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Ken Wong
17,201 followers
17,201 followers
About
Ken's posts

Post is pinned.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東征、北伐、黃金十年、全面抗日、立法行憲、戡亂剿匪、國府播遷臺灣,中華民國命途多舛,歷盡滄桑,但正如蔣公所示「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總會再次在大陸淪陷區自由飄揚!中華民國國號定必重獲她應有的榮光!中華民國萬歲!!!三民主義萬歲!!!
Photo

R.I.P.
#512遇難學生生忌

三月二十七日。今天是9個遇難學生生忌,他們是:成宇,黃磊,宋龍新,仰立,詹曉,張巧麗,趙蘭馨,牟瑩,劉紅梅。#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成宇,男,1991年3月27日,洛水中學高二八班,17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黃磊,男,2000年3月27日,新建小學二年級一班,8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宋龍新,女,2000年3月27日,映秀小學二年級一班,8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仰立,男,1992年3月27日,聚源中學初三七班,16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詹曉,女,1993年3月27日,紅白中心學校八年級二班,15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張巧麗,女,1998年3月27日,曲山小學四年級四班,10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趙蘭馨,女,1998年3月27日,漢旺鎮中心小學四年級四班,10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牟瑩,女,1991年3月27日,北川中學高一九班,17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七日。劉紅梅,女,1995年3月27日,平通初中初一一班,13歲。#512Birthday

Public
106-03-26
#黃金冒險號
小鬍曾慈悲消毒
陶傑

特首小圈選,雖然全由中方設局欽定,是中國的遊戲,但三場辯論,加上愛丁堡廣場的集氣造勢大會,卻是仿效英美台灣的西方風格。
這場西中雜交的混戰,同時也是西方文明規則和中國式思維病毒的交鋒。
小鬍曾和胡國興代表的是西方的英美價值:辯論不屑人身攻擊,抨擊對手,以事實和理據為脈絡。甚至小鬍曾在集氣大會之後,還發表公開信說:「我認識Carrie好多年,我們是多年同事,她是一個好人。」
這封信很高明,在理性、寬容、民主的高處,俯視着一大群情緒化的中國人,為他們狹窄的腦袋由此分泌的仇恨預先消毒。中國人對人不對事,聞過則怒,視競選的辯論如「人身攻擊」,視不由極權控制的任何集會為「顏色革命」之預演、「勾結外國勢力」之證據。曾俊華的工作組,針對此一中國式的鬥爭仇恨思想,以西方文明的胸襟,向中國人施行教育:
「在選舉期間,各個候選人為了爭取選委支持,都會對其他候選人作出批評。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但我可以告訴大家,Carrie是一個有心人,她和其他候選人一樣,參選都是希望為香港貢獻。」
這番話對於西方國家公民,有民主修養者,皆是常識,不必再說明。但中國人不同,愛丁堡廣場集會,中國會將此一景象,聯想起一九五六年匈牙利的納吉起義,以及一九六八年布拉格市民反抗蘇聯的民變,中國人活在六個字的意識框架之中,就是「控制、管理、安全」,一切集會,包括反韓、抵制日貨之類,必須由自己來組織,在可以「控制」和「管理」的範圍,以維持政權的「安全」。
小鬍曾的集會,不由黨國來組織,故不受控制,故必是對政權之威脅。小鬍曾說不是,但不論你如何解釋,有如伊斯蘭認定食豬肉不可接受,凡愛國之中國人,半句也聽不進去。
這是一個民族的「心智框架」(Mindset),如同阿拉伯世界對西方價值觀的永恆排斥一樣。小鬍曾再搞下去,他的人身安全就令人擔心了。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106-03-26
#畢腦作
公民2.0
畢明

今天,要再次慶祝689正式下台,冇得留低。我個心還在涼-ing,香檳是chill的。
今天,要多謝老董、多謝貪曾、多謝港人公敵689,他們把大量沉睡和裝睡的港豬喚醒,不再蒙在吃喝玩樂搵錢中,把我們煉成人,煉成公民,煉成關心政治、會走上街、走入催淚彈雨、走在公義之前,以血肉之軀守衛這個城市、守護孩子未來,守住核心價值,大大聲聲說很愛這片愁或喜、生與死也是我們的香港地。
今天,如果失望,還要一併多謝過往所有的失望、沮喪、無力,甚至絕望。97回歸迄今快廿周年,是這些負情緒,讓我們不甘心不死心去求生,決定追求及推動改變,再失望再推動,不滿足於不變,不接受要倒退,我們要更好!失望,激發創造希望的欲望。今天,你我霎眼抗戰20年,淬煉20年,不論有沒有CY2.0、撕裂2.0,我們都成為了:公民2.0。
盡量別教今天和昨天的淚白流。
1997年,港豬如我連登記做選民也懶得去,看見電視的特首選舉唱票:「董建華~」,那把攞命的女聲帶有江青的眼神,我打了一個冷震,不屑到一個冰點,假戲假做我連一個假反應也不會給,悍然鄙視。「商女不知亡國恨」可以出於無知,也可以出於冷漠,小圈子選舉,我漠不關心的政冷感,撩不起一毫子政欲。
或許這正是他們想要的,我們的冷感和不參與,他們才可為所欲為。但不關心不參與,反正沒得參與,那個選出來的無恥PK,可以PK到我們雞毛鴨血。今天,因為熱血和參與,因為上街和關注,選委出現民主300+,是一種撼動。在有真普選之前,有些市民確是由港豬提煉成公民1.0,再經幾個病態特首的疫情洗禮,抗體升級至公民2.0。
不是自我感覺良好,我們沒有條件自得。
聲嘶力竭過,領佔過,淚流過,好攰呀,重整生息中先希望找一個食相冇咁差,賣相冇咁劣,品格冇咁爛的人當特首,我們的要求過份嗎?這應是民主和建制兩派的共同願望。
以品牌策略論,喝可樂的自然喝可樂,喝烏龍茶的繼續喝烏龍茶,一時三刻很難要食薯片的喝奶粉,調轉亦然,所以第一步不是要改變陣營,是放棄盲捧。不必喝奶粉的叛變曹軍投漢,先看清楚捧奶少一陣、少一些有什麼好處。傻瓜才會和他們講良心,馬克思說:「利益一致目的必相同」。先講利益。若建制派可由盲從指示的低智機器中進化,變成建制2.0,他們會明白奶媽低票當選對自己有利。這個剛愎自傲的人,別讓她太看不起你。她反正都看不起建制派了,她的思維是:阿爺叫走狗挺我,牠們就得吠,她得票低於689,才會稍為知道自己需要你們,建制派才有利用價值。聰明的建制派為了自己的存活,部分應該投白票,別又養出一個不顧你們死活的特首來耗掉你們辛苦打來的江山。
至於選舉結果,我祇可用常識及想像去湊熱鬧,為什麼那麼多人可以言之鑿鑿很叻地說賽果我不知道,自認叻是好鬼蠢的事。我不相信薯片是一個毫無把握便拋個身出來為港為民的人,佔中時不見他的血那麼熱?他一定有些我們不知道的揸拿才走出來的。他的背後是核心內圍或核心外圍,今天便會知道,他若沒有威脅,便不會一直成為奶媽及葡萄儀的攻擊目標。真正造王,是不會讓你知道的,正如真正的墮馬,要689忽然自閹於特首選舉,世人才知道。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弔詭是港人擁護總放在最尾,代表是必須之一,還是必備之末(可缺)?康熙立太子,立廢兩次最後暗中進行,為保護繼任人。帝王術如果厲害,會讓大家看透?帝王如果真厲害,又會否讓香港回歸20周年見證最低民望的人當選?
別誤會,我也想薯片勝出,但lesser evil不就立即是angel,有支持者說他是「民主之父」可笑,過猶不及。今次,連上次夠膽大聲說「我投唐英年」的李超人,都便秘加哽咽不能暢所欲言,與之前風騷說不提名任何人相比,到今天又女媧又盛擺明俾人照過肺,七十從心所欲?老人家快九十才受沒有言論自由的屈辱,今次的選擇似特別風雲色變。
我不會相信每一個人,太動聽了。不如相信一個制度,相信一個可制衡人性缺點、情緒弱點的制度,相信會推動制度完善的人、人們:我們。看林鄭五年前的有線電視訪問,她為自己不跳船當上政務司司長解釋,押上民望,還留了淚,真心說希望五年後的香港更好,全程沒有假笑。五年後了,你說呢?她變了。制度令她可以目中無人贏選舉,制度一定要變。
如果今天林鄭勝出,不是世界末日,我祇想,是中國崛起配不配稱為「強國」的驗證而已。暴發後,不斷輸出劣質遊客、低級文明、粗暴外交,香港一直沒有真正的民主,是一國兩制的失敗,是中國的失敗。如果中國崛起,有財有品,香港還有民主,不是太美滿了嗎?現在的中國配嗎?如果是,習總是曠世天才。
如果中國不配,注定香港有排受。不緊要了,我們惟有在逆境中再蛻變,變成公民3.0、4.0,去抗衡混濁4.0,到2046,或更遠。回歸20年,寫信給30年後的自己,勉勵自己固執得多漂亮,就算失敗,多好看。香港太注重勝利,battles in a long war需要不是英雄,是beautiful losers,盡了一切力便已無憾。勿忘初衷,日後盡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有天不必再估領袖,而是選領袖。

畢明
電郵 :budming@yahoo.com
網頁:https://www.facebook.com/BudmingBudming
Photo

Public
106-03-26
#常言道
今日,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
林夕

此文見報之日,姑勿論特首這份衰工落在誰家肩膀上,就寫寫命運光臨前夕幾天的所見所聞所想吧。
昨晚看達明一派,黃耀明唱了一曲「暗湧」,如浪打心頭的聲線加上現場視像效果,錯過是一種損失。
可是對不起達明了,只聽了頭段,歌詞唱到什麼「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就開始心不在焉,胡思亂想去了:是啊,害怕CY+撕裂2.0悲劇重演啊,愁煩喧鬧一場,這城市未來五年的歷史,終究還是在怪圈裏惡性循環啊,我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說實在,我不算是薯粉,薯片選上,自然也不算是完美的。但,將來新聞畫面所見,起碼沒那麼難看的黑臉啊。怎麼大部分香港人越想要的,決定我們命運的人偏偏就不給,皆大歡喜減輕亂局不是很好嗎?假裝順從民意不至於對北京更反感,不是兩全其美嗎?
這什麼衰公寫的歌詞啊,「仍靜候着你說我別錯用神,什麼我都有預感」。挺薯派到最後關頭,仍然相信依然渴望這個說法成真:其實早欽點薯片,劇本這樣寫,只為了彰顯北京還是重視民意、讓反對派無話可說。何時開始驚覺捉錯用神呢?周邊朋友不斷轉發:完了,沒了,就是李氏力場發出女媧補天開始,夢就穿崩了,預了撕裂會撕出個洞來,超人依然是超人,一個抵上百個山寨傳聲筒。聽到最後兩句:「然後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他奶媽的,簡直聽到我身軀不斷下沉、眉頭聚滿了密雲。
等命運光臨?私人感情,有就有,沒就沒,愛情敵不過宿命,唯一可做就是認命,隨緣而得安樂。愛一個城市,等命運光臨?不,絕不,什麼叫隨緣?條件成熟謂之因緣,條件要靠每個人自己親手創造,滿口隨緣,卻坐着什麼都不做,就不只是認命,因為本來的命,有可能不是這樣的。
就這樣想啊想,整晚都恍了神。好在我不只看一晚,要不要那麼捧場啊?要,像達明這種表演方式,會引用《1984》裏面那個真理部的名言以及永恆的預言:「誰控制了過去,誰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誰就控制了過去」,誰知道在香港會不會絕跡,成為禁色?真理部已經操控了現在,未來,要不要等命運光臨,就看我們了。
如果結果竟然出現如女媧神話般的奇蹟,以上,當我沒寫過。



Public
106-03-26
#隨遇而安
錯誤的時間做對的事

在香港推行垃圾徵費後,街頭垃圾桶將會減少四成。香港一定變成垃圾港,絕非危言聳聽。
推行環保本身概念不錯,但不能忽視推行的對象。香港有七百多萬固定人口,每年則有數千萬流動人口進出。這些人的質素參差不齊,有相當一部分是在商場、街頭、公園、食肆周圍大小便的人。教這些人去廁所大小便都不容易,把街上的垃圾桶都搬走了,讓這些人怎樣處置垃圾?
有沒有看過中國人在火車上的相片?他們把火車車廂變成巨型的垃圾桶,垃圾隨手拋在自己腳下,垃圾成堆,人與垃圾渾為一體。香港街頭若減少垃圾桶,結果就會變得跟中國的火車車廂一樣。
減少垃圾桶,甚至沒有垃圾桶,在別的國家是行得通的。日本的街頭沒有垃圾桶,Calgary的街頭也沒有垃圾桶,但街道乾乾淨淨,不見垃圾。Calgary甚至連續幾年被評為全球最乾淨的十大城巿之一。為甚麼?因為街上的人自律。在日本,我們會把垃圾收起來,去便利店的垃圾桶丟。在Calgary,若有垃圾而又找不到垃圾桶,則放到車上,帶回家去。
開放自由行之前,以香港人的質素,把街上的垃圾桶都搬走,香港會變成東京、Calgary那樣乾淨的城巿。但在今日香港這樣做,只會令香港變臭港。在合適的時間做合適的事很重要,人固然如此,城巿也一樣。

高慧然
電郵 :kowaiyin2004@yahoo.com.hk
網頁:https://www.facebook.com/yoyo.kowaiyin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106-03-26
任重道遠
Photo

Public
R.I.P.
#512遇難學生生忌

三月二十六日。今天是8個遇難學生生忌,他們是:代小麗,傅鵬,蔣東,林雪,林忠桂,張燕,孫潔,顏林萌。#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代小麗,女,1994年3月26日,向峨中學初一一班,14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傅鵬,男,1990年3月26日,洛水中學高二九班,18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蔣東,男,1995年3月26日,漢旺鎮中心小學五年級三班,13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林雪,女,1997年3月26日,新建小學五年級一班,11 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林忠桂,男,1993年3月26日,聚源中學初三七班,15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張燕,女,1993年3月26日,聚源中學初三一班,15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孫潔,女,1994年3月26日,平通初中初二三班,14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六日。顏林萌,女,1999年3月26日,新建小學三年級一班,9歲。#512Birthday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106-03-25
#黃金冒險號
總有害怕的自由
陶傑

倫敦恐襲,又是同一套戲文:政府領袖「譴責」、市民燭光獻花、議員說「我們不向恐怖主義屈服」、輿論說「倫敦人還會勇敢地正常生活」。
深想一層,就知道不合邏輯。韓戰時期,美軍的炮火凌厲,中國軍隊也不會屈服,用「人海戰術」一批批送上去餵鎗彈。
伊斯蘭國阿蓋達恐怖份子才不理你屈不屈服,你越照常生活上班,他越歡迎,只當做一次次的麥田收割,用鐮刀割下一大片,麥子照樣生出來,農夫再收割第二次;養豬場屠宰了一批豬,剩下的母豬也沒有屈服,照常生活,沒事一樣,再生一批小豬,以供下一次屠宰。
豬是不會想到集體起義,反咬屠宰牠們的農場主的。豬也大愛和平,每給屠宰一批,最多嚎叫幾句:正常吃喝撒睡,於是一代代給屠宰下去。
左膠份子的活命哲學,是豬玀的邏輯。倫敦的警察仍然不佩鎗,因為英國人覺得倫敦仍是福爾摩斯維多利亞時代的紳士倫敦,仍是邱吉爾和德國轟炸時各階層白人市民守望團結一齊抗敵的倫敦,甚或還是白金漢宮、大笨鐘、泰晤士河及其所有傳統文化的形象倫敦,而不知道今日的倫敦人,每十二個人之中就有一名伊斯蘭阿拉伯裔人。中國的維吾爾族,上街常佩刀不,他們當然不一定是恐怖份子,但帶刀是他們的習俗文化。
當十二個人之中就有一個是伊斯蘭人,倫敦的警察還活在維多利亞的紳士文明時代而相信警察不佩槍,以為遇到強盜,可以用理性和文明來懾服對方,不必流血,則倫敦的蘇格蘭場活錯了時空,就這樣在西敏橋頭,一名白人警察白白送了一命。
左膠喜歡指摘異見者還活在帝國時代,好像只有他們才會「與時俱進」。倫敦恐襲,我有點漠然,因為自從倫敦人選出一名巴基斯坦裔市長,他下令要尊重「文化多元」,尊重「弱勢族群」,包括伊斯蘭文化,而禁止倫敦展示穿比堅尼的女模特兒廣告,從此我不踏足倫敦,我沒有進入這個城市的胃口。
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對這樣的倫敦失去了興趣,雖然我非常喜歡伊斯坦堡的烤羊肉串,以及博斯普魯斯海峽半山的清真寺圓頂和夕陽裏的祈禱頌歌。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