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Yizhuo Lee
132 followers -
freedom!
freedom!

132 followers
About
Yizhuo's posts

前几天发了关于本地交警队自用地对外出租的质疑帖子,6个小时后被锁定位置,9个小时后通过我岳父被传唤,关于自己的一切私人信息都被打印出来放在局长办公桌上。。

知道你们能找到我,我没打算逃,但是怎么能这么快呢?盖世太保的雏形已经看到。。。

4.3.2无root

Post has attachment
光驱的唯一作用
Photo

任何不以耍流氓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浪费时间!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求免费耳机
【耳机掉了,求捡】又到一年光棍时,耳机掉了你帮我捡起来。从11月3日起,我们旗下的C170耳机打折促销,39.9元(包邮只限中国大陆)捡走。对于想要替换配机塞的你别错过。另外:圈我们G+,并分享该信息。我们从中抽取15位朋友,送出C170耳机一条(共15个名额,大陆用户中奖者不需要支付运费哈),截止到本月12号。店铺 http://panvi.taobao.com/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3-11-04
5 Photos - View album

取数据
by CHARLIE SAVAGE, CLAIRE CAIN MILLER, NICOLE PERLROTH
cn.nytimes.com2013年10月31日
华盛顿——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泄露的文件显示,NSA和英国情报部门看来已经侵入了连接谷歌(Google)和雅虎(Yahoo)海外服务器的光缆,并复制了大量电子邮件和其他信息。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本周三报道,NSA与名为“政府通讯总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简称GCHQ)的英国机构合作,显然利用了在一些全球数据中心存储并在其间转移的大量数据。这类中心都使用最先进的网络技术。与NSA在美国国内的行动相比,它在海外的信息收集活动所面临的法律限制和监管都比较少。


WikiLeaks, via Associated Press

前NSA分析师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的文件表明美英正在收集数据。

本周三,谷歌和雅虎表示,他们不知道政府在访问它们的数据链路。雅虎发言人莎拉·梅伦(Sarah Meron)表示,该公司不曾配合任何政府机构开展这样的拦截活动,而谷歌首席法务官戴维·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则表达了愤怒。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担心可能遭到这样的监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继续为越来越多的谷歌服务和链接加密的原因,”德拉蒙德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向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任何政府提供进入我们系统的权限。美国政府似乎曾经大费周章地从我们的私有光纤网络上拦截数据,这令我们感到愤怒,这种事的发生也突显了迫切做出改变的需要。”

在一份声明中,对于它曾侵入这些公司海外数据链路的指责,NSA没有直接做出回应。但它强调,它侧重收集“外国”情报,而非国内情报,对于它之所以在国外收集信息,是为了“避开”国内监控法律约束的说法,NSA予以驳斥。此外它还表示,说它收集“大量的”美国人数据,是“不实的”。

像谷歌这种经营互联网服务——包括电子邮件、在线文档、照片存储,和搜索查询——的公司会通过连接世界各地数据中心的光缆发送大量数据。这些数据中心使用热敏感摄像头和生物识别身份验证系统来保持高度的安全性。公司相信流经各个中心的数据是安全的。但是谷歌上个月表示,在有关NSA窃听的说法于今年夏天曝光之前,它就开始加密这类内部数据通讯,在那之后,它更是加快了行动的步伐。知悉谷歌安全工作的三位匿名人士表示,谷歌的安全主管们曾怀疑包括政府在内的外界各方可能会侵入其光缆,但是没有确凿证据显示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计算机网络专家、斯坦福大学(Stanford)教授尼古拉斯·麦基文(Nicholas McKeown)说,NSA可以把实体设备安装在光缆上来监听电子信号,或者在数据流经的线缆上插入一个分路器。或者,能远程登录访问光缆交换机或路由器的人还可以对流经电缆的数据进行重定向。

Level 3是一家为谷歌提供光缆的公司,这一点是一位知悉谷歌基础构架情况的人透露的,此人未获授权公开谈及此事。

Level 3在一份声明中说:“每到一个国家开展业务,我们都会遵守当地的法律。总的来说,在执法或安全调查方面寻求帮助的政府,都会严格禁止有关各方透露所提供的帮助。”

一家德国电视台曾报道该公司与美国情报机构合作,监听使用其网络的德国公民,Level 3在7月对此予以否认。《纽约时报》在9月报道称,GCHQ曾尝试用各种手段来获取进出谷歌、雅虎、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Hotmail运营数据中心的数据通讯,这种活动持续了至少三年。据说,GCHQ是与NSA紧密合作开发了这一项目,根据斯诺登提供的GCHQ文件,到2012年为止,该项目取得了深入谷歌系统的“新途径”。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还不很明确。

《邮报》的报道称,GCHQ使用一个代号为Muscular的系统存储所截获的数据,“缓存”三到五天的内容,并实时更新,在这期间,两家情报机构合作对这些数据进行解密,并筛选出它们需要保留的内容。

该报道还说,NSA使用了约10万个用于搜索条件过滤的“选择器”。报道称,这比NSA在美国国内开展的“棱镜”(Prism)项目中使用的“选择器”多出一倍多。“棱镜”是法院根据2008年通过的《外国情报监听法修正案》(FISA Amendments Act)向NSA授权开展的,在项目进行期间,NSA通过谷歌、雅虎及其他公司收集海外外国人的邮件、搜索条目和其他在线活动的数据。

《卫报》(The Guardian)从斯诺登处获取并与《纽约时报》共享的GCHQ文件显示出,英国情报机构在数年时间里集中精力开发Muscular以及另一个密切相关的项目,代号为Incenser。这些文件表明,NSA的情报需求从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两个项目的进展,美国人也非常看重它们。

2010年11月,那家英国情报机构写道,“Muscular/Incenser大幅增加了NSA从我们的特殊信源途径获得的好处”。在一些情况下,这两个项目提供了任何其他信源都无法提供的数据,一份文件说道,这“突显了我们如今为NSA做出的特殊贡献,为了解他们的一些最重要的目标提供了很多观察。”

在《邮报》出版了那篇文章之后,NSA局长基思·B·亚历山大上将(Gen. Keith B. Alexander)在一场网络安全会议上接受了采访。他断然否认了一些记者对《邮报》报道略做调整后的叙述,说它存在“事实性错误”,但是不清楚他是否理解《邮报》报道的是对海外服务器间数据链路的侵入。

“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实际上进入了服务器,”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电脑安全公司Artemis Internet的安全顾问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说。“但他们守在谷歌和雅虎数据中心外,截取那些公司自以为受到严格保护的数据。”

Charlie Savage自华盛顿、Claire Cain Miller和Nicole Perlroth自旧金山报道。James Glanz自纽约、John Markoff自旧金山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曹莉

你妈逼的非要控制意识形态。
你妈逼的把大v全部抓起来
你妈逼的ccav轮番轰炸
你妈逼的到底想怎样?
你妈逼的习特勒
你妈逼的你老爹被整的还不够?
你妈逼的。。。。。

央视开始公开赞颂习近平老爸了,这是什么企图?如果是单纯的儿子为老子歌功颂德也就罢了,如果不是的话,是不是预示着想要拷贝朝鲜?或者来个2.0版本的朝鲜?
政改无望!难道还要再撑十年?

央视,你到底什么意思?
近平,你赶紧吃屎去吧!

夏业良,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
by 杰安迪
cn.nytimes.com2013年10月15日
夏业良,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

杰安迪 2013年10月15日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个月,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在北京的家中。他说,因为在文章中和课堂上批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他可能会被解雇。

北京——很难说究竟是哪种不当行为促使颇有成就的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夏业良,从固执己见的异见分子变成了执政的共产党的眼中钉。他曾于2009年发公开信,嘲笑中宣部部长的中专学历,而且去年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的采访时,还称中国是一个“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

夏业良在小时候曾是“红小兵”,后来则变成了自由市场倡导者,他说他很可能是因为去年在网上发长文,呼吁中国知识分子聚集在公共场合进行政治改革辩论,从而触犯了底线。他近期说,“这好像让校方很失望。”也好像触怒了一些有权有势的党内人物。

夏业良说,未来几周内,他很可能会被免去在北京大学的教职。北京大学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学之一。他和其他人都表示,这种举动反映了政府控制中国一流教育机构里的学术讨论内容的决心。

管理者告诉他,他的命运将由他的同事所组成的小组来决定。他说,这样做只是为了打掩护,免得有人批评,他受罚是出于政治原因。53岁的夏业良说,“我对我的前途并不是非常乐观。”夏业良很活跃,在自己的宏观经济学课堂上,他经常在授课内容里加上各种针对共产党的指责。

不让夏业良说话的举动明确展示了北京大学等精英大学所面临的挑战;这些大学一方面要应对国内的政治控制,另一方面又渴求获得作为伟大学术中心的国际声誉。近年来,北京大学通过合作以及与世界顶尖高校开展交换项目,在大量资金的支持下强势展开工作,以提升国际知名度。

去年,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在北京大学开设了一个造价为700万美元(约合4273万元人民币)的研究中心,而康奈尔大学(Cornell)、耶鲁(Yale)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等其他越来越多的大学也开设了双学位项目或加强了学术合作。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说,惩罚夏业良的做法很可能会损害北大提高国际地位的工作。他说,“它将发出一个这样的信息,即北大无法抵制政治影响,也不能使政治和学术分离,而这对那些希望能从事具有一定水平的学术工作的人来说,是个基本要求。”

让夏业良收声的举动也在海外受到了关注。关注科学家协会(Committee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对他表示了声援。上个月,威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130多名教师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向学校管理者呼吁,倘若夏业良被解雇,就请重新考虑与北大的合作关系。

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和经济学院都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

夏业良是一位多产的写作者,曾作为评论员活跃在中国的新闻节目中。他首次惹恼学校管理者是在2008年,当时有一些人在一份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声明上签字,夏业良就是首批签名者之一。这份请愿书叫做《零八宪章》,签名者共有300人,它让共产党高层领导大为光火。其主要作者、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还因此受到迫害,并因颠覆罪被判刑11年,目前正在服刑。一年后,夏业良在致中宣部部长的公开信中把宣传部的工作比作了纳粹党的宣传工作。

夏业良说,从那以后,他曾经历过数次软禁,有时还发现有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在跟踪自己。但是他说,大部分时间,他的生活都没有受到影响。近年来,北大管理者允许他长时间在海外担任访问学者。今年9月之前,他就在斯坦福大学。

但是,自从他去年在网上号召,要求对政治改革进行公开讨论后,北大管理者就要求他回国,之后还警告他不要再高调宣扬自己的反政府言论。

在那之后,他通过自己的微博,继续批评共产党,并宣扬西式民主,但是相关的微博帖子往往刚刚甫一发出,就遭删除。(他目前在新浪微博上的账号名为“夏业良九世”,原因是之前的八个账号都已被删。)“我从没有提倡过革命,”他说,“我提倡的是和平演变。”

如果遭受惩罚,他将成为又一位陷入异见打压活动的中国知识分子。这场活动日益扩大,已导致数十位律师、活动人士和公共知识分子被拘捕。今年3月,在十年来的首次领导换届中,习近平成为新任国家主席。自那以后,打压行动进一步升级,同时还伴随着一场铲除中共领导层眼中社会逆流的运动。不久前的一份秘密备忘录将社会逆流定义为倡导选举民主、新闻自由,以及人权等“普世价值”。

中国的高等院校本已由中共委任的行政人员来严格管理,如今又被迫卷入了改造思想的行动之中。学生们被要求参与以“中国梦”为题的征文比赛。“中国梦”是习近平发起的一项核心运动,旨在围绕民族复兴的主题团结中国民众。一些教授已经对中共中央委员会对在教学场所讨论七个话题的禁令表示不满,这些话题包括公民权利、司法独立和毛泽东的错误。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今年夏天被停课,此前,他撰写了一篇倡导更大程度地坚持宪政的文章。而中国的宪法基本上是一纸空文。张雪忠在接受采访时说,针对他的惩罚,以及打压学者的其他行动反映出,中共担心,其对中国学生意识形态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了互联网。

“很多年轻人会通过一些具体的现象来的出结论,所有的危机和不公正的事件,它的根源可能是一个不合理的政治制度,”张教授说,“官方不再有以往单向的、灌输式的电视或者报纸这种媒体的单方面的声音,我想当权者应该是感受到了他们在意识形态方面面临的危机。”

张雪忠仍然乐观地认为,尽管自由主义的思想受到打击,但大学生仍然能够保持独立的思考方式。夏业良则没这么乐观。他说,与10年前不同,现在几乎没有学生对民主观念感兴趣,对于讨论敏感政治话题的公共空间越来越小,感到不满的学生似乎就更少了。夏业良和其他一些人说,由党任命的班长越来越多地向意见非常强烈的同学提供“指导”,大学的电子邮件服务器也受到严密审查。

夏业良和其他一些学者说,如今,学生们大多数把工作置于理想之上。他说,“他们被父母教导,要避谈政治,努力成为公务员。他们的目标是,好好找个工作,赚钱买房。”

北京大学的几名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不知道夏业良的遭遇,仅有的几名了解情况的学生十分漠然,他们说,他反复向共产党挑衅,这种行为越了线。物理系研究生楚一琪(音译)说,“我觉得他们是为了发展,牺牲一些民主或者正义。这个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许多在最近一个晚上聆听了夏业良的制度经济学课的学生说,他们很欣赏夏教授不受拘束的讲话风格,即使他的一些言论让他们觉得说教性太强。(夏业良在课上曾说,“当共产主义的价值取代了传统价值,最严重的后果是,人们失去了良心,就像过去的阶级斗争,让儿子杀死老子。”)

随着教室里的人渐渐散去,经济学研究生格蕾丝·张(Grace Zhang)说,她在得知夏教授因为公开言论可能被解雇的消息之后感到震惊。她说,“学校竟然会扼杀这种声音,真令人难以置信。大学教育的根本要义,就是应该包容这样的声音。”

杰安迪(Andy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Chen Jiehao与Ye Fanfe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客机坠落海面,乘务员让乘客从滑梯上下海,乘客不敢。空姐求助于机长,机长迅速搞定,空姐问其故,机长曰:对美国人说这是冒险,对英国人说这是荣誉,对法国人说这很浪漫,对德国人说这是规定,对日本人说这是命令,就好了。机长还说:“中国人太容易搞掂啦,告诉他是免费的即可。”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