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tjlm ma
Works at 自宅
Attends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ived in tianjin
21,542 followers|38,617,718 views
AboutPostsPhotosYouTube

Stream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期待日后有这张新匪币。当然,那时就真的叫“人民币”了。
 ·  Translate
5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1
Billvan Va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王雨晴,女,2001年6月3日,曲山小学一年级四班,7 岁。 #512Birthday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张仕蓉,女,1992年6月3日,向峨中学,16岁。 #512Birthday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陈卓,男,2001年6月3日,九龙中心小学一年级,7岁。 #512Birthday
 ·  Translate
2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雨伞运动”后香港年轻一代重新看六四

过去廿六年,数以万计的香港人到涌到维园,点起烛光悼念“六四”的死难者。近几年,很多年青人,包括那些在1989年后出生的,也积极出席“六四”晚会,“支联会”看似已完成薪火相传的任务。

不过,“雨伞运动”后的第一个六四,各方矛盾突显,香港的年轻一辈亦对“六四”、“支联会”路线有不同的看法,学联更首次缺席六四晚会。香港支持民主阵营的分裂,将令民主运动何去何从?

“支联会”全名为“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成立纲领“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近两年,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口号最受质疑。

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冯敬恩接受BBC中文网访问表示:“我们认同民主是每个地方值得拥有,不论是中国也好、北韩(朝鲜)也好。民主应该人人皆享,不过我们是否代他们争取?支联会多年来都是说建设民主中国,一方面它引申中国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论述……这一类的论述我们不认同。”

另外,他亦认为,只单凭于维园晚会喊口号,不能称为建设民主中国,这样是“言过其实”。今年,香港大学学生会已退出学联,并自行举办悼念六四的活动。

年轻人之间流行这种想法,跟本土思潮脱不了关系。新一代以香港为家,身份认同建立于香港,甚至有一些年轻人主张中港应该分割,香港人不应该、亦没有能力争取内地的民主化。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罗冠聪承认自己的国族认同低落,不过他认为香港人仍然应该声援内地民主运动。“我自己对于中共政权之下的中国,我的国族认同十分之低,不过,基于一个技术上的手段,我会认为建设民主中国有其意义……有很多政治学家讲过,一个独裁政权的当中,一些边缘城市或地区能够拥有民主的机会十分之低,近乎没有可能。”

被问到推动中国民主化与香港的关系的时候,黄之锋有相近看法:“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香港独立都好,中国因素会继续影响着香港、大陆、澳门、台湾等华人社会。所以,华人社会应该联合起来抗争,向中共施压。”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表示理解年轻人不愿意称自己为中国人的原因。“这个有鉴于中国大陆的政治、整个气候与环境、与及对香港的政策、对自己国民的政策,都使到后生一辈反感及无法认同……当他们觉得无法改变中国的时候,只能够疏离、只能够拒绝认同中国。”不过,他认为香港人身为世界公民、中国公民,为内地的人发声是“应有之义”。

何俊仁认为一些本土派人士,认为香港应与大陆完全割裂的想法有点讽刺。“香港亲共派就是提出这一点,井水不要犯河水,这样河水才不会犯井水。这个看法二十多年前提出来,想不到现在年青一辈会接受这个看法。”

不过,没有亲身经历六四的一代都认为六四对香港是香港人建立身份认同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亦是香港政治的分水岭。

冯敬恩表示:“由于”中英联合声明“在”六四“事件发生前签订,而基本法则于九零年颁布,当中这段时间香港人对前途不安及恐共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是香港人所独有,而深圳河以北的人不会明白这种心态。”

殖民时期,香港处于去政治化的环境,而六四事件正正是香港人最重要的政治启蒙课。罗冠聪:“八九年五月到六月期间,香港举办了十分之多的游行,人数由几十万到150万都有……香港上上下下很多人都参与认识政治、认识国情的运动当中。”

香港学生团体“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指出,六四事件甚至影响基本法关于政改的条文。“原本基本法的草稿写明香港人可以透过公投一人一票决定政制发展前途,但梁振英(时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于屠城后取消了这条文。”

六四、七一于过去被视为香港民主运动的寒暑表。雨伞运动之后,支持民主阵营争拗不绝,更有四所大学退出学联,加上近期众人对支联会的种种质疑,这种分裂是否预言香港民主运动前途一片灰暗?

罗冠聪认为,六四晚会出席人数多寡,未必与香港民主运动有如此大的关系。“雨伞运动之后,政治光谱扩散得太快,亦有一阵营的人主张缺席这些场合。我们要宏观地看,不单六四或七一,在不同的政治敏感时间,有几多人出来抗争,这才能作比较准确的分析。”

政治光谱于短时间内极速扩阔,这段混乱、充满冲突及矛盾的时期,罗冠聪认为大家需要时间沉淀、思考前路。“很少人能够解释本土是甚么,原因在于大家各执一词……宏观的政治论述需要时间建立,我自己觉得短期内有问题存在,他们不能很有系统将大家信念一致的地方归纳出来。”

四所大学,包括香港大学、理工大学、城市大学及浸会大学,已退出学联,不过冯敬恩认为,退联一事的影响性不应被夸大。“为何一个学生组织的解散会影响香港(的民主进程)?那其他人去了哪儿?香港是否只剩学生?”他补充,学界关系还是融洽,并没有外界所认为的势成水火。

http://www.botanwang.com/node/38118
来源:BBC
作者:蔡晓颖
#雨伞运动 #六四 #时事见解
 ·  Translate
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敏感期间,不仅仅有“敏感字”,还有“敏感车站”。
 ·  Translate
8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4
2
游於藝's profile photo黄王爷'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六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6月3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临近晚10时,38军首先开枪杀人。晚10许,32岁的航天部第二研究院283厂的技术工人宋晓明在五棵松十字路口中弹身亡,是已知的第一个六四遇难者。”


   凌晨,戒严部队按既定计划继续向警戒目标开进,北京的形势陡然紧张起来。凌晨1时许,天安门广场上及北大等校学生的广播站先后发出紧急呼吁:现在事态万分紧急,请师生们、广大市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到各主要交通路口设置路障拦截军队。

   数以万计的学生和市民一批批呼喊着奔赴建国门、复兴门、朝阳门、永定门、宣武门、木樨地、曹各庄、车道沟、公主坟、新街口、西单、王府井、南河沿、六部口等几十个路口,阻拦军队向天安门广场开进。

   上午,广场学生指挥部决定将民众交来的、戒严部队遗弃的钢盔、刀具、枪支弹药交给北京公安局,由张华洁负责。在学生的再三要求下,北京市公安局才开了收据。中国官方后来却谎称学生指挥部分发武器。
   在长安街新华门附近的六部口,一辆满载枪支弹药的大轿车被堵截,这些枪支弹药是提供给人民大会堂中的27集团军的。没有人抢劫枪支弹药,有学生将车中的机枪、冲锋枪放在大轿车车顶展示。

   2时30分许,北京卫戍区警卫1师数百名官兵和数百名武警和公安向六部口聚集的人群施放了催泪瓦斯,抢回并迅速转移了弹药车。自5月16日起即在新华门前静坐的政法大学学生也被武力驱逐。

   中午時分,首都各界联席会议部分成员在北大聚会,与会者有王军涛、王丹、老木、甘阳、刘苏里、邵江、邱延亮等。其中有一项决定,向广场派一支特别纠察队,任务包括保护刘晓波等四名绝食者。我主动承担组织率领特别纠察队的任务。

   下午4时,在中南海勤政殿,李鹏、乔石、杨尚昆、迟浩田、李锡铭、周衣冰、罗干等参加紧急会议,乔石主持。决定当晚戒严部队对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如果遇到阻拦,造成军队伤亡,军队有权实行自卫。会议结束后,李鹏把当晚清场的决定向江泽民、姚依林、宋平、万里等作了通报,他们一致表示同意。杨尚昆作为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直接向军委主席邓小平作了汇报,邓批准了清场方案。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总参谋部向戒严部队下达紧急命令,要各部队按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行动方案,立即组织部队开进。各部队要与地方政府、公安、武警密切协同,共同执行戒严任务。采取一切手段及时排除障碍,如遇到阻拦,采取坚决措施,迅速到达预定位置。

   晚6时,北京市政府和戒严指挥部发出紧急通告,要求首都公民遵守戒严令规定,同解放军密切配合。通告着重指出:凡在天安门广场的公民和学生,应立即离开,以保证戒严部队执行任务,凡不听劝告的,将无法保证其安全,一切后果完全自己负责。

   晚10时,北京市政府和戒严指挥部再次发布紧急通告:“当前北京的事态已十分严峻”,“从现在起,请你们不要到街上去,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如有违背者,一切后果自负。”

   上述两项紧急通告通过广播电台、电视台反复播放。

   整个晚上,李鹏、乔石、杨尚昆都留在中南海游泳池大厅密切观察戒严部队和广场的动态。戒严指挥部副总指挥周衣冰和国务院秘书长罗干等在人民大会堂,总参谋长迟浩田在西山总指挥所,指挥各路部队的行动。江泽民在警卫大楼四层楼上,可直接看到广场动态。

   西路向广场开进的部队有38、28集团军、63集团军188师。东路开进的部队有39、40集团军、天津警备区坦克1师。南路开进的部队有空降兵第15军、北京军区炮兵14师、20、26、54集团军。北路开进的部队有64集团军。

   晚9点30分,38军从集结地西长安街上的军事博物馆前出发,由西往东向天安门广场挺进。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齐连运、副政委陈培民、政治部副主任刘存康、军区训练部王部长等组成指挥组跟随38军指挥部,显然对曾发生军长徐勤先抗命事件的38军不放心。

   临近晚10时,38军首先开枪杀人。晚10许,32岁的航天部第二研究院283厂的技术工人宋晓明在五棵松十字路口中弹身亡,是已知的第一个六四遇难者。

   杀人最多最狠的部队是38军,地点在西长安街的复兴门、木樨地、西单路口,木樨地的屠杀情景最惨烈;其次是空降兵15军,地点在珠市口、前门一带。54集团军始终没有开枪,官兵伤亡最多,军副政委张堃身负重伤。

   当晚参与围堵军队的民众逾百万,在军队开枪前,民众没有杀害军人的行为,只要军人停止前进,民众就予以欢迎。20集团军58师173团数百名官兵被6、7万民众围堵在天坛公园东门外。

   晚8时30分许,军用直升飞机在长安街和广场进行空中侦察,为戒严部队的开进作最后准备。一名学生气喘吁吁跑到广场学生指挥部报告:西边军队大院人满为患,正在整装待发。广场广播站呼吁学生回各大学召集人马来保卫天安门。

   晚10时30分许,很多学生和市民聚在广场西北侧的一个帐篷前,说是从木樨地刚刚运下来被部队开枪打伤的伤员,广场不时听到人们喊有伤员送来,北京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再次出现在广场内,救护车拉上伤员就往广场西南方开,也不鸣笛。

   11时30分许,第一辆装甲车单车进入广场,是38军112师装甲车队的322号装甲车,指挥官是112师技术部修理科助理员李勃上尉。李勃生长在北京,熟悉交通情况,其父曾是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领导。李勃事后被中央军委授予“共和国卫士”称号。

   军队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和学生以后,持不同看法的学生和市民纷纷来到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表达意见,尤其是那些来自于屠杀现场的人们,由于受到血腥场面的強烈刺激,许多人的情绪非常激烈。

   午夜时分,北京顺城根小学9岁的三年级学生吕鹏与母亲经过西长安街复兴门立交桥附近时,正遇上38军开枪滥射,胸部中弹身亡。

   在西长安街,清华大学学生、北洋政府执政段祺瑞的侄孙段昌隆试图调解紧张对峙的军民,刚一上前,一名军官二话不说,用手枪对准他的胸部开枪,当场死亡。

   在西长安街,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吴国锋连中三枪倒地,一名军官又补了一枪,一名士兵用刺刀捅进他的腹部,最终身亡。

   许多医务人员及医学院学生自动赶赴屠杀现场救助伤员。一辆自愿救护者运载伤员的车辆,尽管插着红十字旗帜,在天安门城楼附近仍遭到38军开枪滥射。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北京人民医院实习医生王卫萍自动赶赴木樨地,在救护伤员时中弹身亡。

   《人民日报》等报社的许多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在屠杀现场记录军人的罪行。官方最怕留下罪证,许多现场拍照者中弹遇难,包括北京大学学生阎文、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人员陈来顺、北京月坛中学高中生王楠。

   军人开枪杀人后,部分被屠杀激怒的民众以暴易暴,矛头针对军人。军人开枪杀人是因,时间在前,部分民众以暴易暴是果,时间在后。官方事后的宣传颠倒了因果关系、时间先后。

   军人开枪后,广场上包括广场指挥部和学生间就是否以暴易暴争论激烈,但指挥部最终决定坚持一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广场学生广播一再呼吁这个宗旨。

   9时,北高联的“南下演讲团“到复旦大学展览北京学运图片,围观者较多。中午,南下演讲团召集复旦大学绝食团同学开会,鼓动他们坚持到底。19时,北京学生南下宣传队到上海铁道医学院演讲,介绍北京学运情况。

   美国“旧金山湾区各界庆祝中国十一国庆40周年筹备委员会“由于中共当局全面封锁新闻,派兵入京,宣布戒严之后,宣布取消一切筹备庆祝工作,并将已筹集的经费汇往中国,支持北京学生爱国运动。

(2011/06/04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  Translate
7
6
中共政治深度解读's profile photoMing Liu's profile photo何家維's profile photobubai ou'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正是89.64民运,逼使邓矮子李屠夫和共匪独裁顽固派, 后来在内外压力下被迫转向经济改革开放,但是六四屠杀不但阻断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而且它也把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向邪路。六四之后,由于民意遭到严厉的打压,因此,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在缺少起码的公共参与和民意监督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变成了赤裸裸的权贵私有化。大大小小的官员,在改革的名义下,肆无忌惮地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共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产,滋生了无数骇人的贪污腐败, 非法掠夺和买官卖爵。。。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王林杰,男,1993年6月3日,木鱼中学初二二班,15岁。 #512Birthday
 ·  Translate
2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李龙鑫,男,2000年6月3日,金花小学二年级,8岁。 #512Birthday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六月三日。今天是5个遇难学生的生日,他们是:陈卓,李龙鑫,张仕蓉,王林杰,王雨晴。 #512Birthday
 ·  Translate
5
4
Quattro Vageena's profile photobubai ou'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雨伞运动”后香港年轻一代重新看六四

过去廿六年,数以万计的香港人到涌到维园,点起烛光悼念“六四”的死难者。近几年,很多年青人,包括那些在1989年后出生的,也积极出席“六四”晚会,“支联会”看似已完成薪火相传的任务。

不过,“雨伞运动”后的第一个六四,各方矛盾突显,香港的年轻一辈亦对“六四”、“支联会”路线有不同的看法,学联更首次缺席六四晚会。香港支持民主阵营的分裂,将令民主运动何去何从?

“支联会”全名为“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成立纲领“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近两年,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口号最受质疑。

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冯敬恩接受BBC中文网访问表示:“我们认同民主是每个地方值得拥有,不论是中国也好、北韩(朝鲜)也好。民主应该人人皆享,不过我们是否代他们争取?支联会多年来都是说建设民主中国,一方面它引申中国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论述……这一类的论述我们不认同。”

另外,他亦认为,只单凭于维园晚会喊口号,不能称为建设民主中国,这样是“言过其实”。今年,香港大学学生会已退出学联,并自行举办悼念六四的活动。

年轻人之间流行这种想法,跟本土思潮脱不了关系。新一代以香港为家,身份认同建立于香港,甚至有一些年轻人主张中港应该分割,香港人不应该、亦没有能力争取内地的民主化。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罗冠聪承认自己的国族认同低落,不过他认为香港人仍然应该声援内地民主运动。“我自己对于中共政权之下的中国,我的国族认同十分之低,不过,基于一个技术上的手段,我会认为建设民主中国有其意义……有很多政治学家讲过,一个独裁政权的当中,一些边缘城市或地区能够拥有民主的机会十分之低,近乎没有可能。”

被问到推动中国民主化与香港的关系的时候,黄之锋有相近看法:“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香港独立都好,中国因素会继续影响着香港、大陆、澳门、台湾等华人社会。所以,华人社会应该联合起来抗争,向中共施压。”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表示理解年轻人不愿意称自己为中国人的原因。“这个有鉴于中国大陆的政治、整个气候与环境、与及对香港的政策、对自己国民的政策,都使到后生一辈反感及无法认同……当他们觉得无法改变中国的时候,只能够疏离、只能够拒绝认同中国。”不过,他认为香港人身为世界公民、中国公民,为内地的人发声是“应有之义”。

何俊仁认为一些本土派人士,认为香港应与大陆完全割裂的想法有点讽刺。“香港亲共派就是提出这一点,井水不要犯河水,这样河水才不会犯井水。这个看法二十多年前提出来,想不到现在年青一辈会接受这个看法。”

不过,没有亲身经历六四的一代都认为六四对香港是香港人建立身份认同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亦是香港政治的分水岭。

冯敬恩表示:“由于”中英联合声明“在”六四“事件发生前签订,而基本法则于九零年颁布,当中这段时间香港人对前途不安及恐共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是香港人所独有,而深圳河以北的人不会明白这种心态。”

殖民时期,香港处于去政治化的环境,而六四事件正正是香港人最重要的政治启蒙课。罗冠聪:“八九年五月到六月期间,香港举办了十分之多的游行,人数由几十万到150万都有……香港上上下下很多人都参与认识政治、认识国情的运动当中。”

香港学生团体“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指出,六四事件甚至影响基本法关于政改的条文。“原本基本法的草稿写明香港人可以透过公投一人一票决定政制发展前途,但梁振英(时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于屠城后取消了这条文。”

六四、七一于过去被视为香港民主运动的寒暑表。雨伞运动之后,支持民主阵营争拗不绝,更有四所大学退出学联,加上近期众人对支联会的种种质疑,这种分裂是否预言香港民主运动前途一片灰暗?

罗冠聪认为,六四晚会出席人数多寡,未必与香港民主运动有如此大的关系。“雨伞运动之后,政治光谱扩散得太快,亦有一阵营的人主张缺席这些场合。我们要宏观地看,不单六四或七一,在不同的政治敏感时间,有几多人出来抗争,这才能作比较准确的分析。”

政治光谱于短时间内极速扩阔,这段混乱、充满冲突及矛盾的时期,罗冠聪认为大家需要时间沉淀、思考前路。“很少人能够解释本土是甚么,原因在于大家各执一词……宏观的政治论述需要时间建立,我自己觉得短期内有问题存在,他们不能很有系统将大家信念一致的地方归纳出来。”

四所大学,包括香港大学、理工大学、城市大学及浸会大学,已退出学联,不过冯敬恩认为,退联一事的影响性不应被夸大。“为何一个学生组织的解散会影响香港(的民主进程)?那其他人去了哪儿?香港是否只剩学生?”他补充,学界关系还是融洽,并没有外界所认为的势成水火。

http://www.botanwang.com/node/38118
来源:BBC
作者:蔡晓颖
#雨伞运动 #六四 #时事见解
 ·  Translate
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tjlm ma

Shared publicly  - 
 
 
#巴丢草 漫画 【#东方之星】长江客轮翻覆,458名乘客落水,目前仅十数人获救。多难兴邦,红福齐天  #EasternStar #长江船难 
 ·  Translate
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4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4,615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21,542 people
James Wu's profile photo
wong chi shing wong's profile photo
林世達's profile photo
屈屈全振's profile photo
昲犲's profile photo
彭飞's profile photo
小小白's profile photo
牛花花's profile photo
Bobo Zou's profile photo
Work
Employment
  • 自宅
    pres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Previously
tianjin
Contact Information
Home
Email
Story
Tagline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Introduction
脊髓损伤者:一个向政府寻求救助却被告知等你父母都死了再来找我们的无人管无人问的残疾人
Education
  •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Birthday
June 26
Relationship
Single
Other names
tjlm626
Links
YouTube
Other prof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