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David Tai
Works at 自宅
Attends 社会大学
Lives in HK
120 followers|108,116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CCTV赤裸裸 实习生踢爆内幕称异常震撼
——香港实习生:我在CCTV的那些日子”

【阿波罗新闻网 2015-02-12 讯】作者: Lau Wai Ki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领导他在会议尾声中说的一席话,他说:“既然今天有香港的同胞(指我)在,那我就说直白点。你们要记住,我们是宣传共产党的,不是搞艺术的,所有对共产党不利的东西都不可能播出。”虽然一直都知道中央电视台的“守则”如何,但亲耳听到时,那种赤裸仍令我感得异常震撼。


一直想分享在cctv的那段日子,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机构的情况,虽然我只是在综艺频道工作,但多少折射到这个机器下的某些人事,太多细碎的事和话,未能尽录,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特别的经历。

抵埗

刚抵埗北京,中央电视台的职员便告知我被安排到综艺频道实习,确实的栏目则未定。坦白说,当时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我原本申请的是新闻频道,亦一心抱着观察大陆新闻运作的目标来到北京,对于被分派到综艺频道这个安排,实在是始料不及。后来,我被分派到一个综艺栏目担任导演助理,主要跟随节目导演组工作。

由于我与另一位来自树仁新传的同学,对于分配频道的安排都非常失望,因此我们多番与人力资源部沟通,希望可以调换频道。起初中央电视台方并不允许调换申请,理由是我们不熟悉大陆事务,以及新闻频道位处“新台”,怕我们长途跋涉会有危险等。后来,港澳办人员介入周旋,中央电视台终于答应将我们调派到〈中文国际频道〉。然而,人事部解释进入“新台”的手续严谨,必须要经领导审批才可取得入台证,需时甚久,着我们耐心等待。最后,我们等到实习完结的那天,都未获批该入台证,换言之我便在综艺频道完成了两个月的实习期。

这趟申请调配频道的风波,虽看似与实习经验无关,却侧面折射出大陆媒体运作的作风:

第一,安全监察极其严密。任何人要进入电视台范围必须持有入台证,而入台证的申请手续非常繁复,需经多重审批,包括申报详细个人资料、撰写入台报告、领导逐一批核等。加以,电视台入口有个武警把守,逐一查证进出人士,没有入台证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进内的。

第二,不信任外地新闻实习生。申请过程中,人事部人员一直推搪说不能调动,理由是怕我地长途跋涉会有危险,故不希望将我们安排到位于新台的新闻频道。但事实上,新台与我所住的宿舍之间,只是半小时的地铁车程,而且中途无需转车即可直达,可见其“担心”是不合理的。我们推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来自香港,故不便进入新闻部工作。后来我跟一位同事谈到这个问题,他亦爽快地说:“算了吧,以你的身份是不可能进入新闻部的,中央电视台有太多秘密了。”

第三,行政系统僵化。我们多次向人事部职员提出调配部门的意愿,但对方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推塘和拖延,并没诚意进行沟通。直至后来港澳办介入,事情才有转机。

这次可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大陆媒体的严密与封闭,大陆政府的确是极其小心地保护国内媒体,行外人是不可能接触到内部的资讯,甚至连踏足电视台范围亦不可能。至于对频道的安排,我虽然失望,但是后来慢慢想清楚,又觉得即使处于综艺频道,我仍然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观察这个媒体的生态和运作,于是我便慢慢开始投入和尝试享受我的工作。

我与同事的对话数则

我与北京同事的交流,绝大部分停留于闲聊的层次,例如他们经常问我香港有什么必去的景点、必吃的地道小食等。然而,有几次的对话令我记忆深刻,虽然都十分简短,但足以反映他们的一些价值观。

第一次,是我与栏目总编辑的极简短谈话,那天是我工作的第一天,对话如下:

总编辑:“你是读什么的?”

我:“我是读新闻的。”

总编辑:“那你为什么会来综艺频道呢?”

我:“这是中央电视台安排的,我原来申请的是新闻频道。”

总编辑:“在大陆做新闻跟香港很不一样啊,大陆太多东西不能说了。”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很理所当然,但脸上带有几分无奈。后来我从另外一名实习生口中得知,原来他也是大学读新闻出身的,后来辗转来到综艺频道,但并不喜欢中央电视台的工作方式,最近萌生去意。实习朋友说:“我感觉到老师(总编)也曾经是个有理想的人,但是在大陆做新闻太难了,他也没办法,只好一直待在综艺频道。”

第二次,是我与一位女同事的对话。由于她的丈夫是台湾人,因此她的思想比较开明,政治触觉亦比较灵敏。有一天,她突然问我有关占领中环的事:

女同事:“香港人是要搞占领中环吗?为什么呢?”

我:“对啊,因为我们要争取普选,而且中央政府在回归时就答应了香港人要‘民主回归’嘛。”

女同事:“但你觉得有可能成功吗?”

我:“成功的机会很渺小,但也要试试。现在回想,‘一国两制’根本就是个圈套。”

女同事:“本来就是圈套嘛,怎么你们现在才知道呢?香港很快就会变成大陆那样的。”

她说最后一句话事的语气是带点可惜的,仿佛在感叹港人的天真,竟然中了中国政府的骗局。我不知如何回应,原来大陆人对一国两制的“阳谋”,看得比大部分港人还要通透。

第三次,是与一位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实习生的对话。对话发生在节目录影现场,那天刚巧请了两位新彊的小朋友演出,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同事突然说:“我最讨厌新彊人!”在场的人大概都猜想到是由于新彊的连串骚动所致,没有人作声回应。

然后,我跟那位实习同学开始聊起新彊,然后再谈到台湾和香港。因为她在美国留学了六年,所以思想比较开明,亦颇清楚港台发生的事。当我提到香港近年的情况时,她的回应与那位女同事一样:“一国两制根本就是个骗局。”然后她提到占中:“那是没有可能成功的,对共产党来说香港只是个小地方,不管你怎么搞、怎么闹,它都不会理你的。你看,新彊和西藏闹成这样,不也是老样子吗?”她说大陆人普遍的态度都是:“香港人要闹就闹吧,反正也闹不出什么来!”我不知道这是事实,抑或是一种民众的错觉,仿佛香港是一个不值得关心的课题。最后她反问:“你真的觉得占中会成功吗?”我一时语塞,只能回答:“就算不会成功,也至少有努力争取过,总会有一点点效果的。”

最后,是与一位大陆新闻实习生的对话。她说,原本她的志愿是当记者,所以当初才会选择新闻系,但后来发现在大陆做“新闻”有太多制肘,几乎是不可能的。我问她:“难道你当初不知道大陆的新闻业是这样的吗?”她说:“我知道,可是我不相信啊!人就是犯贱,总要见识过才会死心。”我问她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她说她想做休闲杂志的记者。虽然很可惜,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为新闻系学生,我又能怪她什么呢?

工作和观察

两个月的实习期里,我都是在同一个栏目组中渡过的。这个节目的主要性质是“向艺术家致敬”,其实即是邀请一些有名的歌手、演员上台到场表演,再搭配一些新晋艺人、表演者或“具启发性的普通人”(即是某励志故事的主人公),从而达到新人向旧人致敬,以及娱乐观众的目的。栏目组共有八位导演,包括一位总编辑,另外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共十多名;节目每月录影一次,每次录制六至七集,每位导演负责一至两集,每月录影期为三至四日。

因此,除左那几天的录影期之外,其余时间我都是留在办公室,主要工作是跟随导演开会,商讨嘉宾选角和节目安排。总编辑安排一位年轻导演作为我的实习导师,由她为我安排工作。然而,由于我不太熟悉大陆艺人和大陆节目模式,因此起初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处于一个被动的观察角色,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节目的要求和团队运作。

我发现,导演们每星期只有两至三天会待在办公室,其余时间便会留在家中构思节目内容和联络嘉宾,只有开会的日子才会回办公室,向总编辑报告他们的构思和进度。当导演们回来开会时,我便会坐在一边仔细观察,慢慢我发现他们请来节目的嘉宾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位,而且都有一些共通点:所有嘉宾必须“政治正确”、超过一半以上的所谓艺术家都是共产党员、节目中唱的歌都是我们口中所说的“红歌”……因此,可以选择的人真的非常有限,难怪节目收视持续下降,因为根本没有新鲜感,节目模式又那么单一,又如何能吸引观众呢?一位导演曾经抱怨道做节目真的很难,他说:“为什么一个国家电视台,那么多人都不能用呢?”其实他和其他人一样,心底里都知道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抱怨。

后来,当我渐熟悉情况后,导演开始安排我上网找一些艺人的资料和构思访问内容,过程其实是颇吃力的,因为我要在极短时间内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起底”,然后再构思他/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呈现角度。在我上网搜索那些艺人的过程中,我更加深深感受到内容审查对于节目创作的影响有多大,因为任我在百度上反复翻查,“合规格”的艺人实在少之又少,尤其大陆那些“德高望重”的艺术家绝大部分都是有共产党背景的,作品中亦渗透了极多歌颂政权的内容。那时侯,其实我的心挣扎得很厉害,因为我不愿成为宣传政权的工具,但偏偏我的工作岗位又要求我这样做,那些我最不情愿看到的内容,正正是电视台最渴求的。后来,我仍是坚持了那条不可跨越的原则,同时做了一些折衷:一、我尽量推荐那些有名气、大陆官方可接受,但与政权关系不那么密切的艺人。二、我推荐一些与政权关系密切的艺人,但是发掘他们非政治化的一面作为节目呈现角度,例如他们与家人的关系。

除了节目选材外,另外一个使我印象最深刻的观察,便是同事的工作气氛和态度。来中央电视台之前,我本以为那里的工作环境是极之严格和高压的,但是我观察到的情况恰好相反。我发现他们的工作态度颇为懒散随意,而且心态轻松,并不如想像中蹦紧,可体现于以下几点:

一、录影完后的一个星期,导演们都不会回办公室。

二、导演组不在办公室的时侯,其他人几乎没什么工作可以做,因此他们会找活动来消磨时间,例如上网看娱乐新闻、看小说、玩“斗地主”等。

三、他们每个星期四下午,都会去附近的室内运动场打羽毛球,费用由单位支付。做完运动后会提早解散,各自回家。

四、节目的收视一直下滑,频道主管提出若情况持续,便会停播节目。但是,他们对此好像不甚在意,只是开了一次会商讨对策,但是仍然沿用旧有节目模式。

五、电视台对实习生没有一套完整的训练计划,只是很随心地安排工作内容。而且实习生人数似乎没有上限,在我实习的两个月内,便先后来了五个实习生,但都是投闲置散、没有工作。

我思索了好一阵子,认为造成以上情况的原因有三:第一,因为这是综艺频道,而且《》不是重点节目,因此工作压力较小。第二,由于一个月只录一次影,所以工作编排不算紧密,较为轻松。第三,工作地点的因素。这里要补充一下,其实《》的办公室并不在中央电视台的范围内,而是位于台址旁边的“梅地亚中心”,进出无需出示入台证,保安相对宽松得多。

由此可见,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的组织工作并不如想像中严谨,甚至可以说散漫和不思进取,但是大多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只要完成自己岗位的工作就可以了,不求改善节目质素。对于实习生,正如上面提及,电视台根本没有一套训练机制,只是随心安排一些很琐碎的工作,例如上网找嘉宾照片、帮忙下载电影片段、冲咖啡等,说真的,能从中学习的空间很小。加上,实习生人数不设限,而且没有一套官方的收生机制,我与另外三个实习生聊天时,才发现他们都是依靠人际关系而得以进台工作的,而且没有签下任何合约之类的文件,人事部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我对这种“潜规则”感到十分吃惊,虽早有听闻大陆工作极倚重人际关系,但亲身见证时又是另一种滋味,两个月的暑期内,一个总共只有二十多人的栏目,竟然先后请了五个实习生,由他们对实习生投闲置散的作风可以看出,其实栏目根本不需要这些实习生。

当我意识到这个现实后,灰心了好一阵子,因为我预视到自己将被投闲置散的事实。然而,我不甘心这样浪费两个月的时间,于是我意识到自己必须极之主动地学习,甚至要厚面皮地争取工作机会。虽然总编辑安排了一位导演作为我的导师,但其实那位导演为我安排的工作少之又少,尤其是开头的几个星期里,她都只是叫我观察导演们开会的情况,即使去到后来她叫我搜集嘉宾资料,但工作安排都不多。于是,后来我主动要求为导演构思专场的嘉宾人选,向她解释每个人物的可看点,并构想整集节目的流程。我又提出帮她剪辑现场录影的片子,她开始也很惊讶,因为实习生极少会接触到这些后期制作,但是最后也愿意给予我这个机会,耐心地向我解释影片的要求。最后,我也终于有属于自己的作品可以留作纪念,我很感激这位导演。

在剪辑节目片子的过程中,我再一次感受到大陆严谨的节目审查。一位专责于影片剪辑的年轻同事告诉我:“这(剪片)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简单,尤其你是从香港来的,判断不到哪些东西要、哪些不能要。”听了他的话后,我怀着战竞的心情开始投入剪片,幸好我剪的那期节目的内容比较轻松,嘉宾的背景也比较简单,因此剪辑过程尚算顺利。唯一教我印象深刻的,是导演看了我的初稿后,要求我将一段嘉宾提及辛亥革命的说辞剪掉,可能任何有推翻政权意识的东西对大陆而言都太过敏感,连国父带领的“革命”亦不例外。

反思

一直以来,对于中央电视台的立场和报导手法早有听闻,当初我亦是抱着“观察者”的心态来到北京的,希望可以深入这个作为国家最大喉舌的机构,观察它的内部运作。虽然最后我未能如愿进入新闻部门,但是从综艺频道的经验里,多少也折射到这个系统下的媒体的限制,因此这个经验仍然相当难忘。

我清楚记得,在实习第一天,刚好碰上综艺频道主管与该节目组开会的日子,开会的目的是要检讨日渐下滑的收视。会议中,剧组的导演和工作人员提出很多内容上的限制对节目收视的影响,例如很多当红的嘉宾都因为各种理由而不能采用,又或者节目的风格太过拘谨和形式化等。然而,领导并没有正面地回应剧组人员的意见,只是一直强调电视台对于节目制作有严格的规定,不能随意改动。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会议尾声中说的一席话,他说:“既然今天有香港的同胞(指我)在,那我就说直白点。你们要记住,我们是宣传共产党的,不是搞艺术的,所有对共产党不利的东西都不可能播出。”虽然一直都知道中央电视台的“守则”如何,但亲耳听到时,那种赤裸仍令我感得异常震撼。事实上,后来的工作和观察中也印证了这个“使命”,所有节目内容安排都非常“政治正确”。

回到香港后,很多人问我在是次北京实习中学到什么,我的回答都是:要视乎你怎样定义“学习”,说真的,其实在实际工作经验上,学到的真的不多;然而,在工作的观察中,我的确感受到很多。最重要的得着,是这次的经历令我更加珍惜香港的媒体自由(相对地),因为我真切地感受到一个资讯被封锁的国度是多么恐怖,而当传媒成为政权的宣传工具,又是多么令人心寒。

后话:北京的上访者

虽然我不在中央电视台内工作,但是每天上班都会经过电视台东门的入口。实习的两个月里,每天我都看见一些来自大陆不同城市的上访者,在门外求见央视领导,希望中央能正视他们的冤情。其中一位妇人用花布蒙面,手拿着申诉的纸板,每天早上都站在东门入口,直至我离开那天,她仍旧在那。又有一个身穿小丑服的男人,同样写着写满冤情的纸板,任由路过的途人围观,但只出现了数天就没有再见到他了。甚至有位带着女儿的父亲,在央视门外搭起帐蓬,显示非要与央视领导人见面的决心,同样地,这对父女只出现了数天。还有很多不同的上访者,趁央视员工上班和下班的时侯,静坐在门外的行人路上,希望能得到传媒的注视、为他们申冤。

我曾经主动与一位来自天津上访者交谈,他告诉我他的父亲在天津被一辆车撞死,报案时发现原来涉事司机是公安局干部的儿子,非但入罪失败,而且还恐吓他和家人噤声。他的母亲不服,来到中央电视台门外申冤,但是待了两个星期都没有人理会,后来更被天津政府捉去强制拘留,下落不明。于是,他决定接替母亲到央视报案、求见记者,将事件曝光,还双亲公道。我问他打算留守多久,他说:“等到中央电视台的人来见我。”我听后很难过,因为我知道央视不会理会他,可能他的下场亦与母亲一样,被公安抓回天津,面对不敢想像的刑罚。

这时,两位同事刚好经过,二话不说将我拉走,其中一位女孩说:“你不要跟那些人聊天!他们都是疯子,从各地来到北京讨便宜,要是让他知道你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一定会纒着你不放,你的麻烦就大了!”我突然被拉走,还未来得及反应,她的这番话的确让我犹豫了,我追问:“那如果是真的呢?中央电视台都不会管吗?”她回答道:“不会理他们的,每天都那么多人(上访),中央电视台管得了多少?管了一个,就会有更多人跑过来。”我没有回应,因为我明白我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正义”、“人权”、“法治”等词语在我们之间都只是空洞的沟通符号,她不会理解我对这些价值的坚持,因为她一直以来都被禁止拥有这些意识。我继续发问:“那中央电视台就一直让他们待在那儿?”她说:“如果他们不闹事的话,就不会管他们,就让他们待着。”我有点意外,一直以为央视会驱赶上访者,但原来对上访者视而不见,才是它一直以来的策略。

我们走着走着,发现那位上访者追了过来,他把几张写满冤情的单张塞到我手中,嘱咐我要把他的情况告诉更多人。我接过他的单张,除了说几声“好的好的”之外,也不知还能安慰他什么,只是感到很心酸。电视台大楼永远守卫森严,大门前的警察没有表情,进出的人们也没有表情,没有人敢为这群上访者驻足半步。至于我,作为这个机器下的一个小小的实习生,除了将那位上访者的故事带回香港、告诉更多人,也不知能为他做些什么,但愿他与他的母亲平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博客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10/512731.html
 ·  Translate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4
2
vigilante lingnan's profile photoJobs Steve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记录学习
 ·  Translate
编译openwrt官方不支持的路由型号固件——以WR720N为例. 2015-2-1 科学. 使用搜索,或者翻看博客,可能又对你更有用的哦! 正文开始了,请注意下面: 1.前言. 众所周知,在第三方开源路由固件中,就数Openwrt支持的型号最多了(当前opnwrt支持的路由型号),如果想刷Openwrt固件,那么对着官方支持的型号买就可以了。
2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TOR与GFW的PK(4)
                             ————“快来我这里,冲向自由世界!”

开始之前先和大家说一个坏消息:今天翻墙项目fqrouter关闭了[1],很可能是因为GFW对google IP的疯狂封锁导致项目难以继续。在此,本幽灵向fqrouter的作者致敬,同时表示惋惜,毕竟fqrouter迄今为止是移动端最优秀的翻墙工具了。希望fqrouter早日有继承者,继续与该死的GFW战斗直至GFW倒塌!

说起来,GFW可是越来越疯狂了啊,而普通的翻墙工具基本上都是依赖于一个或少数几个长期运行的代理服务器的,这样真的很容易被封锁:代理服务器的IP地址是固定的,GFW只要将这个IP地址加入黑名单中就能让翻墙工具失效。怎么办呢?

你应该猜到了:耶,咱们英勇的Tor团队又想出新招数了!

"既然长期运行的少数代理服务器容易被封锁,那么我们就准备大量的代理服务器吧!"“可是租用服务器的价钱可不低,而且说起来地址还是固定的,不能有效对抗封锁,要知道google那么多IP都被GFW封掉了大半呢!被封锁之后,服务器就没用了!”“哎呀,我们干嘛要去租服务器?我们直接让用户的PC变成服务器不就行了吗?”“你是说网桥中继?我们早就想到这一点了啊,但GFW也封锁了很多网桥啊,被封锁的网桥就起不到突破封锁的作用了啊。”“不,不是长期生存着的网桥中继,而是寿命短暂但数量极多,GFW封锁不过来的代理服务器。”“有这种代理服务器?”

当然有了,就是flash proxy!基于浏览器的短寿但数量极多的代理服务器!(这个flash的意思可不是flash插件,而是“闪现”(游戏迷应该很熟悉这个技能),或者说顿悟)

从这里瞬移到那里,连接自由的英雄;摆脱服务器的束缚,游荡在自由之地;Flash和JavaScript,是侠客也是恶棍[2];向两边发出邀请,一起来玩吧!存在一瞬间,却拥有永远,这就是——flash proxy!(这里面每一句都对应着flash proxy的特性,看完你就会明白的)

flash proxy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代理服务器:一般意义上的代理服务器可以主动发起一个连接,也可以监听等待其他主机的连接请求再被动建立连接;而flash proxy只能主动发起连接,无法被动建立连接。[3]

“为什么?”“因为flash proxy是一个依赖于浏览器的存在,所有在浏览器内运行的程序都无法被动建立连接。”“依赖于浏览器的存在?”

flash proxy的实质是网页程序的一部分:最早是Adobe Flash,后来改用JavaScript,只要事先在网页上嵌入这段程序,当任意用户用自己的浏览器访问对应的网站时,浏览器内就会同时开始运行flash proxy,此时这个用户就成了代理服务器了。[3]

“等一下,这需要对应网站的配合吧?”“当然需要了。”“那么,如果GFW封锁了对应网站呢?”“没有关系,因为并不是网站服务器在充当flash proxy,而是访问网站的用户浏览器在充当flash proxy。那么多分散的个人用户,GFW封锁得过来吗?”“GFW一定很生气:)”

“喂喂,有新问题啦!一般的翻墙工具都是客户端发起连接,代理服务器被动建立连接,可是现在flash proxy无法被动建立连接,那么该怎么办啊?”“这还不好办,让flash proxy主动发起连接吗!”“我说,该怎么主动发起连接?你丫上哪知道客户端IP地址去?”

当一个flash proxy开始运行之后,它首先会与一台特别的服务器建立连接(就叫这台服务器“主持人”吧!),采用的是轮询的方式: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问一下“喂,主持人,有客户端想要建立连接吗?”如果主持人回答“有,某某(客户端IP地址)想要建立Tor电路,快去帮忙吧”,那么flash proxy就会主动发起并建立与对应的客户端连接(准确来说,是与对应Tor客户端的传输插件建立连接),接着主动发起并建立与任意的Tor中继节点(准确来说也是与安装在节点上的传输插件建立连接),然后就开始代理客户端与Tor中继之间的通信了。此时flash proxy还起到了目录服务器的作用,所以这种情景下客户端不用与目录服务器建立连接了。[3]

“刚刚我想到一个问题:这种基于浏览器的flash proxy寿命可是很短的,用户只要关闭对应网页就会停止运行,那么根本就无法支撑起长时间的Tor电路吧?”“没错,但别忘了有很多这样的proxy呢,事实上每次都会有五个活动的flash proxy同时与一个客户端传输插件建立连接(但其中四个都是空连接,只有一个是真正在代理Tor流量的),如果其中那个真正工作的flash proxy下线了,那么客户端传输插件就会马上切换到其他任意一个上面重新建立Tor电路的,同时一个新的flash proxy就会在主持人的命令下前来建立连接,从而长期保持着(在Tor用户看来)稳定的连接。[3]”

主持人服务器......主持人服务器是怎么知道客户端信息的?

“这么说,客户端在一开始是要和主持人服务器建立连接了?”“没错,这个主持人服务器和Tor网络的目录服务器是有着类似之处的,只不过目录服务器存储节点IP而主持人服务器存储客户端IP。客户端在一开始就会与主持人服务器建立连接,把自己注册进去,然后主持人服务器就可以将客户端地址提供给flash proxy了。”

GFW:“哈哈,我终于找到封锁你们的办法了!只要在客户端一开始和主持人服务器建立连接时切断连接不就可以了吗?主持人服务器也就那么几台,要封锁太容易啦!”

GFW,不要笑得太早!我们早就想到你会用这一招了!

“我们怎么会傻到直接与主持人服务器建立连接呢?看看Rendezvous Protocol的威力吧!”“这什么?会合协议?这些都是什么啊?”

两个人为了避开第三方的追踪,选择了去一个安全的第三方场所会合并交换信息,而不是直接去对方家里,这样第三方就没法知道其中某人的家的位置了,这就是会合的真正含义啊。在这里,会合协议有两种实现形式[3]:

1,借助云存储服务器的力量:这种思路其实就是MEEK[4]的基本思路,客户端先与亚马逊等云服务器建立连接并将自己的IP地址发过去暂时存储起来,主持人服务器再读取存储在云服务器中的IP地址。通常过程是这样的:主持人服务器注册一个云平台账号,申请到存储空间,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空间进行写操作,但只有主持人服务器可以进行读操作。云平台太重要,GFW不敢随便封,而封锁主持人服务器的IP地址也没有意义,因为主持人服务器根本就不需要与GFW内的客户端建立连接。(这一过程中云平台就是客户端与主持人服务器的会合处)

2,借助愿意帮忙的网站的力量:客户端首先随机向一个愿意帮忙的网站的服务器发起连接请求(请求一个不存在的页面),将特殊的会合信息嵌入标准HTTP请求中(信息是被加密的,格式为0^32||IP地址,嵌入到会话cookie头部中,GFW根本就无法分辨)。当目标网站服务器接收到这一信息后,就会试图对会话cookie进行解密,如果发现有0^32,就直接把被编码的IP地址传送给主持人服务器,同时向客户端响应200(HTTP服务器头文件响应码之一,表示连接正常)以告知客户端已成功将IP地址注册到主持人服务器上(或者叫做会合请求成功)

现在总结一下整个过程:首先,客户端把自己的IP地址传输给主持人服务器;然后,主持人服务器在flash proxy前来询问时告知目标客户端IP;接着,flash proxy同时向客户端传输插件和中继节点传输插件发起并建立连接,最后开始代理Tor流量,建立Tor环路。(我这回直接偷懒一下,把Tor官网上的原理图[5]搬过来了:)解说一下:第一步,客户端使用安全会合协议将IP地址注册到主持人服务器上;第二步,flash proxy轮询;第三步,主持人服务器通知flash proxy去帮助对应IP地址的客户端;第四步,flash proxy发起并建立与客户端传输插件的连接;第五步,发起并建立与Tor中继节点的传输插件的连接,最终成功建立Tor电路。当一个flash proxy下线之后,客户端传输插件马上切换到另一个flash proxy上继续连接。)

flash proxy在发起连接的时候协议指纹还是比较明显的,不过随着主流浏览器普遍开始支持WEBsocket(flash proxy通信使用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后这一点会得到改善,越多普通浏览器流量使用WEBsocket,GFW越不敢进行特征检测。

我们寿命很短,可是我们人多;藏在合法流量中,GFW你快来找啊!主动发起连接,突破该死的封锁;都是英雄啊,flash proxies!

这是该系列的最后一篇了,到此所有流量混淆插件均介绍完毕(我手头还有一份论文,不过那个插件已经停止开发了,而且原理与FTP[6]类似,暂时先不介绍了)!(小声)可能还会进行一些补充吧:)

最后附上科普文链接集合:https://plus.google.com/u/0/109790703964908675921/about

参考资料:
1,http://www.chinagfw.org/2015/01/fqrouter.html#links
2,Tor Browser的秘密(1)
                                    ——"Big Friend is watching you!"
https://plus.google.com/109790703964908675921/posts/MfMqFXmGMQk
3,Evading Censorship with Browser-Based Proxies
https://crypto.stanford.edu/flashproxy/flashproxy.pdf
4,TOR与GFW的PK(1) https://plus.google.com/109790703964908675921/posts/CCS4c7jn3t9
5,https://crypto.stanford.edu/flashproxy/
6,TOR与GFW的PK(3)
                         ————披着羊皮的狼
https://plus.google.com/109790703964908675921/posts/WDD6U3k5EGm
 ·  Translate
3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麻辣总局】狡猾的村长

@原子漫画:《环球时报》刊登人大教授陈先奎文章,“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爱中国就要爱中国共产党,爱中国的关键是要爱党。爱党与否,是每个中国人是否真爱国的主要衡量标准。”——#原子漫画#《狡猾的村长》。

————————————————

发送任意邮件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  Translate
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国家犯罪是一切犯罪的根源
    如果政党没有对手,执政无须竞争,权力不受制衡。
言论没有自由,罪恶不被暴露,罪行不受惩罚和清算;
那么立法就是舞弊,行政就是打劫,司法就是作案,
权力就是凶器,辖内就是王土,部下就是家奴,
国企就是抢夺民财的土匪,银行就是掌权者的自动取款机,
发行股票和货币就是动用大规模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国家犯罪是一切犯罪的根源,
是因为国家犯罪的危害后果特别严重,摧毁了社会正常运转的基础。
   国家犯罪破坏人类社会、国家中最基础、最核心、
最根本、最宏观、最深层次的理念和秩序,危害国家、
人类社会运行的整体安全,侵蚀国家的国本、人类社会的根本。
如果把一个国家或人类社会比喻成一幢大厦,
国家犯罪腐蚀的是大厦的地基和框架,破坏的是大厦的整体安全。[转]
 ·  Translate
1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1
後清推翻'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302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20 people
Dai Cheng's profile photo
吴进兵's profile photo
xinyu chen's profile photo
Harvey Liao's profile photo
Django Freeman's profile photo
Eric Chen's profile photo
古久's profile photo
周岩's profile photo
Jobs Steven's profile photo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
房产税的深度分析,看完了记得发红包给我。
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 01-06 00:00
几个重要概念

A、有人说我是朝廷万能论。但这么说的人 ,一不了解中国现代史,二不明白我指的万能是啥意思。我说的万能是指朝廷啥政策都敢出,就没有八旗老爷不敢出的政策。人家八旗老爷敢与天地人斗,敢放言打个蘑菇战,全国人死一半。你觉得你等蝼蚁一样的存在,八旗老爷放在眼里吗?

所以,从出政策的角度,八旗老爷是啥都敢出的,是万能的。但出了之后,政策效果就是有成有败了,不是万能的了。举个例子。人民公社。上台之前,广大屁民因为分田分地而选择了八旗老爷。结果分田分地才几年,地在手里还没捂热呢。人家八旗老爷就敢把全国屁民的土地都收走了。这个就是敢,就是万能。

而最后人民公社失败了。证明政策的效果不是万能的。但是,转了一圈后,农民的土地变成租的了。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你能咋地。

现在八旗老爷又在审批“土地改革”方案了。为了土地,屁民已经被八旗老爷正面、反面干了好几回了。你能咋地?

B、八旗朝廷抢劫能力无限大(理论上)。

八旗老爷才上台两年,就枪毙了300万地主。别说钱,连命的没有了。所以纯粹从理论上来讲,八旗老爷的抢劫能力无限大。曾cheng杰之类的人实际上可不少。证明目前八旗老爷的抢劫能力仍然可以达到100%。

从人民币国际化来讲。八旗老爷现在有两大特点:

一个是手提印钞机,钞票几乎属于无限,想要多少印多少。二是八旗老爷这些年一直玩投资拉动增长,所以产能极度过剩。近似地可以认为目前八旗老爷处于钞票无限、产能无限的状态。然而为啥手提**的八旗老爷要拼命去外国打怪,为啥不在国内打怪呢?大家先想想。

我再补充一点。无数崩溃论叫嚣的啥外汇出逃,人民币崩盘,通缩之类的,基本上被“MLF、SLF、PSL”解决了。人家现在已经开始印钞和外汇储备脱锚了。崩个屁呀。

还有外媒和天涯梦遗者一直叫嚣的啥地方债务危机,违约,引发银行破产,金融崩盘等等的一套龙服务。

我粗略算了下,新皇目前的口号:一路一带要60万亿,城镇化要40万亿,京津翼一体化要40万亿,在加上国内的其它投资(如铁路、西部大开发等),满世界的投资(例如借钱给别人修高铁的)。

粗略一算,新皇在未来八年任期内的投资预期是200万亿吧。地方朝廷债是多少,是20万亿,年底突击花钱4万亿。你觉得新皇会在乎这20亿的债吗?这20亿的债还不够新皇投资一年的。屁都不是,还危机。危个屁呀。

C、屁民的出血能力有限,屁民的剩余价值有限。

先简单定义几个关键点。虽然不精确,但超级实用。

(1.)贫困线。

如果你全家的收入,只够你全家基本的,省吃俭用的衣食住行四样,再加上够教小孩的学费。这个就叫贫困线。社团老大曾经在外国坦言,目前后清屁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还有2亿人。

(2.)血线。

这个简单,够全家人吃饭的钱,就是血线。越过了血线,基本上就是王朝末期了。史书上太多了。

(3.)剩余价值。

你全家人在贫困线以上的钱,就是朝廷眼中的剩余价值。就是说,满足了你全家基本的,省吃俭用的衣食住行、学费。剩下的钱。就是朝廷可以盘剥的对象。

就买一套房来讲,如果是你是有效刚需,基本上一套房抢劫了你全家未来20年(30年)的剩余价值。更准确地说,是抢劫了你夫妻双方父母两家过去几十年的剩余价值,再加上你全家未来20年的剩余价值。

房产税到底会不会出?

我说的是房产税是指广东那种要成为地方主要税种,成为地方支柱税源的那种房产税。不是上海和重庆那种出了等于没出的房产税。

我们先来算经济账。

以2013年为例。当年全国商品房市值大约是120万亿,而当年卖地收入大约是4.1万亿。如果要让房地产税成为地方主要税种。

A、先说第一种征法:全面普征,然后年税率定在3%。这样才能保证每年从现有的房子中征出4万亿的税来。

很显然,3%这个税率太高了。如果是每套房都征房价市值的3%,估计很多已经买房的屁民都出不起这个血。

例如一个贷款买房的屁民。总价100万的房,贷款七成,20年等额本息,每年要还本付息6.2万。现在如果向他每年再征3%。他每年就需要再交3万。就相当于他的按揭压力直接加大了50%。如果他的剩余价值不能一下子猛增50%,他根本就交不起这个税。

而关于剩余价值,过去十几年,屁民的剩余价值是越来越少的。而未来十几年,屁民的剩余价值更是会越来越少。我这个话可是一点水都没掺。请大家去查最正宗的捅妓局数据。

每年八旗朝廷的财政收入增长速度都是远远超过GDP的,基本上过去十几年,GDP是一位数增长,而财政收入是2位数增长。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朝廷的收入占据GDP的份额每年都在扩大。而屁民收入占GDP的份额每年都在缩小。

具体到每个屁民,你可以拿2000年和2010年的官方捅妓局数据去算,每个城镇屁民占GDP的比值,已经下降了40%。就是说,GDP这个蛋糕是在不断做大的。所以全国屁民表面上收入还是在增加的。但你实际分到的GDP份额是每年都在缩小的。这也是朝廷每年都死命做大GDP的原因所在。朝廷抢劫比例本来就是越来越高的。再不做大GDP,广大屁民就会迅速奔着“贫困线”去了。甚至会奔着“血线”去了。这和八旗的稳定大业有冲突。就是说,八旗老爷的抢劫能力是有能力出这个全国普征,每年3%的房产税的。但如果真出了,估计一半的屁民都交不起。现在买房的屁民,基本上属于三家人砸锅卖铁,把未来20年都填进去的家庭。至于有钱的家庭。后面我还要说。

B、第二种征法,全面普征,然后年税率定在1%。这个1%比较温和。但是,如果定在1%,全国的房子全收完了,也只能收上来1万亿左右的税。这点钱。恐怕不能算是主体税种,无法成为支柱税源了。

C、第三种征法,一套房免税。二套房起征。我们假设要征税的全部房屋占全国房子的50%。那么起码要把税率定在6%,一年6%,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你这不是逼着有钱人赶紧通过地下钱庄跑路吗?美国房产税有免税面积,每年税率0.8~3%。

D、上面全部是算的经济账。光从经济上来讲,想要中国的房地产担负地方主体税种,成为地方支柱税源,就已经是一个梦了。不是八旗老爷抢劫能力不够,不是屁民不想乖乖的交税,而是屁民出血能力根本就不够了。

接着再算政治账。如果全国普征,毫无疑问,很多屁民都交不起税。为了维护税法的尊严,法院出令,收房子吧。肯定是全国骚燃。这明显和我大清的维稳政策相抵触。

如果是只征多套房的人的说。多套房的人只有两种:要么是官,要么是商。征官的话。本来现在队伍都不好带了。本来朝廷就在想方设法给八旗旗丁加工资(请去仔细阅读八旗工资改革等意见)。这个肯定和我大清的稳定大业相抵触。征商的话,商人不会跑吗?现在还没征呢,能跑的就已经跑了。跑的可不是李大爷一个人。

就是说,从政治账来讲,收这个每年4万亿的房产税,肯定是和我大清的稳定大业相冲突的。从经济账到政治账。都注定了。房产税成为地方主体税种,支柱税源,只能是一个梦。

广东的房地产税肯定是一个真正的实验版房产税。重庆和上海的房产税几乎就等于没征。而广东的方案,明显表明八旗老爷是真心想要探索出一条路,想让房产税成为地方主力税种的。我以前说过,有些政策,是八旗老爷从上到下,真心想做。但最后结果是失败。为什么?因为这个政策本身就是错的。

而房产税肯定也会是这样一种结局。另外废话一句。上面的房产税必不出,是指目前广东版的房产税绝无可能在全国推行。房产税绝无可能成为地方的主力税种和支柱税源。而且广东的房产税实验必败。请大家拭目以待。

朝廷到底会出什么政策?

我基本上把主要的分步棋路都分析完了。现在来复盘,从总体来看,将来房地产政策到底会怎么走。

我说过我肯定有自己的观点,不会模棱两可。我的结论就是上面三点:

一年之内七折房贷必落地。

两年之内首付二成必出。

真实版房产税必不出。

如果我直接提出上面的观点,估计大家直接就会以为我弱智了。现在我已经将前前后后的原因分析完了。大家可以相互探讨下。

我再补一点理论分析。大家仔细回顾一下这十几年的房地产政策,从防止房价过快上涨,到促进房地产健康增长,到促进房地产健康发展。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核心思想,就是:稳定。

不管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后清只要是在涉及面广的经济或政治问题上,第一个核心思想就是稳定。至于为啥不稳定,为啥维稳经费超过军费。自己去脑补,说了删帖封号。

房地产可以说是中国涉及面最广的一个经济问题。光上下游涉及到的行业就是几十个。所以,八旗老爷处理房地产政策时,第一个要求:就是稳定。

啥叫稳定,涨的时候不能涨太快了,跌的时候不能跌太快了。

例如2008年,很多地方实际上是跌了三成的。结果,当年八旗老爷直接印了全年GDP三成的钞票来救市。世界第一。

现在房地产明明处于跌势。那么为了维持房地产的稳定落地,或者说为了拖住房地产让其不快速下滑。政策肯定是:

先房贷利率七折,吸引有首付的有效刚需入场。(这个落地过程中,多半会动用PSL。)

然后首付两成、一成、零首付。(这个过程中,多半会搞MBS。)

朋友们一定会问,再然后呢?

我告诉你,再然后就没了。

因为八旗老爷知道,你口袋里已经没钱了,他想抢也抢不到钱了。经过这一轮16年的房地产洗劫,有效刚需已经全家人变房奴了,二十年都翻不了身。他还怎么抢。

而且我再告诉你一句,八旗皇帝根本就没在乎那每年4万亿的卖地钱。八旗皇帝正在左手提印钞机,右手拎着9亿奴工,玩200万亿的雄心勃勃大游戏。

真正在乎那4万亿的只有地方上苦哈哈的分舵人员。(为啥我说苦哈哈,请去研究分税制。)

还有在乎房地产的就是我等这些更苦哈哈的刚需了。

现在新皇已经放出两个大招了:人民币国际化,土地改革。这两大招的配合是为了去亚非拉打怪的。

房地产政策,并不是新皇的重点政策。大家understand?

回到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未来房价到底怎么走?

我觉得要想明白这个问题。就要先想清楚了。为毛中国房价跌了半年了?

大家会发现,所有神奇的拐点都发生在2014年4月份。

仔细分析下影响房价的主要因素。想下到底是啥神奇的因素让中国房价忽然掉头向下了。

1.印钞。

大家去查一下,就会发现。2014年上半年,M2增速基本上维持在15%,比2013年还有高。但为毛从4月份起,房价已经连跌了6个月了。而下半年印钞实际更疯狂。

“2014年7月,公开报道称央行对国开行发放3年期1万亿元的抵押补充贷款(PSL),双方均未有正式表态;9月,央行通过SLF向五大银行投放了5000亿元流动性,各方未有正式表态;10月,市场再传央行将通过SLF向多家股份制银行放水2000亿元,各方同样没有公开证实。”

所以,前面一直抱着印钞,房价就一定要涨的同学,请仔细去看看事实。事实是在打你的脸的。如果你不虚心接受事实。那么真的就和傻逼没啥区别了。

抱歉我说粗话了。但我不知道在我举的上面的事实面前,我怎么去和脑袋进水的人讲下面很简单的道理:

印钞导致房价上涨,必须是印的钞往房地产里流,才会导致房价上涨。如果是印的钞没往房地产里流,房价就不会上涨。

而上半年房地产固定投资增速是六年来的最低点。印的钞根本就没往房地产里流。咋涨?

上述印钞事实证明,今年4月份开始的房价下跌,和印钞无关。

还有那位信誓旦旦称既然未来是通胀,房价就必涨的同学。我给你科普一下:

中国2011年最新的CPI权重中,居住支出占17.82%。

CPI居住支出:主要包括房租、建筑及装修材料、物业及维护费用、水电费等四部分。

CPI和房价有毛的关系?

谁跟你说的CPI涨,房价就必涨?你师母教你的?

如果是恶性通胀,你他妈地连饭都吃不饱,连房租都付不起,你还有钱去买房?你脑子进水了?

按你的逻辑,一通胀房价就涨,那岂不是恶性通胀时,房价比一般通胀时涨的还欢?

2.城镇化增速。

我先不说每年进城的1000万劳动力是不是有效刚需。2014年的城镇化增速和2013年相比。根本就没有大的变化。农村人的首选仍然是进场打工,大学生的首选仍然是往大城市挤。

就是说,城镇化的趋势和增速并没有发生啥大的变化。

这证明,今年4月份开始的房价下跌,和城镇化率无关。

3.有效刚需。

在房地产市场上,主要有两种人在支撑房价。一种人是有效刚需,一种人是投资者。正是因为有两种人,夹缠不清。导致很多人分不清这个市场到底是咋样的了。因为有效刚需和投资者的比例很难有数据。(一般是售房部手中才有。但他们那里都是零星的数据。)

事实上这个也很简单,我们先假设房地产市场中,这两种人都是各占50%,然后把房地产市场分成两个市场来看。

有效刚需简单来说,就是攒够了首付的人。我一直就说,真正攒够了首付的人,100个有99个都被忽悠进去买房了。能坚定不移地持币观望的,100个里面只有1个。如果同意我这个观点,我们就可以看到。有效刚需对房价的影响事实上是很小的。

为什么呢?因为有效刚需是进城人员的成功者,他们占全部进城人员的比例是变化不大的。不管他是打工中的佼佼者,还是创业的成功者。我们可以想象,在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下。每年产生的成功人数基本上会是一个比较固定的比例。具体来说,2014年产生的有效刚需(攒够了首付的人)人数,应该和2013年相差不大。

上述分析证明,今年4月份开始的房价下跌,和有效刚需无关。

4.投资者。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楼市,一直就是一个投机市场。仔细看这十几年的房价走势。完全符合投机市场的一切特征。

房地产投资,基本上十几年来,都是中国有钱人的投资首选。然而,今年的一、二、三季度。房地产投资迅速从有钱人的选择中持续下降,变成了2、3、4名。并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有钱人逐出了投资选项的前三名。

《央行储蓄问卷调查报告》:

2013年一季度:居民偏爱的前三位投资方式依次为“基金及理财产品”“房地产投资”和“购买债券”,选择这三种投资方式的居民占比分别为25.9%、19.9%和14.6%。

2014年一季度:“基金及理财产品”、“房地产投资”和“购买债券”,选择这三种投资方式的居民占比分别为31.8%、16.2%和13.7%。

2014年二季度:居民偏爱的前三位投资方式依次为:“基金及理财产品”、“购买债券”和“房地产投资”,选择这三种投资方式的居民占比分别为30.9%、16.4%和14%。

2014年三季度:居民偏爱的前三位投资方式依次为:基金及理财产品”、债券”和“实业”,选择这三种投资方式的居民占比分别为:31.3%、16.6%和13.1%。

房地产行业首次被逐出居民偏爱的前三位投资方式,并被“投资实业”所替代。

综上所述,2014年,

中国的印钞没有变、中国的城镇化增速没有变、中国的刚需生成速度没有变,变的只有一样:投资者。投资者跑了,投资者已经不再看好房地产了。

这才是中国今年房价下跌的根本原因。大家understand?

为什么我说2014年4月,是中国二三四五线城市房价的十年大顶。因为现在历史的大势已经很明显了。中国房地产这个市场已经走到了尽头。这种历史大势,真的需要悟性才能懂的。

5.历史大势!

大家想想李嘉-诚李大爷这几年的作为。回过头来看。大家可以想想,李大爷到底有多么精明。李大爷这种完全是看清了历史大势的人。甚至是创造历史大势的人。回头看看今天中国的楼市、伦敦的楼市、HK的雨伞。连成一串来看。你就会发现李大爷到底有多英明了。现在李大爷在干嘛?

“2014年七月:李嘉-诚旗下和黄获批在伦敦发展涉及达10亿英镑(约129亿港元)的综合房地产项目。

在伦敦金丝雀码头以东3.2公里的英国海军船坞旧所在地特福德,发展包括3500个住宅单位的多层大厦,以及写字楼、商店、餐厅及酒店”

上面我说投资者跑了,跑哪里去了?

我们将投资者分成两种,一种是大投资者,为了叙述简单,能出国投资的,都算大投资者。只能在国内窝着的。都算小投资者。

大投资者在干嘛。李大爷就是大投资者的头一号。而国内的官家房企,基本上已经全跟李大爷学了。去纽约修楼的有,去伦敦修楼的有,去悉尼修楼的有。为嘛?因为中国的真正的有钱人,已经涌到涌到伦敦、悉尼、纽约去炒房去了。而且几个月就把伦敦、悉尼的房价炒高了10%。大客户都走了。官家房企还不赶紧紧跟着客户出去。连碧桂园都去菲律宾修楼了。哈哈哈。

而国内的小投资者只能窝在国内买买理财、国库券,想抗抗通胀。不管是大投资者,还是小投资者。都已经放弃中国楼市了。在这种大势下,你觉得这个楼市还能涨吗?

上面只是楼市的大势。下面我说说后清这个国家的大势。

后清的大势是什么?

八旗新皇一手提印钞机(MLF、SLF、PSL),冥币钞票几乎属于无限,想要多少印多少。一手提九亿奴工,而且这些年一直玩投资拉动增长,所以产能极度过剩。近似地可以认为目前八旗处于钞票无限、产能无限的状态。

但这种畸形的状态反而类似于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危机。虽然严格来说两者的成因有着本质的区别。但结果很相似,就先借用这个概念吧。目前的问题是,八旗新皇钞票无限,产能无限,但八旗九亿奴工被抢劫的快接近贫困线了。剩余价值基本上全被抢完了。而且这九亿奴工还要养2亿老人,2亿小孩。共13亿的汉民消费极度萎缩。

(另外,美元党们。请去查下银行数据。现在人民币私人储蓄余额是45万亿。其中有80%掌握在8%的家庭中。你们天天讲换美元。你的家产达到了500万了吗?如果没有,你就在那剩下的92%的人群。你的存款到底有几个子。12.5亿屁民,在银行的总存款才9万亿。平均下来每人1万都不到。你到底能换多少美元呀。你不会平时拿着美元去买盒饭吧?)

而7000万八旗马仔,要不就是早把冥币换成米钞汇出国了,要不然就是经常把成吨的冥币码在家里看着玩。于是八旗马仔的消费也是大大萎缩。

一方面极度的产能过剩,一方面极度的消费萎缩。典型的经济泡沫,经济危机。

新皇咋办?

想办法搞活经济吗?

NO、NO、NO。

如此思维的同学都是图样图森破呀。你太不明白社团是该怎样混的了。

新皇上台后,先是拳打脚踢,把谋反的西平王和九阿哥先圈了。然后新皇又扮武松,把西平王和九阿哥手下的干将全指定为大老虎。然后撂倒了一圈大老虎。终于,基本上这两派系的虎子猴孙都打完了。于是,位置坐稳了。新皇发大招了,而且,一发两大招:

“人民币国家化”和“土地改革”。

人民币国家化的目的就是输出泡沫,消化过剩产能。因为殖民地时期,大英帝国就是这么干的。以前的新罗马帝国美国,也是这么干的,全世界输出美元。

现在八旗新皇一手提印钞机,一手提九亿奴工。也想这么干。

干不干得成先不说。实在是因为养家糊口太忙。没精力写了。只想告诉大家一句,新皇的200万亿复兴计划是真的要投的。不是逗你玩的。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设干成了。会出现一个神马结局。

就算全部干成了。人民币也不可能真正国际化,而是会成为一种“亚非拉通用货币”:冥币。

人民币国际化成功,必然会消耗国内过剩产能。于是13亿屁民继续享受高物价的生活。如果人民币国际化失败,13亿屁民将更加悲催,超印的冥币将会全部回流,屁民买单。因为亚非拉兄弟如果都不认冥币了,还是得13亿汉民来认。

祈祷新皇未来八年事事顺利。祈祷亚非拉兄弟乖乖接受冥币。要不然印到亚非拉的上百万亿冥币,就只有13亿汉民抗了。

“土地改革”

这个实在是太狠了。大家去读《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

郭嘉将大力扶持规模化种植。靠人力种植的农户,先不说你的成本远远高于人家。光人家每亩领到的补贴,就够秒杀你了。想在农村再给自己的后世子孙留一块地,将会很难。但真正聪明的人肯定会想法设法留在这块土地。

60年一轮回。60年前,农民们跟着八旗社团抢钱抢木耳。60年后,八旗老爷要将抢回的土地回收了。

回收土地。事关八旗老爷的稳定大业。因为八旗老爷要大种转-基粮食。而粮食,就是血线。八旗会迅速将大面积的平原土地抓在手里的。这样粮食就稳了。

另一方面。强哥一直想将农村还剩余的15~50岁的2.2亿壮年农村劳动力赶1亿人进城去。为毛?

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大家想想,到底是城里的奴工为八旗老爷创造的剩余价值大,还是地里刨食的农民为八旗老爷创造的剩余价值大。自己去悟吧。

最后闲聊几句。

事实上新皇一直想降低实际资金成本。因为新皇后面还有200万亿的投资要搞。不想利息压力太大。这个就是大势。

而房贷七折,就是这个大势的一部分。而且反对房贷七折落地的朋友也有说过的。(基准利息)降了,房贷就(事实上)七折了。

另外,劝大家不要担心养老问题。雾-霾起码可以将人的平均寿命降低五年。所以很多人活不到65的。不用担心养老问题了。

一线的房价,我说是奇点。为嘛?因为你根本就不会估计到一线到底会出啥政策。就象在房市冷淡的11月,一线还在疯狂出地王呢。

我引用万科总裁毛大庆的观点劝一下对一线充满信心的朋友。毛大庆今年四月说,北京的房价五万一平就是一个顶。因为如果超过这个数,宁愿去伦敦买房了。但他分析完了后,又总结了一句:北京的房价我是真心看不懂。他为啥即讲清楚了自己的结论,又说自己看不懂。大家想想吧。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有一群房奴

他们天天算利息

他们天天还贷款

他们省吃俭用总舍不得花多一分钱

他们还要担心银行会加息

噢~

苦逼的房奴们~

他们齐心协力累死累活还完这月贷款

可是下月的贷款仍迫在眉睫”

无奈型房奴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上帝欲使人疯狂,必先让其买房!


她,炒热了楼市,推动了刚性需求,培养了白富美,激励了矮矬穷。

她,就是丈!母!娘!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个妈,小A好不容易凑齐首付,以“有房有车”的身份堂堂正正站在未来丈母娘面前,谁知被她喷了一脸白花花的泡沫,你小子坑谁呢?想让我女儿嫁过去跟你一起还贷款?做梦吧!于是小A绝望地爬上了天台,仰天长叹:千金散尽只为房。纵为奴,又何妨。房贷未还,唯有愁断肠。谁让房子身价涨?开发商,丈母娘。

造物主应该让“房奴”这种生物长多几个肾……


在超市与大叔大妈们哄抢特价产品,在菜市场与师叔师奶们共同讨价还价,这是自称爷们的小B下班后的生活状态,原因很简单:女人有月经,爷们有月供。在巴黎低收入群如果不吃不喝3年不到就能买间市中心的房子,而广州低收入群不吃不喝要起码33年才能买得起一套…非市中心的房子。小B又很爷们地去买菜了,哦不,是抢菜,他推着一辆二手自行车,后轱辘不圆也舍不得修,据说省得小偷惦记。

忧桑型房奴

再牛逼的干燥剂,也干燥不了那潮湿的心


小C说,如果时光倒退二年前,打起背包腐败全国旅游景点的爱好随时随地都在心中熊熊燃烧;血拼在各大商场,把自己的签名在收银条上写得龙飞凤舞然而如今,这一切只存在在深深的脑海里。一个貌似光鲜的都市小白领,每个月累死累活,到了月底还要把按揭像发工资一样发给银行,没有了三亚的海滩,没有了丽江的阳光,没有了鼓浪屿的浪漫,没有了CK,没有了丁骨牛排…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矮丑……” “那你就剩下穷了。”


网传衡量一个入门级和骨灰级宅男的标准,就是去超市买炖汤猪骨时,是挑选上等精排还是龙骨。上好的精排14元一斤,而龙骨5块8毛一斤,买一块龙骨,熬一锅可以吃上2天的汤也不过10元左右。小D绝对是骨灰级宅男,因为他连龙骨都不会买。自从升级为房奴,小D就知道,工资只不过从一个银行汇兑到另外一个银行,而他,工资暂时的主人只不过充当了一个中间办理过户手续的角色,而且连一点中介费都找不到的可怜角色。

蜕变型房奴

当白富美也沦为房奴之后……


小E是典型的白富美,当然,这只是在她还没嫁人之前,所谓嫁鸡随鸡嫁房奴随房奴,她说当房奴也可以过得很幸福,于是,能坐公交绝不打车,能走路绝不坐公交,能不出门绝不出门,笔记本屏幕调节到最低亮度,后来病情甚至恶化成嘘嘘两次以上冲一次马桶。最让他老公受不了的是,有一次朋友请他们在外面酒店吃饭,小E上厕所回来悄悄对老公说:正好家里的厕纸没了,我拿了点厕纸装进包里,可以回家用,你也去上上厕所,顺便拿点出来吧…

当单身女“晋升”为“单身女房奴”之后……


当流氓女司机还是当单身女房奴?小F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原因很简单,有房才有话语权!婚前房子可以作为待嫁的资本,婚后房子可收租可变现,万一吵架离婚,也还有退路。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是…买房之前逛街只逛名牌,买房后,基本在商场看到合适的记下货号,回家淘宝搜最便宜的买,于是小F每天穿着皱巴巴的衣服,提着仿得很假的包包,扬起傲气的头颅走在街上,回头率为0,再后来,她真的…一直都只能是单身女房奴。

微友们:已有19万地产投资人关注我们,有朋友留言,说有冒充老于的人,在此声明:老于公众号是fdctz888; 目前没有开微博.QQ群等,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是老于唯一运营的公众号。

公众平台是偶遇,朋友圈才是真爱,加老于个人微信号fdctz88888,我在北京,从事投资、地产投融资、并购,你在哪里?

今天建了几个微信股票群,愿意加的朋友帐户截图给我,根据资金量大小入群,定期不定期有福利。


相关链接

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
17万地产人正在关注,为有影响力地产人专属打造。目前已是影响力和用户最多的地产自媒体,欢迎就地产方面的信息资源与我们对接,为您配对地产相关资源。
订阅
 ·  Translate
1
1
沈沛宇'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commented on a video on YouTube.
Shared publicly  - 
 
不同意这位嘉宾的观点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雾满拦江:警察蜀黍,你别闹了!
我的朋友中,有许多是当警察的,时常潜水看我的贴。而且警界人士多是逻辑思维慎密,行文之处稍不当,就会惨遭他们修理。所以藏拙,很少对警务事情说话。

但现在,终于被我抓到理,可以说几句了。

(2)

最近新闻,东莞男子张远艺,在路上捡到一袋子物品,袋子里还有张提货单,于是张先生拨通了提货单上人的电话,说自己捡到了失物,让对方来取东西。可是对方奇怪的拖拖拉拉,最后终于来了,来的却是辆警车。

新闻称:……‌‌“我正在把货物递给吴先生的时候,突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张远艺告知记者,民警强行将其手铐起来,推上警车‌‌“。张远艺表示,他在警车上试图向民警解释他是在做好事,但遭到对方辱骂‌‌”你他妈的闭嘴,你这个嫌犯,谁能证明你没有嫌疑?‌‌“张远艺说,民警骂了几次‌‌”他妈的‌‌“,他后来不敢说话了。

惨了,捡到失物归还,居然被当贼铐起来了,还被警察骂。

新闻又称:这起‌‌”乌龙‌‌“事件,给张远艺这位同事眼中的‌‌”正能量‌‌“代表蒙上心理阴影。昨日,涉事的失主和民警均称整个程序中都没有过错,是好心人行为不当引发误会。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

新闻最后称:经过张远艺公司的高管及日本老板向派出所交涉后,民警最终同意由她写一份《担保书》,然后将张远艺放了出来。但民警并没有正式宣布解除张远艺的嫌疑。

最后这个结尾,是超级恐怖的。张远艺的嫌疑并没有解除,这就意味着,假如这几天当地出点大事小事,他很可能还会有麻烦,因为他有类似于‌‌”案底‌‌“的东西……

你说这哥们儿冤不冤?

(3)

从新闻上来看,失主与警方并不认为此事有何不妥,是因为‌‌”好心人行为不当引发误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在路上捡到失物,首先要与警方联系,而不是直接找失主!

小时候的歌是怎么唱的?偶在马路边,捡到一枚钱,把它交到警察蜀黍手里边……可怜张先生,这歌你是没唱过呀?还是白唱了?

为什么要交给警察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怕就怕你捡到的东西,是强盗抢来的或是贼偷来的,而警察正在抓捕这些贼,你拎着东西赶这时候出场,那可就惨了。

这个万一的概率是极低极低的,虽然低,但总会有人中标——张远艺先生,差不多就等于赶上了。

这就是‌‌”涉事的失主和民警均称整个程序中都没有过错‌‌“这句话的意思。

这是张先生的短处,这个短处被失主和警察抓住了,结果导致了张先生悲惨遭遇。

张先生固然有‌‌”不当‌‌“,那么警方呢?难道警方就没错吗?

——警方不仅是有错,而且犯了严重的错误,更严重的错误是,警方在犯错后还死不认错,竟然机智的把后果推到张远艺身上,这是最令人无法容忍的。

那么警方到底犯了啥子错误涅?

(4)

警方最大的错误,就是对张先生动用了手铐!

手铐这东西,可不是轻易给人戴的。这东西叫警械,一旦给你戴上,纵然你不是犯罪嫌疑人,也肯定是违法了。

按法律规定,警方只有在八种特定情况下,才能动用手铐——但缺德的是,这个规定的前七条还象是那么一回事,都涉及到明确的暴力行为,表现出肉眼可以辨别出来的社会危害性,不动手铐是不行的。但第八种情况,类型叫……其它!

其它是只筐,啥都往里装。凡属事物分类,一旦有了其它,就可以把整个宇宙装进去了,有了其它,前面的分类就没意义了。

但如果你去找个明白律师,律师就会告诉你,这里的‌‌”其它‌‌“,也不是包罗整个宇宙的其它,其它虽然是其它,但仍然是个范畴明确的其它。

——这里的其它,是指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以外的法律、法规规定可以使用警械的情况。

行了,在《条例》面前,所有的警察都会把嘴巴牢牢闭紧,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明摆着,张远艺先生的情形,决不属于可以动用警械的前七条,也不属于‌‌”其它‌‌“,而警方却一见面就把张先生给铐了起来,这明显违背了《条例》规定。

简单说,警方的出警,程序出现严重问题。

有问题不要紧,别说警察,哪个行业的人敢说他这辈子没出过问题?

但后续事件表明,警察出现了问题,不是偶然性的,而是其脑子出了问题,决定了这起事件的必然性。

(5)

新闻称:张远艺表示,他在警车上试图向民警解释他是在做好事,但遭到对方辱骂‌‌”你他妈的闭嘴,你这个嫌犯,谁能证明你没有嫌疑?‌‌“

说警察脑子出了问题,问题就出在这句话上。

——谁能证明你没有嫌疑?

这句话,是最典型的,逼迫当事人自证清白。

这句话,实际上是有些法盲的必杀秘技,甭管任何场合,只要这句话端出来,当事人立即直翻白眼,哑口无言。而且,这句话不止是百姓没法回答,即使是警察自己,如果遭人质问,也无法驳辨。

何以这句话会成为秘杀技呢?

——这是因为,清白是不可以证明的!

你今天清白,不等于昨天清白!你昨天清白,不等于前天清白!你前天清白,不等于你这辈子天天清白!你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需要把你自打出娘胎那一天开始,每天都要找几个证人,事先做好自己每天清白的证明。那你这辈子就没法活了,天天发愁上哪儿找个证人证明自己清白了!

清白是个没有边界的面,面上有无数的点,有限的人生无法完成无数次的清白证明,所以张先生会被警察拿这句话噎住。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公民不必自证清白,因为不可证。

相比于自证清白而言,犯罪是可以证明的,只要有充足的人证物证,证明你犯了罪,警察就可以报检察院批捕了。甭管你这辈子多么清白,只要犯了一次罪,就可以结案。

所以这世界上正常的法律规范,是以无罪推断为开端。由警方搜集证据,证明你犯了罪,而你的任务是在法庭上找个律师,证明自己没犯警方指控的这个罪名。

徜如果不是无罪推断,而是搞有罪推断,那老百姓可就没法儿活了。刑法上的罪名无计其数,你一桩桩去证明自己没犯过,到死你也证明不完!

——实际上这也是张先生当时的愤怒与痛苦,警察先是在他未表现出任何暴力迹象之前动用手铐,而后要求他自证清白,再补充几句‌‌”他妈的‌‌“,张先生可就彻底没招了。

(6)

说起基层的小警察来,真的好苦好累,收入又低。而且警察的职业也危险,一旦遭受到暴力袭击,往往意味着整个家庭的悲剧。

在中国的警务系统及行政系统中,有个奇特的现象,最苦最累的岗位,往往是待遇最低、最没有保证的。这个现象体现在警务系统,就是基层的小警察最可怜,尤其是派出所所长,真的搞不懂这到底算是个什么级别的官,说撤职就撤职,我曾在一家小派出所,见到一大堆满脸郁闷的老警察,得知他们每个人都曾做过派出所所长,但只要工作出点差子,所长的地位立马就没了——真的没法跟行政系统的官员比,你看反腐的资讯说,有的官员早已是五毒俱全,情妇组成方队,可是上面还象宠亲儿子一样宠着贪官,舍不得批评一句。

简单说,基层警察处在一个极易犯错、但又犯不起错的位置。

其实我非常理解,在东莞张先生事件上,警察为什么不肯认错,因为他们错不起。一旦认错,后果有可能很严重。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说这事?万一这起事件中的警务人员,因此而遇到麻烦,那岂不是害了人家?

可这事一定要说,从新闻上看起来,张先生之所以能够出来,是因为他的日本老板,写了《担保书》,这在法律意义上就是取保候审——取保候审也是一种法律制裁措施,张先生如果不研究一下这个,有可能惹出更大的麻烦来。

(7)

律师朋友会告诉你,取保候审的最长期限,只有十二个月。不过是一年而已。理论上来说,如果在这一年之内,张先生没有其它违法或是犯罪嫌疑,清清白白做人,理直气壮走路,就可以向警方口头或书面提出撤销取保候审的要求。

问题就出在取保候审的这一年里。

这一年里,张先生必须要随传随到,警方叫你去,你就得马上去。去也没关系,说过了,只要不涉违法犯罪,去了又怕什么?问题是,在这一年里,如果张先生搬了家或是换了住处,必须要在24小时之内,通知警方,这好像问题也不大。但如果张先生想要出差,那可就麻烦了。

此前,张先生如果想出差,只要主管批准财务拿钱,立马就可以走了。可现在呢,他处于取保候审之中,必须先去警局,向警察报告并请求批准。

——这个规定,是典型的防君子不防小人,真正的犯罪界人士,是不会理警察那个槌子的。而真正守法的市民,如果被冤枉了,弄出个取保候审来,对其工作生活,就会造成很大的妨碍。

对了,张远艺先生的老板,是日本人。而且这个日本老板,对张先生极为信任,亲自出具《担保书》,让我们来设想一下这种场景:有一天,老板突然对张先生说:张桑,你的,大大的好,跟老婆说一声的干活,我们的,马上去北京米西米西的干活。

张先生应该说什么呢?

张先生正确的回答应该是:老板,你的,先等一会儿的再说,我的,要先去派出所,报告并请求批准的说。

如果张先生运气好,去了派出所恰好遇到负责他这个案子警察,而且警察当时心情好允许他离开当地,这固然是好。可如果他运气不好,负责他案子的警察不在,又或者是出差了,甚至调离了,其它警察不了解情形,谁又敢乱做主允许张先生离开?

所以,眼下对张先生来说,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快点请求警察查清楚事实真相,撤消对他的取保候审。

(8)

从媒体的角度,张先生是无辜的。而失主和警方,‌‌”均称整个程序中都没有过错,是好心人行为不当引发误会‌”。也就是说,警察也认为张先生是个好心人了,但民警并没有正式宣布解除张远艺的嫌疑。这又是为什么呢?

说过了,警察无力承担办案出错的后果,就机智的把压力往当事人身上推。如果张先生这一年没出什么疵漏,警察就全当没这个案子。如果张先生出了疵漏,那就是警察的明察先机。但这样一来,这一年里对张先生所带来的严重困扰,在警察那里被严重忽略了。

从媒体的报道上来看,张远艺从未有过违法犯罪或其它不良行为的记录,相反,媒体挖出张先生以前见义勇为的旧事。更主要的是,在这起事件中,警察没有找到张先生涉嫌违法或犯罪的任何证据,甚至都已经承认是自己弄错,张先生是做好事,最大的短处就是做好事前没和警方联系。而警方有罪推定动用警械,在流程上严重出错,到这一步还要把自己的犯错后果往张先生身上栽,明显是在欺负老实人。

只要警方不宣布解除张先生的嫌疑,警察就仍然没错。张先生这边,只能央求老天侥幸,这一年来别搬家别出差也别惹上别的麻烦。必须承认警方这招很聪明,而张先生则苦逼了。

为警察者太聪明,如果让犯罪人士吃亏,那是老百姓的福气。可如果警察的聪明,却表现在让老百姓吃亏上,这个……明显不妥当!

可现在张先生应该怎么办呢?

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拿了报纸,去派出所当访民,态度好一点,去找派出所所长或指导员,运气好很快就会解除张先生的嫌疑,运气不好,此后他就和警察玩捉迷藏吧——如果警察对市民不负责任,结果就是这么悲凉。

所以我们只能说:警察蜀黍,你别闹了,快点放过张先生吧,留着你的聪明才智,去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这才是正事!

 
 http://www.botanwang.com/articles/201409/%E9%9B%BE%E6%BB%A1%E6%8B%A6%E6%B1%9F%EF%BC%9A%E8%AD%A6%E5%AF%9F%E8%9C%80%E9%BB%8D%EF%BC%8C%E4%BD%A0%E5%88%AB%E9%97%B9%E4%BA%86%EF%BC%81.html

#司法  
#犯罪 
 ·  Translate
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David Tai

Shared publicly  - 
 
转发
 ·  Translate
 
茅于轼

“所谓敌对势力也是政治家制造出来的名词。统治者往往用‘勾结境内外敌对分子’的罪名迫害自己的百姓。对老百姓而言,何来敌对势力?谁跟谁会无缘无故敌对起来?除了极个别的人,一般人都喜欢交朋友。所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哪来互相敌视呢。政治家则不同,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的统治者地位保不保得了,生怕有人抢了他们的统治者的地位。他们把一切想当统治者的人都看成是敌对分子,甚至不同意他们统治的人也看成是敌对分子。过去皇权社会统治者是天子,是天老爷的儿子,无人可替代。现在是人民共和国,再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子,是不可替代的。宪法上规定年满45岁的公民有资格当选国家主席。但实际上干的是‘打天下,坐天下’,还是皇权社会的一套。改革后变成‘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打天下的人都死了,接班人继续坐天下,基本上还是老调子。如果有人说要改变一下统治者,那就是敌对分子。其实老百姓对谁是统治者并不在乎,百姓要的是人身不受侵犯,财产得到保护,言论有自由,宗教有自由。可是统治者要享受特权,百姓就没有了人权,于是矛盾就来了。分析到这里我们看到,所谓敌对分子的来由是特权和人权的冲突。政治家的敌对分子是人权受到侵犯的一批人。政治家并不会无缘无故地侵犯别人的人权,是因为他们要有特权,才会发生冲突。”

2012年3月10日,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理事长茅于轼在其博客文章‘个人利益不代表人民利益’中,如是说。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博客-茅于轼的博客(个人利益不代表人民利益)、中企网(茅于轼:个人利益不代表人民利益)。

Mao Yushi

The so-called "noun hostile forces and politician made. The rulers often use'collusion inside and outside the hostiles' charges the persecution of his people.For the ordinary people, where hostile forces? Who will It is without rhyme or reason. hostile? Besides the extremely individual person, most people like to make friends. So 'to have friends from afar is not', where hostile to each other.Politicians are different, they are most worried about is the ruler of their ownstatus insurance does not guarantee it, for fear that someone robbed of theirrulers. They all want to be the rulers of the people are regarded as hostile, evendo not agree with their reign as hostile. The last imperial society ruler is emperor,is God's son, no one can replace. Now i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also feel shy that he is the son of heaven, is irreplaceable. The constitutionalcitizen over the age of 45 are eligible for election president. But in fact do 'to make the world, to sit in the world', or the Imperial Society of a set. After the reform into 'transformed from a revolutionary party to a ruling party', to make the world people are dead, the successor to continue to sit in the world, basically the same as the old one. If someone says to a change of rulers, that is hostile. In fact, people who are rulers do not care, people want is a personal inviolability,protection of property,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religion. But the ruler toenjoy privileges, the people have no human rights, so the contradiction is to.Here we see, the so-called hostile reason is the conflict of privileges and rights.Hostile politicians are subject to a number of viol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of people. Politicians are not It is without rhyme or reason. to infringe human rights,because they have the privilege, the conflict will."

In March 10, 2012, Beijing, director of the Unirule institute director Mao Yushi in his blog 'personal interests do not represent the interests of the people', says.

Source: Chinese Economic Net Economic blog - Mao's blog (personal interestsdo not represent the interests of the people), the China Enterprise (Mao Yushi:personal interests do not represent the interests of the people).
 ·  Translate
9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1
li Apple'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302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20 people
Dai Cheng's profile photo
吴进兵's profile photo
xinyu chen's profile photo
Harvey Liao's profile photo
Django Freeman's profile photo
Eric Chen's profile photo
古久's profile photo
周岩's profile photo
Jobs Steven's profile photo
Education
  • 社会大学
    pres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Apps with Google+ Sign-in
Work
Employment
  • 自宅
    pres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HK
Links
YouTube
Other profiles
Contributor to