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昨天到底是怎麼贏的?藍軍多成這樣」今天中午結束倉敷任務日後,台灣綠軍在倉敷商店街聚餐時,姊夫字裡行間溢出滿滿的不可思議,而水球其實昨天在高松啃帶骨雞時,疑惑早就都從塞滿雞肉的口中流光光了。

現在正在關西空港第二Terminal等著登機回台,預期人人喊打的個人第五次日本Anomaly回憶錄一週內大概都不可能出現(台南戰至今仍隻字未動),想想還是在Google Plus寫一些節錄供各位參考好了,無碼露毛一刀未剪的海外流出版請靜待小弟那養蚊子養到蚊子都不想來的芭樂格。

時間有限,隨便寫寫。Macbook 12"鍵盤很爛,更要把握時間。

大家都知道,四国連同瀨戶內是日本藍軍的超級強勢區域,小弟二月日本旅行就有幸親身體驗當地藍軍的強勢,更不用說前陣子丸龜任務日,徹頭徹尾都是藍軍主導,完全沒有綠軍的份。

所以完全可以預期:整個四国的藍軍,看在位處日本邊陲的家鄉,千載難逢變成可以關起門來狠狠修理綠軍的布袋,然後又在活動一週前被升級成主場,不可能不傾巢而出,集結在四国第一大城。

更何況,這場距離東京Mega Anomaly實在是太近了(導致這是C17人數最少的一次,連兩組行動八都湊不滿),全體綠軍仍深陷於燃燒殆盡症候群。更糟的是,無論是岡山還是四国,當地綠軍的老將們,幾乎都退役退光光了,這一戰,比浜松戰更看不到勝利方程式。

不必等到9/24上午排隊領包,9/23晚上看著高松商店街的「盛況(過去一向算是很綠的區域)」,就知道明天大概凶多吉少。果不其然,9/24早上當大家圍著Akira時,幹,這下真的災細了,滿滿的藍軍啊,而且個個臉上信心滿滿,頗有香港戰的即視感。(這真的要參考姊夫拍的現場照片了)

原先C17擬定作戰計畫前,對於史上第一次兩棲登陸奪島戰躍躍欲試的我和姊夫,因隊員有幾位容易暈船,而回到傳統的地面戰。上午領完包,和來自美國的隊員集合後烏龍麵聚餐後,在前往琴電高松築港駅的路上....

「我們現在馬上去搭船好不好....(一臉超想逃避現實的蠢樣)」
「..........」

畢竟作戰都開始了,還是認命乖乖搭琴電前往負責的作戰區域:以琴電栗林公園駅為中心,緊鄰栗林公園右側,約1km x 1km的區域,我們直接在栗林公園駅租用自行車,展開C17歷史上首次自行車高速機動隊作戰。很可惜是的是,因為是臨時決定租車,數量不夠,所以韓國與德國友軍只能當步兵了。

小隊長分別是姊夫和我,聽著Zello戰情頻道開始行動,雖然事後證明我們還是按照自己的直覺去作戰了。

13:00-13:30 部隊集結,這次C17真的是多國聯軍,包含台灣、日本、韓國、中國、美國、德國的探員,是的,你沒有看錯,所有海外部隊,全部編列到C17,你就知道這次外援有多稀少。然後也得感謝這位來自德州的美國友軍,早上的會前競賽,就靠「來自最遠地方的探員」贏得一次Intel資訊,幫助非常大。

13:30-14:00 作戰開始,其實現在心中還是很沒有底,只能先設法對付藍軍在栗林公園東南方的針包作戰。我們四台腳踏車接近時,同樣騎著腳踏車守塔的藍軍馬上就說「キタキタ(來了來了)」,雙方開始對峙。根據戰情資訊,13:47可毒,然後在動手之前,三位韓國步兵友軍跟了上來,搶過來後開始守塔。

大約接近14:00時,藍軍突然撤退,然後陸陸續續出現噴向東方的長距離藍線,我請在場各位幫我農key,就一個人帶著key衝出去,一人用毒掃蕩區域內的藍點,並回噴到這個藍軍預設的針包點。

作戰區域是住宅區,途中在小巷內陸陸續續遭遇3-4人小組的藍軍(碼的,人怎麼這麼多),我刻意的避開他們,充分發揚水球就算一人作戰也要婊死藍軍的精神,他們敢噴,我就敢毒,就這樣展開一人遲滯作戰(同時間姊夫也在做一樣的事情),就是不讓你們弄出針包。

14:20時,還在栗林公園防守的友軍,詢問還要不要繼續守下去。很快的,就不必考慮這個問題了,因為要遭遇M1的考驗。

15:00 M1開始前,呼叫大家集合在第一個負責點,我第一個趕上後馬上毒綠,但是因為大家是分批趕上,而藍軍早已集結完畢,那個點位置GPS會飄又很難有效使用US8,結果沒搶下來,失敗收場。

區域內還是沒看到任何碎片,所以繼續打傳統的地面戰,唯一的差別只有portal密度太低區域太大只能用自行車趕路。

16: 00 M2前,感謝Goruck Stealth的大勝,我們已經事先知道作戰區域東側會臨時出現C點,大家先假裝不知道,分別騎向不同方向分進合擊,抵達後馬上薯條團補充物資。但隨著時間的逼近,我們發現這個點一直沒有點燈,索性從15:55開始衝向原先負責的C點(距離好幾百公尺),與優勢藍軍正面交鋒。結果就是我們搶了下來,而且那個隱藏點也亮了,一次奪下兩個。幹,這次的地面戰好硬啊。

16:20-16:40 躲在小巷內開薯條團,portal密度實在太低(不如說台灣太高),得上三個VRHS和一個VRMH不可。

17:00-17:10 M3更是驚險,我們要跟超過二十人的藍軍搶兩個點,我們一邊八人(其中Chris和姊夫冒險衝出去拉Link和CF搶分)、一邊五人,有驚有險的控制住,完全記不起來中途被打白了幾次。

和台南戰一樣,藍軍的聯合發砲攻擊讓我們吃足了苦頭。以後得想想對付的方式。

18:00-18:10 M4 我們不但守的很穩,還可以抽出一半人力去搶救其他岌岌可危的綠塔,這時候大戰的勝利已經沒有懸念,只是所有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海上的戰爭是發生什麼事情。

答案很簡單,藍軍在瀨戶內海被綠軍活活射翻天了,地面戰實際上也被綠軍打爆,那昨晚早上和我們下午遭遇的那麼多藍軍都是幻覺喔?Chris以前就說過C17在日本一直被當正規主力部隊使用,這次我們這樣會不會太硬了?管他的,贏了就好。

夜幕低垂,其他國家友軍都要趕回大阪,期待日後再相遇。

因為實在太累,我們並沒有參加After Party,而是跑去帶骨雞名店一鶴啃著好吃到不行的帶骨雞一邊看著Nico Nico生中繼,一路看到今年第四季沒有日本也沒有台灣的那一刻。

現在日本時間17:40,差不多接近MM0029的登機時間了。謝謝收看。最後我還是要講...

我是真的因為人手不夠才被迫放棄Goruck的啊啊啊啊啊~~~

#Ingress  
#Anomaly
#Taiwan  
#C17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