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Zhengyang Liu
Lives in 北京
32 followers|48,895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阿狸

飞翔的大脸狐     +Reine ALili 

       阿狸的脸不大,阿狸不会飞。

       青丘境,镜湖面,带着前世怨气的灵魂彼此厮杀,彼此吞噬。“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阿狸是只白狐,死后成为青丘境的主宰。阿狸死,她的家国青丘国也跟着死,成为灵魂的放逐之地——青丘境。女王眉头一皱,亡灵纷纷求饶,女王轻吸一口,亡灵成为口中食,打个饱嗝吩咐道:“小透,来杯茶。”叫小透的小厮从镜湖舀一杯水,水里隐隐带着白骨……    +木小透 
    
       阿狸没有死。青丘境、镜湖是她在自家池塘边的幻想。阿狸同池塘一并锁在深院,母上大人外出了,猫自阿狸家大门钻进又钻出,挑逗道:“你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就不一定了。”把身子抖的鼓鼓的麻雀站在铁栅上义正言辞地说:“这里的领地、领空”,麻雀看了池塘一眼,“还有领海都是我的”,口气一缓,“但鉴于你不会飞,就暂时在我的地盘上呆着吧。”阿狸站在铁栅前,猫狗围过来,鸟儿飞过来,纷纷秀优越感。

       阿狸把弹力十足的脸一扯,脸展如大鹏展翅,凭风扶摇直上青天。听妈妈的话在家里呆着,最后阿狸滑翔回铁栅前,小伙伴们惊呆了,乌鸦带着醋意说:“不动手你能飞起来么?”阿狸背负双手鼓一口气,脸如鼓起的风帆,呼,御风而行直冲霄汉。小伙伴们折服了。阿狸指着围墙说她给世界划了一个圈,墙外是被圈起来的世界,这里才是圈外。得知真相的小伙伴们纷纷使出浑身解数钻进阿狸家陪她玩。

一个狐仙的自我修养

       在兔纸眼里谁都是屌丝,阿狸也不例外。要想富,先自曝,阿狸曝,兔纸也曝。兔纸是青丘国有名的白富美,比阿狸更白,比阿狸更富。狡兔三窟,兔纸的豪宅不止三窟,是青丘国第一土豪。小阿狸闷闷不乐,不吃不喝,母上大人赶紧把她送到名医山羊公那里。还未把脉,看气色山羊公一眼便知,捋着胡须说:“无他,读书太少,想的太多。”遭受兔纸的奚落,阿狸闷闷不乐,拿着山羊公的药方发奋读书,反过来盖住了兔纸。阿狸有修养。

       阿狸有很多书,书架上万卷琳琅,一本皱巴巴的书显得格外扎眼。那书最得阿狸看重,封面一张草纸,上书“一个狐仙的自我修养”,首页一篇自序“披萝带荔,三闾氏感而为骚……”,落款“康熙己未春日 柳泉自题”,是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把《聊斋志异》换了封面以一万大洋的友谊价卖给阿狸的。

       年方二八的阿狸突然变得茶饭不思,阴阴沉沉,赶紧送到山羊公那里,山羊公一望便知,对家人说:“道行太浅,想的太多。”

       阿狸读完《一个狐仙的自我修养》占了狼员外的老宅,占人豪宅大显狐威,《修养》里反复这么教。狼员外还没反应过来,家里的肥阿喵厚爪呼过去把阿狸扇了个四脚朝天。道行太浅,想的太多。

九尾狐的传说

       山羊公给阿狸的药方是修炼。狐狸修炼到一个阶段就会多一条尾巴,只要达到九条尾巴就能成为天下无敌的狐仙。当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需要满足人类一个愿望才能长出第九条,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死循环。

       当阿狸开始修炼,天上下起了雨,上天潸然泪下,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修炼。没有狐狸愿意修炼了,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上天眷顾阿狸给她开了九九八十一条线程,多线程下阿狸走马修够了八条尾巴,又迫不及待地占了狼员外的老宅。

       狼员外的肥阿喵被阿狸pia飞,这时候没有人是阿狸的对手了,一家人急得团团转,狼员外却轻描淡写地说:“关门,放书生。”

       小透进了狼员外的家。笑看红尘,浪迹天涯,风餐露宿,还是第一次被人邀请到家里过夜,狼员外的儿子热情如火。小透一进老宅,阿狸就感到英气逼人,知道可以为之满足一个愿望的人来了。

       阿狸把小透按倒,欣喜若狂地吩咐道:“快许愿‘我想阿狸狸女王大人有九条尾巴’!”阿狸抖擞精神,愿望箭在弦上,只要小透一说功德马上圆满。阿狸运起摄魂大法毕其功于一役,不怕小透不说,大法之下任你意志坚强如铁也得乖乖听话。小透走了很多路,很饿了,饿得三魂丢了六魄,只想吃饭,发自本能地在阿狸手掌下挤出一句话,“大王给个包子吧。”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包子来了,愿望实现了,八条尾巴的阿狸失魂落魄地看着狼吞虎咽啃包子的小透。

白狐与书生

       出了狼员外家小透继续浪迹天涯,出了狼员外家阿狸成了淑女。长辈说,是狐狸就不要露出狐狸尾巴,这才是淑女低调的奢华。

       修炼不是一只新时期狐女的正途。阿狸有个远方亲戚——果子狸小姨,小姨是青丘国百年来第一个修够了九条尾巴的。小姨看准了一个天朝赶考的书生,书生说我希望你有九条尾巴,愿望实现了,手起刀落,书生趁机斩断了果子狸的九条尾巴,取九九归一之意九条狐狸尾巴炖一锅。书生来自广东。

       “书生是狐狸的毒”,果子狸小姨经常对阿狸说,小姨还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阿狸对修炼萌生退意。

       “阿狸给我一根牙签。”

       阿狸的尾巴少一根。

       “苹果苹果,快到阿狸狸女王大人手里面。”

       阿狸的尾巴又少一根。

       还一个愿少一根尾巴,剩下的七根被阿狸轻抛浪掷了。最后一根尾巴,阿狸留给了小透,咒小透掉到狐仆街里。狐仆街在青丘国与天朝交界处,是小透的必经之地。此街凶险无比,狐狸在这里设局捉人,人在这里布陷阱逮狐狸,你害我来我害你。

       有个叫“小透”的傻逼掉到了陷阱里,青丘国好久没捕到人了,大家去看看吧,阿狸一马当先跑过去。阿狸想好了,把人奴小透买走,放到花园里打扫落叶。小透却站在大街上好好的,小透说:“你的诅咒我全知道了。”

       阿狸说:“这不可能。”复仇的许愿明明天衣无缝。

       “是年告诉我的,年无处不在,Happy new year。” 年就是年兽,从小透身后跳出一只腼腆的神兽,肥胖的猪模样,就是年兽了。年兽一出人人喊打,年兽经常饿肚子,小透遇见了烧饼分他一半,他们就成了好朋友。

赢得了扑克君输了脸

       “造谣者可耻。”阿狸骂道。

       小透反驳道:“传谣者无罪。”小透听了猎人的建议让年兽把落难的谣言传到青丘国。阿狸马上看到小透身后围过来一群猎人与猎犬。猎犬把阿狸赶到断崖边,猎人知道青丘国第一白富美到手了。阿狸扯起脸展欲跳崖滑翔,猎人早料到此招,劈头撒一张网。阿狸已成为囊中物,哪知网下面突然开了一个洞,漏下去一只狐跳出一只兔。

       小透指着被猎犬步步紧逼的阿狸对围观的兔纸说:“要是阿狸被绑票了,你青丘国第一白富美的身价就不保了。”兔纸妒火中烧,马上打洞救出阿狸,跳出兔洞对猎人说:“老子才是青丘国第一白富美,来吧,不要因为姑奶奶美就怜香惜玉。”猎人就把兔纸绑走狠狠敲了她家一车赎金,兔纸方心满意足,以第一身价回到青丘国,国人议论纷纷,成为焦点。

       钻出兔子洞阿狸灰眉土脸的,小透凑过来说:“哥不是个书生而是个行者。”阿狸的脸气的鼓鼓的,一溜烟小透带着年兽跑不见了。

       回到家里阿狸拿扑克君出气。扑克君是阿狸家的一个食客,擅长各种扑克,但在阿狸面前百战百输。今天扑克君却连赢通吃,阿狸把牌一摔胸中更添一股无明业火。扑克君反常地笑了,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赢了?因为我不需要让你了。”阿狸跟着面无表情的扑克君对战,长久精神凝聚呆若木鸡,赢得了扑克君输了脸,阿狸一照镜子,蹙眉浅笑不似以前那么富于变化。扑克君接着笑道:“我兔一笑一颦,倾国倾城,而你一张扑克脸怎么跟我兔比。”扑克君是兔纸派到阿狸家的卧底,听说刚继位的沙漠之主——沙狐王子要在青丘国选一位王后,兔纸对最大的竞争对手阿狸采取了行动。

       “你放屁,我就喜欢高贵冷艳的。”阿狸家的鹿由器竟然开骂了。

阿狸家的鹿由器

       青丘国家家有长颈鹿这个座上客,老人抱着长颈鹿的脖子遥望家乡,小孩站在长颈鹿头顶夜观天象,长颈鹿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什么东西往鹿顶上一放必然视野长信号好覆盖广。阿狸家的长颈鹿就是阿狸自己,她懂修炼会变化,需要长颈鹿时就自己变成长颈鹿,鹿角能散发出wifi信号,连接全世界。一天来了一只雄壮的长颈鹿非要卖身到阿狸家,说给口饭吃就行了。家人看阿狸天天变长颈鹿怪辛苦的就收留了长颈鹿。长颈鹿顶替阿狸当了她家的鹿由器。

        鹿由器整天不说一句话,更别提骂人了。鹿由器骂扑克君还掐他,鹿由器长出一双利爪,鹿由器现出原形,一身沙褐色毛一双蒲扇似的大耳朵——沙漠之主——沙狐王子。鹿由器是沙狐王子变化而来,比扑克君更早潜伏在阿狸家。阿狸又惊又气,差点晕倒,沙狐王子扶着阿狸说:“啥也不说了,我就是冲你来的。”阿狸家的地板忽然开裂,掉下扑克君跳出一只兔,兔纸早就把洞开到了阿狸家。兔纸歇斯底里地扯着沙狐王子吼道:“为什么是她,我哪点比不上她?”

       沙狐王子说:“我妈说不能娶没文化的。你知道‘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是谁的诗句吗?”兔纸掰起手指头。“你知道‘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语出哪里吗?”兔纸又掰指头。阿狸小声提醒道:“不是算术题。”兔子惨叫一声“吱”,在阿狸家地缝上打个洞跑了。  

        沙褐色、大耳朵,沙狐王子的西域风不是阿狸的菜,正想着该如何委婉的拒绝,王子却说:“可惜你太白了,我的意中人应该是这样的。”说着展开一幅画,画中是被画成大耳廓、沙褐色的阿狸。王子展开飞毯离开了青丘国,去寻找大耳廓、沙褐色的阿狸了,白狐阿狸祝他早日找到意中人。

要想富,多自曝

       自曝有爱,这是金乌公公的口头禅,金乌公公就是当今太阳,要不是他老人家的自曝哪来世界的美好。金乌公公站在青丘国的制高点狐丘上演讲,说道:“大家都很忙,忙着自曝,你不自曝谁曝你呀。自曝是一笔财富,使我们自信自强自足,要想富,多自曝。”兔纸就在她家每个门上挂了一张自己的玉照,也挂了扑克君的扑克脸,兔纸赌气嫁给了扑克君,令人唏嘘不已。阿狸也不能免俗,阿狸家只有一扇门,就弄了一幻灯片,每秒换一帧。

       乌鸦向阿狸打小报告,在青丘国镜湖边发现了小透的Logo。小透也自曝,曝的是自己的Logo,一片瓦当,上带着一个宗师级的泥瓦匠用指甲掐出的八个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镜湖是青丘国十景之首,平静如镜,有缘人能在湖面看到自己的前世。小透来到镜湖想看看是怎样的前世早就了今生的奔波劳碌。

       到了镜湖,瓦当上的八个字投到湖面一道金光,金光中是一匹奔跑的小马,小马追着太阳说:“愿与你纵横四海。”小马跟着水牛过河,跟着松鼠过河,跨过千山万水,一天见一只矮胖的狐狸过河,小马跟着下河里便淹死了,矮胖的狐狸不是狐是河狸。奈何桥上孟婆抚着小透,叹息道:“神骏非凡,就是傻傻的不清楚,咋能跟着会凫水的过河呢?”孟婆递过一碗汤,特地加了上好的刍秣,劝道:“喝吧,忘掉前世的苦。”小马在轮回的路上反刍,还觉得刍秣的清香。判官问小马下辈子想干点啥,小马说还愿意纵横四海。二十四年后小透马不停蹄,本命之年仍不能幸免。

       这一幕改变了躲在一旁的阿狸的看法,阿狸觉得欠他,尽管分不清河狸是哪门子亲戚。

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阿狸与小伙伴看到小马淹死,看到孟婆婆端出一碗汤感动不已,跳出来说:“小透,我们之间的过节一笔勾销了。”一群小伙伴突然出现,小透没有吃惊,同时他在湖面上看到了阿狸的前生,时间是小透的前第十世:

        军阀关公兵临长沙城下,抢阿狸来了。红脸的关公似赤焰魔,不怕,有阿狸,长沙城里的城隍就是“阿狸狸小魔仙儿”,小魔仙儿尊享香火供奉。关公原是一无产流氓,十三岁就闹出人命,后来投靠刘皇叔。肩上的青龙偃月刀弄得他腰酸胳膊疼,没办法,他是关公,流血流汗不流泪。部下面前要摆出一脸威严,三军面前要装得坚毅果敢,夜深人静时他会躲到马厩里哭,只有赤兔马知道。只有赤兔马知道自己不是赤兔,他只是属兔而已,既然大家把他当成了神骏只好没命的跑,深夜反刍的时候会哭,只有马夫知道。城下响声震天,干打雷不下雨,关公心虚不进攻,无意间营造出四面楚歌的效果,长沙城里的人却信心满满的,不忙戒备忙烧香,反正阿狸狸小魔仙儿会显灵。只有阿狸知道小魔仙儿不显灵,她就是混口饭吃而已。面对逢战必输的关公,百战百胜的长沙太守黄忠却发起了愁,要是赢了,刘皇叔的面子挂不住必然大军压境,要是败了,城中的老百姓必然遭殃。一中郎将说,何不请教一下长沙之子——小透。小透在长沙城里著书立说,享有长沙之子的美誉,只有小透知道其实他爱的不是长沙,而是长沙的臭豆腐。小透一下子打破太守的定势思维,说:“何不双赢。”“骂名我来背吧。”小透告别太守,走到关公面前说:“将军,我给您带路。”开城迎将军,黎民装出一副刚从水深火热里出来的样子夹道欢迎,长沙就这样和平解决了。

后来——

       长沙太守黄忠说:“其实我不是长沙太守,我只是太守底下的一中郎将,上司坑我,同事坑我,盖世英雄除了投降也没有办法。”

       关公说:“其实,我进攻长沙不是为了阿狸,是为了汉室的统一。另外我的脸儿也不红。”

       阿狸狸小魔仙儿说:“其实,不是小魔仙儿不显灵,和平乃民心所向,魔法也得为和平铺路。”

       形势所逼,小透只好反派做到底,说:“其实,我不是为了长沙的和平,我就一奸细。”说着,十世之后,青丘国的镜湖边,阿狸看得义愤填膺,小透跃跃欲试,准备逃走。

       阿狸吼道:“站住,别跑!”小透扑腾跳进湖里遁水而去。

       阿狸正准备追,天空忽然砸下一飞毯,湖边砸出一大沙坑,沙狐王子从天而降从沙坑跳出,激动地对阿狸说: “我走遍大漠戈壁,大江南北也没找着大耳廓、沙褐色的阿狸,妈妈说见好就收吧”,沙狐王子去拉阿狸的手,“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你就将就一下吧。”阿狸跳进湖里,潜水而逃,镜湖竞起一圈涟漪。
 ·  Translate
21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rammstein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haha
 
一日段子荟萃  11-19  #一日段子荟萃

@禅茶意:【笼子依然还在梦也依然在】 外媒:在最近的改革方案出台后,中国民众可以有广州鸟市上的那些其所处的笼子焕然一新的鸣禽们一样的感觉了:笼内隔棍之间的距离或许变大了,(鸟的)活动空间也开阔些了,而笼子依然还在。

@方家评说:【2013年感动中国人物--中国大妈】讲政治,坚决拥护党中央;爱学习,媒体上常有她们学习中央精神的身影;懂经济,抄底黄金、转战比特币、瞄准海外房地产,不沾中国股票;会娱乐,夜幕降临,广场上总有她们灵动的舞姿;善持家,为服务中国大爷操碎了心,让中国女婿总有进取心。

@安徽卫视:【地球人已经不能阻止中国大妈跳舞了】江苏泰州王小姐将车停在小区外空地上,晚上取车时发现挡风玻璃上贴了一张纸写着“锻炼重地,请勿停车”。跳舞大妈振振有词:我们张贴了“请勿停车”警告标志。据了解,附近一户人家实在受不了楼下噪音,把房子卖掉搬走了...PS:大妈们开始反击了。

@凤凰网评论:每个时代都会有为老不尊的老人家,但这个时代尤甚。这不是说这些长者更坏,而是说,他们成长的烙印使他们无法摆脱一些局限。喝狼奶长大的痕迹是根深蒂固,这沉重烙印,不是他们所能去除的。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ranyunfei:观察几十年来的政府,你得承认他们的确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心理学大师,毛尤其是擅用人性之恶的集大成者,其后继者在这方面并不逊色。先狠狠剥夺你,再施予一点让你感恩。与此同时,稳控议程设置和导向需求,继续深度洗脑。对其主导的改革模式之心理期待就这样成了国人的路径依赖。循环往复,自然依旧有效。

@格瓦拉:【老财的决定】老财控制了一个地区的所有资源,钱多的花不了,谷物堆放到发霉,每到年关他都发愁,怎么把多余的钱花掉……有人建议:不如把多余的钱分给那些穷光蛋,看他们一无所有,快饿死了。老财气氛地说:不行,这会叫他们更懒惰,我拼命的花钱,也是为了刺激他们自己去努力……

@慕容一村:在纽约参加一场与“监视”有关的会议,前面的人讲的都是监视是否必要、是否合乎法律,轮到我讲时,我说了几位敏感词被监视的故事,然后就有学者说:我们应该把法治国家和非法治国家分开……在一些国家,监视可能合乎法律,也可能不合乎法律,而在另外一些国家,监视本身就是法律。一阵乡愁油然而生。

@王朔有话说:微博时代官场十大警示:一:接受采访不讲胡话。二:开会发言不抽名烟。三:商务应酬不戴名表。四:公务活动不开名车。五:基层视察不打雨伞。六:发表大作不抄名文。七:与人约会不发微博。八:寻花问柳不写日记。九:灾难发生不露笑容。十:突发事件不当新闻发言人!

@Mark Sun:这是阎婆惜把宋江送进班房的时代,是镇关西拆鲁智深宅子的时代,是武松给西门庆看家护院的时代,是诸葛亮三出茅庐难见刘备的时代,是关羽过五关贿六将的时代,是包拯把秦香莲送进精神病院的时代,是宝玉娶红楼十二钗的时代,是白骨精三打孙悟空的时代,是喜儿美滋滋嫁给黄世仁的时代。这年头,谈起潘金莲,也不觉得淫荡了,毕竟她还没堕落为“财尽可夫”的女人;论起西门庆,也不觉得太无耻了,毕竟他玩弄的都是成年女性,还没有堕落成嫖宿幼女的犯人;谈起秦桧和珅,也不觉得太卑鄙了,因为他们没把财产转移到国外,和现在的裸官相比简直太小儿科。

@程凌虚:平心而论,大规模的行业垄断,即500个家族对500个最赚钱行业的垄断,早在江朱时代就已完成。胡温时代,高铁、房地产、高速公路,来钱快的活几乎都干完了!股市楼市又把中产阶层和民间财富洗劫一空。留给习李在经济上作为有限。要想突出重围,要么数人头(一人一票),要么砍人头(重拳反腐),继续摸石头,邪路!

@别志平:如何让猪上树?方案一,远景激励:给猪美好愿景,告诉它你就是猴子。方案二,绩效考核:告诉猪如果上不去,晚上就摆全猪宴。方案三,山寨效果:把树砍倒,让猪趴在树上合影留念。通常总部会选择第一种方案,分公司选择第二种方案,但实际上基层往往选择第三种方案。

@hnjhj:大家很快就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了:XX基金负责人跳楼身亡,疑炒比特币导致巨额亏损。XX可能是某个私募基金、某个对冲基金,当然更有可能是社保基金。

@作家崔成浩:南朝鲜首尔的一架直升飞机坠毁,南朝鲜方面称是中国雾霾造成的。确实是这样!要不是因为雾霾太大,我们早就收复南朝鲜了,祖国早就统一了。

@司马南:才在东长安街上,路过某机关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长安街灯光璀璨,北京饭店灯火通明,王府井步行街星汉灿烂,无边的夜空在路灯的照耀下,局部有足够的光亮。//  @一头活猪:菊部有足够的光亮。

@老徐时评:连续几天央视专题讲微信招嫖的事,传递出一个信号:继整肃微博之后,相对宽松的微信也要被严厉监管了。特别是发在朋友圈、公众号的文章将被关注。肯定也会有一些人会被注销微信号。希望大家注意安全!

@大藏布:牧人:你们要去哪?羊:我们要去找狼,没有狼,我们没有前进的方向。牧人:你们是中国籍的?羊:咩……

@tengriwolf:中共不觉丢人地说:新疆最后一个无电村通电。这发生在今天,2013年。

@孙立平:现中国社会最大威胁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谈理想,现没理想;谈道德,现在几乎没传承;谈文化,我们不思改变;谈制度,总说自己天下无双,不肯融入世界潮流;谈创新,现在只有模仿和抄袭;谈经济除了低端制造、浪费资源、寅吃卯粮,没有藏富于民。我们冷落了教育,教育也抛弃了我们。

@fqx:倒霉孩子李天一,刚被劳教完,劳动教养制度废除了;刚刚被判完刑,审判制度改革了;正是用爹的时候,军队非战斗人员裁员,爹妈又面临下岗风险了。学完三中全会文件,倒霉孩子哭了。

@AkioTsai:我一哥们在朋友圈里如是说:“南方的孩子们可能还不知道,冬天下雪之后,北方的铁栏杆是甜的,尤其黑龙江的最甜。”

@琢磨先生:时间是最公平的资源,活一天就拥有24个小时,你浇灌在哪里,哪里就可能长出灿烂的花朵。你每周读一本书,十年就是520本,你就可以涉猎百家。你每天写500个字,十年就是180万字,你就可以著作等身。你每天发呆,十年就成呆萌。你每天狂吃,十年就成胖子。专业无它,专注而已。

@huoouh:马上就要25岁了。过生日爸妈会送我什么生日礼物呢?好期待好期待!后来发现爸妈要送我......去相亲。

@假装是思想:为什么人类都喜欢把自己正在输液的手拍照片发到微博和朋友圈上?//  @名家评说:这是在告诉大家,他们没有放弃治疗。

@OraclMachine:教育最大的责任本在于引导人品鉴真正美好的事物。但咱们教育却只让青年在竞争寻得快感。难怪网上被转得最多得就是“心灵鸡汤”和“心灵鸡血”。前者让失意者释怀,后者让得意者骄奢。

@love_sci4ever:转:如今的编程是一场程序员和上帝的竞赛,程序员企图开发出来更好更大的傻瓜都会用的软件,而上帝总能创造出更‘大’更‘好’的傻瓜,所以,上帝总是赢。
 ·  Translate
11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GSoC 2013 accepted! thanks all of you.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啊哈哈哈哈 鄙人在此
 ·  Translate
1
Tianyue Lee's profile photo
 
哈哈哈哈哈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184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2 people
帅青蛙's profile photo
Fernando Iglesias's profile photo
博文频道's profile photo
Pierre-Yves Luyten's profile photo
Wai-chi Tsang (Robb)'s profile photo
Ding Peixuan (Dinever)'s profile photo
Enze Wang's profile photo
徐竹青's profile photo
Ding Peixuan's profile photo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Liu just donated to 'Help Feed Homeless Pets'. Give $1 to support HELP FOR THE HURTING dba Helping Hands Pantry together! – One Today by Google https://onetoday.google.com/p/qQ8WFFv_
1
Add a comment...

Zhengyang Liu

Shared publicly  - 
 
逗比ccb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Liu Homer changed his profile photo.

Shared publicly  - 
1
Zhengyang Liu's profile photoSoeren Sonnenburg'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A modern shogun.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184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2 people
帅青蛙's profile photo
Fernando Iglesias's profile photo
博文频道's profile photo
Pierre-Yves Luyten's profile photo
Wai-chi Tsang (Robb)'s profile photo
Ding Peixuan (Dinever)'s profile photo
Enze Wang's profile photo
徐竹青's profile photo
Ding Peixuan's profile photo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北京
Links
Other profiles
Contributor to
Story
Tagline
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Introduction
我没有个性 所以没有个性签名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Other names
刘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