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博谈 › 政论
闻道犬:祸国殃民遗害子孙的三峡工程 (上)(组图)
2012-04-24 08:34 作者: 闻道犬 来源: 博客中国

以我一介草民对三峡大坝工程本没有发言权,理应由专家说话。但是无数专业人士在利益驱动之下,大多已泯灭良知放弃责任,化为犬儒。他们为了结果而论证,为了权力而论证,为了金钱而论证!让良心尙存坚守信义的普通草民义愤填膺,不忍卒睹,要来声张几声,吼上几句。

既然温总理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又说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要切实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民主权利和民主权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有监于此,草民自然是可以说道几句,行使一番当家作主人的感受,履行一下监督国家公仆的责任的。下面,就鄙人学习所见,学舌鼓簧献丑。

我的资讯取自于我们只涉猎亿万份之一的互联网,资讯浩渺颇费时间。如有网友能拨冗到访,我自然是十分欢迎和感恩的。不过因事本繁琐,道来就嫌罗嗦,一定没人耐烦的。如此,权作为老朽闻道漫漫路上学习求知的又一次跋涉探求。自己閒来漫点鼠标,轻敲键盘,点开文章,似故人光临,不胜快意。鄙帚自珍之下,实覚自己闻道又进,漫漫功夫没有白费。

报载饱受争议的三峡工程已经进行3次175米试验性蓄水,因为蓄水量太大,预计未来五年之内将会发生大量新生的滑坡或塌方,沿岸约10万居民面临再搬迁的窘境。

三峡工程修建费用世界第一。政府内部已经承认花费达6000亿元。如果再加上后来不断发生的灾害,实际花费实超过一万亿元。

三峡甫开工兴建,嗜利专家们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三峡建成之后,将发挥发电防洪的效能,且三峡防洪功能是第一位的,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洪水的威胁。会成为调节四川盆地气候的大空调。夏天它能使沿江地带降温;冬天则因这个大空调而不再寒冷,三峡区域将呈现冬暖夏凉的气候特征。三峡大坝不会妨碍航运,长江这条黄金水道将畅通无阻,万吨轮可直达重庆……

如今饱受垢病的三峡工程早已全面建成,可是实际检验下结果如何呢?

媒体在不同时间段所宣称的防洪能力不断在变脸:从2003年新快报转载新华社题为《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的稿件、2007年东方网《文汇报》转载新华社《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一文、2008年10月21日新华网发出题为《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新闻稿,直到2010年7月20日央视网才发稿说明“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

这无疑表明:三峡水库对于长江中下游防洪虽有些帮助,但效果不大。

有专业人士计算过,武汉和江汉平原平均每年的洪涝灾害损失大约10亿元左右。而三峡工程的造价为6000至10000亿元。投资上万亿元的重头戏之一是为了每年减少10亿元的损失,只有傻子或疯子才会做这单买卖。有消息说,中央决定投数千亿元巨资在长江上修建 几千公里长的防洪大堤,如果三峡工程真有那怕是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防洪效益,用得着撑伞又戴笠去修这些大堤吗?

三峡2003年成库蓄水后,不久重庆即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酷热天气创纪录,达摄氏四十五度,重庆市民逃无可逃,只得躲进陪都抗日时期挖的高大防空洞里以暂逃活命。原来“空调论”是个夏热冬冷旱涝毕至的中国特色空调。

三峡蓄水以后,上千公里江流变得非常缓慢,库区内的700公里水基本上是死水一潭,基本丧失带走热量和散热的能力。流动的水在流动过程中温度却不会上升太大。快速流动的水不但可以保证自身的冷却,还可将周围的热量带走和散失,对周围环境起到天然调节作用。但一潭死水就不同,因为它不流动,所以在阳光照射下会积累升温。热量不被水流带走,而是持续积累在水库内部。

夜晚在陆地气温下降后,水库仍会向周围环境释放白天饱含吸取的热量。水的比热大,就是农民也懂得这个道理:春天气温较低时,他们在夜晚往稻田里面放水,防止禾苗受冻。这就是火炉重庆大坝建后不是降温反白热化之浅理。

重庆遭受的百年未遇大旱,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90.7亿元人民币,其中农业损失农作物受旱面积超过2000万亩,粮食减产超过3成,有820万人出现临时饮水困难。

大旱之时,重庆长江段成了一条细流,三峡下游的洞庭湖,自打三峡蓄水起,就开始露出干涸寡瘦菜色面容,以往烟波浩淼的东洞庭,如今干得几乎徒步可以涉过。鄱阳湖也迎来了刼难,水最枯的年份2007年,这个中国第一大的淡水湖仅有50平方公里。

两湖流域自古可是江南鱼米水乡的核心富庶区啊!人家北美仅五大湖就有24.5万平方公里大。我们人口多几倍,一点点淡水资源,不是为子孙去涵养而是去遭踏毁灭。真不可理喻!

从2010年10月下旬后200多天里,被誉为“鱼米之乡”“千湖之省”的湖北又出现50年来最严重旱情,一千四百个水库干涸。2011年紧靠着浩瀚无际的三峡万里水面,湖北宜昌竟然干枯的出现了焦土。

原来三峡大坝洪水期的时候它不敢蓄水,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它要反过来蓄水,枯水季节的时候这上面的水库要发电,它就拚命存水,这种反自然现象的运行法则,下游就必然出现水荒了。

御用专家们却捡起“全球大气候变暖”的藉口,这四川大旱和三峡工程无关的诡辩实只是骗骗他们自己的意淫。

其实国务院也曾承认,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了不利影响。长江水利委员会表示,三峡大坝的建设加重干旱,因为它掐断了下游的水流量。

2010年4月,主政水利部近40年的钱正英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也终于承认该年西南及东南亚大旱主要是中国水资源开发过度的结果。

周恩来总理曾指出:长江航运第一,如果修大坝影响了航运,这个坝就不能修。三峡最热心的鼓吹者林一山1986年说:三峡工程可以使长江航运量达到40条单轨铁路的运量(大约12亿吨/ 年)。他吹牛皮不犯法却丢了脸面、良心。因为现在设计的航运下水通过能力仅5000万吨/ 年。

三峡航运的设计年通过能力下水5000万吨太小,将滞后不断发展的经济建设要求。美国俄亥俄河原预计年通过能力为1300万吨,而后来达到了18400 万吨,错估了12倍。三峡工程一旦建成,这个5000万吨就不可改变。三峡工程成了长江航运中的瓶颈,长江航运的发展被严重阻碍。到三峡考察的美国专家指出,三峡工程有六道船闸,船舶通过三峡时要经过船闸升高160 米,相当船舶航行了1000公里,这个代价太高了。

大坝工程淹没了周边13个城市,140个乡镇和1300多个村庄。除了实施庞大的人口迁移项目外,至少有8000处古籍地点因为水坝的兴建而被永久的淹没。另外,有1610多家工厂现在成为溶解于河流中的毒物、污染物和泥沙之来源。这些被淹没的工厂可能永久性的改变河流的生态环境。

三峡成库事实上改变了整个长江流域生态。藻类大爆发,漂浮垃圾堆积成岛屿,水质恶化。库区清污成本和长江航运成本都大大增加。

现在原来支持修建这个工程的高级官员也警告说,三峡工程附近的地区正为大坝付出沉重的环境代价。

库区地质层的裂纹亦越来越令人不安,库区已发现几千处崩塌滑坡体。

三峡库区是中国地质灾害较为频繁的地区之一,三峡水库建成后,有可能诱发构造性和非构造性地震。三峡2003年成库蓄水后仅三个月,川鄂多口被废弃的古盐井爆发天然气井喷;同年底库区发生地震;几乎同时巴东发生举国震惊的天然气井喷,毒死二百四十四人;监测结果显示,水库蓄水后整个三峡地区微震活动明显增加。

大坝的潜在危害也堪称令人悬心。如果大坝遭到恐怖袭击,或者因为质量问题与地震灾害而导致溃堤,大坝下游数省瞬间就会被淹没,上千万人或为鱼鳖。其破坏的严重程度将史无前例、空前未有,远不是美国9.11事件可以与之相比的。

三峡大坝的发电能力与早前可降低电价的宣传也华而不实。据《维基百科》介绍,三峡水电站全部装机容量仅为中国总装机容量的约2%,对中国的电力供需产生的影响是很弱小的。

每年发电的收入仅为二百多亿元。而到2010年仅中国百姓从电费中缴纳的三峡基金(包括其后续基金)已经达到一千一百亿元人民币。这产出与民众付出也很不对称。

而且三峡工程的发电利润并不惠利于已经为它付出的中国老百姓。三峡工程的所有水轮发电机已经被私有化,全部发电利润属于一个股份公司。

三峡工程的一些决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员以及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则是这个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三峡工程6000至上万亿的投入,每年需向银行支付的贷款利息应大大超过了200 亿元,而最高售电收入只有200亿元左右,连每年的贷款利息都还不上。这是一桩多么聪明合算的买卖呵!

综上所述:三峡工程的发电效益大约每年二百亿元的发电收入,而为此的付出十分巨大:几百平方公里土地被淹没;超过一百四十万居民被迫搬迁,处于无出路的状态;近百种稀有和地区特有植物和动物种类受到灭绝的威胁;河流自净能力减弱,库区发生富营养化现象,水质污染,老百姓不能把三峡水库的水当作饮用水源;水库和上游河道的泥沙砾石淤积,重庆港被淤积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事实;三峡库区及上游洪水威胁增加,百年洪水淹没线持续上升;地震、滑坡、岩崩地质灾害增加,近期内,巴东、巫山、秭归新城必须全部搬迁重建,部分公路桥梁也必须重建;泥沙砾石不断淤积增加,水库水位持续上升,波浪淘岸,新的滑坡、岩崩不断产生,三峡库岸将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受水库影响,气候发生变化,蒸发增加,降雨模式发生变化,极端气候出现更加频繁;受三峡水库水位人工控制变化的影响,海拔一百四十五米至一百七十五米之间出现动植物死亡的消落带,这一带将成为瘟疫和传染病流传地区……。三峡工程的利弊,如此吓人而又了然地摆在国人的面前!

三峡工程议案于1992年4月3日下午,七届人大五次会议表决“三峡决议”,以1767票赞同,反对177票,弃权664票,《关于兴建三峡工程决议》得以通过。67.1%的低赞同率这在人大历史上是空前的。

三峡工程上马是严重不科学、反民主精神的利益驱动。反对意见那么高,不明情况那么多,14个专项论证报告,有5个报告专家组不签字,却硬挡不住政治工程的强行上马。结果三分之一强的小组未予通过,这在民主制度下根本不可能上马。

论证时,反对者排挤出去,赞成者拉请进来,排除异已意见,一切皆导向往有利方面论证,最后得出的结果可想而知。像水坝实力很强的美国,其论证方式完全相反,人家是要把持反对意见的相关学者都请到,将负面的可能一一论证倒了,工程才能立项。

美国AATA公司副总裁王平博士谈到了三峡工程评估中的“猫腻”时说,“我当时还在国内,就知道这个所谓论证,不是请真正专家,而是事先问你,你要不同意建三峡,就不请你参加论证会。我知道很多在地质上、地质灾害上有名的教授专家,因此没有参加论证委员会,所以那个论证报告结论都说好。”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8 Photos - View album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