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Jnam Kuan
Works at A-MoDe.hk
Attends 五邑大学
Lives in 江门
62,251 views
AboutPostsCollectionsPhotosVideos

Stream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中国留美学生致国内同学公开信】 我们是一群在国外深造的八零后、九零后。二十六年前的六月四日,一群在当时和我们现在一样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怀着对国家的一片赤诚,在北京街头倒在人民子弟兵的枪口下。这段历史一直以来被精心编辑和屏蔽,以至于许多同龄人知之甚少。我们身在墙外,能够不受限制的接触当年的照片、视频和新闻,并倾听幸存者的故事,更能感受到四分之一世纪以后这场惨案在国内外的余波。所知越多、我们越感到责任重大。为了把真相讲出来,揭开围绕六四屠杀一直延续到今的罪恶,我们写了这封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

1989年6月3日夜9点半,枪声撕裂了本已紧张的北京街头。在这一天,戒严部队对在北京静坐示威了近两个月的学生和市民动武。这场学生发起的示威,参加者涵盖社会各阶层,人数最多的时候超过三十万,而静坐的核心区是天安门。当时,民众被八十年代相对宽松的政治气氛鼓舞,对中共和这个以”人民“命名的政府怀有信任和期待,在经济危机和腐败严重的时候希望和领导人对话、让国家更好。但是这些和平的示威者做梦也想不到,一场屠杀正等待着他们。

根据邓小平、李鹏等人的命令,解放军在这一天强行开赴被学生占领的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他们开着坦克驾着机枪,一边喊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口号一边对平民开火。在军队途径的木樨地等处,数百名手无寸铁的民众喊着“法西斯”、“杀人犯”倒在血泊中。遇难者中有大腿中弹的23岁北大数学系学生严文,他当时带着摄像机希望记录历史的一幕;有17岁的中学生蒋捷连,他决心去天安门和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坚守;有19岁的王楠,他被子弹洞穿的头盔曾在香港展出;有21岁的吴向东,他在遗书中说”为了民主、自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4日凌晨,根据学生追述,清场军队虽然同意学生从天安门撤离,但又用棍棒追打聚集在那里的学生,在六部口开着坦克追逐、碾压刚从那里撤走的学生,在坦克履带下失去双腿的有北京体育大学的方政。更有抗议者被包围、集体处决的未证实报告。在六四前后,成都等地也发生了对民众的屠杀。

6月中下旬,官方出现三个版本的”平暴报告“,一方面指责平民是暴民,并精确统计了军方伤亡人数和交通工具的损失,另一方面对平民伤亡人数语焉不详而且互相矛盾。然而,拥有热兵器的军队为什么竟然无法自卫、既然无法自卫又是怎样突破十万平民的阻止?是什么促使一国的民众聚集在首都街头阻止军队的行进?既然声称平民伤亡不多为什么多次更改数字而且不敢公布准确数字?既然声称是民众首先攻击军人,为什么在军队开枪三个多小时、木樨地几乎被血洗之后,才传出第一例军人死亡? 警察对在场的学生领袖周锋锁承认,在这场近两个月的“动乱”和“暴乱”中,“北京的治安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好过”;根据在广场上留守到最后的侯德健回忆,学生在军队强行清场的最后关头,还坚持非暴力原则,扔掉手里所有可能成为武器的东西。关于军队所实施的暴行,有血流满地尸体成堆的现场照片、有疯狂扫射平民的视频、有医院的认尸通告和统计数字,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吴晓镛震惊世界的报道,更有天安门母亲们二十六年来持之以恒的追问──如果真是像官方所说这些统统是谎言,那么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牺牲二十六年来自己的全部正常生活?

在去年的国会山,执笔人和屠杀的幸存者站在了一起。主持人宣读了一部分被收集的遇难者名单,人们向他们献上一束鲜花。北京一地民众的死亡数字,从数百人到上万人有不同的说法,然而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得到准确数字----人们见证了许多触目心惊的罪恶,有更多的罪恶或许在角落里静悄悄的发生;当年的证人有的年迈、有的离世、有的深受刺激尽管身在海外仍然不敢开口。而中共当局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不但不敢公布确切的伤亡数字,反而从一开始义正词严的“平定反革命暴乱”到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有计划地把它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六四”成为一个每年一度的敏感期、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这更加反证了当年对平民的杀戮之惨恐怕在有内战、反右、文革杀人历史的中共自己看来也难以解说。

执笔人的一位同学认为二十六年前的故事太遥远,今天的中国越来越好他的生活很幸福。两年前我在长安街头不见一丝血迹一处弹痕,但见高楼广厦车水马龙,我们生活在繁荣中,但这是怎样一种繁荣──大小官吏贪腐数字挑战想象力,当年学生极力反对的官倒成为控制国家经济的权贵资本巨头,习近平政权高举反腐的旗帜,普通人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却成为寻衅滋事犯,而手上沾满学生鲜血已经家财万贯的邓小平、李鹏,他们的家族已经家财万贯。一些在在位和倒台的高官,我们惊奇的发现其家人竟然多半已经移民别国──我们被一群外国人统治着,中国只是他们生鸡蛋的母鸡。当年的学生希望新闻自由,今天中国所有的媒体依然能被真理部控制,记者和律师纷纷被以子虚乌有的罪名被关押,高瑜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执政党关于意识形态建设的最新指导方针。有同学可能认为他们是名人,我们只是不问政治的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就安全吗?想想夏俊峰、徐纯合、唐慧的女儿。在不自由的体制下,没有人是安全的。朝鲜士兵越境杀人如入无人之地、缅甸战机头越境投弹五次三番,这个政府能做的只有严正抗议──三十年来这支军队唯一的胜仗,竟然是在1989年6月4日血洗北京街头!这是脆弱和扭曲的繁荣,从堪与军费比肩的维稳费用到越来越高的网络防火墙,都说明真相随时可能大白、繁荣随时可能崩盘。

国内有一种声音说:虽然有六四,但是中共吸取了教训,我们不必再追究。然而镇压依然在继续:六四的真相至今被掩盖、牺牲者至今被侮辱、幸存者经历长期监禁、天安门母亲们祭奠被害的孩子们几乎年年被国保阻拦和软禁,去年六四纪念日北京的一群学者在家议论了几句就纷纷入狱、北二外女生赵华旭提议用现代技术发布六四真相因此突然失踪。在另一方面,屠杀的最高决策者作为总设计师被歌颂、指挥开枪的高官和军人没有被审判;这个政权不要说谢罪,甚至连文革后那样一句平反的话都不肯讲──他们知道一旦公开承认自己当年的罪恶,自己很可能被人民的怒火吞没;他们傲慢的自称掌握了“宇宙真理”,同时高筑网络围墙,并且躲在暗室里悄悄删除网上新闻和评论──这就是他们的“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这是一个屠夫的政权,六四的枪声已经消解了他们全部的合法性,他们在六四之后的政绩已经不重要。我们不指望中共平反──刽子手不配为受害人平反,但是屠夫必须受到审判。在正义得到声张之前,在迫害持续的情况下,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宽恕是逝者的不义。

执笔人和联署人深知这封信对自己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希望国内的同学们能知悉这段历史,并由此出发重新了解自从1921年以来的那些被刻意掩埋和篡改的血腥和残暴,从井冈山到六四丧生的几千万无辜者今人铭记,祖国承受的一波又一波苦难值得今人反思。我们没有权利要求你们一定想什么、更没有权利要求你们一定做什么,但我们心中的确怀有那么一个梦想──在不久的将来,在还原历史和实现公正的基础上,每个人都能生活在没有恐惧的世界,这是我们,一群海外学子的中国梦。

执笔人:古懿 (University of Georgia,slmngy@uga.edu)

联署人: 封云 (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
陈闯创 (Columbia University)
郑丹(Adelphi University )
陈炳旭(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金萌 (Northwest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卢炎 (University at Albany, SUNY)
王宵悦 (University at Albany, SUNY)
王剑鹰 (University of Missouri)
Meng Li (St. John's University)
吴乐宝 (Melbourne, Australia)
 ·  Translate
51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美国国家学术出版社所有PDF图书开放免费下载

美国的国家学术出版社(National Academies Press,NAP)宣布,将其出版的所有PDF版图书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下载*,并且将这些图书去除DRM保护。这其中不仅包括*超过4000种最新出版的图书,还包括已经提交报告将于未来一段时间出版的图书。

国家学术出版社负责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美国国家工程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美国国家医学院(The Institute of Medicine)和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相关研究成果的出版,其目标是在维持收支平衡的同时尽可能广泛地传播这些研究机构的研究成果。为了实现这一目的,NAP从1994年就开始提供免费的在线内容。在6月2日的声明之前,这些所有的PDF版图书对发展中国家都是免费的,65%的内容对所有国家用户免费。

网址: http://www.nap.edu/

附:全球部分免费开放的电子图书馆

1.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电子出版库:http://dspace.anu.edu.au/

2.阿德雷德大学电子文本收藏中心,包括古典文学,哲学,科学和医学著作:http://ebooks.adelaide.edu.au/

3.澳大利亚数字化人文门户(澳大利亚人文学界的数字化资源门户) http://www.ehum.edu.au/

4.科廷大学技术文献库(科廷技术大学科研人员和研究生的科研成果)http://espace.library.curtin.edu.au/R

5.墨尔本大学电子出版物收藏网

http://www.lib.unimelb.edu.au/eprints/

6.昆士兰大学数字文库

http://espace.library.uq.edu.au/

7.SETIS悉尼大学学术电子文本及图像服务 http://setis.library.usyd.edu.au/

8.新西兰数字文献收集网

http://nzdl.sadl.uleth.ca/cgi-bin/library

9.古腾堡数字化图书馆

http://www.gutenberg.org/wiki/Main_Page

10.Infomotions 西方文学/哲学网 (包括自美国/英国的文学和西方哲学公开著作)

http://infomotions.com/

11.康奈尔大学Arxiv (收藏了物理,数学,非线性科学和计算机科学方面的数字化 "预印本" 出版物)

http://arxiv.org/

12.Bartleby.com (包含世界历史百科全书,以及哈佛经典著作,提供免费的电子文本)

http://www.bartleby.com/

13.Bibliomania (提供超过2000部免费电子文献,以及研究成果) http://www.bibliomania.com/

14.Cogprints(有各类心理学,神经科学,语言学,哲学,生物学,人类学和计算机科学电子文献, 部分区域需要注册)

http://cogprints.org/

15.印第安纳大学国际文献档案库(这是一个服务公众的全文数字图书馆,作者可以提交著作,并被连入参考文献)

http://dlc.dlib.indiana.edu/dlc/

16.DLESE地球系统教育数字图书馆( 涵盖了环境,地理,地质,海洋以及其他物理科学;空间科学与技术;教育方法和科学哲学内容)

http://www.dlese.org/library/

17.Elfwood(拥有超过两万部文学和艺术作品,来自超过一千五百名幻想/科幻艺术家和作家)

http://www.elfwood.com/

18.Eserver.org(收藏了大量在线智慧文学和资源,由华盛顿大学创立)http://eserver.org/

19.IPL互联网公共图书馆 (密歇根大学信息学院的学习和教学环境) http://www.ipl.org/

20.库尔特•斯塔博的在线图书馆(收藏了古代和现代的大量生物学著作,其中很多珍本, 可在线阅读)http://www.zum.de/

21.麻省理工学院的开放文献网站 http://ocw.mit.edu/OcwWeb/web/home/home/index.htm

22.美国国家科学院在线数据据库(超过3000部科学,工程和健康卫生方面的著作,可以在线阅读,这些文献代表了美国在这些领域的研究精华)

http://www.nap.edu/

23. Ndltd.org

(搜集了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许多欧洲国家,香港,台湾和美国的论文)http://www.ndltd.org/

24.宾夕法尼亚大学网站

(有超过 16000 部在线电子书 ,值得一读) :http://digital.library.upenn.edu/books/

25.牛津大学档案馆

(建于1976年,这里有用于研究和教学的大量高品质文献 资料公共区域可以免费在线检索目录,下载):http://ota.ahds.ac.uk/

26.弗吉尼亚大学电子文献中心

(超过10000 部可以公开或取的著作(以及超过 164000 幅图像):

http://www2.lib.virginia.edu/etext/index.html

27. Gallica.bnf.fr

(法兰西国家图书馆资助的网站,法文):http://gallica.bnf.fr/

28.世界图书馆(世界图书馆,法语) http://abu.cnam.fr/

29.意大利电子书网站(包括小说,诗歌,古典文学,戏剧,传记,恐怖和幻想小说,新经济学等)http://www.ebookgratis.it/

30.日本文学著作( 格式包括 HTML , ZIP(下载)和日文电子书格式)http://www.aozora.gr.jp/

31.今日美国开放图书计划

(一家报纸网站的独立部门,一些有名的小说家开放了他们的版权,供所有的访客阅)

http://www.usatoday.com/life/books/openbooks/2005-02-01-abounding-gut...

32.英语文学网站

(超过一千位学生为这个巨大的网站捐助成果,焦点是英语文学) http://www.litencyc.com/

33.计算机程序设计电子书

(包括:Abap, Java, Linux, Php, Oracle & Vb.net 。 PDF 格式。注意,在下载之前,需先建立一个账户)

http://www.downloadfreepdf.com/

34.数学世界

(为学生,教育家,数学爱好者和研究者准备的全面地数学百科全书)http://mathworld.wolfram.com/

35.在线医学百科全书

(超过1500主题的在线医学百科全书,包括康复,疾病,伤害,营养,手术,症状,试验)http://www.healthopedia.com/

36.医生的免费电子书(免费使用的医学电子书) http://freebooks4doctors.com/

37.奥地利文献

(超过12000 部奥地利文献,甚至包括明信片,可以在因特网上访问)http://www.literature.at/default.alo

;jsessionid=453DD0DC127BBBB02C863B1887F76E28

38.GPO Access(美国政府文献):http://www.access.gpo.gov/

39.世界最大的社会科学文献网站(ICPSR)

(Inter-university Consortium for Political and Social Research):

http://www.icpsr.umich.edu/icpsrweb/ICPSR/

40.National Academy Press

(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院、医学协会等机构的论文/报告/PPT,内容几乎涵盖所有学科)

http://www.nationalacademies.org/publications/

41.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文档,包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有多种语言,包括中文)

http://www.unesco.org/new/en/unesco/
 ·  Translate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NAP) publishes authoritative reports issued by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ublications address key issues in science, engineering, social sciences, medicine and health. Topics range from space science to animal nutrition to medical ethics.
1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知道太多的楼主!
 ·  Translate
 
一则名为【PM2.5浓度哪家强? 世界空气最差20城中国未上榜】的新闻被广泛转载,各大网站都在沾沾自喜地转载。
而我对此深表怀疑,怀疑的同时就是找新闻中的世界卫生组织 数据库,在此 http://www.who.int/entity/quantifying_ehimpacts/national/countryprofile/AAP_PM_database_May2014.xls?ua=1
而数据库中中国的城市年均PM2.5浓度数据是2010年,显然不能代表最新污染水平,这里有【2013年城市PM2.5污染排名出炉】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zh/news/releases/climate-energy/2014/01/PM25-ranking/
结合两者,我把2013年中能靠的上污染倒数排名的城市加入到WHO的表格中得出了如下结论:经过修正后,空气质量最差的前40名城市中,中国占了几位? 一共16位!
而倒数前20名,中国刚好占了10个席位。 倒数第1名邢台,石家庄倒数第4,天津、沧州分获倒数第22、23名,而我们的首都北京则名列倒数第28位。
http://i.imgur.com/bb7wf1J.png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一席北京|许知远:「喧嚣与失语」

这是许知远在一席北京现场的演讲摘录。

坦白说,我对这种表演式的谈话,是非常心生抵触的。

不知道大概有多少年了,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图秀秀。但我觉得我始终有很大的抵触,你人生中的那些灰暗的部分呢,那些挫败的部分呢,那些糟糕的时刻呢,那些暧昧的时刻呢,它们该怎么呈现?

我一直以一个知识分子自居,但在这个时代做一个知识分子怎么面对这些高度的表演性?如果你想把你的思想传达出去,你一定需要加入这种表演式的东西吗?

我特别喜欢斯坦福大学教授詹姆斯•马奇说的一句很有趣的话:我只推敲我的想法,我不推销我的想法。我始终希望能这样要求自己,但基本上做不到,尤其是当开了一个书店以后。有时候我被迫像一个推销员一样,谈论我们的想法。

刚才在路上,坐出租车的时候我在想,今天来讲什么。因为我对所有的问题都是从来不准备的,我特别希望在谈话的某一个瞬间,你谈话的内容不是经过你严密的设计,而是在某一刻我输出一些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东西,那一刻既让你们吃惊,也让我自己吃惊,我想这是所有谈话和交流的魅力。它们不是确认你已经知道的东西,而是发现你尚未知道的东西。所以我就在想,我到底能讲什么呢?

在路上路过北京三环,路过CCTV大楼,这个城市几年以来变得越来越丑陋、越来越庞大、越来越令人窒息。德莱塞当年写《嘉莉妹妹》的时候就是描绘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前往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在城市里感觉到茫然无措,她面对这个巨大的新秩序时的崩溃的过程,我想你们很多人可能都有类似的感受。

因为中国正处在一个“嘉莉妹妹”的时代。如果你们此刻穿入北京的地铁,面对着CCTV的大楼,那种高度的无力感,我想会抓住每个人的心。在这一刻,你怎么样确认自己寻找到自己呢?

当然北京不仅是这样一个故事。它同时又是另一个看起来生机勃勃的故事,我们十年前不可能想象,阿里巴巴这样一家公司的诞生,我们也不能想象百度这样一家公司的诞生。如果你看此刻的欧洲和美国,你会感觉到他们最雄心勃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们这一代人生活在一个已经缔造好的一个巨大传统之下,而中国这个传统刚刚开始这个城市尽管压迫人心,但它依然像19世纪初的巴黎一样,可以吸引无数的外省青年他们想在这里获得一席之地。

所以,它变成了一个双重交织的故事,同时可能还有第三重。我们在面临一场可能历史上不多的几次巨大的技术革命的浪潮,我常常感慨,我相对稳定的有秩序的内心生活,一下子突然被微信摧毁掉了,我不知道多少人被微博微信摧毁掉了,每天你看着如此众多的信息,突然间向你涌来而且同时发生。

这让我有时候想起狄更斯笔下的《雾都孤儿》,雾都孤儿生活在19世纪的伦敦,你可以享受到工业秩序兴起过程中的巨大力量,生产力的巨大提高,但同时你要容忍伦敦上空的浓烟,容忍必须要失去的内心的秩序和安宁感。我想此刻也是吧,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是信息时代的孤儿。

新的信息革命它产生了巨大的浓烟,笼罩在我们头上,它既给我们各种新的刺激可能性,同时让我们觉得无比窒息。有时候我经常在想,北京这个城市在很多地方都看起来是堵塞的,我们如何表达自己的权利,我们如何寻求正义的权利,我们对真理的渴望,这些看起来非常正常的标准都被堵塞,同时在另一方面又是高度通畅的,每个人在运用起自己的手机和微信系统时那种高度的流畅感,可能像一个崭新的人类学实验一样。

所以面对这样的几重状况,我们该怎么去想象呢,怎么去面对它呢?我想这时候可能又跟我们的书店有某种关联了。

不知道多少人看过漫画《史努比》。书里的主人公莱纳斯每当内心焦虑的时候他就会抓住他的毛毯,那一刻他就获得了镇定,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毛毯,对我个人来说,可能书籍是这样的一种安全毛毯。

我去任何地方经常会带一本书或两本书,它们似乎变成了我抵御外界的一种方式。我记得我第一次读到保罗•策兰的诗句的时候。他说,我来自一个充满书与人的地方,他是一个犹太人,罗马尼亚的一个难民,犹太人是面对一个巨大动荡的世界,因为过去2000年以来,他们处于一种不断的受挫败的一种状况,他们无法获取正常公民所获取的一切东西,所以他们笃信教育因为教育可以随身携带,书籍变成这样一种文化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们帮助他在一个高度流动的世界中建构他们的内心。同时书籍也是帮助他们发现一个巨大世界的一种最重要的手段,所以我想对我来说,书籍是这样的安全毛毯,而书店就像一个一个巨大的毛毯库一样。

书籍是沉睡的,它是沉默的,它是不语的,它把那些在你的生活中看似缺席的声音重新涌到你面前,我想这种缺席感,缺席的声音、沉默的声音可能是此刻中国我们最需要的声音,因为在过去十多年里面,我们已经看到了昔日的政治秩序和新涌现出的大众文化,已经构造出一套非常严密和强大的一个大众文化语系,而个体在它面前变得非常的脆弱,我们听不到边缘的声音,也不尊重边缘的声音。

当我们谈到这个传统断裂的时候,传统并非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死去人的声音,死去人的权利。我们都不尊重它们,所以有没有可能通过这些书籍,构造一个缺席的声音,被忽略的声音、边缘的声音。

如今回想起来,它无意中成为单向街最初的一个起点。这样一个小小的书店我们躲在圆明园的一个角落里面,跟一个废园紧密相连,这个废园充满了记忆,充满了残破之美,充满了不断被强调、但从未被真正理解的耻辱。

我们挨着这个废园,然后在里面开始了第一场小小的谈话。大概八九年前,西川在那里读他的诗。我想这是一个很小的行为。我们从未期望它变得非常被接受被肯定,但是最终你会发现,所有这些被忽略的声音,它们都自有其魅力,你误以为它们不存在,但是它们会一个个重新涌现出来,这是我在过去几年中非常强烈的感受。

如果说从1992年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高度物质化的时代,一个高度功利化的时代,整整这二十年间这个国家像丧失了灵魂一样在盲目往前奔跑,而过去两三年里面,我非常清晰感觉到,这种灵魂逐步的复苏。

在经过多年的面目不清的盲目追赶之后,我觉得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社会丢失的是什么。我们怎么重新唤醒这些事物?有没有可能构造一个又一个空间,使个体不用面对纷繁的大众社会,而进入一个他们各自部落式的社会,在这个部落式的社会中,各自建立起标准。这个标准有美学上的,有道德上的,有知识上的,当这些部落和群体都建立起这些微小但是稳定的标准之后,他们之间又彼此的竞争和碰撞,他们逐渐会形成一个我们渴望的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和标准,我想这是一个最让我憧憬和渴望的一种状态。

其实我现在最大的困惑,其实是失语,我刚才虽然讲了这么多,其实是失语。我觉得我现在的失语就是找不到一种不一样的语言方式和感受方式来描绘,此刻的中国社会也好,我自己也好。

卡尔·克劳斯曾说,所有语言的背后,是一种道德精神。我在描绘中国失语的时候,或者找不着语言的时候,我想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道德精神上的匮乏,我想不仅我如此,我觉得你们也一样如此甚至更如此,在我们整个的精神系统里面,其他的坐标跟人性相关的坐标,刚才我说的道德上的审美上的这种坐标,被空前地铲除掉了,所以我们现在都生活在一个,表面上可以自我说服的一个功利主义系统里面,我们的生活可以更好更快更强或者更富有,但这个系统对于深藏那套更强大的内心的不满足来讲是非常脆弱的,它们随时可能被冲翻的,但何时冲翻我也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形态冲翻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这么多年以来,它一定积累了巨大的这样的能量,它们等待着被唤醒,它们可能以妖魔的方式出现,也可能以一个巨大的社会变革的一个动力方式出现,我不知道。

所以,这种感受是目前让我最困扰的,最失语的,因为在我们的语言系统中,我们始终应该有一种模糊的、暧昧的,甚至有一点神秘主义的交流。只有这种交流的存在,我们整个的生活才可能达至某种平衡,否则就是一个高度倾斜的、压抑的。

我想整个中国社会中的每一个人也好,跟整个中国巨大的国家形象也好,都正在陷入巨大的身份焦虑。这个身份的焦虑背后是一个整个个人的和社会的意义系统的缺乏有关系,怎么样去重构这个社会的意义系统,变成了此刻最重要的一个挑战。

在一个高度功利化的社会里面,机械化往往会成为我们思维的最重要特征,人在机械化思维之后,人们就变成了一个说明书式的人生,而说明书每个程序需要信息来填补,所以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这种深入的交流反而变得更加困难了,大家会着迷于所有的表象的这种交流信息式的解答,但所有内在的渴望和感受反而完全被遗忘和忽略掉了。

我想这是你们每个人在用微信的时候最强烈的感受,尤其你们用微信,或者你在谈论这些信息革命的时候,就像吃了大量的炸薯条,似乎满足了饥饿感,但其实什么也没有满足。

沉默、留白、暧昧和漂移不定,我觉得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它们无法被清晰的表达,它们甚至可能仅仅可以留给自己,因为最本质的交流你只能跟自己发生。所以,我讲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一个反讽。

有时候我在想,可能一本书或一个空间,一场谈话,如果能让在座的某一些人陷入了沉默,那一刻他什么也不做,就是沉默,我相信可能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能你们来这儿的年轻人都是非常好奇的年轻人,对许多事物很好奇,我觉得过去几年以来可能中国的知识界也好,知识分子也好,我们讲了大量的怎么去建立一个社会制度、政治制度,怎么样去寻求公正,但很少有人讲,一个好的社会是建立在一个有内心生活的社会。我从来不相信,没有内心生活的个体,不管他们多么懂那些表面的原则,他们能够创造出一个他们值得生活的社会。

我觉得在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好像都挂在了身体外面,因为你没有自己内在的空间,所以你被不断的各种涌来的信息的灰尘也好,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侵蚀,然后让你不断的陷入各种躁动不安。

你们能为自己创造一个空间吗?那个空间是沉默的,是镇定的,是有自身标准的,是自得其乐的。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我们读了那么多书,想了那么多事情,最终要我们回到的一点,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成为一个自足的个体?

2014.07.22 一席北京

—————————— 
发送任意邮件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  Translate
(这是许知远在一席北京现场的演讲摘录。) 坦白说,我对这种表演式的谈话,是非常心生抵触的。 不知道大概有多少年了,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图秀秀。但我觉得我始终有很大的抵触,你人生中的那些灰暗的部分呢, ...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呵呵~~
 ·  Translate
 
“我爸是李刚”一幕在高考考场重演(图)

阜新一开宝马轿车参加高考的男性考生不满监考老师没收作弊手机,为泄愤从背后飞脚将监考老师踹飞并连补几脚。此考生打人后还口出狂言:‘你知道我爸是谁啊,你就查我?’”被打老师和母亲现在还怕报复...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06/15/544016.html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哎!!!
 
我是烏克蘭人 (正在经历着25年前,中国人的故事)伸出你的手 I'm an Ukrainian (Chinese Subtitle)/我是烏克蘭人 中文字幕版 …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218 people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中国根本没有元、清两个朝代
2015-05-20 声音广场

一些人以疆土大为荣,常常听人说元朝如何如何,也常常听人喜欢描述成吉思汗伟大功绩的时候作为一个中国人而骄傲自豪。我特别纳闷,成吉思汗,全世界都认为他是蒙古国的不是中国的,你跟着骄傲个屁呢?元朝,是外族蒙古灭了中华,中国那个时候被灭国了好吧?再说成吉思汗的蒙古是血腥的侵略和殖民史,如果你为侵略而骄傲,为什么还恨日本侵华的罪行呢?

如果成吉思汗是中国人的骄傲,那当时誓死抵抗元军保卫中华的军民是不是败类?成吉思汗及其后期的蒙古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对汉人的屠杀,是落后民族血腥灭绝文明社会的历史。如果日本当年灭了中国,你会不会觉得很骄傲和伟大呢?

我对某些中国人常常以成吉思汗为荣特别诧异,因为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蒙古国。难道因为中国有蒙古族,成吉思汗就是中国人了,那中国还有朝鲜族,金日成就是中国人了呗?中国还有俄罗斯族,列宁也是中国的了?况且成吉思汗时期的蒙古野蛮残暴,对汉人进行大屠杀,有什么可让中国人骄傲的呢?假如当初日本打败并殖民了中国,我们现在也得为天皇自豪吧?

蒙古当初殖民过那么多国家,包括俄罗斯、印度、土耳其,可从来没听说这些国家以成吉思汗为荣的,也没有把这段历史说成是国内史。某些中国人咋那么认亲呢?没有元朝,只有蒙古殖民的一百年,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历史...中国人把蒙古史说成中国史,把成吉思汗列为中国的民族英雄,现在已经闹成了国际史学界的笑柄。英国《泰丵晤士报》以及各大著名历史学术网站发布文章《Outrage
as China lays claim to Genghis Khan》,以批驳中国史学界的恶搞。历史学家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他的意思是说,一切的历史学家,在编撰历史的时候,都会自觉不自觉的以今天的眼光,都会自觉不自觉的站在今天的现实去考虑历史的事件,以选择对今天有用的东西。但并非是我们可以站在今天,就可以妄顾历史事实,以今天的利益为准绳,任意的取舍,甚至是恶意的歪曲事实,以迎合今天的政治需要。

事实上,满清立国定满语为国语,也就是满语才是大清国的官方语言,初叶至中叶乃至19世纪末的官方档有相当一部分以满文(清字)书写,比如尼布楚条约的正式条约仅有满、俄、拉丁三种文本,而中国的汉文版本仅在刻制的界碑中使用(碑文共有满、蒙、汉、俄、拉丁五种文本)。19世纪以来才两者并用书写。直到今天EVEN,EVENKI(鄂温克语),NANAI(赫哲), NEGIDAL,OROCH,OROK,UDIHE (UDEGE), ULCH,这些通古斯语仍在被蒙古国和俄罗斯联邦的满人所使用,说满人被中国同化实在是自欺欺人。而且恰恰相反的是,现在中国的国语(普通话)
就是当年满清通过武力手段强制推广的语言。章太炎就曾经批判过普通话,称其为「金鞑虏语」。而且,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按照语言划分国家的规矩。不少非洲国家都说英语,但它们和英国是一个国家吗?中国人和新加坡人都说汉语,但新加坡是中国的一部分吗?阿拉伯国家都说阿拉伯语,但它们是一个国家吗?日本、中国、韩国同为儒家文化国家,但能说中日韩是一个国家吗?能说抗日战争是中国的内战吗?法、德同为基督教文明,但它们是一个国家吗?典型的思维混乱。

但是到此中国人还认为清朝是中国的朝代,他们又会说:「今天的满人是中国公民,所以当时的满人也应算作中国人。」这种逻辑就等于在说:「今天美国黑人是美国人,所以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美国人。」况且满人仅仅是中国公民吗?不是,满人原先是居住在西伯利亚的通古斯民族,现在仍然有满人居住在那里。现在的满洲北部还在俄罗斯境内。满族,俄罗斯有,北韩也有,满族也是他们的公民,那俄罗斯人和北韩人是否都可以说:「我们的少数民族曾经征服并统治中国300年。」而且按照国际惯例,判断一个已去世的人的国籍,依据的是此人生前的国籍,而不是他的出生地属于哪个国家。李白出生在寓碎叶,此地在现在的吉尔吉斯坦境内。按照他们的说法李白应该是吉尔吉斯坦人了?

孙中山在《民族主义》第二讲中说过:「中国几千年以来,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以至于完全亡国,已有了两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今天中国人一厢情愿地称清朝是中国王朝,可惜人家清朝统治者们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慈禧道:「清非中国,辫子不能去,辫子去中国不亡则大清亡。」「保大清不保中华」,「量中华物之力,结与国之欢心。」雍正说「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乾隆更直白:「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出身满洲贵族的清宫女作家德龄在其《清宫两年记》一书中提到,她的父亲告诉她,他们不是中国人,但却是中国人的主人。满洲统治者,完全是一幅外族殖民者的姿态。我国现在用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全名叫《反满抗日义勇军进行曲》。

自13世纪蒙古统治满洲以后,通古斯人开始蒙古化,做蒙古士官,用蒙古语起名字,史见不绝。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也非常亲近蒙古文化。努尔哈赤的尊号SureBeile(淑勒贝勒)和Kundulen
Han(昆都仑汗)均为蒙古语。努尔哈赤弟舒尔哈齐,赐号为「达尔汗巴图鲁」(蒙古语「荣誉的勇士」),异母弟巴雅喇,赐号为卓里克图(蒙古语「果敢」),另一异母弟穆尔哈齐,赐号为「青巴图鲁」(蒙古语「忠诚的勇士」)。努尔哈赤还用蒙古语给儿子、外孙起名。皇太极及其兄代善、莽古尔泰等人之名就是蒙古语。后金之时,努尔哈赤、舒尔哈齐与蒙古通婚。自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后蒙古科尔沁部与努尔哈赤结盟。皇太极时继续加强满蒙军事联姻,不但皇太极娶蒙古女子为妻室,其兄弟子侄等王公贝勒也多纳蒙古女子为王妃,另外还有大量的满洲格格嫁给蒙古王公。满蒙联姻制度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清末,整个大清国皇族都是满蒙混血儿。就连「大清」国号也是源自蒙古语「Daiin」(意为「卓越」、「善战」,汉译为「代青」或「大清」)。因此,蒙古人都没说「我们建立大清统治中国」,我们有什么资格说?

清军入关屠杀了数千万人中国人,令人毛骨悚然的「嘉定三屠」和「扬州十日」等大屠杀,就是征服者对负隅顽抗者的惩罚和镇压。但是,清军杀人,虽然数字上少于蒙古人,但比蒙古人的刀法更「精准」,他们不仅是用恐怖来征服和支配中国,导致大量中国人死亡的,是恐怖的「剃发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通古斯人用这种手段彻底征服中国人,改变了中国人的习俗。中国人就这样按照通古斯人的传统留起了辫子。



直到今天还有人幼稚地认为满洲人最终被中国人同化了,但残酷的事实却是中国人被满洲人同化了。今天所谓的中国国语(普通话),也是来自满人的语言;国粹京剧是满人的艺术;相声和小品,就是两个清朝奴才在主人面前一唱一合的生活再现。今天还被奉为至宝的所谓的「国服唐装」,实际就是满人的旗袍马褂。通古斯满洲人也效仿蒙古人的做法,把人分为四等,满洲人和蒙古人高高在上。而我们祖先的真实姓名,叫「奴才」。

宋朝末年,战乱四起,北方的蒙古金帐汗国势力不断扩大,疆域东起朝鲜半岛,西至多瑙河畔,南抵南海,北括西伯利亚,华夏民族也在蒙古人的铁蹄下亡国了,对于强悍的侵略者-蒙古,我国人民无力抵抗,沦为亡国奴。有人说了:「今天中国有个蒙古族,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历史。」蒙古人的铁蹄曾经踏遍欧亚大陆,许多国家都有蒙古后裔。蒙古族,俄罗斯有,乌克兰有,芬兰有,伊朗有,土耳其有,匈牙利有,印度有,其他很多国家都有,并非只是中国有。如果中国人要拿蒙古帝国吹牛的话,那么波兰人甚至匈牙利人都能这么说。中国56个民族还包括俄罗斯族,哈萨克斯坦族和朝鲜族,这又怎么解释?难道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斯坦和北韩的历史都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又有人说了:「今天内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的历史。」我只能说,这种说法非常无知。今天在俄罗斯联邦中,有布里亚特共和国,卡尔梅克共和国,鞑靼斯坦共和国和图瓦共和国,这些共和国都是蒙古人建立的,中国才一个蒙古自治区,俄罗斯人是否比我们更有资格说蒙古属于俄罗斯?而且,蒙古民族的发源地中亚和西伯利亚大草原,历史上也从不属于中国。成吉思汗的出生地斡难河位于今天蒙古国和俄罗斯的交界处。

说到这又有人要反驳了,他们会说:「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56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不单单是汉族的国家。」那我请问世界上有几个国家不是多民族国家?俄罗斯170多个民族,俄罗斯被蒙古统治的时候,蒙古征服中国,算不算俄罗斯人的荣耀?算不算俄罗斯统治中国?中国56个民族还有俄罗斯族,按中国人的逻辑,苏联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其实所谓的「中华民族」只是一个政治词汇罢了,实际根本不存在这个民族,美国几乎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假如「中华民族」都能成立的话,那么「美利坚民族」也能成立。那么按中国的逻辑,全世界所有民族的历史都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美国的少数民族中的阿拉伯人如阿富汗和伊拉克人也占了一定的比例,所以宾拉登是美国人,萨达姆也是美国人。呵呵,千万别笑,这就是现在中国官方和大部分人的历史逻辑。

到此,我相信仍然有很多中国人不肯罢休,甚至有人会说:「蒙古是从中国独立出去的,蒙古自古是中国的领土,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历史。」以至于很多人都嚷着要「收复蒙古」。说「蒙古在历史上属于中国」纯粹是对历史的无知,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蒙古属于中国领土的说法,恰恰相反,蒙古曾经彻底征服并统治中国97年(1271-1368),历经十二代皇帝,直到明朝中国才从蒙古独立出去。如果加上清帝国296年(满蒙共治),那么历史上蒙古总共统治中国近400年。所以按中国的逻辑,应该是「中国自古是蒙古的一部分」。历史上中国北边都有一个国家,各位应该记得昭君出塞和苏武牧羊的故事吧。显然中国历代从未占领过蒙古,蒙古却完全征服过中国。明朝时两国依然交战。在清国时代,满蒙共治中国,满蒙贵族相互通婚,当时已没有中国了,因此即使在清国时期也不是中国统治蒙古,而是蒙古统治中国。进入民国以后,虽然北洋军阀徐树铮曾短暂的占领过库伦(1919年11月-1920年10月,总共不到1年),但很快被驱逐出去,蒙古也趁机收复了一些失土(以国民政府的观点那是失地)。二战结束那年,蒙古军队曾进入张家口,直逼北京。新中国建立时中国曾出兵外蒙古(也就是出兵占领西藏和新疆那会儿),去了20万,回来3千。

因此,近百年来蒙古虽积弱不振,但中国也处于下风。因此说蒙古是中国领土,即使以中国的观点来看,也很牵强,还很帝国主义。简单地说,蒙古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按中国的逻辑,那么中国乃至欧亚大陆自古都是蒙古的一部分。如果连蒙古都算中国,那么蒙古还占领过欧亚大陆,那么欧亚大陆自古都是中国的领土了,俄罗斯也是中国的领土,你们怎么不去「收复」呢?

更有甚者说:「蒙古人今天已经被中国文化同化了,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历史。」对于这个观点我本来不想多作解释,因为它实在是荒唐得有点可爱。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现在抱着这句话的人居然不在少数。蒙古被中国文化同化的人,请问今天的蒙古人都说中文吗?为什么现在蒙古国和俄罗斯的蒙古人仍然说着蒙古语和俄罗斯语?为什么中亚和西亚的蒙古人说波斯语?蒙古人在统治俄罗斯时期大规模兴建东正教堂,然而他们对待中国文化从来都是持鄙视的态度。元帝国制度: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儒家人士比妓女低一等,比乞丐高一等。

引用袁腾飞的一段话:忽必烈有一点汉化,但也只是粗通汉语,自从蒙古入主中国之后,蒙古皇帝基本上连汉语都不会说,整个是外国人统治中国。蒙古派到各地去做镇守的这些达鲁花赤们也不会说汉语。蒙古的史书上一举例子就是波斯怎么着,亚历山大大帝怎么着,因为他们在征服中国之前,已经接触了伊斯兰文明和基督文明,所以就不会被儒家文明征服。因为蒙古人甚么都见过,什么教都信,蒙古很多皇帝都是基督徒,因此他们就抱着这样一种态度,觉得你中国文化也不过如此。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亡国灭种,没有什么可值得纪念的,更不能把它当作骄傲。你被别人灭了,还说真好,这属于恬不知耻。至于「大元」这个国号也是蒙古人弄出来忽悠中国人的。在蒙古占领中国,中国成为蒙古的一部分之后,为了愚弄中国人的正统观念,就取了一个「大元」的别名来忽悠中国人。但在蒙古人内部,依然称其为「拖雷汗国」,正如其他的察合台汗国等。蒙古人真是英明,忽悠一群蠢人居然忽悠了700年....

蒙古人建立的是大蒙古帝国(THEGREAT
MONGOL EMPIRE),这是全世界皆知的,当时的中国祇是在蒙古人铁蹄下灭亡的无数国家之一,只是一块殖民地,仅此而已。蒙古帝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大英帝国和印度的关系,成吉思汗和中国人的关系,就好像维多利亚女王和印度人的关系,大英帝国曾经占领过印度,印度成了它的殖民地。

中国人把蒙古帝国说成是中国的一个朝代,把成吉思汗说成中国人,这种行为就好比印度人说大英帝国是印度历史上的最强朝代,维多利亚女王是印度人一样的荒唐。。。

如果中国人要说成吉思汗是中国人,那么蒙古四大汗国的所在地,俄罗斯(金帐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俄罗斯人?伊朗(伊儿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波斯人?中亚诸国(察合台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他们国家的人?那么忽必烈算中国人吗?忽必烈第一次在中国建立起蒙古人的政权,在成为中国的统治者之前,他不是中国人,也就是如果他是中国人,他便是在元朝建立的那一瞬间成了中国人的。因为成了中国的统治者,他就成了中国人。这个逻辑成不成立?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我们可以得出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俄罗斯人、阿拉伯人……这成立吗?显然不成立,所以我们上面的逻辑也就不成立,所以即使忽必烈都算不上中国人。如果说忽必烈是中国人的话,拔都就是俄国人了,旭烈兀就成了波斯人了。成吉思汗更是不知道其实哪国人了。各位看官觉得这些想法荒谬吗?为何用到自己身上就如何正确了?

鲁迅在《随便翻翻》中说过:「幼小时候,我知道中国在'盘古氏开辟天地'之后,有三皇五帝.....
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岁,又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直到今年(指1934年-引者)八月里,因为要查一点故事,翻了三部蒙古史,这才明白蒙古人的征服‘斡罗思’,侵入匈、奥,还在征服全中国之前,那时的成吉思还不是我们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资格比我们老,应该他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国,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的。」

蒙古国和俄罗斯是蒙古帝国传承者,中国不是

蒙古统治俄罗斯250年,在之后长达400多年的时间里,和俄罗斯人大量混血,欧洲国家至今还称俄罗斯人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欧洲有句俗语「Scratch
a Russian and find a Tatar.」意思是剥开一个俄罗斯人,就会看见一个鞑靼人(蒙古人)。俄罗斯人彪悍尚武的民风就是深受蒙古的影响,直到19世纪西方国家还畏惧的将俄罗斯称为「白色蒙古」。

莫斯科和克里姆林都是蒙古人的杰作,鞑靼蒙古统治之前的俄罗斯中心在基辅,当时的莫斯科只是一片田野和森林。在蒙古的统治下,莫斯科渐渐掌握了它在俄罗斯的地位及财力,成为俄罗斯的新兴势力,克里姆林也随之扩张,成为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克里姆林」的字源来自蒙古语,意为「要塞」。「乌克兰」一词也是由蒙古语而来,意指「边境」。卡尔马克思说:「莫斯科的兴盛是由于鞑靼枷锁,而现在的俄罗斯,就是莫斯科的延伸。」俄罗斯帝王,对西方称为「沙皇」,对东方称为「扎根汗」(蒙古语,意为「白色大汗」),边利用蒙古帝国的权势,开拓中亚和西伯利亚的疆土。喀山汗国,阿斯特拉汗,西伯利亚汗,克里米亚汗,诺盖汗的蒙古鞑靼贵族们后来都供职于俄罗斯公国,成为很多大公,王,贵族的姓氏起源。沙皇家族有蒙古血统,伊凡四世的母亲椰列娜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一直到彼得大帝脸上还有明显的蒙古特征。列宁有四分之一卡尔梅克蒙古血统。

蒙古鞑靼人不仅把血统形式传给了俄罗斯人,而且把政治制度,税收制度,海关制度和军事制度也传给了俄罗斯人,蒙古人为俄罗斯贡献了鲍里斯和费德尔戈杜诺夫两位沙皇。六位皇后:所罗门尼娅萨布洛娃;椰列娜格林斯卡娃;伊琳娜戈杜诺娃;纳塔利娅纳雷甚金娜马尔法阿普拉克希娜;叶夫多基娅萨布罗娃。

蒙古鞑靼人还把驿站和军事战略战术传给了俄罗斯人。如著名的尤里梅谢尔斯基汗将军,安德烈谢尔基佐夫,叶尔莫洛夫,多赫图洛夫,马秋甚金,莫尔德维诺夫,叶潘钦,比里列夫,日林斯基,谢尔巴切夫等将军们以及科学巨匠们如门捷列夫,梅奇尼科夫,巴甫洛夫,季米里亚泽夫,历史学家坎捷米尔,卡拉姆津以及极地学家切柳斯金,奇里科夫等人都有蒙古鞑靼血统。俄罗斯谚语说,如果深究俄罗斯人,就会出现鞑靼(蒙古)人。」德迈斯特也说过:「抓伤一个俄罗斯人,就等于抓伤一个鞑靼人。」蒙古鞑靼人对于俄罗斯民族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以至于形成了这样的观点:俄罗斯人是西方的东方人,是东方的西方人。

此外蒙古鞑靼人对于俄罗斯民族的文化和艺术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在俄罗斯文学方面三位最伟大的小说家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就有蒙古血统,也只有蒙古血统的屠格涅夫才能写下《白净草原》这样举世无双的对草原的深刻理解和体验的小说。舞蹈家有乌兰诺娃;安娜巴浦洛娃都拥有蒙古鞑靼血统。----摘自《游牧文明史》

元没有统治欧洲,「我们」的大汗是俄罗斯蒙古金帐汗国大汗拔都的部下。元的2,3,4任皇帝都是拔都的部下。俄罗斯才有资格说蒙古,中国人连吹牛的资格都没有。

还历史真相

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不是中国人,他们与中国人确实也有血缘关系,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后人,强奸,杀害,侮辱过我们的祖先,我们身上还流着他们的血。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受害者的人数,被作为世界记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1985年版。综观中国历史,就是屈辱史,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是处于事实,但也是一种羞辱,不过不要为了逃避这样的羞辱,就认蒙古人和通古斯人为祖宗,这样更加可耻。不要因为历史上中国长期被虐,心里被打击,看见书上写着某人曾经出去打仗多么的牛B,连对方是哪里人都没搞清楚,就跑过去往他大腿上抱。假若当年抗战失败,日本人在中国建立了"和朝",那我们岂不是要拜东条英机为统一「中华民族」的大英雄?侵华战争是「中华民族」的内战?抗战军队是阻碍民族统一的汉奸?

马克思哲学告诉我们:意识能够正确的反映事物。也就是说,尽管某些时期人类的意识是错误的,但最终,真理将被人类认识到,中国人终将认识到元清侵略者的事实,还历史以客观。

在蒙古四大汗国衰败之后,前金帐汗国属国的俄罗斯崛起并占领了从前蒙古帝国中的相当一部分。俄国统治者曾经代表蒙古进行收税,因为蒙古人很少视察他们占有的土地。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形成有明显的当年蒙古的因素。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

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特鲁别茨科伊在他的经典著作〈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份〉指出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罗斯在占领喀山与阿斯特拉罕后才成为强国。在伊凡沙皇登基时,俄罗斯宫廷中已有三分之一的人具有蒙古血统,俄罗斯政府的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从本质上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服饰也受蒙古影响,军制与法制是从蒙古学的。俄罗斯人也被图兰化。

蒙古帝国席卷欧亚大陆,元朝仅仅是其殖民地之一。
至于说元朝是中国的朝代就更加荒唐了,蒙古不是满清,蒙古史是世界级的历史,不像满清历史一样容易纂改。中国人把蒙古史说成中国史,把成吉思汗说成中国人,已经闹成了国际史学界的笑柄。
 ·  Translate
165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APEC=Air Pollution Eventually Controlled?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have to share
 
Lol!!!!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一席北京|许知远:「喧嚣与失语」

这是许知远在一席北京现场的演讲摘录。

坦白说,我对这种表演式的谈话,是非常心生抵触的。

不知道大概有多少年了,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图秀秀。但我觉得我始终有很大的抵触,你人生中的那些灰暗的部分呢,那些挫败的部分呢,那些糟糕的时刻呢,那些暧昧的时刻呢,它们该怎么呈现?

我一直以一个知识分子自居,但在这个时代做一个知识分子怎么面对这些高度的表演性?如果你想把你的思想传达出去,你一定需要加入这种表演式的东西吗?

我特别喜欢斯坦福大学教授詹姆斯•马奇说的一句很有趣的话:我只推敲我的想法,我不推销我的想法。我始终希望能这样要求自己,但基本上做不到,尤其是当开了一个书店以后。有时候我被迫像一个推销员一样,谈论我们的想法。

刚才在路上,坐出租车的时候我在想,今天来讲什么。因为我对所有的问题都是从来不准备的,我特别希望在谈话的某一个瞬间,你谈话的内容不是经过你严密的设计,而是在某一刻我输出一些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东西,那一刻既让你们吃惊,也让我自己吃惊,我想这是所有谈话和交流的魅力。它们不是确认你已经知道的东西,而是发现你尚未知道的东西。所以我就在想,我到底能讲什么呢?

在路上路过北京三环,路过CCTV大楼,这个城市几年以来变得越来越丑陋、越来越庞大、越来越令人窒息。德莱塞当年写《嘉莉妹妹》的时候就是描绘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前往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在城市里感觉到茫然无措,她面对这个巨大的新秩序时的崩溃的过程,我想你们很多人可能都有类似的感受。

因为中国正处在一个“嘉莉妹妹”的时代。如果你们此刻穿入北京的地铁,面对着CCTV的大楼,那种高度的无力感,我想会抓住每个人的心。在这一刻,你怎么样确认自己寻找到自己呢?

当然北京不仅是这样一个故事。它同时又是另一个看起来生机勃勃的故事,我们十年前不可能想象,阿里巴巴这样一家公司的诞生,我们也不能想象百度这样一家公司的诞生。如果你看此刻的欧洲和美国,你会感觉到他们最雄心勃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们这一代人生活在一个已经缔造好的一个巨大传统之下,而中国这个传统刚刚开始这个城市尽管压迫人心,但它依然像19世纪初的巴黎一样,可以吸引无数的外省青年他们想在这里获得一席之地。

所以,它变成了一个双重交织的故事,同时可能还有第三重。我们在面临一场可能历史上不多的几次巨大的技术革命的浪潮,我常常感慨,我相对稳定的有秩序的内心生活,一下子突然被微信摧毁掉了,我不知道多少人被微博微信摧毁掉了,每天你看着如此众多的信息,突然间向你涌来而且同时发生。

这让我有时候想起狄更斯笔下的《雾都孤儿》,雾都孤儿生活在19世纪的伦敦,你可以享受到工业秩序兴起过程中的巨大力量,生产力的巨大提高,但同时你要容忍伦敦上空的浓烟,容忍必须要失去的内心的秩序和安宁感。我想此刻也是吧,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是信息时代的孤儿。

新的信息革命它产生了巨大的浓烟,笼罩在我们头上,它既给我们各种新的刺激可能性,同时让我们觉得无比窒息。有时候我经常在想,北京这个城市在很多地方都看起来是堵塞的,我们如何表达自己的权利,我们如何寻求正义的权利,我们对真理的渴望,这些看起来非常正常的标准都被堵塞,同时在另一方面又是高度通畅的,每个人在运用起自己的手机和微信系统时那种高度的流畅感,可能像一个崭新的人类学实验一样。

所以面对这样的几重状况,我们该怎么去想象呢,怎么去面对它呢?我想这时候可能又跟我们的书店有某种关联了。

不知道多少人看过漫画《史努比》。书里的主人公莱纳斯每当内心焦虑的时候他就会抓住他的毛毯,那一刻他就获得了镇定,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毛毯,对我个人来说,可能书籍是这样的一种安全毛毯。

我去任何地方经常会带一本书或两本书,它们似乎变成了我抵御外界的一种方式。我记得我第一次读到保罗•策兰的诗句的时候。他说,我来自一个充满书与人的地方,他是一个犹太人,罗马尼亚的一个难民,犹太人是面对一个巨大动荡的世界,因为过去2000年以来,他们处于一种不断的受挫败的一种状况,他们无法获取正常公民所获取的一切东西,所以他们笃信教育因为教育可以随身携带,书籍变成这样一种文化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们帮助他在一个高度流动的世界中建构他们的内心。同时书籍也是帮助他们发现一个巨大世界的一种最重要的手段,所以我想对我来说,书籍是这样的安全毛毯,而书店就像一个一个巨大的毛毯库一样。

书籍是沉睡的,它是沉默的,它是不语的,它把那些在你的生活中看似缺席的声音重新涌到你面前,我想这种缺席感,缺席的声音、沉默的声音可能是此刻中国我们最需要的声音,因为在过去十多年里面,我们已经看到了昔日的政治秩序和新涌现出的大众文化,已经构造出一套非常严密和强大的一个大众文化语系,而个体在它面前变得非常的脆弱,我们听不到边缘的声音,也不尊重边缘的声音。

当我们谈到这个传统断裂的时候,传统并非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死去人的声音,死去人的权利。我们都不尊重它们,所以有没有可能通过这些书籍,构造一个缺席的声音,被忽略的声音、边缘的声音。

如今回想起来,它无意中成为单向街最初的一个起点。这样一个小小的书店我们躲在圆明园的一个角落里面,跟一个废园紧密相连,这个废园充满了记忆,充满了残破之美,充满了不断被强调、但从未被真正理解的耻辱。

我们挨着这个废园,然后在里面开始了第一场小小的谈话。大概八九年前,西川在那里读他的诗。我想这是一个很小的行为。我们从未期望它变得非常被接受被肯定,但是最终你会发现,所有这些被忽略的声音,它们都自有其魅力,你误以为它们不存在,但是它们会一个个重新涌现出来,这是我在过去几年中非常强烈的感受。

如果说从1992年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高度物质化的时代,一个高度功利化的时代,整整这二十年间这个国家像丧失了灵魂一样在盲目往前奔跑,而过去两三年里面,我非常清晰感觉到,这种灵魂逐步的复苏。

在经过多年的面目不清的盲目追赶之后,我觉得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社会丢失的是什么。我们怎么重新唤醒这些事物?有没有可能构造一个又一个空间,使个体不用面对纷繁的大众社会,而进入一个他们各自部落式的社会,在这个部落式的社会中,各自建立起标准。这个标准有美学上的,有道德上的,有知识上的,当这些部落和群体都建立起这些微小但是稳定的标准之后,他们之间又彼此的竞争和碰撞,他们逐渐会形成一个我们渴望的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和标准,我想这是一个最让我憧憬和渴望的一种状态。

其实我现在最大的困惑,其实是失语,我刚才虽然讲了这么多,其实是失语。我觉得我现在的失语就是找不到一种不一样的语言方式和感受方式来描绘,此刻的中国社会也好,我自己也好。

卡尔·克劳斯曾说,所有语言的背后,是一种道德精神。我在描绘中国失语的时候,或者找不着语言的时候,我想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道德精神上的匮乏,我想不仅我如此,我觉得你们也一样如此甚至更如此,在我们整个的精神系统里面,其他的坐标跟人性相关的坐标,刚才我说的道德上的审美上的这种坐标,被空前地铲除掉了,所以我们现在都生活在一个,表面上可以自我说服的一个功利主义系统里面,我们的生活可以更好更快更强或者更富有,但这个系统对于深藏那套更强大的内心的不满足来讲是非常脆弱的,它们随时可能被冲翻的,但何时冲翻我也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形态冲翻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这么多年以来,它一定积累了巨大的这样的能量,它们等待着被唤醒,它们可能以妖魔的方式出现,也可能以一个巨大的社会变革的一个动力方式出现,我不知道。

所以,这种感受是目前让我最困扰的,最失语的,因为在我们的语言系统中,我们始终应该有一种模糊的、暧昧的,甚至有一点神秘主义的交流。只有这种交流的存在,我们整个的生活才可能达至某种平衡,否则就是一个高度倾斜的、压抑的。

我想整个中国社会中的每一个人也好,跟整个中国巨大的国家形象也好,都正在陷入巨大的身份焦虑。这个身份的焦虑背后是一个整个个人的和社会的意义系统的缺乏有关系,怎么样去重构这个社会的意义系统,变成了此刻最重要的一个挑战。

在一个高度功利化的社会里面,机械化往往会成为我们思维的最重要特征,人在机械化思维之后,人们就变成了一个说明书式的人生,而说明书每个程序需要信息来填补,所以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这种深入的交流反而变得更加困难了,大家会着迷于所有的表象的这种交流信息式的解答,但所有内在的渴望和感受反而完全被遗忘和忽略掉了。

我想这是你们每个人在用微信的时候最强烈的感受,尤其你们用微信,或者你在谈论这些信息革命的时候,就像吃了大量的炸薯条,似乎满足了饥饿感,但其实什么也没有满足。

沉默、留白、暧昧和漂移不定,我觉得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它们无法被清晰的表达,它们甚至可能仅仅可以留给自己,因为最本质的交流你只能跟自己发生。所以,我讲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一个反讽。

有时候我在想,可能一本书或一个空间,一场谈话,如果能让在座的某一些人陷入了沉默,那一刻他什么也不做,就是沉默,我相信可能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能你们来这儿的年轻人都是非常好奇的年轻人,对许多事物很好奇,我觉得过去几年以来可能中国的知识界也好,知识分子也好,我们讲了大量的怎么去建立一个社会制度、政治制度,怎么样去寻求公正,但很少有人讲,一个好的社会是建立在一个有内心生活的社会。我从来不相信,没有内心生活的个体,不管他们多么懂那些表面的原则,他们能够创造出一个他们值得生活的社会。

我觉得在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好像都挂在了身体外面,因为你没有自己内在的空间,所以你被不断的各种涌来的信息的灰尘也好,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侵蚀,然后让你不断的陷入各种躁动不安。

你们能为自己创造一个空间吗?那个空间是沉默的,是镇定的,是有自身标准的,是自得其乐的。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我们读了那么多书,想了那么多事情,最终要我们回到的一点,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成为一个自足的个体?

2014.07.22 一席北京

—————————— 
发送任意邮件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  Translate
(这是许知远在一席北京现场的演讲摘录。) 坦白说,我对这种表演式的谈话,是非常心生抵触的。 不知道大概有多少年了,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图秀秀。但我觉得我始终有很大的抵触,你人生中的那些灰暗的部分呢, ...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Jnam Kuan

Shared publicly  - 
 
 
Fine! I'll post something for #caturday
1
Add a comment...
Jnam's Collections
People
In his circles
218 people
Work
Occupation
looking...
Skills
photoshop, office, internationa trade..
Employment
  • A-MoDe.hk
    Sales, 2013 - pres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江门
Previously
信宜
Links
YouTube
Story
Tagline
A student of a Chinese University
Introduction
对新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喜欢自由,并为此一直奋斗!!
Education
  • 五邑大学
    present
  • 西江中学/信宜中学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Other names
关进南, Jeremy Kuan, Guan Ji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