事。船家给他沟通。

李肃:是他们到大陆里面去找人吗?把人领出来吗,还是说在外面,在边界某个地方?

“六哥”陈达钲:我们的人,在大陆交给船家,船家把他带到香港,我们在香港接。

李肃:接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困难?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发生过什么样的事件?

“六哥”陈达钲:有。比如说,有的时候,要是封锁得厉害呢,我们就暂时停下来,等风声过掉了再走。我基本上大部分用快艇,但也有一部分用一艘3000吨到5000吨的货轮,像陈一咨就是从海南岛把他运到香港的。陈一咨、刘再复、祖慰、徐刚他们都是在广州,用货轮运到香港的,那些年纪比较大的。

李肃:过程中有没有被大陆的警方或巡逻的拦截的时候?

“六哥”陈达钲:有,我们为什么摆脱得了,第一个因为我们的大船是货轮,货轮是申请了出口的,干货,差不多到地方转到香港了,放下就走,是这样的情况下。快艇来讲,他们发现也不够我们的马力大,因为我们的马力是比较大的,我们三到四个发动机,带1200——1400p马力,所以很快。大陆的快艇追不上我们,香港的快艇也没有我们快。

李肃:香港的当局,香港的警方、香港的政府,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六哥”陈达钲:香港警方和政府睁一眼闭一眼给我们进行的。甚至也可以说是接受。他们给支联会做了承诺,在中国大陆他帮不了,只要进了香港领域,那么是他都会没事。别人说严,不是严,放行了就是,就这么简单。当时的港督同我们有个沟通,有个秘密电话,在关键的时候给他们打电话,他通知警方放行。我们当时都有这个电话。

李肃:那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吗?

“六哥”陈达钲:发生过,像赵紫阳的(儿媳),赵二军的太太和他(赵紫阳)孙女,就是上了岸以后,再从边防,在新界,很远的地方进市区,这中间就碰上了警察的岗哨检查,后来我们打电话就放行了。没事了。这种事情不多。

李肃:赵二军的太太和他孩子最后送到哪去了?

“六哥”陈达钲:来到香港送到我办公室以后,我就直接送到法国驻香港的领事馆。当时法国驻香港的领事馆(时任副总领事)叫孟飞龙,直接送到他的住处。然后他们就同支联会联合,后来听说都把他们送到法国去了。

李肃:这些人到了香港以后,你们还负责继续安排他们吗?

“六哥”陈达钲:大部分都是支联会,支联会做的审查,然后安置他们。有的去法国,有的去美国,支联会安排。这方面的工作我们不干的,这件事情营救方面是我进行。怎么安置是支联会的事。

李肃:您刚才说您自己做过几次,自己直接做过几次对不对?

“六哥”陈达钲:我只是做过一两次。

李肃:一两次,您是进到大陆里面去了吗?

“六哥”陈达钲:对对对。

李肃:那能不能讲一下亲身的经历?

“六哥”陈达钲:有一次我在广州,接了他们以后就交给船家,把他们运到香港,实际上在营救当中,百分之八九十以上都是我弟弟带那些小兄弟做的。我参与非常非常的少。

李肃:您自己进去那一次,出来的时候遇到过任何困难吗?

“六哥”陈达钲:没有,没有。

李肃:因为每个人都有合法的证件吗?

“六哥”陈达钲:当时我有回乡证嘛。

李肃:那他们呢,你带出来的人呢?

“六哥”陈达钲:带出来的人没有。如果这么查,我们不能从关口过嘛,偷渡出来嘛。对不对?

李肃:那是在广州?

“六哥”陈达钲:是在广州。把他弄到蛇口。

李肃:弄到蛇口。然后在蛇口怎么样走?

“六哥”陈达钲:快艇。送到香港。

李肃:就是在蛇口您把他们送上快艇,然后您再从海关出来。

“六哥”陈达钲:是啊,是这样。

李肃:这个过程中您手下的兄弟们有人受伤或是死亡,有吗?

“六哥”陈达钲:死亡的事……有一次,接完人以后呢,回船,快艇撞到一个运水泥的船,死了两个小兄弟。他们每个人我给了他们50万港币的安家费。只有两个。

李肃:并不是因为大陆的警方拦截?

“六哥”陈达钲:不是。但在营救过程中,大陆曾经用照明弹,也曾经开枪示警,叫我们停止,但我们不甩他,我们快嘛。这种事情是有的。

李肃:他们没有(拦截),是因为他们追不上,才没有发生事故吗?

“六哥”陈达钲:追不上,因为马力不同嘛。

李肃:当时您做这种事情,您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

“六哥”陈达钲:很简单,第一个我确实不理解,对“六四”不理解。特别是对“六四”开枪不理解。正因为这样我才去做这件事。但是一做了就停不下来了。有些事情,当你迈开这一步,再艰难也要走下去。就这么越做人越多,情形就是这样。

李肃:前后做了多长时间?

“六哥”陈达钲:大概做到1989年年底左右吧。最后搞的一个人是王超华。王超华很艰难,是在河北,天津和北京中间的地方,有一个凯悦酒店。她在凯悦酒店里面,我弟弟乘机把她带回广东。但是不敢坐飞机,只能坐火车,还要给她化妆。到广州以后,再交给船家把她运走。那个叫王超华。王超华是个学生领袖。

李肃:我知道,她应该是在通缉名单上面的。

“六哥”陈达钲:通不通缉我都不清楚,应该是吧,因为唯一一个女的,同李鹏进行谈判的学生代表就是王超华。

李肃: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大陆的安全人员有没有找过你?说他们知道是您在做这件事?

“六哥”陈达钲:以前其实不知道,后来有一次,罗海星接到一个假的情报,到湛江去救陈子明。所以我的人呢,到湛江去救陈子明,一去就给抓了。因为这是陷阱嘛,一去了肯定抓了。抓了以后呢,我就很生气。后来我千方百计把他们救出来。

李肃:能讲一下救他们的过程吗?

“六哥”陈达钲:我去救人,因为我的人都被抓了,如果我不去救他们,我不是没得交待。我对他们没得交待,我对我的历史也没得交待。所以有一个朋友知道,就同有关部门说通,然后我给他讲了这个问题,我说,希望“既往不咎,来去自由”,允许放过我的小兄弟。后来他们接受了。那我停止再营救工作。这中间妥协。后来真的大概半年左右把两个小兄弟给放了。这两个人是李龙庆和黎沛成。

李肃:您当时是到大陆去跟大陆谈的?

“六哥”陈达钲:是我到北京去的。

李肃:跟什么人谈?

“六哥”陈达钲:公安部的,一局。局长,姓谭的,谭松裘。

李肃:您当时所提的妥协条件是来去自由?

“六哥”陈达钲:“既往不咎,来去自由”,允许能够放过两个小兄弟。后来他们跟我说,只要是爱国都有共同语言。后来他们也接受,半年左右把他们放了。以后我也没再跟他们对着干了。这个营救工作就开始停止。后来也有人来,不是我这个线。别的线我都不知道。对不对?

李肃:就是说,在那之后您的营救工作就停止了?

“六哥”陈达钲:对。还有一点呢,在整个营救过程中,帮过我的人我都尽量把他送走。当时有四个军人,他们帮过我的忙。后来我知道这两个出了问题,可能会受牵连。后来他们就偷渡到香港,我也把他交给支联会,都走了。四个人是当兵的。穿着军装,还带着枪过香港的。反正我尽量呢,我的人出了问题了,帮过我的呢,还没暴露,我尽量把他们送走。这个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好的。

李肃:您当年那些手下的小兄弟,他们很愿意做这件事吗?

“六哥”陈达钲:愿意。第一个,他们也是我的好朋友。经历了这么多。另外一个我也有一定的代价给他们,也不是白做的。这些都是很多方面的。当然也是出于正义的,他们也是不理解。如果没一点正义他就不会做了。不是钱可以摆平一切。

李肃:各种的经费主要是支联会给的吗?

“六哥”陈达钲:大部分是支联会。

李肃:您说大部分是支联会,那还有其他的来源吗?

“六哥”陈达钲:基本上不多。有的时候支联会给的钱不够,我们也贴一点钱进去。都是有的。

李肃:您抢救过的人,他们跟您的关系怎么样?

“六哥”陈达钲:到现在有的还保留(联系),但是慢慢随着时间的增长就越来越淡泊了。像陈一咨在的时候,我见面的机会最多。但这几年严家其见面也越来越少。像李禄啊,我已经几年没见了。

出来这么多年,我到现在没见过苏晓康,只是通过电话。这次来华盛顿本来想见见他,也没机会。有机会倒是可以见见面的。就是这样的。

李肃:在那个之后,您回过大陆吗?

“六哥”陈达钲:有。

李肃:还是有回过大陆?

“六哥”陈达钲:因为他们说“既往不咎嘛,来去自由”。他们对我来讲,还是百分之百地兑现。确切来讲,当时我也觉得,“六四”我也谈了我个人的看法。我说“六四”让社会进步了。“六四”挽救了共产党。因为共产党经过“六四”这个运动以后,知道了怎么从革命党转变成为一个执政党。后面才有“三个代表”,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先进的文化方向,和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有后来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嘛。所以“六四”我觉得,除了破坏的一面,也有一点是推动了历史的发展。也对国家来讲,进步了。这是唯一值得安慰的。

李肃:那你认为,中国的政府,中国共产党,对于“六四”,今天的看法和当年的看法会不一样了吗?

“六哥”陈达钲:我猜想随着时间的发展,“六四”他们可能会有个说法。不一定平反,也会有个说法。如果这么发展下去,也不排除有平反的一天。

李肃:您当年做了这件事情,冒了很大的风险,这件事情在您一生中,您觉得是个什么位置?

“六哥”陈达钲:这件事在我一生当中,第一个,肯定是不可磨灭的。第二个来讲,我总觉得我的内心是感到很安慰,很有意义的事。总觉得有一天历史不会把我忘掉。历史会留下这一点点。

李肃:您有没有因为做这件事情影响到您后面的生活?

“六哥”陈达钲:基本上没有。

李肃:那这件事情有没有促进您以后的生活?

“六哥”陈达钲:也没有什么促进我。但这件事过了以后,因为我的处理,我自己的生意一落千丈倒是事实。

李肃:为什么呢?

“六哥”陈达钲:因为这件事,有些不该做的生意我不做了。这件事是比较正面的,再有负面的生意我都不做了。

李肃:您指的负面生意指的是什么,走私吗?

“六哥”陈达钲:第一个是走私,再一个可能是包括那些夜总会之类的,桑拿之类的,我都没做了。

李肃:为什么呢?

“六哥”陈达钲:再加上孩子也大了,我不想人家说爸爸做这种生意。我儿子都大了嘛。

李肃:这个和当年的“六四”有联系吗?

“六哥”陈达钲:应该联系不大。但有一点就是,人家评价我都是很正面,如果做了,我怕人家在背后说我,说三道四就不好了。

李肃:那就是说您原来还有夜总会的生意,桑拿的生意,后来就停止不做了?实际上那些生意是可以赚钱的。

“六哥”陈达钲:赚钱。

李肃:您是为了孩子不做这些东西的?

“六哥”陈达钲:一个为了孩子,另一个为了更好的名声。做了一件这么正面的事情,又去做别的事情,不怎么好。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不知道错对。

李肃:当年我是这样听人家讲,一直讲,六哥,是道儿上的人,江湖人,您自己怎么看?

“六哥”陈达钲:我告诉您,我从来不是江湖中人,到现在我从来没在黑社会。我不是黑社会。为什么呢?第一个,黑社会都蛮多人找我,叫我参加他的公司,到他的公司。我就问他,你的公司谁当总经理?谁当老大?那谁还敢收我?对不对?有的人谈很多次。我在大陆过去有点历史。这段历史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跟着共产党这么多年,对不对?那么我就说,我的老大,毛泽东死了,我还跟谁?我一次没参加黑社会。所以他们外面说我,全是胡说八道,你可以到香港警方查一下,我真的不是黑社会。从来都没有,也没参加过,也没人敢收我。

李肃:您跟大陆的关系,在“六四”之前是什么样的,和政府的关系?

“六哥”陈达钲:政府关系,基本上没有。

李肃:基本上没有联系。在这之后有联系了吗?

“六哥”陈达钲:也不多。

李肃:因为您到了北京了,跟他们相当的高层谈过了,他们也跟你达成了一种妥协的协议,那么以后跟大陆还有任何的关系吗?比方说他们会不会照顾你在大陆的生意?

“六哥”陈达钲:没有没有,从来没什么照顾。除了有的问题,他们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谈谈我个人的看法是有的。再加上我办那个杂志,我是《前哨》杂志的股东嘛,所以有的时候,他们也会问我。前哨有的时候是在共产党在对立面上,但总的来讲,《前哨》表面上是反动杂志,实际上注重改革。我谈了个人的看法。这方面是有的。

李肃:有一种说法,说您当年去北京,去救您的兄弟。但也因此暴露了黄雀行动的一些秘密,使得行动受挫。您认为是这样吗?

“六哥”陈达钲:一点都没有,我告诉你。没有一个人因为我回北京被抓。也没有一个人因为我而受牵连。我这点是很清清楚楚的。我不会牵连任何人。我的就是我的,就是我帮我的小兄弟。你可以查查,其他都是胡说八道。包括支联会司徒华都是那么说的,是错误的。肯定是错的。

李肃:支联会当时应该是跟你非常好的关系,他们信任你,你也信任他们,把这件事情做了。后来您跟支联会的关系有点恶化,是不是?

“六哥”陈达钲:不是恶化,是他们支联会在香港承担一个“六四”营救的工作。在营救的过程中,我这个线路营救的人是最多,也是最重要的人。但后头来他们功劳也拿到了,名和利也拿到了。但我经过一两次采访,好像抢了他们的风头,所以矛盾逐渐开始产生了。

李肃:您抢救的人当中,有没有人至今还对您表示感激的?

“六哥”陈达钲:也有。

李肃:什么人对您表示感激?

“六哥”陈达钲:他们很关系我,像吕金花,李禄都关心过我。都有的。

李肃:李禄也好,尤其是吕京花,现在在从事民运的事情。他们现在做的事情,您会再支持他们吗?

“六哥”陈达钲:我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事,我也没能力支持他们。只不过,我知道他们做这个事情,我知道就是知道而已。我也没参与,也没有能力支持他们。但在很多组织,挂个头衔当个顾问是有的。实际上我这个顾问也很惭愧,顾而不问。很惭愧,是空的,空衔。

李肃:这些组织都是在哪里,是在海外的?

“六哥”陈达钲:海外也有,香港也有。

李肃:什么样的组织呢,您可以透露吗?

“六哥”陈达钲:现在那个中国民主党,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他聘请我当顾问,我真的去做了。汪岷,他们那些组织,让我做顾问我认同了。但顾问就是顾问,我没直接参与他们任何活动。

李肃:大陆的官方有没有想通过您来了解这些组织,或者来了解海外民运的一些动向?有过吗?

“六哥”陈达钲:没有。因为他们对我也不怎么了解。说老实话,如果他们真的要我讲,我也无从谈起。加上我对情况不了解。一般来讲对情况不了解,我不会发言的,不会讲的。我对这些问题价值不高的。既然价值不高,找我干嘛?

李肃:您刚才讲了,您不属于香港的黑社会。但是您跟香港的黑社会,比如说三合会有任何的联系吗?有过联系吗?

“六哥”陈达钲:没有联系,但有朋友。

李肃:有朋友。

“六哥”陈达钲:对。

李肃:你跟他们有合作吗?

“六哥”陈达钲:没有。没有合作。

李肃:从来没有合作?

“六哥”陈达钲:嗯。

李肃:但是我听说好像前些年您曾经是被黑道给砍伤过?

“六哥”陈达钲:砍伤那些全部是黑社会的事,因为我在一个饭店吃饭,因为里面有一桌人,他们械斗,我不知道,从大门出来了,我当头被他们砍了一下。这件事情与我无关。

李肃:完全是误会?

“六哥”陈达钲:是意外,误会都没有。意外。我不走没事嘛。我不走一点事也没有。所以后来,他们老大把这个小鬼,说,问我,我说,怎么样,想不想见。我说我不想见他。叫他走那么远,一辈子不想见他。我说,如果现在警方抓他,他跑腿没钱,我给一点点钱没关系。我是这么想的,不知者不罪。他不是冲着我来的。像你上街给汽车撞了,你把司机给砍了,不可能嘛。这是个意外。这些都是事实。

李肃:我们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刚才在讲您抢救人的时候讲得不够细致,有没有抢救某个人您印象非常深刻的?比方说这个过程非常曲折?

“六哥”陈达钲:我弟弟在营救两个人,就是武汉的学生领袖,蔡崇国和陈宣良。这个非常惊险,这两个人。最深刻的是他们两个。但以前也有报道。我印象最深刻的这两个人。这两个人差一点死掉了。

李肃:您可不可以给我介绍以下这个过程?

“六哥”陈达钲:他们两个人用渔船送出海,准备到香港。但后来走到一半涨潮了。后来边防在那查渔船。因为他们躲在渔船里面,一抓肯定是完蛋。渔船没办法,就叫他们下海。但是水还在涨。我弟弟在岸边看着,就很着急,带了一个望远镜看到远处两个黑点。后来把他们两个营救过来。这两个是最艰难的。还有,他们两个从武汉到深圳,深圳有两个房间,一个是A,一个是B,他们住在A房间,但抓他们的人到B找。如果一下子到A就把两个人都逮住了。他们的运气特别好。这两个人叫陈宣良,和蔡崇国。一个现在在法国,一个在香港。这两个运气特别好。

李肃:还有任何其他的曲折的故事吗?曲折,比较艰难的故事?

“六哥”陈达钲:陈一咨来也有点风险,因为陈一咨是重点人物。当时他在海南岛一个医生的家里。我弟弟去海南岛把他送上船,经过珠江口到香港。过程中珠江口海面就封锁了,有炮艇。当时也是很紧张。把炮艇的外衣都脱下来了。你知道,一个炮舰把外衣拿下来就意味着一有问题就会开火的。一般来说,我也不知道,我听说是这样。陈一咨在快到香港的一个岛上,到那里躲了大概十到二十四小时,让那快艇撤走了才来香港,所以有风险。

李肃:今天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中国又发生什么事情,有人急需被营救,您还会出来吗?

“六哥”陈达钲:第一个,我相信中国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个,真的发生了我也无能为力,我老了。我今年72岁了,我还能做什么?我害人家,还不如不做。对不对?

“六哥”陈达钲:您会鼓励您的手下去做吗?

“六哥”陈达钲:我也不会鼓励,因为我总觉得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共产党汲取教训了嘛,还会有这种事情吗?对不对?

李肃:你认为中国不会再发生“六四”那样的事情了?

“六哥”陈达钲:不会不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第一个,他已经汲取教训了嘛,对不对?当年他们没有经验,方方面面原因才造成的,也可能共产党内部一些矛盾造成的。但现在我猜想这种事情呢,随着现在共产党的集体领导,这种事情发生的机会会越来越小,从良心上我确实不希望有这种事情发生。

YOUTUBE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A3Raro7p6E

http://www.botanwang.com/node/58046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李肃,刘波,萧雨
#六四 #黄雀行动 #陈达钲 #史海漫步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3
2
yyu zhou's profile photo
 
收编了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5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北京市教育部初步统计,北京高校已有80%的罢课学生今日起复课。清华上课率达到80%。人民大学应有59个教室有课,其中54个教室有学生上课。北大只有50%学生上课,原因是北大筹委会昨晚广播紧急通知,号召北大学生继续罢课。

19时,近千名北大学生在三角地进行辩论。部分学生认为,要坚持罢课,中央给学生定性的帽子不摘掉就要坚持罢课。22时,近千名北大学生在校内游行。

北师大学生自治会负责人吾尔开希昨晚宣布,5月5日继续罢课。北师大很多学生受他影响,今日没有复课。
中共高层处理学运的工作已由访问朝鲜回来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主持。而“缓和、对话”四字基调则为赵紫阳所奉行的原则。此前,中共讨论对付学运措施的高层会议,都是由李鹏主持的,具体事务则由胡启立和乔石负责。

赵紫阳对学运的看法,与李鹏等部分领导人本来就不一样,他并不认为此次学运是一次严重的政治动乱。故在他全面主持学运事务后,确定了一系列缓和紧张气氛气氛的措施,包括放宽中国传媒对学运的报导。

北京学生有一连串争取民办传播媒介的行动,北大学生自治会主办的电台“民主广播站”已经开始无线广播,而北高联主办的报纸《新闻导报》,亦冲破当局的重重阻扰,顺利出版第二期。

中共当局对《新闻导报》的出版设置了重重障碍,指令任何印刷厂不得接受《新闻导报》的印刷业务;任何有复印机的单位、个人不得复印《新闻导报》,所有的新闻机构均不得向《新闻导报》提供任何可以利用的材料和传播的机会。目前,《新闻导报》电脑排字、油印形式出版。每次印刷一千份左右。每期四版,一版、二版为要闻和政论,三版是文学作品,日前主要刊登悼念胡耀邦的挽联、诗歌,四版为新闻提要,包括外电对学运的报导。

“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首次正式举行会议,团长项小吉表示,代表团在组织上与北高联并无联系,成员绝大部分非北高联成员他们希望能经常与政府保持对话,第一次对话内容为学生运动问题、深化改革问题及中国宪法问题等。项小吉表示,对话代表团在组织上与北高联为两回事,因为代表团是各高校通过合法民主正常渠道推选出来的,为各方所接受,是有广泛代表性的学生组织,希望与政府进行对话座谈。

对话团的副团长是北大生物系学生沈彤,另有多名常委,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江棋生是其中之一。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下午,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部长宋平来我处,他对当前局势极为忧虑,认为目前的动乱是长期自由化思潮泛滥的结果。晚上,何东昌来谈高校的反映,果然不出所料,赵紫阳在亚行讲话发表后,北京市机关和高校都认为中央方针变了。

青海民族学院五百名学生于11时再次走出校门,游行到青海省政府门口,15时30分学生逐渐散去。

逾百名深圳的新闻工作者今日以个人名义联名致电北京和上海,向昨日参加游行的北京新闻工作者和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致敬,并强烈要求中共上海市委撤销对《世界经济导报》的错误处理。

昨日约200人中国留学生、在美人员从联合国附近广场游行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示威,有人举着“魏京生无罪”、“李鹏下台”、“邓小平退休回家抱孩子”、“结束中共专制统治”等标语,倪育贤、艾未未等人要求见领事馆人员递交请愿信,被拒绝。

(2011/05/05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26
4
郭松's profile photoKane Wang's profile photoZhuwei Zhu's profile photo
25 comments
 
+郭松 你啃骨头去吧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民运最后一名刑事犯苗德顺将在十月获悉的消息无人关注。八九民运,市民广泛参与,围堵军车被杀被抓,被捕者平均刑期要远高于被抓的学生,但媒体多聚焦于学生领袖,此后纪念活动也被学生领袖所垄断。学生领袖对“暴民”不愿多谈,甚至认为八九只是一场学运,不愿意承认这是一场全民民主运动。悲凉。
 ·  Translate
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6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4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今天是五四运动70周年纪念日,全国30个城市有130所高校的逾十万名学生上街游行,要求民主自由。

早晨8时半许,按北高联安排,北京各校学生分头在校内集结,不听校方劝阻陆续走上街头。游行队伍分三路向天安门广场行进。清华、北大、人大、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外语学院、中央民族学院等院校万余人,从西郊进城;北师大、政法大学、北航、北京医科大学、北京中医学院等院校几千人从北路向城区行进;东路游行队伍则由北京工业大学、北京经济学院、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北京广播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院校近万人组成。

中午11时许,三路游行队伍突破警察在城外设置的警戒线,从复兴门、建国门进入城区。东路学生在12时多首先进入天安门广场,下午2时多,西路、北路的游行学生队伍进入广场。下午3时许,学生举行集会。在纪念碑北侧台阶上,在印有“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字样蓝白条相间的旗帜下(该旗帜是政法大学学生制作的),一位学生宣读了《五四宣言》。周勇军宣布北京高校从明天起复课。下午3时许各校学生陆续撤离广场。
今天游行的人数与4月27日游行人数相近,但参加的学校有所增加。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来了不少外地学生,包括南开大学、河北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广州中山医科大学、深圳大学、海南大学、华北电力学院、吉林大学等20余所院校。

今天出现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的首次记者的示威游行,引起轰动,学生和市民予以热烈欢呼。约200名记者、编辑游行到天安门广场,队伍前面打着写有“首都新闻工作者”的横幅。记者们举着“新闻公开有利于安定团结”、“我们有笔想写文章不能写”、“我们有口想说真话不能说”、“欲说不能”等横幅,呼喊“强烈抗议整顿《世界经济导报》”、“新闻要说真话”、“重大新闻应让人民知道”、“还我本立”等口号。

正当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宣读《五四宣言》之时,赵紫阳会见了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第22届年会的亚行成员代表团团长及亚行高级官员,并发表了被称之为中央“第二种声音”出来了的那篇著名讲话。赵紫阳说:“现在北京和其它某些城市一部分学生的游行仍在继续。但是,我深信,事态将会逐渐平息,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我对此具有充分的信心。”指出,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理智、克制、秩序,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赵紫阳的这个讲话由鲍彤起草,讲话前未经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也没有请中央书记处审核。赵紫阳在讲话前就对稿子比较满意。讲话一结束,听到的几乎都是一些好的反应,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反响。

李鹏《六四日记》:我去见姚依林。他提出疑问,是不是赵发动的,打邓倒李保赵。我说不见得。

李鹏《六四日记》:中顾委李力安来电话,中顾委100多名委员讨论邓小平同志讲话,认为形势十分严峻。同意小平和常委碰头会的意见,中央必须旗帜鲜明。但个别同志没有表态,有三位同志强调对学生要疏导。

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校逾万名学生上街游行。游行队伍有人演讲,号召“全中国知识分子联合起来”,沿途高呼“民主自由”、“要求对话”、“打倒官倒”等口号,学生从校园游行到外滩上海市政府办公大楼附近。

武汉的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工业大学、武汉钢铁学院、武汉体育学院等18所高校1万多人上街游行,标语、口号主要是:“纪念五四、兴我中华”、“声援北京学生”、“打倒官倒,打倒腐败”等。到省政府门前汇集后,游行组织者宣读了“请愿书”。

南京的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校一千多人游行到省政府,递交了《请愿书》。17时,游行学生返校。

重庆的重庆大学、重庆建工学院、重庆师范学院、重庆医科大学等校约有四千多人先后走出校门上街游行,游行打的横幅是:“拥护中国共产党”、“五四精神万岁”、“支持北京学生行动”、“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等。游行造成交通阻塞,但没有发生冲突。

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等校约五千多人汇合陕西师范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校七千余人,共计约一万二千余人上街游行。学生举着“发扬五四精神,争取民主自由”、“平抑物价”等横幅来到新城广场,向省政府递交“请愿书”。

香港13所大专院校学生分别从本校出发游行,是香港有史以来最长的示威游行,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声援北京学生争取民主运动,他们随后在中环汇集一起,声势浩大,高呼“爱国无罪!民主万岁!中国万岁!”

【美联社华盛顿电】布什总统首次公开评论最近数周的中国学生民主运动,表达了对中国学生许多要求的支持,但他并未特别批评压制中国学生民主运动的中国政府。

(2011/05/05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46
6
luers鱼腰's profile photogeoff yi's profile photoLayne Wong's profile photo丑牛牪犇丑's profile photo
41 comments
 
找到相片中那些腌臜货,苟且行走···无非般若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5月2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上午8时,北大筹委会在学生自主建立的广播站宣布,为了确保学生自治会能得力地领导五四大游行,筹委会监督委员会做了调整,熊焱、杨涛、常劲、封从德、王丹统一领导五四期间一切活动。

14时许,北大筹委会秘书处发布消息:中午接到美国加州16所大学中国留学生代表电话,已为北大筹委会募捐8477美元。芝加哥等地已成立中国大陆学生后援领导小组。李远哲等著名学者发声明支援学生正义要求。刘宾雁等人抗议中共上海市委接管《世界经济导报》。

北京一些高校继续出现大小字报。北京化工学院题为《从对话中看出的几点问题》的未署名大字报,提出“下次游行不应打出拥护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口号,要相信自己,相信人民,相信真理。”并指出“邓小平这个人是中国当代的西太后”。
北大贴出未署名的大字报《学生运动向何发展》,称:“中国所有的问题根源在于制度,即政治、经济、法律的三位一体,而政治是统帅,为此,民主进程的突破口,首先是政治体制改革。”

北京航院贴出署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部分赴京同学”的《告北京高校同仁书》,称:“请回顾86年中国科大惨痛失败之原因,以防惨象再次发生!请尽快联合全国各地高校,团结起来一起战斗”,“时间上不要被政府愚弄,拖过五四”。

北京知识界传闻,苏绍智、严家其、于光远、方励之及其夫人李淑娴等曾受到当局警告,不要与学运卷到一起。香港《明报》记者昨日采访了严家其夫人高皋,她证实在4月26日,即学生大游行前一天,一位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的确找过苏绍智谈话。

李洪林、严家其、于浩成等数十名知名知识分子联署《纪念五四、深化改革》倡议书:五四运动70年了,中国正处在一个历史关头。中共11届3中全会开始的改革,使中国走上人民早已盼望的现代化道路。但是旧体制根深蒂固,改革阻力重重,这是当前一切问题的总根源。倡议书说,胡耀邦逝世触发的学生示威,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它唤醒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青年学生一片赤诚,要求民主,支持改革,反对专制,痛恨腐败。这是极其可贵的爱国行动,是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大动力,是五四精神在新时期的继续。

14时30分,北京部分高校的70多名学生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接待室,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中共中央递交了一份最后通牒式的请愿书。就对话问题提出12条要求、四点声明。

李鹏《六四日记》:下午,赵紫阳在中南海邀请几位民主党派负责人谈话。他们谈到学潮、新闻立法、党内腐败、高干子女经商等。关于世界经济导报问题,赵紫阳说:“最后双方体面下台,淡化处理。”赵紫阳不支持上海市委整顿导报的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

李鹏《六四日记》:谈话结束后赵紫阳对阎明复说,四二六社论对学潮定性错了,现在这个弯子很难转,关键在说服小平同志。只要小平同志说一句,“当时吧情况看得重了一些”,就可以在党内转弯子。他要阎去找杨尚昆和他一起去见邓小平。杨尚昆拒绝了。

上海部分高校8000余名学生于下午1时上街游行。华东师大逾四千名学生于下午1时走出校门游行,于下午3时率先抵达人民广场。游行学生沿途散发《告上海市民书》。

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的学生游行队伍一起行动,队伍前有两面蓝旗开道,复旦的蓝旗上绣着“民主”两个红字,同济的蓝旗上绣着“自由”两个红字。游行队伍经过上海市区主要街道,沿途围观群众很多。

当天参见游行的上海各高校学生约八千人,是胡耀邦逝世以来上海学生游行规模最大的一次。18时左右,学生开始向上海市政府聚集,要求与市政府领导对话。22时许,聚集在市政府大楼前的游行队伍陆续散开。

西安、兰州等地许多高校,出现鼓动罢课、游行的大字报、标语及宣传品,提出了五四上街游行的具体方案。

美国波士顿地区中国留学人员在麻省理工学院举行“纪念五四,声援国内学生运动”集会,刘宾雁应邀到会讲话。会上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承认北高联合法,恢复钦本立职务,处分上海市委负责人”等五点声明,并为北京学生办报募捐了近五千美元。

(2011/05/02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52
10
Zheng SALAREWO's profile photoGuanglong Chen's profile photoDeng Lan's profile photo
39 comments
 
+Zheng SALAREWO 1、示威游行本来就是在行动,本来就是在现实世界,而非你我现在在这里所做的只是空谈。2、你忘了129运动。3、国外人怎么争取权利的,还不是示威游行?当然也有其他方式,不过这所有的方式在中国都行不通!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七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30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北京高校新出现的大字报集中谴责4月29日袁木等人与学生的“对话”。北京农业大学贴出署名“校自治会”的大字报,抨击对话“是一种愚弄、欺骗全国人民的行为”,强烈要求在平等、公开的情形下对话,学生代表必须代表广大同学意见。

一些北高联负责人在各高校加紧活动,提出:5月4日前,由各校学生民主选举的学生代表团与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对话,如果政府不同意,将举行更大规模的游行。

上午,北大研究生会监委会发布公告:根据校研究生会章程修正案(草案)第1、3、7、9、10、11、14、18、19、23条的有关规定,校研究生会监委会委员17人联名提议,于1989年4月29日19时30分召开了监委会。到会监委认为:上届研究生会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在这次学运中犹豫不决,领导不力,引起广大同学的不满。鉴于目前形势紧迫,决定今天上午召开临时研究生代表大会,对现任研究生会主席团投信任票。代表证每个宿舍一张,共304张。上午9时,召开临时研究生代表大会,到会代表244人。投票结果,241票同意罢免研究生会主席团,299票同意选举参加北大筹委会的研究生成员作为研究生会临时主席团成员。表决有效。要求校研究生会主席团在12小时内移交权力。稍后,北大校方宣布不予承认。
下午,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人在中共北京市委二楼会议室,与北京市属17所高校的29名学生对话。该对话会由官方一手操控,受到北高联的杯葛。

国家教委向各省、市、自治区教育部门和国家教委直属高校发出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生收看4月29日袁木对话的录像,组织广大干部、师生学习《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指出当前工作重点是引导广大学生充分认清这场斗争的性质,统一认识,不承认并坚决取缔一切学生非法组织。

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结束对朝鲜为期一周的正式访问,上午十时乘火车回到北京。他在站台上同前来迎接的李鹏握手,互致“幸苦了”的问候。乔石、田纪云、温家宝等人也到北京站迎接赵紫阳回京。

李鹏《六四日记》称:下午4时,去紫阳同志处。他同意明天开常委会研究学潮。总的讲,他主张缓和的方针,嘴里说不变。实际上,我担心他为求得妥协,要承认团结学生会。游行也要使之合法化。

李鹏《六四日记》称:赵紫阳从北京站回到家后,鲍彤(赵紫阳秘书、政治局常委会秘书、中共中央委员)立即就到他那里,送上赵紫阳在五四青年节讲话稿。鲍彤还按照赵紫阳临行前的布置,密切掌握学潮情况,还找一批赵紫阳的“智囊”、“精英”研究形势。

下午3时,赵紫阳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五四学生可能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的预案。会议决定:届时对天安门地区实行交通管制,以保证亚洲银行年会开幕式的顺利进行。对学生游行要进行劝阻,动员机关人员、居民不上街,不参加流行。会议上出现争论。

李鹏《六四日记》称:上午,我和王瑞林同志(邓小平办公室主任)通了电话,要他向小平同志报告:“五?四”青年节期间,在北京可能出现更大的游行。

上海一些高校出现呼吁五月四日上街游行的大字报,还有的学生秘密串联,筹备五月四日的游行。中共上海市委要求各校在五月一日前后抓紧做工作,一律不承认学生非法组织,劝说学生不要罢课,要采取一切措施劝阻学生上街游行,要避免流血事件。

4月27日以来河北省一些高校大字报明显增多,有抨击四二六社论的,有发泄不满情绪的,有抨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有呼吁学生行动的。河北大学一份大字报称:如果五月四日北京有行动,必将会出现河北大学的旗帜,请有血性、有良知的同学五月四日凌晨务必在河北师大附近等候行动。

21时,浙江大学600多学生在杭州植物园集会,有的学生演讲呼吁学生五月四日游行。集会上打出了“五四科学和民主促进会”的旗号。事后经校方施加压力,集会发起者同意今后不参加或不组织不利于安定团结的活动,并宣布“五四科学和民主促进会”流产。

(2011/04/30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57
9
张秀才's profile photo杨俊's profile photo入江龍's profile photoChee Keong Swee's profile photo
20 comments
 
Ok
Add a comment...
tjlm's Collections
People
In his circles
4,596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21,999 people
amuk sakura's profile photo
曉芳黃's profile photo
郝建辉's profile photo
li chunlin's profile photo
Peter Zhang's profile photo
闫建林's profile photo
齐殿军's profile photo
zims Ng (贤人)'s profile photo
soon slide's profile photo
Work
Employment
  • 自宅
    pres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Previously
tianjin
Contact Information
Home
Email
Story
Tagline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Introduction
脊髓损伤者:一个向政府寻求救助却被告知等你父母都死了再来找我们的无人管无人问的残疾人
Education
  •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Birthday
June 26
Relationship
Single
Other names
tjlm626
Links
YouTube
Other prof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